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791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医网情深:一个整形外科医生的救赎——在美国行医之路系列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9-12-01
更新时间:2019-12-01
浏览:318次
评论:0篇
地址:7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医网情深:一个整形外科医生的救赎——在美国行医之路系列

Anthony Youn, M.D/ 力刀 编译

(刀评:作为一个曾经的大陆培训的普外/移植外科医生、后成为美国病理医生、已过耳顺之年的
人,读此文,感动地眼角湿润——经历过,才能真正感受到朴实文字的内在力量。老刀用业余时间
随手把它编译出来,希望国内医学同行能够通过这篇来自一个美国有名的整形外科医生的回忆自己
从医经历的小文理解什么是作为一个外科医生、不!其实是所有专业医生应具有的本职素质,也即
我们的天职——医者仁心!)


几年前,我的事业陷入低谷。作为一名年轻的、传统训练有素的外科医生,我被灌输了一句古老的
外科格言:“切即是治”。在我早期的实践中,遵循这个咒语却使我进入了一个很深的黑洞。我给很
多病人做过手术,但有几个病人不满意,有些还出现了并发症。在我行医的那个小镇上“我这个整形
医生不咋地”的流言开始传开。这让我陷入事业的困境、信心也跌入谷底。一位病人甚至威胁要干了
我,把我赶出这座城市。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医生,我几乎就要完全放弃这个职业。

然而,我遇到了海伦。

海伦是一名80岁的老妇人,她刚刚接受了心脏手术,术后她的胸骨出现了大面积感染。当这种情况
发生时,整个胸部就会裂开,导致胸骨基本形成溃烂如泥潭状。心脏外科医生咨询我这个整形外科
医生会诊考虑移除感染的骨头并重建胸腔。我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了海伦,发现她的胸骨确实裂开
了,固定胸骨的金属丝也松了。脓液从裂洞里渗出,感染了骨头把它变成了某种象明胶的东西——
她的胸部一团糟。

那天晚上,我给海伦做了手术。我移除了坏死胸骨,把她的胸肌和腹肌转移到她的胸部来填补留下
的洞。我一丝不苟精确地手术,整个过程冗长,花了近六个小时,但进行得很顺利,凌晨四点结
束。我感到既疲惫又兴奋。

尽管年迈,海伦还是恢复得很好。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都去重症监护室检查她的情况。每一
天,她都在缓慢而稳步地进步,就像我作为一名外科医生的自信一样——一个病人因为我的介入和
我的手术技巧,病情有所好转。她提醒我为什么这么多年前我就决定干这行当。第五周,海伦由重
症监护室转移到病房——这是一个好兆头,我继续每天查看她的情况。

第六个星期,那天她就要出院回家了,我却困在办公室里,工作到很晚。我看了看表意识到我要到
十点以后才能到医院。所以,我决定跳过这一天,次日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海伦。

第二天早晨,我很早就到了医院,七点查房发现海伦不在她的病房里。我担心地在电脑里查找她的
资料,我的心一沉:她已被转回重症监护室了!我疾步冲进ICU,此时,焦虑和消极情绪开始袭击
我——真糟!我就错过了一天,她却进了重症监护病房。她怎么了?要是我没有错过那一天就好
了!我的手术出了点问题吗?一定是我的错、手术移植的肌肉可能已经散架了?我一定是搞砸
了……

来到她的房间,看着平静而苍白、已上了呼吸机的可怜的海伦。手术部位看起来完好无损,恢复得
很好。我冷静下来,摆脱了愚蠢、不理智、自我憎恨的思维方式,问海伦的家人她怎么样。他们告
诉我她突发了严重的心脏病。预计她活不过一两天。我的心又沉了下去。我望着海伦——镇静,一
动不动,一团缠在她身上的电线似乎把她的每一寸都连接了起来,她的呼吸随着呼吸机而机械地很
有规律——这个我倾注了许多心血的女人正走向死亡。我带着悲伤和沮丧离开了她的房间。

第二天,我来查房检查了她的情况:依靠着呼吸机却仍然昏迷不醒,闭着眼睛,呼吸有节奏,听起
来像人工金属呼吸。我感到无助、绝望和失落,因为我知道我对她已无能为力。切就是治疗,对
吧?可是海伦不再是这样了。我把椅子拉到她床边坐下,本能地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指冰冷,几乎
没有生命。我轻轻地与她的手指交叉握着有五六分钟之久。我做了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我祈求
上帝帮助海伦。我不知道上帝或其他人是否在听,但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第三天我又回来查房,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

第四天我又回来、次日、再一天、再一天、就这么坚持一周,只要我没有手术,我就过来,每天我
都握海伦的手。她当然不知道,因为她没有意识,而我仍然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为她祈祷……

第十天,当我来看她,也不知怎的,似乎本能地感觉她正开始恢复意识。所有体征和从家属那里得
到的信息似乎仍意味着她正进入更深度的昏迷,没有任何存活的希望了。可那天我却不信邪地感觉
她真的开始好转。我密切关注着她的肤色似乎红润,眼皮也有眨动了。当我拖过椅子坐在她旁边
时,她的手竟然伸向我!我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嗨,海伦,你好吧?我觉得你开始好转,你要挺
住,OK?我明天还会回来看你“。

第二天,当我坐在她旁边时,她的手又伸向我。我继续每天来查房看望她,握着手轻柔地对她说着
鼓舞的话……

这一天,当我走近病房惊呆了:海伦竟然坐起来了,也脱离了呼吸机开始自主呼吸了!“天呐,看看
你,海伦!”我对她惊呼道。她咧嘴大笑起来回答道:“没想到吧?我还没翘辫子……”

“我也没想到!大伙儿都觉得你过不去了,可你却挺过来了……”

“真的?都觉得我没希望了吗?”她望着我的眼睛问到。

“呃,也不是所有人啦!可我是说,你真是奇迹!”我笑着说着。

“奇迹总会发生”她耸肩说道。

“真是无法相信,所有指标看上去都很好,你恢复的不错,你挺过来了,海伦”

海伦朝我倾近说道:“Dr. Youn,我想跟你说点什么……”

“说什么呢?”

“其实我都知道”!

我一定看上去茫然若失的样子,海伦用力更超我靠近,极速地说道:“我知道你每天来而且握着我的
手,这可绝对不一般,我盼望着每天看到你。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我只是尽职而已啦!”我说道。

“不!这超过了你的工作职责。你不是在工作,你这是医者仁心!我要永远感激你!”

她接着说了一句我至今难忘的话——“你救了我”!她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对她笑着并回报地用力握着她的手说道 “其实,更多的是:你也拯救了我”!

……,……

作为一个青年医生,与海伦的经历帮助我认识到对于一个整形外科医生、以及其他医学专业而言,
绝不止是做许多手术、成功显赫的事业或得到同行们的尊敬。这些是可以随着时间而拥有。而最重
要的是尽最大努力照顾好自己的病人,如果做到了这点,其他的自然而然会得到的。治疗可以是给
予医学忠告指导、或建议正确的诊断或手术。但是有时——就是有时——仅
仅就是简单地握着病人的手、告诉她:

一切都会好的!


12/01/2019 于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附:
(原文:https://www.huffpost.com/author/anthony-youn-md。 Anthony Youn, M.D. 是美国著名的
整形外科医生,著有“Playing God: The Evolution of a Modern Surgeon”——充满幽默、暖心、成为
开创性、全面的现代整形外科医生的旅途经历回忆录。可参见:www.dryoun.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