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31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弃婴沉重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4-11-29
更新时间:2014-11-29
浏览:865次
评论:0篇
地址:209.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弃婴沉重
2014-11-29 财新网政经频道 无恙

编者按:
中国每年10万弃婴,多为病童和女童,“先天缺陷”婴儿
比例的统计数大幅上升

财新记者 王婧

产后第三天,郑玉玲乳房涨得比石头还硬,一碰就疼。
她特别想给孩子喂奶,但孩子已经没了。丈夫陈达埠因
涉嫌遗弃罪,在前一天进了看守所。

夫妇俩将福利院用于接纳弃婴的婴儿安全岛当做儿童保
障的最后希望。尽管不久前检方最终对其不予起诉,但
并未减轻这个家庭的负罪感。

他们的孩子是广州市婴儿安全岛短短48天试点中收到的
第一个死婴。48天中共收治弃婴262人,平均每天有超
过5名孩子被送到这里,全部患有重病。试点不久就停
了,福利院的理由是,“超出负荷,达到极限,无法继
续”。

自2013年7月以来,经民政部正式发文推动,中国有30
多个城市效仿西方国家的做法,为避免随意丢弃导致伤
害,纷纷试点婴儿安全岛。这一体现人道主义精神的新
政一时颇受好评。但据财新记者近日在各地了解,这些
城市的婴儿安全岛,或如广州般不堪重负,被迫关停;
或将政策收紧,对弃婴行为进行劝阻;而那些还在波澜
不惊运行着的,则在媒体上找不到只言片语,就像从未
存在过。其中更以广州市的故事最为极端。

和十年前相比,中国“先天缺陷”婴儿比例的统计数已大
幅上升。卫生部门的《中国出生缺陷防治报告
(2012)》显示,中国每年新增90万至100万有缺陷的
新生儿。被广泛引用的2010年《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
告》则提到,相关部门保守统计,中国每年大约有10万
名儿童被遗弃,大多为残疾儿童或女童。

民政部希望建立重度残疾儿童基本生活补贴和医疗康复
补贴制度,“从源头上抑制弃婴现象”。但要让这个群体
有尊严地存活下去,中国依然任重道远。

孩子死了

孩子出生11个小时后,郑玉玲夫妇做出了决定——将这
个重病的孩子送往广州市婴儿安全岛。他们说,希望这
样能让孩子“再多活一会儿”。

孩子出生于2014年2月22日晚间10点。她刚出生就被发
现气管和食管不分,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在专
家会诊之后,医生通知郑玉玲夫妇,“这孩子没法治
了。”

23日凌晨5点,在新生儿科重症监护室,郑玉玲第一次
——也是孩子生前最后一次认真端详她——全身皮肤发
青,眼缝很短,两眼距离较宽,鼻子和嘴巴被氧气面罩
遮住,小胸脯随呼吸机剧烈起伏。郑玉玲想摸摸女儿的
小手,但她的手在半空停了停,又缩了回来。

郑玉玲最初希望,让孩子在呼吸机上维持一段时间,再
找北京和上海的专家会诊,看能不能还有救。但最终她
放弃了这一想法——对一个毫无存款、每月花七八百元
租下城中村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的家庭来说,若每
天开支三四千元,很快就会被拖垮。

决定放弃治疗后,他们却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刚
刚当上母亲只有几个小时,郑玉玲反复向丈夫哭诉的一
条是:“我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她躺我怀里死去,她毕
竟是我刚生下来的骨肉。”

那时,关于广州婴儿安全岛试点的新闻早已家喻户晓。
郑玉玲自述,注意到婴儿安全岛内不但有空调、被褥等
必备用品,还有和产房里一样的婴儿保温箱,便考虑:
与其让孩子在她身边死去,不如送去婴儿安全岛,“或
许还能有一丝希望”。23日早上9点,医院下发前一天的
费用记录,郑玉玲发现,“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她狠
狠心,对丈夫说,“那就送去这里(婴儿安全岛)吧!”

陈达埠为孩子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记录显示:“患儿
气管插管困难,不排除严重复杂先天畸形存在,病情危
重,与患儿家长详细解释病情,家长表示知情理解并要
求放弃治疗,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患儿家长承担,于
即刻签字办理出院。”

上午11点,陈达埠和岳母坐上出租车。拔掉呼吸管的孩
子被一床粉红色的崭新抱被裹着,藏在一个大大的红色
手提袋里。大人一路沉默,孩子也安静。

出租车在婴儿安全岛前停下。陈达埠下车,快步走过
去,推了推婴儿安全岛的门。门是锁着的。他将手提袋
放在门口,转身回到出租车上,整个过程不超过2分
钟。慌乱中,陈达埠压根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这座婴儿
安全岛。

这是一座红瓦灰墙的小房子。门窗右边有一份由福利院
孤残儿童亲笔书写的心声:“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真
的忍心抛弃我吗?福利院虽好,也不及同你们一起生活
好。求求你们别抛弃我!”

而婴儿安全岛的侧面,则注明了运行制度:实行24小
时值班制度。但对外开放时间为每天晚上7时至次日上
午7时,一旦有孩子被送入“岛”内,工作人员就会接到报
警,并于3分钟内抵达安全岛,按照规定程序开展救
助。但如果是白天遗弃孩子,保安会进行劝阻。

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的保安亭距离婴儿岛约50
米。这天,当保安发现有人将一个手提袋放在门口,正
欲劝阻时,陈达埠已经坐上出租车,走了。

保安打开手提袋时,孩子的脸已经黑了。她上身赤裸,
下身穿着纸尿裤,肚脐上还包着白色医用纱布。120随
后赶来,经检查后现场宣布,孩子死了。

福利院不堪重负

这是自2014年1月28日广州婴儿安全岛试点以来收到的
第一个死婴。

对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而言,他们必须向外界证
明这个孩子并非死于婴儿安全岛——试点尚未满月,若
真有孩子死于这里,福利院将难辞其咎。

保安当时就向公安部门报警。24日下午4点多,警察来
到病房,对郑玉玲录了口供,并带走了陈达埠。晚上,
警方通知郑玉玲,因涉嫌遗弃罪,陈达埠被刑事拘留
了。

据《刑法》第261条,对年老、年幼、患病或其他没有
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
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当天,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徐久即在媒体上
谴责这一恶性事件。他表示,“开设弃婴岛的原本意图
是生命至上,保护弃婴的弱小生命,并不是鼓励遗弃。
我们一直强调,遗弃孩子是违法行为。我们正在商议,
要出措施来面对和打击恶意遗弃行为。”

从2月24日——即陈达埠将孩子遗弃在婴儿安全岛的第
二天起,“弃婴违法”的大标语竖在了路口。广州市民政
局还推出了新举措:对试图遗弃明显超过一岁小孩的人
员进行劝离,对涉嫌遗弃婴儿的行为进行劝阻,对不听
劝阻执意遗弃婴儿的行为及时报警并向警方提交相关追
查证据和线索。

为什么是一岁?广州市民政局解释,婴儿广义上是指不
满一岁的小孩,婴儿安全岛接收的应是婴儿。

尽管政策明显收紧,但还仍然有不少家长宁可违法,也
要将孩子送来。只是与24日之前相比,家长与保安通宵
僵持的情况急剧增多。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和郑玉玲一
样,觉得自己已无力继续抚养孩子。

对此,徐久也在媒体上公开表态,“福利院不是医疗机
构,医院如果没有办法治好,福利院也不会有办法。”

2月28日,广州市婴儿安全岛试点整整一个月,共接受
弃婴200名,是福利院正常年份中大约半年的数量。这
200名孩子中,大约三分之一超过了一岁,其中年龄最
大的已经七岁。

3月16日,广州市宣布暂停弃婴岛试点,理由是“超出负
荷,达到极限,无法继续”——48天,这个婴儿安全岛共
收治弃婴262人,全部患有重病。媒体报道称,在福利
院内,大部分原本睡一个婴儿的床上都安放了两个婴
儿,原本每个班组养育儿童的人数已经从50余人增至近
百人,一个养育员需要照顾20个婴儿——这已达到工作
量的极限。

弃婴的家长却依然源源不绝。就在婴儿安全岛暂停的当
天晚上,一名带着患有唇腭裂和先天双下肢短缩女婴的
父亲来到这里,当被告知这里已经暂停接受孩子后,他
突然双膝跪地痛哭不已。“孩子送到这里还有一丝希
望,跟我们就只能等死了!”

“虎毒不吃子,今天遗弃骨肉如同用刀削骨,医生说我
儿的病情无药可治,留在家中会导致更大的家庭悲
剧。”这是在婴儿安全岛内发现的一张字条,落款为“没
有资格为人父”。

试点沉寂

在广州市婴儿安全岛宣布暂停后,广州市民政局方面也
称:“主要原因在于目前接受的弃婴数量已经远远超过
广州民政部门之前的预期。”

广州婴儿安全岛的命运,正是国家民政部2013年7月在
全国各地推行婴儿安全岛试点的缩影。2014年6月24
日,民政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截至6月18日,中国共
有16个省区市建立了32个婴儿安全岛,共接受1400余
名弃婴、弃童。

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民政部称,常德、贵阳、铜仁、
太原等城市的婴儿安全岛运行平稳,接收弃婴、弃童的
数量始终保持相对稳定状态。哈尔滨、牡丹江、绥化等
城市儿童福利院接收弃婴、弃童的数量与开展婴儿安全
岛试点工作之前相比,没有明显差别。

财新记者查阅公开报道,上述城市中,除常德有媒体零
星报道之外,其余城市的婴儿安全岛几无公开报道。这
意味着,这些城市的婴儿安全岛“运行平稳”,一个重要
的原因是无人知晓。

而在南京、济南、厦门、西安等地,在婴儿安全岛开放
初期,接受弃婴的数量均出现大幅度增长。公开报道显
示:南京,三个月接受159名弃婴;济南在最初十余
天,平均每天接受超过10名弃婴;厦门,三个月时间,
接受120余名弃婴;西安,接受弃婴是以往的2倍。这些
孩子多患有疾病,主要为唐氏综合征(先天愚型)、脑
瘫、先心病患儿。

继广州于3月16日关停婴儿安全岛后,4月初,厦门也宣
布暂时关闭婴儿安全岛。曾经有一患儿的父母,曾先后
前往广州、厦门,了解到当地婴儿安全岛均已关闭之
后,将孩子抱到济南婴儿安全岛,无论工作人员如何劝
阻,他们最终还是将孩子遗弃在那。

类似效应使得仍在开放中的婴儿安全岛压力巨大。他们
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控制弃婴数量。

发布会上,民政部介绍试点地区的“改进措施”—— 在济
南、天津等地,婴儿安全岛的开放时间调整为白天开
放、晚上关闭,以应对夜间遗弃行为。在南京、西安等
地,婴儿安全岛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并对弃婴年龄等相
关情况进行询问,严格控制进入婴儿安全岛的婴幼儿的
年龄。还有一些福利机构派出专门人员,联合公安部门
在福利院周边进行巡查,对遗弃孩子的家长进行及时干
预和劝阻,并联合公安部门对恶意遗弃的行为进行严厉
打击。

更多细节显示:婴儿安全岛不再希望受到公众关注。财
新记者拨打多个试点地区福利院的电话,均表示对婴儿
安全岛的话题“不接受采访”。其中某福利院的工作人员
称,“一旦有媒体报道,之后几天就会有家长把孩子送
过来。”

而那些还未开始的试点地区,也已经开始打退堂鼓——
曾经希望建立广东首个婴儿安全岛的深圳市,至今没有
任何动静;毗邻广州的东莞市,民政局长在接受媒体采
访时更表示,“由于广州试点暂停,因此东莞需要更加
谨慎,有时候好事不一定能达到预期效果”。

此外,临沂、郑州、乌鲁木齐、杭州、温州等原本计划
启动试点的城市均推迟了试点。

从源头控制

在广州婴儿安全岛被塑料围起来后,郑玉玲专程来到这
里。她带来一束花,放在孩子曾经被放下的那块地上。

4月2日,在被刑拘36天之后,陈达埠被取保候审。10
月27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对陈达埠作出了不起
诉决定。《不起诉决定书》称,尽管陈达埠实施了遗弃
罪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无须判处刑罚。

事实上,尽管法律中有遗弃罪,但在真正的执行过程
中,受到惩罚的并不多。司法机关即便找到孩子的父
母,考虑到其家庭经济困难等原因,多以批评教育为
主,极少使用有期徒刑。

郑玉玲夫妇在表达悔恨的同时,更提到“希望制度越来
越完善,生病的宝宝们都能得到治疗” 。

长期关注未成年人保护的律师郑子殷称,由于中国暂时
没有一个专门针对重病儿童群体的具有操作性的福利和
保护政策,“ 对于那些没进入福利院接受国家庇护的重
病儿童而言,社会保障制度几乎是空白 。”

民政部门正在试图努力填补这样的空白。在新闻发布会
上,民政部宣布,将着力推动建立重度残疾儿童基本生
活补贴和医疗康复补贴制度。浙江、山东、天津等地在
建立婴儿安全岛的同时,也大力加强困境儿童分类保障
制度建设,加快政策性文件的出台步伐,使各类困境儿
童得到及时有效的保障,“从源头上抑制弃婴现象”。

比如天津,地方财政将为困境家庭的残疾儿童提供补
助:重度残疾儿童基本生活费每人每月420元,轻度残
疾儿童基本生活费每人每月310元;同时重度残疾儿童
每人每月享有价值100元的护理服务。医疗康复方面,
困境家庭患脑瘫0-7岁的儿童到指定医疗机构康复训
练,每年每名儿童补贴1.2万元。对0-14岁脑瘫患儿医
疗费个人支付部分给予35%的补贴,14岁以上25%补
贴。

这或许的确能够缓解家庭抚养先天缺陷孩子的压力,并
抑制住部分家长将先天缺陷的婴儿遗弃的冲动。这是一
场赛跑,一方是制度,另一方是现实。前者,重度残疾
儿童基本生活补贴和医疗康复补贴制度何时普及至全
国,尚无明确的时间表;后者,有先天缺陷的中国孩子
正在以平均每30秒钟一个的速度来到这个世界上。

财新网近期特稿:

BAT进医院

埃及女孩割礼之殇:消除对女性的暴力

近距离接触死神 邹纬医生非洲抗埃记

近亿中国人患糖尿病 超半数不知有病

调查揭中国癌症生存率远低于发达国家


无恙(wuyang):财新传媒出品,贯通政策产业,搭
建医患桥梁,传播健康新知
特别声明:

“无恙”由财新传媒出品。“无恙”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
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
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
用。



Read morePageview 1681 Report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