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174
首页 - 博客首页 - 不是郭靖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正月cult十五(15)
作者:dude2010
发表时间:2016-08-10
更新时间:2016-08-10
浏览:1421次
评论:0篇
地址:130.
::: 栏目 :::

15,东方邨(下午两点)

江边已是放晴,县城却又下起了雪。手机信号满了,挤进来一堆乱糟糟短信,有垃圾广告的,有九叔催命的,有五滚让他回电话的,就是没有赵老师的。

倒有一条是二姐的:“今天正月十五,中午回家吃饭。爸,妈,咱姥,还有我,一起等你。”

飞机关上手机,从后视镜里瞄了假朝鲜一眼。

客运站到了。女学生跳下车来,奔向客运站门口:雪中正立着一个戴墨镜的少年。两个俄罗斯小姐用怪里怪气的中文喊了声“再见”。

“上出国班?这他妈是要见网友吧。”飞机说。

“年轻犯傻,肯定有后悔的时侯。”假朝鲜说完推开车门,站在雪中,伸腰,踢腿。

飞机停住雨刷,透过车窗和雪雾看着她:“喂,以前是练跳舞的?”

“以前?以前和你一样,出来混的!”假朝鲜甩出一记回旋踢,黑色弹力裤在雪中划出一道弧线。飞机脑子里蹦出厕所里她那句“一天到晚身上揣着好几帘套子上工”。

一到东方邨,假朝鲜不再笑了,一脸严肃。飞机心说这是要开工了。

他领着妓女们推门进楼。手摇,跟拍,长镜头:满面堆笑偏又一张刀疤脸的大堂经理,在走廊拐角独自抽烟的厨师,两个在电梯门口骂骂咧咧的侍应生,一直推进到三楼的贵宾房,烟雾缭绕中摆了一张麻将桌,五滚,九叔,还有两个肥头大耳者——便是所谓省城来的。飞机正待说话,却听一阵鼾声,转头看去,原来还有一个脸蒙着被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若不是露在外边一起一伏的大肚皮,还以为是被干掉的死人。不消说,这头猪也是省城来的。

九叔没给飞机好脸,往桌上敲出一张二条道:“这老半天?不告诉你抄小道么!我们喝完酒都打好几圈了。”

五滚也跟着溜缝:“小姐到齐了吧?再不到齐,我可真输靠墙了。”

两个省城的就笑。飞机开衫后别着家伙,顺嘴说路过老蛇那儿被拽下来喝酒。可一想九叔和老蛇通过电话,指不定说过什么,不由心里发虚。好在九叔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一个省城的因问:“老蛇?以前混俺们平房那个老蛇?”

“对,就是混你们平房的老蛇。跑咱县多少年了,我给安排江边儿的。”九叔陪笑道。

老蛇?老蛇跑过来都多少年了,难道还跟这几个省城的有过节?飞机怕再说错话,便决定不再做声。

“我们在平房都是小辈,只听说过这个老蛇,都没见过,”那个省城的撇了一张红中出去,特写镜头给了这人眼角上形状奇特的一条疤,跟着话音一跳一跳。“咱哥儿仨年前给社团办事——给社团办事你知道吧,有些人有些事儿其实根本不用赶尽杀绝,赶尽杀绝都是做给外人看的——也是咱们点儿忒背,七爷在局里的人被上面撸下去了,屁股没法擦,就只好让咱们先跑九叔这儿来,没想到还能碰上过去的前辈。九叔,明天安排俺仨去江边儿看看这位老蛇?”

“中啊,明天安排去江边儿。听说当年你们家七爷在省城打地盘,靠的就是老蛇拎着一杆钢钎。一晃这多年过去,都是命。”九叔一边说一边专心盯着手里的牌。

飞机在一旁进不得,退不得,越发觉得尴尬:我现在看起来很像小河南的头马么?社团生意越发难做,只剩“冰”和东方邨两大块。五滚会用家伙,敢玩儿命,“冰”就由他来罩,在外人面前占尽了上风。九叔私下里跟飞机说:你才是二当家,五滚那脑袋溜冰给溜坏了,我敢把小河南给他?又当着所有兄弟的面,把东方邨的场子交待给飞机。听起来不错,可这老东西天天就住在东方邨,哪有飞机说话的份儿。好不容易收个小猫当马仔,又跟五滚屁股后面学会了溜冰。飞机心有不甘,就在年前跟九叔提议开个钱庄,说如今县城的人都不上班,也不炒股,甭管家穷家富,都把钱拿出来放贷集资了,咱就说把东方邨押了,一年期三分利,三年期十分利,你看谁不往咱家送钱?九叔当时听了倒很心动,可过完年就再没动静。飞机本想趁正月再问问,可偏又赶上九叔叫他去江边儿拉小姐……

飞机越想越没意思,正转身要走,却见那五滚和省城的称兄道弟,不由疑心道:如果九叔不让我和省城这几个犊子认识,那谁知道我是小河南的头马?我现在看起来只是个拉小姐的马仔而已,以后怎么在县里当家?既做不了头马,更没法当家,五滚这货还能容下我?他上午把家伙押给我,从我这儿拿了两扎,原来是陪省城的犊子打麻将,所以今天这些景全他妈都是他设计好的?飞机盯着五滚,摸了摸身后别的家伙,头皮一阵发麻。

“这位前辈的事我们只是道听途说。九叔,你在县城不知道,七爷现在家法可严哩。七爷发话了,让我们几个你这儿消停待几天,别整一身病回省城。”省城的刀疤眼一边笑一边把目光转向了飞机。九叔几个笑了一回,牌桌上气氛又快活起来。

“小姐都带过来了。俩俄罗斯一韩国,纯地方特色。楼下等着呢。”飞机干巴巴地说。

“呦呵,楼下等着?等着急了么?我们可是等了一晌午,这老大雪天,路况这么差,穿越大半个省来点她们一炮儿!”又是这刀疤眼,特写镜头,那疤一跳一跳,变成一把刀子,从坑洼不平的脸上跳脱下来,照着飞机胸口戳上一下。

九叔大笑着推倒牌:“好啊,穿越大半个省来点炮儿,和了!”

五滚也笑道:“我他妈彻底输靠墙了。以后再去省城的场子,我也不用提别的,就说跟你们打过麻将,好使吧?”

这两个省城的叼着烟,心满意足笑了。

四个会吃牌会碰牌会上听的畜牲,飞机心说。

“让那仨小姐去洗洗,暖和暖和身子,下面凉飕飕的跟拔冻梨似的。”九叔发话了,麻将桌上又一阵哄笑。楼下的三个女人也正式变成三口待宰的猪羊。

飞机下楼去了洗浴部。两个俄罗斯小姐已经进了女宾室。老毛子人高马大抗折腾,对付那仨犊子顶多相当于洗回热水澡。可你这小身板又怎样对付?穿越大半个省城点你一炮儿?飞机望着假朝鲜投来的目光。

“不就用人皮搓个热水澡么?没事儿,我就是干这一行的。”假朝鲜还是在玩笑,脸上神情却愈发严肃。

“你真会讲朝鲜话?”

“不会。反正他们也不会。”

“混省城的,搞不好见过真的韩国妹。”

“别怕,我单眼皮儿也是真的。”

飞机突然抱住她,嘴唇紧紧贴着她的耳边:

“四楼套房,电视底下安了摄像头。千万挡上。”

“还摄像头?别的房间没安吧?你怎么知道?”

“整个东方邨的场子,都是我罩的。”

“你们县里真是缺德带冒烟儿!”假朝鲜噗嗤笑了。

“别的房间没安。就四楼套房安了。万一出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飞机也笑了。

“知道了,哥。”

隔着女宾室的是一卷麻布帘子,上面隐隐绰绰绣了个西洋女人的身体。假朝鲜推开帘子进去了,只剩西洋女人在飞机面前摇荡。他掏出黑乎乎的家伙,枪口挑开帘子,往里张望一会儿,最后还是把头缩回去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ude2010写信]  [不是郭靖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