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821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龙胆泻肝丸案 将面临巨额赔偿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3-15
更新时间:2008-03-30
浏览:948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龙胆泻肝丸案 将面临巨额赔偿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新京报2005年1月19日

  ●虽然该中药曾经的组成成分“关木通”已被国家禁用

  ●虽然“关木通”已被众多权威医疗机构认定可导致肾损害

  ●但哪个患者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与服用这种中成药有关

  □本报记者王佳琳 汪城北京报道

  2004年12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两名肾病患者与中药企业同仁
堂的较量再告失利。

  围绕知名中成药龙胆泻肝丸而展开的诉讼已非首例,2003年3月,北京崇文
区法院以简易程序不公开审理患者李玲向同仁堂索赔一案,最终以患者不能证明
其肾病系因服用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为由,驳回李玲的索赔请求。

  更早前的2003年2月,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公众披露,龙胆泻肝丸
因所含成分“关木通”含马兜铃酸而可能导致尿毒症,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已接治
相关患者100多名。

  新华社报道还披露,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就关
木通进行动物实验,结果显示大鼠的药物反应与人相同:大剂量给药,大鼠出现
急性肾损害症状;长期小剂量间断给药,导致慢性肾损害。

  当年4月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全国发出通知,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
龙胆泻肝丸系列药品(含水丸、胶囊、片剂等)的生产企业,必须于当年4月30
日前将处方中的关木通替换为木通(不含马兜铃酸),其他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必
须于当年6月30日前完成替换。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上述通知实际上留有两处余地:其一,通知称取消关木
通药用标准,是根据“对关木通及其制剂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结果分析以及相
关本草考证”,但并未明示所谓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分析结果。

  同时,国家药监局也并未召回原有含关木通成分的龙胆泻肝丸等中药制剂,
而是要求此类制剂“须凭医师处方购买,并在医师指导下使用。”并明确“肾脏
病患者、孕妇、新生儿禁用;儿童及老人一般不宜使用”;通知还指出:“本品
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能。”2003年,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引起巨
大社会反响,新华社系列报道的主要采写记者朱玉获该年度风云记者奖项。

  但有关部门补牢之功既存争议,肾病患者愈难追究亡羊之责———2004年12
月 14日暂告结束的索赔案中,一位律师吸取同类首宗案例败诉教训,辗转搜集
大量证据,试图证明患者所服龙胆泻肝丸正是同仁堂所产,但此次法院裁定认为,
患者不能证实所患肾病“系服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此前,有律师曾向媒体描述一种举证悖论的现实:“你必须先到公证处去,
验证你的肾没有问题,然后当着公证员的面吃下相关企业的两盒药,你再去检查
发现了肾衰,然后你才能够告。”一年后,这个举证悖论显然再次出现了。而同
仁堂通过答辩和举证还试图向法院证明,关木通的肾毒性不能等同于龙胆泻肝丸
的肾毒性,相对前者,后者毒性微乎其微。按此逻辑,应该不存在因服用龙胆泻
肝丸而产生的肾病患者。

  吃药泻火得上尿毒症?

  老尹的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
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肾维生。

  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直至起诉被驳回,朝阳区居民尹某四个月里从未去过受理其案件的北京市二
中院。

  这位55岁的尿毒症患者已洗肾(接受肾透析治疗)近450次,收到过医院一
次病危通知。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不愿意向公众透露具体姓名的老尹说,他现在每月
要做12次肾透析以维持生命,骑自行车和坐公交车都很困难。

  2001年退休前,老尹是一位厨师,由于整天与煤火、烤箱打交道,偶尔会头
晕、耳鸣或是牙痛。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上火”,而单位职工医院的医生为他
开的龙胆泻肝丸,吃了很有效,此后一旦“上火”,老尹就一直吃这种药。

  2001年5月,老尹在医院查出“慢性间质性肾炎”,次年2月病情恶化,被诊
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期”,由此开始了靠借债进行血液透析维生的日子。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老尹的上述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
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
肾维生。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根据老尹提出的民事诉状,2003年2月至2004年5月,媒体先后发布关于龙胆
泻肝丸、关木通以及马兜铃酸导致肾损害的消息,他这才将自己的肾病与所吃的
药联系起来。老尹在诉状中还表示,至1999年底,他已逐渐感觉腰部不适,尿中
有泡沫,时常口渴。

  这种说法也是尹吴两位患者的共同之处,两人在律师的配合下,收集了所有
能找到的医生开药处方,据此统计,老尹在1998年到2000年三年间,共服用龙胆
泻肝丸至少140袋(6克装);吴某在1998年至2002年五年间,共服用龙胆泻肝丸
不少于440袋。

  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丸有毒?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从事后结果看,在两位肾病患者和同仁堂提交了有关证据之后,法院并没有
支持龙胆泻肝丸与发生肾损害之间的直接关联。

  患者方面列举了此前媒体和官方机构发布的关木通及其所含马兜铃酸肾毒性
的信息,其中包括国际上多个国家禁止含有马兜铃酸和关木通药品的消息。

  对于国际国内多个权威机构已证明的关木通肾毒性问题,同仁堂方面并未否
认,但其认为原告混淆了“马兜铃酸”、“关木通”和“龙胆泻肝丸”三个概念:
“单味中草药的毒性不等于复方中成药的毒性,这是中医药的基本常识。”事实
上,这正是龙胆泻肝丸案件至今未解的悬念———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
丸有毒?

  反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03年的文件,这个问题的确没有在国家监管层面
解决,有关方面既没有确认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也没有召回企业此前生产的含
有关木通的各类产品。

  在此次案件中,同仁堂方面提供了两则有利于己方的证据,其一是北京市中
药科学研究所于1999年至2000年进行的一组实验,结果证明给大鼠90天连续灌胃
龙胆泻肝丸,未发现明显毒性反应。

  其二为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药教研室于2002年进行的一项实验,该实验
分别给几组大鼠灌胃龙胆泻肝丸和关木通药液,证明作为关木通复方药的龙胆泻
肝丸,“马兜铃酸含量明显减少数倍及数十倍”,龙胆泻肝丸的复方配置明显减
低了关木通的肾毒性。

  在原告两名患者提交的所有证据中,确实没有直接证明龙胆泻肝丸具有肾毒
性的权威鉴定或实验结论。但原告试图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证明“被告对
其产品的肾毒性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证据之一是,北京同仁堂网站在介绍该公司主管医师李心的信息中称,“龙
胆泻肝丸含有关木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积蓄,不易代谢,可引起肾中毒,导
致肾坏死。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专家咨询及患者的随访工作,李心提出用木通
科木通代替关木通生产龙胆泻肝丸的申请,还‘龙胆泻肝丸’以原貌。”

  资料于2001年8月上报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
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使用,正式文件待发。

  证据之二是同仁堂集团公司人员鲍志东为第一作者的一篇论文,名为《马兜
铃属植物的肾毒性》,论文列举了自1964年以来国内对于关木通导致肾疾病的各
种报道,并得出结论为,“从上述报道看,我国对马兜铃属植物肾毒性的报道以
关木通为主,中毒患者服药剂量不等……并最终表现为急性肾衰竭,多因尿毒症
死亡。”从逻辑上看,上述两则证据仍然是论证关木通毒性的,严格讲,同仁堂
方面提交替换关木通的申请,尚不足以证明其已经认定龙胆泻肝丸有毒。

  同时,记者阅读鲍志东论文全文后发现,鲍的另一个主要论点是,合理控制
关木通的用量,不至于引起马兜铃酸中毒。

  由此产生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含有的关木通成分,在多大程度上是安全的。
同仁堂方面也清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在人体中的积蓄性,但龙胆泻肝丸所含有
的哪怕是极少量的马兜铃酸,是否会在更长期的服用中,在患者体内积蓄到足以
伤害肾脏的程度呢?

  同仁堂方面提出了一则90天无毒的检验结果,但原告两名患者服用龙胆泻肝
丸的时间,显然比这更长些。

  记者手中掌握了另一份论文,名为“中草药致肾损害———马兜铃酸肾病的
诊治”,作者为内蒙古医院黄九香,文中明确提及了龙胆泻肝丸等中成药引起的
肾损害现象。

  更为关键的是,上述论文还列表说明,含关木通中成药引发的慢性肾衰“起
病非常缓慢”,为6-36个月。

  一个侧面佐证是,国家药监局在2003年4月发布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文件
中,明确“本品(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
能。”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国家药监局认为长期使用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可
能导致肾损害呢?

  显然,国家药监局虽然没有召回此前企业生产的含有关木通的药品,但通过
处方药控制和明确不宜长期使用,来杜绝今后出现患者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药品
而产生肾损害的问题。

  但假如此前确有患者因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已经产生了肾损害,谁
来对他们负责呢?

  龙胆泻肝丸案的举证悖论由此可以清晰地表达:如果国家或权威机构通过足
够长时间的实验证明,虽然关木通有毒,但龙胆泻肝丸由于含有关木通的分量足
够少,或者由于其复方配伍和炮制工艺,长期服用也无毒性,那么相关患者就必
须为自己的肾病寻找其他的原因。

  如果情况反过来,有权威机构能证实长期小剂量服用龙胆泻肝丸也会因马兜
铃酸积蓄导致肾损害,那么相关患者将有可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正是由于服
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此前有消息称天津中医学院院长张伯礼教授和马红梅副教授领导的课题组,
对关木通复方制剂肾毒性进行过系统研究,但记者1月18日致电天津中医学院要
求采访被拒绝。

  木通替换关木通为何迟了一年?

  同仁堂方面的申请资料既然“于2001年8月上报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
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
使用,正式文件待发。”但这个正式的替换文件为何等到2003年2月底媒体揭露
关木通毒性问题之后,才于当年4月1日下达呢?

  除龙胆泻肝丸毒性之争外,此次患者索赔案的焦点还集中在同仁堂是否应对
其产品负责的层面。

  此前有专家考证,龙胆泻肝丸作为一个古方,其中的木通成分并非现在使用
的有毒的马兜铃科关木通,而是无毒的木通科的白木通、三叶木通等。同仁堂的
主管医师李心所谓“还龙胆泻肝丸以原貌”应是同样涵义。

  而国内外专家也均有结论,复方中药中采用的单味中草药,经常存在几种完
全不同的植物,但因功效相同而同名混用的现象。

  中国中医研究院一位教授向记者介绍,木通这个名字一度包含了几种完全不
同的植物,其中含概了马兜铃科的关木通、毛茛科的川木通,以及其他地区被认
为是木通的植物。前人认为,这样木通均有类似的功效。而到目前为止,被证明
有肾毒性的只有马兜铃科的几种木通。

  1990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将原龙胆泻肝丸中的“木通”改为
“关木通”。患者方面就此认为,即便同仁堂是按照药典改变配方,也应将药品
作为新药重新审批,也就要重新做药品的毒理试验。

  而同仁堂方面答辩称,关木通替代木通的龙胆泻肝丸在1983年已成为北京市
地方标准,不是新药。

  那位教授则向记者介绍,1990年之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所列木通
实际概指多种植物,其中也包括关木通。1990版的药典,并非改动成分,而是确
定了关木通的惟一身份。

  这个说法,记者通过查阅1985版药典予以证实,该药典中,龙胆泻肝丸的一
个成分虽为木通,但在药材栏目下并没有单独的“木通”,只有“川木通”和
“关木通”。

  另据专家考证,有毒的关木通替代无毒的木通,最早始于清康熙30年,原因
在于产于东北的关木通资源比较丰富。

  而此前有媒体报道,国家药监局有关人士也曾表示,1990版药典将“木通”
改为“关木通”,也是出于草药资源多寡的考虑。

  由上述调查情况可以看出,龙胆泻肝丸使用关木通是一个历史性问题,同仁
堂既然按药典生产,似难以要求其对此负责。

  同时,患者的进一步观点是,在国外国内对关木通毒性已有多方信息的情况
下,同仁堂为何没有按照1999年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管理办法(试行)》
有关规定,就有关药品肾损害问题向北京市药品不良反应中心报告,也没有及时
在其生产的龙胆泻肝丸的使用说明书中补充注明“长期服用或大量服用会导致肾
损害”。

  对于后一个问题,同仁堂方面表示,“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现在尚无定论,
何况‘当年’”。

  对于是否报告不良应问题,同仁堂方面认为自己“一直严格按照《药品不良
反应监测管理办法(试行)》有关规定,建立企业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管理制度并
履行报告义务”。

  耐人寻味的是,同仁堂没有明确说明自己是如何履行报告义务的,而此前作
为原告证据出现的同仁堂药师李心提出用木通替代关木通生产龙胆泻肝丸的申请,
是否可以视为同仁堂方面的报告呢?

  一个关于时间的问题在于,同仁堂方面的申请资料既然“于2001年8月上报
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
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使用,正式文件待发。”但这个正式的替换文件为何
等到 2003年2月底媒体揭露关木通毒性问题之后,才于当年4月1日下达呢?

  既是处方药又是非处方药?

  当时确实存在两种标准,将说明书内容按非处方药统一标准进行修改的龙胆
泻肝丸产品,就作为非处方药处理;未修改者就作为处方药对待。

  在龙胆泻肝丸案件关于企业责任的争论中,同仁堂方面始终坚持,这个中成
药品种并非其独家产品,企业只是严格按照国家发布的药典生产这种药。

  由此,另一个争论焦点,就集中在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是否存在
缺陷。

  尹吴两患者的诉状均强调,他们在2001年之前服用的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
说明书上没有注明关木通这一成分,而是仅注明了龙胆等其他5味“主要成分”。

  同时,关于服药禁忌和注意事项,当时产品的说明只有一条:“注意:孕妇
慎用”。

  1999年,龙胆泻肝丸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处方药。而同年12月14日国家药监
局发布的《非处方药药品标签、使用说明书和包装指导原则》(以下简称《指导
原则》)

  规定:作为中成药的非处方药必须在说明书中注明处方全部成分。

  患者方面还提供了一件山东淄博某药品企业2001年所产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
该说明书有明确“OTC(非处方药)甲类”标志,在注意事项方面列举了11项说
明,其中包括“按用法用量服用,小儿、年老体弱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长期服用应向医师咨询”等现在看来十分关键的提示。

  就此,患者方面认为同仁堂既违反了上述《指导原则》中关于列举全部成分
的规定,在列明禁忌事项方面也有重要缺陷。

  而同仁堂在答辩状中回应称,虽然龙胆泻肝丸被列入了第一批《国家非处方
药目录》,但根据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件的规定,龙胆泻肝丸可以“按照
原批准使用说明书生产和使用,仍作为处方药药品。”记者找到了同仁堂提到的
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件,这份文件是对第一批《国家非处方药目录》药品
进行审核登记工作的通知。

  根据这份文件的有关内容,可以看出其下发的时间晚于上述《指导原则》,
文件中确有同仁堂方面引述的内容。

  但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在国家药监局2004年4月1日将含有关木通的龙胆泻肝
丸确定为处方药之前,这种药难道既是处方药又是非处方药,有关方面的政策是
否自相矛盾呢?

  记者1月18日以患者身份致电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一位
工作人员对此解释说,当时确实存在两种标准,将说明书内容按非处方药统一标
准进行修改的龙胆泻肝丸产品,就作为非处方药处理;未修改者就作为处方药对
待。

  这个说法对于患者方面显然是不利的,如前所述,尹吴两名患者都用处方来
证明其服用同仁堂生产的龙胆泻肝丸,这恰恰也证明了该药品当时的处方药地位。

  同时,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还规定,厂家执行非处方药的说明书标准
的时间是2001年10月1日,在这个时间之前生产的药品可以按照原有说明书继续
销售使用。

  患者老尹被查出“慢性间质性肾炎”是在2001年5月,那么他服用的龙胆泻
肝丸显然生产于2001年10月1日之前。显然,他所提出的产品说明缺陷问题,其
责任也不能归之于生产企业同仁堂。

  在答辩状中,同仁堂方面曾提出,对依法生产的合格药品新发现的不良反应,
应当由国家通过立法建立相应的制度对患者予以赔偿,而不应当套用产品缺陷的
规定,追究生产企业的赔偿责任。

  就此产生了另一个关于时间的问题,据记者了解,龙胆泻肝丸产品的有效期
为4年左右,2001年10月1日前生产的缺乏必要提示的龙胆泻肝丸至今仍有可能在
市场上流通,而2003年4月前生产的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更要到2007年才失效,
那么,会不会仍有服用药物者因此受损呢?

  整个采访和调查中,当记者就相关疑问以媒体身份向国家药监局有关部门进
行求证时,均未得到答复。

  患者无法自证病因?

  在龙胆泻肝丸长期肾毒性的权威鉴定做出以前,医生也必须凭借患者主述来
确诊其马兜铃酸肾病,那么,做为生产厂家的同仁堂,总是可以用“患者本人主
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来阻断龙胆泻肝丸与患者肾病之间的关联,
也就始终不会输官司。

  一个事实是,所谓马兜铃酸肾病在医学界已是定论,这种肾病专指患者因服
用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而导致的肾损害症状。

  目前,马兜铃科药材包括关木通、马兜铃、青木香、寻骨风、广防己、朱砂
莲等都已检出马兜铃酸。

  2004年8月18日,朝阳医院肾内科主任医师彭立人为老尹开具的诊断证明书
称:“患者既往服用4年的龙胆泻肝丸病史,故考虑为慢性间质性肾炎存在;尿
毒症终末期,马兜铃酸肾病可能性大”,据此,老尹的代理人认为,其肾损害事
实和龙胆泻肝丸有直接关系。

  而同仁堂方面向法院提出了两个举证质疑:其一,患者的间质性肾炎不能证
明就是马兜铃酸肾病,因为“还有很多诱发原因可以导致间质性肾炎”;其二,
患者本人的主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

  可以这样剖析上述质疑的内在逻辑:其一,患者并不能确诊自己间质性肾炎
就是马兜铃酸肾病,其二,谁保证患者没有隐瞒服用其他马兜铃酸药物的历史呢?

  从另一个角度看,患者只有在医院确诊自己的肾病并无其他成因,就是马兜
铃酸肾病,然后,证明自己此前只服用过龙胆泻肝丸这一种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
才能向法院证实自己的肾病与龙胆泻肝丸有关。

  患者有可能完成这种举证过程吗?记者此前采访东直门医院,得到了否定的
答复。

  该医院肾病中心主任王耀献介绍,东直门医院从2001年起就开始接诊怀疑服
用龙胆泻肝丸致肾衰患者,到目前已有40多名患者在该医院肾病中心接受治疗。

  王耀献认为,诱发这些患者肾衰的原因80%-90%是服用龙胆泻肝丸造成的,
但这个说法的依据是患者主述和临床诊断。

  据介绍,从临床上讲,马兜铃酸肾病致病原因可分三种:一是急性肾衰。由
一次性大剂量服用含有马兜铃酸成分药物引起,特别是土方药至少50克以上关木
通的煎煮,更容易造成该病症;二是常见的慢性肾衰。由患者长期、小剂量、间
断性服用造成;三是肾小管功能障碍。这类患者由于服用该药量较小,临床表现
较轻,引起肾衰的可能性不大。

  记者问,假如患者是服用龙胆泻肝丸致病,那么服药量多大,多长时间才会
造成肾衰。王耀献表示这个情况目前各个医院及研究机构还在调查,毕竟个体不
同,况且绝大多数的患者说不清楚他服药的确切时间及剂量,直到发病后才发现。

  由此,悖论再次出现,在龙胆泻肝丸长期肾毒性的权威鉴定做出以前,医生
也必须凭借患者主述来确诊其马兜铃酸肾病,那么,作为生产厂家的同仁堂,总
是可以用“患者本人主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来阻断龙胆泻肝丸与
患者肾病之间的关联,也就始终不会输官司。

  就患者主诉服药史是否根本不可能被法院采信的问题。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
研究所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现在患者提供的证据都是写在一些零散的处方上
的,根本没有一个患者能够提供一个合法的完整的病例,这不是患者的错,这是
由于我国到现在仍然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病例制度。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在一些国家,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建立
起了一份自己专有的病例,以后所有的就诊记录都将完整的记录在这份病例上。
有了这种严谨、完整的病例制度,患者的身体情况、遗传病史、服药史等才能清
晰、完整地被收录,并作为患者主诉的主要依据,提交法庭。但我国现在的情况
是,几乎没人有一套完整的病例,患者的主诉自然也就没了可靠的证据支持。

  “百度”一下“龙胆泻肝丸”,相关网页多达26900篇。2004年12月14日,
随着北京两名肾病患者与中药企业同仁堂的较量再告失利,龙胆泻肝丸案举证责
任问题引人关注。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2003-03-07外滩画报)

  许多患者在服用龙胆泻肝丸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清火良药”具有较严重
的不良反应。
  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没有按照国家规定把这个不良反应写进药品
使用说明书,存在说明缺陷。
  既然龙胆泻肝丸有那么大的不良反应,医院和医生为什么不把它列为慎开的
药物?医院和医生的这个服务也是有缺陷的。

  外滩记者
  邵嘉翔/报道

  龙胆泻肝丸引发尿毒症

  2月27日,记者在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原市六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
的杨工程师。她脸色蜡黄,讷呆,显得心力衰竭,没说话的力气。

  站在一旁的丈夫毛先生对记者说:“我太太是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的工程师,
经常在全市各个工地上跑,原来一直身体很好,从来没得过什么大病。但自从吃
了这个龙胆泻肝丸之后,你看看成了什么样子。”

  太太得病,苦了老公。毛先生一脸痛苦地诉说了太太得病的来龙去脉:“2
000年初的时候,她有点上火,大便有些干燥,就到中山医院中医科去看医生,
医生给开了龙胆泻肝丸,吃了后觉得效果还不错,期间又去中山医院买了几次。
到2001年9月,我发现她脸有些浮肿,她自己也觉得走路没力气,胃口不好,
我们就到中山医院、曙光医院检查,查出得了肾病,后来转院到龙华医院肾内科,
陈以平教授详细询问她的服药史后,才开始怀疑是龙胆泻肝丸中毒。”

  据记者了解,龙胆泻肝丸是一种常见的“清火良药”,因为是“纯中药制
剂”,价格又便宜,便被列为公费医疗药物目录,在上海的任何一家医院、药店
都能方便地买到。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肾病风湿科主任汪年松告诉记者说:“杨女士是非常
典型的由于服用龙胆泻肝丸过量而引起的肾小管间质性肾病。现在这个病人已经
到了尿毒症晚期,每周要进行两次肾脏透析才能维持生命。”

  致病的龙胆泻肝丸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

  毛先生告诉记者,杨工程师服用的龙胆泻肝丸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

  据记者了解,和黄药业有限公司是由上海药材公司、和记黄埔分别投资50%
(总投资将达到2.2亿元)共同组建的一家合资制药企业。

  记者在上海雷允上药店花7.4元买了一瓶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按
照包装上的电话,记者与和黄药业取得了联系。

  和黄药业公关部的周先生对记者说:“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这种龙胆泻肝丸
是个很老的方子,是经过数百年考验过的,药厂是严格按照国家药典标准制造的,
科学性和安全性不容质疑。”

  打开这个龙胆泻肝丸的使用说明书,记者发现,药品的生产日期是2002
年6月22日,而早在2000年10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制定了
《药品包装、标签和说明书管理规定》,和国家规定相对照,就会发现和黄药业
生产的龙胆泻肝丸使用说明书存在缺陷。

  按照规定,中药的使用说明书应当包括药品名称、主要成份、药理作用、功
能与主治、不良反应、禁忌症、注意事项等内容,但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省略”
了“不良反应”这样重要的一项内容。

  而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在业内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上海市第六人
民医院的汪年松主任告诉记者说:“龙胆泻肝丸内的马兜铃酸会损伤肾脏,这一
点早被业内公认。有没有服用龙胆泻肝丸早就成为临床医生诊断间质性肾炎的关
键了。”

  “我国对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的研究早在1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上海
市不良反应检测中心主任杜文民告诉记者说,“去年7月,国家药监局向有关生
产企业、医疗机构和各地药监局发了一个通报情况,是关于9种药品不良反应的,
其中就有龙胆泻肝丸。”

  国家药监局的通报是这样描述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的:当心损害肾。作为
由龙胆、柴胡、关木通等多种中药制备而成的中药复方制剂,其中关木通里的马
兜铃酸有明显的肾脏毒性。建议老人、儿童、孕妇、肝肾功能下降者慎用,尤其
治疗期间注意肾功能监测。

  当毛先生知道这个情况后愤怒地说:“药厂对不良反应只字未提,把我们这
个家给毁了。”

  既然龙胆泻肝丸有这样明显的不良反应,并且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作为药厂,
就应当在使用说明书中详细介绍,让患者知情。否则,按照国家规定,药业公司
应受到处罚,并要收回已上市的药品。

  龙胆泻肝丸为什么会损害人体肾脏

  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含有一种中药“关木通”,问题就出在这个
“关木通”身上。

  关木通中含有一种叫作“马兜铃酸”的成分,这种成分是导致损害人体肾脏
的“元凶”。

  2000年第6期的《中华肾脏病杂志》上发表了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分会主
任委员谌贻璞教授等人撰写的论文,题目是《马兜铃酸肾病存在四种临床病理类
型》,明确提出了“马兜铃酸肾病”这一医学概念。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的汪年松主任向记者介绍了马兜铃酸的致病原因:
“马兜铃酸能损伤肾小管及间质,会使近端肾小管刷状缘脱落、坏死,导致患者
出现肾性糖尿和低分子蛋白尿,同时有远端肾小管酸中毒及低渗尿。临床上表现
为,初期出现急性肾衰,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成慢性肾小管间质性肾病。这些
患者的治疗常常极为困难,病情往往逐渐发展为终末期肾病。”

  在2000年召开的全国肾病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
家黎磊石说,关木通单次口服10克即可引起中毒,而这个剂量非常接近常用量。

  2001年6月,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 发出警告,要求消费者
停止服用13种中草药制剂,其中包括龙胆泻肝丸。

  2003年2月26日,国家药监局有关人员对新华社记者说:“今后,含
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将不再出现在中成药中,含关木通的药物将被禁止生产。”


  受害患者如何讨公道

  像杨工程师那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龙胆泻肝丸而导致肾脏疾病的例
子还有很多。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的汪年松告诉记者,最近两年内,经他治疗的因为服
用龙胆泻肝丸而导致严重尿毒症的患者已经有5人了,而且都是肾病晚期,濒临
生命的边沿。

  此外,汪年松还接触到不少因为服食含有关木通的减肥药而得病的患者。汪
年松对记者说:“我清楚地记得,前段时间有个18岁的小姑娘,因为服用了含
有关木通的减肥药而得上尿毒症,入院后肾脏已经完全失去了排毒功能,不得不
靠价格昂贵的透析疗法维持身体状况。本来那个小姑娘家里已经存了一笔钱,要
送她去国外念书的。”

  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他们能讨个公道吗?

  曾参与过卫生部多项立法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卓小勤对记者说:“既
然龙胆泻肝丸有那么大的不良反应,医院为什么不把它列为慎开的药物?至少医
院在售药和医生在开药时,不能隐瞒该药品的不良反应,因此,医院和医生的这
个服务是有缺陷的。据此,患者可以追究医院的民事责任,要求医院给予民事赔
偿。”

  谈到药厂应该承担的责任,卓教授引用了《内经》中的“君、臣、佐、使”
理论来予以说明。

  “主病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君之谓使。”卓教授说,“君药:是一中药
方剂中针对主病或主症,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以龙胆泻肝丸为例,假如其中
含有的关木通属于君药,药方不能更改,但关木通本身又有毒性,那么药厂就应
该在说明上对于服用此药可能会引起的不良反应予以明确说明,如不说明就是存
在说明缺陷;假如关木通是属于臣、佐、使,是起辅助疗效的药物,它还被发现
对人体有严重的毒副作用,而药厂又不及时更换的话,它就存在设计缺陷。”

  卓教授说:“无论是说明缺陷还是设计缺陷,患者都有权要求药厂给予经济
赔偿。当然,患者可以单独把医院或者药厂告上法庭,也可以将二者作为共同被
告。从媒体报道看,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很多,这很可能是一个集团诉讼,龙胆
泻肝丸将面临巨额赔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