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25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宋乔:感谢李银河!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4-12-23
更新时间:2014-12-23
浏览:1170次
评论:1篇
地址:209.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宋乔:感谢李银河!
发表于 2014 年 12 月 23 日 由 宋乔

这几天网上很热闹地讨论着社会学家专家李银河的家庭生活。网民们起劲地争辩着,咒骂着。事情的缘起是李银河透露出她和一位变性人一起生活了十七年。一些网民批评李银河多年来呼吁社会对同性恋包容,原来她自己就是同性恋。言下之意,认为李银河以往的作为只是为自己的性取向开脱,她自己的拉拉身份终于曝光了。不少网民用很恶毒和下流的语言咒骂李银河带坏社会风气,引导年轻人成为同性恋。这些诋毁之言不少是明显的人身攻击。李银河对此发了:“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的博文。李银河说“我确实是个异性恋,不是同性恋”*。读了李银河的文章,我也控制不住地要加入这场公共讨论。

从上个世纪以来,同性恋的问题一直是一个敏感和有争议的话题,在有些国家和地区也是被禁止讨论的话题。今天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能出现在报纸上,电视,广播等媒体上,被编演成戏剧,电影,这无疑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在美国很多州同性婚姻也已经合法化了,但是关于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争议仍然在进行着。把中国目前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讨论与欧美各国的讨论做一对比,可以看出欧美各国民众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容忍度要高得多。西方民众对他人的生活方式,交友,婚姻以及性取向,性行为等个人隐私表现出更多的尊重,也显现出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要高了许多。现在中国民众对通常的异性恋关系的看法正在日趋自由化,有时甚至自由得过头了。官员们的拿钱买春,包二奶,普通民众随意的一夜情早已是见惯不惊的事了,也被大多数民众所容忍。但是,面对同性恋及其他性少数群体,社会依然对他们抱有强烈的偏见。中国民众总体文化素质与西方比又低了很多,对同性恋的理解就更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说法。

在中国不少人认为同性恋是被教唆的,是完全由后天因素造成的。几十年以前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看法。后来同性恋被认为与遗传因素和后天生活坏境有关,但仍被视为一种精神疾病,直到1973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将同性恋(homosexual)从精神病列表里删除掉。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转变,同性恋由被定义为病态到被定义为正常或正常的变异(这一点还无明确说明),同性之间的婚姻在西方文明国家也开始得到尊重和承认。而在中国,过去很长的时间被视为犯罪。近几十年同性恋已经非罪化了,但仍被视为病态,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也就是为什么到今天中国还有治疗同性恋的诊所。日前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位于重庆市的一家心理谘询中心心语飘香声称可以用电击治疗同性恋是虚假宣传,下令该中心公开道歉并赔偿被治疗的同性恋者。这是中国法院对类此案件的首例判决**。这也可以看做中国有关同性恋问题的一个进步,也是中国法制的进步。

实际上目前西方医学界普遍认同同性恋主要是由先天因素决定。现代科学还没有有效的办法将同性恋变为异性恋。同样,同性恋是否可以被教唆形成,我个人的看法是否定的。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接诊过一位中年男性病人。他是被警察带到诊所的。病人告诉我他自小就对男性而不是女性有兴趣。他喜欢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异性恋男孩多年。他终于和这个男孩有了性行为。那个男孩之所以同意和他的性行为,是因为他以金钱为交换。但是这个男孩很厌恶同性间的性行为,每次完事后都要痛殴他。他还给我看他身上的青紫伤痕。终于有一天这男孩情绪大爆发,到派出所报了案。这位病人告诉我,他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是无法克制,希望我能给他开出有效的药物把他转变成异性恋。我相信这位病人的真诚,也能理解他的那份无奈。最令人感到惊异的是病人最后告诉我送他来的警察要求单独和我交谈。在那个大多数国人和司法机关视 同性恋为罪行的年代,这位警官要告诉我什么呢?这位警官对我说,这个病人是一个政治上和业务上都很好的同志。临行前县里领导交代,这是一种怪病,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要把他治好。我当时的惊讶可想而知了,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我猜测这位病人受到当地领导的重视,也和领导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所以他的同性恋行为不被当作罪行,而被看作是一种疾病。在当时的中国,在法律界定不明确的问题上

个人关系是可以替代法律的。当时我所在的那家医学院的精神科主任是一位全国有名的专家,正在考虑采用国外曾经用过的行为疗法,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所用的电击疗法。但他对这种疗法的效果和现实可行性都有疑虑。我那时坚信当时的医学水平(现在也是)是无法实现病人和他领导的心愿,将同性恋者转变成异性恋的。我只能告诫他找一个情愿和他有同性关系的朋友,隐蔽行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是不是同性恋不是个人可以选择的,这不是罪,也无关道德问题。

老实说,李银河的这篇文章写得好极了,真挚动人。但我对于她在文中强调自己“确实是个异性恋,不是同性恋,说她的同居伴侣”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不以为然。虽然她补充“承认自己是异性恋者……并不觉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恋者更正常,或者道德上更优越”。李银河是性学专家,她对同性恋问题理解的深度远不是我所能及的。但我觉得她这里谈到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同性恋了,这里又有一个新的概念,那就是变性者。

据我所知,人类实施变性手术的历史还不到五十年,对于变性人生理,心理,性行为和性心理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于和变性人的婚姻和性伴侣的情况更是所知甚少。我在过去曾经因为特殊的工作环境接触过不少变性人,男变女或女变男都有。对他(她)们的性心理,我自己觉得完全找不到北。所以我个人认为李银河肯定她和现在的变性伴侣的关系不是同性恋似乎不太具有说服力。我同样认为她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对自己是否同性恋来表态,起码我不在乎她是否同性恋。李银河是不是同性恋都不会损害她作为一个卓越的社会学家,性科学家的地位,也不会改变她研究成果的重要性及其对中国社会的巨大影响。诚如她本人所言:“一个人怎么生活,跟谁交朋友,属于个人隐私,我没有义务向任何人交代”。

在某种我们不清楚的形势下她公开了自己的个人感情生活,这给大众一个机会了解李银河,她不但在口头上和自己的著作里满怀同情地关注同性恋人群,呼吁社会消除对同性恋的歧视,帮助同性恋人群从隐蔽状态走入公众视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她在自己个人的生活里也身体力行地以平等态度对待同性恋者和变性人。这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用真诚的态度生活的人,是一个用真诚的态度搞研究科学家。反观那些对她诋毁,污蔑,嘲弄的人,实在显得可怜。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这些人仿佛还生活在清朝。就根据这一点,李银河的存在就特别地有意义了。

我对基督教的信仰只停留在一两年里偶尔会去一次教会,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感谢上帝,让我们有了李银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4-12-23 12:55:42 提到] [FROM: 209.]
李银河: 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2014年12月18日 19:55 新浪博客


在网上看到一篇挺恶毒的关于我的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文章。本来,一个人怎么生活,跟谁交朋友,属于个人隐私,我没有义务向任何人交代。但是既然有人这么不客气地“爆料”,我也不得不交代一下,以正视听:

我确实是个异性恋,不是同性恋。这是我当初跟王小波结婚的原因之一。不像中国七成同性恋都会出于环境压力跟异性勉强结婚那样,我跟王小波结婚不是出于压力,而是双方自愿的。

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下面是我们的爱情故事,是我在写的自传中的一节。由于这个特殊的变故,就提前公诸于世吧:

她其实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学名叫transsexual。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极高,超过很多男人。因此,有时他被人误叫一声“先生”“大哥”会乐不可支;他生活中最尴尬的事情就是,每次进公共女洗手间都会把里面的人吓一跳。

我们在一个酷儿聚会上相遇,那是小波去世三个月后的一天,加州大学的人类学教授丽莎拉我去散心,希望我从失去小波的悲痛中走出来。聚会在西四羊肉胡同一位男同志的家里举行,记得我还约了《东宫西宫》的导演张元一起去,并且在那里首次见到被誉为中国法斯宾德的崔子恩。

我因为基本上谁都不认识,所以在聚会上显得很落寞,这时,“她”过来搭讪,并提起我们以前在一个女同志的见面会上见过一次。后来他告诉我,从那次见面,他就“惦记”上我了,心想:要能跟这个人在一起该有多好。我们互相留了电话,我心里想的是做女同志调查,而他心里早就暗恋上了我。

我们是相当有缘分的,证据就是他第一次约我,电话打来我就说对了他的名字,而且把我跟另一位老朋友的约会忘得一干二净,欣然去赴他的约了。后来那位朋友好抱怨我,我自己也纳闷,像这样爽约的事在我是极少发生的。

我在人民日报的西大门等他,他竟是开着一辆深棕色的桑塔纳来的,记得我还暗暗猜测他的职业,因为当时有车的人很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一位出租车司机。我们的第一次谈话是在麦当劳,这在当时还是很奢侈的一种消费。我问他答,很坦诚,一切问题都如实回答。我在一个本子上做了记录,这是我做同性恋调查时一直使用的方法。记得结账时我要AA制,被他不容分说地拒绝了。做社会调查按惯例是要付费的,哪有让对方结账的道理。我哪里知道,在他心里,这并不是一个调查访谈,而是男女约会啊。

他陷入对我的狂热爱恋,对我来说完全是猝不及防,而且有点匪夷所思:虽然凭我的专业知识,我很快明白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变性者,而行外人大多是分不清变性者和女同性恋这两种人的,他自己也是一直在女同志的圈子里进进出出。我对女人的身体是没有欲望的。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他对我的爱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不由我不受吸引,不受感动。当时的感觉,他就是上帝派来的一位天使,是专程来解救我出失去小波的苦海的。

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在我妈妈家住了下来:那时我已经从我们自己的小家搬出来,回到了妈妈家居住。他就睡在一个窄窄的硬面沙发上,总共也就一尺宽,爱情的力量真是惊人,它可以让人吃世间无人能吃的苦,并且甘之如饴。我妈妈生性极为简朴,而且老年人也没什么食欲,我家的晚饭从来都是清水煮面,里面放点菜叶。我从小这么习惯了,他可没受过这种苦啊。所以,后来他一直把那段时间的伙食叫做“吃爱情面条”。

他不但自己是工人阶级,而且他的父母也都是最最质朴的老工人,善良至极。记得有次好友林春对我讲过这样一句话:“其实工人阶级中有很多人是非常优雅的。”意思是优雅并不仅仅属于社会的上层和知识阶层。虽然他们爱说粗话,也从来不享用高雅的文学艺术,但是优雅是一种生活态度。优雅和质朴是可以并存的。比如,托尔斯泰就穿粗布衣服下地干农活,而谁又能说托尔斯泰不够优雅呢?

关键是爱。爱情从来是超凡脱俗的,它根本不管什么阶级阶层,贫富贵贱,也不管美丑年龄,甚至使性别都变得无足轻重。一桩爱情只要是发生了,它就绝对是美的,伴以所有感人至深的细节。比如,他告诉我,有段时间,他只要想到我,身体就出现一股热流,这热流从心口一直向下,贯穿全身,烧得他无可奈何。这样的事情是不可反驳的,它有一种强横的力量,使人不得不臣服于它,即使是坚冰也不得不在这股热流的冲击之下融化。

他虽然不爱看书,但是爱情把他变成了一个诗人,他为我写过很多诗,我很喜欢,比如:



我想你

在每一个没有你的夜晚

我的世界凄凉而孤独

我是那么地爱你

以至一想到你

我的心就开始深沉

直到哭泣



从小波去世时起,我们已经同居了17年,我们还收养了一个孩子,他被父母遗弃。我本来是不喜欢孩子的,所以我跟小波都是自愿不育者。可是他却喜欢儿女亲情。于是我们从儿童福利院收养了壮壮。他虽然达不到正常孩子的智力水平,却是一个非常漂亮善良的孩子,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有时,我觉得他懵懵懂懂的样子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动物,他的童年显得比一般的孩子长了许多,14岁还在上五年级,而同龄的孩子已经上初中了。我常常用陈章良的例子鼓励他,据说陈是9岁上小学一年级的,现在不也是个大科学家了吗?

耳鬓厮磨时间长了,我们两个人合二而一,变得像一个人一样,爱情成为亲情,就像渡过了激流险滩的小船,徜徉在宽阔平静的水面上。日子像流水般逝去,心中不再有波澜起伏,但是日子过得平静熨帖,其乐融融。



补充声明:

我在此承认自己是异性恋者,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并不觉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恋者更正常,或者道德上更优越。因为在我看来,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同样正常,在人格上也是完全平等的。就像一只猫承认自己是一只猫,不是一只狗,那只猫并不觉得自己比狗更正常,更优越,只不过它刚巧是一只猫,不是一只狗而已。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