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4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gabrielsuper: USMLE step1 247 考经(出分前+出分后)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4-10-25
更新时间:2014-10-25
浏览:1391次
评论:0篇
地址:7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gabrielsuper (gabrielsupe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USMLE step1 247 考经(出分前+出分后)
关键字: USMLE,step1,考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4 04:24:57 2014, 美东)

Step1 247 出分前考经

复习时间:2012.9-2014.9
考试时间: 2014.10.1
出分时间:2014.10.?
成绩:?
考经时间:2014.10.3

复习USMLE是从2012年9月份开始的,那时候还是八年制的最后一个学年,
在旧金山的实验室做交换学生

2012.9—2013.4(第一阶段)
病理: Gojian(但没有全看,覆盖约80-90%)
药理:Kaplan(note+ video)
生理:BRS
生化:Lippincott book + Kaplan video
微生物: MRS(微生物用药部分没看)
神经解剖: HY(部分)
Behavior: Kaplan (note + video), Ethnics 100

这段时间,我一共参加三个学习小组,第一个学习小组是San
Francisco USMLE Group,由Lily,zhensheng和我三个人组成,大家
基本上是初学者,周六聚在一起讲课,平时看书。因为大家全职做实验,
学习的强度并不高(平均每周12—15H),两个月走马观花的完成病理、
药理、微生物、神经解剖。交换期结束后,十一月份回国,又遇到了曦
雁、李李、杨慧(这应该是楚歌CUG的原始版吧),大家进度也差不多,
也跟着大家按器官系统的顺序把3P(phathology、pharmacy、physiology)
+解剖过一遍。2014年2月份又回了一趟美国(尝试找博后的工作),
zhenshang介绍我入了一个由Hui领导的skype学习小组,平生第一次看
到FA,不过那时候他们把FA讲的只剩一个小尾巴,我也就旁听一下,后
续又跟着大家把Kaplan Ethnics 100过了一遍。

这个阶段断断续续搞了大半年,但学习强度很低,如果硬要平均下来算
的话,估计每周小于15H,而且复习存在几个问题

1. 只把最重要的3P+MB的框架搭建起来,但也是走马观花的看,没
有采用看完一章,完成相应章节配套习题的做法。纯看书不做题,很多
内容印象不深刻,理解也不够透彻,这个问题是我到了中后期才越来越
明显的感受到。

2. 很多学科的 review book和kaplan视频都没时间看,比如molecular
biology, cell biology, histology, embryology, General
anatomy等,这些学科也成为我后来模拟考试成绩的短板。

2013.4-2014.7(第二阶段)

Offline UW Qbank跟组学习两月半(跟下来的约三分之一)(2013.4-2013.7)
FA 跟组学习四遍(2013.5-2014.2)
BRS behavior science(针对行为学较弱加强看书) (2014.2)
Offline UW Qbank(逐字逐句看解释+对照FA上的知识点)(2014.4-2014.6)
Offline NBME11-13(逐字逐句看解释+对照FA上的知识点)(2014.5-2014.6)
Offline NBME 3-7 (逐字逐句看解释+对照FA上的知识点)(2014.6-2014.7)
Online Kaplan Qbank (high yield, 难度值(middle + hard)
完成了除3P以外的subjects的部分)(2014.6-2014.7)

这个阶段差不多是从我的围毕业期开始的。拿到一个美国教授给的Postdoc
Associate的口头offer后我就回国了,紧接着就是各种毕业杂事挤占
了大量时间。但还是咬牙坚持Summer组织的UW 学习小组,因为这时开始用
gotomeeting,所以毕业前那两个月,人虽然在中国,但还是可以参加北美
的学习小组。答辩结束后就飞回北美,基本上跟着Eric组织的FA学习小组,
把FA轮了很多遍。

在渡过了博后最初的适应期后(2013八月份以后),基本上可以保证工作
日每天3-4H,周末7-8H的的学习时间。这里要提一件事,就是我曾经九月
份不限时的做了一份NBME11 offline,当时正确率达到85%,心想现在就
有这实力,那还不赶快把名报了,当然,后来证明这是too young, too
naive!不限时offline 的正确率也能信啊,一定要等online NBME做一
次,觉得差不多了再报名,否则预约的考期过了又要交钱补报名。

十月末老婆大人过来,我沉醉在这幸福美好的生活中,一晃神,将近两个
月没怎么学习,然后复习状态就明显不行了。直到接近圣诞节前,Eric又
把Summer,Xingxing等人召集起来再次复习FA,我这才开始慢慢回血。

这里要插一句,北美组有个特点,就是非常重视UW Qbank和FA,所以在
这里,可以看到不同轮次的UW或是FA小组,这一点跟国内的情况不太一样,
北京BUG有很明确的路标系统http://bug-online.org/newbie/4503,
系统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看着学科的基础书+ Robbins和FA Q&A题库,路标系统的路径;
第二阶段以Kaplan Qbank + FA为主,UW Qbank会作为临考冲刺题库在
第三阶段使用。成绩上,路标系统已经开始批量生产高分考生,北美地
区报出的分数高低不同,但这两个基本人群不同(一个是新生代CMG,很
多还在校园里,可以全职复习而且不需担心财迷油盐等生活琐事,另一个
是脱离临床很久、做了多年bench work的资深CMG,拖家带口在北美艰苦
奋斗),所以学习模式孰优孰劣很难评述。我走的是北美的路径,也就是
UW+FA多轮轰炸,但以我后来的耗时耗力的经历来看,如果再给我一个机
会,我希望我能按照BUG的路标系统来复习,也许效果会有所不同。

模考情况:
2013.9 offline NBME 11 正确率85%
2014.2.7 Kaplan Diagnostic test: 65%
2014.2.8 NBME 12 470/214
感觉这个成绩好水,自我安慰下,第一次做online NBME,不熟悉不适
应是难免的嘛。心理疗伤期间,在Eric的组织下,又跟大家把2014更新
的内容又学习了一次。然后再模考一次2014.3.23 NBME 13 480/224

我原来对自己成绩期望还挺高的,拿到这样一个成绩,就不用指望3月
末能考成,果断放弃了约考,重新报名。

中期小结:过分偏重看书,缺乏题型训练,虽做过UW,但跟组的时候也
没有深究答案,虽然去年八月份就已经开了Kaplan题库,但比较懒一直
没做。跟BUG顾问系统交流了下,顾问系统也是认为应该以多做题为主。
所以调整计划,把 Offline UW Qbank 和Offline NBME11-13仔细研
读一遍。

然后做了一次模考:
2014.6.22 NBME 15 530/234
成绩出现缓慢增长,虽然没有预期中的迅速提高,但感觉到有希望,接
下来把OfflineNBME3-7做完,顺便把Kaplan Qbank (high yield, 难
度值(middle + hard)把3P以外的部分mix一下,生成十几个blocks,
并完成。

再做了一次模考:
2014.7.27 NBME 16 530/234
这个成绩出来后,又受打击了,一个月的复习没有提高啊,反思前面的
过程,总结原因有几点:

1:弱势学科明显:Histology & Cell Biology弱,Musculoskeletal,
Skin & Connective Tissue表现十分稳定,总是大幅度横跨borderline,
重灾区十分明显而且稳定。
2:多个器官系统波动比较大,说明3P的基础不牢
3:对于限时做题的感觉把握不好,在压力环境下白菜题丢分严重。

做出针对性整改是——强化限时做题训练(online Kaplan+UW Qbank)+
基础回炉(Gojian RRP + pothoma video)

2014.7.28—2014.9.30 (第三阶段)
Online Kaplan Qbank (high yield, 把剩下的全部做完) (2014.8)
Online UW Qbank(mix, timed完成了24套卷子)(2014.8)
Gojian RRP(小蓝字+图)(2014.8-2014.9)
pothoma video (2014.8-2014.9)
Online Kaplan Qbank 错题review(2014.9)
FA review(2014.9)

在完成online kaplan和 50%的online UW Qbank后,再做一份模考:
2014.8.17 UW sim1: 670/252现在的感觉是做题的节奏好了很多,
白菜题丢分减少,但鉴于UW sim分数一向高估,我估计折合成NBME的分
数也就大致240上下,不过能稳定在这个成绩,去考试就比较有信心了,
所以再次跟BUG顾问系统沟通,得到非常细致而且具有针对性的回复,顾
问系统表示现在可以预约考位了。综合考虑了实验安排和请假的事情后,
预约了10月1号的考位。

最后冲刺阶段,按照顾问系统给出的建议,重点以四个复习材料(RRP书
+pathoma视频+FA+错题review)并且对四个比较薄弱的器官系统进行强
化学习。

考前请了两星期的假,把还剩下的小部分Pathoma, RRP以及Kaplan Qbank
的错题看完,靠各种淫荡猥琐的KJ(口诀)突破记忆堡垒,用9天时间把FA
仔仔细细最后看了一遍,不过还剩下的50% online UW已经没时间做了,
online UW错题也没时间再看一遍。考前倒数第二天把2014CD+UW sim2合
在一起搞了个七个block的模考:2014.9.29 UW sim2: 710/257

最后一天把FA之前没掌握的知识点截图扫一遍,不过我真是太高估我的学
习能力了,三点开始到晚上10点,7个小时才看完300张slides,还剩350
张没看吶,不过自我安慰:功夫在平时,没看的东西也不一定考,充足的
睡眠更重要,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考试当天:

考试当天睡眠时间还是足够的,但感觉起床比较早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
兴奋点还没有那么早被唤醒,所以我第一个block做的时候还是慢悠悠的,
最后还剩两分钟时还有两道题。做到第四个block 时兴奋点开始出现了,
直到第七个block也没出现精力不济的情况。

由于USMLE考试是和其他不同考试类型的考生混在一起的,在第五个block
时,坐在我后对面的一个大姐狂敲键盘声音还巨大,我不得不尽可能集中
注意力看题,但心情还是有些波动,又出现了最后两题只能凭感觉选的情
况,至于其他几个blocks基本上还是提前两三分钟做完。

题型给我的整体感觉是Step2的内容和知识点下放Step1,是NBME16的拓
展加强版本,越发的觉得知识面的广度在这个考试中权重越来越大。

考完之后,心情很平静。十三天的高强度的复习很充实,考试过程有一些
遗憾(比如,大脑暂时性抽筋,等反应过来了,却没时间回去改了),但
总体也还说得过去,希望出分时能有一个好心情。


模考+题库汇总:
2014.2.7 Kaplan Diagnostic test: 65%
2014.2.8 NBME 12 470/214
2014.3.23 NBME 13 480/224
2014.6.22 NBME 15 530/234
2014.7.27 NBME 16 530/234
2014.8.17 UW sim1: 670/252
2014.9.29 UW sim2: 710/257
Kaplan:正确率 74%
UW(第二遍):正确率 84%




Step1 247 出分后考经

复习时间:2012.9-2014.9
考试时间: 2014.10.1
出分时间:2014.10.22
成绩:247
考经时间:2014.10.23

出分前考经已经很详细的记录了整个备考过程,干货都在那里,出分后
考经就谈谈考U心路历程。

出国前,我跟很多人一样,想要留在大型三甲医院,希望有朝一日,可
以做到主任医师、博导、教授 …….所以很努力的做科研,很勤勉的做实
习医生。国内的科研,你懂的,各种坑爹血泪就不再赘述。一直很想找
个机会去国外看看高水平科研是怎么做的,刚好学校有个交换项目,就
申请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交换八个月。

我去美国的第一周,中国就发生了哈医大血案,三个医生重伤,王浩同
学被残忍的刺死,我跟他素未谋面,但同为实习医生,王浩的惨死给我
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从这个时候,我开始质疑自己学医的意义,
也开始反思中国整个医疗体系和医患环境。中国医院对待病人既不科学
又不人性,这是事实,但无论如何,采用暴力对医护人员进行人身伤害
都是不可以容忍的。但暴力的土壤不被铲除,只会孕育出更多的暴力。

我先说一件小事,我在心内科轮转的时候,曾收治一个进行性吞咽困难
的病人,主治查房时认为存在缺血性心脏病可能性,预约冠脉造影,对
此,我除了震惊以外,很难找出其他词来形容我当时的感情。进行性吞
咽困难的病人,我们不是先考虑做个胸部CT排除比较常见的食道梗阻病
变,而且先考虑缺血性心脏病导致左房肥大压迫食管,而且为了筛查这
种可能,不是先做便宜无创的超声或是食管钡剂造影侧位片,而是选择
昂贵有创的检测,我只能说这已经超过了我对医疗的理解范畴。这个病
人经济情况并不好,当我找那个病人签知情同意书时,他那种无助的眼
神直到现在我还能记的。那个主治,算得上是大几届的师兄,同辈当中
的精英,业务能力十分突出,同组的教授冠脉介入技术也是顶尖水准的,
在科室的宏大规划和业务目标下,这个组的冠脉造影和支架治疗已经到
了十分激进的地步。在这个案例当中,其实每个人都负有责任,科主任
领了医院了业务指标,就将压力向下传导,教授——主治——住院医和实习
医生在个人经济利益的绑架下或是出于对权威的屈服,都成为这种不正
常医疗的一个环节。其实我们都是品行还不错的人,大家都只是努力去
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相互配合,互不拆穿,同时也孕育了罪恶。我写了
医嘱(虽然需要别人贯签),跟他做了术前谈话,我也是这个环节的一
部分。这算得上是医德沦丧吧?或是道德败坏?但我想说这一切跟道德
关系不大,政府的投入严重不足,还限定了低到难以置信的服务收费价
格,最后只能放任医院以药养医。医疗从业人员基本工资低到了没有尊
严,只能通过完成科室指标赚奖金,或是跟药代搞关系收回扣。行政管
制不仅扭曲了市场,也扭曲了人性,催生了过度检查和过度治疗。在这
样一种大环境下,如果你按游戏规则玩,也就渐渐丧失了学医的初心,
如果不按游戏规则玩,就会慢慢被边缘化,最终不是自己选择退出就是
被踢出这个圈子。

当自己渐渐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真的很痛苦,时常在想,自己这么努力
学医,到底是为了什么?在UCSF也见识到了高水平的科研(我们实验室
和一个诺贝尔奖实验室有合作,我经常去那个诺奖实验室做实验),但
基础研究和临床的巨大鸿沟让我意识到我现在所做的研究对临床帮助真
的很有限。那么我做科研的意义又是什么?努力学医,努力发paper ,
可以让我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做到主任医师、博导、教授,但为了这些
title,要学会逢迎这些潜规则,要耗费大把的青春时光做一些自己内
心并不认为有实质意义的事情,真的值得吗?

所以我开始尝试找回我学医的初心:做一个坚持良知和遵守医疗原则、
有生之年在医疗领域做出有实际意义并使社会受益的原创性成果、并
能让自己以及家人过上富足、有尊严生活的医生。我想做医生,但不
愿在当前中国的公立医院系统当医生,我拒绝医疗暴力,也拒绝不正
常医疗行为,我不想跟这个扭曲的体制玩了,所以下决心要在美国考
Board。

后来跟爸妈摊牌,说我不想在国内找工作了,想直接考美国的执照。
当然,这个决定遭到爸妈激烈的反对,父母当然无法理解这一切——儿
子在名牌医学院里学了八年医,还出了国,居然说不找工作了——坚决
不能由着我乱来。其实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完全可以支撑我考Board
的所有费用,但因为谈崩了,所以毕业后必须要找份工作来支撑我们
花销。但我当时坚决不向国内医院投简历,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第
一,做住院医非常辛苦,可自由支配时间有限,边做住院医边考Board
这个周期太长,耗不起;第二,住院医收入很低,基本混个温饱,还
是解决不了考U所需的资金;第三,人在国内,语言环境缺乏,而且今
后需要多次往返中美(CS考试、实习、面试)会不方便。所以,我当
时没有递交留校申请,也没向其他医院投过一份简历,就连一个华人
教授提出可以推荐我去上海一家著名肿瘤医院的机会也一并拒绝。我
的想法很简单,考Board这条路,走起来很艰难,不给自己留退路,就
会少一些动摇,多一份决心。我那时就把心思放在美国博士后岗位的
申请上,但近些年美国经济萧条,科研经费大幅度被削减,实验室岗
位本来就难找,像我原来的实验室,还在不断裁人,只招从国内公派
或是自费过来的。像我这种只有MD没有PHD title, 没有第一作者文
章,科研经历不足一年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而且我还挑三拣四,尽量避开中日韩印的老板)。在这个过程当中,
我承受的压力很大, 496封申请信,回信153封,拒信148封,interview
5个,直到最后一个interview,才拿到一个口头offer, 在近乎放
弃的时候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我做博后并不是出于科研理想,只是为我接下来的规划提供资金以及
合法居留美国的签证。白天八个小时是为了填饱肚子,晚上四个小时
是为了实现理想。自己现在比以前的学生时代更懂得保持生活和学习
的平衡,享受生活之余也坚持学习,节奏虽然缓慢,但也在持续进步。
考期一延再延,终于在10月1号把 step1考了。昨天早上看到邮箱里
一封信说Your Score Report is Available, 但还是不敢看,直
到下班后,才把成绩单下载下来,紧张的点开成绩报告,当247映入
眼帘时,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很公平的考试,基
本上反应了一个人知识掌握程度,有点小失落的是,这个成绩离我目
标(250+)还差一点,比起很多260上下的大牛,这个分数更是相形见
绌,但Match的时候也够用了,与美国加拿大正规医学院毕业生相比,
这个成绩在他们中也是top 18%, 我在这也就不矫情说什么考的不好
啊之类的话。

关于以后,当然是争取在八个月内把Step2 CK和CS考完,Match时
签证就继续J1好了,绿卡短时间内没戏,虽然目前可以转H,但J转H
之后,用H签证Match的几率反而下降一半(可能还不止),J最大的
问题就是最多完成fellow的亚专科培训,然后要么回国两年,要不去
美国比较缺医生的地方服务三年,当然,这个估计是八年以后的事了,
以后的事情可以根据具体处境再做判断,但无论在哪,都要坚守学医
初心,如若不能独善其身,绝不妄谈兼济天下。

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感谢很多人,一直在我身边默默支持我的my
love,有你陪伴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还有大马华裔的台湾医学
生Yeo-Yeehui,在旧金山一见如故,还送我那么多的学习资料,对我
起步阶段帮助很大;Nancy和Harold,你们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开始认
真思考美国行医的可能性;BUG顾问系统,感谢你们提供了很详细的
分析和解答,在学习迷茫期给予我莫大的安慰;当然,还必须特别感
谢那些一起学习的小伙伴们,Zhengshan, Lily,曦雁,李李,杨慧,
Summer, Eric, Xingxing, Jane, Ling, Bird, Tale以及其他众
多的伙伴们,跟大家一起学习很愉快,陪伴我走过那么多日日夜夜。

路还很漫长,望不到尽头,但可以看到前方。




--
※ 修改:·gabrielsuper 於 Oct 24 19:12:48 2014 修改本文·[FROM: 7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