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669
首页 - 博客首页 - 尚善若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鲁 声:方舟子的本质
作者:nile
发表时间:2010-09-10
更新时间:2010-09-10
浏览:868次
评论:0篇
地址:65.
::: 栏目 :::
朱令铊毒案
薄熙来黑帮覆灭
转基因阻击战
云心水心
健康净土
网战风云
网络文痞方是民
天理人性

刚刚读过一组文章,洋洋十八个部分,全部刊登在《万维读者网络》的“教育与学术”栏目下的“帖子”里,总标题为《海外人士早就指出方X子是一条暗藏在海外的毒蛇》。

看了这个标题,感到好奇,打开阅读,结果,便被深深吸引了,不禁一路读下来。总的感觉,第一,文章作者或出于科技界,或出于网络高手,却无一人文社会学科的专业人士。这些作者,有些又是公开身份的,有些虽没有公开身份,却也是方X子所知晓的人物,因而具有较高的公信度。而无论公开或未公开身份,他们都曾经受过方X子的诬蔑和谩骂,因而对方X子又具有较强的真实感受。第二,这些文章的基调,是摆事实,讲道理,因而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也比较充分地揭露了方X子的真面目。第三,文章所提供的事实,尽管尚仅为冰山之一角,却已足以为这个呼唤文明和道德的社会,提供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为什么方X子这样的恶棍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为什么方X子想说谁是“骗子”谁就是“骗子”?为什么他如此肆无忌惮?在一个文明和法制的社会里,是否可以允许方X子这样的恶棍胡作非为?我想,凡是看过这组文章的人,都会想到这些问题。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方X子虽然还没有受到法律制裁,但自作孽,不可活,他是距离死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是在积累罪恶,以待恶贯满盈,则瓜熟蒂落,不扑自倒。同时,作为一个恶棍、流氓、疯狗、骗子、无赖,他早已经被钉在了道德耻辱柱上。在道德的法庭上,他已经被判处了死刑;道德的方X子已经死了。这十八束文章,就是判词。

有许多作者根本不屑称呼他的名字,只叫他“FZZ”,或“叉叉”,或“舟子”、“肘子”“诌子”什么的,有的干脆称他是“方猪脑”。还有人说他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总之,说他啥的都有,核心却只有一个,即众多网友对他表达了空前的鄙夷。没有人说得清,方X子作过多少孽。也没人说得清,有多少网友向他吐过口水。一个人,被鄙夷、诅咒到如此程度,还不算是被人们判了死刑吗?一个人堕落到如此人人不耻的程度,还有活着的丝毫价值吗?我看,方X子还是改名叫“咒死”算了。

特别是这种判决出于科技界人士之手,所运用的均是冷性的证据罗列,而没有丝毫的夸张和渲染,因而也就有着更加强有力的说服力,是经得住历史的检验的。

其实,这个方X子,不光在自然科学界跳蹋,也时常到人文社会学界去伸伸小手。然而,不幸的是,人文社会学界却没人赏他的脸,连屁股也无人赏给他。所以,任他胡沁,只是无人搭理。因为,对人文社会学界来说,一个秃子,是无须理发的。同样,一个疯狗,也是无须答理的。在人文社会学科流域,他遭遇到的是空前的冷漠、冷冻和蔑视。这对方X子来说,是最大的寂寞、冷场和残酷,也是对付方X子之流的有效方法之一。

据悉,经他谩骂攻击过的文人有:作家王小波、学者余英时、文人王伯庆、评论家马悲鸣、散文家赵无眠、出版商何频,以及许多知名或不知名的文人学者。他攻击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摧残人材,他抨击“多维新闻网”是冒牌的媒体,他痛击女性文学杂志《花招》的作者是一群色情女作家,他将全球首家网上华文杂志《华夏文摘》打成汉奸杂志,他贬斥《枫华园》为执行极左文艺路线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他揭发《新观察》以及所有他不去的论坛是汉奸论坛,他断定基督教是“人类的毒瘤”,他诬蔑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特雷莎修女是“放债”的伪善者,他指责爱因斯坦抛弃老婆,私德不佳,他捏造沈从文割腕自杀有迫害郭沫若之嫌,他认定北京大学的教授太“好混”,当起来太容易,他说周作人是被红卫兵打死的,他说《三联生活周刊》是骗子刊物,说《光明日报》网站是骗子网站。等等,等等。而最近,他又在攻击国内的潘岳先生和旅居海外的草庵居士。

然而,方X子的谩骂,只是朝天吐唾沫、迎风大小便。因为,既没有人把他看做是棵葱,也没人把他当头蒜。人们只是像在面对一个不见踪影的狂犬吠日的幽灵,只把他看做“无”。

例如,据一位文章作者讲,方X子读过明史,弄过啥玩艺,算是个成绩。然而,请在全世界的范围内随便找一位明史专家问问,知道方X子是哪一壶吗?又有哪次明史的学术讨论会请过他方某?让他写篇关于明史的论文,他写得出来吗?他压根是就是自欺欺人的货,当然也就不会有人尿他。

又如,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方X子竭尽全力替美国人讲话,甚至不惜捏造出什么“法”来威胁中国政府,以表明他甘心做美国二等流民的忠心。结果,依旧是没有一个法学专家注意到他,更没有一个国际时事观察员观察到他,倒是遭到了一大批爱国网友的痛骂。有个网友愤怒地说:“方猪脑你听着!你这两天放的是什么屁?你还有一点羞耻心没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护照?中国护照吗?赶快撕了它吧!你已经根本不配做一个中国人了!美国飞机跑到中国家门口来搞侦察,无论如何是理亏的一方,如果没有出什么事,中国也奈何它不得。但是它撞坏了中国的飞机,还跑到中国的领土来了,中国逮了它一个人赃俱获,还有什么话好说?”“中国应该开除你的国籍!本人早就加入了美国籍了。但是我从骨子里永远是个中国人!本人是美籍华裔,当然希望两国间不要发生不愉快的事,但是如果有冲突发生,我是绝不会无原则的站在美国一边的。哪一边是有理的一方,我站在哪一边。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哪一个国籍的人都一样。方汉奸为了加入美国籍,连做人要讲道理这么个基本原则都不顾了,他不但不配做个中国人,他也不配做个美国人。方猪脑根本不配做人!可耻呀!可耻!”听听,这是多么义正词严的声音!

再如,据说这方X子对鲁迅如何如何。然而,请您随便找位研究鲁迅的专家问问,听说过有个方啥啥吗?只会把人家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鲁迅研究的殿堂里,照样没有他的座位。他所谓喜爱鲁迅,不过是歪学歪用,邪学邪用,以做他撒泼放野的工具。而真正的鲁迅风,他是丝毫不懂的。

可是,鲁迅对方X子这号的,却早把到了脉,抽到了筋。只有在鲁迅这架雪亮的照妖镜下,方X子之流才会尽现原形,无所遁迹。方X子为什么极力鼓吹鲁迅?正是因为他最害怕鲁迅,最害怕人们用鲁迅的投枪和匕首来解剖他。例如,鲁迅说过这样的话,那俨然就是为方X子辈预设的:

“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

这就是方X子在科学领域所谓“打假”的活写照。然而,鲁迅又写道:“可是魔鬼手上,终有漏光的处所,掩不住光明。”“因为这类是非,都凭事实,并非单用口舌可以争得的。”所以,当有人揭露,方X子剽窃美国《科学》杂志上的文章,将编译当做创作,既不注明出处,也不予以说明的丑行时,任凭方X子百般狡赖,万般撒泼,但还是被定了案,成了铁案。

像这类以“编译”冒充“创作”的事情,北京的《中华读书报》曾经揭露出一个上海的某哲学教授。当时,方X子也曾经不经作者同意,将人家的揭露文章贴在网站上的。然而,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了他身上,便成为不值一提的小事一桩了。诚所谓,手电筒的眼珠,光照别人,照不到自己。照不到自己也无所谓,但不该乱咬,不该捏造事实,想对谁开骂,就对谁开骂,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据悉,被他无端攻击谩骂的我国著名科学家有:钱学森教授,卢嘉锡教授,李载平教授,母国光教授,等等。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他曾经公开调查南开大学原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母国光教授“造假”。然而,母教授是光学专业,离方X子的专业十万八千里,最后有懂光学的人来说明,方X子才总算没把那顶骗子的帽子兜售出去,而他从头到尾没有要追查原告是否有意报复母教授,也不因为用这样的无辜例子来增加他网站的访问率而对母教授道歉。

方X子任屁科学研究的本事都没有,却有胆对中国科学院院士评审进行评审,可以发布他对中国最好的大学和研究所的教授进行品头论足的指导性意见,什么北大、协和,都应该听方X子的,直至对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教授进行恶毒攻击。

他讥笑钱学森教授,然而,钱学森教授在国家最为困难的时候毅然回国,在中国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为中国的科学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方X子自己以远远低于钱教授的学术水平辱骂钱教授,而现今中国有比五十年代好得多的条件,方X子却躲在美国教训中国,这与钱学森教授回国服务的举动简直是天壤之别。”

方X子把他的网站私设为中国海内外学者的公堂。他不仅自己收集海内外学者的材料,而且号召大家向他投诉,俨然以中国海内外学者的太上皇自居。然而,“他不需要每次进行充分调查,不需要每次向有关专家仔细了解,方X子就有自我批案的权力,指责别人是骗子。他要提审证人时,不是请证人来咨询意见,而是自己提审证人。他在反对核酸营养事件时,生产核酸的公司在宣传中号称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的李载平院士支持了他们。方X子不是去向李院士核实,而是先下了李院士支持骗子的结论,然后等有人转告李院士以后,李院士回信说没有的事。”

方X子的公堂设在美国,可用的却是中国自古以来一直延续到文革的办案高招:被告如果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无罪,那么就是有罪。同样,如果没有专业人士来为母国光教授的“案件”做说明,那母教授也就躲不过方X子公堂的“骗子”头衔。

在李载平院士的例子里,方X子甚至公开这样的逻辑:李如果要得到清白,要他自己去跟报纸说,我那有时间搞清楚是公司的错误、记者的错误还是李的错误?

他不仅给反对自己的人都冠以骗子、弱智等帽子,还利用自己是网站版主的有利条件,删去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反对贴,留一些可以对付的反对贴,还背后看别人的计算机IP,甚至违反美国法律公布别人的IP。

方X子对与自己有争论的对手,可以不讲道理,而且不顾事实。他攻击和提审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的两位教授,那里的研究生跟方发生争论,方就把生化所的学生统统骂成水平不行。

方的公堂和他做商业广告的网站是同一个机构,公堂热闹,就会增加网站访问量,就会吸引广告和他自己代销书店的销量。

方X子喜好搜索他的被告在美国的登记材料,而有网友查出方X子的网站是以非盈利组织登记的,而他在网站为商业产品做广告、为书店代销。这些盈利行为,方X子认为理所应当。网友指出后,也毫不改变。更有甚者,一位网友与美国税法机构联系后,发现任何人均有资格要求非盈利组织有权利提供其财务收支情况,方X子立刻恼羞成怒,以中国公堂打手的脸孔威胁提问的网友。
事实早已说明,方X子的打假是假,煽妖风、讲鬼话才是真。他从来就不会平心静气地说个事,讨论个问题。从来就不讲什么时间地点和场合,也不论对方的地位造诣和背景,更不论事情的性质和类型,而是张嘴便开骂,一骂便撒泼,便刹不住闸。而他所骂的话语,照例不是“骗子”,就是“白痴”。而他这个货真价实的骗子和白痴,似乎通过这一骂,便可以蒙混过关了。头脑清醒的人不难看出,无论方X子做什么,也不论他做得对,抑或错,他都离不开谩骂二字。人说,有理不在声高。而在方X子那里,有理没理他都声高,为的是掩饰他灵魂的空虚和胆怯。人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他只是要制造罪恶。不管他在某些具体的事件上有多么正确,都改变不了他制造罪恶的丑陋的本质。如果说他在具体问题上并不全错,那也只能是增加了他的欺骗性。然而,就像毒蛇也可以具有美丽的外表,河豚具有诱人的美味,鸦片具有麻醉神经的功能,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他丑恶的本性。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剔除方X子所做的那些坏事,就他所做的所谓“好事”来说,他也是“好事”做得越多,说明他越坏。

正如学者们所指出的,方X子不过是“打着科学的神圣旗帜,施展谎话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的卑鄙伎俩,欺骗国内外的网众、读者。”“方自己没有自由探索的能力,还出于一种极端阴暗的心理,妄想也窒息他人自由探索权力。在网上呼呼舞开棍子和帽子。”他“是一个打著科普的幌子,明知错了还昧心捞名捞利,没有一点科学精神的网上妄人!”

凡是妄人,都具有妄人的通性,那就是对他人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而对自己极尽文过饰非之能事。网友揭露,方曾经说,律诗中不可有重复,结果,某人当场就举了个杜工部的诗作为反例。于是,“方马上说,我说的是一般,象老杜这样炉火纯清的大家,当然不在一般规律之内。”这位认识方X子颇深的网友的结论是:“这简直成为方日后诡辩的标准模式。你指出他的错误,他马上偷换概念,自圆其说。”因此,这位网友很是怀疑方具有“某种精神病的强迫性症状”。

很显然,方X子是个丝毫不懂规则也不按规则出牌的人。一位公开亮出身份同他讨论问题的学者明确地告诉他:“我们都是公开身份的人,请你叮嘱你的朋友,不要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本是堂堂正正的君子之言,然而,方X子对此的回答,便是带头更加肆无忌惮地对人家进行人身攻击,同时对人家提出的若干铁证不置一词。

他胆敢如此胡为的根本原因,一位网友做了一针见血的回答:他盗用留学生名义,呆在美国的土地上,不向美国“打假”,却向中国“打假”。这样利用“空间差”,既逃避美国的法律,又逃避了中国的法律制裁。显然,作为新一代的打砸抢分子,这就是他暂时逃避法律追究的不二法门。

“一个以破坏他人的信誉、靠贩卖破坏他人信誉的谣言谋生的无正当职业者”,一个“海外无业人员”,一个“在美国从来不曾经发表任何论文,花几十美元注册费,开个私人网站,以向国内贩卖科技界谣言谋生,处处以生物化学家、大学者自居”的东西,一个“除了兴风作浪,最多只能暂时骗骗国内部分不知情的大学生、不了解国外情况的读者,同时吓吓国内部分没有科技背景的干部”的“不折不扣的新一代打砸抢分子”,一个“靠贩卖诽谤和攻击华人名科学家的谣言而生活”的无赖,一个“一向以盗版天下为己任”的网站大盗,一个“流氓打手”,一个“不折不扣的两面派和骗子”,就这样,通过方X子的真身,演出了一场场闹剧。

问题是,如何对待方X子这类恶棍?如何解决这个流氓?我以为,目前,可以考虑如下四点:

第一,建议所有的网友,不要去访问他的网站。

第二,建议所有的作者,不允许方X子刊登自己的作品。

第三,不要答理方X子的任何无理取闹。

第四,同时把网友揭露方x子的文章汇集成册,正式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ile写信]  [尚善若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