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63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肖丹华: 中美医疗差异面面观之(一)隐私与尊重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5-01-20
更新时间:2015-01-23
浏览:1381次
评论:1篇
地址:209.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美医疗差异面面观之(一)隐私与尊重
创建时间: 2015-1-20 14:56


作者:肖丹华


中美医疗的不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方方面面,够写一本博士论文的。第一条我想写
的,是两国医疗界对病人隐私和权利保护上观念的不同,这也是医患关系建立时,首先要
面对的问题。

还记得当年学医时,跟老师一起去看妇产科门诊,在那里,病人几乎毫无隐私可言。一溜
排开十几张检查床,面对着同样一溜排开十几张医生的办公桌,虽然每张床前也都有帘子
拉着,可那帘子的缝大得可以走进去一个人,而且谁都可以一掀帘子就进去。帘子正对着
的,是一排玻璃窗,虽说是二楼,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帘子掀起的时候,对面楼上的人
会看到帘子里面正大开着的腿。

那样的环境,虽说很多小媳妇大姑娘都不好意思,可也不得不脱衣解裤。久之,大家都习
以为常。

等到了美国,才发现,原来人家在这方面做得这样好。每个病人都有单独的检查间,需要
脱衣解裤的检查,一定会让病人换上专门的检查服,而且,绝不会让你当着别人的面脱衣
解裤,而是会让你先单独换好检查服,医生护士才敲门进来,大大减少了病人不必要的尴
尬和紧张,也更好地保护了病人对自己身体的隐私权。

除了身体上的隐私,更重要的,是对病人病情隐私的保护。当年在国内做医生时,住院医
们都住在宿舍楼里,下班了聚在一起,免不了说说各自的见闻。我们是一家全国有名的大
医院,来看病住院的名人明星不算少,大家经常指名道姓地说某某明星怎么怎么了,某某
部长家里又怎么怎么了,谁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幸好大家还都是老实孩子,没有谁把
这些话传到外面去,当年也没有微博微信这些社交平台,娱记狗仔们也没有现在这样拼,
否则,不知会有多少重磅八卦出台,而我们,做为这些名人的主管医生,无形之中已经侵
犯了他们做为病人的隐私却浑然不知。

在美国做实习医之前,医院对所有新上岗的人都进行了培训,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学
习对病人隐私及其他所有信息的保护,甚至有非常详细的明文规定:电梯、走廊、咖啡厅
等公共场合不能讨论病人的病情;写有任何病人信息的纸张不能扔进普通垃圾箱,而应扔
到特制的上锁的回收箱内,由医院统一销毁处理;医院的电脑每人都必须用自己的ID登录
才能使用,用完必须马上退出,以免旁人看到里面的内容;病人的病情只能向病人本人及
病人签字指定的家属交待,其他人都无权知晓;医院所有工作人员只能通过电脑查看与工
作有关的、亲自经管病人的信息,查看其他病人的信息都属违法;没有病人的书面签字同
意,任何人不能给病人拍照、录像;等等等等,一大篇。

我曾学习过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就曾发生这样一件事。某著名球队的某著名球星化名入
住哥大医院,一些好奇的并不直接参与他医疗的医护人员想知道他到底得了什么病,通过
医院的计算机系统查看了他的病历资料,发现后全部被开除。

我们医院也曾有本院职工生病后,某平时和她很熟的保安向某秘书打听她的病情,某秘书
在未经病人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查看了她的入院记录,发现她得了心脏病,告诉了保安,
保安然后又告诉了某清洁员,于是几乎整个后勤部门都知道她得了心脏病。事后涉事的保
安、秘书均被开除。

2013年美国最有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也发生了一件轰动医学界的大案。一个妇产科医
生,从2005年开始,偷偷用摄像笔拍了约7000名病人妇科检查的照片、录像,存在个人电
脑里,并未向任何人传播,后来被一个同事护士发现,报告了院方。这不只是违反了医院规
定,而是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医生马上被开除,警方及FBI介入调查,医院及医生被起诉。
事件最后以医院赔偿1亿9千万美元、该医生自杀了结。

对比美国医院对病人隐私的高度尊重和保护,国内的医院和医生显然还严重缺乏这一意识。
微信群里曾有一认真敬业的医生校友上传病人在手术室的照片到群里,看不出病人是谁,他
本人未觉不妥,群里其他在国内当医生的校友似乎也未觉有何不妥。而在美国行医的校友却
马上指了出来,这样做不对,没有征得病人同意就拍照,已经侵犯了病人的隐私权,更何况
还上传到社交媒体。该校友马上撤销了照片。这样的事,在微博微信上并不少见。不能指责
这些医生没有道德,只能说,国内整个医疗界,保护病人隐私权的意识根本还不够,为了科
研收集资料,为了宣传推广医院,为了其他任何原因,都可以随意给病人拍照、查看病人资
料,而无需征得病人同意。

医患关系一旦建立,除了医生要自觉保护病人的隐私外,还包括,医患双方要互相尊重。从
医生方面,尊重病人的知情权、自主权和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

在美国,医生若要接触病人的身体,包括检查身体,一定要先取得病人的同意。尤其是如果
要检查隐私部位,一定要先告知病人。其实就是在检查之前,多说一句话和病人沟通:“我
现在要听听你的心肺,摸摸你的肚子(或其他部位),可以吗?”

著名作家六六曾发微博,说她家的大闺女在入职体检时,遭遇医生触摸乳房和三角区,心中
非常不爽。我相信,绝大部分医生都是好的,这个医生,也许就是正常体检,检查乳房和浅
表淋巴结包括腹股沟淋巴结,但就因为少了一句话,没有意识到这应该提前征得病人的同意,
而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

前一阵网上还报导过一件事,产妇生产以后医生正常查房,一屋子的人,包括一位轮转到此
的男实习医, 结果产妇的丈夫对于有男的看了她媳妇非常不爽,事后打了该男医生。

其实妇产科中男医生特别多,他们大多还技术特别好。大家除了谴责该丈夫愚昧封建无知以
外,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主管医生如果先征询产妇的意见,可不可以让男实习医来看
她,是不是就可以避免纠纷的发生?

在美国也一样,有些病人会不愿意医学生、实习医、住院医看他们,由于宗教及文化习俗的
原因,许多病人会对大夫的性别有要求。我们不能要求病人跟我们的认知相同,但应该尊重
他们的选择。如果病人不愿意实习医看他们,我们就不会让实习医来看。失去了一次学习机
会,还有其他很多的学习机会,必竟大部分病人都很配合。在我的诊所也一样,偶尔会有住
院医选修来此轮转,每次进入诊疗室之前,我都会先问病人介不介意住院医和我一起看他,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病人说过不愿意。这让我深切体会到尊重和信任是互相给予的,你给
了他充分的尊重,他亦会给你尊重和配合。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多,经济条件不好,医疗资源有限,不可能做到那么好,比如每个病
人单独一个诊疗间根本就不可能,不能要求那么高。我以前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去年
夏天我在国内看病的一次亲身经历发生。

去年我回国探亲,想借机看看中医调养调养身体。于是我一个也是医生的朋友给我推荐了一
个名医。就诊的地方是名医堂,走高端路线,硬件设备超乎想像的好,所有装修,包括电梯、
窗户、家具以及候诊的长椅,都是枣红色实木,雕梁镂空,古色古香,配以嵌在墙上的大幅
山水花草国画,让人赏心悦目。候诊大厅宽敞明亮,头顶的小灯让人感觉温馨,旁边的冷热、
水自动饮水机更是让我意外。挂号收费也简便快捷,当然,收费是普通门诊的好几倍,因此
病人也不多。整个就医的过程令人十分愉悦,直到护士叫号让我进入医生的诊室。

诊室面积很大,同样宽敞明亮,布置精美,还有一张干净整洁的检查床。可是,上一个病人
还没有看完,护士就示意我进入诊室,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着等。所有人,包括医生和他
的两个学生,包括坐在前面椅子上的那个病人和站着的两个家属,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只有我,浑身不自在,听着那个男人继续讲着他老婆如何面色晦暗,如何食不知味,我如坐
针毡。我想站起来走到诊室外面去等,又怕人说我矫情,终于还是没动。

一会儿,他走了,我被示意晋升到前面的椅子坐下,医生开始问诊,护士又叫了下一个病人
进来坐在我刚才的位子上等。我觉得背后好像有无数的眼光在盯着我,硬着头皮开始回答医
生的问题。我的身体状况、月经规律、我的患病经历,凭什么就让背后这个毫不相干的陌生
男人听了去?那一刻我意识到,中国普遍缺乏的对患者隐私的尊重和保护,根本与钱无关,
与医疗条件无关,而完完全全是观念的问题!没有这个观念,没有这个意识,即使医疗条件
再好,侵犯病人隐私的事,也还是会一再发生!其实那天病人根本就不多,候诊大厅里安静
平和,一点也不拥挤,护士只要打个小小的时间差,等上一个病人出来以后再叫下一个病人
进去,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而这小小一步的改善,恐怕还要等上很多年。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出现姚贝娜的眼科医生的所做所为,就不足为奇了。不可否认,他一定
是名技术过硬也认真负责的医生,才会赢得姚父的信任。他为了挽救另一名患者的视力,连
夜工作到12点,也非常可敬。但他在个人微博上公布捐献者及受捐者的信息,还刊登姚贝娜
眼角膜的照片及受捐者手术的照片,就已经严重侵犯了两位病人的隐私权,损害了病人的利
益,而更离谱的是,他居然带领记者在姚贝娜去世后进入太平间进行拍照!不要跟我说这个
医生是无辜的,他能不知道那几个帮他拎东西并和他一起走入太平间的人是谁?没有他做内
线,记者怎能知道何时何地取角膜,何时何地做移植?没有他事先提供信息,受捐者手术的
医院又怎能早早准备了姚贝娜的大幅海报和大批白花,甚至准备现场搞个纪念活动?网上对
他进行道德谴责的人也很多,他和他所服务的医院的这种行为,若在美国,早已超出了道德
谴责的范围,而是绝对是要被开除、暂停行医执照、并被起诉的节奏!医院也一样要坐上被
告席!

医患关系的改善,诚然,医疗体制的改变是根本,提高普通民众的就医素质和普及基本医学
常识也十分重要,加强法制管理可以更好地保障医院的正常运作和医护的人身安全,但是,
从医院和医疗工作人员本身,如果我们能更好地保护病人的隐私和尊重每一位患者,医患关
系的改善,是不是可以从这第一步,建立一个亮丽的互相尊重信任的医患关系开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5-01-23 17:39:26 提到] [FROM: 209.]
姚贝娜突然离世 中国掀起一股舆论大潮
2015-01-23 10:57:10 侨报

  姚贝娜,这个并非一线明星行列的歌手突然离世,在中国社会掀起一股
舆论大潮,一个个社会学、医学甚至是哲学范畴的问题不断地拷问着中国人
的价值观。



  等待死亡
  成功和健康,哪个最珍贵

  抢新闻和怜悯心,哪个更重要?

  歌手、教授、将军,哪个最值得缅怀?

  带走角膜和给予光明,哪个才最有意义?

  乳腺癌到底是个什么病?能治好吗?中医有用吗?

  ……

  一个小事件引发一场大讨论,并暴露人们的纠结心态,这或许是网络时
代的“新常态”。

  对中国而言,如今的口水仗也早已摆脱文革式的敌我斗争,而更多地显
示出一定的人文色彩。越来越多人更愿意直视一个一个生命个体,并且认为
他们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这都是中国人思想文明进步的表现。

  当然,中国人在讨论问题的时候表现出的粗暴、刻薄、聒噪和缺乏理
性,又暴露出他们对价值判断的迷茫。

  这是一个正常现象,对于成长中的中国,达成社会共识和营造宽容的氛
围非一朝一夕之功,类似“姚贝娜之死”的讨论,也是中国社会走向成熟的重
要一课。

  红颜劫

  歌手姚贝娜绝不会想到,自己的离去会引发一场公众对媒体的道德审
判,直到1月20日上午,一切喧嚣似乎暂时归于宁静——姚贝娜追悼会在深圳
市殡仪馆举行。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殡仪馆距离市中心20余公里,其所在的龙岗区被深
圳人称为“关外”。南国的清晨透着些凉意,姚贝娜昔日的歌声丝丝缕缕,缠
绕在挽联间,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播放。“感觉就好像平时听她的歌一样,不
敢想她已经走了,太突然了。”前来哀悼的一位深圳高中生刘同学说。

  姚贝娜参加《中国好声音》时的导师那英到场并上台致辞,她泣不成声
地哭着说,“还有好多话要跟她说”。

  事实上,姚贝娜并非和她的导师那英一样是中国人皆知的明星。她真正
被全中国所熟知是在2013年以选手身份参加《中国好声音》。

  此前,她曾演唱热播宫廷剧《甄嬛传》的主题曲,还录制了迪士尼动画
片《冰雪奇缘》的中文版主题曲《随它吧》,虽然她也曾上过大陆央视春晚
舞台,但一直没有真正火起来。

  2000年出生的刘同学就是通过《中国好声音》认识了姚贝娜,从此记
住了她穿T恤、牛仔裤、脚穿平底鞋唱歌的样子。《也许明天》一度成为他
随身听中单曲循环的曲目。“我当时完完全全相信并且同情她在舞台上说的
(曾患癌症)遭遇。”刘同学说。

  姚贝娜给歌迷的印象是漂亮、活泼、真实。“我看她接受采访一直是微
笑着,很有活力,好看。”3天前,歌迷张小姐从海南赶到深圳。20日早上6
点时起床,8点赶到殡仪馆吊唁。她没看过《甄嬛传》,但听了《红颜
劫》,听过一遍就恋上了这个声音,记住了这个叫姚贝娜的歌者。

  参加“好声音”为姚贝娜迅速积累了人气,尤其赢得了年轻一代的歌迷,
却也给她带来了争议、误解以及病痛。“当时有过一点怀疑,她看起来那么
健康;还有一点不理解,毕竟她拿过大陆央视青歌赛的冠军,在我们看来已
是功成名就。”深圳市民李先生说,他一家四口人都是姚贝娜的歌迷,此次
全家人都前来吊唁。

  姚贝娜父亲是中国知名作曲家姚峰,对于女儿的死他也非常自责。在追
悼会上痛哭着说,“来生还要做父女”。

  姚峰的好友、中国国家一级作曲家方石说:“我觉得姚峰可能对姚贝娜
的病情缺乏真正的了解,毕竟不是医生。她参加‘好声音’后,非常劳累,没
有休息过。可能这样的劳累使她身体免疫力下降,导致癌症复发。”

  2014年12月,姚贝娜的病情忽然恶化,经诊断发现癌细胞已转移到大
脑和肺部。2015年1月16日,姚贝娜于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病逝,年仅33
岁。而她临走前做的最后一个决定,就是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

  偷拍风波

  很多人还没来得及感慨姚贝娜捐献角膜的无私,一场关于媒体伦理的舆
论大战却已焦灼。

  在姚贝娜死后9个小时后,大陆知名娱乐爆料人“娱乐圈揭秘” 于17日
1时34分在微博发布文章,这篇文章似乎来自一位当时在北大深圳医院现场
报道姚贝娜病逝新闻的记者。这位记者称,16日姚贝娜病逝后,《深圳晚
报》的三位记者伪装成姚贝娜的主治大夫姚晓明的助手进入太平间拍摄。此
举引发了姚贝娜家人和华谊公司工作人员的怒气。

  随后,姚贝娜的经纪人博宁在微博指责了《深圳晚报》,疑似证实了爆
料为真。且16日姚贝娜病逝之后,深圳晚报是第一个将消息报道出来的媒
体:姚贝娜病逝于16点55分,而《深圳晚报》报道此条新闻的微博则发布
于16点56分。

  17日9点16分,拥有14.8万“粉丝”的新浪微博大V“释不归”(认证为
CCSMEDIA 执行董事 郁晓)发布微博:

  “【记住这几个名字】深圳晚报记者赵青、陈玉、李飞跟着姚晓明进入
太平间。华谊袁涛和家属以为是医生助理,就没在意,开始要手术时记者们
拿出相机手机拍摄,家属和公司愣住立刻喝止,因此在里面发生争吵,记者
大喊新闻自由,姚母在混乱中被推倒。袁涛勒令他们将相机里的照片删清,
并将他们推了出来。”

  这条微博所描述的记者行为可说相当极端,自然刺痛了正在为姚贝娜之
死而陷入惋惜和悲痛的人们的神经,一时舆论哗然。

  然而到17日中午12点15分,质疑此说的微博亦现身网络。以研究传播
技术、挖掘网络传播事件真相而走红的另一新浪大V“破破的桥”根据网络出
现的最新报道,发微博指出“释不归”微博的几处“添油加醋”有舆论引导之
嫌。

  “破破的桥”指出,首先事件发生地不是太平间而是病房。“破破的
桥”进一步向“释不归”发问:1.添加“开始要手术时”的目的是什么?2.添
加“记者大喊新闻自由”的目的?3.添加“姚母被推倒”情节的目的?最终效
果是什么?

  1月22日,《深圳晚报》用4个版对此次风波系统地做出正面回应。其
中,头版头条即用“四个没有”澄清“偷拍事件”:当事记者没有穿白大褂伪
装成医生;没有偷拍遗体;没有高呼“新闻自由”;没有推倒姚贝娜母亲。

  《深圳晚报》称,他们只是想拍摄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无私行为,力求
让她的人道主义光辉得到最广的传播,发挥最好的社会效应。但是出乎意料
的是,巨大的压力使记者疏忽了与家属的事先沟通,暴露出他们在突发事件
报道中不够审慎和周密的一面,但绝非像某些网络营销账号以及一些不明就
里的人士说的那样龌龊和冷血。

  病房外的秃鹫

  虽然事件各方都先后表态回应此次偷拍风波。但是在社交平台上,一场
关于媒体伦理与公众情绪的大战早已呈现不可控制之势。

  死亡报道向来是一个敏感的媒体领域,媒体人的职务行为冒犯悲痛家属
的情绪,并引发双方冲突,这样的事件屡见不鲜。姚贝娜去世后,她生前所
在医院有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

  “休息区坐着若干和平素不同表情的人,小伙伴们告诉我:这些是记
者,等待着报道某位名人的消息。淼哥莫名地想到了秃鹫,丑陋的外表下一
颗贪婪的心,毫无怜悯地盯着死去的猎物,就等第一时间扑上去。

  “秃鹫”这一富刺激性的比喻,不免令人想起1994年,摄影师凯文·卡
特的著名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这张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作品,让巨大
的荣誉和批评同时包裹了作者,公众纷纷以人道主义质疑摄影师“为什么不
去帮帮那个小女孩?”在那张照片的女孩身后,就落着一只等待她死亡的秃
鹫。

  “时至今日,那只贪婪的秃鹫还未离开,它变成了一个个记者,虎视眈
眈地盯着你,我,他,所有人。有人说,世界总有人不幸,记者只是记录不
幸。但是我觉得,有些时候,记者在记录不幸的同时,也在制造新的不
幸。”

  这段话来自一位据称传媒专业学生的文章《记者们在病房外,焦急地等
待着她的死亡》,署名“掀起你的头盖骨”。此文在姚贝娜去世后,迅速刷屏
了许多人的朋友圈。并由此引发了媒体圈对于媒体伦理的大讨论。

  文章作者是一位尚未入行的媒体新丁,却并未捍卫媒体的职业天则,而
是从普遍人性的角度,对自己的未来行业表示了反思甚至是厌恶:

  “我们有多哀伤,记者就有多成功,主编就有多高兴。这话说的可能有
点市侩、不讲理、小人之心,但我固执地相信这就是事实。 记者需要新闻
素材,需要稻粱谋,他们也有生存压力,但是无论如何,一想到他们面朝着
病房等着一个人的死讯,厌恶感就蜂拥而来。”

  作者对于记者行业,似乎有一种朴素的“铁肩担道义”式的期待,他在文
末称:“虽是如此,我仍然毫不怀疑很多记者心中仍有人性的温度,他们仍
能够在面对社会苦难时流下真挚的热泪。在这个功利的时代,每一个职业都
在疯狂攫取利润,记者天然的道德责任和人文关怀,应该成为这个寒冬里的
一支蜡烛,默默点燃,星火燎原。”

  记者的反击

  “记者们应该进去ICU参与救治姚贝娜?”评论人程鹤麟反问,“你怎么
知道记者们在等她死?难道不能是盼着发生奇迹?”

  “掀起你的头盖骨”的文章很快引起了媒体从业者们的批判,在他们看
来,媒体行业的天职是报道新闻,此次姚贝娜事件中的几名记者固然越过了
行业伦理的红线,但这并不意味着媒体对于公众人物的死亡没有报道权。家
属与公众的悲恸心理机制都是复杂的,记者报道死亡这一职务行为本身并无
问题。

  大陆知名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上表示,除了未经家人同意潜入太平间拍摄
的不良行为外,我没发现其他记者的行为与报道有什么不妥。记者在病房外
等候抢救结果,没什么不妥;记者在结果出来之前,提前准备好相关背景,
没什么不妥。

  记者陈博撰文《每人都有15分钟站上道德高地骂记者》,他坦言,“有
种情形我经历得太多,死者家属采访现场恨不得把记者打死,隔三天又打电
话道歉并求留份报纸——因为这是死者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影像。尤其是平时难
上头条的普通人。能平和地接受别人等你死,这是一种做人的自信,无关哀
伤,越是名人越想明白这个道理。能时刻扮演好公众形象和写稿大牛,这是
记者的本职,无关情怀。”

  陈博还发出感慨,“每个人都有15分钟站上道德高地骂记者,这15分钟
选在什么时候,论调和观点都不同。我有时候想,如果姚贝娜病逝时,全国
媒体都静默回避呢,这对她公平吗?目前见报的稿子有很多泼脏水的吗?难
道让记者们都散去,统一发新华社通稿吗?”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消费他人的苦难,平衡自己的不爽,焦虑下的
中国,每个人都严以待人,宽于律己。”陈博如是总结。

  一位署名为“GOOD”说的特稿记者撰文写道:“我也曾跟采访对象一起
流泪,采访一起冤案的母亲,她一边说,我一边默默流泪,19岁的大儿
子“啪”的一枪就崩了,谁能受得了?但再怎么样手里的笔也不能停,我们的
报道就是为她儿子伸冤的动力。回去写稿的时候,我要收起情绪,冷静地陈
述,每一个记者都是这样做的,所以读者只能看到记者冷若冰霜的一面,因
为职业要求我们客观,不受外界干扰,不受情绪左右。”

  另一位媒体人连清川更直接地表示,此事与其说折射出某些记者职业伦
理的缺乏,不如说折射出中国民众对职业尊严的漠视。“把所有事都上升到
道德审判,而轻鄙漠视职业的尊严,这是中国现代化之所以落后,而民智不
开最大的障碍。喜欢姚贝娜,但仍然要守在病房门口报道,这才是一个记者
的本分。”

  张万年之殇

  除了死亡报道的争论,“姚贝娜之死”的风波还被扣上了“娱乐至死”的
帽子。

  就在姚贝娜去世的几天前,两位堪称“国士”的人物——中科院院士、北
师大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李小文和原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相继去
世。

  李小文是大陆知名的科学家,曾因其衣着朴素作报告照片走红网络,被
评为现实版“扫地僧”。

  而张万年在中国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一名军人,他跟侵华日军、
国民党军、越南人都交过手,出生入死、为国效力50年。

  三者的过世都令人扼腕叹息,但冷热对比却如此强烈。有评论者提醒公
众:人们在给予流行歌手铺天盖地般关注乃至某些媒体超越底线忙于偷拍
时,是否可以停下脚步、分些时间给李小文这样长期缺乏舆论关注和鼓励的
学者?

  还有文章称,姚贝娜之死,是张万年之殇。如果国家给我们的荣誉顶不
过“中国好声音”带来的利益,那么当战争来临,还有谁会为国赴难。

  但是对于这些观点,很多网民并不认同称,把两个不同质的问题生生扯
到一起进行炒作,并不是什么爱国主义和红色情结,而是企图撕裂中国的民
族情感。

  新华网评论称,各大网站上对张将军、李院士去世的报道真不少,且大
都在突出位置,关注度一点也不低。微信上有关姚贝娜的各类消息转发确实
比将军和院士的多。但微信是一个年轻人居多的平台,姚贝娜刷屏,很大程
度上是知晓她的微主的个人情怀,而非记者的职务行为、媒体的舆论导向。

  而经济观察网的总结是,这一周的口水仗,还是显示出一定的人文色
彩,值得肯定。无论其逻辑是自洽的或矛盾的,其初衷是良好的。很多人愿
意直视一个一个生命个体,并且认为他们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当然,如果
讨论问题的时候能够不再那么粗暴和刻薄,能够互相多一分温情与敬意、了
解和同情,一定还会美好一些。

  也就在各种喧嚣弥漫舆论圈的同时,姚贝娜的两个角膜分别于16日、
17日移植给深圳和成都的两位病患。

  有关姚贝娜的争吵总会散去,而她留下的光明将永驻人间。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