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126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忆我的住院总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08-03
更新时间:2010-08-04
浏览:1351次
评论:0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againstwind (逆风而行),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回忆一下我的墨西哥住院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0 01:00:08 2010, 美东)

做intern的那一年,我的住院总是一个墨西哥女生,长得真的很美,乌黑的长发,黝深
的大眼睛,性感精致的脸庞,有点像Salma Hayek。

没有美国医院工作经验的我,本能地对这个美丽的墨西哥女住院总产生了好感,但是随
后而来的艰苦的intern生活,让我对她的感觉逐渐改变了。

和美国医生委婉含蓄的说话方式不同,墨西哥住院总很多时候更接近我们中国教育的风
格,说话非常blunt,不是很注意语气和措词,一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感觉真
的非常不同。这个是我们大部分外国医生要注意的地方。

记得有一次,我因为车子出了故障,不能在冬天早晨6点及时赶来查房,住院总找我谈
话,我解释道歉了,她说,你要么走路来,要么叫出租车来,这不应该成为你不能及时
完成工作的理由。当时我什么都没说,然后走在没人的走廊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还有很多类似的小事情,比如她在morning report的时候,会让intern站到整个教室前
面,像小学生一样汇报病例,然后用非常不礼貌的口气,指出intern的纰漏,打断
intern的分析,诸如此类。前半年,我几乎因为她得了morning report恐惧症,总是缩
在角落里,但是越是这样,往往越是被她吊出来问问题。

和我一起轮转的美国住院医生,习惯了自由随和的学习气氛,更加反感她的作风,试想
让一个美国孩子站在整个教室前,回答问题,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几个两年级的美国
住院医生联合起来和主治医生告状,说她的主持的morning report气氛差,不利于交流
学习,有时候在病例讨论的时候公然和她顶撞,或者干脆缺席。终于领导们找了住院总
谈话,让她注意方式方法。

那天又是好几个住院医生缺席morning report,我还是乖乖地坐在那里。住院总默默地
擦着黑板,一反往常强势的态度,脸色显得很憔悴。她说,今天我们不讨论病例,就来
讨论一下怎么改进morning report的质量。她说,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但是这不是我
care的,我只care你们每天在这里又没有学到东西,我每天在来morning report之前,
就把你们将要汇报的病例都学习研究过,准备了很多问题和讨论点,这样你们才能最大
程度利用这个一小时。说着说着,她的眼眶渐渐红了。

从那一天开始,我对她的感觉又渐渐改变了。

住院总基础知识非常扎实,她总是在看书,在准备问题。她和我们中国学生一样,受的
是权威式的从上而下的教育,所以总是一副小老师的样子,而且崇尚搞测验,她总是准
备了各种各样的小纸条,上面有各种问题,让我们回答,现在想来,这些需要多少准备
。她毕业以后,以后的几任住院总,再没有人花这些精力去准备这些,morning report
虽然变得轻松,但是学习的质量在我眼里,也下降了很多。

住院总还会代替主治医生查房,看门诊,这个压力是很大的。毕竟她也只是比我们多了
一年的经验。她查房非常仔细,门诊也看得时间很长,那时候很多intern都颇有微词。
我记得有一次是一个星期五下午,来了一个头晕待查的,我们做了整套神经科的体格检
查,她把所有的鉴别诊断问了个遍,当时我真是恼火极了,但是其实那天学了很多东西
,今天还不时想起。现在想来,她当时背负着整个team查房的责任,还要忍受intern们
的不满,真的是挺郁闷的。

当我渐渐熟悉了她的态度,看到了她值得尊敬学习的地方,我和住院总已经渐渐开始成
为好友了。她不是一个性格幽默轻松的人,看见我们几个住院医生玩笑打闹,总是很羡
慕,但是不会主动参加进来,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就请她一起吃饭,慢慢地开始了解
她。她的先生是从她8岁就开始认识她,从16岁就跟她说要娶她,一直等到她成年,她
说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好浪漫。

住院总毕业后去了西雅图作专科,走的时候她哭了,那时候她不再是强势逼人的住院总
,只是一个将要离开工作了四年的医院的伤心的女孩子。可惜一直到了那个时候,还是
很多住院医生不是很喜欢她,都没有去送别她。

后来住院总去了肯尼亚一个月医务志愿者,结果作出了惊人的决定,她决定和丈夫一起
留在那里。西雅图的医院大怒,她为此还赔了不少钱。

最后一次听说住院总的消息,是原来医院的Program director告诉我,她在非洲得了疟
疾,病得很厉害,不过现在好多了。program director是一直非常支持欣赏住院总的,
他说, she is a doctor with free spirit, not everyone can understand her.

很多时候,如果能够宽容文化的隔阂,消融表面暂时的芥蒂,走过那最艰难地落的时候
,就会发现,人性的光辉,到处都在熠熠生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4.21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