当前在线人数15801
首页 - 博客首页 - 尚善若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辟谷与方舟子们究竟谁是假的
作者:nile
发表时间:2010-11-07
更新时间:2010-11-08
浏览:1278次
评论:0篇
地址:65.
::: 栏目 :::
朱令铊毒案
薄熙来黑帮覆灭
转基因阻击战
云心水心
健康净土
网战风云
网络文痞方是民
天理人性

近来读到方舟子集团一个小喽罗转帖的文章。说辟谷是伪科学。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罪名。辟谷从来没有声称自己和科学有什么关系如何突然之间就成了伪科学?比如方舟子,我们有证据证明他在很多问题上说谎,我们可以说理直气壮说他是一个骗子。但是这个骗子从来没有声称他自己是科学家,所以我们不可以说他是一个假科学家。

辟谷与宗教有不解之缘,世界主要的宗教流派,包括天主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和道教都把辟谷的作为一种重要的修行方法。各种宗教的理论不同,辟谷的方法也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基本原则是一致的,那就是在一个或长或短的时间内,完全不吃五谷杂粮和动物食品。宗教修行者认为这样可以排出身体的污浊,增进灵性与神通,最终与终极存在融为一体。最著名的文献有《庄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近代广为人知的有李叔同的《断食日记》,详细记载了他出家前练习辟谷的经历。辟谷起源于宗教,它的产生与科学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最重要的是辟谷无法服从科学的基本要求。科学的主要特征是可重复性,也就是遵守一定的方法一定可以得到同样的结果。而辟谷肯定不具备这个特征。藐姑射山的神人,经年不食五谷,餐风饮露,那是何等人物:“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弘一法师断食第六日觉胃部终不舒畅,直到第七日才有:“十一时起床。四时半醒,气体与昨同,足痛已愈,胃部已舒畅。口干,因寒不敢起床。十一时福基遣人送棉衣来,乃披衣起。饮梨汁及盐汤、桔汁。午后精神甚佳,耳目聪明,头脑爽快,胜于前数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bfb4250100gzdv.html)。我们不妨设想一下方舟子,司马南之流如果也来玩辟谷会是什么结果。七天之后,不要说什么耳目聪明,头脑爽快。估计尸体已经腐烂发臭,面目全非了。当然这是根据医学理论推断,实际情况有可能更惨。所以,辟谷过去不是科学,将来也不可能成为科学。当然也永远不会是什么伪科学。

既然辟谷从来没有和科学有任何瓜葛,为什么骗子们一口咬定是伪科学呢。中国四川陈建明医师实际体验了一次辟谷。2004年3月20日下午2时35分,陈建民被工程车升至15米高、专为其制造的透明玻璃房内,他在里边禁食49天,经过49天的坚持,7日7日下午15时35分,陈建民成功挑战饥饿极限49天,走出玻璃屋。至此,他而成为世界上忍耐饥饿时间最长的人也成功的创造了禁食的吉尼斯世界记录。据报道,雅安市公证处宋绍华主任宣布并承诺,陈建民的49天绝食真实有效。公证处7名公证员轮班对全程进行了公证,我们用事实说话,我们的公证具备法律效应。雅安市人民医院成立了一个由3个博士、5个硕士组成的科研专家小组,对他进行专门的体检,并每天采集血样、尿样,收集饮用水标准。据姚博士介绍,陈建民绝食21天腰围“苗条”了4厘米,体重下降10公斤。经过对陈建民的电解质、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指标、机体代谢指标、尿中代谢指标、尿酮体、尿素蛋白、微量蛋白等检测化验,发现已其生化指标略有变化,但均系饥饿状态下的正常生理改变,属正常生理承受范围之内。陈49天辟谷结束时,雅安市人民医院院长李先宣布,绝食后的陈建民心脏还不错,肾脏不太好,肌肉萎缩、皮肤没有弹性,身体较虚弱,体重由最初的69公斤降到了49公斤。

以司马南和方舟子为代表的一批科技界人士通过北京科技报对这场绝食秀发出了明确质疑,他们宣称陈建民的辟谷是“明显违反了科学常识混淆百姓理智的商业闹剧”。2004年5月25日,中国科协常委会促进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联盟专门委员会对陈建民“绝食”事件发表意见:经考察,在四川雅安碧峰峡的“老中医”“绝食49天”的表演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炒作与宣传,没有科学意义。司马南和方舟子等人质疑的核心是,陈建民用某种无法被察觉的方式偷偷摄取了食物。虽然,不论是司马南和方舟子还是中国科协常委会都没有拿出证据证明陈建民的辟谷是造假,根据方舟子发表在北京科技报上文章《揭露违背科学原理的骗局无需举证》,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质疑陈建民造假的理由是什么。方舟子认为:“科技骗局与生活骗局、商业骗局不同,指的是那些违背科学原理、科学事实的骗局,只要能够证明它的确违背了科学原理,即使没有抓到骗子弄虚作假的证据,也可以认定是骗局。”

既然方舟子肯定陈建民的辟谷违反了科学原理、科学事实,那么就来检查一下方是民说的科学原理、科学事实究竟是什么。陈建民的辟谷又是如何违反了科学原理、科学事实。方是民说:“绝食49天”也是明显违背了科学事实的一个表演。医学常识告诉我们,在绝食状态下,体内脂肪分解产生的酮体在血液中积蓄会造成代谢性酸中毒,没有氯化钠、氯化钾的摄入也会造成生理机能的紊乱,再加上其他因素,一般在绝食7天之后就有了生命危险。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方是民提出了三条“科学事实”:
第一,在绝食状态下,体内脂肪分解产生的酮体在血液中积蓄会造成代谢性酸中毒。
第二,没有氯化钠、氯化钾的摄入也会造成生理机能的紊乱。
第三,一般在绝食7天之后就有了生命危险。
应该说,这方是民提到的三个问题在人体停止摄取食物后都会发生。但是由于他对辟谷引起的病理生理改变缺乏全面的了解,上述所谓的“科学事实”是不准确的,或者说是错误的。首先,在辟谷过程中体内脂肪分解产生的酮体是可以在血液中积蓄,在尿中可以发现酮体。医学上称为饥饿性酮症。但是,只要辟谷者不中断饮水。酮体可以通过肾脏排出体外而不会造成酸中毒。可能有人会说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往往是致死性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时病人同时有脱水少尿,加上糖尿病的肾脏损害,肾功能本身就有障碍。和饥饿性酮症的条件有很大不同。第二,对钠钾代谢,几乎所有医学院的学生都应该学习过一个简单易记的口诀,钠是多吃多排,少吃少排,不吃不排。钾与钠的前两句是一样的,最后一句是不吃也排。在血中和细胞外液,钠浓度远远高于钾,而在细胞内部则相反,钾浓度很高。随着营养缺乏导致的细胞凋亡,细胞内钾会释放到细胞外。而最终决定血钾钠和酸碱度调节的是肾脏。如果辟谷者肾脏没有问题,肾脏血的调节可以保持血电解质稳定。所以,方是民提出的以上两点“科学事实”不对辟谷者发生重要影响,更不可能是导致死亡的原因。

辟谷断食会不会导致死亡?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先来学习一点有关的医学知识。饥饿致死的发展大概是如下这样一个过程:
饥饿是营养不良的最极端形式。这是一个生存所需要营养很少或完全缺乏的结果。饥饿剥夺你的身体能量,营养素和维生素。长的时期饥饿造成永久性的器官损害。如果你的饮食状况得不到纠正,会最终死亡。
(http://dietblurbs.com/causes-of-starvation-symptoms-starved-effects-emaciation-treatment/)
我们现在知道,饥饿致死有三个基本要素,1. 营养很少或完全缺乏;2. 永久性的器官损害。3. 最终死亡。

在《实用饮食治疗学及在疾病中的应用》一书中,作者William Gilman Thompson对饿死过程中出现的症状和病理表现有如下的阐述:
首先出现饥饿感逐渐增加,持续两三天达到最强,然后逐渐消失。
心跳加快,呼吸浅慢,不规则。
眼眶脂肪消失,随之而来的一般身体消瘦,肌肉变软,体积减少了一半以上,而腹腔内脏的体积相应缩小。
肌肉不能动作。
神经系统逐渐屈从于倦怠。
大脑反应迟钝,抑郁,甚至是愚蠢。
饥饿的第一天体温开始下降,继续下降华氏十度以上。
身体最重要的器官以牺牲其他器官获得营养,特别是骨骼肌。例如,在连续十三天饥饿的动物实验发现,虽然失去了肌肉重量的30%,3%脑丢失,但心只损失2.5%。
尿素排泄下降到正常的四分之一。
极度贫血,血液量减少与体重的下降成比例的损失

不论饥饿进程是否会逐步或迅速饥饿的最终效应是相同的。死亡发生时,身体已经失去了它的重量十分之六。受害者出现昏迷抽搐或心脏衰竭。死亡的真正原因有很多可能的原因是身体热量的损失。虽然这无疑是一个促进因素,但更合理的假设,它是由于肌肉和神经的耗竭,和心脏功能衰退。(http://chestofbooks.com/health/nutrition/Dietetics-4/Starvation-Symptoms.html)

我们现在应该知道食物的摄取完全终止后,机体分解代谢就成为主要的代谢方式。机体以消耗不重要器官中营养物(糖,脂肪和蛋白质)为代价保证重要脏器,心,肺,肝肾和脑的功能。饥饿导致死亡的根本原因是是各个重要生命脏器的消耗性损害和能量供应障碍。而方舟子说的酮体积累,电解质紊乱在饥饿致死的过程中始终不是危及生命重要因素。司马南追问陈建民如何获取微量元素就更加无足轻重了。然而可笑的是,这位司马专家居然把细胞外液中的主要电解质钠误认为是“微量元素”。不知道他这个专家究竟是什么学科的,如今就是一个马夫也不至于闹出这种笑话来(见“方舟子、司马南联袂打假:绝食49天是科学挑战还是商业闹剧”)。从报道中我们知道陈建民一直在大量饮水,显然他知道机体分解代谢的产物需要及时排出才能保持健康。就凭这一点也可以看出陈建民比方是民司马南之流专业得多。

有一位专业人士纪小龙(武警总医院病理室主任)对陈建民辟谷有如下的评论:“我想科学的核心应该是实事求是的,而他那种做法在医学上看来是十分可笑的!我们在实验室里培养细胞,也是要往培养皿里面加营养液的,否则过一段时间细胞就会干瘪死掉了。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单位是细胞。人体的细胞死亡了,人也就死亡。这是事实,无一例外。”

纪小龙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人体的细胞死亡了,人当然也就死亡了。但是,组成人体的细胞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一起死亡,它们通过牺牲次要细胞保证重要细胞的方式在完全没有外来营养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可能延续生命,而且整个过程是完全“自动自愿”的。生命体对生命的这种执着应该足以令我们这些生命科学的研究者对生命的高贵与尊严肃然起敬。

那么通过牺牲次要器官的功能延续生命到底能坚持多久,我们现在就来到了最重要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方是民根据他所知道的科学原理和科学事实说,“一般在绝食7天之后就有了生命危险”。而北京科技报在一份正式的声明中称:在医学界、生物科学界众所周知的事实即学者普遍认为,人在仅饮水的饥饿状态下的生命持续时长不超过12天;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绝食49天的真实性或可能性。

对他们的回答,首先要澄清两个关于科学的基本概念:科学原理和科学事实。我们知道医学科学是一个典型的实证科学,也就是通过实验研究和调查研究得到现象,事实和数据。在此基础上总结形成科学原理和科学理论,用来解释各种事实之间的联系,以形成人类对自然的科学知识体系。而所有的理论也必须根据新发现进行修改和补充。而什么是科学事实?这个问题很重要,nile引用一个经典定义:所谓的科学事实指经过某一科学观察结果,经过反复观察证实从来没有出现例外,因而被认为是真理(尽管任何真理都不可能是终极的)An scientific fact is an observation that has been confirmed repeatedly and is accepted as true (although its truth is never final)。典型的例子是进化论。在美国科学院的对进化论发表的声明中,进化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理论,而是一个科学事实。

有了对概念的理解,我们可以来看看“一般在绝食7天之后就有了生命危险”,人在仅饮水的饥饿状态下的生命持续时长不超过12天”是不是一个科学理论或者科学事实。我们可以查到一些在自然饥饿状态下生命极限的记录。但是,自然状态下无法肯定完全终止食物的时间。我们也可以看到在极端灾难条件下的生命极限记录,但是,那种情况下一般都同时伴有水摄取的限制;环境的温度,湿度和人体的舒适度也与常规状态明显不同。这两种情况下都无法得到仅饮水的饥饿状态下的生命持续时长的真实记录。现在只有一种可能,既人为控制下人体对饥饿的终极耐受力实验。以Nile所知,如果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没有主持过这样的研究,到目前为止,人类应该从来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实验。所以人类完全不吃食物能活多久不可能是一个科学理论,更不可能是科学事实,至于北京科技报的用词“众所周知的事实即学者普遍认为”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专业素质,含义模糊的街头语言。

尽管没有什么科学理论和科学事实可以告诉我们,人完全停止进食能活多久,我们仍然可以根据已知的科学理论对这一数据做出推测。而推测的一个主要依据就是“基础代谢率”,也就是人体停止一切外在活动用以维持基本生命活动所需要的能量。陈建明,男性,身高1.61米,体重68公斤,年龄30-60岁。他的基础代谢率是1600卡路里/天(由于计算基础代谢的方法不同,1200到1600卡路里都是可以接受的)。每一个给病人实施过胃肠外营养支持的医生都应该会计算“基础代谢率”。为了满足基础代谢,他每天需要碳水化合物400克,或蛋白质400克,或脂肪178克,或者三种物质的均匀混合物326克。如果我们根据William Gilman Thompson的著作假定他的极限耐受水平是当他的体重降低60%的时间。很容易算出他的生命可以坚持125天。但是这个结果错了。因为计算时要先除外身体中的水量。简单计算,水占男性体重的60%。所以如果陈建明没有任何外界的能力摄取,他生命对的饥饿理论上的终极耐受是75天。必须明确,这个数据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推论。不可以用来指导任何实验观察。实验中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是实际测量得出的人体各种生理数据。

由此可知,无论是方是民提出的7天,还是北京科技报提出的12天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道听途说之词。陈建民辟谷49天维持生命体征和生理功能基本正常不违背任何医学科学理论与事实。既然方是民司马南等人无法提供证据证明陈建民辟谷造假,nile就要反过来检查雅安市人民医院观察组掌握的证据。专家组组长、雅安市人民医院院长、肝胆外科医学博士姚有贵,在辟谷第21天披露了对陈建民的观察结果:陈建民绝食21天腰围“苗条”了4厘米,体重下降10公斤,其生化、代谢、血、尿、大便三大常规等指标均有所改变, 属正常生理承受范围之内。确系其在饥饿状态下的正常生理反应。从这一报道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三个重要的信息。第一,在陈建民辟谷第21天,没有发现方是民宣称的酮症酸中毒,钠钾紊乱的情况。第二,陈建民的各个脏器功能基本正常。第三,陈建明每天消耗掉的无水体重是286克。他实际每天消耗的热量是1400卡路里。如果用陈建民辟谷第49天的数据计算,他平均每天消耗的无水体重是245克,相当于1200卡路里。实际上他从第21天到第49天每天的平均能耗是1050卡路里。能耗的减低很显然与辟谷时间的延长有关。同过以上的数据分析,陈建民辟谷发生的生理改变是可信的、合理的;从各个方面看都符合医学科学的一般规律。整个过程没有超出医学可以理解的范畴。方是民司马南之流可以怀疑陈建明辟谷的真实性,但是,他们必须有证据证明陈建明造假,即使他们确认陈建明辟谷违背医学科学理论,也必须通过证据证明。因为科学理论本身就要根据新发现的证据不断修正。

如果从辟谷一词的原始意义出发,陈建明的辟谷还不是真正的辟谷。他的基础代谢率仍然维持在1000卡路里以上的水平,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无法阻止他的体重下降。这意味着,他没有能力从外界通过非食物的方式获取能量。辟谷,在中文里后面还有两个字“服气”。这两个字在原始理论上意味着修行者直接以“气”的方式从大自然摄取能量。如果没有能力“服气”,当代的修行者往往以“服药”代之。在英文中,与“辟谷服气”非常接近,有Breatharianism 一词Breath是呼吸,arianism有“吃什么主义者之意,如“Vegetarianism”是素食主义者。

在科学看来,无论辟谷是不是一个可以让通过任何个人重复求证的现象,对于一个特定的人所进行的辟谷实践是否是一个真实存在,完全可以通过科学观察加以确认。遗憾的是,这个科学对宗教修行研究极好的契机,却屡屡因为宗教修行的神秘性而难以成为现实。好在凡事都有例外。

2010年4月,印度国防生理学和相关科学研究所的G. Ilavazhagan医生带领一个又十二位专业人士组成的研究小组对一位印度82岁高龄的隐士Prahlad Jani进行了15天不间断的行为电子观察,和包括生物化学和放射学在内的医学观察。从2010年4月22日 到2010年5月6日,为求证实Jani是否能够如他本人所说,完全不进食,而且完全不饮水。研究组证实,Jani在上述的15天内没有进食任何食品和水。仅仅在开始观察到第5天之间有过几次用水漱口和淋浴。在上述的15天中,Jani也没有排出过大便和尿。在上述的15天中,Prahlad Jani的生理状况保持完全的正常。
(http://www.sudhirneuro.org/files/press_release.pdf)

Prahlad Jani 在15天观察中的表现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不过是他70多年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半个月。他可以年复一年地不吃不喝也不没有任何排泄物。如果陈建明的辟谷在医学可以解释的范围内,Prahlad Jani的表现只能说是超人。医学上,水的摄取和排出的任何异常都可以在短期内致命。一个成人每天的需要至少500毫升尿液才能排出代谢产物。同时非显性失水在常规的环境中每天是500毫升。人的循环血量只有体重的8%(一个60公斤的人约4800毫升),如果停止水的摄入,几天之内就可以出现循环血容量下降,然后就是休克和死亡。另一方面,每日尿量少于400毫升就定义为少尿,少于100毫升就是无尿,三天无尿就发生氮质血症,五天就发展为尿毒症同时伴高钾和酸中毒。15天不吃不喝也不排,这是任何医学科学理论无法解释的。这种事情nile能相信吗?

只要医学科学还是一个实证科学,医学理论的真理性就只能在一定的条件下保持不变。前提条件发生改变,任何医学理论都有可能失效。所以,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我们掌握了多少医学理论,而是客观事物是否仍然保持在医学理论建立的前提条件下。辟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一个人体温37摄氏度,心率80次/分钟,呼吸20次/分钟。我们可以肯定他的基础代谢率一定是1200到1600卡路里。但是如果这些参数都发生显著的改变。所有的理论都有可能必须改写。在大自然面前,科学永远只能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辟谷者有没有可能显著地减低基础代谢,有没有可能从食物之外的来源获取能量。不论你相信还是不相信,这是留给实证科学去证实或证伪的问题,绝对不能根据某人相信不相信来回答。如果这种现象事实存在,要改变的不是事实,永远只能是理论。最后,nile有一个问题请大家思考一下,任何实证科学唯一的标准就是实验数据和调查数据。一切科学理论和科学事实必须从数据中产生。方是民司马男这类冒牌的专家用胡编烂造出来的“科学原理,科学事实”在所谓弘扬科学的大众媒体上乱打乱骂还号称科学,这样的怪事你们能听之任之不问不管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ile写信]  [尚善若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