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337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方政康复之路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10-08
更新时间:2009-10-08
浏览:1376次
评论:2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华夏快递 : CND独家专题图片报道:方政的康复之路
发布者 guzheng 在 09-10-08 08:12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几乎用一句话便可以概括——在短短40天的时间里,方政完成了从轮椅到走步器到拐杖到独立行走的转变。尽管方政以后的康复之路还很长,行走自如尚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努力,但是方政与家人携手散步的简单愿望很快就可以实现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故事,在它的背后却包含着许多人的付出。本报道力图把方政康复过程中的一些主要事件和主要人物以图文形式展现在读者们面前,是以为记。】

1. 回顾

上高中时,方政是一个体育爱好者。他练的是田径。除了短跑以外,方政的5项全能也曾打破过合肥市中学生运动会的纪录。

(下图)曾经是田径运动员的方政在短跑训练中准备起跑。(1985年夏天)




1989年6月4日凌晨大约5、6点钟的时候,方政随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走到长安街六部口一带,在毒气弹的烟雾中被从背后驰来的军用坦克压倒、拖行,失去了双腿。

(下图)现场目击者在为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止血(1989年6月4日)




1992年3月,方政加入北京代表队,到广州参加了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取得了铁饼和标枪的全国冠军。但是,由于政治原因,方政被取消了参加世界残奥会的权利。

(下图)方政在广州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参加轮椅铁饼的比赛(1992年)




2. 康复之路

2009年3月,方政终于如愿携妻子女儿来到了美国。2009年5月底到6月初,方政数次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当地举办的纪念6.4死难者的活动。在那里,方政结识了Michael Horowitz先生和他的夫人Devra Marcus 医生。在一次闲谈中,Marcus医生检视了方政的残肢以后对Horowitz先生说:方政完全可以站起来。你应该为他做些什么。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成了Horowitz先生为方政康复而不懈奔走的动力。

其实,早在1990年,方政的一些老师们就曾从他们的研究经费中拨出一些资金,为方政安装过一对假肢。从1993年到1996年,借助那对假肢,方政不但能够行走,而且还可以上下楼梯。但是,由于那对假肢的材料简单、技术含量有限,使用起来不尽舒适、方便、可靠。所以1996年以后,方政便放弃了那对假肢,重又坐到轮椅上。这一坐就是13年。

2009年8月底,经Horowitz先生的多方奔走与安排,方政来到马里兰州安装假肢并接受康复训练。这一次,方政将会装上先进的由电脑控制的假肢,在最大程度上恢复他自然行走的能力。这对假肢的机械部分来自Ossur Corporation公司的无偿捐赠,其价值约为4万美元。


(下图)由Ossur Corporation公司无偿捐赠的假肢机械部分




假肢的机械部分做好了,如何能够让它们天衣无缝地与方政的残肢结合,在保证功能的前提下确保穿着的舒适度,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位于美国马里兰州银泉市的Medical Center for Prosthetics and Orthotics 承接了这个任务。医疗中心的Mike Corcoran先生曾经参加过1992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1996年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两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个划艇运动员。退役后,他取得了假肢与正骨技师的证书,多年来已经帮助许多人、包括许多在战争中失去肢体的士兵们恢复功能。Corcoran先生和同事Mark McVicker先生为方政无偿提供了所有的服务,包括假肢接触腔的制作、调试、安装以及零配件供给,其价值约合4万5千美元。

(下图)Michael Horowitz先生(中)和他的夫人Devra Marcus 医生(右)在与假肢技师Mike Corcoran先生交谈




(下图)Mike Corcoran先生和Mark McVicker先生在操作间工作




2009年9月1日,方政来到Mike Corcoran先生的工作室,接受第一次试用。接上假肢以后,方政当场就可以站立,并扶着横杆行走了。

(下图)Corcoran先生为方政安装假肢




(下图)方政站起来了




(下图)方政迈开了第一步



(更多的图片请见:
http://picasaweb.google.com/cndhxwz/20090901FangZhengStandsUp# )


方政第一次装的假肢接触腔是临时的,因为配上假肢以后,经过运动,方政的残肢会产生一定的变化,所以必须要经过多次的调试、配置与练习,待残肢基本定型以后,才能装永久的配置。在这之前,方政要接受专业的康复训练。2009年9月3日,方政免费住进了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Adventist Rehabilitation Hospital,在Terry Sheehan医生的关照下,他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康复练习。在医院里,方政共接受了17天的住院康复训练,每天要做3个小时的练习。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方政就已经能够借助拐杖行走。出院以后,方政继续做了两个星期的门诊康复训练。全部康复治疗费用约为3万美元,一应免除。

方政的康复训练进度非常快。在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方政便已经完成了从轮椅到步行器到拐杖的过渡,甚至能够只拄一根拐杖步行几十米的距离了。Sheehan医生说,这必定与他的运动员身体素质和强烈的康复意念有很大的关系。

(下图)方政在康复医院大门前




(下图)方政免费入住的单人病房




(下图)方政在Sheehan医生指导下用步行器练习走路




(下图)方政随Sheehan医生到花园里练习拄杖行走




(下图)方政在康复治疗师Sandy和护士Thanka的指导下练习走台阶




(下图)Corcoran先生来医院为方政第二次取型



(更多的图片请见:
http://picasaweb.google.com/cndhxwz/FangZhengAtTheAdventistRehabilitationHospitalOfMaryland# )


2009年9月22日,方政又来到Corcoran先生的工作室接受调试与配型。现在,方政已经能够不用任何支持就行走数米远的距离了。


(下图)方政在试着行走




9月27日,方政再次来到Mr. Corcoran的工作室,试穿定型后的假肢接触腔。这对永久性的接触腔用碳素纤维(carbon fiber)做成。接触腔的衬里和边缘所用的材料是硅胶,这使得穿用假肢更为舒适,肢体与假肢的接触更为紧密和可靠。

(下图)永久型的假肢接触腔




(下图)配上新接触腔的方政在行走



(更多的图片请见: http://picasaweb.google.com/cndhxwz/FangZhengWalks# )

除了技师、医生、治疗师和护士以外,还有更多的人在为方政的康复默默地付出着。方政来到马里兰州的7个星期里,除了住院的两个半星期以外,其他时间都住在志愿者家里。在方政住院治疗期间,他每周7天、每天3个小时的康复练习都有志愿者到场为他做翻译。方政出院以后,每周三天的医院门诊康复治疗,同样又有多位志愿者为他提供了交通和翻译的帮助。而在所有这些人里,一个关键人物便是Jenny McCloy小姐。Jenny是对华援助协会安排的,她专门负责管理方政在华盛顿治疗期间的衣、食、住、行、医诸般事务。年轻、热情、能干的Jenny把方政的一切活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下图)Jenny(左)、方政和Marcus医生





3. 庆祝

2009年10月7日,由Horowitz先生策划、由对华援助协会、人道中国等7个组织协办的题为“方政迈向自由的新步伐”(Fang Zheng’s New Steps for Freedom)的庆祝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约有150人参加了这个聚会。方政的妻子、女儿专程从旧金山赶来,和他一起度过了这个难忘的下午。

方政与妻子朱进、女儿宝宝




Horowitz先生致欢迎辞




对华援助协会的付希秋致辞并向Ossur Corporation的副总裁David McGill先生颁赠礼物




Ossur Corporation的副总裁David McGill先生致辞(McGill先生自己的左腿也是假肢。他戏称自己与方政是双胞胎。但他说,方政的困难比他的更大,因为方政失去的是双腿。)





人道中国组织的代表封从德先生致辞并向Medical Center for Prosthetics and Orthotics的 Michael Corcoran先生和Mark McVicker 先生颁赠礼物。





Medical Center for Prosthetics and Orthotics的 Michael Corcoran先生致辞




公民力量组织的杨建利先生致辞并向Adventist Rehabilitation Hospital of Maryland的Terry Sheehan 医生颁赠礼物。




Adventist Rehabilitation Hospital of Maryland的Terry Sheehan医生致辞




方政用中文致辞,柴玲为他做翻译





方政与妻子朱进跳起他们相识十年以来的第一支舞




看着方政与朱进翩翩起舞,Horowitz先生高兴得热泪盈眶




Devra Marcus医生与方政抵首相庆




为方政康复付出巨大努力的五位嘉宾(左起:McVicker先生、Corcoran先生、Sheehan医生、McGill先生、Namack先生)



谢谢你们!

(更多的图片请见:
http://picasaweb.google.com/cndhxwz/FangZhengCelebratesFreedom# )

相关链接:

吴放:CND专访——方政的20年(1)——追忆当年事
方政的20年(2)——二十年的漂泊
方政的20年(3)——携手人生路
方政的20年(4)——新大陆上再冲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9-10-27 10:15:39 提到] [FROM: 140.]
傅春雨:喜见方政站起来


                            ·傅春雨·

                              (一)

  在众多中美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六四受难者方政在美国成功地装上了智能假肢,终于重新站起来了并能自如行走。闻之,真是百感交集。

  六四的死难者就不忍说了,逝者长已已。在幸存的受难者中,我认为最让人揪心的,莫过于下面几位:一是北大化学系遇害教师肖波留下的那一对才70多天大的孪生儿子;二是在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俞东岳;再就是为救他人而被坦克碾断了双腿的方政和左腿中弹后高位截肢的齐志勇。如果说,二十年前那血腥之夜是许多人心中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那么,眼见这些受难者遭受种种迫害和艰难,就是往这道还在汨汨淌血的伤口上撒盐。

  光阴荏苒。当年的六四遗孤如今已长大成人。其间,以丁子霖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在海内外热心人士的协助下,从92年起开始援救六四遗孤。他们无视中共的各种刁难威胁,一直契而不舍。使得包括肖波的孪生子在内的35名六四遗孤得到关怀帮助。

  俞东岳的悲剧,还不仅仅在于他所遭受的非人迫害,更在于它反衬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犬儒化和大倒退。置身眼下国内乌烟瘴气的捧毛红潮,仿佛时光倒流,令人不胜唏嘘。八九年曾经有过的觉醒和诉求,晃若隔世。俞东岳和他战友们当年的勇气和灼见,更让人肃然起敬。前不久,因先觉而付出沉重代价的俞东岳,也终于辗转来到美国,开始了他漫长的康复之路。

  现在,方政终于重新站起来了。

  所有这些,都使人感到欣慰,就像痛楚的创口有净水清洗的丝丝快意。

  齐志勇则仍在"盛世"中国苦苦挣扎,处境艰难。真盼望他也能早日像方政一样重新站起来。

  愿那伤口多减一分痛,再减一分痛。更愿那伤口早日真正愈合!

                               (二)

  按照官家的说法,方政是"暴徒"。他的"暴行"就是当坦克冲向撤离中的学生时,推开了吓得不知所措的女同学,自己被坦克碾断了双腿。

  事后被救同学因为恐惧或其它原因,不站出来作证,方政无怨无悔。当政府企图以普通交通事故的说法掩盖事实,方政拒绝谎言,坦然地接受了"暴徒"的符号及其带来的一切厄运。二十年来,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见的残疾人和政治异类的双重苦难,自强不息,自立谋生,并赢得了爱情。他与命运抗争,保持了对生活和体育的热爱,并取得过全国残运会的铁饼和标枪冠军,却无缘参加世界残奥会。他默默地承受不公而保持了善良,宽厚的阳光心态。当他来到美国后,看到了他刚被坦克轧后有人给他抢救止血的珍贵照片,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寻找并感谢这个救命恩人。他重新站立起来后的感言,就是对国内那些仍然处境艰难的人的真心关切。他恳切呼吁当年驾坦克的士兵能够站出来说明他们的行为究竟是因误判还是命令,执著于事件真相而没有丝毫仇恨。

  像方政这么典型的"暴徒",那夜死去的人当中不知还有几多?

  而在活了下来的"暴徒"中,他只是平常的一位。但他活得如此坚强,活得有尊严。相形之下,陈希同之类的寡廉鲜耻何足道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后六四的中国,权力和金钱崇拜像瘟疫一样蔓延。方政的故事只是一桩证明,一个提示:在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社会氛围中,仍然有人能够坚守信念,保持纯朴善良的德性,即使是在十分艰难的条件下。

  如今方政终于重新站起来了,自是可喜。更可贵的却是,他从来就没有趴下!

                             (三)

  事实上,许多的六四受难者都是从未趴下。

  和方政一样,齐志勇也是一条铮铮硬汉!他拒绝了以工伤事故谎言为条件的经济补偿,宁可被开除也要坚持真相。二十多年来,即便连摆小摊谋生的权利都被剥夺,但却从未放弃讨还公道的抗争。

  俞东岳的亲人们,特别是他妹妹,和其他无数六四死难和陷狱者的家属一样,坚信亲人的无罪无辜,不弃不离,默默地承担苦难而心怀希望。

  最令人感动的是天安门母亲们。当有人企图扭曲六四的性质,诬陷死难者为暴徒时,她们挺身而出,坚守真相,呵护遇难亲人免于被第二次杀戮。她们奔走联络,相互鼓励扶持,传递温暖。她们携手团结,克服恐惧,执著探寻真相。她们坚持理性,倡导宽容,呼唤正义。

  须知曾几何时,当代中国的政治受难者是古今中外最悲惨无助的群体。被杀戮了,亲人要交足子弹费,要张贴声明表示坚决拥护,与被杀者划清界线。被抓了,被戴"帽子"了,是无休无止的认罪交代,自我羞辱。众人更惟恐避之不及,甚或"再踏上一只脚"。

  可以说,是天安门母亲们终结了这种恶劣政治文化。因为她们,六四受难者不再是逆来顺受,被人遗忘的单纯受难群体。他们成为了一个精神上拒绝下跪的群体,一个不屈不饶捍卫人性尊严的群体。如果没有这个群体的可贵坚守和抗争,那么六四将仅仅是中国无数政治悲剧中的另一场无意义悲剧。因为她们,六四的宗旨得到守护,并在坚守之中延续。

  天安门母亲们的精神境界和感人事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必为全世界所公认推崇。她们对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的贡献和影响,怎么评价也不过分。

  如今方政终于重新站起来了。而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坚强可敬的群体!他挺立的身躯只是这个群体的一个缩影。

                                 (四)

  方政的故事,牵动了无数颗普通平常的心,触及了人们内心深处某些平时虽或隐忍但绝没有丢失的东西。自他来到美国,许许多多的华人和美国朋友,关切挂念,奔走设法,捐钱出力,向方政和他家人传送了丝丝热情和温暖。听说仅在他安装假肢后的康复适应期间,大华府地区即有上百华人志愿者协助帮忙。

  二战末,盟军攻占了柏林。面对残垣断壁,一片瓦砾的战争废墟,一个年轻美国军官不由脱口而出:"这下德国可完蛋了。"他身旁一位年长军官立即纠正道:"不,不可能!"看到年轻军官的一脸茫然,老军官补充说:"难道你刚才没有看见从防空洞出来的平民中还有人随身携带着一株玫瑰吗?"

  是啊,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热爱生活,向往美好的人民战胜法西斯给他们带来的灾难,重建美丽的家园呢?事实证明老军官是对的。

  不久前,就在那个当年血腥惨剧上演的广场,正在举行着盛大的阅兵仪式。军人方队威武无比,迈踢正步整齐划一,护卫着后续的四幅巨型画像,俯视臣民,傲岸环宇。而广场咫尺之外,是如同战时的戒备森严,举国上下,文字狱又中兴,红潮滚滚甚嚣尘上。

  我也一时疑惑,不由脱口而出:"中国欲往何处去?"

  其实,我大可不必疑惑。

  君不见:当方政和他妻子第一次翩翩起舞,在场的所有人都动容噙泪?君不见:在国内海外,又有多少人在心底珍藏着他们带泪的自由玫瑰?

  只要还有人在坚守信念,向往自由,追求正义,就绝没有任何势力能够阻止中国在世界普适价值之上的真正复兴!

  如今方政终于重新站起来了,岂不可喜乎?

□ 读者投稿

相关链接:

CND独家专题图片报道:方政的康复之路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3933

 
2   [USMedEdu 于 2009-10-09 13:19:50 提到] [FROM: 140.]
曹长青: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



                             曹长青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但很多关注那场屠杀的人,都记得当时一个被坦克压断了双腿的青年,他叫方政,当时才23岁,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应届毕业生。他长得高高大大,一米八的大个,身体魁梧。而且上中学时,就是短跑健将,还拿过五项全能冠军,是个喜欢体育,热爱生活,正要迈向社会的青年。

但六四那个晚上,他在救一个女同学时,被解放军的坦克压断了双腿。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个喜欢跑,喜欢跳,喜欢体育的大学生,突然之间,命运全都改变了,他成了残疾人,高位截肢,此后一生要坐在轮椅。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度过了最初那些日子。曾在电影上,看过失去双腿者的痛苦、悲伤,以至绝望。曾获奥斯卡奖的名片《阿甘正传》中,那个被阿甘在越战的枪林弹雨中背出来的泰勒中尉,却一直骂阿甘,因他双腿被炸断了,要一生坐轮椅;他宁可死在战场,也不愿这样痛苦地活着。那种失去双腿的压力和烦恼,那种年复一年生活上的种种不便,不是外人可以想象和感受的。

泰勒中尉酗酒、发脾气,找妓女,自暴自弃,人生绝望。但后来在亲友的爱,在憨厚的阿甘等感召下,终于鼓起生活勇气,装了假肢,站立起来,并和相爱的女友结婚,投身阿甘的捕渔业,有了笑声,有了未来。

美国残障军人是幸运的,他们有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和生活费等;还有亲朋好友,以及陌生人,给予的爱、尊敬和帮助。

但身处中国的方政,却完全是另一种命运。他不仅面对突然失去双腿的痛苦,不仅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补偿,却要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政府要求他说,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以掩盖六四解放军杀人,用坦克压死人、压残人的事实。而那个被他救了的女同学,为了自保,竟然也拒绝为他做证(这种缺德不可想像,更必须谴责!你的命被救了,别人失去双腿,哪怕坐监狱也得去作证啊!何况远没有那么严重)。

方政拒绝说假话,结果就被当局视为“异类”,生活非常艰难。他父母在外地,北京只有一个妹妹,用做打字员的微薄收入补贴他的生活。有一个冬天的夜晚,他在回住处途中,由于轮椅出现故障,竟在寒冷的路边呆了一夜。

多少人处于这种境地,精神都可能崩溃,因生活实在像六四夜晚一样漆黑无望。但方政真是“异类”。他不放弃,不沉沦,即使身体残疾,还坚持练身,参加体育训练,最后在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铁饼和标枪两项冠军。

本来要代表国家队出国参赛,但当局竟因他是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取消了他的比赛资格,据说全国残疾人联合会的领导邓朴方等决定的。邓朴方在文革中不堪迫害而跳楼摔断了双腿,但他心灵也残废了,才会对自己的同伴,做出如此残忍的决定。

但方政没有气馁,没有绝望,甚至都没有去抱怨那个他救的女生。他平静地说,如果不救那个同学,他也可能被坦克压上,那个血腥的夜晚什么都会发生。高位截肢后醒来,他首先庆幸自己还活着,而其他很多同学,已经永远成为天安门土地的一部分。

方政的这种气质,这种勇气,这种积极正向的人生态度,实在令人钦佩。六四后在西方流亡的不少中国知识人,拿着捐款和赞助等,生活无忧,但不少人却仍心理不平衡,甚至不健康到疾病的程度。一位著名流亡作家,竟说他在美国是蹲监狱,虽然他有近两千英尺的大房子,还有钱让朋友帮炒股票。另一位不久前在巴黎去世的流亡者,住着政府的照顾房(独自门户),享受全额医疗保险(虽然她没给法国打过税),但动不动就骂法国,说她住“贫民窟”。而方政在中国,有失去双腿的心理和肉体痛苦,有来自政府的迫害,更有生活的细腻的艰辛,但他的精神状态,却跟那些哀哀怨怨的流亡“名人们”有天壤之别!

二十年,整整等了二十年!方政才有机会在今年初和妻女一起来到美国,他来领取“中国民主奖”。当局威胁他说,只要出去,就不让回来了。但方政来到美国,就准备留在这个自由的国家。他还希望安装假肢,走出轮椅,走向这个伟大国度的自由天地!

最后在美国医生及医院的慷慨赞助,还有天安门伙伴的帮助下,方政终于被安上了最好的智能假肢,可以站起来了!他的人生遭遇令人同情,他二十年受到的不公不义待遇令人愤怒;但他乐观豁达、健身参赛、珍惜人生、热爱生活的不屈不挠劲头,更令人感动。

方政站起来了!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残疾人装了假肢的故事,这是一个六四事件的缩影——共产党用坦克压死人,压残人,那是一场屠杀、一场暴行,方政的存在就是一个活的证据!

方政站起来了!他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毅力,一种人生态度和哲学,那就是永不放弃,永远乐观,不管遇到多大的灾难,都不怨天尤人,都不自暴自弃,而是以巨大的毅力和勇气,战胜磨难,永远对人生有一份热烈的追求,有一个正向的、心灵充满阳光的向往!

正像美国作家海明威在其代表作《老人与海》中说的,“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的精神。”那些跟命运搏斗的人,那些跟自己的“身体极限”搏斗的人,可以失败,但却无法被打败;你可以折磨他的肉体,但无法打败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作为人的无限潜能!

方政的故事,就代表这样一种精神。在为他的假肢安装成功而举行的庆祝会上,方政终于走出轮椅,站立起来,和多年来无怨无悔、相随相伴的妻子共同起舞。一个多么感人的瞬间,一个美到令人流泪的场面。

这种美、光明的信念、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不仅让方政站起来,更会照耀一个健康、美丽的人生。祝福你,方政!

作者附记:如想支持或帮助方政,可给他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 自由亚洲电台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