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15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bangbu1996: 《本草纲目》笑话之鸡蛋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8-14
更新时间:2008-08-14
浏览:1977次
评论:4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本草纲目》笑话之鸡蛋

  作者:bangbu1996

  《本草纲目》以秽物入药,如人之屎尿尸肉经血、猪牛狗鸡几乎一切动物肛
门排泄物,恶心荒诞无以复加,最易为反中医者诟病。中医粉丝虽无可辩驳,但
死不认错是其本性,每每倒打一耙,指责批评者心理阴暗。想想也是,历史局限
性嘛,几百年前的书,难免有些糟粕,秽物之外,岂无精华?将瑰宝巨著视为笑
话大全,无乃太过?

  我翻到禽部,挑最熟悉的“鸡”,跳过“鸡矢”,细看最干净最纯洁我的最
爱------“鸡子(鸡蛋)”,结果,我仍然笑翻了,错不了,这是一本中医药笑
话大全。下面摘录部分,附以简评(括号内部分)。

  鸡子即鸡卵也,黄雌者为上,乌雌者次之。(why?)
  【气味】甘,平,无毒。〔思邈曰〕微寒。畏醇醋。〔鼎曰〕不宜多食,令
人腹中有声,动风气。和葱、蒜食之,气短;同韭子食,成风痛;共鳖肉食,损
人;共獭肉食,成遁尸注(不太懂,似乎相当于西医的脓血症、肌肉深部脓肿),
同兔肉食,成泄痢。妊妇以鸡子、鲤鱼同食,令儿生疮;同糯米食,令儿生虫。
(均为无稽之谈,一笑!)
  〔时珍曰〕小儿患痘疹,忌食鸡子,及闻煎食之气,令生翳膜(再笑!)。
  【主治】除热火灼烂疮、痫痉,可作虎魄神物(古人认为琥珀是由老虎死后
的精魂入地化成)。《别录》。……《太平御览》云:正旦吞乌鸡子一枚,可以
练形。《岣嵝神书》云: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乌鸡子一枚,有事可隐形。(大
笑!)
  【发明】〔时珍曰〕卵白象天,其气清,其性微寒;卵黄象地,其气浑,其
性温;卵则兼黄白而用之,其性平。精不足者补之以气,故卵白能清气,治伏热、
目赤、咽痛诸疾;形不足者补之以味,故卵黄能补血,治下痢、胎产诸疾;卵则
兼理气血,故治上列诸疾也。(中医所谓药理多是诸如此类逻辑错乱的瞎联想,
笑!)
  【附方】旧八,新二十三。
  天行不解已汗者。用新生鸡子五枚,倾盏中,入水一鸡子搅浑,以水一升煮
沸投入,纳少酱啜之,令汗出愈。《许仁则方》。
  天行呕逆食入即吐。鸡子一枚,水煮三五沸,冷水浸少顷,吞之。《外台》。
  伤寒发狂烦躁热极。 吞生鸡子一枚,效。《食鉴》。(哈哈)
  三十六黄《救急方》:用鸡子一颗,连壳烧灰,研酢一合和之,温服,鼻中
虫出为效。
  白虎风病〔藏器曰〕取鸡子揩病处,咒愿,送粪堆头上,不过三次瘥。白虎
是粪神,爱吃鸡子也。(粪也有神,绝倒!)
  年深哮喘,鸡子略敲损,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风痰。《集成》。
(如此简单的哮喘妙方,不知哪个病人愿意一试,哈哈!)
  小儿疳痢肚胀。用鸡子一个开孔,入巴豆一粒,轻粉一钱,用纸五十重裹,
于饭上蒸三度,放冷去壳研,入麝香少许,糊和丸米粒大。食后温汤下二丸至三
丸。《经验方》。 (装神弄鬼,究是何理?)
  预解痘毒保和方:用鸡卵一枚,活地龙一条入卵内,饭上蒸熟,去地龙,与
儿食,每岁立春日食一枚,终身不出痘也。(有此妙法,打什么鸟疫苗!大笑三
声!)
  李氏用鸡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再大笑三声!)
  李捷用头生鸡子三五枚,浸厕坑内五七日,取出煮熟与食,数日再食一枚,
永不出痘。(笑不出来了!)
  子死腹中用三家鸡卵各一枚,三家盐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妇东
向饮之。《千金方》。(为什么要三家?为什么要东向?医乎?巫乎?)
  产后血多不止。乌鸡子三枚,醋半升,酒二升,和搅,煮取一升,分四服。
《拾遗》。(今天的中医敢这样处理产后大出血,是否算故意杀人?哈哈)
  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
此三次效。《肘后方》。(不笑不行!却不敢向狐臭同事推荐,哈哈!)
  胡蔓野毒即断肠草。一叶入口,百窍流血。惟急取凤凰胎,即鸡卵抱未成雏
者,已成者不用,研烂,和麻油灌之。吐出毒物乃生,少迟即死。《岭南卫生
方》。(这样的急救,恐惧!笑不出!)
  痈疽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焮热,日夜疼痛,百药不效者。用毈鸡子
一枚,新狗屎如鸡子大,(又见狗屎,无可逃避的屎尿,哈哈哈哈!)搅匀,微
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即易,
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
秽恶,不可施之贵人(穷人不是人?从此可见李时珍医德高尚也不过是扯淡!哈
哈)。一切诸方皆不能及,但可备择而已。《千金方》。
  身体发热,不拘大人、小儿。用鸡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普济
方》。(这样就能退热?还“立瘥”?这个验证起来非常容易,果有此神效,今
天一定广为流传。李时珍对这些奇方怪法不加一丝一毫的怀疑或验证就收录,说
明他不具有起码的科学素质,纯粹是个捡垃圾的!《本草纲目》没有科学价值当
可断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4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8-19 09:00:37 提到] [FROM: 10.]
一个现代医生眼中的华佗

  作者:bangbu1996
  (http://blog.sina.com.cn/bangbu1996)

  我写扁鹊系列,有中医粉丝看不过去,质问我与中医过不去究竟是什么目的?
这个问题意外的难以回答,认真思考后的答案是:主要是兴趣。中医很有趣啊,
中医的人物传记、医案、本草等等不但文采好故事好,还很幽默,和金庸武侠一
样吸引我,你说我看金庸武侠能有什么目的呢?如果非要找出点高尚的深刻的意
义来,我想无非是揭露伪科学,让更多的病人了解真相少受点骗罢了。我知道这
个答案很不合质问者的意,他的意思无非是否定扁鹊就是否定中医,否定中医就
是否定传统文化,否定传统文化就是“数典忘祖”就是“汉奸”“卖国贼”,好
吓人哦。

  现在我的兴趣转到了华佗的身上,以一个现代医生的眼光来看,华佗的故事
也有趣得紧。

  必须首先指出,历史学家以考据的方式研究华佗是很“无趣”的。比如大历
史学家陈寅恪有篇著名的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通过论证“华
佗”二字古音与梵语“agada”的关系,华佗断肠破腹、为曹操治头风、口吐赤
色虫等病案与佛经所载神医耆域传说的渊源等,得出结论说华佗或有其人,但其
神奇医术绝大多数是从印度神话故事中抄袭而来。学者认起真来是很可爱的,他
忘了世间多有巧合之事,英雄所见还略同呢,何况神医乎!文字读音就更不靠谱
儿,都隔了一千多年了,你陈寅恪就听过古人是这么读的?日本人松木明知也从
“华佗”和波斯文XWadag谐音证明华佗“实为波斯人”,这这不胡闹吗!这不是
蛤蟆地震专家的作风吗,哈哈。

  考据非我所能,也不合我的口味,我只是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华佗,这样做
的前提是,我认定我的医学知识远远超过华佗,正如一名高中生的物理学知识远
远超过阿基米德一样。因此,我是俯视华佗,我一点也不觉得我有多么狂妄和无
知(如果不是有太多的人仰视华佗的话,我也许没有兴趣低下头来俯视他)。

  华佗最神奇的为他挣得“外科鼻祖”称号的是他的开腹手术。史书记载的过
于简略,如果华佗不是外星人的话,他的医术再神奇也不可能超过当时的中医水
平一千年吧。基于这样的假设我们来分析,我们已知道,全部的中医史,其系统
解剖非常粗糙简单,局部解剖的知识几乎是零。从切开腹壁开始,华佗知道腹壁
的解剖层次和血管神经分布吗?他不可能知道,因为几千年没有一个中医知道!
打开腹壁后,我以当年局解课的几个思考题考考华佗(顺便请中医粉丝们也试试
看):打开腹膜腔可以看到哪些器官?那些器官可以移动?哪些不能移动?为什
么有这样的区别?其有什么临床意义?拉出部分肠管,如何辨认拉出的肠管是哪
一段?十二指肠和胰周围的动静脉是如何安排的?腹部不成对脏器和成对脏器的
动脉供应静脉回流淋巴引流有什么差异?华佗一定懵了吧,两千年来没有一个中
医能回答这些问题!但不能回答这些问题,你又怎么可能破腹切肠取出患结呢?
你又怎么可能避免神经血管淋巴管的损伤呢?华佗还切开肠子进行清洗,这就涉
及到消毒灭菌了,他用的清洗液是什么呢?应该不是井水吧,这个消毒水是外科
的关键技术之一,成就可一点也不比麻沸散小啊,比之西医相应成就至少领先一
千年,中医史家们竟然把这项成就给忽视了,真是数典忘祖啊。假设华佗一不小
心弄伤了一根小动脉(比如回结肠动脉,他喜欢切肠子,这是很有可能的吧),
一刹那间,血漫视野,淹没一切解剖结构,患者血压下降,休克……没有输液和
输血技术,华佗是怎么抢救的呢?他不可能有任何办法,因为我们从全部的中医
理论和中医技术中看不到有办法的任何可能。我们今天的开腹手术需要主刀一助
二助手术护士麻醉师等五六个人进行严格的分工合作,华佗似乎一个人就可以搞
定,这世上难道真的有神仙吗?至于那个麻沸散,我们就不说了,我们姑且相信
它是真实的。所以,华佗的开腹手术就当时的甚至今天的中医理论和技术看没有
一丁点的实现可能性,如果华佗确实这样干过,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华佗是变
态杀人狂。

  “故甘陵相夫人有娠六月,腹痛不安,佗视脉,曰:‘胎已死矣。’使人手
摸知所在,在左则男,在右则女。人云‘在左’,于是为汤下之,果下男形,即
愈。”------科技部尚副部长著名的科学论断“号脉能诊断胎儿性别”和这一比
就小巫见大巫了,号脉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技术,非神医不能掌握;摸摸胎位是左
还是右就太简单了,以至于华佗都不屑于亲自动手。有这么简单实用的技术计生
委禁止B超鉴别胎儿性别还有什么意义呢,哈哈。全世界的医生恐怕没有一个会
弱智到相信胎儿“男左女右”律,但中医会,仅仅因为华佗这样做过。

  县吏尹世,苦四支烦,口中干,不欲闻人声,小便不利。佗曰:“试作熟食,
得汗则愈;不汗,后三日死。”即作热食,而不汗出。佗曰:“藏气已绝于内,
当啼泣而绝。”果如佗言。------中医的医案几乎都超越了目前的病理生理,这
个病例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是什么病,但是,吃热饭不出汗怎么就等于五脏生机
断绝呢?更怎么就预言会哭着断气呢?这样的分析推理真是荒唐绝顶!试想如果
在今天的一个病例讨论会上,一个教授如华佗一样分析发言,我想所有的医生都
会笑趴下。有哪个中医粉丝能讲讲华佗同学发言中的医学原理吗?

  督邮徐毅得了病,给庸医在胃管扎针之后,咳嗽不休,睡也睡不好。华佗分
析说说,针没有扎到胃管,错扎到肝上了,饮食会一天天地减少,五天后就死无
可救了。华佗的分析有道理吗?东汉时的针想必也不会比今天的肝穿刺针粗吧,
那种细针即使穿到了肝脏,出点小血后自会凝固愈合,不大可能有任何严重后果,
不然今天还有哪个医生敢给病人做肝穿刺呢。从针后咳嗽看,只怕是穿破了肺,
造成气胸(今天也常见到针灸导致气胸的例子),但也不容易五天就死啊,除非
是血气胸。华佗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我猜中医粉丝定会辩解说中医之肝
不是西医之肝,哈哈。

  又有一位士大夫身体不舒服,华佗说:“您的病很严重,应当剖腹切除。但
是您的寿命也不过十年,疾病不至于伤害您的生命。如您能忍受十年的病痛,寿
命和疾病都会一同结束,不必特地去切除。”士大夫忍受不了痛苦,一定要切除
它。于是华佗为他动手术,所患疾病很快就好了。这位士大夫十年后终于死了。
------既然寿命不变,手术后痛苦减轻,生活质量提高,当然应该手术啊,华佗
不开刀的医学理由是什么呢?中医传说中有很多预言寿命的故事,跟阎王差不多,
这很有意味。

  广陵太守陈登的病,华佗为他诊脉后判断他胃中有几升虫,是吃生腥东西造
成的。服药后果然吐出了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华
佗并预言此病三年后还要发作。我翻遍寄生虫教科书,找不到这样的虫,似乎也
不可能有什么虫子能在胃中积聚三升。把华佗想象成寄生虫专家的中医粉丝们能
否告诉我们这究竟是什么虫子呢?华佗对寄生虫学的具体贡献是什么呢?毛爷爷
说“华佗无奈小虫何”是污蔑华佗吗?

  曹操的头风病,或许是偏头痛一类。华佗始用针灸能手到病除,后大约效果
不佳,就胡说可以开颅手术治疗。颅脑结构比腹腔复杂得多也危险得多,中医几
千年来关于脑的解剖和生理功能的全部认识相当于零,华佗自也不例外,他没有
任何开颅手术的可能性,所以唯一的可能是他想借机杀曹操。但曹操是什么人,
结果只能是华佗自己被杀,嘿嘿。

  由于华佗没有留下医学著作,他的医术显然传说的成分居多,本来是一只小
鸡,经过十个人的传播就会变成一只鸵鸟,这样的事在我们身边也不少发生,本
来是个中国人就该明白,但中医粉丝全体认为他就是鸵鸟,并在严肃的史书里画
出了鸵鸟的“艳照”。这就很有意思,这使我常常困惑,是中医太无耻,还是我
自己太缺乏幽默感了?
 
2   [USMedEdu 于 2008-08-14 12:15:39 提到] [FROM: 10.]
为什么中医导尿术会被淘汰

  作者:bangbu1996

  在中医的历史上不乏基于经验而不是玄想的有益的发明,著名的如人痘术、
麻沸散(也许它确实存在过)、“悬吊复位法”治疗脊柱骨折、导尿术等。这些
发明虽然似是而非,但朴素实用。它们为什么没有发展出免疫学和现代外科,而
是随着医学的“进化”被自然淘汰?这是一个类似于“李约瑟难题”的难题。中
医史家们无意解开这道“难题”,他们似乎更乐于对“如烟往事”进行无限的追
思,并沉浸在虚幻的骄傲之中而不能自拔。

  以我浅薄的学识自不曾想要解决什么深奥的“李约瑟难题”(也有人说是个
伪问题),但正如民科们对哥德巴赫猜想有着不倦的兴趣,我觉得从现代医学的
角度,看看中医导尿术为什么会被淘汰,也很有趣味。

  一般中医粉丝都把导尿术的发明权归于唐孙思邈,其实,这可小觑了中医的
博大精深。晋葛洪早就记载了导尿术,《肘后方》:“小便不通,土瓜根捣汁,
入少水解之,筒吹入下部……大便不通,上方吹入肛门内,二便不通,前后吹之
取通。”虽然不知道“筒”究竟是什么,这确乎是一种导尿术。用导管将粘稠的
液体吹入尿道而引出尿液,是为“口吹---液体倒灌式” 导尿术。这种“筒”想
必不易插入尿道,操作困难,成功率有限,但当时的医家确实在临床上应用了这
种导尿术。日本最早医书《医心方》中记载:“小品疗小便不通及关格方:取生
土瓜根,捣取汁以少水解之筒中,吹内下部即通。”

  到唐朝出现了两种导尿术,一种就是著名的孙思邈“葱管---口吹式导尿
术”,《备急千金要方》:“凡尿不在胞中,为胞屈僻,津液不通,以葱叶除尖
头,纳阴茎孔中深三寸,微用口吹之,胞胀,津液大通便愈。”葱管较之“筒”,
显然对尿道损伤小,感染机会少,但过于软、脆,操作难度可想而知。稍晚的王
焘《外台秘要》发展为“葱管---药物---口吹式导尿法”:“救急主小便不通方:
取印成盐七颗,祷筛作末,用青葱叶尖盛盐末,开便孔内叶小头于中,吹之令盐
末入孔即通”盐末仅增加了患者的痛苦,起作用的还是气体的扩张作用。

  明扬拱《医方摘要》治尿闭“用土狗一个炙研,入冰片麝香少许,翎管吹入
茎内。”用翎管代替葱管,所用药物更趋复杂。元罗天益《卫生宝鉴》:“薪有
一妓,病转脬,小便不通,腹胀如鼓,数月垂死,一医用猪脬吹胀,以翎管安上,
放在小便出里头,捻胖气吹入,即大尿而愈。”以猪膀胱吹气代替人口直接吹气,
对女性病人更合适。

  明朝大量的医学文献记载证明了导尿术已在临床普遍使用。如《本草纲目》、
《证治准绳》、《普济方》、《赤水玄珠》、《景岳全书》、《证治准绳》等。
《赤水玄珠》记载:“用猪尿胞一个,底头出个小窍,用翎筒通过,放在窍内,
根底细线系定,翎筒口子细杖子堵定,上用蜡封尿胞口头,吹满气七分,系定了,
再用手捻定翎筒根头,放了黄蜡,堵塞其翎筒放在小便头,放开翎管根头手,其
气通入里,自然小便下,神效。”这是中医导尿术的最高版本。

  导尿术体现了中国古代医家的聪明才智,然而,这种纯粹的经验,如果不经
过科学和技术的“淬火”,它就不可能“进化”到现代医学,它的淘汰是必然的。

  现在,我们来对照古今导尿术的差异,看看古导尿术终止进化的症结何在。
首先是导管的改进,从富兰克林发明具有伸缩性的导尿管到红色橡皮导尿管(被
证实有毒性作用而淘汰)到Floys橡胶和硅胶导尿管的轨迹,我们看到现代医学
对现代科技的“拿来主义”是与时俱进的。所有这些导管从一开始就与中医“导
管”有本质的区别,即它们可以通过男性尿道的两个生理弯曲而直接插到膀胱里
去,将失败降低到零。而中医的葱管和翎管虽然是“纯天然”的,却不可能插进
膀胱,因此不得不借用口吹产生的有限的气体扩张力打出一条“气道”,能否成
功要看运气了。实际上严重的阻塞性尿潴留(如前列腺肥大和肿瘤)和动力性尿
潴留(如神经源性膀胱),恐怕你怎么吹也吹不通。中医为什么不借助现代科技
呢?这是由它的本性决定的,不管你现代科技发展到何种地步,中医总是要摇头
晃脑的吟颂着“阴阳五行”的,它坚信降龙十八掌可以对抗原子弹。这当然也是
现代中医的无奈了,因为现代科技手段看得到细胞分子却看不到阴阳营卫。

  其次,中医不懂无菌术,葱管和翎管无论插得多浅,损伤尿道黏膜是难免的,
感染的机会较之现代一次性导尿将大大增加。

  中医不研究解剖,对尿道的结构茫然无知,就算给硅胶导尿管它,没有现代
解剖学知识的指导,插不进还可能导致尿道严重损伤。由于不研究解剖,中医也
不大可能想出内固定留置导尿的方法。

  中医对尿潴留的病因和病理生理一无所知,就算会导尿,实际上也不过是
“治标不治本”。比如脑肿瘤、脊髓肿瘤所致的尿潴留中医可能诊断得出来吗?
导尿解决得了吗?

  中医理论本身决定了它的导尿只是单纯的治疗作用,它不可能会利用导尿来
进行重症患者的尿量监测、膀胱内化疗、收集尿液培养、膀胱尿道造影、尿动力
学检查等。中医导尿术先天缺乏“与时俱进”的基因。

  为了减轻尿道痛苦,中医能想出的办法估计也就是用食用油,古书上没有相
关记载,也可见古代根本就没有深插。现代不光有润滑剂,还有利多卡因和地卡
因等麻药进行尿道粘膜麻醉,使得导尿的痛苦减轻到可以忽略不计。

  总之,由于中医先天拒绝现代科技,拒绝微生物、解剖、病理生理等基础医
学,导尿术如同人痘术一样,注定只能永驻于萌芽状态,而这点萌芽在中医粉丝
的眼里总是大得象一棵数,足以让他们骄傲到永远。
 
3   [USMedEdu 于 2008-08-14 12:14:26 提到] [FROM: 10.]
扁鹊是什么鸟?

  作者:bangbu1996



  一、扁鹊是什么鸟?——“六不治”

  据《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扁鹊很拽,有六种情况是不给人治病的。以前
在37度医学网有一位叫“九天飞鹰”的中医粉丝有“八不治”,和“六不治”一
样,无非是一种个人“作派”。“六不治”被历代中医推崇研究,意外的上升为
一种医学原则,在著名的笑话大全《本草纲目》里郑重收入,与“八要”“六失”
地位相同。

  “六不治”真有什么了不起的奥义吗?我们看看。

  “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蛮横不讲理的人不给他治,惹不起,还躲不
起吗。我很理解扁鹊,本来医者“病道少”,谁也不能包治好,碰到个“骄恣不
论于理”的主容易引起医疗纠纷啊,最好病人个个是小绵羊,那才好忽悠,这扁
鹊不愧是骗子的祖师爷啊。无论如何,这总不是个高尚的理由。病人之蛮横不讲
理固然有自身素质差的,但多与疾病相关,谁病了还心情好到哪里去呢?作为医
家尤其要理解病人的“蛮横”,以诚心感动他才是真正的大医!大长今成为医女
前曾给一个贵公子治病,病人的贵族父亲对长今大声呵斥,藐视已极,可谓“骄
恣不论于理”者。但长今忍辱负重,硬是治好了公子的病。若是象扁鹊那样“一
不治也”,长今不会成为大长今。

  “轻身重财,二不治也。”“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几乎是人的本性,
连这也成为“不治”的理由,那么扁鹊还能治什么人呢?大约只治那些把钱不当
钱的贵人了,这也难怪扁鹊流传下来的病案多是庙堂之高的贵人了。

  “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有没搞错?穿少了受凉感冒,吃多了消化不良,
这能成为“不治”的借口?病人衣食都“适”了,还要你医生干什么?医生就是
要指导他怎么去“适”嘛,病人不听话,可以联合家属、单位领导一起做工作啊,
怎么能甩手不管呢?我们有不少领导干部为了革命工作而“衣食不能适”,碰到
扁神医岂不糟糕,嘿嘿。

  “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是说阴阳不调,脏器功能紊乱的不给治。
在中医看来所有的疾病不都是“阴阳不调”吗?又不是病“在骨髓,司命之所
属”,碰到点难题就退缩,说到底,还不是怕担风险吗,非大医之所为也。

  “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这简直是打了中医粉丝一记耳光啊,不能服
药,中医不是有神奇的针灸吗?怎么就束手了呢?

  “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中医粉丝爱把这一条作为中医与“巫”划清界
限的凭证,现在也有中医称“信西不信中者不治”。其实,大哥别笑二哥,现代
中医仍然不过是巫,用五运六气推算法事后预言“非典”,正是正宗的“巫”。
现代文明讲究信仰自由,医疗过程中更不得因信仰而歧视患者,就算患者是轮子,
我们仍然要给他治疗。

  总的看来,扁鹊的“六不治”私心重动机不纯,较之“希波克拉底誓言”的
大爱风范,有云泥之别。

  扁鹊似乎并不是什么好鸟。

  二、扁鹊是什么鸟?——扁鹊学医记

  《史记》记载:“扁鹊者,勃海郡郑人也,姓秦氏,名越人。少时为人舍长。
舍客长桑君过,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出入十余年,
乃呼扁鹊私坐,闲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扁鹊曰:
‘敬诺。’乃出其怀中药予扁鹊:‘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乃悉
取其禁方书尽与扁鹊。忽然不见,殆非人也。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一
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为医或在齐,或在赵。在赵
者名扁鹊。”

  很清楚,扁鹊同学本是个客店老板,不是科班出身,不过可能后脑骨长得比
较奇特,“非常人也”。他的老师长桑君可能是个吃白食的,而且装神弄鬼,扁
鹊不敢招惹,所以一吃就是十年(“出入十余年”这一句被后世某些无耻中医史
家说成扁鹊跟着长桑君学医“出入十余年”,哈哈,断章取义得妙啊)。最后长
桑君就给扁鹊吃一种兑“上池水”的神药,一个月后就开了“天目”,能看穿墙
壁,那么看胸腹壁更不在话下。他之所以切脉,不过是做个样子,这才是切脉的
真实面目!后世中医没有喝过神水,也来装模作样的切脉,骗得久了,连自己也
被骗相信了。扁鹊内外妇儿样样精通,靠的就是这神奇的透视眼。心理阴暗者不
免怀疑,在那样的年代,扁鹊的X眼面对女性病人是如何作到“非礼勿视”的呢?

  扁鹊同学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医学理论,更没有跟老师临床实习的经验,仅仅
喝了一种神药,就一下子变成了医圣,这比张无忌仅凭一本《九阳真经》就成绝
世高手还要神奇百倍,张无忌可是刻苦修炼了四年啊。我等学医怎么就没有这么
好的奇缘呢,大学六年读过的书有几十本《九阳真经》厚吧,仍然不过是一个医
学入门者,真是不公平啊!不过,没有什么好怨的,因为长桑君“殆非人也”,
可遇不可求,只有扁鹊、胡万林之类的“非常人”才有这样的机缘。

  三、扁鹊是什么鸟?——医案还是寓言

  扁鹊既不象希波克拉底那样留下煌煌巨著,那么史书上记载的“医案”是判
断他作为医学家的唯一证据。详细考查这些医案,不得不说,故事编得绝妙,可
以作寓言,可以作神话,唯独没有一丝一毫的医学价值。

  《扁鹊见蔡桓公》来于《韩非子》,是我们中学都读过的经典好文,一样的
故事在《史记》中却是见齐桓侯。此外扁鹊还见过赵简子、虢太子、秦武王这些
“政治家”,据史家考证,这些人时空相距四百年,那么扁鹊至少400岁,单从
寿命来说,已较西医之父“好五倍”了。这种明显的漏洞中医史家都心照不宣,
他们决不因此而把扁鹊当个传说,反而把这些神话或寓言当作言之凿凿的医学史
实,正而八经的授予扁鹊“医学家”甚至“医圣”的头衔。这些医案真的有什么
医学本身的价值吗?

  从《扁鹊见蔡桓公(或齐桓侯)》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神奇的医术,即一望而
知病在腠理、病在肌肤、病在肠胃、病在骨髓,显然不是“四诊合参”的结论。
中医有一种奇特的爱好,即一方面它极力强调要“四诊合参”,另一方面又极力
渲染神医们的一诊神话。所有扁鹊的病案都看不到“四诊合参”,但中医仍把
“四诊合参”的功劳归于扁鹊,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中医史家惯用的“断章取
义”了,在《扁鹊仓公列传》的原文是“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
言病之所在。”显然,扁鹊根本不屑于“四诊”,他向来就是一望甚至不望而知
的。中医史家硬是能把“切脉望色听声写形”八个字挖出来,算是扁鹊的发明,
世间之无耻,莫过于此。诊法神奇我们其实可以理解,因为扁鹊喝过神药有透视
眼的特异功能,但这个病例揭示的病理生理却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什么病是按照
腠理、肌肤、肠胃、骨髓顺序传播演变的呢?难道这样的病今天也失传了?也许
古人朴素的以为疾病就是这样从表到里按部就班传播的,其实完全是想当然。象
白血病,直接就从骨髓起病,然后血液异常,最后才在皮肤上表现出来,等到皮
肤有贫血紫癜等征象时对古人而言其实已经病入膏肓“司命之所属”了。古代最
主要的是传染病,也没有哪一个是依腠理、肌肤、肠胃、骨髓的顺序发展的。比
如伤寒乃是从口入,到胃肠,进淋巴系,入血,播散至肝脾胆骨髓,再入血形成
菌血症。考察今天人类所认识的疾病,很难找到扁鹊所说的传变模式。中医粉丝
照例会狡辩说,中医的骨髓肠胃不是你西医的骨髓肠胃,那只有晕倒。《扁鹊见
蔡桓公(或齐桓侯)》医学之外的寓意是极有教育意义的,仅此而已。

  《左传》记医扁鹊见秦武王,说的是武王病在耳眼之间,扁鹊建议早治,大
臣担心弄不好反而耳聋眼瞎,武王把这种担心告诉扁鹊。这本是正常的患者心理,
没想到扁鹊反应激烈,“怒而投其石”并说出一番治国安邦的大道理来:“君与
知之者谋之,而与不知者败之。使此知秦国之政也,而君一举而亡国矣。”扁鹊
忘了自己姓什么吧,这难道是医生的本分吗?这可能是史官自己的“高见”吧,
中国的史书上向来不乏这样的“高见”。大长今给皇帝治病可比扁鹊危险多了,
她还真把皇上的眼睛“治瞎”了好几天,连皇后也差点因此葬送“政治生命”。
大长今始终坚持的只是她的医道,最后皇上病好了,她也只是解释她医术的理由,
并没有因此升华出政治哲学上的“奥义”来。况扁鹊不是秦国人,干涉人家内政
干吗?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哈哈。

  扁鹊为赵简子治病就更荒唐了,“简子疾,五日不知人”,扁鹊诊病经过只
有“入视病,出”四个字,依然是神奇,就这四个字,扁鹊已然看出赵简子是在
做梦,并且做梦的内容也看得出来,这比弗洛依德梦的解析法厉害何止“五倍”。
简子醒后“赐扁鹊田四万亩”,这可是天价诊金啊,难怪扁鹊把“轻身重财”作
为“二不治也”,更难怪有人酸葡萄心理认为扁鹊不是在看病,而是和赵简子勾
结密谋,参与了一场“篡党夺权”的政治斗争。

  扁鹊给虢太子看病依然是个神话,他听中庶子的话:“太子病血气不时,交
错而不得泄,暴发於外,则为中害。精神不能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
阳缓而阴急,故暴蹶而死。”中庶子的这段话只是自己分析太子的“死因”,并
无任何症状和体征的客观描述。他的分析完全可能是错误的,但扁鹊何以仅仅凭
这理论上的分析就断定太子不是真死?这也太神了吧!唯一的解释是扁鹊的透视
眼,他不是能看穿墙壁吗,这就好理解了,因此这个故事的医学价值也大打折扣!
倒是中庶子所说的上古医生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灑,鑱石挢引,案扤毒熨,
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
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从汤药砭石按摩到解剖手术,还有实证医学的痕
迹。而扁鹊这个骗子大言炎炎,把正道视为“以管窥天,以郄视文”,自吹为:
“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所在。闻病之阳,论得其阴;
闻病之阴,论得其阳。”这就是所谓“司外揣内”的源头。扁鹊之后,俞跗之道
遂废!

  对于史书上文人记载的医案,除了考据外,也许更应该以现代医学的视角来
分析,与中医不同,我从中看不到任何医学本身的价值。扁鹊若成医学家,嫦娥
当是宇航员。

  四、扁鹊是什么鸟?——“外科之祖”乎

  华佗凭着麻沸散开腹割肠和为曹操开颅未遂的传说博得“外科之祖”的称号,
而扁鹊被称为“脉学倡导者”,这实在是天大的误会。史书言之凿凿,扁鹊凭的
是透视眼看病,“特以诊脉为名耳”,他诊脉不过是个幌子,一不小心后世中医
推为“脉学倡导者”,实在是黑色的幽默啊。

  其实,较之“脉学倡导者”,扁鹊更应该是“外科之祖”。扁鹊的外科成就
不但早于华佗,更远远高于华佗,甚至今天的西医外科。《列子.汤问篇》记载,
扁鹊为鲁公扈及赵齐婴进行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换心手术。假如那时有诺贝尔
奖的话,扁鹊凭这一手术可以获得至少三个奖。第一,扁鹊发明了麻醉剂,一种
“毒酒”,它的麻醉效果不但比现在的化学麻醉剂强N倍,显然也比华佗的“麻
沸散”强,因为它能“迷死三日”!然而,发明麻醉剂的头功被华佗抢得,里面
究竟有什么黑幕,让人莫测高深。麻醉是外科的瓶颈技术,获个诺贝尔是小意思
了。第二,心脏移植被誉为“21世纪医学之巅”,和扁鹊一比,提鞋也不配。因
为现代的是把刚死的人心脏移植给病人,而扁鹊则使两个活人的心脏对换,并都
成功。这种境界是目前的医学所无法想象的。第三,与现代心脏移植临床观察到
的完全不同,扁鹊的换心人的性格记忆都发生了改变,鲁公扈跑到赵齐婴的家,
而赵齐婴则回到鲁公扈的家。这就以铁的事实证明了中医“心主神明”理论的科
学性,后世中医又何必煞费苦心的辩说中医之心不是西医之心呢。所以扁鹊的换
心手术更有着巨大的理论意义,可以支撑中医以心脏为君主以脏象为核心的理论
大厦万里长城永不倒,远非华佗的纯技术可以比拟!

  中医有人脸红了,说这则神话式的故事只是说明了古人非凡的想象力,在扁
鹊所处的时代还是不大可能进行器官移植这种高难度手术的,这只是一个传说。
但是,且慢!华佗的开腹、开颅就不是传说吗?没有精确的解剖,没有输血术,
没有消毒灭菌术(就算他有麻醉术),华佗有可能做那种大型手术吗?这依然是
“古人非凡的想象力”而已!既然大家都是传说都是想象,扁鹊又何必不好意思,
“外科之祖”,当仁不让嘛!

  当然,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扁鹊未必就是“祖”,依我看,那个黄帝时
代的上古医生俞跗似乎更有资格竞选“外科之祖”,史书记载他治病:“治病不
以汤液醴灑,鑱石挢引,案扤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
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外科技术已
经相当高超了,只是这个人没有名人效应,这个高帽给他戴有浪费资源之嫌。

  子曰:“必也,正名乎!”“外科之祖”理当是扁鹊!扁鹊毕竟还有个“鹊”
字,华佗又算是什么鸟,PK的机会都不给他!
 
4   [USMedEdu 于 2008-08-14 12:13:32 提到] [FROM: 10.]
中医弱智的“类比”

bangbu1996




古代中医用类比来“解释”,现代中医用“类比”来狡辩。前者是“历史局
限性”,后者恐怕只能说是“弱智”。

类比思维是人类认识自然的一种最原始最普遍最本能的方式,任何国家任何
科学都曾经过这一幼稚阶段。类比思维的缺陷在于,它只看到了事物之间的某些
类同或貌似,而无法以严格的实证揭示本质。因这种“近于幼稚的幻想”而得出
的结论也就难免充满了荒谬。

这种荒谬在中药理论和实践中最为突出。虎骨“强筋壮骨”、动物鞭“壮
阳”、珍珠粉美容、蛇皮治皮肤病、蜈蚣“攻毒散结,活血通络”、露蜂房“驱
风攻毒”、犀角“通神、破水”、以至于破鼓皮克水肿等等,不胜枚举。《东坡
志林》记载了一个故事:“有患疾者,医问其得疾之由,曰乘船遇风,惊而得之。
医取多年柁牙,为柁工手汗所渍处,刮末杂丹砂、茯神之流,饮之而愈。今《本
草注.别药性论》云:止汗用麻黄根节及故竹扇为末服之。文忠因言:医以意用
药,多此比。初似儿戏,然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予因谓公:以笔墨烧灰饮学
者当治昏惰耶?推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盥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馊余可以已佞,
舔樊哙之盾可以治怯,嗅西子之珥可以疗恶疾矣。公遂大笑。” 然而这决非是
笑话,在《本草纲目》里俨然就有以兔毫败笔烧灰以催产的妙方。这种巫术思维、
怪诞联想,是传统医药的思维特征和用药基础,实在是深得“医者意也”的类比
思维的真髓。

古人的“历史局限性”其实是不必苛责的,但这种类比思维在今天的中医身
上仍然深刻存在。尤其有趣的是,中医粉丝们面对批评时,拼命抓住现代医学的
某些缺陷进行“类比”,表现了标准的弱智。

中医粉丝常常以古代欧洲黑死病流行死亡几千万来类比中国古代,你看中国
古代传染病最多也就“死者不可胜计”,“户灭村绝”,“家家有伏尸之痛,室
室有号泣之声,或合门而亡,或举族而丧者”,从来也没有具体的百万千万的数
据,结论当然是中医的功劳。持这种弱智逻辑的代表人物是名老中医邓铁涛,且
不说中国古代瘟疫的惨象实际上一点也不逊色于欧洲(有历史学家估计,明末大
瘟疫死亡人数在千万以上),除了医学,还有地理、气候、人口、社会形态、疾
病传播特点等等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吗?以此逻辑,胜于中医的土医岂不太多。以
此逻辑,艾滋病不在中国发现,岂不也是中医的功劳。

方舟子通过文献检索列出几百种中药的毒副作用,中医粉丝也列举西药的副
作用来类比。他们不知道虽然中西药都有副作用,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1、现
代药物进行了极其严格的毒理研究、临床实验和不良反应监测;而中药对自身的
毒副作用除了“是药三分毒”的模糊认识外基本是一无所知的,方舟子列出的中
药毒副作用都是被以现代医学的方法发现的,中医自身根本不具备发现尤其是慢
性毒副作用的能力。2、现代药物发现的任何不良反应都一一标明警示以利于临
床控制;中药即使被现代医学发现毒副作用,中医也不愿意接受,基本采取狡辩、
抵赖、装糊涂的方式,说明书上不标示一如既往。3、现代医学有纠错机制,一
旦发现不能接受的毒副作用即行撤回;中药没有这样的自觉性,维护“面子”显
得比病人的健康更重要,这方面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你批“龙胆泻肝丸”,中医粉丝一定类比“反应停”。“反应停”确实是人
类药物史上最惨痛的教训之一。 1957年,“反应停”做为镇静催眠剂上市,治
疗妊娠反应尤其有效,很快风靡全球。但由于厂商急功近利,没有进行充分的临
床观察匆匆上市,使全世界诞生了大约1.2万名海豹肢畸形儿。美国食品药物管
理局(FDA)的官员弗兰西斯·凯尔西在审核该药申请时,坚持梅里尔公司已进
行的该药对怀孕大鼠和孕妇影响的研究必须要有更多的研究数据而拒绝批准,避
免了惨剧在美国的发生,她因此获得总统勋章,成了美国的英雄。更重要的是,
此事直接催生了1962年强化药物管理法案, FDA被授予更多的权力,要求新药在
获准上市前必须经过严格的试验,提供药物副作用和中长期毒性的数据,必须对
至少两种怀孕动物进行致畸性试验。这才是“反应停”事件(“反应停”作为麻
风和多发性骨髓瘤等疾病的治疗药物被FDA重新接受则是后话了)的重大意义。
龙胆泻肝丸事件后,中医有这样的反省和改错行为吗?不但没有,甚至倒行逆施,
在《中药注册管理补充规定》中声称,“古代经典名方,只要满足相关条件,就
能直接申报生产,而不需提供临床试验数据。”“对未在国内上市销售的新发现
的药材及其制剂、对用于治疗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的中药可以实行特殊审
批。”什么是“经典名方”?经过了什么样的检验?什么是“相关条件”?什么
是“特殊审批”?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无与伦比的中药豁免权是医学的耻辱,
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中医粉丝还有很多与现代医学的“类比”,其实,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中医粉丝的“类比”,不过是自曝其丑,只不过因为无知,他们并不自觉而已。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