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01
首页 - 博客首页 - 不是郭靖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正月cult十五(17)
作者:dude2010
发表时间:2016-09-03
更新时间:2016-09-03
浏览:956次
评论:0篇
地址:76.
::: 栏目 :::

17 同学聚会(下午三点)

握着沉甸甸的家伙 ,飞机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把这玩意儿还给五滚?去楼上认识认识省城的仨犊子?怎么跟他们介绍自己?各位大哥,我是飞机,九叔的头马,小河南的二当家,这场子就是我罩的,今天俩老毛子一韩国妹,拉过来给几位大哥消痰化淤败火……还有那个假朝鲜:哪个会上她?那个刀疤脸?还是大家溜完冰一起上?

飞机摁的四楼,电梯门开了,关上。再摁,又开,又关。飞机把家伙别在身上,决心不再乱想。他深吸一口气,再摁四楼,可身旁多出一个女人:油墨般的黑亮假发,越上重妆越惹眼的皱纹,两个特写镜头拼在一起,一种怪异的苍老。

“张老师?”飞机哥没想过会在自己罩的场子碰见班主任。在县城的街上他从来不认以前的同学,更别提班主任。可今天他却连自己的嘴巴和表情都罩不住。妈的正月十五,到底是怎么了。

二十年前的班主任笑问二十年后的飞机哥:“你也过来啦?”

我也过来了?什么意思?飞机有些懵:“哎,老师,我过来了。”

“雪大,不好打车,咱班同学都来齐了吧?”

原来是同学聚会。是碰上,不是被邀请,偏又被班主任误会成“你也过来啦”。

“这么大雪,这帮犊子也不安排个车去接老师?”飞机忽然知道自己下午该怎么办了。他扯了扯开衫,盖住腰间的家伙,露出流氓声口,帮老师弹落背后的雪,“打车?大过节的,给我打电话就行。东方邨咱家的,能缺车么?”

既然是同学聚会,肯定就是二楼那的包间。飞机领着老师上楼,几个小服务员“飞机哥,飞机哥”弯腰叫着。

飞机哼道:“在哪屋儿呢?”

“卢浮宫。”

“菜上齐了么?”

“齐了。”

“来碗热乎汤圆,给老师驱驱寒。”

推开“卢浮宫”的“凯旋门”,有男有女,实实在在的同学聚会。一大屋子的热闹戛然而止,众人在飞速消化这样一个事实:雪天,一个他们没请的家伙把老师接过来了。

飞机也四顾着众人。赵老师不在里面。今天早上赵老师根本没提这聚会。那肯定也没有请她了。赵老师一直都是班里最好看的,还离婚了,按说肯定是要请的。所以他们不请她,肯定是知道赵老师跟飞机在一起了。

跟我在一起怎么了?飞机皱眉扫了一眼桌上众人:“咱家这菜上的还利索吧?”

众人都回:“利索。”

一群中年人的酒席饭局。众人对飞机说“好久不见”。飞机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嘴角上扬,略带轻蔑和嘲讽,目光不含好意。

其实同学聚会和兄弟们凑局也无甚两样。几番客套寒暄,飞机便看出今天坐庄的是那个身披公安制服、被称作“副队”的老颓。当年在班里飞机和老颓考试总是垫底儿,连体双胞胎似的紧挨着。可现在一个是县里副队,一个是小河南头马。什么叫命,这就叫命。

老颓坐庄,请的是酒桌中间那个穿开领毛衫的家伙,当年学习最好的唐鹤鸿,外号“唐老鸭儿”、“老鸭子”或是“老丫儿”,因为小时候大家都讨厌学习好的家伙。可人家出国了。所以今天说是同学聚会,其实是要给这唐老鸭摆接风酒。

唐老鸭穿的开领毛衫上有一头美洲驯鹿,飞机盯着驯鹿头上A和F两个字母:这他妈什么牌子?不就在国外混几年么,非得穿成这个鸟样?

“飞机,老鸭出国多少年回来一趟”,老颓举杯说,“老师来晚了没事儿,你小子迟到就不行。来,咱哥儿俩走一个,算是罚你!”

酒便只一样:县里产的烧刀子。照老颓的意思,唐老鸭这么多年没回来,肯定想这酒想疯了。

当下警察给混混递了酒。这一大桌人,估计能跟飞机比比酒量的也就是老颓了。飞机接过酒,笑说:“该罚我!咱老师打不着车,雪里走过来的。”

众人当下无语。

“没事儿,园丁楼离这儿多近,没走几步。” 班主任一边笑着一边接过服务员上来的汤圆,“哎,赵春梅呢?怎么没来?年年聚会她不都第一个来么?”

飞机一口干下这烧刀子,辣劲儿干猛,从嗓子一路通到肚腹:“赵春梅现在和我处呢,来年结婚。到时候咱班来东方邨喝喜酒,随份子得给我俩随双份儿啊。”

赵春梅便是赵老师。此言一出,众人先是愕然,随即纷纷道喜,说你俩从小就同桌,还是缘分到了。

“缘个鸟分!”飞机露出痞相,自己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咱们县我和她最搭对儿,这才是关键。”

众人皆笑。

飞机盯着杯子里面晃动的液体:“很好笑么?”

众人更笑了。老颓也笑嘻嘻道:“这不是大伙替你俩高兴么!”

飞机不理他们,一仰脖把酒干了。这酒杯很尴尬,斟满差不多二两,既不是盅,也不能算作实实在在的杯。至于这烧刀子,还是九叔说得对:一两通透,三两上头,半斤必吐,一斤住院。

那唐老鸭站起来,给班主任结结实实一个拥抱。这个来自美国的拥抱让整个“卢浮宫”长吁一口气,重又热闹起来。桌子中间那口超大号的火锅特写:好多双筷子在一片太极阴阳形的红彤色里搅来搅去。唐老鸭的iPad酒桌上被传了一圈:老婆的照片,娃的照片,车的照片,房的照片,纽约,大峡谷,一号公路……所谓的美国生活,活像一块压缩饼干,干燥,单调,嚼在嘴里喀喀作响。

iPad传到飞机手里:绿色草地,唐老鸭蹲在一个穿橙色球衫的男孩身旁。

“你还踢球?你不是老趴在桌上做题么?”飞机斜眼问。

唐老鸭给飞机斟了一杯满的。特写:透明的液体呈月弧形在杯口抖动。

“陪娃踢!”唐老鸭拍一拍飞机肩膀,把酒递给了他。

一个娃……就差他妈一个娃娃,一个尿脬种子,就能娶赵老师过门了!飞机恶狠狠地干了唐老鸭这杯。

镜头在酒桌上缓缓移动:假发油亮的张老师,满桌劝酒的老颓,谈笑风生的唐老鸭。飞机始终在画面中心,不言不语,闷头喝酒。

手机突然振动,一串号码带来一段视频:几个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床上拼命翻滚,有如波浪。慌忙出了“卢浮宫”,重又打开视频:没错,还是几个男女在床上翻滚,配上叽里呱啦下诅咒一般的俄语。是假朝鲜发过来的。什么时候把号码给她的?酒精在飞机的血液里灼烧。

视频附加的短信:“六个人开一间房。他们溜冰溜人。我也溜。说你们县里给加双倍钱。今天大姨妈,吃药止住了。我要亲手砍死他。”

说得飞机也想砍人,但身上没有力气,恶心,喝闷酒上头快。他点着一支烟,隔了开衫抚摸着家伙。在酒精的指挥下,他三步并两步跑上四楼,东方邨经理的通卡,刷开包房的门,不开灯,不瞄准,砰砰砰直接轰了省城那三个犊子。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ude2010写信]  [不是郭靖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