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000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看鬼哭狼嚎生物"精英们"的悲哀 vs 生物版真正精英艳阳天的帖子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1-01-25
更新时间:2011-03-12
浏览:3842次
评论:2篇
地址:17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Biology
标 题: 看到艳阳天妹妹的成功帖,再来扔一半截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2 15:09:11 2011, 美东)

看到艳阳天妹妹的成功帖,再来扔一半截砖:

生物和医学科研本是近邻甚至有时就是一家的。所以,老刀会时尔来生物版瞄两眼。
这里给俺最深印象的不是什么“肿瘤基因”或别的口水多的主儿,而是两个IDs:

Caja (H4), 另一个就是这个艳阳天妹妹。

两个ID的走向截然不同:Caja转行跳出生物自得其乐地过着不富豪但自在的日子,
而艳阳天妹妹依旧坚持在生物战线,成绩辉煌,进入腾牛阶层。但两人在版上都有
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有自知之明!前者自知在这个行当没有什么前途,不如及
早脱身另谋出路,“华丽转身,跳出苦海”;而后者目标明确,信心坚定,成功拿
到CNS并不为眼前成功所迷惑,另有开辟新前途的胆识并成功了。

其实不仅坚持要勇气,转行也同样需要!但都共同的最重要的是:自知之明!知道
自己的过去、现在并能预料到未来,及时纠正误判选择正路!这并不容易,而且可以说
绝大多数哭天喊地,怨这怨那的“生物精英们”正是因为缺乏这点而如此萎
缩却又不能自拔!

这两天,俺的俱乐部一位很成功的后生--我并不认识他,但老刀确实很佩服他:3年多
拿下美国PHD,加考版,虽然分数很低但进入住院,现在已经在做美国人都打破头争得
一塌糊涂的胃肠内科FELLOWSHIP--那是出来起码起薪30多万的行当--贴了篇“吹捧俺老
刀”的帖子,其实,他的中心思想并非真为“吹捧”俺本人,而是借此发挥说明一个很
简单但重要的生活道理!他的思路和俺的其实是殊途同归,本质相同。所谓“惺惺相惜
”罢了。

贴于此,刺激一下诸位“生物精英们”。老刀也不是这版常客,打一枪就李向阳的干活
了。您随便泄干活开骂扔砖,只要您觉得好受点,咋着都随您了,不过,要是"肿瘤基
因"小鸡肚肠删了俺帖,老刀也只能“而已、而已”。。。。。。。


发信人: longbow (LittleFatty),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从力刀兄的PLAN B谈起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2 00:07:40 2011, 美东)

今天难得有空,拜读了力刀兄的“也谈考版征途上的PLAN B". 老刀的成功可谓是我们
老中推崇的意志力的胜利。

有时候我也想,为什么有些人能成功,有些人又有点背。为什么 有些人由于坚持而成
功,有些人又因为“华丽转身”而发迹。

很多读书人家都爱挂一幅字,什么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又有多少
人仔细读过诸葛亮 的诫子书。 其实后面的“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则是
对"淡泊" "宁静" 的补充。

老刀咬定青山不放松,心无旁骛。自然不会“淫慢”,“险躁”。所以能够“励精”,
心神合一, 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但凡俗人,瞻前顾后,一面追求最大利益,一面又恐付出没有回报。是进亦忧退亦忧。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但每积一跬步, 就算算自己走完千里的概率和转PLAN B的性
价比纯属自乱心神。 如果PLAN A 都没成功,谁又能保证PLAN B就能成功。还不如专心
做PLAN A,最后不要六神不定, 输的干干净净。

但是做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是所有的付出, 都有相应的回报。所以不要做承受不了
的牺牲和付出。所以最后即使没有成,我们还有本钱“华丽转身”。 这事和追妞是一
个道理,只有没有经验的人才会把老本下在一个妞身上,死缠烂打,高手总是飘然而去。

有机会我就奋斗, 点背我就混迹一生。入世要有出世之心。大才子,正德狀元杨慎可
以荒废一生,凭什么我这点小才就不能酒肉一世?“人生在世不得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
至少,在我老之将死的时候,我会无
悔地说,
我这一生,虽然没做成什么,但我至少专心为下辈子攒下不少RP。虽然点有点
背,但我
该吃的吃了,该玩的玩了。 泡妞生子皆没耽误。。。。


--

※ 修改:·longbow 於 Mar 12 00:38:10 2011 修改本文·[FROM: 24.190.]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90.]
看鬼哭狼嚎生物"精英们"的悲哀 vs 生物版真正精英艳阳天的帖子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154565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1-01-25
更新时间:2011-03-12
浏览:344次


看鬼哭狼嚎生物"精英们"的悲哀 vs 生物版真正精英艳阳天的帖子




从生物版班主的质量看鬼哭狼嚎生物精英们的悲哀

力刀



生物版历来是聚集着自我感觉在国内优人一等而目前在国外如孙子一样,片怨天尤
人鬼哭狼嚎怨声载道自叹命运不济的惨象。

这个版风与这个版的斑竹是一致的。一个论坛的质量和风气格调与斑竹是一脉相承
的。

这是在生物版看到的一条线上几个典型代表帖子:

发信人: interfile485 (lele), 信区: Biology
标 题: 看看医版那叫一个积极向上,朝气蓬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5 15:43:53 2011, 美东)

而这里则充斥着消极和怨气,影响人一天的心情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1.215.]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看看医版那叫一个积极向上,朝气蓬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5 15:55:29 2011, 美东)

跟现实很对应啊,有啥奇怪的

【 在 fliiimaster (三楼楼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两边情况不一样。麦地版需要兴奋剂,越high越受欢迎。他们斑竹板规严禁任何负性的
: 发言。我想,这是对的。否则他们无法走到底的。

这个版不需要兴奋剂吗?


发信人: albertsmwk (.)(.),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看看医版那叫一个积极向上,朝气蓬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5 16:03:43 2011, 美东)

在这里兴奋剂是害人害己。。。把别人搞成千老,害人;把别人搞成发考题,害己。
【 在 interfile485 (lel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版不需要兴奋剂吗?



照这位albertsmwk的说法,医版也好,俺的俱乐部也好,大家分享考经,面经,
如何住院SURVIVE,都是干着让别人学会师傅招数饿死师傅自己的蠢事了?!

嗯,看着聪明的说法,也难怪鬼子们都说:中国人个个看着是条龙,闹到一起是堆虫。
呵呵,生物精英在国内那么牛B,这会儿都是瘪孙子样了!?国内牛B的勇气和神气
哪去了?让鬼子撒了气门芯还是自宫了?

我是个老CMG,一点不牛不说,按这版和医版的不少国人的标准看,还很露色--一大
把年龄才混出住院当上医生,而且才3年多就又换了工作。但俺有一点比你们牛:俺
不信这个邪,俺自己做起,自吹自擂,替别人做嫁妆,同时也鼓动大家一起自吹自
擂,大家一起分享经验。医版, 我的俱乐部,美国医学教育博客--买卖题第一热门博
客--一个以考版为目标没有任何抓眼球生活八卦的专业博客--能有现在这种大家分
享的火热,就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和这4年努力换来的。也说明
虽在
国内没你们这些生物人牛B的CMG能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有勇气和努力去改变自
身的地位,而且更重要的是知道相互帮助提携,最后大家包括自己,整个CMG
医生群体一道收益。

努力但失败了并不是露色儿,只会哭天喊地,不做任何努力又自己看不起自己的目
前职业,又没勇气去TRY和改变,这才是真正的露色儿。

在怎么说,你们也要比下面这个老墨非法移民当初地位和条件好多了吧?

你们有本事板砖和口水俺老刀没半点球用,我还是我,你还是你。看看这个老墨还
有从你们这个生物版闯出去的,被美国医学院录取的DOJO是如何自我改变身份和境
地的。他俩比俺牛多了,板砖他俩似乎更解你们的气。呵呵。



Posted on Friday, December 28, 2007 - 02:52 pm:

----------------------------------------------------------------------------
----
坚实的大地──从非法农场劳工移民到神经外科医生的旅程
“Terra Firma ─ A Journey from Migrant Farm Labor to Neurosurgery”

AlfredoQuiones- Hinojosa,M.D./力刀 编译



(注:Dr. Quiones- Hinojosa现为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
和肿瘤科助理教授、脑肿瘤干细胞实验室主任)


“你将在田野里干活来度过你的余生了”!这是我侄子在我八十年代中到达美国时
对我说的话。当时情景几乎确实将是我的命运了:一个不懂英语、没有任何生存支
持和依靠的十九岁青年人还能有什么出路呢?




我出生并长大在一个墨西哥小农场。五岁起就在父亲的加油站干活了。家境贫穷,
困苦疾病缠绕:我才三岁时,还是婴儿的妹妹因痢疾而死就是我最初的记忆。父母
终日工作 尚能挣得足够的钱养活我们,而直到七十年代经济危机袭击我的国家,一
切都变了。他们再也不能养活我们全家人了。那时我已受训成为教师,但我的所得
也无法提供足够食物来养家。为生计谋,我打了铺盖卷,兜里揣着六十五美元,非
法穿越国境进入美国。但第一次越境到加州却被逮着遣返了回来。不甘心,我再次
冒险却成功了。
什么法律的,我就是有个只想过上好的生活的梦,能摆脱贫穷,有朝一日耀祖光宗
荣归故里。。

然而,现实和梦想是如此巨大反差。我终日在田里摘水果和蔬菜,睡在漏雨的棚子
里,逮着什么吃什么,整日双手磨损得血乎流啦的。但就是这农场生活教会了我大
量有关经济、法律、政治和社会的知识,我懂得了在一个陌生国度里非法和贫穷的
身份比我以往经历的贫穷更为痛苦。社会上人们将因我所受的教育而以不同方式对
待我。所以,当我叔叔对我说上述那番话时,我就已铁了心要证明他说错了。于是,
我夜里做清洁工,接着去干电焊工以便能进一个社区大学学习英语。




一九八九年,我有过一场意外其导致我从新估价我的生活:我在工作时失足跌落一
个曾用来盛燃油的大灌车。我的姐夫,Ramon,把我救了上来,我俩都差点儿丧命。
当我被救醒时,看到一个白衣大褂的医生在床前。那一瞬间,我感到我有了救护人,
我站在坚实的大地上──“TERRA FIRMA”!

社区大学毕业,我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录取,由于坚实的数学和科学基础、强烈的欲
望、良好的教育指导,使我进入了神经科学研究。我的一个导师让我坚信我能去任
何我想去的医学院。多谢他那支持和鼓励,我最终进入了哈佛大学医学院!

1994年,当我开始医学院生涯时,少数民族成员仅占全美人口的18%,而医
学院里Faculty仅占3.7%。虽然他们的数量少,但却很优秀。我有幸遇
到少数民族裔教师榜样。而由于我的学习背景,当我成为医学生时,我就瞄上了神
经外科这一专业。


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我在大三时第一次激动地看到神经外科医生打开病患的颅骨,和
硬脑膜,暴露出那真正新鲜的大脑的场景。而那年,一位教授强烈建议我去做家庭
医生并强调我为我的西班牙裔社区移民民众服务这是最好的出路。尽管我起初曾想
过回墨西哥的荣耀,但我已深爱美利坚这对我已不可分离的土地和社会。我看到并
坚信成为一个学者型的医生不仅将促进和提高我们理解和治疗人类疾病的能力和技
艺,而且将会提供医学领域的领导和支持未来的主流社会和少数民族族裔科学家、
医学生和科学医务工作者。

我的祖母在家乡小镇上是个乡村女医生。当我步入知天命之年,我才更深刻地认识
到她老人家对于我起了多么重要的榜样和指导作用。她不仅让我知道治愈病患的价
值,而且决定他人命运和未来是更为重要。她是我人生经历的第一个楷模,而且,
在握整个人生中,我众多的导师们都给予我帮助去寻得和实现我的梦想。从加州的
田野谷地到的领域,这是多么漫长艰辛的一段旅程啊。

而今,我作为一个神经外科医生,参与着大量的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进行着脑
肿瘤的临床和基础科研以期能发现战胜这类疾病的途径。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也
同时参与和行进在这个国家和社会的伟大历史旅程中。,如同我这样一个曾是非法
移民的人一样,这个旅程依然意味真引导我们追求更好的生活,不仅我们本身的,
而且回馈给予这个社会。


登载于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NEJM 2005, 357:6; 2007 麻省医学协会杂志:
“Terra Firma ─ A Journey from Migrant Farm Labor to Neurosurgery”

寄自 美国 刀客论坛 http://www.dok-forum.net/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译后记:

非常吃惊和遗憾看到在mitbbs.com医学职业这样专业论坛上竟然不断有来自大陆的
医(学)生连最起码不说职业道德,做人准则都不具备,以他人年龄、不同专业和职
业为嘲笑和蔑视目标的。这样的人不说该立即被删除其混蛋帖子、踢出论坛、在职
业场合和单位,将收到严惩甚至开除的!

1997年,当我第一次走进USMLE考场,看到那些来自东欧、前苏联、印度及各国的白
发苍苍老医生们在应考时,我当即血涌上头,立志不考过不过了60岁,我绝不罢休!

当我近天命之年,完成我的住院医生和FELLOWSHIPS培训,进入大学成为病理医生和
助教,我依旧感到我心理年龄与正读的住院们一样,我心依旧。虽然我没能实现我
当初的目标--成为器官移植外科医生,但我仍为自己能走完病理培训成为ACADEMIC病
理医生和教师而自豪。我不能象DR。Quiones- Hinojosa那样成功
和辉煌,但我仍能用我的所学和经验教训来帮助和鼓舞支持后来的人们,我愿并正
从事着他所做的:为了我们少数民族医生们的地位和权益而努力争斗!

我利用节日前稍空闲的时间,花了两个小时编译了这篇动人的文章,希望给那些犹
豫傍徨的人们一些精神力量,也希望那些说过极端不PRO话语的人,能认识到自己所
言的荒唐和对他人和自己的人格的践踏!

请各位读读这篇译文:


坚实的大地--从非法农场劳工移民到神经外科医生的旅程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29363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8 华夏快递 kd081218.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Dao/kd081218-4.gb.html
-----------------------------------------------------------------------
Terra Firma — A Journey from Migrant Farm Labor
to Neurosurgery

Alfredo Quiñones-Hinojosa, M.D.

http://content.nejm.org/cgi/reprint/357/6/529.pdf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生物精英们的悲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5 20:56:59 2011, 美东)

给搞生物不爽抱怨不休的扔个板砖吧: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是靠自己!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86053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5-11
更新时间:2009-05-13
浏览:609次



给搞生物不爽抱怨不休的扔个板砖吧: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是靠自己!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Biology
标 题: 来扔个燃烧瓶或板砖吧: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是靠自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1 15:28:09 2009)


俺以前从不来这里,今天就也来扔个燃烧瓶或板砖吧:

cited:


"发信人: Oncogene (基因头), 信区: Biology
标 题: 善意提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2 10:33:53 2009)

Oncogene善意提示:

1. 无论POSTDOC还是学生, 选择老板时, 其人品, FUNDING, 科研水平要综合考虑. 如
果其中任何一个因素有严重缺陷, 请做好炼狱的心理准备.

2. 基础生物学研究学术道路基本时间表:PHD STUDY 5年 + POSTDOC 5年 +
Assistant Professor 5年 = Tenured Faculty.(特别声明:一般观点认为,只有10%
甚至更少的生物学PHD学位持有者最终能够成为AP,因此,选择生物学作为你的终身职
业前请务必三思)

3.If you are a postdoc in US, please join the NPA-National Postdoctoral
Association : An investment in your future! (http://www.nationalpostdoc.org)

......"


其实,我觉得你们搞生物的精英们最好的出路除了撞着大运找到发考题位置,和生物
公司高薪位置,要是能自我从新设计开辟新路的话,考MCAT上医学院走行医之路是
最好的--当然,你会说,丫的谁不知道医生挣得多,地位高,可难啊。

俺要说:费话,谁都知道这极不容易,连老美高才生们为进医学院都打得你死我活
的。就是我们从大陆来的有MD资格直接考版申住院的也难得很,绝大多数是在LAB干
了8-10年以上的,才走到今天。这世上容易挣钱和地位高的好事能轻易落到你我第
一代移民头上?

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最后主要还是靠自己!

我41岁在北美LAB科研10年,那到GC前才开始考,第一次进考场,我就王八吃秤砣--铁
了心要走下去,不到达考过当医生目标绝不罢手--为何?看到东欧来的那些老毛子
医生,男男女女头发花白了还在考,操,我40岁个爷们不干那可真是没骨气。我也想
好了,就是我50岁才开始当医生,我干到70、75甚至80还有多少年好日子!?总比在
LAB宰耗子RUN PCR、养细胞、为GRANT整日挠秃脑门幸福啊。

所以,我劝各位:去考MCAT,注意和MD老板靠挂当博后为以后进医学院攒资本,如
果能从医学院出来,那你们是AMG,找住院医生就比我们大陆来的考版申住院的要容
易到不菲吹灰之力手到擒来的天经地义之事。

别跟俺说什么,都30多了。我带过的美国学生甚至是学英国文学的、法语的、俩宝
妈的,最后成了医学生,成了住院医生总住院!而你们应该是最接近医学职业的专业了!
而且,具体地说,你们跟我搞的临床病理专业是最接近的学科!

关键是看你自己要什么,有没有guts为之努力!

我在MED职业版为CMG们能进住院忙和乐两年多,我带了6个见习生,近年3个已经提
前录取,其中一个被JHH和UC争着要(当然最后去了JHH)。

我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这里说几句给你们搞BIO的心里话,也算给你们指个
“钱”途吧。爱听不听是你们自己的事,不服的想版砖俺,也没用。

其实,我很敬佩那些有志为科学献身,不在乎清贫的生物和医学科研人士。我自己都
在北美做了10年科研,考科研经历,不用律师,自己用8百刀办成EB1a。

愿意搞科研的我绝对敬重不会对其说什么“去考医生”吧的废话。

只是希望觉得自己在生物看不到出路的夥计们别泄气,在美国这自由地面上,你可
以有其他更好选择。你们比其他任何专业都接近医学,读医学院是很难和很苦的道
路,但毕竟是一条光明“钱途”。我说了举了例子,我带过得美国医学生和住院医
生,有的是文科毕业的,都俩宝妈了转行学医的。

你要没兴趣更没GUTS,我也不会劝你走这条道。

至于我SHOW OFF与否,那是另一回事。我网上打架SHOW OFF都10多年了。


就这么简单。




5/13/2009 于 美国
北美中国医(学)生教育网站:
http://bbs.cmgforum.net or http://cmgforum.net
MITBBS_美国医学教育博客(USMedEdu):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MITBBS美加临床医学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
http://www.mitbbs.com/club_bbsdoc/Pre_Resident_Club.html
妙手仁心--文学城医生写手集体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42839

--

※ 修改:·USMedEdu 於 May 13 13:27:13 2009 修改本文·[FROM: 140.254.]


发信人: demoner (回不去的叫故乡), 信区: Biology
标 题: [合集] 这里的人真的是没救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13 13:23:15 2009), 站内


☆─────────────────────────────────────☆

Cajal (H4) 于 (Wed May 13 02:03:57 2009) 提到:

你要是醉心科研,献身科研吧,就别进那些劝退改行的帖子,进了也别着急上火骂人撒
泼,否则除了自虐,我都想不出能有什么别的解释。你要是不满现状吧,就认真考虑一
下别人的建议和经验,别谁都不屌结果自己也没混出个什么名堂来。转统计的来介绍经
验,要么就说人家过时,统计早就不吃香了;要么说人家吹牛,哪有拿这么多工资的;
转计算机的来介绍经验,就说人家吃青春饭,早晚被out source;转护士转赌场工作人
员的介绍经验,就说丢不起那人;医生在美国受尊敬了吧,就骂cmg都是无耻的假md,
搞垮Medicare Medicaid的吸血鬼,这倒也罢了,我还真头一回听说做科研的人嫌医生
赚钱少的。
早年间别的行业的人过来踢场子,说做生物的浪费了这么多经费,生物医学发展还这么
慢,我还骂这帮人无知;想不到同样这批被骂浪费钱的人,不懂得推己及人,现在反过
来去骂大夫浪费钱。大夫再黑心,所有的时间精力至少都投入到病人身上去了吧?你们
间接为生命医学作贡献的人居然可以骂直接作贡献的人而不脸红。况且美国搞什么行业
不狠命砸钱了?难道中国大夫不考,美国大夫就不吸血了?有钱赚为什么不能让中国
人赚?不要告诉我你看不得别的中国人混得好。什么?你是看不惯人家到你们场子来显
摆?你tm有受迫害妄想狂啊?人家怎么不去化学版,矿工版,金融版显摆?当前形势之
下,这些行业哪个不鬼哭狼嚎?或者更直接点,人家怎么不去jobhunting版和working
版显摆?那边不老在说被雷么?人家无非看到生物这行和医学最接近,告诉你要是对自
己现状不满意,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学医。可有些人就跟阿Q听见别人说“亮”字一样跳
脚。

老引用“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的两位更幽默,要是医生也是骗人的,你们自己的老板
申请经费的时候,有种就别上杆子老把自己的领域往医学,生理和病源学方面扯。
哦,你是看不惯别人在这个纯洁的学术圣地劝退,烦别人来踢场子。一,我又奇怪了,
早几个月有人看不惯版主放任劝退贴,要求改选版主,诸位又跑哪去了?主张保留劝退
贴的版主以优势票连任,难道不是各位自己的意思?

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几个id,就是平时牢骚满腹,等别人来介绍改行经验就又是打假又
是奚落--别误会,我不是对这类人有意见,相反,我很爱看这些人的贴子,因为看他们
的帖子,我会明白我两年前决心离开这行的举动是多么明智。假如我继续在这行待着,
以后也就会跟他们一样。



☆─────────────────────────────────────☆

wsbioguy (postdog) 于 (Wed May 13 02:16:56 2009) 提到:


这个鄙视医生挣钱少的几个的确很牛啊, 算开眼了


☆─────────────────────────────────────☆

KeeVan (Kevin) 于 (Wed May 13 02:20:56 2009) 提到:

不包括我不吧,我是无知少年,我以为真的十三万呢

☆─────────────────────────────────────☆

wsbioguy (postdog) 于 (Wed May 13 02:22:15 2009) 提到:

即使就13万, 虽然在东西岸是贫困线以下
在中西部也是小康了吧


☆─────────────────────────────────────☆

KeeVan (Kevin) 于 (Wed May 13 02:23:57 2009) 提到:

是。。。听说你们去药厂的也都是十几万,我这么一算,5年学位还有利息呀啥的,不
如去药
厂阿


☆─────────────────────────────────────☆

wsbioguy (postdog) 于 (Wed May 13 02:29:06 2009) 提到:

医生越老越值钱, 银子越赚越多
公司里越老越不值钱, 50岁往往会集体下岗(混到管理层的牛人除外)
一般loser才去公司混日子,嗯

☆─────────────────────────────────────☆

KeeVan (Kevin) 于 (Wed May 13 02:30:45 2009) 提到:

哦,好吧,我以为公司research scientist也是越老越值钱

那看来还是医生牛


☆─────────────────────────────────────☆

nolan (若兰) 于 (Wed May 13 02:50:49 2009) 提到:

唉,我的大师兄贝雷之后一直找不到位子,原因是在前一个公司里已经是senior
scientist,别的公司招不起;在家待了一阵子之后,只好自己开公司了


☆─────────────────────────────────────☆

nolan (若兰) 于 (Wed May 13 02:55:03 2009) 提到:

公司里RA最牛,雷scientist,也不雷RA

☆─────────────────────────────────────☆

peoplem (我爱我家) 于 (Wed May 13 03:34:48 2009) 提到:

没必要这么气急败坏吧 要我说 stay or leave 只要是被积极的动力驱动 不管是热爱
还是为了养活自己 还是为了照顾妻儿 都值得尊重。如果是被消极的力量驱动 比如说是
不敢尝试 缺少勇气 眼高手低 或者反过来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盲目从众 盲目仇视自己
的工作 自卑 blabla.. 都值得鄙视 就这么回事 你要是非要抱着学医
就是
高就是好就是有前途来面对我们这些还在biology圈子里的人 那我看你还是关了bbs自
己偷着乐就算了 我们还没贱到要唾面自干甚至受宠若惊好不好





☆─────────────────────────────────────☆

Cajal (H4) 于 (Wed May 13 07:55:43 2009) 提到:

我对那位哥们的帖子理解很简单,就是当大夫是一条可以考虑的出路,而且同样要学医
,生物出身的比别的行业的人优势更多,而且人家话里话外也点明了--他都可以,在座
各位很多也都可以。你自己有你自己的价值观,他觉得高的你不见得非要和他想的一样
。我没有注意到他原文哪里写着:学医就是牛逼,你们这些人都不该干别的,就该学医
。你找给我看看。

倒不知道怎么着就被你们给理解成对你们显摆了,真除了被迫害妄想我都想不出别的解
释,还唾面自干呢,自己不自信才老觉得自己被人唾吧?受宠若惊就更莫名其妙了,你
是不是觉得别人来帮忙的都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至少是巴望你来感激?
顺便说
一声,医生和护士是少数两个给我再多钱我也不愿意做的行业,但这不妨碍我敬
重有毅
力考过三步及其耗费体力脑力的资格考试的cmg们,更何况4年住院医甚至正式入
行后的
工作强度,比起变态老板手下的phd和postdoc只高不低。我自信没有毅力和兴趣
做这行,
但我也不会去酸葡萄鄙视人家冒充md或者赚黑心钱。

鄙视医生钱少的大有人在,的确比医生赚钱多的车载斗量,不过,看是谁在鄙视了。平
均年薪不知道有没有6万(不论毕业年限)的行业去鄙视医生钱少,我很是佩服。还是
那句话,潜心科研的本来就不该去理别的行业赚多少钱,又在乎钱又鄙视人家黑心或者
轻视人家钱少那是很莫名其妙的。


☆─────────────────────────────────────☆

foxn4 (狐狸和舫) 于 (Wed May 13 08:39:47 2009) 提到:

争个这有啥意思?

医生有医生的好,不然为啥这么多人考,
医生有医生的不好,不然为啥这么多学医的该基础了,
学医的改基础了,然后又改回去,有一部分不是因为喜欢,而是生活所迫。

都是混口饭吃,没什么高低之分得

☆─────────────────────────────────────☆

seabluepp (cool air) 于 (Wed May 13 09:49:18 2009) 提到:

LZ说的很好,支持一下!



☆─────────────────────────────────────☆

KeeVan (Kevin) 于 (Wed May 13 10:01:41 2009) 提到:

其实卡霍哥有什么路子,不如也给我们介绍一下


☆─────────────────────────────────────☆

Cajal (H4) 于 (Wed May 13 10:23:50 2009) 提到:

我的目标很低,就是一不用看见博士后老板那张脸,二不用按照北京时间在实验室工作
,三是钱比博士后工资稍多点。所以我的经历不会入这里牛人的法眼。而且符合这些要
求的机会不少。



☆─────────────────────────────────────☆

Cajal (H4) 于 (Wed May 13 10:29:22 2009) 提到:

是没什么好争的,只是有些人,别人好心介绍一下经验,提供一点信息,就跟坏了自家
风水一样痛骂。自卑惯了,就觉得人家说什么都是显摆,再好的口气也是盛气凌人。



☆─────────────────────────────────────☆

eveliyi (Eve) 于 (Wed May 13 10:35:22 2009) 提到:

我怎么听说某医生起薪19万?中国人。



☆─────────────────────────────────────☆

USMedEdu (US_CMGs) 于 (Wed May 13 11:41:10 2009) 提到:


这位大弟兄算是进一步说了我来这贴这个让未名老板小钻风高兴坏了的搅和帖子真实意
义。

老刀我在麦地、在任何网坛,从10多年前上网发第一篇文字起,没用过马甲,总是
把自己真身亮出,在哪个大学工作、干什么的、我根本不牛,比我牛的同学、同事
多了,比我当医生的早,挣得是我的5倍的医生都有,我都不保留告诉愿意为考版当
医生的小辈们。这两年里我电话、邮件辅导咨询了1千多人次,亲自带出6个见习生,
今年3个被PRE-MATCH进住院,其中大弟子被JOHNS HOPKIN和芝加哥大学椅子男争着
要。

我还真是吃饱撑了,看到生物的最近行情不好,其实医学科研比你们好不到哪去,
来好心劝说给个鼓励,嘿嘿,跟踩了什么人的尾巴一样,真是看到你们这里几个虏
色儿的德性让人可笑。

再说两个我师兄和师弟的故事吧:他俩分别在我上和下一届,都是在大药物公司干,
已经挣12万以上,但听俺们椅子男有突然DROP的空位内部消息,其中师弟是我当即
打电话告诉他消息一手把他拉进来的,人当即二话不说,卖了大房子和地,来当穷
住院,现在各个都是20多万轻松拿着,而他们的朋友同事被LAY OFF的很多,师弟的
公司干脆就倒闭了。其实,无论在药厂还是花儿街,拿到不低于医生收入的不少,
但一有风吹草动经济危机,首先挨刀的就是这个不上不下的阶层夥计们。

我兄弟都在花儿街干,是我工资一倍,但都希望儿子走医生这路。

没看不起生物和科研的意思,我自己科研了10年才回临床的。我不觉得40-50才进住院
丢人。至少,我现在在OSU病理当专科代理主任,领导了3个年资比我早20多年的白人,
他们对我恭恭敬敬,干得太不像样,俺训他跟训住院一样,他们没有二话说。在医学行
业,没有说的,行不行,不看皮肤颜色、年资,而是看你能不能干下来!

反正,俺工资够花、工作对俺轻松舒服、有时间(甚至上班时间)上网码字儿辅导CMG考
版,平时打球打猎玩枪种花种地当农民。我的同行哥们老中比我挣多5倍,买个山头,
豪宅大得每个房间得安扩音器,吃饭时一吆喝,儿女们小不点骑小车窜出来。每年
去各地客入赐游玩。俺一点不嫉妒也不眼红,更不会骂人家牛B。我自己过得高兴,,
在大学当个一般助理教授,慢慢爬副教到正教,可以干到70-80,我自己想退休为止。

不知你们几个抱怨不休得蒙脸虏色儿有何本事牛X,既然有,何必抱怨不休,跟老是
碰不着伯乐似的獗蹄子?


dok

5/13/2009
北美中国医(学)生教育网站:
http://bbs.cmgforum.net or http://cmgforum.net
MITBBS_美国医学教育博客(USMedEdu):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MITBBS美加临床医学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
http://www.mitbbs.com/club_bbsdoc/Pre_Resident_Club.html
妙手仁心--文学城医生写手集体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42839

☆─────────────────────────────────────☆

NoDreamer (锦衣刀客) 于 (Wed May 13 12:42:03 2009) 提到:

美国医生收入差别很大,要看专业/地区/private vs academic/Full time vs part
time....。

我们(private group)刚签了一个马上毕业的专科医生,起薪$25万/年。对一个具体的
工作职位来讲,中国人和美国人起薪上没区别。

☆─────────────────────────────────────☆

IVYtony (村委书记) 于 (Wed May 13 13:18:30 2009) 提到:

这位Dr 说话不要这么没水平嘛

☆─────────────────────────────────────☆

USMedEdu (US_CMGs) 于 (Wed May 13 13:22:36 2009) 提到:

cited:


发信人: Oncogene (基因头), 信区: Biology
标 题: 善意提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2 10:33:53 2009)

Oncogene善意提示:

1. 无论POSTDOC还是学生, 选择老板时, 其人品, FUNDING, 科研水平要综合考虑. 如
果其中任何一个因素有严重缺陷, 请做好炼狱的心理准备.

2. 基础生物学研究学术道路基本时间表:PHD STUDY 5年 + POSTDOC 5年 +
Assistant Professor 5年 = Tenured Faculty.(特别声明:一般观点认为,只有10%
甚至更少的生物学PHD学位持有者最终能够成为AP,因此,选择生物学作为你的终身职
业前请务必三思)

3.If you are a postdoc in US, please join the NPA-National Postdoctoral
Association : An investment in your future! (http://www.nationalpostdoc.org)




※ 修改:·USMedEdu 於 Jan 25 20:59:32 2011 修改本文·[FROM: 142.23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1-03-12 14:31:19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24.78.]
Mitbbs Biology forum---艳阳天的帖子
PostPosted: Sat Mar 12, 2011 6:45 pm
Online
Site Admin
User avatar

Joined: Sun Sep 12, 2010 6:42 am
Posts: 704
发信人: interfile485 (lele), 信区: Biology
标 题: 我来整理艳阳天的帖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11 15:27:20 2011, 美东)

应作者要求修改过顺序

【 在 sunnyday (艳阳天)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说一说我的背景:
: 北美中游公立大学博士毕业
: 后来在一流大学做过两任博士后
: 博士的时候文章很少,只有一片一作发在3分以下的杂志。
: 博士后5年只有一片一作,CNS

我的那个文章发得很不容易,因为我们是小实验室。 我们老板算是一个raising star
吧(在我们手里升起来的:)
我们发文章经常被人刁难得死去活来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让我们做
实验的时候很小心,往往主动的先作一大堆control再说。
所以,我也不认为单纯是因为文章发在CNS上, 而更多的是读者们觉得我们那片
文章写得好。 因为和我一起面试的人,有CNS的多得很,但并不是每一个都能
走到最后

去年发了那片CNS之后,觉得自己老了,渐渐在实验走向上也开始和老板有不同的
意见了。
老板的结论是:你翅膀硬了,该飞了。加上她明年不一定能够拿到资金,所以她
鼓励我去试一试水。
于是我就懵懵懂懂的下水了。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市场定位在哪里,所以我回国了一趟。
回国和科大,上海生化所和北京生物物理所的人都约见了。
那个时候我的文章已经出来了,他们也都读了,都表现出了很强的兴趣。
生化所的朱学良(负责细胞一块的),本来和我没有appointment 的,
我到了上海联系他后第二天就和我见面了,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
然后到了科大,也是谈的非常愉快。虽然没有真正的和他们面试,但是给了我
一个印象就是如果我回去的话他们应该会收我。




所以我回到美国之后,就告诉老板说:我大概只会找美国前50名的学校,
否则我不如回中国算了。她对此表示支持,并说:假如我第一年找不到,那就
再呆一年,再找。

有老板的话放在那里,我真的就只申请了前50名的学校。

我们实验室其实是生化的。但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纯粹的生化根本没办法发好文章,
所以我们什么都做,分子通道,细胞结构,癌症,发育,心血管,神经,免疫,
统统一网捞过去,像我们实验室一个老大说的那样:有枣没枣先打他一杆子再说。

这样一来,我申请的时候就不知道该申请什么系,于是干脆就什么系都申请。
生化,化学生物,药理,癌症,免疫,神经,发育。。。连纳米科学我都申请了。
给我写推荐信的人叫苦连天,说我申请得也太多了。最后看了一看,发现自己总共
申请了一百来个位置的样子吧?光是哈佛里面就申请了不下10个位置,基本上把
他们学校里所有opening 都申了。当然,后来他们也统统把我据了,这个是后话。
但是后来我发现,申请那些其他专业的地方其实都是打酱油。
尤其是免疫和神经这两块,似乎不是那么喜欢外来人,统统把我给据了。

后来原因给我考虑的,无非就是细胞,生化,和药理系三种地方。

一开始,据信是哗啦哗啦的来。再后来,就有几个地方表示了兴趣,
最后来,有几个地方给了我面试的机会。


后来我发现,给了我面试的地方,都是因为他们的committee member, or chair
读过了我那片一作文章。


我的第一个面试是英国的。一个还不错的学校(但不是那两个老牌子,别想歪了)
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主任和副主任都读了我的那片文章,就贸然的让我去面试了。
英国那边好像都是急性子,当场让我10天内就去面试。我吓了一跳,告诉他们我
还要签证和买机票。后来他们就改到一个月之后了。后来我发现,他们为了
改这个日期,花了很多精力,因为那边和美国不一样的是,全部人都是同一天
面试的,也就是说,他们为了我,把大家的日期都改了。可惜当时我不知道,
而且因为签证时候出了一些问题,险些没有去成,所以很仓促的也没有怎么准备。

英国那里和美国这里文化不一样。我去的那个学校第一天是做讲座,所有candidate
轮着讲。这个我很轻松(因为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我心里有数的很)
讲完之后问一堆人举手问题就问了半个小时,其他几个人讲完后就只有那么
两三个人问问题。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系主任还追着我问下一步研究打算怎么做,
而把其他3个面试的人晾在一边。所以当时我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问题了。
但是第二天,还有一个面试,就是学院里的人和系里的人一起来问问题这样的,
我搞砸了。学院里的人比较官场化,也比较tough, 问了我好多问题,其实都是
经典的问题,但是因为我当时准备的非常不充分,就搞砸了。特别是当他们问我
有没有教学经验的时候,我很傻呼呼的说:啊,我们美国这里的训练系统,不太
重视教学,所以啊,我们博士后,是没有正式上课经历的。
我刚这么一讲完,坐在我对面的系主任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我突然知道:我玩完了。

果然,刚飞回美国,就收到了据信。(英国那里动作很快的,都是面试完之后
马上下结论)
但是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系主任亲自写了一封信,告诉我这里那里不应该怎么说,
等等

英国那次面试,最惨痛的还是机票订得太仓促了,面试完的第二天
就回美国了,居然没有在英国停留玩几天,太可惜了。
英国的草非常的绿,大冬天的还是苍苍翠翠,然后英国的人真白,一个个皮肤跟
牛奶似的。这个是我对英国的唯一两个印象。 话说回这个英国的学校,我后来觉得很
对不起他们的系主任和副主任,因为我后来
发现他们为了让我去面试作了很多额外的工作,结果我那么吊儿郎当的就过去了,
而且在面试的时候大出洋相,除了那个关于教学能力的问题明显答错了之外,还有
还多很脱节的地方,估计让他们也陪着丢脸。他们后来对于没能给我那个offer,
还挺耿耿于怀的,系主任还问我要不要考虑申请他们的research group leader
(不是tenure-track),真是有负他们的厚爱。


在美国这里,我发现了这么几个事实:

1。假如你的文章很多,而且有资金的话,而且是大牛实验室出来的话,
那么大部分系都会乐意考虑你

2。假如文章很少,而且没有钱,而且不是大牛实验室的话,那么你的专业是否
对口,以及你的文章的影响力就非常重要。

虽然我到处乱撒网申请了所有前50名大学的所有沾边的opening,
最后愿意给我考虑的,都是30~50名之间的大学的系,而且大部分都是心血管方向的,
因为我们实验室在这个方面文章比较多,虽然不是我个人的文章,但是他们
好歹听说过我们这个实验室做的东西。

但是这种大学有一个麻烦,就是他们对资金比较敏感。就像有另外两个还不错的
学校本来信誓旦旦说对我非常感兴趣的,就是拖拉着不给我发面试申请,一直拖到
后来就变脸说他们已经找到别人了(估计是有k99的人)


后来美国的这个第一个面试,因为英国的失败经验教训,就准备的比较充分。
这个学校是两天面试,第一天讲座,第二天chalk talk. 我对自己的讲座向来
有信心,因为我的英语虽然口音重,但是我讲话声音大,而且用词简单,美国人
普遍听得懂。所以我就没有怎么准备讲座,而专心准备chalk talk. 第一次练习的
时候把整个实验室都拖去听我讲。讲完之后老板很沮丧的告诉我说:
很糟糕,非常糟糕,没有条理,讲得细节太多,让人容易迷失。

实验室的老大哥也告诫我说,你这两天先别干活了,先准备这个去吧。

我这个人好处不多,但是有一个好处,就是听劝。
于是我就把活全部丢一边,专心准备了两天。并把我另外一个系的好朋友拉来
练习,整得她死去活来,听到后来她表示她都要成我们这个专业的专家了。

后来我是这么做的。

1。先简单提一下我打算做的两个项目都是做什么的。然后集中精力讲最
重要的那个。在chalk talk 最后总结的时候再提及两个项目

2。语速放慢,在讲每一个点的时候多讲讲为什么要做那一块,理论上有
什么意义,和项目其他板块有何关系,并用一些简洁的图示来表示逻辑关系。
不讲具体实验方案。如果他们细问起来才讲。

老板没法抽出时间听我的最后一次练习,但是我告诉她我应该没有问题了。
因为我那个不是同专业的朋友能听懂了
基本上,chalk talk 就是讲你打算申请的第一个funding proposal 的逻辑结构。
所以大致上要顺着一个申请的逻辑流来走
这个一般是大部分faculty 申请时候的难点,因为下面的听众可以随时打断你来
问一些问题,而且你很难想象出对方会问你什么问题。

我幸运的是:

1。我们实验室有一个喜欢问怪问题的老兄。我第一次练习的时候被他乱问一气,
结果被他牵着鼻子乱跑,问着问着就进了死胡同。
后来我就有经验了,碰到这种情况,简单回答一下,迅速把主题扯回来,不要
放纵他。

2。我的人缘还算好,系里有几个新来的faculty都很尽心的告诉了我他们的经验。
他们的经验其实不一定是对的,有的其实是一个big no no, 比方说其中有一个
告诉我他当年是把自己讲的东西的大纲打印出来发给大家。我老板说,其实,
当时她们都觉得这个很别扭,但是因为他足够牛,所以后来拿到了offer, 但是
把讲稿打印出来是一个不好的行为。
不过他告诉我的其中一个经验,非常有用,后来发挥了作用,那就是,
如果对方故意刁难怎么办?
他当时在我们系里chalk talk 讲的时候,我们系里一个出名喜欢挑剔人的
faculty 举手问他说:
你做的那个基因,按你的数据,好像占不到真正病例的万分之一,那你做这个
有什么实际意义啊?

他当时吓了一跳,后来冷静了一下,就告诉他说:
这些病理的例子,本身一方面是为了找机理用的,另外一方面,即使是一个极少
的例子,只要能够救人,哪怕是救一个人,也是有用的。
而且话说回来,目前大部分人研究的机理,都不是占真正病例的大部分,关键
就是真正的病例并不是单一机理造成的。但是在研究的时候必须分离到单一机理
才能容易的进行有效的研究,这个是科学研究的特性(nature)
因为我们这种作博士后的,尤其是做第二轮博士后的,都有很大的压力,
常常今天不知明天事,吃了上餐无下餐那种状态下度过的,所以真的没有
为长远作很多打算。
我以前也问过老板,要不要让我带个本科生什么的。老板正色对我说:
在美国,你的科研实力是最要紧的(尤其是我们这种小实验室),
教学能力什么的那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没有强的文章,根本就没有人理睬你,你的什么教学能力再怎么厉害都是白搭了。
我想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没有和她再说过这个问题了。

后来去英国面试的时候,她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和要申请资金,就没有经常在实验室
里,所以就没有帮我准备,我也就一个人傻乎乎的没有做任何准备就过去了。



我现在所在的系也一直每年都在招人,招来的人其实也并不都是大牛之后,
也不都有CNS. 虽然每年的candidate pool 里面都有几个有两三篇,甚至三四篇
CNS那种,但是意味深长的是大部分拿到offer的都不是这种人。
一般来讲,如果你在最近4年有三篇以上J Cell Biol 级别以上的文章,
不管你在哪个实验室出身的,只要你申请的地方足够多,大概应该可以拿到
至少一个学校的interview.

我只有一个光棍CNS, 但是CNS的好处就是很多人读。所以如果文章做得好,
很多人会注意到,我的几个面试,统统都是因为他们读过我的文章,
而我那篇文章碰巧作的还不错,所以他们在我申请之前就已经知道我这个人
的存在了,所以我才有这个机会的。但假如我那篇CNS 水平很中庸或者很差的
话(插句话,我其实看过不少很差的CNS文章),估计就会是反作用了。

另外,就我现在所在的系来看,在不考虑文章水平差别的前提下,两片CNS子刊
其实是胜过一片光棍CNS,因为高水平的文章多说明了你的水平稳定,不是那种
瞎猫撞到死老鼠的人。
因为当时我把美国所有前50 的学校都群发了之后,闲着没事就开始往
欧洲群发。丹麦瑞典德国瑞士我都发了,统统被拒了,而且瑞士这种地方更变态,
广告上明文规定说要懂一定程度的法语。我当然是照样发了过去,然后当然
是被拒了。 欧洲唯一两个愿意考虑我的地方都在英国,其中一个最终给了我面试。

后来我在开会的时候问过欧洲来的人,他们说欧洲大陆那边传统上不习惯招美国
的新鲜博士后,你要是做得特别牛叉被挖过去还有点可能,像我这种基本没戏。

我当时是提出要做两个项目。
其中一个是我目前发的文章的深入研究,我那篇文章可以引出至少三个follow-up
方向,一个我留给老板给她将来的学生,另外两个方向我自己带走。

另外一个项目是由我还没有发表的内容(preliminary data) 提出来的。这个
项目我会带走细胞生物的部分。老鼠那部分留给老板。

这些新的方向所用到的技术,都是和我研究生和博士后时候受到的训练有关的,
也就是说,我将来所做的东西只是思路是新的,但是在大部分技术上,我不必
另起炉灶。

另外,这两个大项目互相独立,但是也有关系。一个失败了并不会导致另外
一个彻底失败。我对这个在结尾的时候也说得很明确。


至于如何能够说服他们你能做这些项目?
首先,你写的proposal, 只要你进入short list了,他们会很仔细的看。
这个你得写得有板有眼,看起来像是一个深思熟虑的项目,而且有发展前途。
然后,你做chalk talk 的时候,他们会拼命的拿很多技术问题和原则问题来
轰炸你,真的是非常非常多的问题。你一方面要能控制自己的talk 的节奏,
另外一方面要能对所有的技术问题作出合理的回应。如果你能做到这几点,
他们就认为你大概是有这个能力了。


话题再回到我的面试的过程。
面试之前,我还问了我们系另外一个新的发考题,他就带我去查了那个系的人
在NIH和 NSF 的funding 情况,以及他们都做什么什么等等。然后他简单看了看
那些人的信息后,就告诉我:这个这个和这个很可能就是你的recruit committee
的人,你要小心对待他们。后来的事实证明,他说对了。

他们系里的网页,老师们不太更新。里面很多信息都很老了。反而是funding 情况
提供的信息更有用。这个后来让我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用上了很多。

面试的时候分两天,第一天做讲座。这个我是轻松拿下。
第二天chalk talk, 一个半小时,一开始就被他们问问题,一直问到结束。
他们问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包括逼问我为什么认为某某氨基酸的侧链很重要,
基本上是一个文章里会被reviewer 问的问题他们都会问到。但是这种技术性的问题
也基本上难不倒我,因为我毕竟是一个千老。他们后来又开始问一些原则性问题,
包括那个类似我们系那个新发考题所说的关于科学意义的问题也问了。我都一一
对付过去了。
后来,一个看起来脸色不善的女发考题就问了我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就是说
我们用的那个老鼠KO gene 涉及过多的机制和通道,恐怕不是一个干净的模型。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我当时吓了一大跳,因为我们的那个老鼠模型确实有这个
麻烦在里面,不过不是特别内行的人是看不出这个问题的。其实这个老鼠那一块,
并不是我以后的主打项目,我的主打放在细胞和生化。但是我又不能借此推开
不回答这个问题。而且那个女的正如那个我们系里那个老师所言,是recuit committee
一员,是那种我绝对不可以绕开不理的人。
当时整个屋子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气氛突然变得很紧张。我停了几秒钟,
就先称赞她目光如炬经验老到一眼就看到我们这里的问题,等等等,
一边讲这种废话一边想答案。然后我就慢慢的告诉她说,大部分KO mice
其实都有我们这种麻烦,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模型,只有目前
最好的模型。我们那个模型动物是目前唯一一个,所以也是最好的。
而且关于那个旁路的问题,我们在生化和细胞测试里面有大把的control
可以把那些旁路的干扰去掉,然后就可以正确理解老鼠里面得到的表型了。
然后我还加了一句,我们今后会视进度的情况,建造更好的模型。
说完之后,屋里的气氛就慢慢缓和了

面试第二天,还和系里的学生见面吃了饭。
他们的学生看起来素质不错。奇怪的是只有研究生和我见面,没有博士后。
我试图从学生口里套其他面试者的情况,被他们很狡猾的绕过去了。
果然是很聪明的孩子啊。

后来和发考题面谈的时候,问起系里的学生情况,都异口同声说学生素质不错。
但是对博士后就纷纷不谈。后来有一个比较心直口快的就开口大骂现在的博士后,
说她招了三个,每一个都是trouble maker,一个个什么都不懂,眼高手低,这也
不肯做那也不肯做,顶嘴倒是专家,搞得实验室里污烟瘴气.反而是5个博士生
一个比一个省心。她说她再也不招博士后了。 哈哈。



面试回去后,赶快给所有人写感谢信,包括帮我订机票的小秘也感谢了一下。
大家都回了很热情的信。让我心里小小高兴了一下。

回来后一直在想这个系的情况。他们学校不是名校,但是还可以。虽然博士后
普遍不行,但是研究生挺不错的。所以就挺想去的。我就非常的好奇想知道其他
面试者是什么情况。刚才已经说了。这些情况系里是不会告诉我的。他们的学生也
很狡猾的没有告诉我,而是用一些“大家都很优秀,都和你一样优秀”这种话来
搪塞我。
后来我就想了一些办法,找了一些内线(其实就是他们另外一个系的一个我稍微
认识一点的博后)去给我找一些信息,顺藤摸瓜找到了几个人。然后一看他们的
信息我的心凉了一半。六个面试的人,我找到的另外四个(还有一个不知道)
都是老美。有两个有CNS, 有一个还不止一篇, 另外两个也是四五篇J of Cell Biol,
J of Clin Invest 这种级别。所有四个人都有funding,都是大牛实验室出来的. 当时
我就觉得悬。
以前有过这么一句话,说现在的中国人在生物界里太多,以致在找工作的时候都是
中国人和中国人抢。但是我现在却是和老美强,而且还是硬件条件那么强的老美。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没戏了。
后来我和我们系里另外一老发考题个聊天。他告诉我说,因为前两年到处都没有
职位,所以很多实力很强的人都被积压在管道里面了。今年因为经济稳定了,
突然开招了,大家一拥而上,结果就成了三届的人都凑在一起出来了。所以申请
者实力很强。这个没有办法。

话说回来,同我一起的那几个面试者,其中一个正好认识我们隔壁实验室的人。
所以我后来还得知她的去向了。她没有拿到我那个学校的offer, 但是她两天
前拿到了University of Michigan 的offer。
这个,一方面说明今年的申请者真的很强,另外一方面,也说明这个申请的过程,
运气很重要的,拿不拿到其实和水平不一定有正相关关系。我所去的那个学校可
远远不如UMich 那么牛。

后来拿到这个offer 还折腾了一番。
他们面试完最后一个人之后,本来应该是一个星期内就下结论的。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有消息。我正酝酿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去问他们,
committee chair给我来信了,说不好意思让我久等,他们现在有一些issue need
to resolve,问我能不能再等。我按耐不住了就问她:我能不能知道更多的信息?
她很快回答让我去问department chair. 然后chair 用比较轻松的语气说他们有些
budget issue 需要和学院沟通,但是周末应该就有结果。然后周末到了,还是
没有结果。
这下我担心了。因为有过这样的先例,有的系本来要招人的,然后面试都面完了,
具体一算明年的钱,突然发现其实没有余钱招人,结果就把整个过程都cancel 了。
于是我就主动去问chair. Chair 用非常简洁的语言说他正在和学院沟通,让我
耐心再等。
于是我就耐心的,扳着手指头眼泪哗哗的等啊等,一等就是两个星期。
等待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其他好几个学校的申请也不
知道值不值得交(一交的话又要劳烦老师们写推荐信,他们一早就已经烦死我了)

后来就想啊〜〜,大不了嘛,这个美国要是不要我,那我就回科大去呗&#
12316;〜

一想到这个就高兴了,因为去年回科大印象挺好的。学生都很聪明,听了我的
讲座问的问题都很上路,都是我将来要做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就高高兴兴的
干活去了。
然后。offer 就在我不留意的时候来了。


最后,严肃认真的总结一下。
我这个人啊,一辈子都活在网上了。
所以我的什么人际关系什么关系网,都统统在网上。
所以我很傻呼呼的把我的喜怒哀乐都发到网上去了。

去年我发了那个CNS之后高高兴兴的跑上来疯,其实,就是,因为,我的朋友圈,
很不幸的,都在这个网上。这个,其实和我高调还是低调没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个网上从2003年开始,一直挂了8年了,其中苦过乐过哭过也笑过。
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我当年从第一个博士后实验室离开时候如同丧家犬那个
样子?那时候我刚被老板踢出来,没有任何文章,没有奖学金,没有地方去。
当时我也在这个网上哭来着,还有很多人安慰过我。不过那些人后来都老了,
大部分也都离开了。去年我在这里范进中举那样庆祝自己的文章的时候被很多
人讽刺,说我太高调,那,我想,是因为他们没有看过我在这里哭的很伤心的
时候,没有看到我当着大家的面很狼狈很落魄的时候。

其实按硬件条件来看,我是非常适合被劝退的那种,我也自己思考过这个
选择的。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走下去,主要是我给自己定位之后,发现我的个性
还是最适合做研究。 如果是转行搞计算机啊,MBA啊,统计啊什么的,
我肯定没有问题的,但是,做那些事情我觉得是浪费我的能力。
所以,三年前,我觉得我必须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否则我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于是在找第二个博士后实验室之前,我就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三年之后,
必须作一个了断。幸运的是,我的路最终还是往这一边倾斜了。

这个版有远远比我牛的人,比方说两片以上CNS的人,在这里的常客有三四个以上。
我要去的学校也并不是什么牛校,拿到比我牛的学校的人不少,只不过他们不象
我那样活在这个版上。
所以,我发这个文章,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告诉一些和我一样坚持着的人:
如果你自己认定你有那个潜力,那就坚持下去。
当然,对于不适合这一行的人,还是要劝退的。我也常常劝退很多人。
其实很多时候选择并无关对错,因为不管是选了哪条路,其实都各有各的活法。

作了法考题,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不同的压力,不同的苦恼,
但都是一样的生物,和一样的科学。

--

※ 修改:·interfile485 於 Mar 11 16:12:02 2011 修改本文·[FROM: 131.21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78.]

USMedEd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转发至未名驴友吧微博]
[顶]
0
[踩]
0
[ 2 ]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看到艳阳天妹妹的成功帖,再来扔一半截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2 15:18:12 2011, 美东)

发信人: hemocell (老军医),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Longbow 石头汤(重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11 20:13:34 2011, 美东)

转载 from
longbow (12345) 于 (Sat May 19 12:58:13 2007) 提到:

我成绩和版上的大部分人比起来, 真是不值一晒。真的, 我还在这版上没有见
过比我分数低的人。

我毕业快十年了, 成绩也只有七八十分。 没有绿卡, 可我最后去了我最想去
的医院做内科的住院医. 那家医院的最低要求是85分 in all steps.

我LD总是说, 世上有些人凭本事, 有些人凭运气, 而我就是凭运气的。 其
实, 我凭的也是本事。

世上的本事有很多种, 学得好, 考得好, 是本事。 可是, 这个世界是由各
式各样的人组成的, 而你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认为把握自己及与人相
处的本领, 才是最大的本事。

把握自己, 这样才能在困境中看到自己的长处,冷静的找到一条可行之路,保
持乐观,健康的心态, 这是素质。 而人相处的本领就是寻找机遇的本领, 能
使你事半功倍,这是本事。 人情通达即学问嘛。

看到很多人来这里问, 我这样的成绩,希望有多大。 其实,每个人的情况多
不一样,而这世上又有谁能预料未来呢?诸葛亮都说了“夫難平者,事也。。。
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所以我们只是要找出下一步我们需要
做什麽, 怎样才能在现有的情况下把下一步做好。就像煮石头汤,一步一步
来。 把自己能把握住的事情一定要做好,自己把握不住的,就不要去担忧了。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既然成事在天,我们有为什麽要为最后的结果焦虑不
安呢。就让老天爷去管就好了

我毕业於国内一所很一般的医学院, 当年考G也就是刚刚过2000, 可这并不妨
碍我在一月份就开始拿到录取。 我刚到的时候是中国人里面分数最低的, 可
我三年半就拿到了博士, 也考完了board。

我参加今年的match,拿到5个interview。 3个pathology, 2个IM。面试其实
和谈恋爱一样,太木纳, 太热情, 都不好。有些人在面试的时候急切想知道
PD的看法, 见interviewer就狂拍, 见interviewees就想套别人的底细。其实
这又何必。 就和追女孩子一样, 跑的最勤的, 最帅的并不一定是胜利者。
矜持一点, 有点素质好不好。

三月份的我没有match上, 我老板也没有钱了。 我要找新的实验室, 要计划
抽时间做observation 。这是我最困难的一段时间。我找到了新老板,告诉他
我的计划。和他商量定了我的工作安排。然后我就找我们学校的pathology 和
family要求做observation。

我们的IM根本就不给observation。 Pathology按道理也不给做。 但我找到他
们的PD,没有要求做observation。 我问他能不能旁听他们的 morning
lectures。 开始旁听后我就和他们的attending以及senior residents 混熟
了, 然后, 我就说我去你们实验室看看嘛, 这样, 就算是拿到了observation。

Family 的人倒是挺热情的, 二话没说就给了observation. 这样, 我周六,
周日,周一上午在 Family,周三, 周五在pathology。

做observation 时候, 多和大家聊聊, 不懂得就问, 有时候遇到他们也不清
楚的时候, 你可以主动要求去查文献, 然后在第二天做一个小talk。 这样一
来二去, 他们就会把你看成自己人了。


以前rank我的几个program的PD都对我印象不错, 四月底的时候, 我给他们发
了email, 问他们有没有openings。 很幸运,到此, 石头汤就煮好了。

LD一直说我运气。 其实着又何尝不是我努力的结果。 其实即使没有这个机会,
我也一定能在8,9月的时候把我们学校的pathology 或family 的outside match
搞定。

很多开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你要是能象庖丁解牛一样把它分解开,一步一步慢慢
来,就像煮石头汤那样,成功也许就离你不远了。
--

※ 修改:·hemocell 於 Mar 11 20:17:51 2011 修改本文·[FROM: 98.91.]


发信人: hemocell (老军医), 信区: Physician
标 题: RePost: 石头汤的故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5 17:20:18 2011, 美东)

声明:不是原创,是转贴。
--------
我们来读一本叫《石头汤》的书。这是一个奇怪的书名,因为我们会想,这个故
事是说用石头煮汤吗?鸡可以煮汤,鸭可以煮汤,冬瓜火腿、番茄和蛋可以煮
汤,石头怎么煮汤呢?

这个故事正是说的用石头煮汤。是三个和尚用石头煮汤。这三个和尚的名字叫阿
福、阿禄、阿寿。他们正在旅行的路途中,边走边谈着猫的胡须、太阳的颜色和
一个人怎么才能得到快乐。

这样,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村子里。这是一个历经了很多苦难的村子,很多的苦
难,洪水、战争……村民们疲惫不堪了,对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信心,对生活再也
没有热情,别说不和陌生人交往,邻居之间也彼此猜忌,没有信任。

村子里有农人,有茶商,有读书人,有女裁缝,有医生,有木匠……他们当然也
都工作,但是都只是为自己的,所以不快乐。

没有人理睬走进了村子的和尚们,没有人欢迎阿福、阿禄、阿寿,家家的窗户都
关得紧紧的。他们敲谁家的门,那么谁家干脆就关了灯,假装家里根本就没有
人,假装睡觉了。

“这些人不懂得什么是快乐。”三个和尚异口同声地说。大和尚阿寿说:“可是
今天,我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怎么煮石头汤。”他们捡了小树枝生起火,把小汤锅
架在火上,在锅里装满从井中打来的水。

一个小姑娘看见了,她问:“你们要干什么呀?”

“我们要煮石头汤,还得要找三个又圆又滑的大石头。”阿寿说。

小姑娘帮和尚们在院子里找到了他们所要的石头,他们把石头放在锅子里煮。

“这几块石头,可以煮出好喝的汤,”阿寿说,“但是,我担心锅子太小,煮的
汤不够喝。”

“我妈有个大锅子。”小姑娘说。小姑娘就跑去对妈妈说了这事,她妈妈竟然就
答应了,而且她妈妈还说:“我倒想要学学怎么煮石头汤!”

原来,哪怕是在一个已经没有热情的“村子”里,也是有这样的小姑娘的;哪怕
是对生活没有了信心,其实,心头总还是有着一点可以被点亮的热情。

小姑娘把大锅推到了村子的中央,和尚们点燃的柴火青烟飘散开来,和尚们翻动
着锅中的石头……躲在窗子后面的没有信心和热情的人们终于打开房门走出了屋
子,他们都要看一看,这石头汤是什么!

这石头汤是什么呢?

在搅动着石头汤的阿福说,如果加上了盐和胡椒粉,石头汤才好喝呢!

一个眼睛睁得大大看得津津有味的读书人立即说:“我家里有!”赶紧就跑回去
取了,石头汤里加进了盐和胡椒粉。

阿寿尝了尝味道,说:“照我们的经验,这么大锅的石头汤,如果加上一些胡萝
卜,那么汤会更甜。”

“胡萝卜?我家里有!”人群中的一个妇人说,赶忙地跑回家里拿了来,丢进了
汤里。

“要是放些洋葱,味道是不是会更好?”阿福问。

一个农人跑回家取来了洋葱。

“再加些蘑菇呢?”

蘑菇也被取了来。而且还纷纷顺便地带来了面条、豌豆和包心菜。

当每个人打开心胸付出时,其他人付出得更多。就这样,汤锅里的东西越来越
多,饺子,豆腐,云耳,绿豆,芋头,冬瓜,大蒜,百合,甚至人们还大喊着应
该加一点儿酱油!和尚们搅和着咕嘟咕嘟的汤锅,心里感触地想着,多么香啊,
多么美味啊,村里的人多么懂得付出啊!

汤煮好了。村子里的人聚集在一块儿。他们带来了白米饭、馒头;他们提来了茶
水和灯笼。在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享用过大餐。

盛宴过后,他们说故事,唱歌,一直到深夜。他们不再锁上门,而是纷纷热情地
邀请和尚们到家里去住,让他们睡得非常舒服。

一个温暖的春天的早晨,大家依依不舍地送别阿福阿禄和阿寿。“谢谢你们让我
们来做客,你们是最大方的人。”和尚们说。

“应该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们懂得了分享,有了永远的富足。”村民们说。

“还要想一想,”和尚们说:“快乐就像煮石头汤一样容易啊!”

正因为快乐是这样的容易,离得那么近,所以又有什么灾难和不幸能够真的让人
变得灰心丧气,再也没有兴奋的精神呢?
--
If I can reach the top of a mountain,
would it make me bigger or smaller?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91.]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7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1-03-12 15:37:38 提到] [FROM: 24.]
不要动不动就逼别人做烈士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8243_135149.html
作者:sunnyday
发表时间:2010-09-06
更新时间:2010-09-06
浏览:320次
评论:1篇
地址:128.91.
::: 栏目 :::


有关一些纠缠于施一公国籍的言论。

很多人喜欢对别人求全,喜欢让别人大义灭亲,喜欢让别人不做任何防护
不拿武器就上阵。喜欢让别人艰苦朴素如果非洲小孩还有一个饥饿的就
必须绝食。

事实上,就是因为施这样的人有足够高的地位,有足够多的退路,所以才能比较
轻松的来指出中国目前科研界资金分配的问题。至于为什么其他人都不敢吭声?
第一,其实很多人有类似的抱怨(我在国内的媒体上看见过几次),但是位低言微,说了也不会有施和饶说的影响大。所以有些同学估计没有注意到。
第二,很多地位比较高的人因为担心说了会得罪人,所以不敢公开说。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集中在施和饶说的问题是否有理上,而不是跳出来先就
他们穿什么衣服,吃了什么东西,有没有足够艰苦朴素,有没有足够关心失学小孩先挑剔一番。
实话说,有些对他们国籍的挑剔,让我隐隐闻到了文革的气味,做事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先讲党性,先讲动机,对别人一定要求全求全再求全,不允许任何人就个人利益作任何决定,恨不得让别人全部大无畏哪怕让实验室关门也绝对不拿自己不赞同的制度的钱,恨不得让别人天天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天天出街去卖红薯为失学儿童凑资金,换句话说恨不得让别人都去当烈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ggo 于 2010-09-07 23:49:27 提到] [FROM: 198.202.]
其实我也不能认同改国籍的,毕竟宣誓了向美国效忠,那中国再爱也就是第二了,不管有什么理由,改国籍就是用脚投票。

但是改了国籍的,不能一概否认对中国的感情和贡献。即使对中国是第二爱,也还是爱的,是不是真爱,那就看行动上有何表现。有人就是留在口头上,到处作秀发言,讴歌党和政府,比如老杨,是个十足的反面典型,82了没什么可贡献的了,回国把妹,好处占尽。也有人切实的做事情,想促进中国大陆科技进步,如李政道,丁肇中,蒲慕明,施饶等人,是拿出自己的时间精力,或多或少的努力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不管最终做的事情对错,这些人不应该挨骂。

国籍固然是一个重要的事情,不过我觉得也就是中美起冲突如战争或其他必须要选边站分出第一第二位的时候,具有性质上的意义,平时,爱不爱国,还是看实际做了什么。
 
2   [USMedEdu 于 2011-03-12 14:31:19 提到] [FROM: 24.]
Mitbbs Biology forum---艳阳天的帖子
PostPosted: Sat Mar 12, 2011 6:45 pm
Online
Site Admin
User avatar

Joined: Sun Sep 12, 2010 6:42 am
Posts: 704
发信人: interfile485 (lele), 信区: Biology
标 题: 我来整理艳阳天的帖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11 15:27:20 2011, 美东)

应作者要求修改过顺序

【 在 sunnyday (艳阳天)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说一说我的背景:
: 北美中游公立大学博士毕业
: 后来在一流大学做过两任博士后
: 博士的时候文章很少,只有一片一作发在3分以下的杂志。
: 博士后5年只有一片一作,CNS

我的那个文章发得很不容易,因为我们是小实验室。 我们老板算是一个raising star
吧(在我们手里升起来的:)
我们发文章经常被人刁难得死去活来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让我们做
实验的时候很小心,往往主动的先作一大堆control再说。
所以,我也不认为单纯是因为文章发在CNS上, 而更多的是读者们觉得我们那片
文章写得好。 因为和我一起面试的人,有CNS的多得很,但并不是每一个都能
走到最后

去年发了那片CNS之后,觉得自己老了,渐渐在实验走向上也开始和老板有不同的
意见了。
老板的结论是:你翅膀硬了,该飞了。加上她明年不一定能够拿到资金,所以她
鼓励我去试一试水。
于是我就懵懵懂懂的下水了。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市场定位在哪里,所以我回国了一趟。
回国和科大,上海生化所和北京生物物理所的人都约见了。
那个时候我的文章已经出来了,他们也都读了,都表现出了很强的兴趣。
生化所的朱学良(负责细胞一块的),本来和我没有appointment 的,
我到了上海联系他后第二天就和我见面了,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
然后到了科大,也是谈的非常愉快。虽然没有真正的和他们面试,但是给了我
一个印象就是如果我回去的话他们应该会收我。




所以我回到美国之后,就告诉老板说:我大概只会找美国前50名的学校,
否则我不如回中国算了。她对此表示支持,并说:假如我第一年找不到,那就
再呆一年,再找。

有老板的话放在那里,我真的就只申请了前50名的学校。

我们实验室其实是生化的。但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纯粹的生化根本没办法发好文章,
所以我们什么都做,分子通道,细胞结构,癌症,发育,心血管,神经,免疫,
统统一网捞过去,像我们实验室一个老大说的那样:有枣没枣先打他一杆子再说。

这样一来,我申请的时候就不知道该申请什么系,于是干脆就什么系都申请。
生化,化学生物,药理,癌症,免疫,神经,发育。。。连纳米科学我都申请了。
给我写推荐信的人叫苦连天,说我申请得也太多了。最后看了一看,发现自己总共
申请了一百来个位置的样子吧?光是哈佛里面就申请了不下10个位置,基本上把
他们学校里所有opening 都申了。当然,后来他们也统统把我据了,这个是后话。
但是后来我发现,申请那些其他专业的地方其实都是打酱油。
尤其是免疫和神经这两块,似乎不是那么喜欢外来人,统统把我给据了。

后来原因给我考虑的,无非就是细胞,生化,和药理系三种地方。

一开始,据信是哗啦哗啦的来。再后来,就有几个地方表示了兴趣,
最后来,有几个地方给了我面试的机会。


后来我发现,给了我面试的地方,都是因为他们的committee member, or chair
读过了我那片一作文章。


我的第一个面试是英国的。一个还不错的学校(但不是那两个老牌子,别想歪了)
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主任和副主任都读了我的那片文章,就贸然的让我去面试了。
英国那边好像都是急性子,当场让我10天内就去面试。我吓了一跳,告诉他们我
还要签证和买机票。后来他们就改到一个月之后了。后来我发现,他们为了
改这个日期,花了很多精力,因为那边和美国不一样的是,全部人都是同一天
面试的,也就是说,他们为了我,把大家的日期都改了。可惜当时我不知道,
而且因为签证时候出了一些问题,险些没有去成,所以很仓促的也没有怎么准备。

英国那里和美国这里文化不一样。我去的那个学校第一天是做讲座,所有candidate
轮着讲。这个我很轻松(因为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我心里有数的很)
讲完之后问一堆人举手问题就问了半个小时,其他几个人讲完后就只有那么
两三个人问问题。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系主任还追着我问下一步研究打算怎么做,
而把其他3个面试的人晾在一边。所以当时我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问题了。
但是第二天,还有一个面试,就是学院里的人和系里的人一起来问问题这样的,
我搞砸了。学院里的人比较官场化,也比较tough, 问了我好多问题,其实都是
经典的问题,但是因为我当时准备的非常不充分,就搞砸了。特别是当他们问我
有没有教学经验的时候,我很傻呼呼的说:啊,我们美国这里的训练系统,不太
重视教学,所以啊,我们博士后,是没有正式上课经历的。
我刚这么一讲完,坐在我对面的系主任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我突然知道:我玩完了。

果然,刚飞回美国,就收到了据信。(英国那里动作很快的,都是面试完之后
马上下结论)
但是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系主任亲自写了一封信,告诉我这里那里不应该怎么说,
等等

英国那次面试,最惨痛的还是机票订得太仓促了,面试完的第二天
就回美国了,居然没有在英国停留玩几天,太可惜了。
英国的草非常的绿,大冬天的还是苍苍翠翠,然后英国的人真白,一个个皮肤跟
牛奶似的。这个是我对英国的唯一两个印象。 话说回这个英国的学校,我后来觉得很对不起他们的系主任和副主任,因为我后来
发现他们为了让我去面试作了很多额外的工作,结果我那么吊儿郎当的就过去了,
而且在面试的时候大出洋相,除了那个关于教学能力的问题明显答错了之外,还有
还多很脱节的地方,估计让他们也陪着丢脸。他们后来对于没能给我那个offer,
还挺耿耿于怀的,系主任还问我要不要考虑申请他们的research group leader
(不是tenure-track),真是有负他们的厚爱。


在美国这里,我发现了这么几个事实:

1。假如你的文章很多,而且有资金的话,而且是大牛实验室出来的话,
那么大部分系都会乐意考虑你

2。假如文章很少,而且没有钱,而且不是大牛实验室的话,那么你的专业是否
对口,以及你的文章的影响力就非常重要。

虽然我到处乱撒网申请了所有前50名大学的所有沾边的opening,
最后愿意给我考虑的,都是30~50名之间的大学的系,而且大部分都是心血管方向的,
因为我们实验室在这个方面文章比较多,虽然不是我个人的文章,但是他们
好歹听说过我们这个实验室做的东西。

但是这种大学有一个麻烦,就是他们对资金比较敏感。就像有另外两个还不错的
学校本来信誓旦旦说对我非常感兴趣的,就是拖拉着不给我发面试申请,一直拖到
后来就变脸说他们已经找到别人了(估计是有k99的人)


后来美国的这个第一个面试,因为英国的失败经验教训,就准备的比较充分。
这个学校是两天面试,第一天讲座,第二天chalk talk. 我对自己的讲座向来
有信心,因为我的英语虽然口音重,但是我讲话声音大,而且用词简单,美国人
普遍听得懂。所以我就没有怎么准备讲座,而专心准备chalk talk. 第一次练习的
时候把整个实验室都拖去听我讲。讲完之后老板很沮丧的告诉我说:
很糟糕,非常糟糕,没有条理,讲得细节太多,让人容易迷失。

实验室的老大哥也告诫我说,你这两天先别干活了,先准备这个去吧。

我这个人好处不多,但是有一个好处,就是听劝。
于是我就把活全部丢一边,专心准备了两天。并把我另外一个系的好朋友拉来
练习,整得她死去活来,听到后来她表示她都要成我们这个专业的专家了。

后来我是这么做的。

1。先简单提一下我打算做的两个项目都是做什么的。然后集中精力讲最
重要的那个。在chalk talk 最后总结的时候再提及两个项目

2。语速放慢,在讲每一个点的时候多讲讲为什么要做那一块,理论上有
什么意义,和项目其他板块有何关系,并用一些简洁的图示来表示逻辑关系。
不讲具体实验方案。如果他们细问起来才讲。

老板没法抽出时间听我的最后一次练习,但是我告诉她我应该没有问题了。
因为我那个不是同专业的朋友能听懂了
基本上,chalk talk 就是讲你打算申请的第一个funding proposal 的逻辑结构。
所以大致上要顺着一个申请的逻辑流来走
这个一般是大部分faculty 申请时候的难点,因为下面的听众可以随时打断你来
问一些问题,而且你很难想象出对方会问你什么问题。

我幸运的是:

1。我们实验室有一个喜欢问怪问题的老兄。我第一次练习的时候被他乱问一气,
结果被他牵着鼻子乱跑,问着问着就进了死胡同。
后来我就有经验了,碰到这种情况,简单回答一下,迅速把主题扯回来,不要
放纵他。

2。我的人缘还算好,系里有几个新来的faculty都很尽心的告诉了我他们的经验。
他们的经验其实不一定是对的,有的其实是一个big no no, 比方说其中有一个
告诉我他当年是把自己讲的东西的大纲打印出来发给大家。我老板说,其实,
当时她们都觉得这个很别扭,但是因为他足够牛,所以后来拿到了offer, 但是
把讲稿打印出来是一个不好的行为。
不过他告诉我的其中一个经验,非常有用,后来发挥了作用,那就是,
如果对方故意刁难怎么办?
他当时在我们系里chalk talk 讲的时候,我们系里一个出名喜欢挑剔人的
faculty 举手问他说:
你做的那个基因,按你的数据,好像占不到真正病例的万分之一,那你做这个
有什么实际意义啊?

他当时吓了一跳,后来冷静了一下,就告诉他说:
这些病理的例子,本身一方面是为了找机理用的,另外一方面,即使是一个极少
的例子,只要能够救人,哪怕是救一个人,也是有用的。
而且话说回来,目前大部分人研究的机理,都不是占真正病例的大部分,关键
就是真正的病例并不是单一机理造成的。但是在研究的时候必须分离到单一机理
才能容易的进行有效的研究,这个是科学研究的特性(nature)
因为我们这种作博士后的,尤其是做第二轮博士后的,都有很大的压力,
常常今天不知明天事,吃了上餐无下餐那种状态下度过的,所以真的没有
为长远作很多打算。
我以前也问过老板,要不要让我带个本科生什么的。老板正色对我说:
在美国,你的科研实力是最要紧的(尤其是我们这种小实验室),
教学能力什么的那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没有强的文章,根本就没有人理睬你,你的什么教学能力再怎么厉害都是白搭了。
我想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没有和她再说过这个问题了。

后来去英国面试的时候,她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和要申请资金,就没有经常在实验室
里,所以就没有帮我准备,我也就一个人傻乎乎的没有做任何准备就过去了。



我现在所在的系也一直每年都在招人,招来的人其实也并不都是大牛之后,
也不都有CNS. 虽然每年的candidate pool 里面都有几个有两三篇,甚至三四篇
CNS那种,但是意味深长的是大部分拿到offer的都不是这种人。
一般来讲,如果你在最近4年有三篇以上J Cell Biol 级别以上的文章,
不管你在哪个实验室出身的,只要你申请的地方足够多,大概应该可以拿到
至少一个学校的interview.

我只有一个光棍CNS, 但是CNS的好处就是很多人读。所以如果文章做得好,
很多人会注意到,我的几个面试,统统都是因为他们读过我的文章,
而我那篇文章碰巧作的还不错,所以他们在我申请之前就已经知道我这个人
的存在了,所以我才有这个机会的。但假如我那篇CNS 水平很中庸或者很差的
话(插句话,我其实看过不少很差的CNS文章),估计就会是反作用了。

另外,就我现在所在的系来看,在不考虑文章水平差别的前提下,两片CNS子刊
其实是胜过一片光棍CNS,因为高水平的文章多说明了你的水平稳定,不是那种
瞎猫撞到死老鼠的人。
因为当时我把美国所有前50 的学校都群发了之后,闲着没事就开始往
欧洲群发。丹麦瑞典德国瑞士我都发了,统统被拒了,而且瑞士这种地方更变态,
广告上明文规定说要懂一定程度的法语。我当然是照样发了过去,然后当然
是被拒了。 欧洲唯一两个愿意考虑我的地方都在英国,其中一个最终给了我面试。

后来我在开会的时候问过欧洲来的人,他们说欧洲大陆那边传统上不习惯招美国
的新鲜博士后,你要是做得特别牛叉被挖过去还有点可能,像我这种基本没戏。

我当时是提出要做两个项目。
其中一个是我目前发的文章的深入研究,我那篇文章可以引出至少三个follow-up
方向,一个我留给老板给她将来的学生,另外两个方向我自己带走。

另外一个项目是由我还没有发表的内容(preliminary data) 提出来的。这个
项目我会带走细胞生物的部分。老鼠那部分留给老板。

这些新的方向所用到的技术,都是和我研究生和博士后时候受到的训练有关的,
也就是说,我将来所做的东西只是思路是新的,但是在大部分技术上,我不必
另起炉灶。

另外,这两个大项目互相独立,但是也有关系。一个失败了并不会导致另外
一个彻底失败。我对这个在结尾的时候也说得很明确。


至于如何能够说服他们你能做这些项目?
首先,你写的proposal, 只要你进入short list了,他们会很仔细的看。
这个你得写得有板有眼,看起来像是一个深思熟虑的项目,而且有发展前途。
然后,你做chalk talk 的时候,他们会拼命的拿很多技术问题和原则问题来
轰炸你,真的是非常非常多的问题。你一方面要能控制自己的talk 的节奏,
另外一方面要能对所有的技术问题作出合理的回应。如果你能做到这几点,
他们就认为你大概是有这个能力了。


话题再回到我的面试的过程。
面试之前,我还问了我们系另外一个新的发考题,他就带我去查了那个系的人
在NIH和 NSF 的funding 情况,以及他们都做什么什么等等。然后他简单看了看
那些人的信息后,就告诉我:这个这个和这个很可能就是你的recruit committee
的人,你要小心对待他们。后来的事实证明,他说对了。

他们系里的网页,老师们不太更新。里面很多信息都很老了。反而是funding 情况
提供的信息更有用。这个后来让我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用上了很多。

面试的时候分两天,第一天做讲座。这个我是轻松拿下。
第二天chalk talk, 一个半小时,一开始就被他们问问题,一直问到结束。
他们问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包括逼问我为什么认为某某氨基酸的侧链很重要,
基本上是一个文章里会被reviewer 问的问题他们都会问到。但是这种技术性的问题
也基本上难不倒我,因为我毕竟是一个千老。他们后来又开始问一些原则性问题,
包括那个类似我们系那个新发考题所说的关于科学意义的问题也问了。我都一一
对付过去了。
后来,一个看起来脸色不善的女发考题就问了我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就是说
我们用的那个老鼠KO gene 涉及过多的机制和通道,恐怕不是一个干净的模型。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我当时吓了一大跳,因为我们的那个老鼠模型确实有这个
麻烦在里面,不过不是特别内行的人是看不出这个问题的。其实这个老鼠那一块,
并不是我以后的主打项目,我的主打放在细胞和生化。但是我又不能借此推开
不回答这个问题。而且那个女的正如那个我们系里那个老师所言,是recuit committee
一员,是那种我绝对不可以绕开不理的人。
当时整个屋子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气氛突然变得很紧张。我停了几秒钟,
就先称赞她目光如炬经验老到一眼就看到我们这里的问题,等等等,
一边讲这种废话一边想答案。然后我就慢慢的告诉她说,大部分KO mice
其实都有我们这种麻烦,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模型,只有目前
最好的模型。我们那个模型动物是目前唯一一个,所以也是最好的。
而且关于那个旁路的问题,我们在生化和细胞测试里面有大把的control
可以把那些旁路的干扰去掉,然后就可以正确理解老鼠里面得到的表型了。
然后我还加了一句,我们今后会视进度的情况,建造更好的模型。
说完之后,屋里的气氛就慢慢缓和了

面试第二天,还和系里的学生见面吃了饭。
他们的学生看起来素质不错。奇怪的是只有研究生和我见面,没有博士后。
我试图从学生口里套其他面试者的情况,被他们很狡猾的绕过去了。
果然是很聪明的孩子啊。

后来和发考题面谈的时候,问起系里的学生情况,都异口同声说学生素质不错。
但是对博士后就纷纷不谈。后来有一个比较心直口快的就开口大骂现在的博士后,
说她招了三个,每一个都是trouble maker,一个个什么都不懂,眼高手低,这也
不肯做那也不肯做,顶嘴倒是专家,搞得实验室里污烟瘴气.反而是5个博士生
一个比一个省心。她说她再也不招博士后了。 哈哈。



面试回去后,赶快给所有人写感谢信,包括帮我订机票的小秘也感谢了一下。
大家都回了很热情的信。让我心里小小高兴了一下。

回来后一直在想这个系的情况。他们学校不是名校,但是还可以。虽然博士后
普遍不行,但是研究生挺不错的。所以就挺想去的。我就非常的好奇想知道其他
面试者是什么情况。刚才已经说了。这些情况系里是不会告诉我的。他们的学生也
很狡猾的没有告诉我,而是用一些“大家都很优秀,都和你一样优秀”这种话来
搪塞我。
后来我就想了一些办法,找了一些内线(其实就是他们另外一个系的一个我稍微
认识一点的博后)去给我找一些信息,顺藤摸瓜找到了几个人。然后一看他们的
信息我的心凉了一半。六个面试的人,我找到的另外四个(还有一个不知道)
都是老美。有两个有CNS, 有一个还不止一篇, 另外两个也是四五篇J of Cell Biol,
J of Clin Invest 这种级别。所有四个人都有funding,都是大牛实验室出来的. 当时
我就觉得悬。
以前有过这么一句话,说现在的中国人在生物界里太多,以致在找工作的时候都是
中国人和中国人抢。但是我现在却是和老美强,而且还是硬件条件那么强的老美。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没戏了。
后来我和我们系里另外一老发考题个聊天。他告诉我说,因为前两年到处都没有
职位,所以很多实力很强的人都被积压在管道里面了。今年因为经济稳定了,
突然开招了,大家一拥而上,结果就成了三届的人都凑在一起出来了。所以申请
者实力很强。这个没有办法。

话说回来,同我一起的那几个面试者,其中一个正好认识我们隔壁实验室的人。
所以我后来还得知她的去向了。她没有拿到我那个学校的offer, 但是她两天
前拿到了University of Michigan 的offer。
这个,一方面说明今年的申请者真的很强,另外一方面,也说明这个申请的过程,
运气很重要的,拿不拿到其实和水平不一定有正相关关系。我所去的那个学校可
远远不如UMich 那么牛。

后来拿到这个offer 还折腾了一番。
他们面试完最后一个人之后,本来应该是一个星期内就下结论的。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有消息。我正酝酿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去问他们,
committee chair给我来信了,说不好意思让我久等,他们现在有一些issue need
to resolve,问我能不能再等。我按耐不住了就问她:我能不能知道更多的信息?
她很快回答让我去问department chair. 然后chair 用比较轻松的语气说他们有些
budget issue 需要和学院沟通,但是周末应该就有结果。然后周末到了,还是
没有结果。
这下我担心了。因为有过这样的先例,有的系本来要招人的,然后面试都面完了,
具体一算明年的钱,突然发现其实没有余钱招人,结果就把整个过程都cancel 了。
于是我就主动去问chair. Chair 用非常简洁的语言说他正在和学院沟通,让我
耐心再等。
于是我就耐心的,扳着手指头眼泪哗哗的等啊等,一等就是两个星期。
等待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其他好几个学校的申请也不
知道值不值得交(一交的话又要劳烦老师们写推荐信,他们一早就已经烦死我了)

后来就想啊〜〜,大不了嘛,这个美国要是不要我,那我就回科大去呗〜〜

一想到这个就高兴了,因为去年回科大印象挺好的。学生都很聪明,听了我的
讲座问的问题都很上路,都是我将来要做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就高高兴兴的
干活去了。
然后。offer 就在我不留意的时候来了。


最后,严肃认真的总结一下。
我这个人啊,一辈子都活在网上了。
所以我的什么人际关系什么关系网,都统统在网上。
所以我很傻呼呼的把我的喜怒哀乐都发到网上去了。

去年我发了那个CNS之后高高兴兴的跑上来疯,其实,就是,因为,我的朋友圈,
很不幸的,都在这个网上。这个,其实和我高调还是低调没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个网上从2003年开始,一直挂了8年了,其中苦过乐过哭过也笑过。
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我当年从第一个博士后实验室离开时候如同丧家犬那个
样子?那时候我刚被老板踢出来,没有任何文章,没有奖学金,没有地方去。
当时我也在这个网上哭来着,还有很多人安慰过我。不过那些人后来都老了,
大部分也都离开了。去年我在这里范进中举那样庆祝自己的文章的时候被很多
人讽刺,说我太高调,那,我想,是因为他们没有看过我在这里哭的很伤心的
时候,没有看到我当着大家的面很狼狈很落魄的时候。

其实按硬件条件来看,我是非常适合被劝退的那种,我也自己思考过这个
选择的。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走下去,主要是我给自己定位之后,发现我的个性
还是最适合做研究。 如果是转行搞计算机啊,MBA啊,统计啊什么的,
我肯定没有问题的,但是,做那些事情我觉得是浪费我的能力。
所以,三年前,我觉得我必须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否则我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于是在找第二个博士后实验室之前,我就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三年之后,
必须作一个了断。幸运的是,我的路最终还是往这一边倾斜了。

这个版有远远比我牛的人,比方说两片以上CNS的人,在这里的常客有三四个以上。
我要去的学校也并不是什么牛校,拿到比我牛的学校的人不少,只不过他们不象
我那样活在这个版上。
所以,我发这个文章,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告诉一些和我一样坚持着的人:
如果你自己认定你有那个潜力,那就坚持下去。
当然,对于不适合这一行的人,还是要劝退的。我也常常劝退很多人。
其实很多时候选择并无关对错,因为不管是选了哪条路,其实都各有各的活法。

作了法考题,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不同的压力,不同的苦恼,
但都是一样的生物,和一样的科学。

--

※ 修改:·interfile485 於 Mar 11 16:12:02 2011 修改本文·[FROM: 131.215.]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