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华人心理健康报
作者: cpht
域名: blog.mitbbs.com/cph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0601000000 ~ 20160701000000


2016-06-11 19:00:00

主题: 西方学者研究:人类“戴绿帽子”的比例约为1%
【西方学者研究:人类“戴绿帽子”的比例约为1%】

 
 每周五天,电视上都会播出《父性法庭》(“Paternity Court”)节目,每期节目都邀请了一些围绕孩子是否父亲亲生而陷入纠纷的夫妇们来做嘉宾,这也是该节目的最大特色。其实,这个娱乐节目的主题一点也不新鲜:在很久以前的文学作品中,就有涉及无法确定的亲子关系的情节。甚至连莎士比亚和乔叟(Chaucer)也曾拿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们开玩笑。

 这样的文化氛围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此类事情司空见惯。但近期的一些遗传学研究对该观念提出了挑战。研究人员发现,我们对那些头顶绿油油的男人们的执迷实在是太夸张了些。

“绝对太荒谬了,”新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比利时鲁汶大学(University of Leuven)的遗传学家马尔滕·H·D·拉姆索(Maarten H.D. Larmuseau)说。

“戴绿帽”一词的传统含义是指妻子与人私通,不过,拉姆索博士和同事们主要研究的是私通且生下孩子的案例,科学家们通常礼貌地称之为“婚外父权(extra-pair paternity)”。

在20世纪以前,想要证明某一特定男子是某一特定孩子的生父非常困难。

1304年,一个英国人向法院提出,他怀疑妻子生下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因为那孩子是在他出国的三年期间出生的。尽管这位丈夫的质疑具有如此明显的逻辑基础,但法院还是驳回了他的异议。

法官裁定:“外人无法知悉并确定丈夫与妻子之间的私密。”

不过,现代生物学还是慢慢地揭开了这一谜题的神秘面纱。20世纪初,研究人员发现,人群中存在着多种血型,且血型可以遗传。

在1943年的一场官司中,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依靠血型检测结果证明了自己并非女演员琼·巴里(Joan Barry)所生孩子的父亲(但法院拒绝接受这一证据,并强迫卓别林支付孩子的抚养费)。

直到20世纪90年代DNA测序技术出现后,亲子鉴定才赢得了司法体系的认可。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将孩子与那些据称是父亲的男人们的DNA标记加以比对,通过观察它们的匹配程度确定亲子关系。

随着此类实验室检测进行得越来越多,研究人员在整理结果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在前来接受测试的男性中,有10%到30%都不是他们孩子的生父。

这些数字广为传播,已至白纸黑字地写在了许多科学书籍当中。但这些实验数据是有问题的,拉姆索博士说,因为它们并非来自人群的随机样本。会去做亲子鉴定的,肯定是那些已经对孩子的身世产生了怀疑的人。

于是,拉姆索博士和其他科学家设计了别的方法来公正地研究绿帽子。

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拉姆索博士和他的同事利用比利时详细的出生记录重建了可以追溯四个世纪之久的庞大家族谱系(简称“家系”)。然后,科学家们寻访到了家系中目前仍在世的男性后裔,并要求对其Y染色体进行测序。

Y染色体为男性特有,总是由父亲遗传给儿子。因此,在某一家系中,可以沿着父子关系链追溯到同一男性祖先的所有男性应该拥有几乎完全相同(考虑到可能会有遗传突变)的Y染色体。反之,则必有某人的生父另有其人,以致令其他的Y染色体进入该家系并遗传下来。

拉姆索博士和同事们分别比对了各家系中符合上述亲缘关系的在世男性的染色体,并计算出了这些家系中的绿帽子比率不足1%。在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以及马里的农村进行的类似研究得出了绿帽子比例同样很低的结论。

科学家们又尝试了不同的策略,也得到了相同的结果。这一次,他们研究了比利时的法兰德斯地区,因为此地有许多人是16世纪晚期法国移民的后裔。

研究人员发现,冠有法国姓氏的法兰德斯男性与至今仍生活在他们法国故乡的男性,Y染色体上带有相同的遗传标记。而如果在这数百年来中曾出现过大量绿帽子的话,同一姓氏的男性之间的遗传学关联必然会有所削弱,乃至完全消失。

拉姆索博士及其同事在《生态学和演化学趋势》杂志(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上发表评论文章指出,我们早就该抛弃“绿帽子现象非常普遍”这种陈腐观念了。依托各种方法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进行的多项研究都发现:绿帽子的比率约为1%。

而且,由于其中很多研究都建立在可追溯许多世代的家系的基础之上,拉姆索博士认为,这种绿帽子比例很低的状况少说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之久。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人类学家贝弗利·I·施特拉斯曼(Beverly I. Strassmann)收集了马里的亲子关系数据,她也赞同“戴绿帽子现象非常普遍”只是“一则颇具生命力的都市传奇(urban legend)而已。”

她指出,除了基因研究,还有其他可以证明绿帽子比例很低的证据。在一雌多雄交配的物种中,演化压力会促使雄性以一种有利于竞争授精的策略来制造精子。例如,雄性可能会产生大量的精子,而且绝大部分都具有很强的游动能力。

但人类的精子在这方面并不见长。

“人类精子的质量低得令人惊讶,”施特拉斯曼说。“有一半精子是‘哑弹’;要么两个头,要么在各种各样的方面存在缺陷。”

只有一种情况会令男性演化出如此“没用”的精子,她补充道,那就是长期以来存在高比例的戴绿帽子现象。

拉姆索博士承认,在某些文化中,赠人绿帽子确实挺常见的。例如,某些南美部落就是这样,因为他们相信女子与多名男性性交可以促进胎儿的形成。

但拉姆索博士非常怀疑这些不过是人类当中的一些特例,并非什么约定俗成的普世规则。他说,由于我们特有的生物学特性,人类一直在朝着避免戴绿帽子的方向演化。

与其他动物的新生儿相比,人类的婴儿在出生时极其虚弱无能,有很长时间都依靠他人供给大量食物才能获得脑部发育所需的巨大能量。这就意味着母亲需要父亲来帮助寻找食物。

“婴儿的成长需要父亲的巨大投入,”拉姆索博士说,“父亲们肯定得非常确定孩子是自己的骨肉,才会愿意为他们如此付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6-06-11 18:58:57

主题: 美国联邦卫生部:口交会传播性病
【美国联邦卫生部:口交会传播性病】 


错误观念:口交不会传染性病。

事实上:你当然会——而且许多人都是因为口交而传染上性病的。

一项全国性的调查显示,口交相当普遍:在15岁到24岁的年轻人中,大约有三分之二都有口交的经验,而且这一比率一直很高。 

但也许是因为性交——尤其是口交——与个人的偏好和意图有关,美国国家健康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有27%的女性和24%的男性在有过阴道性交经验后才会去尝试口淫或舐阴。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 at Indiana University)的调查表明,大多数人——约71%——认为口交(科研术语为“口淫”[oral-genital, O.G.])是一种“性交”。

但是,尽管口淫十分常见,性伴侣们却显然没怎么考虑过它传播病毒感染的可能性。

在年轻人,尤其是青少年中普遍存在这样一种误解:口交无风险。研究表明,这正是他们选择口交而非阴道性交的最常见原因之一(此外的常见原因还有要保持童贞或避免怀孕)。

但无论在口淫前后,总还有人会对这事儿犯嘀咕。美国联邦卫生部每周都至少好几次地答复诸如此类的问题:

• 性传播疾病(S.T.D.)会借助口交传播吗?

• 口交会令人感染口腔HPV(人乳头瘤病毒)吗?

• 咽喉淋病患者会将感染传染给性伴侣吗?

对于这些问题,都可以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是的。是的!

有多种疾病/病原体都可以通过口交传播,如衣原体、梅毒、淋病、单纯疱疹病毒和HPV等。某些高危型口腔HPV与口咽癌有关,且在男性中比女性中更为常见。

虽然通过口交感染上述疾病/病原体以及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等等的风险低于阴道和肛门性交,但研究人员都不愿对其间的差异加以量化。变量太多了。

使你更加担忧或者只是更加小心的是,请记住每种S.T.D.都对人类提出了不同的挑战。例如,不仅淋病已经对早期的治疗产生了耐药性,连咽喉淋病感染也可能比生殖器感染更难治愈。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通过其S.T.D.防治科(Division of S.T.D. Prevention)指出,某些特定的情况会增大口腔传染的可能性。这些情况包括:牙龈出血、牙龈疾病或口腔健康状况不佳、口腔溃疡或生殖器溃疡等。即使是受感染的伴侣的尿道球腺液(又名预射精液)也可以传播疾病。

为了尽可能地减少感染风险,C.D.C.建议属于推荐年龄范围内的人采取如下策略:使用避孕套;限制性伴侣的数量;接种HPV疫苗和乙肝疫苗等。当然,禁欲也有效。

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想知道,前述全国性调查是否要求受访男女说明自己在口交过程中是施与方还是接受方,答案是否定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发言人布赖恩·卡佐维茨(Brian Katzowitz)说:“数据并未显示有何细微差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6-06-11 18:57:50

主题: 【面向世界,展示真我】跨性别系列之二:Bowie(男跨女)的故事
【面向世界,展示真我】跨性别系列之二:Bowie(男跨女)的故事
  

   (摄制跨性别系列,是香港跨卓频道创办的目的。我们通过访问一班已变性,渴望变性,或决意以出生性别相反生活的人士,揭开这群小众中的小众的面貌,让社会人士正面了解,从而不再歧视,并且接纳他们。跨卓频道是世界公民协会附属LGBTIQ PROUD 小组创立,并由平等机会委员会赞助部份资源。)
 

【成长篇】

Bowie 是一困在男人身体内女人的灵魂。五六岁时,她便开始觉得不妥。男孩子喜欢的东西她都不喜欢,因而被他们排斥,觉得她是怪物,不理睬她,耻笑她扮女人,问她为何不做回男孩?不知如何与他们相处,唯有尝试去学习做男孩。但她越努力,便越觉那不是她,好像正在演戏,每天木讷地不敢表达真正的自己。她决定向家人坦白,表白自己是跨性别。首先是她姐姐,因她一直对她好友善,可惜,她竟问她我为何选择走同志这条路,为何有女人不爱,而要去爱男人?她说她不是同性恋,她是女人,她是跨性别。事情是如此发生了,既然已给了她,是无法改变的。这不是她的选择,上天拣了她是跨性别。

【工作篇】

Bowie 任发型师超过十年了,但工作时却不能做回自己,要以男性身份工作。雇主认为她是男的,一定要以男装上班。她每天工作,都好像没有灵魂,好像是在模仿另一个人,既不似男,也不似女。对着她,别人一定感觉不舒服,因她在做假。没太多人会接受这种形象,正因如此,她的客人很少。但她又可以怎样呢? 她不能强迫别人接受她的形象。她认为,社会应给她们多点空间,接受她们,让她们快乐地去做自己。这样,她们的工作效率及能力都会相应增加,她们亦会好快乐。如果可以穿女装做女人,做回自己,便更能表达自己,和给自己加添自由色彩,并不再局限自己,犹如坐牢一样。 

【希望篇】

Bowie 认为这是社会的一道墙,主要问题,是成人们都采取好介意的态度,戴着有色眼镜看她们。他们的思想和目光,是好大的障碍。她又认为,如果你们子女是跨性别,作为父母应给他们多点支持和接纳,给他们鼓励,不要强迫他们作出改变,或指责他们为何要如此 ? 又或说他们让家人蒙羞 ,不知如何向亲戚朋友解释子女是跨性别。如果最亲的父母也不能接受,他们如何会活得快乐呢 ? 她希望五年后,能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用女性的身份生活和工作。更重要是可以找到她的爱,一起生活和工作。也希望假以时日,社会人士可以更开放,思想会更开通。跨性别人士任意穿上女装或男装外出,可以很自由地生活。不管是上班,上餐厅,也不会再有人怪责他们,说他们是怪物。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6-06-11 18:55:55

主题: 【面向世界,展示真我】跨性别系列之一:Funny(女跨男)的故事
【面向世界,展示真我】跨性别系列之一:Funny(女跨男)的故事

 
   [ 摄制跨性别系列,是香港跨卓频道创办的目的。我们通过访问一班已变性,渴望变性,或决意以出生性别相反生活的人士,揭开这群小众中的小众的面貌,让社会人士正面了解,从而不再歧视,并且接纳他们。跨卓频道是世界公民协会附属LGBTIQ PROUD 小组创立,并由平等机会委员会赞助部份资源。]

  

【成长与手术】

自两三岁开始, Funny 便自觉不似一般女孩。 他喜爱男孩的玩意,内心与外表,已经颇有出入。踏入青春期,更因女性性征的显现,厌恶和否定自己的出生性别。成长之后,便决意通过外科手术,去改变性别。见了医生,谈好手术内容,了解了风险,便安然进入手术室。怎料,医生未有按照承诺,买一送一,产生了后遗症。手术后两个月,他不断进出医院,几乎是行也不得,坐也不得,非常痛苦。

【家庭篇】

Funny 的秘密,一直等到二十岁才向家人诉说,引起好大的冲突。他恐怕家人排斥,不敢出柜,默默地等待,静候合适的时机。他的男性化行为,家人看在眼里,原本相安无事,一旦说穿了,却无法接受事实。他早已开始看医生,只是家人莫名其妙,还以为他不正常,甚或患上了精神病。反应最大,是他的大姊,其次是他的爸爸。他决意变性,变成他们心内的一条刺,对父母更起了的无形压力,不知如何向亲友交代,没有面子,所以排斥他。

【工作与爱情】

Funny 知道,临时身分证是没有性别一栏,于是趁着改名之便,拿着临时证件去面试,在申请表上填上男性,并且顺利受雇。他的初恋,是和一位女孩子。女朋友起初以为他是女性,两人开始拍拖,后来他向女友坦白,说他是男人,将来必定会做手术,大家便分手了。往后的日子,他暂且不会再谈恋爱,也不想再解释。期待完成所有手术,拥有全副男性器官,才再考虑结婚。他希望不再偷偷摸摸,堂堂正正,坦荡荡地做个真男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