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02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卫生部将查“肖氏手术” 方舟子今交抗诉申请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10-15
更新时间:2010-10-15
浏览:4766次
评论:12篇
地址:14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卫生部将查“肖氏手术” 方舟子今交抗诉申请

记者:陈博、王贵彬
2010年10月15日新京报

  昨日,数名自称接受“肖氏手术”失败的患者或家属前往卫生部反映意见,
并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叫停“肖氏手术”、赔偿手术失败患者等4点请求。卫生部
信访处负责人专门进行答疑,并表示最快15日内可给予书面答复。

  信访处负责人专门接待

  昨日下午1时30分许,来自山东、河南等地的数名患者或家属赶到卫生部人
民群众来访接待室。黑龙江小伙谷志波称,自己当初小便前还有一点感觉,但做
完“肖氏反射弧手术”后,不仅小便前没感觉了,现在左脚部连针扎都没了知觉。
前日下午,他和另几名自认“手术”失败的患者来卫生部反映意见。

  昨日下午2时30分许,卫生部信访处一名负责人前来接待,并仔细登记了患
者或家属的具体病情、主刀医生、维权经历及联系地址。经询问得知,前来反映
意见的数名患者中,主刀医生无一是肖传国本人。

  其间,患者代表璩彬彬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叫停“肖氏反射弧手术”、要求医
院赔偿等4点请求,并请求卫生部给予书面回复。

  最快15日内书面回复

  卫生部信访处该负责人就上述4点给出了答疑和维权建议,并表示目前已至
少联系了卫生部的3个相关司局,并和河南省卫生厅进行了初步调查。根据卫生
部《卫生信访工作办法》,卫生行政部门对受理的信访事项应于60日内办结。卫
生部会尽快调查此事,最快15日内给出书面答复,根据患者登记地址送达,如因
调查需要延迟,也不会超过60日。

  接待持续了约1个半小时。该负责人还请来1位专业律师,为来访患者提供司
法维权咨询。该负责人表示,卫生部的官方表态将由卫生部发言人传达。

  答复

  1
  请求全面叫停“肖氏手术”

  卫生部信访处相关负责人:目前国家监管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相对容易,医
疗技术则因其缺陷性(不可能无任何副作用)和急迫性等因素,监管相对难一些。
考虑到“肖氏手术”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奖项,卫生部信访处已联系了卫
生部的科技教育司、医疗服务监管司和负责医疗技术准入的司局,就“肖氏手术”
展开调查。

  2
  请求调查80%治愈率宣传

  卫生部信访处相关负责人:首先,进行广告宣传的医院应对信息真实性负责,
其次广告审批部门也应担监管责任。不过,作为卫生主管部门,卫生部也会尽到
相关监督职责。欢迎患者及其律师提供更多“肖氏手术”患者的病例信息,以协
助调查。

  3
  请求赔偿手术失败受害者
  卫生部信访处相关负责人:医疗纠纷解决有3种渠道:医患双方协商、卫生
行政部门居间调解和诉讼。患者如要索赔,可先进行医疗鉴定或司法鉴定,鉴定
自己的病情变化是否和“肖氏手术”存在因果关系,然后通过诉讼索赔。

  4
  请求查清手术准入审批
  卫生部信访处相关负责人:经初步判断,“肖氏反射弧手术”应属于《医疗
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规定的第二类医疗技术,即由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负责临
床应用管理,但接访前,河南省卫生厅电话答复称,该厅公布的二类医疗技术中
并不包括“肖氏手术”,且卫生厅尚未接到该手术的患者投诉。建议患者们尽快
向地方卫生行政部门“投诉”。

  相关
  方舟子今交抗诉申请

  昨晚,方舟子律师彭剑表示,目前,方舟子和方玄昌的抗诉申请书已经写好,
共有10多页。其中主要包括4个部分:法院审理违反法定程序、事实认定错误、
法律使用不当以及量刑过轻等。其中事实认定错误部分又包括8个小点,包括犯
意认定、方玄昌伤情鉴定、犯罪意图、随意殴打等。“15日上午,方玄昌将前往
石景山检察院递交抗诉申请书。”彭剑表示。

  昨晚,肖传国的律师高子程表示,肖传国提过要上诉,家属也坚持要求上诉。
但自己打算在一审判决之日起第9日才决定上诉与否。“我想让肖传国本人考虑
成熟,以便做最后决定。”高说。



方舟子是在跟谁过不去?

  2010年10月15日中华工商时报

  近日,就在全世界的目光都关注谁是本届诺贝尔奖得主的时候,中国的科技
界乃至大多数媒体的关注点更多地集中在了一桩刑事案件的判决上。

  10月10日,科普作家方舟子和《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遇袭案在北京市石景
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5名被告人被指控的“寻衅滋事罪”全部认
定,肖传国和戴建湘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拘役4个月,龙光兴拘役3个月,康拥
军拘役1个半月。

  第二天的网上看到此则消息的时候甚至感到有些疑惑,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
知识,特别是对“拘役”一词不能理解,平时比较常见的用词是“有期徒刑”之
类的用语。专门在网上一查才知道,“拘役是短期剥夺犯罪人自由,就近实行劳
动的刑罚方法。拘役由公安机关在就近的拘役所、看守所或者其他监管场所执行,
在执行期间,受刑人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两天,参加劳动的,可以酌量发给报酬。
拘役的期限为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数罪并罚时不得超过1年。”从中可以看出,
拘役是刑法里面最轻微的处罚了,我们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方舟子在自己的博
客里面对这样的判决表示强烈的不满了,其律师表示将向检察机关申请对一审判
决抗诉。

  而判决的另一方,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也通过律师表达了对判决的不满,
其理由是肖的行为是故意伤害,但未达到轻伤这一起刑标准,因此不构成故意伤
害罪,而法院认定为寻衅滋事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

  看来方跟肖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在法院的平台上还要有几回合的较
量。其实,不光方舟子本人,很多人对石景山法院的判决提出了质疑,一是审理
速度过快,二是启动的是简易程序,三是量刑过轻,四是公诉的寻衅滋事罪存疑。
甚至很多人还把肖传国的身家背景与判决结果联系起来。

  笔者首先不是法律专家,不敢对肖究竟应获得何种惩罚进行评论,其次国家
既然设置公检法部门就应该严格地按照法律程序办事,只能是法院才能做出最终
判决,而且各方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问题的关键是像方舟子被袭案这样社会
影响巨大的案件,法院是否应该针对公众的质疑做出应有的解释,在开庭的时候
是否应该不采取“简易程序”,而是让更多的媒体旁听和了解,不是更有助于公
众对于判决结果的了解吗?这样不仅是对公众的一种普法过程,同样也对类似这
样的犯罪企图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虽然,我们不能拿到诺贝尔奖,但是在科
技打假方面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好呢?如果,方舟子遇袭案不能得到公正公平的判
决的话,影响的可能不仅仅是方肖二人,而是公众对科技打假的信心。

  除了,案件的判决让方舟子有些失望,他也同时收到了来自官方支持的声音,
中国科协负责人日前就表示,科技打假不是方舟子一个人的战斗,希望不只一个
方舟子做,有更多的方舟子都做,并且利用好科协的平台来做。虽然这种声音对
于方舟子来说来得晚了一些或者说来得少了一些,甚至有些虚,但是对他来说确
实也弥足珍贵,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起码是一种声援。

  虽然,法院的判决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打人主谋可以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对于更多造假者更大的惩罚,却只能来自对他们学术造假的认定,这不是方
舟子的战斗,也不应该是方舟子的战斗。

  现在尚未对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理论作出真正的鉴定结果,这种鉴定该
由谁出呢,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一个检验科技造假的机制,
我们还需要那么多的方舟子干嘛呢?


卫生部的调查时刻表

  作者:gmylawyer

  看到有报道卫生部关注“肖氏手术”事态,表示会尽快召开新闻发布会。其
中有“据介绍,相关司局得到的资料不够全面,调查工作仍要持续一段时间。”
我愿意帮助卫生部制定调查时刻表:

  1,立即发通知“肖氏手术”医院所在地卫生局,封存所有病历和病人的联
系方式。大约需5天时间。

  2,派专家组到当地,或是指令当地卫生局将所有资料送到卫生部。专家审
查并分类。大约需20天时间。

  3,同时,在得到病人的联系方式后,立即通知他们到指定的鉴定机构鉴定。
大约需30天时间。

  4,综合审查分类资料和鉴定结果,不但可得出治愈率,还可确认是否构成
医疗事故。大约需60天时间。

  以上可知,整个调查并得出结论的时间,在四个月左右。卫生部的公仆们,
能否把你们的调查时间表告诉你们的主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2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21 02:17:56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Viky 于 2010-11-12 09:42:23 提到][删除] [FROM: 152.11.]
劝 lz别跟那个老250浪费时间了。。
 
2   [USMedEdu 于 2010-10-19 12:58:45 提到] [FROM: 142.]
反伪斗士方舟子与司马南嫉恶如仇却陷孤独境遇

2010年10月18日《人民法院报》

  方舟子和司马南是孤独的勇士,疾恶如仇的个性与和而不同的文化传统有出
入,他们的境遇折射出我们每个人在成就与德行、功利与价值方面的进退与取舍。
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在“损人”,但未利己。唯一得利的是——我们看到了正
义。

  方舟子8月29日遇袭,有人替他抱不平,有人说他报假案,有人说他是勇士,
有人说他自树敌……尤其随着10月10日遇袭案的一审落槌,网上声音越发呕哑啁
哳。另一位反伪斗士司马南的声音最响亮:方舟子是一个令人敬仰的无畏战士。

  英雄惺惺相惜。近日,《法周刊》邀请两位同道人作阶段性回瞻,共话打假
的苦与酸。

  一个是兵团战士,一个是文弱书生

  室外沸反盈天,室内恬然淡定。

  记者眼中的方舟子高高瘦瘦,宛如一介书生。这位四十出头的生化博士与拔
剑四顾的侠士好像不太搭调,但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透露出了几丝刀光
剑影。平日的他打打太极拳,除了参加公共活动外,基本都是写东西,偶尔看美
国经典艺术电影,生活简单而平淡。

  他大学一毕业就去了美国,回国之后也基本上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几乎
没在中国的社会里混过。他很纯粹,不是因为考虑的问题复杂,而是因为思想单
纯。有人说他在美国学傻了,他自谓是一个活得比较自我的人,情商很低,跟人
打交道的能力比较差。与人谈话表情总的说来不算丰富,偶尔微微一笑,但更多
时间是沉默而严肃。

  司马南就活跃得多,他是个虎贲式的人物,他两眼如炬,口鼻宽阔,声若洪
钟,语速很快。他完完全全在本土“打造”,兵团战士——政府公务员——商学
院教师——期刊出品人——报纸主笔——电视节目主持人——媒体评论家,十几
所院校的兼职教授,其中包括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但是,
司马南最重的头衔还是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和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这也是他成
为反伪斗士的当然所在。

  司马南的社会角色广泛,但人们更习惯他的反伪斗士的社会标签。相当长的
时间内,他单枪匹马与“神功大师”们叫阵,练就了一副好身板,也磨出了一口
铁齿钢牙。

  司马南说,天地良心,看到假人假事不说出来,他就不是司马南。

  他像一个斗牛士,满足了一些人视听上的快感,每闪过一个回合,看台上就
会发出欢呼。但是欢呼过后他就可能倒在血泊里了,随后就是惋惜、漠视与忘却。
挺悲哀的。但是,尚方宝剑在手,壮行何畏?他说他不怕鬼,不信邪,永远胜在
阵前,不思败在马后。

  一个永不言退,一个悲天悯人

  方舟子从小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希望过一种比较自由自在的生活,思想的
自由、生活的自由,所以就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同时他又是一个较真
的人,尤其涉及到严肃问题更是严谨,轻易不顾及利益。他的阅读量思考量写作
量很大,效率极高。自从1995年开始,新语丝网站始终是他一个人在管理,内容
更新,阅读来信,自己撰文,多年来,日复一日,坚持不辍。

  在公众眼里,方舟子特立独行。他的专业是生物化学,传播科普、为基因技
术鼓与呼是分内事,但他又是学术论坛“新语丝”的创办者,当年一篇《功到雄
奇即罪名》,史学功底令人惊诧。有人说他是学术界的坏小孩,是分辨学术真假
的中绳.。

  方舟子打假行为很多都直指国家研究部门和高校的著名教授、高级领导。其
中比较著名的事件包括:朱涵事件,朱苏力招生事件,基因皇后陈晓宁事件,民
工打磨汉芯事件,唐骏学历造假事件,揭神仙李一,不一而足。与“肖氏反射弧”
发明者肖传国的斗讼更是持续多年。

  8月29日,方舟子在住家附近遭人围袭,一个人跑上来往他的脸上喷麻醉剂,
他躲开后快步跑开,后面两人紧追,要用铁锤砸他的头,没有砸到,随后他们就
把铁锤扔过去,第一次没有砸中,第二次砸到了方舟子的腰。擦破皮,流血了。

  方舟子说,发生武力袭击是意料之中,但我不会退缩。用锤子砸我,只能让
我更坚强。

  壮如牛犊的司马南打假过程中既用心又有狠劲,其遭遇也更令人痛心。

  司马南有一句当当响的话:“不被人骗,是本事;不骗人,是良心;教人不
被骗,是责任。”

  多年前,一据说身怀特异功能的妇女被朋友请到饭店,司马南进门就断定她
是个玩魔术的。当农妇攥右手伸到朋友面前,吸引众人眼睛时,司马南却紧盯着
农妇的左手。就在农妇的左手在裤兜处碰了一下,两手即将交错的当口,司马南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农妇的左手。农妇死攥,司马偏掰。一对男女扭作一
团,众人谔谔无语。最后农妇不敌,左手松开,几粒白色小药片已变形粘于掌中。
司马南厉声质问农妇,农妇语无伦次,朋友也变脸而去。

  司马南就是这样毫不手软、毫不留情地戳穿骗术,得罪了大师,也得罪了朋
友。司马南说,他从不反对气功,赞成用气功健体强身、修心养性,但容不得有
人打着气功的旗号谋财害命。

  当初和司马南一起反伪科学的人已经陆续退阵,但他一直坚持。1991年,一
位同道人脸上被那帮人划了三刀,满身是血,他躺在医院里浑身颤抖,搂着孩子
哭诉:“他们一边打我,还一边喊着司马南的名字。”

  在终南山司马南与胡万林交锋,被20多个打手拳打腿踢,一位生病的老太太
还上来搧他耳光,她骨瘦如柴,手却像刀子一样锋利———不是她打得痛,而是
司马南的心痛:多么愚昧的老人啊!我提着脑袋为你们主张公理你们却打我,其
心之苦甚矣!

  都是怀抱理想,率性而为

  一方面,人们为他们的打假而欢呼;另一方面,又为每次打假事件的“虎头
蛇尾”而沮丧。方舟子在学述界打假十年,有多少案例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胜利?
司马南与邪魔斗法,哪一场不是经受着血与火的洗礼?有人说,他们的存在是一
面镜子,照见我们这个社会的难堪与窘境——对诚信制度的呼唤如此艰难。

  司马南与方舟子,虽然一个土生土长在中国,一个喝过洋墨水,但他们都有
共同的优点;透明,有肝胆,有批判精神,内心深处还有一块空地放置良心和理
想。他们都是疾恶如仇,都为了社会公益,没有个人私敌。不同点是方舟子有更
多的知识,有更广阔的视野,有扎实的专业基础。

  方舟子最欣赏的人物是鲁迅,他自小就崇拜他。而司马南神交虞世南久矣。
鲁迅自不待言,他是民族的脊梁,家喻户晓。虞世南何许人也,初唐政治家,
“居高声自远、非是借秋风”的作者,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绝,一曰德行,二曰忠
直,三曰博学,四曰文词,五曰书翰。被唐太宗推为标杆:“群臣皆如虞世南,
天下何忧不理!”司马南与虞公神交,可见齐家壮国之志。

  司马南现居北京,常云游四方,看书、想事、说话、写字,构成了工作的基
本内容,社会职业为“自由说话人”。尚科学,尚宗教,痛恨邪魔歪道。他作一
打油诗曰:愤世不疾俗,仇家江湖骗,居京始三八,酸甜苦辣咸梦系顏真卿,啜
对柳公权,寄情崔敬邕,神交虞世南。

  年过半百的司马南最近改了形象,蓄了须,头发也有些零乱,但精神上依然
像个活力十足的小青年。在家中他激情四射的情绪感染着周围每个人,谈到兴奋
之处,他会像“新新人类”一样“耶——”的一声。

  2000年,司马南以44岁“高龄”当选新浪网、新周刊等评选的十大青年新锐
人物;某青年杂志又评司马南为中国八大酷男之一;更有海外媒体称司马南为
“21世纪必须关注的50位中国人之一”。

  近年来,司马南倾心学问,以自由撰稿人、主持人的身份涉足于媒体圈、以
独立的脑袋发自己的声音。而方舟子的打假旗帜还在猎猎飘扬,他在斗牛场上鏖
战,司马南正在看台上替他捏汗。□ 本报记者 孙文鹰


访方舟子:只问是非不计利害

文汇报 2010年10月12日

  本报驻京记者 李扬

  题记

  从2000年在自己的“新语丝”网站开设“立此存照”专栏开始,方舟子“打
假”已历十年,而今年的他特别忙。从唐骏的简历到李一的“胎息法”,他的每
次开口都激起网上一片波澜,而发生在8月底的遇袭事件,更是将他推到了无数
聚光灯下。

  前天,他与《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遇袭案在北京宣判,在社会各界长达一
个多月的高度关注下,5名被告被判1个半月到5个半月不等的拘役,这个结果让
方舟子始料未及。

  方舟子认为,民间力量没有权利“打”假,准确地说他是“揭”假。“我们
只是在合法范围内利用言论自由起到舆论监督作用,等到有很规范的渠道之后,
个人力量就可以减弱。民间学术打假,说到底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在体制还不
健全,政府监督力量尚不完善情况下的一种弥补。最终目的是整个学术界可以越
来越规范,有一套机制建立起来。”

  所幸,方舟子并非一个愤世嫉俗者。记得那日接受我的采访时,他很认真地
说,做这些冒风险的事情,支持他内心的动力源自于——

  “希望更多的人能理解科学,掌握科学方法,具有最基本的科学素养,这样
的话就能有辨别真伪的能力,那些骗人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少。”

  ■方舟子并不喜欢“打假斗士”、“伪科学狙击手”等“帽子”,他说民间
力量没有权力“打”假。准确地说,他应该是“揭”假,“我们只是在合法范围
内利用自己的言论自由,起到一个舆论监督的作用。最终的目的是整个学术界可
以越来越规范,有一套机制。”

  ■方舟子从小就向往一种自由而独立的生活,一直很小心地保护自己的独立
性。有朋友劝他,希望他可以更为圆润、缓和并富有技巧,但皆是徒劳。“一直
有人要来当我的人生导师,指导我应该干这干那,烦得很。我又不是未成年人。”

  ■在司马南看来,方舟子类似一只啄木鸟。“人们不敢相信,今天这个无利
不起早的世界还有人无利而起早”。司马南甚至用“不食人间烟火”形容他。
“方舟子很勤奋很辛苦,很能‘战斗’。”

  ■5年前,律师彭剑开始向方舟子提供无偿的法律服务,在彭剑眼中,
“(方舟子)人简单,讲原则”。而方舟子多次表示,不想再陷于无休止的辩论
之中,而更愿意钻进纯粹的科普写作中去。

  “我不是什么斗士”

  见到方舟子本人,很难将他与网上那个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打假斗士”
对上号。

  他看起来更为清瘦,带点诚恳的拘谨,头发略显稀疏,带着浓重闽南口音的
普通话缓缓道来,少有激昂,只是在说到某些专业的问题时,他才变成那个逻辑
严密的人。

  方舟子讲起8月29日下午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他们喷我的药水是4年前买的,
早过期了,我真幸运”,“方玄昌被打得更重,现在却成了我的陪衬,如果当时
方玄昌的案子破了,把肖传国抓起来,就没我的事了。”

  方舟子说,肖传国对自己的仇恨,并非只是落选院士,而是他欺骗患者的
“肖氏反射弧”。“开始我只是质疑他的简历,后来陆续有很多患者跟我联系,
直到我们拿到了100多个患者的名单和情况,挨个联系找到了70多个人,才发现
没有一例成功,而且30%多的人残废了。”令方舟子最无法容忍的,是许多受骗
患者来自农村贫困家庭,倾尽家产支付“肖氏反射弧”高昂的医疗费。他把收集
的信息全权交给律师彭剑代理诉讼,无偿提供法律援助。

  方舟子与《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不断揭露肖的学术不端行为。今年6月,
方玄昌被两名男子持钢筋棍袭击,受重伤,与此同时,方舟子和律师彭剑也受到
威胁与恐吓。

  已从反伪前线退居二线的司马南最知道个中滋味,他在博客中写道:“我是
扮演过这种角色的,日子很难熬,难熬到随时需要一个惊叹号来结束这一切。”
因为志同道合,他和方舟子成为很好的朋友。

  事实上,在方舟子的生活中,打假与被恐吓常常如影随形。在此之前,他是
有点无所谓的:“从一开始打假到现在就没断过被恐吓。但既然做这种事情,就
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这是得罪人的事。我并非一时冲动去做,对这些后果都
有过权衡考量,只是这次肖传国做得太过分了。”

  方舟子遇袭迅速成为舆论焦点。而作为焦点人物,方舟子是强势的,同时又
是弱势的。事情发生后很快有种质疑,认为方舟子为新书出版自我炒作,“如果
这个案子不破的话,我简直说不清了”,方舟子苦笑,“报假案是违法犯罪行为,
我怎么可能为一本书去做这种事呢?”

  10年来,方舟子用一支笔和一个网站,主导或参与的学术打假已经有1000余
起。他的打假对象从专家、学者延伸到唐骏等社会知名人物,他的“新语丝”网
站赢得大批受众,其中不乏科技人员、高校师生,乃至科学院院士。方舟子由此
成了广为人知的“打假斗士”、“伪科学狙击手”。

  然而,他并不喜欢媒体送的这些“帽子”,他说民间力量没有权利“打”假。
准确地说,他应该是“揭”假,“我们只是在合法范围内利用言论自由起到舆论
监督作用,个人打假只是一种弥补,等到有很规范的渠道之后,个人力量就可以
减弱。”

  十年打假不辍,很大一个原因是“忍不住”

  他最看不得那些自吹自擂、作假贩伪者摇身变做公众楷模,这不仅让他气愤,
更激起一探究竟的好奇。“我是抱有一种戒心的,如果听上去不像是真的,我就
很想去查个究竟,这是科学态度的问题,是一种怀疑精神。很多人的简历都是有
水分的,包括科学界比较著名的人,这个本来很容易去查的,但没有人去查,一
般人比较轻信,但我有种怀疑的态度。”

  在司马南看来,方舟子类似一只啄木鸟,而这样的啄木鸟不是太多,而是太
少了。“很多人不理解他,无非是因为方舟子这样的人生活中很少遇到,所以,
人们不敢相信,今天这个无利不起早的世界还有人无利而起早。”

  笔名意指“双舟并驾”

  早在中学时代,方舟子就有两样爱好:文学和生物学。

  他热爱鲁迅,热爱加缪,热爱现代诗歌,也热衷于制作植物标本和探索自然
奥秘。于是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富有诗意的笔名,“方舟子”,意指两条并排行驶
的船只——一条是科学,一条是文学。小小年纪他已为自己安排了一生。高考时,
他语文成绩全省第一,考入的却是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大学五年,他成为科大
“荒原”诗社元老之一。1990年本科毕业后,他负笈美国,攻读密歇根州立大学
的生物化学博士学位。

  方舟子熟谙网络,他不仅是第一代网民,而且创办了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
物。1994年,这个27岁的文学青年邀集几位朋友创办了文学网站,取名“新语
丝”,灵感源于鲁迅创办过的文学刊物《语丝》。很快“新语丝”在留学生中间
变得知名起来。初期的“新语丝”,不但共享一些电子书和网友来稿,还摘编一
些普及进化论、批判神创论的文章,网站服务器一直设在美国。1998年10月,方
舟子回国,这时国内还在热衷特异功能,一些气功大师受到追捧,书店里外星人
和百慕大三角神秘故事的书籍卖得火热,这令他触目惊心,“竟然有这么多虚假
愚昧的东西打着科学的旗号登堂入室!”

  他觉得该做点什么了。2000年,“新语丝”网站设立“立此存照——打击学
术、新闻、网络腐败”网页,被看作中文网络第一个学术打假网站。同年6月,
他的《方舟在线》一书作为“国内第一部多学科网上争鸣文集”引起轰动。

  从那时起,“方舟子”这个名字几乎伴着中国互联网的普及迅速被公众熟悉。

  在美国的10年留学生活,对方舟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尤其是学术上的思
维训练。探索、怀疑、实证、理性,方舟子始终在用这些准则来管理“新语丝”。
他每天要处理少则几十条多则上百条的举报信息。一般来说,论文、履历造假比
较容易认定,涉及具体的实验造假因为无特别渠道进入实验室核对原始数据,所
以无从追究。“去了人家也可能不接待你,所以民间打假的局限性就在这儿,权
威性不够,被挡在门外也没有办法。”

  从1995年至今,“新语丝”始终由方舟子一个人在管理,内容更新、阅读来
信、自己撰文,他坚持不辍。如此巨大的工作量,若无勤奋精神,是难以坚持的。

  举报人的信息,在方舟子那里是旁人不可碰触的禁区,因为在“新语丝”上
发表文章的,基本都是通过正规渠道投告无门的人,方舟子认为自己有责任保护
这些人的信息。每有来信,他会下载存储到个人电脑里,邮箱里的信息要删除干
净,不作保留。此举缘于之前他的邮箱被人攻破过,所幸其中信息事先均已移除,
后来他就把密码设置得非常古怪。

  “打假的来稿都是我一个人在看,举报人的信息只有我知道,这也是大家信
任我的一个原因。”

  特立独行,很能“战斗”

  凭方舟子的才能,现在可以生活得很好,至少可以在高校或研究机构谋个职
位,但他在认真权衡后,决定转行当科普作家——因为科学与文学,都是他热爱
的领域。

  方舟子说,他从小就向往自由而独立的生活,选择去美国留学,本是想在美
国做终身教授,搞科研之余还可以写写诗。但近距离观察后,他发现美国大学里
的教授实际上并不自由,就算是终身教授,为了找科研资金也必须出面写报告拉
关系。这样的生活,他不愿意接受。

  对商业他也完全不感兴趣。“我属于第一代网民吧,对互联网商业化本来就
挺反感的,当时也有商业化的公司想来吞并‘新语丝’,我就把它注册为非营利
性网站,断了这条路,不可能被收购。商业化之后就会有很多纠纷、要花很大精
力投入其中,我挺烦这些的。”

  他一直很小心地保护自己的独立性。曾有被他揭露过学术不端现象的大学聘
他担任兼职教授,被他当场回绝,因为这犯了他的忌讳,他宁愿置身于社会之外
而不授人以柄。

  他不喜欢被束缚。在国内做科普,作协也曾邀他加入,他同样拒绝了。回国
后,方舟子开始为国内一些媒体写文章,当第一本书《进化新解说》在香港出版
后,他认定“靠写作也能养活自己的”。“我在国内没有工作过,没有在社会上
真正混过,没有社会经验和阅历,另外有一个西方社会文化作为参照,基本上类
似于旁观者。有时候作为旁观者,对问题的认识反而会更清楚一点。”

  方舟子生活很简单,物质上没什么很高追求。他以前最希望拥有的奢侈品是
一些篇幅巨大或非常昂贵的书籍,包括《不列颠百科全书》、《牛津英语大词
典》、《明实录》和《二十四史》,他还多次表示自己最大的愿望,是重新翻译
一遍《物种起源》。

  在朋友眼中他不善交际、特立独行,做事不屑于按世俗常理出牌。当大家坐
在一起聊天、开玩笑时,他常常只是个听众,默默地坐在一边,几小时可以不发
一言。

  司马南甚至用“不食人间烟火”形容他。“方的表情总的说来不算丰富,多
数时间沉默而严肃,但是他的阅读量、思考量、写作量很大,效率极高。不了解
的人以为他跟网上那些浮躁的人一样浮躁,殊不知方其实较劲得很,他一根筋,
往往钻研得很深。”“方舟子很勤奋很辛苦,很能‘战斗’,这一点连他的那些
‘敌人’也不得不佩服。”

  10年打假,13起官司

  与司马南揭露伪科学不同,方舟子的重点是学术界,或者说科学不端行为,
他熟知科研规则,又同时了解国内、国外学界情况,因此对利用国内外信息不对
称而贩伪造假者,他一目了然,从揭露“基因皇后”到论文简历造假,他很少失
手。

  因为高调反学术造假,他也时时刻刻处在太阳底下被人们用“放大镜”观察,
方舟子无所谓地说:“这10年一直是这样,我说的每句话都有人去过滤。”有几
方面让方舟子得罪了很多人,一个是他认为“地震无法预测”,一个是支持推广
转基因技术。此外他对中医的极端观点也受到批驳。

  论战中方舟子常显出咄咄逼人气势。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说:“你见
到他本人感觉一点也不强势,但是文章则锋芒毕露。方只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常
常一个人,像匿名发帖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
哥们。”

  的确,在学术打假这件事上,方舟子历来是“六亲不认”、颇为刚性,他曾
质疑过中国科技大学前后两任校长,还指出他曾就读的生物系好几名教授学术不
端,他的老师出面斡旋,也被他一一反驳了回去。

  有人说他偏执、对真相“洁癖”,他笑纳:“说一个人对真相有洁癖,是对
他的表扬啊,特别是科学、学术的问题,本来就该是这种态度,不能掺杂亲疏、
利益关系在里面。”

  至于他较真的程度,他周边很多人都领教过,包括司马南。一次,一个老朋
友想请司马南出面说情,让方舟子把“新语丝”网上一篇文章撤下来。方舟子果
然很给“面子”——所谓给面子,就是这个平时不太愿意多说话的人,苦口婆心、
不厌其烦地给司马南讲解“误会”的来龙去脉,为证明此人并不冤枉,方舟子回
到家又发给司马南一大堆资料,似有不说服他决不罢休之势。“他的认真,不是
因为其考虑问题复杂,而是因为其思想单纯。这么纯粹的人,今天是少之又少。”
司马南说。

  也有朋友劝他,希望他可以更为圆润、缓和并富有技巧,但皆是徒劳。“一
直有人要来当我的人生导师,指导我应该干这干那,烦得很。如果我的文章中有
事实错误、逻辑错误,欢迎有根有据地指出来,如果只是要来指导我应该怎么为
人处世,我没有兴趣。我又不是未成年人。”方舟子说。

  对得罪人这件事他无所谓,10年打假累计起来有13起官司,平常人避之惟恐
不及,但方舟子和他的律师不以此为苦,反而认为对簿公堂也是普及科学理性、
以正视听的大好机会。

  律师彭剑眼中的方舟子,“人简单,讲原则”。彭剑5年前开始向方提供无
偿的法律服务,为了支持方舟子的事业,他的律师事务所避免与方得罪过的人有
任何业务关系,杜绝利益牵涉,这成为他们执业中的铁律。

  方舟子的行文风格也常受争议,他希望自己的文字“如匕首如投枪”,正中
要害,对此有人直呼痛快,也有人不以为然。清华大学教授刘兵认为:“他行文
的语气,让人觉得他似乎永远站在正确立场上,他掌握真理的标尺,所以他总是
在宣判。”而采访过方舟子的央视记者柴静认为:“不能强制要求真相长着一张
慈眉善目的脸,那样的结果很可能是普遍虚伪的产生。方舟子的观点并不代表正
确,但唯有更精确的事实才能辩驳他。”

  近年来方舟子多次表示,不想再陷于无休止的辩论之中,而更愿意钻进纯粹
的科普写作中去。他说,“新语丝”的工作仍会占去他每天三四个小时,但亲自
执笔的打假文章会越来越少,“我给自己的定位是科普作家,而不是‘打假斗
士’。”

  现在,方舟子是《中国青年报》、《经济观察报》、《新华每日电讯》、
《大众健康》等专栏作者,平均每年出一本书,这几个月的繁忙让他欠了不少文
债,他希望生活和写作很快恢复正常。

  “打假,我看作是科普的一部分”

  记者:经过这次遇袭事件,你怎么看民间学术打假?你希望自己能起到什么
作用?

  方舟子:最终目的是整个学术界可以越来越规范,要有一套机制建立起来,
不能靠个人力量来从事打假,民间的力量很有限。民间、个人的打假,只是说出
事实真相,没有权威性,学校、研究所完全可以不理你,也没有处罚的权力。很
多时候本来应该去调查,但没有这方面的资源所以只好就放弃了,这确实是很大
的问题。民间学术打假,说到底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在体制还不健全,政府监
督力量尚不完善情况下的一种弥补。

  记者:你这10年给自己树敌众多,你不在乎吗?

  方舟子:不在乎,只要是符合科学原理、坚持科学的,你就不该怕得罪人。
对我来说,只坚持科学的态度,不问利益、不问利害关系,只看是非。

  记者:是什么给你这么大动力去做这些事呢?

  方舟子:有一种希望。科学是个好东西,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个最可靠的方
法,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理解科学,能掌握科学方法,具有最基本的科学素养,
这样的话就能有辨别真伪的能力,那些骗人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少,那些所谓的大
师、高人、神人才不会一呼百应,那些假药、假保健品、假医、假高科技产品才
不会骗人。

  记者:科学是你的信仰?

  方舟子:不能说是信仰,因为科学和信仰是冲突的。信仰是没有证据或者是
有相反的证据,你也盲目去相信,而科学是最讲证据、讲逻辑的,跟信仰是两回
事,你可以相信科学但不要信仰科学。我是在普及科学界主流的观点,比如关于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我会引用世界卫生组织或美国科学院比较权威的文件,但
很多人不信或根本不看,宁愿相信小道消息。所以我一直说我在做科普,科普就
是开启民智,包括打假。科普一部分是介绍新的知识,另外是揭露假的知识。

  记者:但科学也是有限的,无法解释的问题还有很多,你所认同的科学界主
流观点或许在10年、20年后会被推翻。

  方舟子:有些科学的结论,已经变成共识,没有什么争议了,你相信的话犯
错的可能性就很低。并不是任何科学的结论都可能被推翻,有大量证据证明的、
比较可靠的,才会变成共识。还有一种是正在争议中、证据不确凿、有各种各样
解释的,这不该当做科学定论来告诉大家。确实,科学是有局限的,不可能解决
所有问题,还有很多未知领域应当继续探索,但不能因为存在未知领域就去相信
那些神秘、伪科学或迷信的东西。

  记者:“打假斗士”、“伪科学的狙击手”,你认同这些称号吗?

  方舟子:其实很不喜欢。科普作家描述的是事实,至于“斗士”、“狙击
手”,好像整天找人吵架一样。我想鲁迅也不希望被人称作“斗士”吧。这些是
很主观的标签,我更希望是一种事实的陈述,比如自由撰稿人、科普作家、生物
化学博士,这些都是事实,不带主观色彩。

  记者:有人批评你网站上刊登的有些文章并不准确,认为你要是再把把关可
能信誉更好。

  方舟子:我一直认为我们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做得已经足够好,也足够严谨,
当然登的文章多了难免有些良莠不齐。经常有人对我说,“我以前是很支持你,
但是这件事以后就不再认同”,其实往往是涉及到他认识的人,因此很难保持客
观态度。

  记者:你有出错的时候吗?怎么解决?

  方舟子:有个别的出错,我们发现后都马上澄清、更正、道歉。我们有个特
点,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开、摆在台面上,谁都可以去核实,包括引用的东西都是
可以找到的。所以我很欢迎这些被指控的人来反驳,我都会照登。以前也尝试过
先联系当事人,可他们往往不予理睬。后来发现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刊出来逼着你
回复,一般登出来的东西都比较确凿,当然我给他们解释的机会。

  记者:虽说没有权威性,但“新语丝”这个平台的影响力也给了你很大权力。

  方舟子:影响力是建立在我们信誉比较好的基础上。信誉怎么来?因为我们
总体来说是讲究证据,不乱说话的,大家的认可、信任因此建立起来。我不是利
用媒体、强势的力量赢得这样的地位,而纯粹靠个人、民间的努力建立这种信誉。

  记者:有人认为你在面对批评和质疑时“一点就炸”,因为你的文风通常给
人嫉恶如仇的印象。

  方舟子:我“一点就炸”,是因为听到别人说我在说假话,这是我最不能容
忍的。我本身就是对事实有“洁癖”的,所以不只是看不惯别人造假,而且更不
能容忍别人说我在造假。我的文风虽然被认为比较犀利,但同时大家承认我写的
东西是有根有据的,不是乱批判,只不过有些用词比较直截了当,不太符合中国
人温良恭俭让的习惯,但这跟夸大其词完全是两回事。

  记者:你为什么欣赏美国科普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

  方舟子:他是百科全书式人物,他写了很多东西,不只是科普,人文方面的
也写,我特别佩服这种多产、多学科东西都写得很好的人。科普作家有几类,在
很多中国人看来科普作家是写少儿读物的,这不是我想做的;还有一类人本身搞
科研,偶尔写几本科普书,这也不是我要做的;像阿西莫夫这种专职科普作家,
我觉得自己跟他比较像,他涉猎范围很广泛,文章有很多知识含量在里头。

 
3   [USMedEdu 于 2010-10-19 12:41:18 提到] [FROM: 142.]
“肖氏手术”:11年说不清,15天道得明吗

  作者:冷雪峰
  红网

  10月14日,数名自称接受“肖氏手术”失败的患者或家属前往卫生部反映意
见,并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叫停“肖氏手术”、赔偿手术失败患者等4点请求。卫
生部信访处负责人专门进行答疑,并表示最快15日内可给予书面答复。(10月15
日《新京报》)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指使他人对方玄昌、方舟子进
行伤害性报复的国家973首席科学家肖传国,本月10日刚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
处拘役5个半月,卫生部又顺应患者和家属的要求,即将对肖传国赖以成名并据
此申报中科院院士的“特殊贡献”——“肖氏手术”展开调查。人倒霉了,作为
当事人的肖传国大概此刻只能感叹:喝口凉水也塞牙。

  “肖氏手术”的全称是“肖氏反射弧手术”。其专业定义是:利用截瘫平面
下的神经,手术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从而形成一种新的经皮肤刺激诱
发的排尿反射的设想。这个设想目前已经在多所医院成为一种临床收费手术,用
以解决特殊病人的排尿问题。但对其评价不一。有资料显示,肖氏反射弧从美国
的动物试验到中国的临床试验,被质疑者解读为“从美国猫的身上直接搬到中国
人的身上”。1999年和2004年,卫生部先后两次组织对肖氏反射弧科学技术成果
鉴定,分别鉴定为“国际领先”和“国际先进”,并建议推广应用。

  我姑不评论“15日内可给予书面答复”有无不妥,只想提及的是,从1999年
第一次对肖氏反射弧进行科学技术成果鉴定,10多年的时光流逝,当年先“国际
领先”后被谦虚成“国际先进”的新技术,在争议中怎么就始终没有一声权威的
“拍板”?办法其实不是没有也不是多么的复杂。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泌
尿外科教授金锡御说,要想真正检验肖氏手术的有效性,需将病人术前和术后的
客观指标作全面对比,客观指标包括尿动力学检查、肾脏功能检查,由第三方进
行评估,有改善说明是有效的,无改善说明是无效的。金锡御同时也是2004年卫
生部对“肖氏手术”鉴定的专家组成员,在他看来,当年的鉴定资料很有限,时
间也不够,只有一个下午,而且裘老坐在那里(指裘法祖)一开始就讲:这是国
际领先……

  裘法祖是肖传国的研究生导师、中科院院士,当然是权威的权威。但他说了
“国际领先”,2004年有7位院士参与、堪称豪华阵容的鉴定专家组,还是集体
表示反对,最终评定为“国际先进”。按照肖传国和已故院士裘法祖及一位美国
专家的说法,此技术是有望获诺贝尔奖的,但当时却只是“国际先进”,很显然
专家们当年是持有怀疑的。

  11年没说清的“肖氏手术”,若15天内道明,公众当然应当拍手。但我从中
看到的却是一种迁就和从众,有平息众怒的意思,有违科学精神。如果15天中能
以翔实的资料为据,叫停“肖氏手术”,那么,此前的沉默就是彻头彻尾的不作
为,是一种犯罪。“肖氏手术”让众多的患者和家庭劳命伤财,还让一个所谓的
973首席科学家身陷囹圄,惹上牢狱之灾,如果打手们一个闪失,要了方舟子的
命,岂不还得又损失一员打假斗士?如此于国于民均无裨益,怎么就有人沉得气,
始终一声不吭呢?!

  现在好了,可能“15日”内有关“肖氏手术”的书面答复,或将给方舟子或
肖传国一个痛快淋漓!当然值得拭目以待。


肖传国在制度失衡下走火入魔

作者:李泓冰
京华时报2010年10月16日

  方舟子与肖传国的恩怨,忽而打假,忽而假打,明里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连环
诉讼,暗里甚至抄家伙相向,最终真凶出炉,事件却并未尘埃落定,双方依旧就
量刑上诉、抗诉争执不休。

  如今,这个很江湖的故事,终于有了“庙堂”的介入。

  10月14日下午,四名“肖氏术”的患者和家属到卫生部上访,希望以行政命
令方式撤销“肖氏术”。卫生部信访办负责人表示,将尽量争取在15天之内给出
书面答复。针对手术宣传的成功率,卫生部也将展开调查,搜集更多的病例。

  卫生部的表态,让人长出一口气:早该进行的权威调查,虽然姗姗来迟,总
归还是来了。

  有媒体在问“谁造就了肖传国”,此问甚妙。我设想一下,假如咱们的医学
制度极其严谨,肖传国当不至于走火入魔到如此地步。

  首先,他的“肖氏术”不至于在很不成熟的背景下,“由于关于临床试验性
研究的制度不健全”,就在平顶山匆匆变成临床手术。这埋下了肖传国虽纵横江
湖其武功却先天不足的伏笔。

  其次,在“肖氏术”效果存在争议的时刻,在没有得到系统而科学的调查支
撑的前提下,却因个别权威院士的力挺,两次草率地通过专家鉴定(之所以说草
率,因为专家组仅一人出自手术所涉的泌尿外科),还得到了珍贵的国家科技进
步二等奖。甚至,如果不是方舟子斜刺里杀将出来,肖的院士头衔也极有可能美
梦成真。两人也由此结下仇怨。

  最后,在双方诉讼不断、患者也屡有质疑,已经造成相当范围的公众困惑之
际,虽然法院判决过肖传国诉方舟子案胜诉,但就双方胶着的焦点——肖传国是
否涉嫌数据造假,肖氏术效果究竟如何——权威部门醒目地沉默着,包括曾呼声
很高的院士头衔的落空,也并无进一步的权威调查来佐证。于是,学术之争,由
此演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江湖恩怨。

  假如,有严密而科学的医疗制度制止不成熟的技术进入临床;假如,在专家
鉴定与国家重奖之前,有严密而科学的调查来支撑肖氏自己给出的治愈率数据;
假如,在公检法介入案件审理时,能借重权威部门严密而科学的调查,也不会导
出如今已被证实的轻率的错判。

  可以说,肖传国走到今天,是被这一系列的“假如”所诱惑所误导。

  可怕的还在于,这些“假如”不独集中于肖传国一人,这也是今天医患矛盾
频传、医院信任缺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意思的是,卫生部信访部门负责人表示答复会尽量限在15天之内。

  看来,很多“权威调查”非不为也,是不能也。但是,何必一定要等到酿成
“社会事件”呢?

  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疗体制才能变亡羊补牢为未雨绸缪?才能及时给公众一
个权威的交代,并规避同样聪明的肖传国的堕落与方舟子的受伤?什么时候,患
者才能在躺上手术台时拥有充分的安全感,我们也不必总是付出过于高昂的社会
成本?


原神源、现郑大四附院神经泌尿外科已经把主要电线杆子撤了

作者:羽矢

  应该是被废物利用完毕、15日证据交换后撤的。

  此前,“据《科学新闻》主编贾鹤鹏说,自调查报道发表后,‘前去治疗的
病人数量已急剧下降’”(美国《科学》报道)。尽管如此,在肖传国落网前,
仍有病人在其网站留言咨询。

  肖氏反射弧事实上已经停止。

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http%3A%2F%2Fwww.zzshenyuan.com

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脊髓损伤/截瘫/尿失禁/大小便失禁/神经源性膀胱_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http%3A%2F%2Fzd4fy.com%2Findex.html
郑州大学四附院神经泌尿外科-专业治疗截瘫、脊髓损伤所致尿失禁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http%3A%2F%2Fchina-sci.com%2Findex.html
中国脊柱裂网

郑州大学四附院神经泌尿外科-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隐性脊柱裂康复网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http%3A%2F%2Fwww.139595.com%2Findex.html
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隐性脊柱裂康复网

(XYS20101019)

肖氏反射弧是伪科学的又一铁证

  作者:Dr. Zhang

  肖传国发表的文章《An artificial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pathway
procedure for bladder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spina bifida》中, 图3(B)
和图4(B)有严重的错误,只能说明病人术后是靠腹压排尿,而不是所谓的反射弧
排尿。这二张图还在他的综述文章中被引用。

  在肖传国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治疗脊髓脊膜
膨出患者大小便功能障碍》)有这样二段话:

  (结果部分):较大部分患者需借助不同程度腹压方可彻底排空膀胱。

  (讨论部分):与大部分截瘫患者行本手术后需要刺激相应皮区诱发排尿相
反,脊髓脊膜膨出患者术后可自主排尿,这与其脊髓与脑中枢的联系并未中断有
关。

  这这样的二段话其实已完全暴露了反射弧的真相。脊髓脊膜膨出患者术后根
本就不需要刺激相应皮区而自主排尿,其实就是靠腹压排尿,根本就不需要反射
弧,而肖却以所谓的脑干功能重塑机制来解释,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治疗脊髓脊膜膨出患者大小便功能障碍
  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03年11月第18卷第11期,

  人工反射弧治疗脊柱裂并发先天性尿失禁后的脑干功能重塑机制
  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09年7月第24卷第7期

(XYS20101019)
 
4   [USMedEdu 于 2010-10-19 12:40:01 提到] [FROM: 142.]
部分专家建议:“立即停止实施肖氏反射弧”

2010年10月18日成都商报

  成都商报记者 龙灿 西安报道

  【一个专家的回忆】

  当年,肖传国用“肖氏反射弧”申报奖项时称,该技术解决了神经膀胱的问
题!这让在场的专家大为吃惊。神经膀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世界性的难题,
如果肖传国解决了这个问题,获两个诺贝尔医学奖都不为过。

  【一群同行的担心】

  科学家雇人行凶,让大家都很震惊。肖传国的性格也让他们担心。该专家一
再告诫记者不得暴露他的名字,他认为,肖传国可以雇人打方舟子,同样也可以
对他们下黑手。

  近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肖传国雇凶伤害科普作家方舟子一案,
备受各界关注。昨日,正在西安开会的6名泌尿科专家启程赴京,他们是应中华
医学会邀请,对引发轩然大波的肖传国与方舟子学术之争进行学术评判。今日下
午,他们将会同神经科等类别的专家,对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进行论证,并给卫
生部的调查提供专业方面的建议。

  据悉,目前已有全国20多个省份的100多名患者起诉肖传国虚假宣传肖氏反
射弧。

  同行专家组会商出4点意见

  昨日上午,由泌尿科、神经科等专家组成的医疗评审组20余名成员分别从全
国各地启程赶赴北京,参加中华医学会18日下午举行的对肖氏反射弧的学术调查。

  昨日,一位获邀的专家在登机前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两个小时的独家专访。
据他称,他是在西安参加学术会议期间接到的通知,同时接到通知的还有另外5
名与会的泌尿外科专家。由于事情很复杂,16日,6名接到赴京通知的权威专家
在参加完西安方面的学术会议后,也集体对肖氏反射弧的安全性进行了讨论,6
名评审组泌尿外科专家已达成一致意见,他们在18日的评审会上将代表泌尿外科
领域提出4点建议:

  1,立即停止实施肖氏反射弧。

  2,对现有的实施过肖氏反射弧手术的病患实施观察随访,确定疗效和安全
性。

  3,组织专家团,对肖氏反射弧技术进行全面调查,确定该手术的有效性和
安全性。

  4,对实施了该手术失败导致不良后果的患者提供医疗帮助。

  他说,该建议将在会上提出。按照程序,大会经汇总后汇报给国家卫生部。

  解决世界难题?肖传国夸大其词

  该专家组成员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泌尿外科手术是非常复杂的手术,尿控
问题是世界性的难题,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对此进行探索是可以的,因为科学创
新可能成功,也允许失败,但不能吹得太大。“肖氏反射弧”这个技术有一定的
创新性,作为探索性的研究,是可以的,但不能说是一个成熟的、可以大面积推
广的技术。

  肖传国称该技术解决了神经膀胱问题,并以此申请国家的各种奖项,这显然
是夸大其词。神经膀胱类疾病是一个很大的门类,也是世界性的难题,肖传国的
肖氏反射弧适用范围不大。此外,肖传国对还在实验阶段的该技术进行大范围的
收费手术,这是不严谨的。其所宣称的80%以上的有效率,作为同行也没有见到
过,相反,他们担心的是这些手术患者可能会出现的下肢和性功能障碍。目前,
全国泌尿界除了肖传国及其团队做该手术,别的专家都不做。

  该专家还透露,肖传国作为泌尿外科的专家,在国内的泌尿外科,没有一个
朋友。他和别的泌尿外科方面的专家,一直处于不相往来的状态。

  肖今年5月申请奖励被否决

  据该专家介绍,介于这一系列的因素,泌尿外科同行对肖传国“肖氏反射弧”
的态度在此前就已经很明确。早在2001年,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就获得过国
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今年5月,肖传国就“肖氏反射弧”技术向国家奖励办申请
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就被同行们给否决了。

  据一个专家回忆,在那次评奖时,播放的肖传国申请奖励的幻灯片的一句话
称,该技术解决了神经膀胱的问题!这让在场的专家大为吃惊。神经膀胱是一个
非常复杂的问题,世界性的难题,如果肖传国解决了这个问题,获两个诺贝尔医
学奖都不为过。当时,他们就此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直接导致肖传国申请
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的希望落空。

  该专家还介绍,由于涉及到同行,很多事情都异常复杂。这是很多同行不愿
意说话的主要原因。其次,肖传国的性格也让他们担心。科学家雇人行凶,让大
家都很震惊。该专家一再告诫记者不得暴露他的名字,他认为,肖传国可以雇人
打方舟子,同样也可以对他们下黑手。此前,有同行对肖传国的技术提出了一些
不同看法,此后,他们科室申报的任何课题,直接就被否了。多年来一个项目也
拿不到,因此,面对即将到来的评审,大家说话都很谨慎。

  就今日的评审结果,该专家称“并不乐观”。他认为,这次评审不会出现结
论性意见。肖氏反射弧背后医疗管理的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

  名词解释 肖氏反射弧

  肖氏反射弧(人工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又称“肖氏术”,多用于
治疗因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小便失禁的患者,其中大部分为儿童。由肖传国最早提
出。通俗地说,就是截取腿部三条神经中的一条或两条神经嫁接于内脏,从而治
疗患者的排尿问题。


中华医学会闭门讨论肖传国“肖氏手术”

  2010-10-19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陈博)昨日下午,中华医学会邀请国内10多名神经和泌尿领
域的专家,对“肖氏反射弧手术”进行讨论,卫生部相关负责人出席讨论会。但
对于讨论结果,中华医学会工作人员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所带病历等材料达三四包

  昨日下午1时30分许,中华医学会2楼杨森厅,10多名来自神经、骨科和泌尿
领域的专家聚在一起,就一直处于争议中的“肖氏反射弧手术”进行讨论。讨论
会有卫生部相关负责人出席,不过并未对媒体开放。

  据悉,这场前后持续了3个小时的讨论会分为两个阶段,先是由武汉协和医
院的院方代表就其开展“肖氏反射弧手术”的情况做报告,然后专家组进行讨论。
其中,武汉协和医院院方代表的报告主要包括接受手术患者人数、患者术后情况
等内容。记者看到,该院人员提的病历等纸质材料就多达三四包,且还邀请了两
名患者到场。

  据称讨论会形成统一结论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一位获邀专家表示,6名泌尿外科专家已达成一致意
见,将在昨日下午的讨论会上提出4点建议:立即停止实施肖氏反射弧手术;对
现有的实施过肖氏反射弧手术的病患实施观察随访,确定疗效和安全性;组织专
家团,对肖氏反射弧手术技术进行全面调查,确定该手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对
实施了该手术失败导致不良后果的患者提供医疗帮助。不过,昨日,中华医学会
人员未就这一说法表态。

  一位参会专家透露,昨日,10多名专家对“肖氏反射弧手术”进行了一番比
较权威、科学的讨论,并形成了一份相对统一的结论。不过,卫生部相关领导在
会上强调,该结论将来如要解释和发布,都将由有关部门来实施。

  昨日下午,就讨论结果,中华医学会科技评审部接线人员表示不方便表态。

卫生部专家组“会诊”肖传国得出两点“意料之中的结论” 盖棺定论恐遥遥无期

2010年10月19日成都商报

  昨日下午,中华医学会按照卫生部的指令,召集国内的泌尿外科、神经科、
骨科专家会诊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卫生部医政司司长亲临会场坐阵。会议
形成了两点意见,距最后的盖棺定论依然遥遥无期。

  闭门会议

  “会诊”成果专家表态

  大批媒体被拒之门外

  卫生部会诊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引起了国内媒体的高度重视,来自中央
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在一天前就开始联络相关的与会专家,但都被告知无法接
受采访。

  昨日下午,大批媒体赶赴中华医学会,试图旁听这次迟到了10年的对“肖氏
反射弧”的终极学术评审,但他们被告知,这是内部学术评审,属于闭门会议,
不接受任何媒体的旁听。作为“二方与肖传国学术之争”的主角之一的方玄昌也
没能进入会场,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各路记者,但一直到昨晚8时许,他也没能得
到有效的信息。

  “会诊”成果

  会议形成两点意见

  据与会人士介绍,昨日下午,卫生部医政司的领导亲临会场坐阵。与会的专
家组成员共8人:6名泌尿外科专家,1名搞基础研究的神经科专家,1名骨科专家。

  会前,相关领导明确地界定了会议的范围,只讨论“肖氏反射弧”技术是否
具有意义,不讨论任何与该技术无关的肖传国个人的问题。据与会专家介绍,国
内泌尿科专家事先在西安讨论出的4点意见,在会上得到了专家们的认同。在会
议的最后,卫生部官员在进行总结陈述时,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该技术是有研
究价值的,二是这个技术从设计到实施都是不完整的。这被与会专家们理解成昨
日“会诊”的成果。此前,专家组建议叫停“肖氏反射弧”、封存肖传国手术患
者的病历、成立专家组进行全面评估的意见,均没有下文。

  专家表态

  结论早在意料之中

  据一位与会专家介绍,在这个会议上,对肖传国的“嘴巴”和“手”这两个
困扰业内同行的问题,并没有进行讨论。关于“嘴”,该专家解释,就是肖传国
宣传的疗效问题,乱说,乱吹,夸大其辞,“手”的问题就是打人的问题,因此,
这不是一个否定肖传国的会议。对于昨日形成的两点意见,该专家认为,“基本
就是正确的废话,这两点大家都知道,等于没有说。”他认为,这个会议产生的
这两点“意见” 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对于“会诊”会议的两点结论,方玄昌表示,“这基本是废话,记者们早就
得出了这个结论,还需要召集一堆专家们来说这样四平八稳的废话?”

  钟南山说

  他是学术界的耻辱

  昨日,国内医学界的著名专家、“抗非英雄”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
顺便对肖传国和现在的科技腐败现象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据《南方日报》报道,
钟南山说:像最近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教授肖传国买凶袭击方舟子一案,就
是学术界的耻辱,值得反思。现在回过头看,肖传国的所谓先进技术其实还很不
成熟,但当初却被一些“权威人物”推举了上去,下不来了。他是科技腐败体制
的产物,也是受害者。

  方玄昌认为,钟南山教授的这番话,其实就是针对以前两次评议肖传国的
“肖氏反射弧”、并一路绿灯的泰斗们。

  成都商报记者 龙灿


 
5   [USMedEdu 于 2010-10-18 17:06:54 提到] [FROM: 142.]
卫生部启动“肖氏反射弧”手术调查

2010年10月16日成都商报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国内某医学专家处获悉,他和国内的一些医学专家都
接到了通知,请他们下周一下午在北京中华医学会参加“肖氏反射弧”手术的学
术讨论。据悉,该学术讨论会是由卫生部召集,中华医学会具体实施。

  昨晚8时,方玄昌也在自己的微薄上透露了卫生部启动调查肖氏反射弧的消
息。他称:“一位受邀与会的专家列举了他所知道的名单,此前基本上都被我们
采访过了。从专家组成来看是靠谱的,都是这个领域的中坚力量。但这位专家表
达了自己面临的压力。具体情况,为什么有那么多压力,期望其他媒体多问问。”

  据该受邀的专家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这应该是卫生部对“肖氏反射弧”的
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正式调查的开始。目前,他知道国内一些泌尿科专家、神经科
专家都已经接到了该通知。但受邀与会专家的详细大名单至今还处于保密阶段。
但他在接到邀请之后,立即接到了很多同行的电话,同行们就好心地提醒他说话
当心,事关圈内若干人,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火烧身。他自己对此也表示了担忧。
他介绍,说真话可能得罪人,今后在圈内会很难混。说假话,可能会导致“肖氏
反射弧”的真伪之争再次不了了之。

  此前的11日,部分患者代表向卫生部提交了书面申请,要求叫停“肖氏反射
弧”,并对该手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全面调查。卫生部回复将在15日内,就
此作出正式的答复。

  10日庭审结束后,肖传国已经正式上诉,方舟子和方玄昌向法院提起的“重
新做伤情鉴定”的申请,在开庭前就已经被法院驳回。昨日,方玄昌和方舟子再
次向石景山区检察院提出了重做伤情鉴定的申请,并附上了上海一个医疗专家对
伤情的意见。

  另外,因为对遇袭案的刑事判决不服,方舟子和方玄昌昨日向北京市石景山
检察院申请抗诉。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拘役5个半月的被告人肖传国和戴建湘同
样对该判决不服,他们将提起上诉。

  成都商报记者 龙灿 殷玉生


“肖氏术”患者上访 卫生部将开展调查

2010-10-15财新网
 
  【财新网】(实习记者 唐婴 记者 徐超)10月14日下午,四名“肖氏术”
的患者和家属到卫生部上访,提出了卫生部以行政命令方式撤销“肖氏术”等要
求。卫生部信访办负责人表示,之前已经与卫生部下属的相关职能部门沟通,而
对此次患者的信访要求,将尽量争取在15天之内给出书面答复。

  自北京警方宣告“打假斗士”方舟子和科学记者方玄昌被打案告破,幕后主
使嫌疑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肖传国教授以来,肖传国首创的
“肖氏反射弧”手术所引发的争议被进一步放大。

  “肖氏反射弧”是肖传国起家的本领。据报道,这一神经科学新概念利用截
瘫后废用的体神经,通过手术将其与支配膀胱的内脏自主神经连接,建立人工的
“皮肤-脊髓中枢-膀胱”排尿反射弧,以恢复脊柱裂等患者的膀胱排尿功能。肖
传国曾多次引用其导师、已故裘法组教授的话称,其工作数年内可获诺贝尔奖。

  支持者认为,“肖氏反射弧”堪称一个重大医学突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为此拨出200多万美元经费在美国开展临床试验,以验证其有效性和安全
性;反对者认为,肖传国夸大“肖氏反射弧”的疗效,在技术本身尚不成熟的情
况下,已大规模开展收费手术,反而给患者带来了不利后果。

  在上访者中,来自河南焦作的璩彬彬扮演着患者代表的角色,“我能代表
210多个病友说话”。29岁的璩彬彬是先天性脊柱裂患者,该疾病由母体因缺少
叶酸而使胎儿神经管未能够很好愈合所致。他表示,自己和其他一些患者建立了
三个QQ群用于联络。

  坐着轮椅的璩彬彬称,尽管9岁之后因家庭原因不再继续治疗,其身体仍凭
借自身机体而略有恢复。然而自从2007年11月8日在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接受
“肖氏术”治疗后,不但没有达到院方宣传的“小便能够自理”的效果,被截取
一段神经的右腿的脚踝以下反而一直没有知觉。

  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当时给璩彬彬施行手术的是院长高
晓群。肖传国与其关系密切,为“肖氏术”在这家医院的推广提供了技术支持。

  璩彬彬说,他搜集到大量数据证明“肖氏术”85%的成功率是虚假的,“有
许多患者做了肖氏术后,小便失禁的情况不但没改善,反而导致腰部、腿部和脚
部多处的问题”。

  他代表患者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包括卫生部调查“肖氏术”后,能在全国
范围内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撤销它;对“肖氏术”所宣传的85%成功率给出一个可
信的调查结果;根据不同的患者情况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希望尽快对“肖氏术”
给出明确分类。

  卫生部信访办的负责人回应,在被称为医疗行业三驾马车的——医疗人员、
医疗机构、医疗技术中,医疗人员和医疗机构都有明确的准入门槛和标准,而医
疗技术存在的不确定性更大。这之前,已经与卫生部负责医疗技术准入和医疗服
务监管的部门进行了沟通。鉴于肖传国这项工作曾经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所以与卫生部科教司也有沟通。

  这位负责人说,针对手术宣传的成功率,卫生部也将展开调查,搜集更多的
病例。该负责人还建议患者走医疗鉴定或者法医司法鉴定的程序,再进行诉讼。

  至于患者关注的“医疗技术分类”问题,这位负责人说,“肖氏术”相继在
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和郑州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实施,根据2009年的《医疗技术
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应属于第二类医疗技术,即由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负责临床
应用管理。但河南省卫生厅公布的医疗技术目录中并没有“肖氏术”。因此,建
议患者向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进行投诉,让地方卫生厅给出一个明确分类,以及开
展调查。

  卫生部信访部门负责人表示,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在60天之内给出上访者
答复都是符合规定的,但“肖氏术”已经成为一个社会事件,他们会尽量在15天
之内给出一个书面答复。■


肖传国被轻判了吗?

2010-10-17南方都市报

  ■话题

  10月10日,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对方舟子和方玄昌遇袭案开庭审理,并
当庭宣判。5名被告人被指控的“寻衅滋事罪”全部被认定,肖传国和戴建湘均
被判处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被判处拘役4个月,龙光兴被判处拘役3个月,康拥
军被判处拘役一个半月。对此判决结果,相关受害人均表示不满,将请求检察院
抗诉。一时间,网友在感叹“闪电判决”的同时,也被这个叫“寻衅滋事罪”的
罪名弄得摸不着头脑,“这一判决是否太轻?”围绕这一问题的争论已成了一堂
法治课。

  正方

  轻判是鼓励更多的犯罪

  天涯网友“杨不坏”认为,从方舟子的反应来看,我们看出方舟子是害怕报
复的,“方舟子试图以舆论来让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可是事与愿违。个性鲜
明的方舟子在经历完这件无奈的事情之后还会像以前一样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无所畏惧义无反顾地打假吗?这个问题是值得考虑的。方舟子会因此事而放弃打
假吗?方舟子如果认命了,我认为社会会更和谐,但也会少了一位火眼金睛的打
假斗士,我会因此惋惜”。

  腾讯网友“小熊”认为,如果方舟子倒霉闪得慢一点,死于凶器之下,结果
才会变成故意杀人罪,现在是因为他闪得快没死,法律就不当作是杀人罪了,你
看法律多不公平,是根据受害人的躲闪速度来决定凶手命运的。“如果被害人换
作是跨栏选手刘翔的话,估计被追杀1000次都没被杀倒,那杀人者永远没有杀人
罪,岂不太占便宜了?”

  新浪网友“王旭明”认为,闪电宣判肖传国等是一招臭棋,“既然采取了公
开逮捕,而且还是很高调地公开,为什么却是如此低调和秘密的审判呢?同是生
活在石景山区的两个执法部门,一个警察局是那样好、那样服众;一个法院是那
样不好、那样不服众,差距怎么这么大呢?这差距就在对公开公正和透明办案的
理解上,就在没有把公众和媒体放在眼里,我就这么判了,看你怎么着?!”

  反方

  寻衅滋事符合刑法量罪原则

  华商网友“段万金”认为,方舟子认为是故意杀人未遂,这是胡扯!“一般
在司法实践中,这种事情主要看后果,后果一般构成轻伤才追究刑事责任,但是
方舟子鉴定结果是轻微伤,应当是不构成犯罪的,最多就是治安处罚赔钱结案,
但是,我们的法盲院长他说审理案件要考虑民意,这段时间方舟子被袭炒得太热,
好像就这么把肖传国放了不符合民意,于是乎就牵强附会,搞了个寻衅滋事,以
给天下人有个交代。”

  凤凰网友“郭刚”认为,定性寻衅滋事之后,上面的判决结果完全在法官自
由裁量范围之内,看起来是偏轻,但也不能说是畸轻。“罪刑法定是刑法最重要
的原则和价值,直白地说,就是严格依法,法无明文不为罪,法无明文不处罚。
目的是为了防止司法擅断,充分保障人权。对于本案情况,现有刑法存在缺陷,
但是也不能因此而违背罪刑法定原则,这样会破坏更大的价值。”

  搜狐网友“木人”认为,既有壮士之志,便得有壮士之心。方舟子大可不必
继续为肖传国受到什么样的法律处罚而纠结。“在网上,呼吁严惩肖传国的不在
少数,甚至有不少‘枪毙肖传国’的留言。我要说,一个人可以很激愤,一个社
会却不能。鲁迅”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有其时代的深刻社会背景,而一个文明进
步的现代社会,‘痛打落水狗’不宜提倡。”


方舟子方玄昌正式提出抗诉申请

  南方都市报2010-10-16

  方舟子、方玄昌对肖传国报复案一审判决不服,昨天正式向北京市石景山区
检察院提交了抗诉申请书。他们认为一审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和判定罪
名明显错误,希望检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抗诉,以便重新审理。

  方舟子和方玄昌在博客中公布了申请书全文,其中列举了多项不服判决的理
由,及从遇袭到判决过程的一些事实情况。

  方舟子和方玄昌认为,“本案案情并不简单,事实不清,检方、辩方、受害
方对罪名等法律适用争议明显且争议很大”,根据相关规定,此类案件不得适用
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接下来,他们列举了攸关此案的一些事实情况,认为一审认定关键事实错误、
遗漏重要案情、部分事实不清。一审没有正确认定肖传国的犯罪目的;重要被告
人在侦查 和起诉阶段的供述互相矛盾;对被告人肖传国的犯罪意图,各方仍存
在极大争议。他们着重指出,法院驳回被害人提出的伤情重新鉴定申请,未能全
面地确凿认定方 玄昌人身损害程度,亦不公平。

  另外,抗诉申请书中认为“一审适用法律有误、判定罪名明显错误”,指出
肖传国重伤意图非常明显,且已经着手实行重伤行为,由于他意志以外的原因未
得逞,仍应按故意重伤未遂论处。

  最后方舟子和方玄昌认为一审严重背离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量刑畸轻,
方玄昌向南都记者表示,“本案重罪轻判,等同于放纵犯罪。若不及时纠正该错
误判决,势必将造成更为恶劣的不良影响,败坏中国司法声誉。”因此他们强烈
要求改判被告人肖传国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方玄昌的伤情鉴定结果也是争议焦点。方玄昌14日在网上公布了他的病历之
后,马上有医学专家参与了讨论。他向南都记者透露,他们准备组织一个包括病
理学医生和外科医生在内的专家小组综合讨论,给出一个较为客观的结论,然后
于下周把讨论结果递交检察院。


方舟子被袭案追踪:主犯戴建湘昨上诉称无罪

新京报 2010-10-16

  ■ “方舟子被袭案”追踪

  戴建湘认为只是治安案件;“二方”申请抗诉要求重新鉴定伤情

  昨日,因袭击方舟子、方玄昌被判刑的戴建湘向法院提交上诉状,称事件只
是治安案件,自己应无罪。昨天,“二方”向检察院提交抗诉申请书,申请重新
鉴定伤情。

  戴建湘上诉称是治安案件

  肖传国因对方舟子、方玄昌等人在网上质疑其学术成果不满,接受戴建湘找
人殴打二人的提议。经鉴定,方玄昌为轻微伤,一审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肖
和戴拘役5个半月。

  昨日,戴建湘通过律师张永红向石景山法院递交上诉状。张永红表示,戴建
湘的行为属故意伤害他人,但由于方玄昌的伤情被鉴定为轻微伤,因此不构成故
意伤害罪。戴的行为应受治安处罚。

  肖传国辩护律师表示,肖将在上诉期最后一天决定上诉与否。

  “二方”申请抗诉重鉴伤情

  昨日,“二方”将抗诉申请书交到石景山检察院,二人除认为一审事实认定
错误、量刑过轻,还要求对方玄昌的伤情重新鉴定。

  “二方”认为,方玄昌的鉴定主要依据病历,但病历不合格,不能据此评判
伤情。

  一人上诉 全案审查

  京法律师事务所侯晓果律师介绍,共同犯罪案件,即使只有一人上诉,二审
也应就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不受上诉或抗诉范围限制,然
后一并处理。


 
6   [USMedEdu 于 2010-10-18 17:04:44 提到] [FROM: 142.]
方舟子是如何造成舆论对立的

作者:沈彬
东方早报2010-10-14

  肖传国雇凶伤害方舟子案一审已经宣判。因为本案中两名受害人都不构成法
医学上的轻伤,于是肖的罪名被司法机关改定为“寻衅滋事罪”,拘役五个半月。
其中的法律问题,已有专家论述于前。

  窃以为,主要是方舟子逃得太快,如果“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那么
肖传国就得判死刑了。这是方舟子给法院出了难题。

  在网络上,此案的热议丝毫没有尘埃落定,大讨论还在直播中。按理说,知
名教授雇凶伤人,没一毛钱的道理,没啥可辩论的。殊不知,网上反方的同盟是
对人不对事的。某科学家(指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在微博上反
复发言,指方舟子是汉奸,人人得而诛之。有女诗人撒娇:方舟子没被打残,警
察居然立案,就是有背景的,就是有背景的啦!还有人把肖传国比成邓玉娇,认
为甩锤子是肖对长年受方舟子诽谤的“正当防卫”……。在成人世界里,做出如
此判断,是需要勇气的。

  双方的舆论扒粪大战还在继续。先是肖派拿方太太的工作单位是新华社做文
章,指其利用官方背景,搞司法黑幕。接着,方派指肖传国的亲戚是司法系统的
领导。肖派又指方舟子是拿了美国的“卢布”,充当反华急先锋……。方舟子又
是拿反华分子的钱,又有官方后台,他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显然,在一个是非很分明的刑事案件上,方舟子以自身的争议性造成了舆论
的分裂和对立。这背后的发生机制是如何的呢?原来,方舟子近十年的“学术打
假”和追求真相的努力招惹了不少人,于是在“肖”字大旗下赫然站着方舟子曾
经伤害和侮辱的人:中医支持者、气功爱好者、反进化论者、反转基因分子、
“爱国”青年以及就是看他不顺眼的人。

  细究一下,方舟子成为“准人民公敌”还是最近的事情,原因是他支持转基
因食品引进中国,并批驳关于转基因食品有害的说法。而在转基因问题上,很多
“爱国者”将之视为帝国主义的阴谋。又由于转基因粮食在中国意外获得批准,
于是,网上传说中的左右派,神奇地结成了反方舟子的神圣同盟。

  事实上,虽然反转基因者讲出种种实验和段子,但欧洲没有禁止食用转基因
食品,美国甚至不强制食品包装上必须标志转基因。而当绿色成为一种全球范围
的政治诉求,当中国的食品安全频频告急、政府监管频频溃败之时,像方舟子这
样不知进退的真相追求者就吃了大亏。

  方舟子可能想不明白,十年前他揭露珍奥核酸,说“吃基因反基因”是胡扯,
十年后,基于相同的理由,反驳“转基因食品破坏基因”,怎么就成了“罪人”。

  其实,方舟子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参与决策的专家,中国转基因食品的决
策,没有他一毛钱关系。反对者找错了发泄对象。方舟子是替决策机关顶了雷的,
农业部和卫生部还真该慰问一下他。


人民时评:科学家该到哪里讨公道

  作者:杨健
  2010年10月12日《人民日报》

  医学教授肖传国10月10日被一审判处拘役,对这场由“学术打假”升级而来
的“雇人袭击”事件的讨论却远未结束。“肖教授太冤了,方舟子这种小人就该
打”,“判得太轻了,将来谁还敢学术打假”,这种“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
的争议,还在持续。

  科学是最公道的东西。1加1不会因为你是国王就等于3,地球也不会因布鲁
诺的火刑就停止绕太阳转动。然而科学家之间的不少纷争,现在却要向外行的公
众“讨公道”,甚至像肖传国那样动用“私刑”,如此情形令人警醒。

  肖传国雇凶伤人,当然是极罕见的案例。但如果因此而被这种小说式情节的
“激烈精彩”所吸引,陷入个人恩怨、性格分析、世故人情等具体细节,那么我
们就可能沦为“起哄架秧子”的看客。只有从这一“难得如此透明”的偶然案例
中审视出规律性的认识,才有可能稍稍挽回一点中国科技界在此类事件中遭遇的
声誉之损。

  应该看到,肖传国事件固然是个案,但它所暴露出的科技工作者群体“失范”
现象,却不是孤立的。对位子、票子、房子、弟子等学术资源的不合理配置,以
及对学术研究不合时宜的管理方式,构建成一个扭曲的磁场,让身处其中的人不
同程度地受到“磁化”:有的是不得已而就范,有的是勉力适应“跟上潮流”,
有的则是看到了钻空子的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剽窃、抄袭、学历造假、夸大
成果、骗取经费、评审走过场、学术界小圈子……种种学术不端行为滋生蔓延,
终至“学术打假”成为一种准职业行为。

  照理说,科学界是最具“自净机制”的群体。以对待真理的态度严格对待虚
假和谬误,以文明公允的方式化解文明的纷争、处理不文明的行为,是这个群体
不容置辩的“行规”。毕达哥拉斯将发现无理数的学生推下大海,这样的时代早
已一去不返,不要说造假的舍恩、黄禹锡受到严厉的处罚,即使仅仅是“不那么
职业”的兰迪——他在发现“玻色—爱因斯坦凝聚”现象之后,有一些比较明显
的急功近利行为——也名声受损,并因此连累自己的弟子。

  遗憾的是,这种自净机制在中国科技界正面临失灵的危险。化妆品有隐患,
监管部门虽然反应稍慢,但终归有反应;突发性事件,责任方尽管有时候稍显迟
钝,但终归有反应。而不少只要认真调查就可以马上有明确结论的学术官司,却
三年五年搁置在那里,没有任何权威机构出来裁决,只剩下方舟子等寥寥数人领
着一群网友和媒体进行“缺席审判”。这样讨来的公道,即使科学严谨,也难免
程序正义之失;即使偶有斩获,也终归难以持久。

  试想,假如肖传国与方舟子的论争从一开始就有权威机构介入,公正裁决,
何致如此久拖不决,最终激化为人身伤害?

  现在,肖传国事件的刑事处罚已有初步说法,但“肖氏反射弧”这一科研成
果的成色到底如何,则还暂时看不到有公道判定的前景。谁来给学术纷争一个公
道的判决?谁来给科技界以公平公正的指引?这才是我们最需追问的答案。


民众纠结的是正义成色

  作者:洪丹
  2010年10月12日南方日报

  备受关注的肖传国报复方舟子、方玄昌案日前宣判,肖传国因“寻衅滋事罪”
罪名成立,被判拘役5个半月。此案一路“闪电”走来,就在大家沉浸于国庆长
假之时,便已基本走完一审的法定程序,从警方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只用了5
天时间,而法院在受理6天后便开庭审理,即日宣判。然而,如此罕见的快诉快
审留给当事双方的疑惑,乃至民众的争议却不可谓不大。

  案件审理久拖不决、久押不决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日前最高检表示,对目前
掌握的久押不决案件将实行分级负责、逐件清理,对办案不负责任致“久押不决”
者追责,从此足以看出“超期”早是沉疴。相形之下,方舟子遇袭案因为被列入
公安部督办的案件而以神速进行,快与慢之间,民众纠结的估计不是速度的区别,
而是其中正义的成色。在庭审时,双方对检察机关认定的寻衅滋事罪争议较大。
肖传国的律师在宣判前坚持认为,肖传国牵涉的是一起民事纠纷引发的治安案件,
不构成犯罪;而方舟子则认为,轻微判决是鼓励犯罪。事实上,双方当事人的对
立与网民立场的迥异如出一辙,谁也没有在情感上、道德上乃至舆论上占领制高
点。诚然,在法庭上谁也不会输了自己的气势,先把自己定了罪。但是,当争端
已经成为了公共事件,当案件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影响性诉讼”,法院这种
“快刀砍乱麻”的架势便凸显对于程序正义应有的考究。

  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曾指出:“诉讼本身应该在最可能短的时间内结
束”,“惩罚犯罪的刑罚越是及时就越是公正和有益”。这是问题的一方面,对
于司法效率的追求诞生了刑事诉讼简易程序———方舟子遇袭案原定适用简易审
判程序,只是在被告方坚持“无罪辩护”的条件下才临时改为正常审判程序。问
题的另一方面则是司法公正,这恐怕才是司法公信力的立命之本。有人说,判得
太轻,性质太恶劣了,不管造没造成严重后果,应该重判;也有人说,如果打的
不是名人,不会判这么重,这事到处都有,基本没人管。民众较真的恐怕不仅仅
是案件的判决结果,更是法院在这些证据链中如何逻辑推理,最终给我们一个具
有说服力的答案。包括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能不能不受暴力的威胁?学
术界如何建立起制度性的打假机制来取代个人打假?反过来,当一个学者面对
“打假明星”的强势话语权时,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利?无疑,必要的诉讼时
间不可或缺,不是囫囵吞枣般息事宁人所能解决的。

  公安部督办给事件的解决带来了压力,提供了契机。但作为法治社会的肌体,
问题不仅要解决,而且要以正义的方式解决。遗憾的是,从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太
多谨慎的考虑,更多的是视之若烫手山芋,但求赶紧脱手。或许庆幸的是,我们
还有二审可以期待答案。

 
7   [USMedEdu 于 2010-10-18 17:03:48 提到] [FROM: 142.]
“患者起诉肖传国”有利医患纠纷法治化

作者:吴帅
2010年10月15日《新华每日电讯》

  近期,国内首家应用和推广“肖氏反射弧”的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出现在
公众面前。一些肖氏反射弧手术患者举行了信息通报会,他们表示,将分别在家
乡所在地法院向肖传国提起民事诉讼。据悉,目前有遍布全国20多个省区的100
多名“肖氏术”患者集体委托律师代表他们对肖传国提出诉讼。(综合10月14日
《郑州晚报》等媒体报道)

  为什么要起诉肖传国?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患者认为,这种手术治疗效果难达
预期。关键还在于,他们认为自己在整个过程中受到了欺骗,医疗机构存在虚假
宣传、隐瞒手术风险的行为。推广这种新手术的医疗机构在广告中宣称,治愈率
达80%~85%。但他们看来,这是一个被夸大的数字。所以,他们要求叫停和调查
肖氏手术的有效性和真实治愈率。卫生部专家对此表示,作为业务部门,他们关
注着相关事件的进展。本周内卫生部可能会就此事出面表态。他们承认,在管理
医疗技术方面,一直比较薄弱,直到去年出台《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后,
相关情况有了一定的改善。

  我认为,无论这场官司的最后结果如何,这种起诉本身都具有相当的破冰意
义。它塑造了这样一种社会新场景,当患者觉得医疗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存在明
显问题,并且这有可能已经给他们造成了身心痛苦时,他们将选择以医疗诉讼的
方式把这些医疗机构或者医生们,送上法庭,让他们付出代价。这种司法诉讼行
为的动力只是维权,但对社会医疗卫生法治化建设而言,这有可能是意义非凡的
第一步。

  在国外那些卫生法治健全的国家,这种医疗民事诉讼是相当常见的。有媒体
就曾报道过这样一个数据,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总共有800位骨科医生,其中
有400位被患者提起民事诉讼。但与之形成截然相反的现状是,在我们周边,鲜
见有患者站出来,通过一种司法诉讼的途径,为自己讨回一种公道。虽然司法诉
讼冷,但那些非法的、带有暴力色彩的医闹维权却很常见,这是一种不太正常的
社会现象。

  患者以极端的违法手段维权,一方面依然说明了他们地位上的弱势。另一方
面,它也会进一步激化医患矛盾,令医生们执业环境变得日趋恶化,最后带来一
种双输的局面。

  医患冲突的一种实质是,法治途径梗阻。要打破这一种法治僵局,一种可能
性就是,越来越多的公民开始习惯于这种以司法诉讼手段来维护、伸张就医权利,
让法治与专业成为他们可以信任的一种力量,而非是其他不正当的非法途径。这
个过程要在我们这个社会得到实现,执行法律的司法部门应该公正执法,严格公
平、正义、透明的原则,来对待这一种司法诉讼,向公众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司法的归司法,学术的归学术

作者:王传涛
2010年10月15日《法制日报》

  近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肖传国雇凶伤害科普作家方舟子一案,备
受各界关注。据悉,郑州二七区法院已经接到两份诉状,对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
提起诉讼,要求赔偿。7位接受了“肖氏反射弧”手术的患者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宣布要起诉肖传国(10月14日《郑州晚报》)。

  “挺肖派”与“倒肖派”,泾渭分明、各持己见,公众及舆论因为没有接触过
“肖氏反射弧”也不敢轻易下结论,这也就形成了方舟子案判决以来的最大悬疑
——“肖氏反射弧”究竟是好是坏、是真是假?

  然而,让法院来宣判肖传国“雇凶打人”容易,宣判“肖氏反射弧”是真是假
却难于上青天。不是说,法院的判决不公正,更不是说,法院没有宣判的权力,而是
说,法院只是司法机构,是我国“两院一府”权力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的
职责是捍卫法律、维持正义,但对于医学上仍未定论的“肖氏反射弧”来说,却是
“驴唇不对马嘴”的门外汉。

  让法院去鉴定“肖氏反射弧”是真是假,是一种无奈,凸显了我国学术领域犬
儒现状。这不仅证明了我国学术界存在着巨大的管理漏洞,更证明了我国学术界
内部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很多人因为怕触犯到肖传国的利益而顾及到自
己的利益,所以,与其“说错话”、“乱说话”还不如不说话,让方舟子一个人去
跟肖传国们斗去吧!

  可怜了那些身处痛苦中的患者,他们花了几万块钱换来的“传奇手术”,到现
在为止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于是,只能像挨了打的方舟子那样选择上法庭。只是这
法庭自然不是一个讨论医学的地方,如果医学界、学术界继续噤声下去,很可能
“肖氏反射弧”式的神话还将无休止地延续。


肖传国将来的前途与命运

  作者:许锡良
  2010年10月17日财经网

  肖传国雇凶暗算方玄昌与方舟子,案子被破之后,被北京一审法院以流氓滋
事罪判处五个半月的刑事拘役。从事情的前因后果及其相关证据来看,这样判显
然是不太合理的,因为,种种迹象显示,肖就是要致人死命的或者让人伤残的,
因为其预谋时间那么长,花费那么巨大,作案工具那么恶劣,使用手段那么残忍,
不可能够只是一般的教训教训。其实施的结果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只是因
为二方中,方玄昌有武功功底,得以保护自己,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而方舟子
因为专业原因,警惕性高,腿脚灵便,及时逃跑,法律自然不只是看当事人的口
供的,而要看犯罪动机、行为与实施的结果来分析。

  我想如果肖传国的流氓滋事罪成立,即使只是按照中国的法律判处了五个半
月的拘役。按照中国的教育法与教师法,他也失去了做教师的资格,同时按照中
国的医疗卫生法,他也失去了当医生的资格。也就是说,他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
医学院取得的教授、博导、主任医师资格,还有973首席科学家。华中科技大学
同济医学院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
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临床泌尿外科杂志》主
编。这些让中国学者们羡慕不已的耀眼权威头衔与荣誉,都将化为乌有。如果真
的有上百个经过肖传国手术的病人,再一起来告肖传国,那么,他那些依靠权力
体制获得的各种科学奖项,如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01年)、
中国高校自然科学一等奖(2000年)、湖北省自然科学一等奖(2000年)各一次。
个人获得吴阶平医学奖(2000年),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2002年),也
将陆续失去其光彩。也就是说,经过这个事情,肖传国的教师资格、医生资格与
科学研究的资格都将同时被取消。如果严格按照中国的法律与职业道德要求的话。

  其实如果能够让一个造假者达到这样的效果,是判他三年还是三个月五个月,
其实问题都不大了。在中国,一个名声显赫的专家教授,其学术造假者被处理得
这样严重,其实还没有过先例。这次肖传国如果不去触犯刑事责任,我想仅以方
舟子对他来一个学术打假,再使再用500篇文章来揭露他,而且篇篇事实确切,
恐怕也不会再伤其一根毫毛了,顶多就是不当那个中国科学院士吧。其他的头衔
与荣誉是不会被损害的。更何况两个人争来争去,我看同情与支持肖传国的人还
会相对比支持方舟子的人多一些。毕竟,中国人是比较迷信来自官方的头衔的,
肖先生荣获那么多体制内的特殊好处,而方先生除了民间送他一个“打假斗士”
称号外,其实一无所有,还被戏称为“科学上的无业游民”,“不务正业之士”。
肖才是正统的科学家,而方只是一个靠揭人短,挡人财路提升自己名气的无业游
民。所以几年来,肖方之争,许多人,特别是知识界的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教授
们,都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肖这一边。直到肖“流氓滋事罪”丑闻败露,站在肖这
一边的学者仍然不少。好像一个科学研究工作者,即使就是搞搞暗杀,雇凶夺人
性命,也是可以理解似的。

  这些事情终将会过去。肖仅仅是从实施后果并不十分严重来看,才导致他轻
罪。但是,一个刑事犯罪分子,轻罪也是罪,这放在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没有
什么性质上的不同。如果肖是犯了什么思想罪、言论罪,我以为,他事后还有可
能成为一个思想解放的先锋人物,也说不定。但是,流氓打人杀人,这在任何国
家,包括北朝鲜这样的国家,恐怕也不会得到好评的。因此,可以说,这个结局,
是二方用自己的生命危险换来了一个学术流氓的倒台。
  如果拥有那么多荣誉与头衔的肖传国先生,既不能够在大学里当教授,做博
导,又不能够在医院里当医生,做手术,还不能够做他的医学杂志主编,国家
973计划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也当不成的话,那么,他将会做什么呢?

  毕竟他还年轻,现年才五十多岁,身体又好,判的刑期又是这样轻,如果不
出意外的话,明年年初就可以出狱了。但是,出来之后,他会去做什么呢?从人
道主义出发,我想应该给人家前途与出路。但是,我想,华中科技大学是不敢收
留他了,因为,教育法与教师法都不会允许一个刑事犯罪分子留在大学里任教,
还因为他给这间全国著名的大学带来巨大的名誉损失,就是这间大学想收留他,
要是真有点人性,有点男人的血性,我想也不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而其他大
学基于同样的理由也不敢收留他。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
汉协和医院)恐怕也不能够再收留他当医生,因为按照相关法律,犯有刑事罪的
人,无论多么轻的罪,都同时失去执业医生的资格。同样基于同样的原因,其他
公立医院也不能够让他当医生。科学家也是不能够当了,因为,刑事犯也不能够
做科学家。当然,中国特色的事情也难说,说不定华中科技大学在肖传国这里会
有特例。中国的法律也常常是原则上怎样,灵活性又怎样的。其实也说不定的。
这里权当按照法律来办吧。将来会怎样,我想互联网时代是不可能低调处理之后,
又死灰复燃的。国内外高度关注,网络上又无法永久删除。这不同于那个著名的
范跑跑,前年范美忠在网上也很是热闹了一翻,然后事隔一年之后,他又再一次
公开地堂而皇之地在光亚学校当起骨干教师来。因为,他毕竟只是说了一句话,
在行动上根本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教学效果又是那样好。即使这句话在
学术上存在争议,也不能够说范美忠先生就有什么过错。但是,肖传国不同,他
直接花了10万元首付雇凶暗算人,而且有了实施后果,而雇的凶又是有过刑事犯
罪前科的人。去国外似乎也不太行,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敢接收一个刑事犯,如
果是政治犯,那是没有问题的。

  我想来想去,为肖传国先生想出一条出路,那就是去民营医院当医生,虽然
这也是不合法的,但是基于民营医院操作不太规范,目前的情况下,如果再改名
换姓,我以为还可以混下去。另外,在中国还有许多职业并没有规定刑事犯罪分
子不可以做。比如,可以去码头当搬运工,当出租车司机,街头学补鞋,只要还
想重新做人,我想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总是很多很多的。只是不要再把中国的病人
当成美国的猫来做实验了,要想获得诺贝尔奖金也不是这样做的。当然,如果想
仿效方舟子打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从效果来看,我以为不太现实,因
为,没有公信力的人,要出来打假,其本身就没有可信度。好在肖传国先生之前
当过医生,做过一千多例肖氏手术,每个手术如果以三万手术费论,仅这一项的
收入就非常可观了,再加上他当教授、做博导及其收入,即使后半生完全不工作,
生活也会远远比方舟子过得舒服。也许我的担忧其实都是多余的,纯粹是咸吃萝
卜淡操心。当然,肖传国先生也不是没有意识到判刑的后果的严重性,因此,他
极力要求作无罪辩护。因为雇凶暗算是事实,但是毕竟没有杀死人,又没有留下
命案。如果,无罪辩护成功,那么,要是若干年之后,肖传国先生摇身一变,变
成中国的卫生部长兼医学会会长,甚至更高的官,也就很难说的了,中国特色的
事情,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在中国只要权力到位,孟子说,“天下可运于
掌”,我将拭目以待。


 
8   [USMedEdu 于 2010-10-18 17:02:28 提到] [FROM: 142.]
是寻衅滋事罪还是故意伤害罪?

  作者:蒸锅

  8月29日,方舟子在石景山区的住处附近遭遇两名陌生人袭击,被喷辣椒水
及用铁锤追打;经警方侦查,先后将涉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控制,幕后主使肖传
国供认了案情。警方向检方提交的起诉意见书显示,该案幕后主使肖传国涉嫌寻
衅滋事罪。

  10月10日,法院对5名犯罪嫌疑人做出审判:5名被告人被指控的“寻衅滋事
罪”全部认定,肖传国和戴建湘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拘役4个月,龙光兴拘役3
个月,康拥军拘役一个半月。

  整个案件从9月21日以涉及“故意伤害罪”将肖传国逮捕,到警方以“寻衅
滋事罪”向检方提交起诉意见书,到10月10日最后法院按简易程序以“寻衅滋事
罪”宣判,历经20日,简单而又曲折。现在该案已进入二审,最终的结局尚不可
知,但是该案却在网上引起了热烈的争议。争议集中于两点:一、肖传国所涉罪
名是“寻衅滋事”还是“故意伤害”;二、判决是否太轻。

  本文将针对这两个问题,进行将进行逐步的分析。

  根据我国的刑法,所谓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
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新刑法典第293条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行为方式具体规定为:
  (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2)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3)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行为人只要有上述四种情形中的任意一种,就构成寻衅滋事罪。

  回到本案,关键的情节:

  1、 肖传国雇凶对方舟子实施伤害
  2、 凶手戴建湘、许立春等四人伏击方舟子
  3、 袭击方舟子的手段为先以辣椒水喷洒,防止方舟子逃跑,再以铁锤击打

  对照刑法293条的规定,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与寻衅滋事罪的特征没有任
何相符之处。相反,它符合“故意伤害”的特征。

  因此,对于该罪的认定,本应该没有什么难点,但是肖传国等人却以寻衅滋
事罪被提起公诉。一位李姓的律师猜测的理由是:因为被害人的伤情鉴定为轻微
伤,如果起诉意见为涉嫌故意伤害罪,法院可能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警方以寻
衅滋事罪提交起诉意见,可能目的正是为了法院能够追究肖传国的刑事责任。

  在司法实践上,认定故意伤害罪成立的客观要件为:1、要有损害他人身体
的行为;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的;3、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
须已造成了他人人身一定程度的损害,才能构成本罪。肖传国等人的行为能否构
成犯罪,关键就在第3点上,如果没有造成轻伤以上的伤害如没有达到伤害等级
或虽达到等级却属轻微伤,则不能以本罪论处。方舟子的伤情鉴定为轻微伤,达
不到轻伤以上的标准,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在司法实践中完全有可能无罪释
放。这样看来,似乎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和判决的确可以更有利地惩罚犯罪。

  但是这种做法成立的前提是犯罪行为出现了想象竞合,一个行为同时触犯了
多个罪名,方可择一重罪论处。现在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只涉及故意伤害罪,考虑
故意伤害罪可能不成立而引用另一个与犯罪行为无关的罪名,显然违反了罪刑法
定的基本刑法原则。即使是为了追求公平,这种做法也是不可取的。

  那么肖传国等人真的在法律上无罪吗?

  事实上,刑法典以及现有的主流刑法教科书上并没有“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
必须已造成了他人人身一定程度的损害,才能构成本罪”的说法。新刑法典: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
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
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三条
  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从肖传国等人以铁锤袭击的做案手段来看,显然是有重伤甚至杀人之故意的。
虽然在结果上由于方舟子的身手敏捷,仅造成了轻微伤,但这仅仅是“由于犯罪
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成立故意伤害罪(重任)之未
遂。

  有学者认为致人重伤或致人死亡是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而结果加重犯
是不存在未遂的,所以重伤害不能构成未遂。司法实践中也多以此为据,对未造
成轻伤的故意伤害行为以无罪论处,或者套用寻衅滋事罪。

  但是综观我国刑法有关结果加重犯的规定,加重结果都是在本罪所侵害的客
体之外造成的其他危害后果。故意伤害罪的主要客体是人的身体健康权,若故意
伤害行为造成了死亡,属于侵害人身健康权之外的加重后果,成立故意伤害罪的
结果加重犯,而且加重结果是出于过失,故不存在未遂。而造成他人重伤,依然
在故意伤害罪的客体(人的身体健康)之内,认定为结果加重犯显然是不合理的。
所以,以结果加重犯不存在未遂为由而否认重伤害存在未遂是说不通的。

  因此,肖传国等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以故意伤害罪(未遂)论处。

  重伤害未遂存在两种情形:一、欲造成目标重伤,却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造
成了轻伤,二、欲造成目标重伤,却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只造成轻微伤或没有任
何伤害结果。

  对这两种情形应当在哪个量刑档次上量刑,目前法律界存在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前一种情形构成轻伤害的既遂,应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第一款规定的幅度内量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后一种情形应
认定为故意伤害未遂,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量刑幅度内从轻或减
轻处罚。

  第二种观点认为:只要行为人主观上出于重伤他人的故意,并实施了足以造
成重伤后果的行为,那么不管是造成了轻伤还是轻微伤或者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都应认定为重伤害未遂,引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和第二十三条处罚,在
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范围内从轻或减轻处罚。

  笔者支持第二种观点。

  综上所述,在我国刑法体系范围内,足以依法追究肖伟传国等人的刑事责任。

  PS:肖传国有极大的可能是为了杀人灭口,但是在法律上要证明肖传国杀人
罪未遂很难,因此本文仅论证其故意伤害罪。

(XYS20101017)


肖传国案审判后造成的影响和负面作用分析

  作者:散步的人

  10月10日,肖传国案在一种近似混乱的过程中草草收场了,五名被告人被北
京市石景山区法院以不可思议的轻判成全了,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我们先不说这
里面的有多少猫腻,水有多深,背后的神秘力量有多大,我们单就如此轻微判罚
后将造成的种种影响和负面作用来探讨一下。

  一,侮辱了很多关注此案人的智商。被告肖传国是中国乃至国际上“有名”
的医学专家、教授,又是中国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而受害人方舟子是著名的科
普作家及打假人士,两人都是名人。自案件发生以来,受到了国内外媒体、群众
广泛关注,影响巨大。可见这样的案子已变的不再普通,怎么会被法院用简易程
序受理呢?并且肖传国10万买凶欲置对方以死地,几个作案人员也都有犯罪前科,
是团伙犯罪,肖传国被捕后及在法庭上根本不具悔改的表现,性质如此恶劣的案
子怎么会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呢?全国人民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是有价值判断能力
的,新浪网调查显示大部分人是支持受害人一方的,并认为对被告人的判罚过轻。
法院如此轻微的判罚,不是有辱群众的智商吗?

  二,此案的宣判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犯罪分子的纵容,且给其他欲犯罪的人员
效仿的机会。方舟子为了正义事业打假无数,成为中国“树敌最多的人”。方舟
子经常收到恐吓,如此轻微的判决,不仅起不到威慑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是
在鼓励犯罪。试想你方舟子得罪过我,断了我的财路,我找人买凶教训你一下,
被逮后最多判5个半月,后顾之忧不大啊,很轻松,值!不要怀疑他们没有这种
想法,如此这般方舟子家门前就乱了套,方舟子还有活路吗?即使肉体上损失不
大,精神上也受不了。实际上,想对方舟子进行殴打、报复的人不在少数。就在
案件宣判后三天,就有一个在互联网上以电话留言,讨要方舟子住址、扬言要杀
死方舟子的人在叫喊。

  三,给其他法院同行作出了先例。这样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案子,在众目睽
睽之下原来可以这么判,并且豪不在乎外界其质疑的目光,是不是会起到不好的
表率?

  四,给北京警方或其他警方出了难题。案件发生后,公安部督办此案,北京
警方高度重视,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走访上千人,辗转几千公里,最终在
最短的时间里破案。北京警方保密做的非常好,并且案件告破后,立即召开新闻
发布会,以防横生枝节,用心良苦啊!我们赞扬北京警方的重视程度和办案效率。
可就这样一个劳动成果被法院就那么轻轻的判了,你说北京警方或其他地区警方
心里作何感想?以后这类案件还需不需要督办?还需不需要耗费如此人力物力?
还是暂时搁置?果然是难题啊!

  五,给打假者以沉重打击。方舟子、方选昌都是打假的正义人士,《新语丝》
网站每年揭露造假近百起,并且他们的科普工作做的也很到位。老百姓从中得到
了实惠,学到了知识,明辨是非的能力相应的提高了。可就是这样人民最需要的
人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还怎么继续工作下去?当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还谈什
么为人民服务?其他打假人士看到此判罚后,心里怎么想?是不是会在他们心里
产生消极的影响进而失去一批这样的人士?

  六,在社会上乃至国际社会上会产生负面的影响。案件判罚后,社会上很多
人士、专家学者陆续发表了不同于判罚结果的看法,引起广泛的争义。国际上一
些媒体也广泛关注此案,如:美国的《科学》、《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及
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澳亚卫视等都做了报道,且对打假表示支持的同时,对打假导
致被报复发表了很多批评性质的看法。我们的国际声誉就是类似这样一点一滴毁
掉的。

  由衷的希望希望我们国家能有专门的部门代替他们打假,将损失、影响降低
到最低限度。

(XYS20101017)


不告故意杀人至少应以故意伤害未遂起诉肖传国

  作者:oztiger

  因为被害人没到轻伤就不告故意伤害也太扯淡了.

  把轻伤作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必要条件是不符合法理的,没有任何法律条文
有此规定.

  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
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故意伤害罪有既遂和未遂两种状态.轻伤是构成犯罪既遂的必要条件,而不是
构成犯罪本身的必要条件.

  故意伤害罪,像其他犯罪一样,当然也有像刑法23条1款所规定的犯罪未遂,
不需要轻伤的后果。

  在司法实践中也有人被判故意伤害未遂罪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_Detail.asp?ArticleID=27048.

  故意伤害未遂在司法实践上不多见,多是因为难以认定罪犯是否真的有伤害
意图。例如一个人一时气愤说‘我要砍他/她两刀’,这样的确不知道这个人会
真的对受害人形成伤害。

  而本案中,人证、物证俱全,嫌疑人甚至直接在法庭说‘我的意图就是报复
伤害他们两个人’。这样的情况,不定为故意伤害未遂,完全背离了法理,起不
到法律应起的作用。

(XYS20101017)

 
9   [USMedEdu 于 2010-10-18 17:01:27 提到] [FROM: 142.]
雇凶教授被判拘役 方舟子不满判决

  华尔街日报·中国实时报 2010年10月15日

  在Photoshop和复制粘贴盛行的时代,保卫学术诚信在任何国家都十分困难,
而在中国更是完全没有希望。

  至少在了解方是民本周的经历之后会产生这样一个印象。

  方是民以笔名方舟子更为人所熟知,他无疑是中国最有名的学术打假斗士。
他在成为作家之前曾是生物化学博士,有一个更新颇为频繁的网站,他揭露了中
国许多引人注目的学术造假事件,赢得很多人的尊敬,还获得了“科学警察”的
绰号。

  上周末,北京法院对泌尿科医师肖传国做出了温和的判决。方舟子和另外一
位作家对肖传国推广的一项实验性疗法提出质疑后,肖传国雇凶对二者进行殴打。

  周二,曾被曝光伪造学历、微软中国前首席执行长唐骏打破耻辱的沉默,在
天津召开的高尔夫俱乐部经理会议中发表了关于领导力的演讲。

  在这两起学术打假事件中,对肖传国一案的判决对中国学术打假行动有着更
为深远的影响。

  肖传国是湖北省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九月份被拘捕并被
指控策划两起打人事件:一起发生在八月份,陌生男子使用麻醉喷剂和铁锤的袭
击方是民,另一起发生在六月份,《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与方是民无关)在
离家不远处遭铁棒袭击,受伤住院。(《纽约客》杂志(The New Yorker)作者
奥斯诺斯(Evan Osnos)详细报道了两起事件的过程。)

  在遇袭之前,方舟子和方玄昌都对肖传国用于研发一项复杂的治疗尿失禁的
神经疗法的研究提出了质疑。肖传国对此进行否认,并指责他们的指控导致他未
能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尽管有国外泌尿学专家的支持信,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法院还是在周日宣布肖
传国雇凶袭击罪名成立,官方判决是寻衅滋事罪。他被判处五个半月拘役。

  肖传国立即对该判决提出上诉。

  中国官方媒体称赞该判决为学术打假的一次胜利,但被告方有不同的看法。

  方是民的辩护律师彭剑在法院宣布判决后告诉《中国实时报》记者,该判决
有违常理。

  彭剑的主要不满在于该判决太轻。他争论说,鉴于袭击案的严重性,肖传国
应被判为故意伤害罪,判处更严厉的处罚。

  据当地媒体报道,寻衅滋事罪最长的有期徒刑是五年。彭剑说,肖传国的结
果是该罪最轻的处罚。

  彭剑和方玄昌还同时指出此次审判过程不符合常规。虽然肖传国在9月份被
捕时向警察认了罪,但在周日一到法庭上却提出无罪辩护。彭剑说,由于肖传国
之前的坦白认罪,外界预计法庭会迅速结案,但相反,由于肖传国出人意料地提
出无罪辩护,法庭在中午宣布休庭。更令人意外的是,法庭在那天下午宣布继续
开庭并对肖传国进行宣判,但并未通知方舟子或方玄昌或其律师。

  这种戏剧化的司法程序使得方玄昌怀疑存在幕后交易。他说,警方意外地迅
速破获了这起案件,但审判结束后,我们坚决相信肯定有一只黑手在幕后操纵这
个案子。

  石景山区人民法院拒绝就此案置评。当被要求对方舟子和方玄昌的怀疑做出
回应时,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说由于肖传国提出了上诉,无法就此案置评,但说石
景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并不是最终决定。

  如果维持对肖传国的轻微处罚甚至降低处罚,将会令中国的学术诚信保卫者
们寒心不已,方玄昌说,以后谁还敢揭露和批评这些学术造假行为?

  Josh Chin

  http://cn.wsj.com/gb/20101015/rlw155751.asp?source=Billingual

  
http://blogs.wsj.com/chinarealtime/2010/10/14/a-bad-week-for-an-antifr
aud-activist/

  OCTOBER 14, 2010, 8:56 PM HKT
  A Bad Week for an Antifraud Activist

  CHINA REAL TIME REPORT

  Defending intellectual honesty is difficult anywhere in the age of
Photoshop and copy-paste, but in China it can feel downright futile.

  At least that’s the impression you get from reading about the
week Fang Shimin is having.

  Fang, better known by his pen name Fang Zhouzi, is arguably China’
s best-known crusader against academic fraud. A
biochemist-turned-writer with an obsessively maintained website, he
has earned the admiration of many in China—as well as a nickname,
“Science Cop”—by exposing some of the country’s most egregious
cases of highbrow hucksterism.

  Over the weekend, a Beijing court ruled leniently in the case of a
urologist, Xiao Chuanguo, who sent thugs after Fang and another writer
after the two raised doubts about an experimental medical procedure
Xiao was promoting.

  Then, on Tuesday, Jun Tang, a former Microsoft China chief
executive famously exposed by Fang as having forged his academic
credentials, emerged from disgraced silence to deliver a speech on
leadership at a golf club managers conference in Tianjin.

  Of the two, the decision in the Xiao Chuangguo case is the
development with more lasting implications for antifraud efforts in
China.

  Xiao, head of urology at a hospital associated with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the Hubei Province capital of
Wuhan, was arrested in September and charged with masterminding two
attacks: One on Fang Shimin in August, in which the writer was
attacked by men armed with anesthetic spray and hammers; and another
on Caijing magazine editor Fang Xuanchang (no relation to Fang Shimin),
who was hospitalized in July after being beaten with metal clubs a few
steps from his home. (The New Yorker’s Evan Osnos offers full
accounts of the attacks here and here.)

  Prior to the attacks, both Fangs had raised questions about
research Xiao had used in developing a complicated neurological
procedure to treat incontinence. Xiao blamed the accusations, which he
denied, for his failing to become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Despite a letter of support from urologists outside China, Xiao
was found guilty of orchestrating the attacks on his critics—the
official charge was “creating a disturbance”—by the Shiji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in Beijing on Sunday. He was sentenced to
five and a half months in prison.

  Xiao immediately appealed the decision.

  While the verdict was lauded in official Chinese media as a
victory over academic fraud, the defendants saw it differently.

  “The verdict is in violation of common sense,” Peng Jian, lawyer
for Fang Shimin, told China Real Time after the court announced its
decision.

  Peng’s principal complaint was with the lightness of the charge.
Given the severity of the attacks, he argues, Xiao should have been
charged with intent to harm, a crime that carries a much stiffer
sentence.

  The maximum sentence for creating a disturbance is five years in
prison, according to local media. Peng says Xiao received the lightest
possible jail term under that charge.

  Peng and Fang Xuanchang both also noted irregularities in the way
the trial was conducted. Though he confessed to police at his arrest
in September, Xiao pleaded not guilty once in court on Sunday. Peng
says the trial had been expected to be quick because of the earlier
confession but instead the court adjourned at noon because of the
unexpected not-guilty plea. In another surprise move, the court
reconvened that afternoon and passed judgment on Xiao—without
notifying either of the Fengs or their lawyers.

  The judicial sleight-of-hand led Fang Xuanchang to suspect
backroom dealings. “The police solved the case in short order, which
was a surprise,” he said. But “after the trial, we firmly believe
there is a black hand manipulating the case behind the scenes.”

  The Shijingshan District People’s court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case. Asked to address the Fangs’ criticisms, the Beijing High
People’s Court said it couldn’t comment on the case because of Xiao’
s appeal but that the lower court’s decision “is not final.”

  Should Xiao’s slap on the wrist stand as-is—or even be reduced—
the effect on China’s guardians of intellectual honesty could be
chilling, Fang Xuanchang says: “Who would dare expose and criticize
these things in the future?”

  – Josh Chin. Follow him on Twitter @ch_infamous


肖家帮“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何在?

  作者:张功耀

  【题记:这篇文章本应该早写出来。因为我在本学期担任了太多的课程,每
天上午都有课,迟致今日休息才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方玄昌、方舟子遭遇肖家帮这个黑社会团伙的袭击之后,9月21日被北京警
方迅速破案。绝大多数人民群众为此拍手称快。北京市警方也因此得了个满分。
很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将案件移交到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10
月4日,检方附和警方意见,也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对肖家帮的五个成员向
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提起了公诉。由于石景山区法院公、检二方意见高度一致,
于是,法院迅速地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肖家帮成员不同程度的拘役徒刑。就这
样,一起雇凶故意杀人未遂案被办成了个“寻衅滋事案”。

  这个办案结果,不仅使北京市警方大大地丢分,也使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
和法院同时在全国人民面前丢了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和全国人大也共同面临
着严重的法制信誉危机!

  “寻衅”和“滋事”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寻衅是为了滋事。但滋事的目的
却可能蕴含了不同的图谋。比如说,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沈阳北大营的驻军
以“丢失了一名士兵”向中国军队寻衅,滋起了一场侵华战争。1937年7月24日,
日本以丢失一名水兵为借口,向中国政府寻衅。后来,“丢失”的水兵被找到了,
日军依然不肯和解。9月8日,日军中尉大山勇夫驾军用汽车冲击虹口机场,再次
寻衅,终于挑起了中日淞沪大战。

  以上是寻衅滋出大事的例子。

  不过,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确有一些寻衅滋事是为了眼前的发泄,而没有
深远的图谋的。1983年,我在沈阳工作的时候就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我们住厂单
身宿舍的几个大学生,下班以后相约一起从厂部走路回宿舍。途中就有几个街头
小混混,冲着我们当中的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说:“我什么时候撞你啦”?而实际
上,他并没有撞我们,我们当中的任何人也都没有针对他们说过任何话。我们几
个人都没有搭理他。少顷,那群人当中的一个人说,“走,走,人家没有说你撞
了他”。那群人走远几步以后,其中的一个人说,“跟这帮人玩没意思”。这意
思就是说,凭他们的实力,跟我们几个上班族的知识分子打架不过瘾。像这样的
街头小混混对我们几个路人的寻衅滋事,就是为了眼前的发泄而进行的。他们所
能滋的事,无非就是街头打架斗殴之类的小事,而不会挑起一场侵华战争。

  其实,“寻衅”是从“找茬”开始的。或者说,“寻衅”是“找茬”的升级
形式。所不同的是,普通“找茬”的目的不是为了流血,而“寻衅”则是以为了
流血。你看这个“衅”字,要流掉一半血。找一些茬,让卷入事件当中的人流掉
一半血,这样的“寻衅滋事”非同小可。像日本人挑起“九一八事变”那样的寻
衅滋事,丢掉了上千万人的生命。事实上,寻衅也好,滋事也罢,都不是目的,
而是事件的导引。其中有些寻衅滋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一个恶作剧。有些寻衅
滋事则蕴含了严重的报复杀人动机。当然,更严重的还蕴含了战争。可见,“寻
衅滋事”最轻的是街头恶作剧,稍重的是报复杀人,更严重的还可能成为战争的
导火索。

  显然,从北京警方透露出来的信息看,肖家帮袭击方玄昌和方舟子的时候,
事先并没有一个“找茬”的过程,而是一看准目标和时机,就用“辣椒水”、羊
角锤、钢管直截了当地针对目标往死里打。日本人发动对中国的战争,事先进行
了寻衅。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松醉打蒋门神,事先也都进行了寻衅。到目前为
止,北京市警方没有向我们透露过,肖家帮在袭击方玄昌、方舟子之前,寻过什
么衅?在古往今来的刑事案例和战争导火索案例中,我还没有听说过像肖家帮这
样,蹲守几个月,发现目标,瞅准机会以后,立即出手,出手的时候又前后夹击,
必欲置目标于死地而后快的“寻衅滋事”。既然肖家帮在袭击方舟子、方玄昌之
前没有寻过衅,而是直截了当地迅速偷袭,所谓“寻衅滋事罪”又何以能够成立?
假若肖家帮真有一个对方舟子和方玄昌寻衅滋事的过程,我们不禁要问,肖家帮
寻衅滋事的目的是什么?是玩弄街头恶作剧,还是报复杀人?这意味着,北京市
石景山区公检法没有把肖家帮袭击方舟子和方玄昌的犯罪要件分析透彻,更具体
一点说就是,没有把肖家帮寻衅滋事的犯罪目的交代清楚。这是北京市石景山区
公、检、法三方对肖家帮的犯罪行为重罪轻判的根本原因所在。

  一个国家的法制必须庄重、严肃、公正!否则,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如果
这次方舟子、方玄昌遇袭案不能得到公正的判决,肖家帮被重罪轻判以后依然逍
遥法外,下一个受袭击的可能就是那些“不给面子”“不做顺水人情”的专家、
评委、政府官员。在极端情况下,也可能还会有幼儿园的儿童惨遭不幸。有鉴于
此,我呼吁北京市公检法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律面前人人
平等”的原则,重新审理这个案件,在弄清肖家帮犯罪行为的全部犯罪构成要件
的基础上,“从重”而不是“从轻”惩罚这个犯罪团伙。

(XYS20101017)


肖传国案: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

  作者:陈荣泉

  现行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
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

  这里的“希望”是一种犯罪主观心里状态,称为直接故意。简单而言,就是
行为人追求危害社会的结果,如果结果没有发生,就违背了行为人的意愿,行为
人会很痛苦。比如,行为人肖等若希望二方死亡,那么如果二方不死,就违背了
肖等的意愿,肖等就会很痛苦,乃至于会对二方任何一人二次动手,以达成自己
的意愿。

  而所谓的“放任”也是一种犯罪主观心里状态,称为间接故意。就是行为人
对危害社会的结果的发生听之任之无所谓,发生了不违背行为人的意愿,不发生
行为人也不会痛苦。比如,行为人肖等放任二方的死亡,如果二方不死,肖等也
不会痛苦,如果二方死,也可以,反正无所谓,砸了就行。

  从现有的确认的犯罪事实上看(虽然肖等的供述存在某些不一致),肖等并
非希望二方死亡。因为如果肖等追求二方死亡,何必要用钢筋、锤子之类的东西?
从常理上而言,用这些东西砸头,不是可供选择的毙命最好方法,直接“捅刀子”
就行或者采取别的更致命的方法不是更简单、更有效?

  但绝非如肖等所言只是想“教训”一下出出气。教训一下只需拳打脚踢一番,
何必用钢筋、锤子之类的东西砸头?毕竟这是可能取了二方性命或导致重伤,与
所谓的教训目的背道而驰。从这些行为方式上看,肖等“教训”一说,不可信。

  可见,肖等的犯罪心理状态是介于追求二方死亡和教训一下二方之间,并且,
从以钢筋、锤子之类的东西砸头行为方式(可能造成二方死亡)上看,肖等是希
望伤害(重伤)二方,放任二方死亡。

  问题及争论:

  一、我国的刑事法律没有对故意伤害与伤害结果之间的关系进行规定。但在
我国的刑事理论及司法实践中,故意伤害一般以结果论罪。这里还有区分,如果
行为人是不想重伤被害人的,没有发生轻伤以上的结果,不以犯罪论处;如果行
为人是希望重伤被害人的,没有发生轻伤以上的结果,是否以犯罪论处存在争论。

  二、我国的刑事法律没有对间接故意犯罪与实际发生结果之间的关系进行规
定。但我国的刑法通说(至少是占统治或优势地位的刑法学说)认为间接故意犯
罪的认定以实际结果的发生为必要条件。其理由很简单,大致是:如果没有发生
结果,如何知道行为人对哪个或者什么结果是“放任”的?也就是不是“希望”
(追求),就不存在未遂。但也有很多人提出对此批判,且批判理由也相当服人。
理由很多,这里仅从理论上指出一条,即:如果以行为结果而不以行为本身来判
断行为人的行为性质并作出处理,与法律是一种行为规范的法理相悖。

  个人意见:

  一、本案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实在不敢苟同。如此判决百害无一利,这
里不多说。公诉机关应当抗诉,以补羊牢,来得及。

  二、从肖等的行为方式看,必须给予处罚。以故意伤害(重伤)罪(未遂)
或者(间接)故意杀人罪(未遂)处之均可。在本案中,基于其社会影响,无论
选择哪个,都会成为刑事司法的里程碑。当然,从逻辑上来说,选择(间接)故
意杀人罪(未遂)更好更有意义。

(XYS20101017)
 
10   [USMedEdu 于 2010-10-15 12:00:05 提到] [FROM: 142.]
佩服老方、方嫂

  作者:qfqs

  这些年来,从老方学了不少,有如我师,此肺腑之言也。

  老方一开始打中医的时候我很不以为然,因为我祖父就是中医,我爸还时不
时地背几句汤头歌诀啥的。而且从我切身体会中,我也发现起码有两种成药有用:
牛黄解毒片和藿香正气水。不过很快老方就让我明白了废医验药的道理。时至今
日,连我父亲也对中医起了疑虑,而在我老家,鄂西南一个偏僻的所在,中医院
的医生们也绝不赞成任何的中药注射剂了。老方一个人的战斗改变了许多人。

  我素来很怕权威/官府。所以当年打伪环保时,潘岳一跳出来我就觉得这下
没戏了。然而老方这么多年坚持了韧的战斗,有理有节,让我佩服。我想我们这
些学科学的人,其实真应该有这样的科学精神才有希望,否则不过是些高智商的
奴才傻瓜而已。

  现在肖尿壶轻判,我又觉得世道黑暗,完全无望了,老方还是赶紧出国为妙。
然而看了老方的《当你遭遇袭击》,不由大笑。这种举重若轻之气概,我由衷敬
佩。并且由此我也知道,也相信,事情还没结束呢!不会像有些人希望的那样结
束!

  拜读了方嫂的文章,相当惊讶。文采斐然,不在老方之下,佩服。

  前一阵去买东西,看见有王老吉凉茶,就买了一罐,味道还不错,我一边喝,
一边跟老婆说:方舟子说不能喝的,不过我就喝一罐,呵呵。

(XYS20101015)


走吧,朋友
——致方舟子

作者:chinagud

这里有铁锤和铜管齐飞
有恶意与毒雾共舞
有冠冕堂皇的法官
包庇张牙舞爪的恶徒

对罪恶的纵容会助长更多罪恶
你家的对面,将有多少盯梢的毒眼?
你的杏仁核和丘脑
要一刻不能放松地紧张到哪天?

走吧,朋友
愿你那向歹徒微笑的妻
和稚弱的宝宝
不再编小泪滴的故事

愿你心中的阴影早日消除
并完成更多更好的科普
相信你们一家的幸福
可以给许多家庭带来幸福

2010/10/15

(XYS20101015)


肖小锤及其他

  作者:oldtie

  感谢方舟子,让我在信仰缺失的21世纪、在21世纪的祖国,发现了无比敬佩
的大写之人!

  感谢方舟子,让我在发现这大写之人之后发现了一些和我一样的好人!

  这世界上好人还多吗?就算是个问题吧。现而今呢,怕是没多少人在意了,
除非在教自己幼稚的儿女时偶尔提及......

  ......

  这划时代的事件(前段日子我在石景山买了价格--只是价格,其实不值--逾
百万的住房,为GDP赶超日本现在翻番了,因为这个刚刚给我点好感的区名,我
羞于称之为“案件”),我关注得过分了,以至于很有些吹毛求疵--像是对造假
的洁癖,更似剪刀锤子般的神经!--

  1、肖大锤、肖锤子--一个都不准确!我这里是第一个命名他肖小锤的吗?
羊角锤既小,何况再典型不过的宵小之徒嘛!

  2、那律师(若俅与衙内般勿愧其祖),良宇李庄又传国的,强强地问一句:
为了“法律的尊严”良心可以被狗吃掉吗?

  3、我估计呀,如果有那么只黑手当真已胆敢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你这老黑
可得加小心啊,有生之年别去重庆潇洒吧,否则薄书记会折断你这只螳臂的。提
醒你不妨再运作一次:对肖小锤以所谓轻伤论治安处罚,但对那几个黑社会底层
的无知无耻凶手就尊重一回事实来他个死缓无或者有期徒刑什么的不好吗?反正
肖小锤已身败名裂,在哪儿呆着都不过一丧家犬;反正那几个饿徒对你也仅只饭
桶而已,在哪儿混也不过数碗嗟来食。你还既保了诺贝尔的不肖三孙子,又貌似
公允地耍慑了唐大锤、李老锤们。

  4、那些个脏兮兮、烦心螨、狸滑体,以及那些个貌似学问入流其实人品一
直下流的清华北大的教授博士们(因为你们我后悔当年也费大劲冲进去趟那4、5
年浑水),你们知道什么是好人吗?父母教过你们没有?你们又怎样教儿女呢
(昧着良心教别人之类的显然已经写在你们的脸或屁股上了)?

(XYS20101015)


“打假”英雄

  作者:卫辰
  2010-10-13新民晚报

  中国古代不少英雄都有“打虎”经历,以勇猛之力显英雄气概。现如今真老
虎罕见,但狡诈的“假老虎”不少,时下英雄只能以智取扬名,就冒出了不少
“打假”英雄。前一阶段,学术打假英雄方舟子在北京街头遭遇歹徒袭击,公众
舆论纷纷声援“打假”英雄,各类学术造假者战战惶惶。前几年,商业领域有
“打假”英雄王海,让一些黑心商家也头痛不已。

  近年来国内“打假”英雄辈出,甚至有人可以职业打假,不知是否可视作社
会进步和公民维权意识的觉醒。但在笔者潜意识里,和平年代应是英雄落寞的年
代,和谐社会里不应有那么多恶霸和骗子,每个公民都应是社会道德和正义的维
护者和实践者,英雄也就无用武之地。当然,这种想法过于理想化,但起码职权
部门和百姓都应知晓,当下很多事情不能光靠英雄“出马”摆平。

  换个角度来思考,学术“打假”英雄方舟子如此盛名,是否说明现如今大家
对论文抄袭、博士帽子满天飞等乱象已见怪不怪,需要一个有真相洁癖的人去四
处奔走大声疾呼?“王海们”屡次打假得手,是否意味着鱼肉消费者的商家实在
太多,社会诚信的缺失暴露无遗?若能想通这一点,相关职权部门应该为“打假”
英雄辈出而感到脸红,也许正因为代表政府的一些“大盖帽们”不作为,才使得
单枪匹马的大丈夫挺身而出四处打假,成为众人景仰的“打假”英雄。说到底,
有良好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的社会可做到世无英雄,漠视道德的时代才会造就一
批批“打假”英雄,而当代的普通民众肯定情愿生活在前者的社会情境中。


当侠气铁锤沦为偷袭的暗器

作者:关山远
2010年10月15日新华每日电讯14版

  轰动一时的“方舟子被袭案”一审判决,被告肖传国等人因犯寻衅滋事罪,
分别被判处5个半月到1个半月不等的拘役。科技部12日在网上发表声明,对肖传
国予以“强烈谴责”。今年8月29日,著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区的
住所旁遇袭,偷袭者使用了铁锤。

  就从铁锤说起──在冷兵器历史上,铁锤虽然不是常备武器,但攻城略地时,
常见其身影,而更著名的使用,则是偷袭了。只是各类偷袭,有为天下苍生,也
有为一己之愤;有凛然大侠之风,也有委琐宵小所为……从博浪沙奋力一掷到石
景山雇凶伤人,一柄铁锤,附着了多少故事,让人感慨:侠义没落,人心不古。

男孩子的英雄梦:手执双锤,纵马冲杀

  锤,类球状带握柄的古兵器,也作椎、槌,虽不如刀、枪使用普遍,但外表
孔武有力,使用起来,具有强大破坏力,冷兵器时代,历来是中外兵家摧城拔寨
的首选利器,也是攻城具中的元老。成书于战国的《六韬》就有它的踪影:“方
头铁锤,重八斤,柄长五尺以上。”岳飞的儿子岳云就擅长用锤,岳珂在《金佗
粹编·卷九诸子遗事》记载道:“京西之役,(岳云)手握两铁椎,重八十斤,先
诸军登城,攻下邓州,又攻破随州。”元朝蒙古骑兵也善用铁锤,一种六棱形,
称“西夏帕耳”,一种锤头为六角形,用短铁链系於柄上,称“佛来尔”;清军
入关前,也很爱好用锤,甚至成立过铁锤军。

  中国人对铁锤这一武器的印象,更多来自历史演义小说,例如《说唐》兵器
谱第三名,系天保将军裴元庆,两柄银锤有五升斗大,重三百斤。最牛的当然是
天下第一好汉李元霸,所使双锤,其重八百斤,如怒神附身,天下无敌,最后掷
锤击天──颇有点晚明张献忠以炮击天的疯狂──结果大锤落在他头上。

  在各类演义中,使锤好手与大锤名称,五花八门,有人还弄了个排行榜:
《刘秀传》:第一金锤将公孙阳(擂鼓瓮金锤)、第二银锤将马逵(八棱梅花亮银
锤)、第三铜锤将李金龙(八棱铜锤)、第四铁锤将冯迁郎(花托生铁窝瓜锤);
《薛刚反唐》:第一金锤将薛葵(擂鼓瓮金锤)、第二银锤将白文豹(八棱梅花亮
银锤)、第三铜锤将秦文(八挂生铜链子锤)、第四铁锤将熊天庆(八楞镔铁锤);
《说岳》:第一金锤将岳云(擂鼓瓮金锤)、第二铁锤将狄雷(镔铁亚油锤)、第三
铜锤将严成方(青铜倭瓜锤)、第四银锤将何元庆(八棱梅花亮银锤);《大明英烈
传》:第一金锤将朱沐英(擂鼓瓮金锤)、第二银锤将李文忠(八棱梅花亮银锤)、
第三铜锤将刘辅(花托熟铜窝瓜锤)、第四铁锤将赵继祖(镔铁轧油锤)。最有名当
属《说唐》中的四大使锤好汉:金锤李元霸,银锤裴元庆,铜锤秦用,铁锤粱世
泰。

  当年,很多枕着小人书入睡的男孩子,都做着这么一个英雄梦:化身超强的
臂力男,手执双锤,纵马冲杀,势如破竹。

传奇故事中的大锤

  但是铁锤作为武器,比战场上硬对硬使用更著名的是偷袭──猝然发难,惊
天一击。

  《新五代史·唐臣传第十三》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讲述后唐大将周德威
如何设计挥铁锤击伤后梁猛将陈野义,当时唐德威声名远扬,敌军无一不想把他
抓住,“梁军围晋太原,令军中曰:‘能生得周阳五(注:即唐德威)者为刺史。’
有骁将陈章者,号陈野义,常乘白马被朱甲以自异,出入阵中,求周阳五,欲必
生致之。晋王戒德威曰:‘陈野义欲得汝以求刺史,见白马朱甲者,宜善备之!’
德威笑曰:‘陈章好大言耳,安知刺史非臣作邪?’因戒其部兵曰:‘见白马朱
甲者,当佯走以避之。’两军皆阵,德威微服杂卒伍中。陈章出挑战,兵始交,
德威部下见白马朱甲者,因退走,章果奋槊急追之,德威伺章已过,挥铁槌击之,
中章堕马,遂生擒之。”

  陈野义当属有勇无谋无人,鲜衣怒甲,唯恐别人不认识他。而唐德威就狡猾
多了,故意穿上士兵衣服,躲在人群当中,一点儿也不显眼,待这个做着刺史梦
的陈野义杀将过来,他于人群中伺机而动,猛然出手,一锤子就把陈某人打下马
来。

  刘邦的儿子刘长,也用一柄铁锤在历史上留下传奇。刘长的母亲怀上儿子后,
被牵扯到一桩对刘邦的谋杀案中,她的弟弟托权臣辟阳候审食其求吕后说情,吕
后嫉妒,不肯说情,审食其一看吕后态度冷淡,也就不再力争了。刘长出生不久,
母亲就自杀了,刘长追根溯源,恨上了审食其。

  刘长是个大力士,能扛起一座沉重的鼎。有一天,刘长前往审食其府上拜访,
审食其出门迎接,一看刘长没带武器,也就放下心来,正寒暄间,不料刘长掏出
袖子里藏着的铁锤,一锤就把审食其打翻在地,随从一拥而上,用匕首将这位侯
爷捅死了。

  当然,使用铁锤最有名的故事,当属张良请力士持百二十斤重铁锤狙击秦始
皇于博浪沙中,惜中副车。《史记·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记载了这个故事:“留
侯张良者,其先韩人也。大父开地,相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父平,相釐王、
悼惠王。悼惠王二十三年,平卒。卒二十岁,秦灭韩。良年少,未宦事韩。韩破,
良家僮三百人,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以大父、父五世相
韩故。良尝学礼淮阳。东见仓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
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
张良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

  可以想像,千年之前,博浪沙上,车骑如云,层层拱卫,一枚巨型铁锤忽如
离膛炮弹,裂空呼啸而至,击中处,木铁轰然而坍,血肉之躯,灰飞烟灭———
何等豪壮!

  张良刺秦始皇,既为家仇,也为国恨。事实上,秦灭六国,天下大乱,无数
人国破家亡,刺秦故事,时有发生,例如荆轲与高渐离的先后近距离刺杀,而那
些怀着刺秦之心而未能成功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在博浪沙刺秦之前,《史记·魏公子列传》还记载了朱亥袖四十斤重的铁锤
击杀晋鄙的故事。这个故事写了中学语文课本中。朱亥是一位隐居市井的奇人,
以杀猪为业。公元前257年,秦王派大军围攻赵国,赵国危在旦夕,派信使来魏
国求援,魏国便派晋鄙率十万大军前去增援。秦王知道消息后,开始威胁魏王。
魏王害怕了,急命走到中途的晋鄙停止前进。信陵君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几次
促请魏王坚持出兵救赵,魏王就是按兵不动。信陵君不愿坐以待毙,就自己筹集
了车马,带着门客们前去援赵。经过城门的时候,侯嬴把他止住,面授机宜:
“公子切勿鲁莽行事,我有妙计一策。”信陵君依计而行,从魏王的宠姬那里窃
来了虎符,把朱亥带着到晋鄙那里夺取兵权,朱亥当场把不听调遣的晋鄙一铁锤
锤死。于是信陵君顺利夺取了兵权,指挥大军前往救赵,终于击退了秦军,保全
了赵国。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了《刺客列传》、《游侠列传》,把一个个在乱世当
中挺身而出、慷慨悲壮的侠义之士刻画得栩栩如生。他在《游侠列传》中写道:
“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
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这
是对侠义精神的很好归纳。

  司马迁之后,侠文学、侠文化延绵流淌,浪迹江湖、任侠使气、疾恶如仇、
视死如归的侠客形象,在中国文化中久久不散,至今青史之中,人们仍可见其傲
世雄风,闻其飘香侠骨,还有一柄柄传奇的铁锤。

以法律之锤防暗器之锤

  当然,铁锤绝不仅仅属于传奇。时至今日──二十一世纪,文明高度发达─
─又见铁锤横空出世。这把铁锤在光天化日之下扔向方舟子时,不会留下传奇,
只是落下笑柄,而一笑之余,又让人心情沉重。

  新闻报道中都报道了当时袭击者许立春向警方供认的袭击过程:“我见到方
舟子进了茶楼,就在公交车站旁边等他出来。一直等到五点多,他把那两人(注:
在茶楼采访方舟子的记者)送走,然后朝我在的公交车站这个方向走过来。我就
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辣椒水、铁锤,先用辣椒水喷他脸,他就跑,我就追,到丁字
路口没追上,就用铁锤扔向他背上。他跑了,我捡起铁锤也走了。”

  网上有人把肖传国戏称为“铁锤教授”,还有人总结此事说:其一,专家并
不是道德完人;其二,专家有可能在某些方面会很愚蠢;其三,对学术界的教育
需要重视;其四,心理教育特别是对高层人士的心理教育已经是个社会问题;其
五,大人们之间的争斗不要连孩子们都不如。

  是的,小朋友打架,都不会扔个铁锤出来,即使手里有个铁锤,小朋友也不
会轻易扔将出来,他们会想:要是打伤人就会犯法啊。

  法制社会与侠义没落,并没有必然联系,不过,侠与法,往往是对立的,韩
非子当年就说过“侠以武犯禁”。但是,在倡导法治的今天,法律同样要体现侠
义精神之中的惩霸护弱。美国好莱坞电影中,各类侠都是法律之外的有力补充,
满足了底层人们的梦想。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法律,也是一柄重锤。

  在历史上,锤是力量和权力的象征,中世纪的欧洲,佩锤成为贵族和军官的
重要饰物。中国古代皇帝身边,就站立着持金瓜锤的侍卫,直到今日,罗马教皇
出行还是由一群持锤卫士簇拥着。此时,锤是明器。而当铁锤成为偷袭之物时,
就变成了一种暗器。

  要防范暗器之锤,必然要让法律之锤重起来,犹如李元霸手中的利器,让人
望而生畏──无论是民工,还是教授。
 
11   [USMedEdu 于 2010-10-15 11:58:38 提到] [FROM: 142.]
肖锤出狱,舟子去国

  作者:王玮

  读了方舟子妻的“苟活着”,黯然伤感。一个如此事实俱在,铁证如山的案
子,被一个看不见的黑手引出如此荒谬的结局。堂堂首都之法庭,衣冠岸然之法
官,却公然无视基本的程序公正原则,惘然不顾事实,在全国瞩目之下,悍然错
判,挑战国人良知。一个政府,不能保护自己的公民免受黑社会暴徒袭击,还以
行政手段干涉审理,为歹徒洗罪,让法律蒙羞,使正义受辱,昭示法律乃一纸空
文,政治可以践踏一切。中国司法系统,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

  少有这样黑白分明的案例,少见如此民心所向的期待,警察的破案几乎就是
唯一,记忆中有几次这样官民一心的时刻?在政府公信力大规模丧失之际,这是
多么好的契机,可以挽回一些信誉,赢得些许尊重。严惩凶徒,伸张正义,正是
大作文章的好机会。顺便为警察洗冤,给法庭正名,宣传部门,开动机器,讲党
的英明,邓的伟大。三代领导,夙兴夜寐。政府不是一味的腐败,闪光时刻也时
有出现。皆大欢喜,何乐不为?

  结果却让凶徒绑架了法庭,胁迫了政府,打击了好人正气,助长了恶人凶焰。
那丧心病狂,无耻至极的首恶,恬然作着无罪辩护;那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法官,
违背起码的职业道德,闭着眼睛作出最可笑的判决。那代表社会公义的检察官安
然接受审判结果,不给社会一点交代。

  肖锤在狱中,无法反射病人,一定在用全部时间策划下一次报复。方舟子,
你只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走吧,趁着凶手还无法实施袭击。走吧,为了你的老
婆和孩子。走吧,多少人每天等着看你智慧的文章,犀利的揭露,多少人因为你
而改变一生。犯不上跟这样一块料死磕。走吧,这样的政府,不值得。

  送你一首北岛的诗:

  走吧,落叶吹进深谷,歌声却没有归宿。
  走吧,冰上的月光,已从河面上溢出。
  走吧,眼睛望着同一片天空,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走吧,路呵路,飘满了红罂粟。

  十月十五日与圣地亚哥

(XYS20101015)


审判

  作者:方玄昌

  沉静了两天,七个多小时的激烈庭辩犹如还在眼前。思索再三,有些话依然
不得不说。

  这实在是一次奇怪的庭审。具体法律方面的问题留给法学界人士去说,但依
据基本常识,这次庭审也处处透着意外:

  是谁赋予了肖传国作为被告可以当庭撒谎、诬蔑被害人的权力?

  是谁赋予了(第一)辩护人在法庭上长篇大论给大家上政治课的权力?

  是谁赋予了(第一、第二)辩护人在法庭上以长达数十分钟的时间来替被告
继续宣扬他那早已被揭露得体无完肤的所谓“科学成就”的权力?

  而被害人及其律师,在面对这些诬蔑和谎言的时候,却不能为自己辩护,原
因是“这些与本案无关”。

  我没有任何指责法官和公诉人的意思。至少在中午1:30分之前,公诉人、被
害人和被告及其辩护人还是有着均等的发言机会的。公诉人一再指出,肖传国当
庭所述与此前面对公安部门和检方时所陈述的内容大不一样,并且,他们的发问
让几个被告人陈词之间的相互矛盾暴露无遗,检方的当庭质疑也已经让肖传国明
显暴露出没有如实交代作案动机的事实。

  而在被告人肖传国受审态度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对方律师依然要做无罪辩护,
审判人当机立断,做出了终止简易程序的决断。

  这实在是一个英明的决定。本来,这个决断可以为这次庭审画上一个理性、
相对公正的句号。被害人及其律师也都以为这个相对公允的决断已经做出,大家
可以回去重新取证,以弥补先前仓促应战而留下的准备不足之遗憾了;对方律师
业已离席而去。毕竟,这是法庭,审判长的决断是神圣的。

  但这个神圣的决断,在半个多小时后被改变。

  本来,如此广受关注、影响深远的一个案子却以“简易程序”审理,已经令
人难以接受;庭审中被告一再推翻自己原先供述也出人意料;如此恶劣的作案情
节,对方律师还要做无罪辩护让人不可想象;而法官宣布简易程序终结、双方律
师离开之后,庭审居然还要重新开始,这足够让人震惊。

  在受害人主辩律师缺席的情况下,庭审继续。此后风向突变,法庭终于成为
肖传国及其律师吹嘘、造谣和上政治课的阵地。

  为什么已经宣告终止简易程序之后还要重新开始?这个不合适的问题,作为
被害人,依然还想再问一遍——说这个问题不合适,是因为我认为对于主审法官
来说,这个问题太过残忍。

  再次回到我的伤情鉴定上来。

  在法庭上,检察官(公诉人)明白无误地说出了对我伤情鉴定的依据:主要
依据病历;对救我的出租车司机和医生询问结果:司机证实我从案发现场到医院
一直清醒;医生估计认为我血流量为400cc左右,其中手术前血流量150-200cc,
剩下200-250cc为缝合过程中出血量;由于测量血压值在正常范围内,故未曾记
录;由于司机证实我路上一直清醒,故不能认为有休克症状。
  这一表述让我当庭勃然大怒——假如我在手术中流血200-250cc,则原先我
的医生朋友估计的总失血量超过2000cc显然太过保守,因为我手术前流血肯定远
远超过缝合手术中流血量的十倍。我自己估计,缝合手术中的失血量应该不会太
多,未必能超过100cc,这个估计的依据是他们用完丢在旁边的纱布数量。

  医生的表述违背了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几乎在任何受伤情形下,流血速度都
是一开始最快,然后随着血小板发生作用、血流量大导致血压降低等原因,血流
减速。而我当时情形,则是受伤后与歹徒剧烈搏斗,流血自然更加迅猛;手术前
则采取了简单的止血措施,尽管没止住,但毕竟流血速度会明显变缓。

  而“由于血压值处于正常范围内而不记录”,这留给医学界的朋友们去评价
吧。我当庭让作为外科医生的肖传国做评价,被法官制止。再强调一次,我的血
压偏高,加上剧烈运动,血压值落在“正常范围内”正是明显不正常的表现,无
论是95还是105都意外。

  而由于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思维清楚,就断定我未曾出现休克症状,更是不可
思议——我什么时候说过去医院路上休克了?!我一再表述休克症状出现在去医
院大约5分钟后,也就是正式缝合手术前的准备过程中(不知道持续到了缝合手
术的哪个阶段)。退一步说,即使我从头至尾均思维清晰,难道就一定没有休克
症状了?失血导致昏迷是失血性休克的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

  这个年轻医生对于我的伤情判断让我无语,但我并不怀疑他是受到什么压力
而撒谎,可能他确实缺乏经验。这从他当时让我去做CT,却没有给我采取保暖措
施(当时失血太多让平时最怕热的我冷得要命),以及病历上的明显错漏(见
《致石景山区检察院、法院的一个说明》)等方面可以推断出。

  但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指责他的意思,毕竟他救过我的命,尽管这次他的病
历记录失误导致了巨大的麻烦。也正因如此,我一直不愿接受朋友们的建议,将
病历扫描公布到网络上去,因为这样可能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病历上面有医
生名字)。

  顺便说一句,我也不希望将这次的审判长名字公布,这次离奇的庭审,我个
人判断责任并不在他(她),正因此,前文才说“为什么已经宣告终止简易程序
之后还要重新开始”这个问题,对于主审法官来说过于残忍。

  但庭审还是有收获。在与袭击我的直接凶手对质中,我成功逼得他“不小心”
说出了当时袭击我的过程片断,这可以帮助在场诸位判断,当时确实有一个较为
复杂的过程,他们在我受到致命伤之后还反复攻击,根本不是几个案犯原先交待
的那样,打几下就跑了。

  针对肖传国为什么要找人袭击我的原因,他在法庭再次改变了说法,从原先
对他的学术揭露,变成了“因为方玄昌说我是黄禹锡,他把我比成一个罪犯”。
我确实引用了一个专家的话,把他比喻成“中国的黄禹锡”,但文章中显然指的
是他学术作假有如黄禹锡,而不是指他和黄禹锡都是罪犯。老实说,我个人并不
认为他可以跟黄禹锡相比,因为后者尽管学术作假,但其克隆狗等其他成绩是货
真价实的,在国际学术圈的地位比肖传国高的太多。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是我把他比喻成一个罪犯,他就要取我性命?这个借口
跟“因为方舟子侮辱我的老师和妻子,所以报复”一样站不住脚。他要杀死我们,
原因其实显而易见,因为我们的揭露很可能会导致他名利两空,因而要灭口。

  另一种伤检意见

  这次案件定性,引人注目的一个焦点是我的伤情鉴定结果。

  昨天病历在网上公布之后,马上有医学专家参与了讨论。晚上一位医生(某
三甲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他认为自己作为妇产科医生,对于失血导致的问题有
足够发言权)打来电话,就病历给出以下观点:

  按照病历描述,那么严重的头皮裂伤,失血速度会非常快,不要说30分钟,
就是10分钟不做处理(何况还有剧烈搏斗和奔跑),流血也会超过800cc——这
是医学上认为成人一次性出血达到失血性休克的标准,而完全不必争议是否昏晕,
失血性休克与昏晕完全是两码事,与普通人理解的不一样;

  “开放损伤清创术:中”这一描述,作为一个缝合手术来说,“中”已经很
不小,佐证了当时受伤的严重程度;

  两瓶500毫升的复方氯化钠注射液,加上三瓶硫酸依替米星氯化钠注射液
(可能是100/250/500毫升等规格每瓶),短时间内注入1300毫升以上盐水,足
以证明当时医生的判断就是失血已经太多,需要迅速补液以维持血压。

  另外,我提供了两个数据:医生建议我的学生去买含糖的水,三瓶(约550
毫升每瓶),我当场全部喝光;法医在第二次伤检(不是9月9日就是9月10日,
记不太清了),测量伤疤长度为5.5公分。

  就此,这位医生认为,如此口渴,进一步佐证了严重失血的事实,1300毫升
盐水显然还远不足以代偿失血量;伤疤5.5公分,证明伤口至少在5.5公分以上,
因为伤疤会收缩,一定小于伤口长度;而且测量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应该会
有显著收缩。

  综上所述,法医在鉴定时仅仅依据伤口和伤疤长度,远不能反映真实伤情。
这位主任医师建议,如此重大的一个案子,应该组织一个包括病理学医生和外科
医生的专家小组综合讨论,才能给出一个较为客观的结论。

(XYS20101015)


雾里看那穿越时空的“飞锤”

  作者:求学

  自从方舟子遭遇“飞锤”袭击后, 许多问题仍在雾里,让人迷惑不解。本人
想搞明白的一个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中华绝技”能让一个普通的羊角锤穿越时
间(据说发动了几个月)、空间(据说发射基地位于湖北或湖南等地)射向毫无
堤防的方舟子?

  假设地球的万有引力在祖国的大地上同样起作用。那么,要想让锤子飞起来,
如果不是祖传“神锤”的话,则必定需要“能源”来提供“能量”、产生“动
力”。这“能源”究竟是什么?不管它是什么东东,估计都是可以用“钱” 买
来的。

  果然,据说有一叠一叠摞起来,可能高度不低、还印有领袖头像和国徽的、
单张面值100元的人民币,曾在那“能源”/“动力”的置换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
用:不但让普通的锤子横跨大江南北飞起来,而且还砸出了个司法难题,并很可
能让主审法官留下千古“美名”。所以,考察这“钱”的来源似乎很重要。

  “钱”从哪里来?警察说:来自某帮主。帮主的钱又是从哪里演生出来的?
情况不明,需要研究。但好在帮主有“赚钱、报仇”等誓言。受此启发,根据科
学研究方法,不妨假设下列几种“生财”之道,用于筹集“报仇”资金,以供他
人进一步证伪:

  1.部分衍生自方妻的银行帐户。这部分钱的能/价比很高,不仅能使飞锤射
向方本人,更能击中方妻的心。效果是:看,顾凶伤你也要用来自你老婆的钱!
这边心理伤害重,那边心中欢乐浓。

  2.部分衍生自患者的家庭。你方舟子不是帮患者告状吗?用赚自患者求医的
钱教训你当然是个不错的主意,看你还敢损人不利己!效果是:看,没有赚自患
者的钱,还真不好教训你。自乐!

  3.部分衍生自国家的教育经费和学生的学费。你无业游民方舟子不是批我学
术不端吗?可学校让我教授照当,学生们也乖乖地交学费,都用实际行动来支持
我这个大学者,照顾我的工资单。没有钱的话,能干啥?效果是:看,著名学府
和她的无数学子都变相支持我来教训你!吃官饭就是好吧!

  4.部分衍生自国家重大项目,来自全体纳税人的钱。效果是:看,所有守法
纳税公民(上至政府首脑、大学校长、公检法职员、新闻从业人员,下至普通黎
民百姓),都曾用实际行动支持我来教训你!

  原来,邪恶的“飞锤”不但射向方舟子,也射向了千百万人的心。那么,正
义的法棰,你又在哪里啊?

(XYS20101015)


一个心理上需要虚幻的年代如何打假

  作者:科大校友

  石景山法院的判决, 把明明“蓄谋重伤或着杀人”说成为“寻衅滋事”,
而且进行“简易程序”,这简直就和中国高校的教师做实验不用重复, 对照,
只要走个形式就发表的幼儿行为。

  中国的法律体系在很多方面其实也是“虚弱不堪无以承担理性的重量的“,
如同很多中国社会的现象。

  借着西方人的科学,模仿地宇宙飞船上了天, 就自豪地好象完全凭自己的
能力就飞上天了。。。。一部有多少人古人生命体验的黄帝内经, 又有多少二
十岁,三十岁的人出书, 上电视, 说得一切都像真的, 加上“装得天真纯洁
的主持人”的吹捧,满足了多少国人的心理需求, 我们中国人纯粹自己的东西,
就是行, 行, 行!

  这是一个虚弱到需要幻觉才能前行的年代, 让我想到自从东西文明交接后,
就出现了中国人吸鸦片的现象。

  方舟子, 你不必做”谭嗣同“, 白白浪费你的肉体, 被人打死。我相信
你的精神很多人都领会了, 碍于现实不能暴露自己。

  也许找律师移民到国外, 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东方人向来含蓄, 君子的品行乃是本质, 但现代社会呢? 张扬,猛进,
以求一时的实利, 虚幻,放纵,以求良心的解脱。

(XYS20101015)

 
12   [USMedEdu 于 2010-10-15 11:55:52 提到] [FROM: 142.]
欺诈泛滥威胁着中国崛起

  ANDREW JACOBS
  《纽约时报》2010年10月6日
  (翻译:ziren)

  (北京)没人怀疑张悟本的推销才能。通过电视秀,光碟和畅销书,他使数
百万人相信生吃茄子和大量食用绿豆能治疗红斑狼疮、糖尿病、抑郁症和癌症。

  花450美元,即使重病患也能换来一次10分钟的咨询和一张处方,可是想见
张本人一面却不容易——这位最炙手可热的老中医整个2012年的预约都排满了。

  但随着今年春季绿豆价格飞涨,中国记者开始深挖内幕。他们发现与其一直
所宣称的相反,今年47岁的张悟本并不是出自什么中医世家,其父是一名纺织工
人。他也根本没有北京医科大学的学位——仅有的学历不过是从纺织厂下岗之后
念了一段函授课程而已。

  张悟本假履历的曝光引发了人们对时下泛滥的不诚信行为的热议——众多学
者和普通民众抱怨已久——包括高考舞弊、研究造假抄袭以及在婴儿奶粉中掺入
有毒化学物质。

  最近对造假行为的一系列揭露才使人略感欣慰。在8.24伊春飞机失事造成42
人死亡之后,有关方面调查发现该航空公司母公司的100位飞行员存在编造飞行
经历的行为。接下来浮出水面的是唐骏浮夸的履历。这位百万富翁,前微软中国
总裁曾一度被捧为中国的英雄,谎称自己是加州理工的博士。

  很少有国家能保证不出这类轰动一时的欺诈。在美国,运动员嗑药和华尔街
的丑闻层出不穷。但只有在中国,科研和教育领域的造假是如此泛滥,以至于很
多人担心这会使中国经济在更上一层楼时遇到阻碍。

  诚信的缺失

  为了建立世界级的教育体系,为了在竞争激烈的产业和科学研究中做出开创
性的成果,中国投注了大量资源,而且在网络计算、清洁能源和军事技术方面取
得了显著的成绩。但有中外学者认为研究人员中诚信规范的缺失正在遏制中国的
潜能,也了妨害了中外学术合作。

  “如果不改变我们的方式,就有可能被国际学术界排除在外,”中国人民大
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张鸣教授说:“我们需要集中精力探寻真理,而不是听命于官
僚或者一心满足私欲。”

  公立大学的官员们不断压迫学者们去挣论文引用次数——一种衡量创新的标
志,这使得论文剽窃和造假泛滥。去年12月英国的《晶体学报》(E)宣布由于
数据造假一次性撤消了多达70篇来自中国的论文。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今年初发表社论,警告研究造假和论文剽窃已经严
重威胁到了胡锦涛主席提出的到2020年把中国建设成“科技大国”的设想。

  社论说“毫无疑问,中国政府有必要把这一连串学术腐败案作为警讯,重新
强化科研道德教育的标准和科研行为本身的准则。”上个月浙江大学出版的科学
期刊相继公布了20个月内用软件侦测剽窃的结果,可以说是火上浇油。这款名为
Crosscheck的软件拒绝了近三分之一的投稿,怀疑其中有内容抄自已经发表的研
究。有的论文甚至超过80%的内容被认定非原创。

  杂志编辑张月红强调并非所有的问题论文都出自中国,但她拒绝公布问题论
文来稿的细节。“有些来自韩国、印度和伊朗,”她说。

  浙大的这些医学、物理、工程和计算机类的专业杂志在国内开使用该软件之
先河。不过现在也只有他们一家使用,张女士说。

  剽窃和造假

  张女士的发现并不令人惊讶——一项由政府委托的研究表明来自全国6家顶
级研究机构的6000名科学家当中有三分之一承认有过剽窃或者直接编造数据的行
为。在另一项由中国科协去年夏天对32000位科学家做的调查中,超过55%的人说
他们知道有人涉入学术造假。

  方是民是一位揭露黑幕的作家,因为倡导学术诚信和规范而声名远扬。他认
为问题始于公立大学体系,出于政治考虑任命的官员在其负责的领域内没有专业
能力。由于科研经费、房屋补贴提职加薪各个方面竞争激烈,政治官员们只能根
据发表文章的数量来做决定。

  “即使虚假的论文也算数,因为实际上不会有人去读,”方先生说。他的笔
名方舟子更广为人知;他的网站《新语丝》已经揭露了900余起学术造假案件,
其中不乏大学校长和学术明星。

  一旦剽窃被曝光,学校的同事们和领导们总会和当事人肩并肩站在一起。方
先生说其中部分原因是维持私人间的关系胜过保护机构的声誉。而另一个原因,
他说,更发人深省:很少有学者的屁股干净到可以去指责别人。清华大学科技与
社会研究所所长曾国平曾协助上文提及的针对6000人的研究。他说这样做结果之
一就是当事人往往可以逃避惩罚,只会鼓励更多的剽窃。

  他举了陈进的例子:这位计算机专家曾因创制出一种尖端的微处理器而红极
一时,结果被揭露是用摩托罗拉的芯片充数,只不过磨去了原有的商标。由于陈
所谓的微处理器通过了国家鉴定,还因此屡获奖励,所以2006年实情的曝光让支
持他的研究机构十分尴尬。

  即使陈进被所在大学解聘,却也没有受到任何起诉。“当人们看到被控造假
的人指还能开着豪华车到处招摇时,这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曾国平说。

  造假问题也不仅限于科学领域。实际上很多教育工作者认为中学已经成为欺
骗文化的土壤:挤进重点高校的竞争冷酷无情——在标准化的统考中获得高分是
录取的最主要标准。而花钱就可以买到代写的文章和试题。当然也可以雇枪手冒
名顶替参加费神费时的两天高考。

  不仅如此,还有作弊工具——内置针孔摄像机的腕表和钢笔——可以和考场
外的同伙呼应传递试题及答案。尽管上述做法均属非法,但根据武汉大学的一项
调查,去年在网上买卖论文高科技作弊工具的交易额高达1.5亿美元,5倍于2007
年的数据;调查还确认有多达800家网站提供诸如此类的非法服务。

  当然学术欺骗绝非仅出在高中生身上。7月在中国大陆和台湾有分支机构的
新泽西西森坦那瑞学院关闭了其在北京、上海、台北的商学院,理由是学生中欺
骗泛滥。虽然校方拒绝透露不端行为的细节,但已经严重到可以停发这些分校中
近400名学生学位的程度。该校官员说,校方允诺通过单另考试的学生可以获得
MBA学位,但除了两人外其余都拒绝了这一机会。

  波澜不惊的欺骗

  随便向一个中国学生问起学术欺诈,得到的回应都是令人吃惊的无动于衷。
去年春天毕业的清华工科学生卢晓达(音译)说,即使在所谓一流高校,平时抄
作业考试抄答案对学生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他说:“这可能就是一种文化差异,
没什么不好,更没什么特别让人羞愧的。对学生们来说,并不是不会做,而是为
了节约时间。”卢先生本学期将开始在斯坦福大学念硕士。

  中国政府曾发誓要解决学术欺诈问题。国营媒体经常发社论谴责剽窃行为;
上个月,负责管理出版工作的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坚决要求关停现有5000种学术期
刊中的一部分。许多学者认为这些期刊的存在完全是为了满足博士生和教授们急
于发文充数的需要。

  方是民和另一位投身打假的记者方玄昌对这些坚决要求和谴责早习以为常。
教育部早在2004年、然后又在2006年宣誓全力打假决不姑息,但为此专门设立的
“学术道德监督委员会”和“学风建设委员会”两个机构至今没有做出任何惩处
决定。

  最近几年这两位矛头对准了泌尿科医生肖传国。肖自称发明了一种外科手术,
旨在帮助患有脊柱裂的儿童恢复膀胱功能。脊柱裂是一种脊柱出生缺陷,会导致
大小便失禁;如果不加以治疗最终造成患者肾衰竭和死亡。

  在一系列调查报道和博客文章中,两位方先生揭露了肖大夫的网页上很多自
相矛盾的地方,包括肖吹嘘他自己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26篇英文论文(他们只能
找到4篇)以及他曾赢得美国泌尿学会大奖(他只获得过一个论文摘要奖)。

  他们揭发说,他自称“肖氏手术”成功率高达85%则更有问题。在回访的100
多位病人中,两位方先生报告说没有一位病人的大小便失禁痊愈,而近40%的病
人在接受所谓“肖氏手术”——将腿部的一根神经切断重新连接到膀胱上——后
健康状况恶化。(在早期的临床试验当中,做此项手术的美国医生们曾发现结果
很有希望。)【羽矢按:这句括号内的话是本文发表后新补充的。美国临床试验
一年结果正式发表在《泌尿学杂志》,同期发表的同行专家评论认为,美国试验
的“临床疗效与(肖传国)此前所报告的截然不同”,见《国外同行专家对美国
肖氏手术临床试验结果的评价(XYS20100930)》】

  不管真相到底如何,肖大夫被彻底激怒了。他提起了一些列控告方是民诽谤
的诉讼,逢人便讲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今年夏天两位方先生都在北京街头遭到残暴的袭击——方玄昌的头部被两名
暴徒用钢筋严重砸伤,方是民被喷辣椒水,但从铁锤下侥幸逃生。

  根据警方的通报,9月21日肖传国被警察逮捕后,很快就承认了雇佣凶手实
施袭击的罪行。他说,报复的原因是他认定对他的揭发使他落选了中科院院士。

  尽管肖已认罪,但他的雇主华中科技大学看起来并不愿意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在校方的声明中,领导说听到肖被捕十分震惊,但会等到司法审判的结果出来再
采取进一步行动。

  Rampant Fraud Threat to China’s Brisk Ascent

  By ANDREW JACOBS
  New York Times October 6, 2010

  BEIJING — No one disputes Zhang Wuben’s talents as a salesman.
Through television shows, DVDs and a best-selling book, he convinced
millions of people that raw eggplant and immense quantities of mung
beans could cure lupus, diabetes, depression and cancer.
  Enlarge This Image

  For $450, seriously ill patients could buy a 10-minute
consultation and a prescription — except Mr. Zhang,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ractitioner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was booked
through 2012.

  But when the price of mung beans skyrocketed this spring, Chinese
journalists began digging deeper. They learned that contrary to his
claims, Mr. Zhang, 47, was not from a long line of doctors (his father
was a weaver). Nor did he earn a degree from 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 (his only formal education, it turned out, was the brief
correspondence course he took after losing his job at a textile mill).

  The exposure of Mr. Zhang’s faked credentials provoked a fresh
round of hand-wringing over what many scholars and Chinese complain
are the dishonest practices that permeate society, including students
who cheat on college entrance exams, scholars who promote fake or
unoriginal research, and dairy companies that sell poisoned milk to
infants.

  The most recent string of revelations has been bracing. After a
plane crash in August killed 42 people in northeast China, officials
discovered that 100 pilots who worked for the airline’s parent
company had falsified their flying histories. Then there was the
padded résumé of Tang Jun, the millionaire former head of Microsoft
China and something of a national hero, who falsely claimed to have
received a doctorate from the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Few countries are immune to high-profile frauds. Illegal doping in
sports and malfeasance on Wall Street are running scand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But in China, fakery in one area in particular —
education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 is pervasive enough that many
here worry it could make it harder for the country to climb the next
rung on the economic ladder.

  A Lack of Integrity

  China devotes significant resources to building a world-class
education system and pioneering research in competitive industries and
sciences, and has had notable successes in network computing, clean
energy, and military technology. But a lack of integrity among
researchers is hindering China’s potential and harming collaboration
between Chinese scholars and their international counterparts,
scholars in China and abroad say.

  “If we don’t change our ways, we will be excluded from the
global academic community,” said Zhang Ming, a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t Renmin University in Beijing. “We need to
focus on seeking truth, not serving the agenda of some bureaucrat or
satisfying the desire for personal profit.”

  Pressure on scholars by administrators of state-run universities
to earn journal citations — a measure of innovation — has produced a
deluge of plagiarized or fabricated research. In December, a British
journal that specializes in crystal formations announced that it was
withdrawing more than 70 papers by Chinese authors whose research was
of questionable originality or rigor.

  In an editorial published earlier this year, The Lancet, 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warned that faked or plagiarized research
posed a threat to President Hu Jintao’s vow to make China a
“research superpower” by 2020.

  “Clearly, China’s government needs to take this episode as a cue
to reinvigorate standards for teaching research ethics and for the
conduct of the research itself,” the editorial said. Last month a
collection of scientific journals published by Zhejiang University in
Hangzhou reignited the firestorm by publicizing results from a
20-month experiment with software that detects plagiarism. The software,
called CrossCheck, rejected nearly a third of all submissions on
suspicion that the content was pirated from previously published
research. In some cases, more than 80 percent of a paper’s content
was deemed unoriginal.

  The journals’ editor, Zhang Yuehong, emphasized that not all the
flawed papers originated in China, although she declined to reveal the
breakdown of submissions. “Some were from South Korea, India and
Iran,” she said.

  The journals, which specialize in medicine, physics,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 were the first in China to use the software. For
the moment they are the only ones to do so, Ms. Zhang said.

  Plagiarism and Fakery

  Her findings are not surprising if one considers the results of a
recent government study in which a third of the 6,000 scientists at
six of the nation’s top institutions admitted they had engaged in
plagiarism or the outright fabrication of research data. In another
study of 32,000 scientists last summer by the China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ore than 55 percent said they knew someone
guilty of academic fraud.

  Fang Shimin, a muckraking writer who has become a well-known
advocate for academic integrity, said the problem started with the
state-run university system, where politically appointed bureaucrats
have little expertise in the fields they oversee. Because competition
for grants, housing perks and career advancement is so intense,
officials base their decisions on the number of papers published.

  “Even fake papers count because nobody actually reads them,”
said Mr. Fang, who is more widely known by his pen name, Fang Zhouzi,
and whose Web site, New Threads, has exposed more than 900 instances
of fakery, some involving university presidents and nationally
lionized researchers.

  When plagiarism is exposed, colleagues and school leaders often
close ranks around the accused. Mr. Fang said this was partly because
preserving relationships trumped protecting the reputation of the
institution. But the other reason, he said, is more sobering: Few
academics are clean enough to point a finger at others. One result is
that plagiarizers often go unpunished, which only encourages more of it,
said Zeng Guoping,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at Tsinghua University in Beijing, which helped run the survey
of 6,000 academics.

  He cited the case of Chen Jin, a computer scientist who was once
celebrated for having invented a sophisticated microprocessor but who,
it turned out, had taken a chip made by Motorola, scratched out its
name, and claimed it as his own. After Mr. Chen was showered with
government largess and accolades, the exposure in 2006 was an
embarrassment for the scientific establishment that backed him.

  But even though Mr. Chen lost his university post, he was never
prosecuted. “When people see the accused still driving their flashy
cars, it sends the wrong message,” Mr. Zeng said.

  The problem is not confined to the realm of science. In fact many
educators say the culture of cheating takes root in high school, where
the competition for slots in the country’s best colleges is
unrelenting and high marks on standardized tests are the most
important criterion for admission. Ghost-written essays and test
questions can be bought. So, too, can a “hired gun” test taker who
will assume the student’s identity for the grueling two-day college
entrance exam.

  Then there are the gadgets — wristwatches and pens embedded with
tiny cameras — that transmit signals to collaborators on the outside
who then relay back the correct answers. Even if such products are
illegal, students spent $150 million last year on Internet essays and
high-tech subterfuge, a fivefold increase over 2007, according to a
Wuhan University study, which identified 800 Web sites offering such
illicit services.

  Academic deceit is not limited to high school students. In July,
Centenary College, a New Jersey institution with satellite branches in
China and Taiwan, shuttered its business schools in Shanghai, Beijing
and Taipei after finding rampant cheating among students. Although
school administrators declined to discuss the nature of the misconduct,
it was serious enough to withhold degrees from each of the programs’
400 students. Given a chance to receive their M.B.A.’s by taking
another exam, all but two declined, school officials said.

  Nonchalant Cheating

  Ask any Chinese student about academic skullduggery and the
response is startlingly nonchalant. Arthur Lu, an engineering student
who last spring graduated from Tsinghua University, considered a plum
of the country’s college system, said it was common for students to
swap test answers or plagiarize essays from one another. “Perhaps it’
s a cultural difference but there is nothing bad or embarrassing about
it,” said Mr. Lu, who started this semester on a master’s degree at
Stanford University. “It’s not that students can’t do the work.
They just see it as a way of saving tim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vowed to address the problem.
Editorials in the state-run press frequently condemn plagiarism and
last month, Liu Yandong, a powerful Politburo member who oversees
Chinese publications, vowed to close some of the 5,000 academic
journals whose sole existence, many scholars say, is to provide an
outlet for doctoral students and professors eager to inflate their
publishing credentials.

  Fang Shimin and another crusading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have
heard the vows and threats before. In 2004 and again in 2006,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nounced antifraud campaigns but the two bodies
they established to tackle the problem have yet to mete out any
punishments.

  In recent years, both journalists have taken on Xiao Chuanguo, a
urologist who invented a surgical procedure aimed at restoring bladder
function in children with spina bifida, a congenital deformation of
the spinal column that can lead to incontinence, and when untreated,
kidney failure and death.

  In a series of investigative articles and blog postings, the two
men uncovered discrepancies in Dr. Xiao’s Web site, including claims
that he had published 26 articles in English-language journals (they
could only find four) and that he had won an achievement award from
the American Urological Association (the award was for an essay he
wrote).

  But even more troubling, they said, were assertions that his
surgery had an 85 percent success rate. Of more than 100 patients
interviewed, they said none reported having been cured of incontinence,
with nearly 40 percent saying their health had worsened after the
procedure, which involved rerouting a leg nerve to the bladder.

  Wherever the truth may have been, Dr. Xiao was incensed. He filed
a string of libel suits against Fang Shimin and told anyone who would
listen that revenge would be his.

  This summer both men were brutally attacked on the street in
Beijing — Fang Xuanchang by thugs with an iron bar and Fang Shimin by
two men wielding pepper spray and a hammer.

  When the police arrested Dr. Xiao on Sept. 21, he quickly
confessed to hiring the men to carry out the attack, according to the
police report. His reason, he said, was vengeance for the revelations
he blames for blocking his appointment to the prestigiou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Despite his confession, Dr. Xiao’s employer,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ppeared unwilling to take any action
against him. In the statement they released, administrators said they
were shocked by news of his arrest but said they would await the
outcome of judicial procedures before severing their ties to him.


肖传国的国外支持者“国际学术同仁”公然歪曲捏造事实
  ——评所谓“国际学术同仁声援肖传国医生的公开信”

  作者:羽矢

  受肖传国欺骗而开展肖氏手术临床试验的肖的国外支持者,在所谓“国际学
术同仁声援肖传国医生的公开信”中为肖传国开脱,不惜歪曲、捏造有关肖氏反
射弧手术的事实,包括:

  1. 为混淆手术“成功”的定义而称“不能把手术的成功定义为大小便功能
恢复正常”,不顾肖传国本人、神源医院、肖传国任主编的学术杂志网站、华中
科技大学等在院士申请材料、鉴定资料、广告宣传中声称的“85%的患者大小便
已恢复正常”、“术后与常人无异,大小便能够自控”、“像正常孩子一样排
尿”、“获得控尿和自主排尿功能……大便功能也转为正常”等等。实际上,即
便在美国进行临床试验的Beaumont医院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们也自称“(术后一
年,Beaumont医院的)大多数患者大脑能够接管并控制正常排尿”(in most
patients the brain was able to take over and control urination
normally.)。(见《肖氏手术的“成功”、“治愈”、“有效”
(XYS20101014)》)

  2. 谎称肖传国在美国经过动物研究、结果发表并经同行验证后才“走出了
勇敢的一步”、在中国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实际上,肖传国在中国开始人体试验
时,其大鼠实验结果期刊论文刚刚发表一年、获得猫实验研究资金刚刚半年。人
体试验开始四年后,猫实验结果期刊论文才发表。(见《肖传国的美国猫实验与
中国人试验同步进行(XYS20101005)》)

  3. 信中谎称“Beaumont医院先期试验的数据是支持肖氏手术的”,不顾其
所遭到的其结果“首次挑战了(肖传国)先前发表的成功率超过85%的优异结
果”、“临床疗效与肖此前所报告的截然不同”、“没有一个能完全自主排尿,
这一事实令人困扰”等强烈质疑。(见《国外同行专家对美国肖氏手术临床试验
结果的评价(XYS20100930)》)

(XYS20101015)



科技部表态让人解气

  作者:王旭明

  肖传国案发后,我一直愤懑着,愤的是肖作为著名大学的教授竟如此道德低
下,目无国法;懑的是对于这样一个知识界的败类,社会和有关部门、学校的谴
责声远远不够。昨日,终于听到科协两位书记的表态,可谓协会组织伸张了正义;
今天又欣闻科技部做了正式表态,可谓政府部门伸张了正义,读来让人解气。

  科技部表示,肖传国等人无视国法,蓄意破坏社会秩序,行为十分恶劣,自
身道德修养严重缺失,应予强烈谴责。科技部还澄清了一个事实,即肖所承担的
973的计划项目早已经结题,他是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但只是项目执行期间的负
责人,不是荣誉称号,也就是说,项目结束后就不再是首席科学家了。

  在石景山区法院莫名其妙的审判和令媒体哗然亦不服众的判决下,也就是说
在是非有点不明、黑白有点颠倒的情况下,科技部是我所了解的在公开场合下对
公众正式表态的最高行政管理部门。科技部的表态与澄清,好!作为中央政府的
一个管理部门,科技部的表态旗帜鲜明,谴责有力,对肖传国等的定性十分准确,
寥寥数语显示出科技部在大是大非面前的坚定果断与智慧。长期以来,所以我们
在一些大是大非问题上,有这样或那样的模糊,所以出现“香的不香、臭的不臭”
怪状,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我们有些权威部门对坏人坏事点得不透、批得不够,
致使臭气难灭。在这个意义上,科技部的表态确实灭了臭气的威风、长了香风的
志气。

  科技部的澄清同样及时有利。肖本来就不应该以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再四处活
动、招摇撞骗了,还不要说他谋袭方舟子、按照目前的说法是“寻衅滋事”案发
后,他的首席科学家早就应该去掉了,怎么还能在一所著名高校的官方网站上赫
然醒目着,实难理解。科技部的澄清再次表明,维护正常健康的社会秩序,倡导
良好高尚的道德修养,仅靠几个人或者个别部门远远不够,必须多部门大家共同
努力才行,否则就永远是混沌一片。像肖传国“寻衅滋事”这样的是非如此分明
的案件,还得不到有关部门和学校及时有力的判断,就不难理解不少只要认真调
查就可得出明确结论的学术官司,却为何三年五年搁置在那里,没有任何权威机
构出来裁决。

  昨天作为党报的《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科学家该到哪里讨公道》,在对
肖的行为进行批判的同时还进行了深刻反思,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现在,肖
传国事件的刑事处罚已有初步说法,但‘肖氏反射弧’这一科研成果的成色到底
如何,则还暂时看不到有公道判定的前景。谁来给学术纷争一个公道的判决?谁
来给科技界以公平公正的指引?”

  问题问得好,这可以说是我们对科技部表态特别赞成、深感解气之后的一个
更高期待,一个对政府有关部门的更高期待。

  我还同样期待的是,作为肖供职的那所曾经是我十分敬仰的、以治校有方、
治学严谨著称的高校,特别是校长“根叔”富有人情味儿的毕业演讲曾让人难忘,
在处理这样一个带有危机性质且是负面的事件时,也应该拿出令人信服的举动和
更加深刻的表态。

(XYS20101015)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再评肖传国事件

作者:邸利会

昨,夜不成寐,是因为看到了方舟子妻写的一篇博文。这种心情是任何成年
人都能理解的。

又看到前几日贴出的一个视频,在石景山开庭的当日,所谓的双方“支持者”
的彼此攻讦。有位叫陈宽的,声称在场的患者都是假的,结果遭到患者家长的严
厉斥责。这位陈宽,在科学新闻发出质疑肖氏反射弧的系列报道后,向全国扫黄
打非办举报科学新闻报道失实,好在我提前备份了所有被采访专家的录音,在写
了一个介绍采访经过的材料后才了事。今天看到他的表现,又想起以前看到的他
的“陈宽工作室”里的文字,现在真怀疑此患有妄想症——对于出名有种莫名的
狂热。

另外的一个视频,几位患者家属代表进京控诉肖的害人的手术,期许讨回公
道。我又看到了那位熟悉的年轻人,就是拿着手机宣读“小艳丽”给他的短信的
那位,我在郑州见过他,看过他的尿动力检查资料,今天他也来京了。

再一视频,两位方先生和彭建等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依然还是理性和克制。
作为关心患者和两位方先生安危的人看来,尽管我理解他们克制的做法,但和肖
传国本人和他的肖粉们的嚣张比起来,反倒让人觉得失掉了气势,徒增了委屈,
不那么“敢说敢做,快意恩仇”!

又看到任何时候,只要两位方先生的博客或者任何的媒体的报道被肖的粉丝
解读为反对肖的做法的,都会在可能有的评论中不遗余力的攻击和谩骂,尤其是
在臭名昭著的所谓虹桥科教论坛。

作为参与报道肖传国手术的记者之一,被列为“首恶”之外“胁从走狗”之
一的“邸会利”(本人真名为邸利会),深深感到在此一关键时刻,如果还将继
续选择沉默,岂不是反从另一面助长肖粉们的气焰么?

但真正的悲凉,莫过于如鲁迅所说我是从不惮于最坏的恶意来揣度中国人的;
而我本人则是从不愿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别人的。

患者都来了,他们不顾自己身体和精神的痛苦,敢于面对镜头,讲述他们的
悲凉,有什么理由我还躲在后面?!今天,我也学学不惮于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一
下目前可能的形势和走向。

先前我参与报道的经过,已经向全国扫黄打非办递交过材料了,不想重复。
后来的平安无事说明,至少官方认可我的报道完全是基于事件关涉者的真实陈述,
并无任何歪曲和夸张。我想说说,在方玄昌先生遇袭之后的一些感触。

作为列为“首恶”之外的“胁从”,我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某种危险。其实,
我本人并没有多在意,主要是有身边的朋友的提醒,让我多小心。事实上,在这
之前,在肖传国清华演讲的那次,我没有去,其实我打算去的,但身边的友人告
诫我对于肖传国这样的人还是尽量不要太沾惹,否则惹了官司,你自己的实力这
么弱,恐怕合不来。我想,我的报道也几乎是说明了所有的问题,没必要和他当
面纠缠了,也就故意没去了。

科学新闻的影响力其实没有肖传国想象的那么大,但还是让他害怕。后来我
看到宋波先生因为在我的报道中以真实的姓名出现,被肖传国任主编的杂志去除
了编辑的职务,其实内心一直对于宋波先生有种愧疚。包括金锡御教授,他都70
多岁的老人了,当时为了保护他免受骚扰,即使他并没有叮嘱匿名,我也主动帮
他在报道中隐去了真实的姓名——我对他的直言一直表示尊敬。

但也许是因为后续的媒体报道,让肖传国感到了更加的恐慌。后来,北京科
技报和南方周末的记者都找我,询问肖传国的手术,希望做后续报道。我把几位
专家的联系方式以及我获得的几位患者的尿动力学检查资料都给了他们。我想,
我该做的也基本做了,他们的影响力大,或许也会做的更好。

后来,方玄昌老师被打后,我也十分小心,晚上尽量不出去。其实,我一直
怀疑是肖传国干的。直到后来方舟子先生也被打。或许有人说,你不该这么怕。
但是,万一也被打了呢,这不是没可能的。而且,如果被打,以后也查不出结果
呢?这也不是没可能。有人就说,方玄昌先生不如方舟子那么有名,即使被打的
重了很多,也隔了那么久才破案,远远不及方舟子先生的破案速度。如果我等被
打,小卒一个,怕是引不起什么波澜,也最终不了了之,但带来的伤害只能是自
己承受。请不要笑话,这不是我最初的想法,但被朋友告知如此,也觉心中一惊。

这样的郁闷直到北京警方宣布肖传国被捕后,才得以释然。适值中秋,贴出
旧作,一方面借此表达对两位方先生的祝福,另一面也提醒,实质上,患者的问
题并没有解决;中国对于危险医疗手术的监管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但没想到的是,后来的事情竟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就是最近的法院的
判决,让人难以置信的5个半月的拘留。

从先前的武汉法院和北京法院截然相反的判决来说,如果不能理解为正当的
理由导致的失误,则可能存在严重的司法地方保护以及司法腐败。这次的判决如
此神速,从定罪依据的伤情鉴定,判决程序的种种细节来讲,如果从不惮以最坏
的恶意揣测,是不是也存在幕后交易呢,我不知道。

另外,这次的判决让我庆幸,结束记者的行当也许是正确的。因为,在中国,
要秉着诚实的态度做揭黑式的调查要承受的危险太多了,不是说,你揭发后怕遭
到报复,而是遭到报复之后的无奈,没有人能保护你,替你伸张正义。我后来放
弃做“砭石骗局”的调查,也大致基于此。一个揭露式的调查,不仅耗时,而且
有时十分困难和危险,但如果结局是自己遭到打击报复,而且被打了也是白打,
我真该好好考虑下了。这次,如果最终被认定为寻衅滋事,且最终被轻微的判决
了5个半月。我一定会相信,在中国,记者是个尤其危险的职业,当然,自动避
免惹祸和主动造谣的记者除外。

令人欣慰的是,科协和科技部表态了。我不是重翻旧账,但就此次的肖氏反
射弧来说,即使那么多专家给出了一些评价并不有利于肖传国,但我对于他的手
术的学理依然持谨慎态度,毕竟,目前没有一个权威的部门给出一个判定。假设,
我见到的患者的控诉不虚(事实上,我见到了一些患者的尿动力检查资料,显示
手术失败),假设彭建律师了解到的情况不虚,那么就引出这样的问题:这是一
个怎样的国际先进的成果?

诚如,在科学新闻之前的报道中提到的当年的鉴定会的情形,难道不是一个
值得反思的情形么?作为权威的裘法祖先生一上来就定了调,自己请的专家又事
实上碍于人情,在这样欠缺公正的氛围下做出的成果鉴定,能保证一定是国际先
进么?科学新闻之所以还原这个场景,目的就是对于目前这样的评定制度和文化
氛围提出质疑:权威和人情不等于科学的鉴定。

再次,卫生部有关人士承诺今天会给个说法,看看这次卫生部如何收场。

陈宽在和患者的对峙中,倒是说了一句实话,你们应该找卫生部等有关部门
来寻求解决啊。一位患者说,我们不是没找过有关的地方卫生部门,但是,我们
太渺小了,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没人关心到我们。我相信,他们说的是实话。因
为,我也是无名小卒。我也曾体验过,作为弱小的个体,如果自身权益受到侵害
后,可能的不了了之的情况(有一次,我家里被盗5000元,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可以说,他们是不能依靠政府卫生监管部门来解决问题,才来寻求媒体和法律的
帮助。如果对于肖氏反射弧的手术,彻查下去,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成千的患者
被进行了不当的高危险的手术,而却没有受到应有的监管,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这不是卫生主管部门自己打自己嘴巴么?这也就是,为什么方舟子妻所说的,让
卫生部官员说一句彻底调查肖氏反射弧手术那么难的原因。

如果我现在还是记者,我现在的焦点就是看卫生部如何收场。

最后,看一下两个所谓的双方舆论的阵地——新语丝与虹桥科教论坛。如果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说,两者都应该存在。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新语丝长期被国
内屏蔽,而虹桥这样的论坛却可以大行其道,这不是一种讽刺么?

当然,有些学者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给新语丝,我看来也是很恰当的。但
是,新语丝被国内长期屏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以不惮于最恶意的揣度来看,
恐怕是这里面揭露的事实让一些主管部门和领导难堪吧。其实本用不着难堪。媒
体和舆论监督本来就是政府监管的有效补充。但也许让政府有些人嫌怨的是,新
语丝正是由于一些政府部门的不作为,其风头竟然是盖过了自己。当然更令人嫌
怨的事实是,新语丝甚至对于政府的一些错误做法也丝毫不留情面。

令人不解的是,虹桥科教论坛这样低俗、轻易污蔑和造谣的论坛竟然安然无
恙!

如鹏兄,你我作为“胁从”人等,如果你能看到我的这些文字,会如何认为
呢?

(XYS20101015)


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方是民(笔名:方舟子),男, 汉族,出生地福建省云霄县,博
士研究生文化,自由撰稿人,系本案被害人。

  申请人:方玄昌,男,汉族,出生地浙江省淳安县,大学文化,《财经》杂
志社科学栏目编辑,系本案被害人。

  申请事项:

  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一案,北京
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0月10日以(2010)石刑初字第333号刑事判决书
第一审判决:一、被告人肖传国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半月;二、被告人
戴建湘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半月;三、被告人许立春犯寻衅滋事罪,判
处拘役四个月;四、被告人龙光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五、被告人
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一个半月。

  申请人不服该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之
规定,请求贵院依法提出抗诉。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后,一审法院仍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
公然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百二十二条中“辩护人作无罪辩护的”不应当适用简易程序的规定,没有依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之规定而适用普通程序重新审
理。

  (二)本案是被告人肖传国指使被告人戴建湘作案,戴建湘再雇佣其它被告
人作案,且肖传国与戴建湘的供述间存在重大矛盾,因此,本案明显是比较复杂
的共同犯罪案件。而“比较复杂的共同犯罪案件”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二十二条之规定,不应当
适用简易程序审理。

  (三)一审亦违反司法文件的明确规定。

  京检发(2007)197号《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公
安局关于印发<关于快速办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的轻微刑事案件的意见>的
通知》第三条规定:“快速办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的轻微刑事案件,应当
同时符合以下条件:(一)案情简单,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可能判处三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三)犯罪嫌疑人、
被告人承认实施了被指控的犯罪;(四)适用法律无争议”。

  而本案案情并不简单,事实不清,检方、辩方、受害方对罪名等法律适用争
议明显且争议很大,因此,不得适用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四)2010年10月10日13:30左右一审法官宣布简易程序终结休庭、诉讼参
与人和旁听人员离开法院后,没有以书面或口头或电话等方式将该日下午再开庭
的信息通知到被害人方是民的诉讼代理人彭剑律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
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一条之有关规定,并导致了被害人意见未能全面阐述、未
充分驳斥被告人狡辩的后果。

  二.一审认定关键事实错误、遗漏重要案情、部分事实不清。

  (一)一审判决认定“肖传国”“随意殴打他人”,明显与事实不符。

  肖传国的供述及其它证据足以说明,对加害两位被害人,肖传国是蓄谋已久,
犯罪对象确定,没有任何“随意”的因素;此事实,被告人及辩护人也均认同。

  (二)一审判决遗漏了肖传国告诉凶手“被害人的行踪”、被害人照片附言
住所信息后特别标注“电梯里有录像”、行凶者得到“石景山这个要打重一点”
指令等重要事实,隐瞒了肖传国的直接犯罪故意和极大的阴险恶意。

  肖传国供认自己“给他们(指肖的雇凶)提供了被害人的姓名、住址等相关
信息,通过电话、短信告诉‘我的亲友’(指肖的雇凶)被害人的行踪,一共给
过‘小满’7万元人民币,作为差旅费及感谢费”。

  重要书证——被害人照片及附言中的“电梯里有录像”,足以说明肖传国蓄
谋已久,并可证明肖传国刻意暗示凶手可到被害人住所行凶。

  (三)一审没有正确认定肖传国的犯罪目的。

  肖传国供述其犯罪目的是“打对方一下,出出气,警告一下就行了”、让
“出出丑”,但该供述明显与犯罪工具为铁器、凶手向被害人头部袭击的情节、
肖供述的“把方开会的情况发短信告诉他们”、长期伺机作案等事实矛盾。

  倘若肖传国仅仅是为“出出气”,倘若其真如其自称是有成就的知名的医学
家,可获得“诺贝尔奖”,那么,它只需要出示足以支持其手术治愈率为85%的
有效证据,就可反驳被害人的质疑,就足以让被害人失信于民、颜面扫地,就足
以让肖传国“出出气”了;可他却没有提交或提供相关有效证据。

  倘若肖传国仅仅是为让被害人“出出丑”,而他知道被害人住所或工作单位,
知道被害人开会情况,那它为何不让凶手在被害人家门口、单位、会场撒野呢?

  总之,各证据和事实不能支持肖传国“出出气,警告一下”的犯罪目的,反
支持了被害人指出的“肖传国想让被害人闭口、停止批评揭发”的犯罪目的观点。

  (四)有关犯意的起意,肖传国说是戴建湘起意,戴说是肖起意,即重要被
告人在警检时的供述互相矛盾。

  肖传国在公安机关、检察院和法庭上对其雇凶细节陈述均存在较大差异,甚
至有相互矛盾的地方,且与戴建湘的供述不符。

  虽然公诉人在庭审时指出肖传国的前后供述存在较大差异,但法院并没有进
一步对该事实进行厘清。

  (五)对被告人肖传国的犯罪意图,各方存在极大争议。

  犯罪动机、目的、意图的查明,事关罪名判定。被害人认为从肖传国的犯罪
动机、凶徒的犯罪手段及行为的凶残程度可判定肖传国的犯罪意图是故意杀人;
被告人、辩护人辩称犯罪意图是故意伤害、“教训一下被害人”;公诉人则认为
犯罪意图是寻衅滋事。

  显然,肖传国蓄谋已久、酬金和经费巨大、凶手长期蹲点伺机作案、使用可
致命的铁器行凶、向被害人头部击打、特意指示“石景山这个要打重一点”等等
已查明的案情,难以让人认同肖传国的犯罪意图仅仅就是“故意伤害”、“教训
一下被害人”。

  庭审中,方玄昌与许立春的对质,显示出当时的袭击有一个反复对峙、搏斗
的过程,而不是他们原先招供的打几下就跑了。凶手在方玄昌头部受到致命伤之
后依然不放过,反复攻击其要害部位,并阻止受害人逃离,明显暴露出杀人意图。
警方和检方只提供了方舟子遇袭经过的路线示意图,对于受伤要重得多的方玄昌,
建议警方和检方补充现场调查(包括方玄昌所说的“桃树林”和许立春所说的
“栏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玄昌当庭陈述、质问被法官打断,袭击过程等信
息对于判断其作案目的显然很重要)。

  (六)肖传国前后对其犯罪动机的供述各不相同。检察院讯问笔录记载其犯
罪是因“就是他们二人组织在中国的平面媒体对我进行大量的污蔑、造谣”,然
而在法庭庭审时被告人肖传国又说其犯罪主要原因是因二被害人撰写的文章对其
老师、妻子和家人进行侮辱和诽谤。

  被告人肖传国指控二方“侮辱、诽谤其老师、妻子”,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的,而是肖传国为隐瞒其犯罪动机、目的、意图的再一次信口雌黄。并且,这个
表述明显是对方舟子的再次诬蔑。

  被告人肖传国当庭表示,对方玄昌的袭击来自“他将我比作黄禹锡,比作罪
犯”,这又是不实之词。方玄昌文章中明确标明,他是引用另一位专家的话,并
且是指其学术欺诈行为方面;何况,即使确系方玄昌将他比喻成一个罪犯,也不
至于到要花数万元钱千里伏击方玄昌的地步。

  再结合作案时期、买凶数额巨大等信息综合判断,被告人肖传国的作案动机
就是要斩断方是民和方玄昌对自己学术骗局的进一步揭露,以避免自己在学术圈
身败名裂,是一种显著的灭口行为。

  (七)法院驳回被害人提出的伤情重新鉴定申请,未能全面地确凿认定方玄
昌人身损害程度,亦不公平。按照检方当庭所述,鉴定主要依据病历,但这个病
历明显不合格(病历所述胸部有伤,实际不存在,背上四处伤仅记录一处;头部
伤不在颅顶(距离左耳更近,不过这不算是大问题);脚上伤在左踝,不在右踝;
血压过低,未记录;等等),显然不能依据此来评判伤情。

  检方调查还获悉,医生估计方玄昌血流量为400cc左右,其中手术前血流量
150-200cc,则剩下200-250cc为缝合过程中出血量;由于测量血压值在正常范围
内,故未曾记录;由于司机证实方玄昌路上一直清醒,故不能认为有休克症状。

  医生的表述违背了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几乎在任何受伤情形下,流血速度都
是一开始最快,然后随着血小板发生作用、血流量大导致血压降低等原因,血流
减速。而方玄昌当时情形,则是受伤后与歹徒剧烈搏斗,流血自然更加迅猛;手
术前则采取了简单的止血措施,尽管没止住,但毕竟流血速度会明显变缓。医生
对缝合手术中血流量为200-250cc的估计,正可以反过来佐证其手术前血流量之
大。

  而方玄昌的血压本来就偏高(建议现在再测),加上剧烈运动,血压值落在
“正常范围内”正是明显不正常的表现。

  而由于方玄昌在去医院的路上思维清楚,就断定他未曾出现休克症状,更是
不可思议。方玄昌一再表述,其休克症状出现在去医院大约5分钟后,也就是正
式缝合手术前的准备过程中(由于后续陷入半昏迷状态,难以判断持续到缝合手
术的哪个阶段)。退一万步说,即使他从头至尾均思维清晰,也不能说明就一定
没有休克症状——失血导致昏迷是失血性休克的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

  其“浑身突然冒出冷汗、乏力而难以说话”的症状是接警警察到场后发生的,
医生、护士和警察多人见证,建议以更合理的方式来对他们进行调查(毕竟,医
生和医院方面可能会试图为自己不合格的病历记录开脱)。迄今,受害人依然固
守法律规矩,没有跟这些证人作任何沟通。

  (八)法院应对被害人对肖传国的批评质疑、揭发的正当性作出必要的调查
了解,进而得出被害人有无过错的判断,亦能辨明肖传国犯罪的主观恶性有多大。
但就此,至今法院未作调查。

  1.若被害人批评、揭发肖传国的言行是正当的,则肖传国雇凶系为避免其欺
诈被揭发而进行的报复或灭口、罪大恶极,则司法机关应从重严惩肖传国。

  2.若被害人批评、揭发肖传国的言行是错误的,则肖传国雇凶系“事出有因、
受害方有过错”,则司法机关应从轻判处肖传国。

  因此,对肖传国犯罪的起因——被害人的批评、揭发,法院应作必要的调查。

  总之,一审认定关键事实错误、遗漏重要案情、部分事实不清,对各被告人
之间的矛盾供述尚未审查清楚,而径行判决,明显错误。

  三.一审适用法律有误、判定罪名明显错误。

  (一)因“肖氏术”的治愈率为零且有高致残率,而非肖传国自吹的“治愈
率85%”;被害人方面对肖传国的继续揭发会导致肖传国身败名裂,故肖传国有
故意杀人的充分动机;肖传国通过戴建湘雇来的凶徒是用铁器向被害人的头部袭
击;凶手欲以铁锤和钢管袭击方舟子;方玄昌头部被打得血流如注,伤口深入到
颅骨,凶手还阻止其逃离;凶手许立春还供认其接到“石景山这个要打重一点”
指令的情况,再结合肖传国蓄谋已久、买凶金额巨大、凶手数月内长期蹲点伺机
作案的情况,明显说明被告人行凶的目的是取两位被害人的性命,而不是故意伤
害。司法机关应将案件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而不能听信在被告人为减轻自
己的罪责而承认的“故意伤害”的辩解。

  (二)司法实践中,被告人往往因为推脱罪责等原因否认有较重罪名的故意,
使案情变得复杂,给定案带来一定困难,这就需要进一步分析犯罪的主观和客观
因素,将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相结合来判断被告人犯罪的主观心理状态。不仅要
注意被告人前后的供述是否一致,还要注意将被告人的供述与其它证据相结合,
进行综合分析。

  退一步讲,因目前没有取得被告人有故意杀人意图的供述,倘若司法机关认
为指控被告人故意杀人有一定的难度,则因被告人故意伤害被害人意图明显,故
本案至少也应以故意伤害罪名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

  (三)重伤意图非常明显,且已经着手实行重伤行为,由于被告人意志以外
的原因未得逞的,应按故意重伤未遂论处。

  1. 法律没有要求构成故意伤害罪必须有轻伤以上后果。刑法并没有要求必
须达到什么样的后果方构成故意伤害罪,现有的司法解释中也没有构成故意伤害
罪必须有轻伤以上后果的规定;刑法也没有规定故意伤害罪没有未遂的犯罪形态。

  2.伤害后果不是社会危害性大小的唯一标准。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最本质特
征,判断一个违反刑法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关键就是看其社会危害性的大小。
而评价行为社会危害性,不能简单以结果论,否则对未遂行为、预备行为以及具
有其它严重情节的人就不能追究刑事责任。从刑法理论上讲,定罪情节包括犯罪
对象、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犯罪方法、手段、结果、犯罪完成的程度、犯罪的
组织形式、犯罪前科等。对于故意伤害行为,轻伤以上只是定罪的标准之一,而
不是唯一标准。

  3.坚持轻伤以上标准会对未遂行为无法定罪。如果主观地坚持必须有轻伤后
果才构成犯罪,对有其它情节恶劣的轻微伤害行为也无法追究刑事责任,这必然
会放纵犯罪,从法理上也讲不通,实践中也行不通。

  总之,一审明显定罪错误。

  四.一审量刑畸轻,严重背离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这么轻微的判决,不仅起不到威慑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是在鼓励犯罪。
这些被告人几个月放出来后会不会变本加厉地进行报复?其他人会不会跟着学?
这些都是不能不考虑的现实问题。被害人现在感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毫无保障。此
次袭击,被害人侥幸逃脱,但下次可无法保证也如此侥幸。

  即使不以故意杀人未遂起诉,以寻衅滋事罪起诉,最高也可以判5年有期徒
刑。现在竟判以轻得不能再轻的拘役刑罚,对一起全国瞩目、有重大社会影响的
案件如此判决,这不是在鼓励别人都来向我们被害人寻衅滋事吗?

  肖传国在法庭上继续恶毒诽谤、攻击被害人;对其犯罪行为,没有丝毫悔意,
没有任何悔罪表现。

  一审判决书里面没有列举任何理由说明为什么要对肖传国等人轻判。而肖传
国属于雇人行凶、团伙犯罪、认罪态度不好(八次讯问后才承认涉案、前后供述
不一致、当庭作无罪辩护)、没有任何悔改表现、社会影响恶劣,不具备轻判的
任何条件。

  一审作出的极其从轻的刑罚,同其它众多司法案例相比,明显量刑畸轻。

  一审也没有考虑案件的连续犯罪情节,没有依司法实践惯例对连续犯酌情从
重惩处。

  本案重罪轻判,等同于放纵犯罪。

  五.一审对重要案情事实的定性有误。

  肖传国供认自己“给他们(指肖的雇凶)提供了被害人的姓名、住址等相关
信息,通过电话、短信告诉‘我的亲友’(指肖的雇凶)被害人的行踪,一共给
过‘小满’7万元人民币,作为差旅费及感谢费”。

  上述肖传国在其他被告人犯罪过程中进一步告知“被害人的行踪”等事实,
结合许立春供认的接到“石景山这个要打重一点”的指令,足以证实肖传国明知
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伤害他人、危害社会的结果,但希望这种结果发生;也证明了
肖传国至少是在犯罪过程中指使其他被告人加害被害人,而不是仅仅在犯罪行为
初期“同意”被告人戴建湘雇人加害被害人。

  因此,仅认定肖传国“接受被告人戴建湘找人殴打方是民和方玄昌的提议”,
与事实不符,更悖于常理。

  肖传国因犯罪曾在美国被监禁;肖传国在中国对方是民提起过四起民事诉讼、
一起刑事自诉;肖传国在美对其前妻、前雇主、路人等提起多起民事诉讼。除由
武汉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肖传国胜诉,其它的肖提起的绝大多数案件,肖传国均
败诉、或由其自己撤诉、或法院不予立案受理。肖传国涉诉的绝大多数案件,聘
请律师外,他本人也亲自出庭,因此,肖传国拥有较丰富的反侦讯经验;其他被
告人亦多有受刑罚记录。

  早在2006年,肖传国①谎称国外任职②虚报获奖信息③谎报自己“理论”被
国外权威教科书采纳④隐瞒前人研究,自创“新概念”⑤将尚需加强基础研究的
理论应用于临床,违反知情同意原则开展手术⑥自吹获得“国际神经泌尿学领域
最高奖”⑦违背常识惯例荒谬定义“国际期刊”等丑行便被曝光;而肖传国竟自
称“坚决反对学术浮夸和弄虚作假”,且在行凶后贼喊捉贼,可见其大言不惭、
厚颜无耻,是世间罕见的,故它口中难以吐露真言,更别提什么“忏悔”。司法
机关不应轻信肖传国的狡辩。

  一审开庭审理未足够公开、判决结果明显不公,已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
多个大型门户网站设立对一审判决意见的投票结果均反映出绝大多数网民认为对
肖传国处刑太轻;有数以百万计的评论认为如此刑罚无法震慑犯罪;《法制日
报》、《检察日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等媒体都发表评论,批评该
判决过于仓促或量刑过轻。被视为雇凶报复犯罪典型案例的本案,竟然让揭发丑
恶的打假人士的人身安全毫无保障,而让行恶者更加肆无忌惮。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一审违反足以影响公正审判的法定程序、认定事实错
误、适用法律不当、量刑畸轻;若不及时纠正该错误判决,势必将造成更为恶劣
的不良影响,败坏中国司法声誉,故强烈要求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一审法院
重新审判,或改判被告人肖传国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现
特请求贵院依法提出抗诉。

  此致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方是民
  方玄昌

  2010年10月14日

(XYS20101015)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