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519
首页 - 博客首页 - 顾仁书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迷情
作者:Naerog
发表时间:2015-06-19
更新时间:2015-06-19
浏览:587次
评论:0篇
地址:67.
::: 栏目 :::


昏黄的灯光下,两具年轻的肉体贪婪地缠绕在一起。汗水湿透的宽阔壮硕的背部,被红色的指甲划出一道道血痕,在灯光下格外的显眼。汗味和着体液让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激情的味道。越来越高亢的女声跟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极具节奏感的床的咿呀声,奏出一曲让人血脉贲张的进行曲。

当进行曲即将进入高潮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文森,……”声音戛然而止,时间恍如被一下子冻住了。唐兰的脸上依然凝固着本想给他惊喜的笑容,眼泪却已经在眼眶打转。手里提着的礼物袋跌落在地上,一个劳力士表掉了出来,滚到仍在床脚边的蕾丝内裤旁边。

唐兰一句话也没说,转过身,使劲摔上了房门。整个房间像地震般,猛然抖了下。

文森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抓起衣服就跟着冲出去。床上的惠亚娟恨恨地不知道咒骂了一句什么,慢悠悠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对着巨大的穿衣镜穿戴起来。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了。

顾仁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苦笑地耸耸肩,走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起来。

刚下完雨的城市的夜空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湿气。楼下小区的街灯像是一团团黯淡的光团。远处马路上时不时传来几声让人烦躁的喇叭声跟急刹车时轮胎摩擦路面的声音。

主卧房的窗户传来了隐约的哭泣声,顾仁从阳台回头看过去。窗帘早已拉了起来,只看到隐约的两个人影。靠在老婆季茉怀里的就是唐兰吧,肩膀激动地抖动着,哭声跟季茉的安慰声隔着窗帘跟窗玻璃传了出来,让人听得不清不楚。

顾仁心头突然一阵烦闷,掐熄了烟。回到主卧门前,敲了敲门,“唐兰,你没事吧?”

“没你事!今晚你到书房去睡吧。”季茉的声音传来。

想不到一向以女强人身份出现的唐兰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顾仁知道她们闺蜜之间的事情自己不好瞎掺和,只好从储物柜里翻出备用的枕头跟毯子,往书房走去。经过女儿房间的时候,顾仁探头看了看,四岁的女儿睡得像小猪般香甜。顾仁不禁笑了笑,心情一下子好了。

当顾仁把枕头跟毯子扔到书房的小床上,手机响了,是文森的。


哭累了的唐兰斜躺在床上靠着季茉睡着了。季茉轻轻地把手从唐兰身下抽了出来,揉了揉被压麻的肩膀。

三十多岁的唐兰在季茉面前完全放下了平时女强人的外壳,像个小女孩般甜甜的睡着。脸上虽然依然挂着泪痕,可是嘴角却轻轻翘起,像是梦见什么开心的事情。比普通人略高的鼻尖微微泛着细小的汗珠,柔顺的长发散在枕头上。胸口伴随着悠长的轻微的鼾声缓慢地起伏。

可怜的兰兰。

季茉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静静地看着她,好像回到了儿时。她们很小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朋友,唐兰柔弱,季茉却长得比普通男孩子还高大,时常充当唐兰的保护者的角色。每次唐兰被文森跟顾仁那两个坏小子欺负,季茉总是挺身而出。有一次还把文森揍得脸肿了一个星期。后来文森他妈文家婶子把季校长堵在校长办公室整整一天,自然季茉也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可是想不到唐兰这小妮子最后却跟文森好上,而自己也被顾仁俘获了芳心。世事总是这么难料,希望唐兰跟文森这次也能处理好吧。

季茉脱下外套,伸了个懒腰,熄了灯。换上睡衣,她轻轻地在唐兰身边躺下,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搂上唐兰的肩膀。唐兰动了一下,手也搭上了季茉的腰。就像儿时一般,两个闺蜜相拥而睡。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从外面照了进来。微尘在被玻璃扭曲过的阳光中,以空旷的房间为舞台肆意地舞蹈着。没有被阳光晒到的墙壁显得特别的阴暗。墙上早已蒙尘的结婚照,有点歪斜的挂着。照片上穿着旗袍的唐兰的笑容虽然灿烂,却早已褪色;文森穿着旧式的马褂,脸藏在阴暗中看不分明,眼睛却露出幽幽的光芒。

屋里老旧的空调马力不够,空气闷热潮湿,弥漫着一股霉酸的味道。文森坐在房间角落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一脸阴沉地抽着烟,给这闷热的房间更添加了让唐兰抓狂的烟雾。

唐兰瞪了文森一眼,径直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屋外的空气带着积攒了大半天的闷热,扑面而来。唐兰深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这带着夏日的炽热的空气稍稍驱走心里的寒冷。

唐兰拉上的皮箱的拉链,拉起皮箱,看也不看一眼文森,就这么走了出去,走出这个住了十年的家。

文森斜靠在椅子上,听着唐兰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声音越走越远,嘴里吐出一个烟圈。他看着烟圈慢慢变大,变淡,在阳光跟阴影的交界处消失不见。嘴角慢慢勾起,苦涩眼泪却从眼角滑落。


音乐戛然而止,小朋友们带着意犹未尽的笑容向出口走去。两个小女孩手牵着手,从出口跑了出来,又排到入口的队伍末端。季茉跟唐兰看着这两个小女孩,不禁相对莞尔一笑。她们俩也排在队伍里,是整个队伍里仅有的两个大人。前面跟后面,都是急着要坐旋转木马的孩子。

“小朋友们请排好队,一个个来,不要跑!”入口处的阿姨忙而不乱的指挥着急着要坐上木马的小朋友们。

唐兰牵着季茉的手,急急忙忙的赶到木马的大转盘上,一下子跨上最高大的那匹枣红色的高昂着头,抬起了两条前腿的木马。季茉也默契的骑上了旁边一匹像是腾空跳起的大白马。两个闺蜜看着对方咯咯的笑着,与周围的小孩子的兴奋跟激动没有什么两样。

木马旋转起来了,唐兰一下子没坐稳,季茉在大白马上赶紧伸出手,把住唐兰的慌乱中要挥舞的手腕。两个人就这么手牵着手,随着木马旋转和起伏,一直都没有松开。咿咿呀呀的音乐声中,四周所有的景物都转成一片虚幻,恍惚又回到了两人儿时一起坐木马的情景。


“我不要爸爸,我要妈妈!”小甜甜坐在地上使劲地大哭。一只鞋不知道掉哪里去了,胖乎乎的小脚丫胡乱地蹬着,脸颊上挂着两行泪珠粘着头发,鼻涕口水把小脸抹成大花脸。

围着围裙的顾仁,无奈地放下手里的锅铲,把煤气炉的火熄了,躲避着满地的乐高积木跟各种颜色的橡皮泥,向女儿走过去。嘴里还不断地说着,“宝贝乖,甜甜乖。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我不要!”女儿推开顾仁的手,两个小手冲顾仁脸上乱抓。一下子抓住顾仁的眼镜,使劲往地上一摔。

顾仁赶紧把眼镜捡起来戴上。女儿的哭声却越发的大了。顾仁笨拙地搓着双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不断重复着“宝贝不哭”。

墙上的猫咪钟又“喵,喵,喵”地响了起来。顾仁抬头一看,已经是晚上八点。

顾仁赶紧站起来,回到炉子边,重新点火,把腌了一天的排骨扔进锅里,嗞喇的一声。很快一股排骨的清香,伴随着抽油烟机的风扇声跟女儿时强时弱的哭闹声,布满了整个房子。


小甜甜坐在自己的小桌子前细心地捏着橡皮泥青蛙。小小的青蛙已经有点儿样子了,可是四条腿怎么也粘不上去。要么一碰就掉,要么一使劲肚子就被捏变形了。折腾了一会,小脸就皱起来,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唐兰看着小甜甜的样子,赶紧走过去,要给小甜甜帮忙。

“哐啷”的一声,厨房里传来摔破东西的声音。唐兰想过去看看,却隐约听见争吵的声音,还好像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妈妈,妈妈!你看兰阿姨帮我做的小青蛙。”小甜甜拿起还缺两条腿的小青蛙,跑进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季茉端着热腾腾的晚饭从厨房里出来,热情地招呼唐兰吃饭。顾仁脸色有点发青,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硬。

“茉茉,我看我还是搬出去吧,在你们家住了几个月,也够打搅的了。”

“兰兰,你说啥呢!我家就是你家。再说,你还没找到地方住,不住我这你能上哪住去?”季茉有点儿生气,狠狠地剜了顾仁一眼。

“要不,我明天帮你问问。陈总好像要移民,对,国贸的陈总,你也见过的,他家的房子要租出去。他家离我们上班的地方也不远,我帮你问问吧。”顾仁故作殷勤的说,却被季茉在桌子下狠狠地踢了一脚。

唐兰伸手拉了拉季茉的手。“那好,谢谢你呀,顾总。”

“什么顾总,我警告你呀,顾仁,在单位可别欺负兰兰。”

“我哪敢,兰兰可是我们公司的小辣椒,我只比她高半级,但她却是董事长眼里的红人。只要她不欺负我,我就万幸了。”

气氛终于缓和下来,晚餐在小甜甜带着稚嫩的歌声跟顾仁劝小甜甜吃饭的哀求声中快乐地进行着。


凉爽的晚风把带着海水的湿气驱散了夏天的炎热。顾仁把客户送上出租车,抬起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斗,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海的气息的空气。回头看看扶着电灯柱,醉得有点儿摇摇欲坠的唐兰。酒楼楼上依然热闹非凡,阵阵热气伴随着劝酒声划拳声从各个厢房的窗口里冲出来,顽强地抵抗着海风带来的清凉。

顾仁走到唐兰身边,扶住她,正打算招一辆出租车。唐兰却摇摇头,拉着顾仁往沙滩那头走去。

来到沙滩上,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虽然依然能听到酒楼跟附近歌厅的声音,但却已显得遥远而不真实。满天的星光下,波浪温柔地拍打着沙滩,远处一两盏渔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沙滩上坐着的三两对情侣在喁喁私语。

唐兰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把顾仁也拽着坐下来,然后身体后仰,双手在身后支撑着,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顾仁没有说话,静静坐在她身边陪着她。

唐兰其实很好看的,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略施脂粉的脸带着英气却又不失儿时的调皮。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在夜里的海风中轻轻地飘起。离婚给她的影响似乎早已消失不见,顾仁眼里依然是儿时那个可爱的玩伴兰兰。

“兰兰。”
唐兰转过头,略带点迷茫地看着顾仁,脸上露出了纯真的微笑。

顾仁把头轻轻凑过去,手自然地搭上了唐兰的肩膀。唐兰闭上了眼睛。略有点急促的呼吸,使得鼻翼轻微的张合。热气喷到顾仁的脸上,有点儿痒痒的。

快要触碰到唐兰的双唇的时候,顾仁停了下来。

唐兰张开了双眼,有点失望又有点释然地看着一脸懊悔,不敢看着自己的顾仁。


“啪!”顾仁捂住脸,惊愕地看着季茉。

季茉也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旋即转过身,使劲的摔上门。

“老婆,老婆,你听我解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你开开门。”

“爸爸……”小甜甜怯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顾仁回头看到小甜甜抱着小熊,很害怕地看着自己。然后惊恐的脸慢慢地皱了起来,嘴巴慢慢张大,一开始什么声音都没有,突然间哭声就排山倒海般从小小的嘴巴里汹涌而出。眼泪随即也像断线的珍珠,顺着小脸流了下来。

“甜甜乖,甜甜乖。爸爸妈妈没有生气。”顾仁赶紧跑过去,把小甜甜抱起来。小甜甜紧紧抱着爸爸,依然张开喉咙大声哭着。

房门打开了,季茉换了身出门的套装,手里提着个小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向家门快步走去。

“老婆,你去哪呀?你等等,我错了,行不,你不要走啊!”顾仁抱着小甜甜追到门口,季茉已经钻进车里,把车启动了。

顾仁呆呆地看着车子在街角转弯,小甜甜的哭声越发大了。


“茉茉,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想不到顾仁跟文森那家伙也是一丘之貉,还敢欺负兰兰你。”

“不,不是这样的。我那天喝多了酒,是我要去海边的。”

“那也不能欺负你,更不能耍流氓呀。”

“要怪也得怪我吧。”

“当然不能怪你,男人都是色鬼。连老婆的闺蜜也不放过。我这次绝不会饶他!大不了离婚。”

“茉茉,说说气话好了,可别当真。你看我,跟文森离婚元气大伤,我可不要我的茉茉跟我一般。何况顾仁也不算什么大错,气消了就回去吧,噢。”

“兰兰,别替他说好话。别说他了,我过来也是想陪陪你。你都说自己元气大伤,看看你,都瘦了不少了。”

“哪有,我早没事了。文森早被我抛到爪哇岛去了,好像生命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似的。现在呀,我只想好好工作。”

“真的,你没想过男人,只想工作?那,顾仁那个吻……”

“茉茉,你说啥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不过不也没有发生什么吗。”

“兰兰,我当然不会怪你。但是,连顾仁也亲过我的兰兰,我怎么也要亲一下。”

“别闹了,茉茉。”唐兰有点发窘,无力的推着季茉的搂向自己肩膀的“魔爪”。

“来嘛,就试一次。咱俩小时候什么没试过。就一次。”季茉“坏笑”地继续前进。

唐兰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睛认真地盯着她,“就一次?”
“就一次。”季茉收敛起笑容,点点头。

“嗯,那好,来吧。”唐兰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会,却没有动静。她疑惑地睁开眼睛,看见季茉定定地看着自己。

“兰兰,你真美。”季茉喃喃地说。

“到底来不来,不来我睡觉了。”唐兰说着,就要转身躺下。

季茉伸手把唐兰搂着,把嘴唇印了上去。两个人的嘴唇紧紧印在一起,一起倒在了床上。

过了很久,唐兰才把季茉推开。

“兰兰……”

唐兰看着季茉,轻轻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睡吧,茉茉。”然后闭上了眼睛,任由季茉搂着自己。

十一
季茉打开家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点着蜡烛,还有一瓶打开的红酒。更让她惊喜的是顾仁跟小甜甜两父女,顾仁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小甜甜穿着冰雪奇缘里Elsa的公主服。

“妈妈,妈妈!”小甜甜扑到季茉怀里,死也不肯放手。顾仁走过去,轻轻搂住妻子跟女儿。

季茉眼睛有点儿湿润,却依然板起脸,警告顾仁。“这两个星期就算小惩大戒,以后少给我沾花惹草,更别想欺负兰兰。”嘴角却忍不住弯起了弧度。

“妈妈笑了,妈妈笑了!”小甜甜欢快的说,“妈妈快来吃饭。爸爸可是准备了一整天呢,我也有帮爸爸摘菜。”

十二

顾仁隔着护栏向正准备过安检的季茉跟唐兰挥了挥手。季茉回赠了一个飞吻,然后转身拉着唐兰的手有说有笑地走向安检。她们的背影真美,顾仁不禁感叹。

接吻事件虽然有惊无险,季茉也比以前更像个贤惠的妻子,对自己的热情有增无减。可是顾仁却隐隐觉得有点危机,觉得总有点儿不对。季茉跟唐兰更加亲密了,周末很多时候都是跟唐兰一起渡过的,顾仁自己倒像个外人。这次她们俩还一起去青岛度假一周,留下顾仁自己在家照顾小甜甜。女人之间的事情,真是难懂。她们开心就好吧。

手机响了。

“什么?甜甜在幼儿园摔伤了?”

顾仁飞快地向机场停车场跑去。

十三
顾仁在手术室外等了不知道有多久,乱蓬蓬的头发,满眼的血丝,满脸的胡茬,不停地拨打着季茉的电话。还是没有开机,终于顾仁放弃了努力,无力地坐着,双眼依然死死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门开了,文森穿着医生袍走了出来。

“文森,甜甜她……”

“甜甜她颅里的血块被取出来了。好好休息,注意不要感染,应该不会有后遗症。现在她还没有从麻醉中醒来,一会你就可以进去看她了。”文森有点疲惫地推推眼镜,但依然耐心地给顾仁解释。

“辛苦你了,文森。”顾仁松了口气,忧虑依然写满了一脸。

“还没找到茉茉?”文森看见顾仁手里依然拿着的手机。

“没呢。”顾仁无奈的回答。

“我得回家了,小惠在家等我好久了。”文森看了看墙上的钟。

“小惠?哦,小惠,她还好吧?”

“她挺好的,我走啦。”文森转身要走。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对顾仁说:“老顾,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顾仁有点疑惑。

“我跟小惠虽然对不起兰兰,可是,你不觉得自己像个单身父亲吗?”

(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Naerog写信]  [顾仁书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