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55
首页 - 博客首页 - 不是郭靖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正月cult十五(19)
作者:dude2010
发表时间:2016-09-25
更新时间:2016-09-25
浏览:1303次
评论:0篇
地址:76.
::: 栏目 :::

  18 吐了(下午四点)
  
  飞机坐在楼道的沙发长椅上,混了酒精的血脉一波一波地冲击着他的脑袋,以至于对面墙壁上挂的少女出浴图都一晃一晃。
  
  他点着烟,抽到一半时,九叔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
  
  九叔想知道谁在“卢浮宫”里喝酒,飞机说是他们同学聚会,县公安王副队张罗的。老头子说他可以进去跟王副队整两杯,飞机忙拦道:他啥辈分,九叔啥辈分。
  
  飞机的烟抽完了,又陪九叔再点上一支,两人对着那画上的少女发了一会儿呆。
  
  “日他娘的,完了。”九叔突然叹了口气。
  
  “啥完了?”飞机转过头看着九叔:那张脸一半在灯下,一半在昏暗里,像是被切成两半。
  
  照老头子的说法,是“咱县完了”。这回来的三个省城的,根本就没告诉九叔他们此来何干。省城的老头子们倒是给九叔打了电话,但除了说“好好招待招待” ,就他娘的再没球音儿,彻底把咱县里当成招待所了,所以九叔很失落,所以“咱们县完了”。
  
  “省里那仨犊子,带了很多‘冰儿’和‘面儿’。在早没有‘冰儿’和‘面儿’,咱县里根本不屌他们省里。现在全变了。县里成他们零售点儿了。一有动静公安还只挑咱们收拾。里外里不是人。日他娘个球的球,我头午打完胰岛素就陪他们喝酒打麻将,现在又到打胰岛素的点儿了,打完再睡一觉,一天就这么完球了。” 九叔吹一口眼前那团烟雾。烟雾只抖一下,又恢复原状。
  
  飞机盯着烟雾,一个女人的模样慢慢出现。搞不清是赵老师还是假朝鲜,还是烟雾后面那个半裸的少女。
  
  九叔不知何时摸出个小黑包,掏出一管胰岛素,解开紫色衬衫的扣子。飞机便知其意,叼了烟头,弯下腰去,伏在九叔软乎乎的肚皮上去找上午的针眼。
  
  “老蛇这回够呛了。”九叔的肚皮一起一伏。
  
  “老蛇?我中午看着他都挺好的。”飞机被烟熏得够呛,九叔肚皮再一颤悠,刚找到的针眼又丢了。
  
  “省里那仨犊子说明天要去看看老蛇。必须看看老蛇。跑路这么多年了,有啥好看?肯定千里过来灭他!我猜这“面儿”和“冰儿”是要跟老毛子那边做,顺路再灭老蛇。”
  
  “灭老蛇?他都多大岁数了?真要灭他,为啥非得经过咱们?”飞机一口吹开烟雾,心砰砰跳着:刚才在楼上我为啥要提老蛇!老东西因为这个就他妈没命了?
  
  “省里说灭你就灭你,还管你多大岁数?” 九叔掐灭烟头,盯着飞机手里的针头,“飞机你也别多想。省里要真想灭他,早就知道他在那儿了。不干你事。我告诉你,千万别别给老蛇打电话。这老东西一跑,省城仨犊子找不着人,肯定就知道是咱们漏风了,听着没?”
  
  “听着了。” 飞机脑袋嗡嗡乱响,酒劲又顶上来,强忍住不吐,肚皮上胡乱找个地方,把一整管的胰岛素全搂了下去。
  
  “话说回来,你别多想,我就是瞎猜。老蛇从省里跑过来到现在,多活多少年?够本儿了。再说,人家可能是把他请回省里也说不定。现在不都时兴平反么。反正明天你和五滚跟我一起去,再叫上几个兄弟,穿件长的,里面带上家伙,别他娘顺道儿把我也崩了。”九叔从飞机手里拿过针头,小心放进黑包里,“告诉你们同学,这顿酒咱家请了。”
  
  “谢了,九叔。”
  
  “在你自个儿罩的场子摆酒,谢个球。”九叔系好紫色陈上的扣子,晃晃悠悠上楼睡去了。
  
  只剩飞机一个人在走廊。“卢浮宫”隐隐传来吵闹:“老鸭子,老颓,深水炸弹!”
  
  手机又响了:二姐。挂了不接。又上短信:“都等你呢,咱姥也来了,赶紧回家!”
  
  又是一阵恶心。去洗手间吐不出来。打开假朝鲜那段视频,男男女女在床上翻滚,手指头在嗓子眼儿里乱抠,才吐出来冲了。坐在马桶上,飞机把那段视频删了。假朝鲜的号码没法删。倒是能封掉,可他不知道怎么封。赵老师知道怎么封。他手机里那些软件啥的,全是赵老师给下载安装的。
  
  这时老颓也进了洗手间,解开腰带,岔开双腿,稀里哗啦道:“你行不行,这就吐了?门口那大屁股林肯,没上牌照,是你们的吧?”
  
  飞机没吭声。他把手放在腰间的家伙上,紧紧握着,一种从头到脚的踏实。
  
  “我猜就是你们的。那啥,帮个忙,明天带老鸭子去江边儿转转。本来是我安排他,但省里又抽疯要严打,他妈的开会。”
  
  飞机当下从马桶起身,手里拿着家伙。
  
  “哟呵,哪儿淘的大黑星?还92款,枪管上限八千发,短后座儿,比五四稍弱,不过想干点啥也都够了。刚才喝酒就看你别着,我没好意思说。你说咱同学聚会一次,你整个这玩意儿别身上干啥……”老颓不由分说,把家伙夺过来,手里掂了掂,满嘴酒气“我操,你这保险都没上,有没有子弹啊……得了,一他妈瘪肚子!”
  
  家伙又回到飞机手里。乌黑依旧乌黑,只是轻了许多。居然没上子!有那么一刹那,飞机倒真想用这支大黑星”把警察的老二轰掉。镜头对着黑色的枪管,背景是飞机岔开的双腿,活像是一副乏力的阳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ude2010写信]  [不是郭靖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