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613
首页 - 博客首页 - 若即若离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怎样的人生——读"从细微之处看中美科研的差别" 有感
作者:agostic
发表时间:2007-11-03
更新时间:2007-11-03
浏览:1355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政论争论
三鹿毒奶粉事件
腾阎事件收录
汶川地震专栏
对“独”斗争
曲孙事件收集
抗日反日
袁隆平专题
大妈抱怨LG
有关华人教授话题
饮食内容
四处走走
Las Vegas
内外之分
校园内外
杂7杂8
生活生存
化学科学
文学争鸣

常常读到类似这样的文章。看完之后,往往心里打躇。想回国吧,却怕如文中所揭发的问题所耽误。回去做科研,却要把精力花在搞关系上,还得为更多地赚“钱”而削尖脑袋。慢慢地,学问已沦为次要,成为摇钱树的“招牌”而已。

多少次,下定决心,给自己定个计划,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但往往这种计划都是在“做梦”中的完美的遐想。最难计划的就是这种“归去”,“何时归”的两难。真的回去,就得回归现实,思考该怎么面对这些“差别”?

如果,为了钱,为了生活,在美国可以过得更舒心;想回去,目的是什么,其实很清楚。但往往形势比人强,融入了,被动得再也无法做到当初的抱负。这也就是回国之后,学问做不了一流的“场外”重要因素之一。

做学问,需要遵循做学问的潜规则。尤其,要做前沿,做学科方向的先行者,更需专心集中做学问。可是回去了,在国内能做到吗?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为利?为义?为了什么样的一生,回首的时候,不再后悔,觉得做的值得。钱,能给予这个价值吗?没有钱,怎么实现自己的价值?

做学问不光发文章,申请奖励。是的,经费在哪都很难申请,这无需抱怨。但,如果同样的idea,却需要靠关系,而不是靠学术本身要求来评判,恐怕学问做到这样地步,非得吐血而死!

我们都是利益这个网中的一个结点,非亲非故,无需厚此薄彼,更无需画地为牢,结小圈子。在活的生命面对一生之后的死,我们是平等的,不因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那么为什么不能在活的时候,彼此给予平等的机会?

做人,做学问,做到要靠欺骗来为了眼前的利。这样的境地是不是一种悲哀,一种无奈?为什么不可以做好点?为什么非得如此?难道自己的手脚,自己的大脑出了毛病?说到底,还是因果报应,因为这是一张三维立体网,哪地方出问题了,必将影响到整体的情况。不正常了。

做学问,获取生活的资本,更多一点,由学问而成名,这是为自己。为他人,是希望自己的学问作为一种付出,能为他人的发展带来借鉴,或者提供方法,或者成为捷径。这本来就没什么好你争我夺的,却为了利而偏离了学问的目的。

由穷而富,可喜可贺。是的,金钱可以改进物资生活条件,但人文素质,思想观念和道德风俗更需更新换代。“富不过三代”是对土老冒的写照。知识可以使人精神获得升华。谦虚向学才能让人敬畏。光鲜的外表只是虚华的空壳,脑中无神。

人生一世,来去匆匆。悄悄地,你来到了这个世上,再悄悄地,你走了,你能带走什么,那么你又留下了什么?你的吃喝玩乐,满足得很,过后还不是一场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在奔钱的路上,多一点思考,加点自己的思想,给这个世上留下一个脚印:你曾经来过!

=======================

原文:

从细微之处看中美科研的差别
2007年11月02日22:19:54 [科技新闻]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科研的确存在一些弊端。

1.关系比科研重要。

这些关系体现在基金的申请,文章的发表,职称的评定等各个方面。在美国,申请基金Idea(想法)是第一位的。

2.SCI重于一切。

国内的科研单位,现在都把SCI当成了救命稻草。没办法,体制的原因。只要有SCI文章,一切都好说。

国内不少高校和研究所都要求研究生毕业发SCI文章。学校对科研人员的绩效考核都用SCI文章及申请的基金来衡量。以前用量来衡量,也就是SCI文章的数量。现在又开始从质的方面来衡量,也就是发表文章的影响因子。当然是越高越好。

但是在美国,人家也看SCI。但是更多的科研人员更愿意把文章发表在自己研究领域的期刊,而不是追求影响因子。一个美国科学院院士(生物科学),发表的文章也不过是10,才一两篇。但是他仍然受到他人的尊重。因为他在自己的领域的确是做出让大家敬佩的贡献。

3.师生关系太复杂。

在美国,研究生是有权利选择导师的。一个研究生,会在几个不同的实验室进行rotation,然后会选择其中一个感兴趣的实验室。但是在中国,学习报考的时候就确定了导师。而且中国学生特别多,基本上是供大于求。所以对于中国导师来说,存在着一种你不来会有他人来的念头。是买方市场。所以学生永远得听老师的。而在美国,师生之间几乎是平等的。学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老师也欣赏有想法的学生。而且学生的毕业不完全取决于老师,而在于自己的研究结果。

4.对课题的理解。

中国学者申请到课题后,做什么,怎么做,看着办。并不按照课题来执行,甚至是不相干的都可以。照样可以结题。

但是在美国,申请到课题后,基本是严格按照课题来做的。所以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在国内求学,压力大。因为要做什么,得自己想。但是到了美国,就相对轻松了,因为导师在课题标书里已经把做什么,甚至怎么做都写得详详细细,照着做就可以。

5.对科研的态度。

做过科研并发表过文章的人都知道,在写文章时一般是要注明:“本实验有n次重复,整个实验重复2次”。但是国内学者很难做到这一点。基本上是一次实验结果就发表。但是在美国,多数人都是严格要求重复2次,也就是一共3次,这样都得出同样的结果,表明结果可信,然后才可以发表。

------------------------------------------------------------------

导师让你毕业,总能毕业

□你们博士毕业聚会时聊什么呢?

■昨天我们所里的博士生毕业聚会,我们谈到现在一律要求博士在SCI的期刊上发文章,挺头痛的。必须投到SCI期刊,而有的老板(导师)都没做到,题目本身到不了那个水平,这不是浮夸、不是“大跃进”吗?

□那你们博士做研究会造假吗?

■肯定存在,我觉得可能还比较普遍。其实你能不能毕业完全在于老板,不管你实验做得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论文答辩的评委是导师请的人?

■对呀。

□你答辩时有人“刁难”吗?

■没有。答辩过程共1个小时,前50分钟我介绍,剩下10分钟时间提问,当然要提前把论文给评委看。结果当场通过,之前我是认真准备的,但也就是那么回事,只要导师让你毕业,总能毕业。

□戴了博士帽照相吗?

■没有照。现在博士太多了,简直想把全国人民都变成博士。

技术员比我们博士牛

□中国的流感研究水平如何?

■比国际上的先进水平差得很远。在去年的世界流感大会上做大会陈述的,中国大陆研究人员一个也没有,他们认为中国人没有和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香港有一个管轶,流感研究做得相当好,最近刚在NATURE上发了一篇文章,人也很“张狂”。

□怎么张狂?

■说话比较“大气”。当时到日本参加世界流感大会的有中国CDC(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些官员,但后来到听研究报告时,好多官员都跑出去玩去了,管轶就对我说:你看,只剩下我们两个穷秀才了吧。他说得比较夸张,可能还有别人在听。

当时中国去的人不少,但国家CDC的官员用的是公款,而我们用的是课题经费,要不是日本方面给青年科学家每人资助1000美元,我是去不了的。不公平的事太多了。

□国内流感研究为什么水平低?

■国内真正做流感的人很少。有很多历史原因,1997年以前国内把流感看做小病,直到1997年香港禽流感感染人之后,国家才重视起来,这几年每年都爆发禽流感。而国外从1918年流感大爆发之后就开始重视研究,近100年了。

原来流感研究室特别穷,这两年WHO给了很多资助才有所改善。但研究室对人才培养没有一个长期的规划和可持续的考虑,真正有能力做流感研究的人很少。

□那你为什么不去流感研究室?

■我觉得那儿人际关系比较复杂,不太适应。比如技术员要管博士生,动不动把细胞培养室锁上,你想培养点细胞你得求他。

□听说王晓东的生命科学研究所很好,他们强调其他人员要为研究人员服务,一切为研究服务。

■可能从国外回来的理念比较好。国内研究所的怪现象是,技术员往往与领导相处时间更长,更熟,所以他们比你年轻博士牛气,有后台啊。

这种风气蔓延开来,这个国家就完了□你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甘德怀考博事件”吗?

■我不知道。

□你们考博士的时候感觉公平吗?

■当然会有不公平了。

□自然科学的博士会不会好点儿?

■也一样,导师想要谁就要谁,笔试成绩不重要。我面试表现还可以,我们当时是9人中取两个,过线的就我们两个,另一个女孩原来读硕士时和我是同一宿舍的。这个女生非常“厉害”,她本科是学图书信息管理的,跟我们博导说她原来学“生物信息学”,导师一听就非常喜欢啊。

我读硕士时,一个同学英语只考了48分,后来也上了,答辩时论文做得太“完美”了,我们都听傻了。当时会场沉默了好一阵,后来这个同学老板的老板(导师的导师)开口说,这篇论文以前我听过,原来是她导师以前在日本做的工作。那个老板的老板说:这篇论文你能讲下来不错,我就问你一个问题,硕士这3年你学到了什么?请你讲讲。然后她就说,这3年有谁谁谁很多老师帮我呀,特不要脸。

□那不是抄袭吗?硕士难道不要求做自己的东西吗?

■是啊,这是她导师同意的。

身边类似这样的事情,很长时间里一直困扰我,影响我对世界的看法,因为我不懂。

□导师怎么能这样?

■可能和导师的性格也有关系。像我们老板从来不生气,对什么事都淡然,从来没见过他对什么恶势力坏现象动气。

□也是,现在有些博导自己都造假剽窃。

■造假太普遍了。这种风气蔓延开来,这个国家就完了,真的,好多老板都是这样,我们博士生在一起时常议论这些。

在国内申请经费很怪

□前不久的全球华人生物学家大会,你参加了吗?

■没有。

□会上一批海外科学家呼吁科研人员要把精力放在科研上,不应该把时间花在搞人际关系上。

■是啊,我们学生可能不明显,但我听说,老板得跑关系,申请经费时,认识的朋友、同学、同事啊当然好办一点。

□在很多人心目中,做科学研究还是神圣崇高的,出于热爱,没那么多功利是非。但最近我拜访一个北大留校的老同学,他对自己的生活好像很不满意,因为没地位的年轻人争经费拿课题很难,一年到头给老板打工,激情都被消磨掉了。

■在国内申请经费很怪。平时你即使有好的IDEA(主意),如果没有关系、地位,也很难申请到经费,那些钱不能用到正经干活的人身上;而当特殊的 ***情境到来时,比如SARS、禽流感爆发期间,这方面的题目特别容易申请经费,不需要有好的IDEA,反正把那些钱花完了,没做出来,就编造呗,太普遍了,最后总能交差。

主编与我们研究室的头儿关系不好

□你的博士论文发表了吗?

■国内我这个领域最好的杂志也就是《病毒学报》和《中华实验病毒学》了。我向他们投过稿,被压住了,原因据说不是因为论文水平不行,而是因为杂志主编与我们研究室的头儿关系不好。我们另有一个博士的论文水平不行,可因为导师是院士,抢在我前面发了。那期杂志发了两篇博士论文,一篇老板是院士,一篇老板是所长,我找到杂志编辑,他们就说谁让你们头儿和主编关系不好?

□难道不看论文的质量吗?那院士不管自己的学生吗?

■那个院士学生的论文确实极差,他的学生也不是每个都差,这个差的每天都上网聊天,念3年博士恨不得聊了两年,好不容易要做点实验,又隔离了。院士他根本管不过来,他的精力主要在搞公司,他非常有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gostic写信]  [若即若离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