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华人心理健康报
作者: cpht
域名: blog.mitbbs.com/cph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601000000 ~ 20150701000000


2015-06-28 22:47:57

主题: 爱情的胜利!欢呼同性婚姻终于在全美国合法化!
【爱情的胜利!欢呼同性婚姻终于在全美国合法化!】

——邓明昱博士(美国东西方人类性学研究所教授)

美国同性恋权利运动期盼已久的胜利终于在6月26日实现。当天,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五票对四票裁定,同性结婚为合法。大法官肯尼迪在这项缔造历史的判决主文写下:“这项权利不再受到否定。任何的结合都不比婚姻来得深远,它代表爱情、忠诚、挚爱、牺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

由肯尼迪所撰写的多数票判决文,对同性婚姻写下了历史性的动人词句,其中最重要部分有两点。第一,强调了婚姻的重要意义:没有一种结合比结婚更重要,因为结婚包含了爱、忠诚、投入、牺牲和家庭的理想。两人在一起,比个别的两个人更有力量;两人结合所包含的爱,甚至可以持续至人死以后。第二,判决指出,有人可能误解,以为同性结婚者不尊重婚姻,但他们正是因为尊重婚姻,所以才用结婚的方法实现自己;他们不想被孤单所击败,不想被排斥于人类最悠久的制度之外,他们要求在法律上得到平等的权利。总之,宪法赋予他们这种应得的权利。

在最高法院判定同性婚姻全美合法化前、美国已经有36州是允许同性伴侣享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婚姻权,而26日的裁定等于宣告剩下多个位于南部及中部的14州、禁止同性婚姻的禁令须解除。

这个裁决使全美50个州都必须承认同性结婚,并向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发出结婚证明书,同时也必须承认其他州所发出的同性婚姻证明文件。

数十年来,美国不少“同志”和维权人士为同性恋权利的法律缠战和运动奔走,而今以此一裁决达到最高潮;它引爆全美各地许多“同志”欢欣鼓舞和喜极而泣。裁决宣布后,全美都在庆祝,反对声音并不明显,网络上尤其出现一片“爱情的胜利”欢呼,代表同性婚姻的彩虹旗到处可见,各处地标和商标也实时响应,贴出彩虹标志,一时蔚为奇观,包括网上贴出的九名大法官图片,四名投反对票的大法官仍穿黑袍,投了赞成票的五人,则改穿红、蓝、黄、绿和橙的彩虹色。白宫照片也被改为彩虹色;美国地图上的50州,也变为彩虹颜色;今天,美国成为一个彩虹国度。

奥巴马总统在白宫玫瑰花园发言,欢迎这一决定。他说,同性婚姻在全美50州都合法,是美国同志为基本公民权奋斗的一大胜利!他在Twitter发推文:“今日是迈向平等的一大步,男、女同性恋者现在有如其他人一样拥有结婚的权利。真爱胜利”。正争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希拉里·克林顿在Twitter推文,指“很荣幸庆祝婚姻平权的历史性胜利”。她又上载了一个彩虹色的英文字“HISTORY”(历史)。争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杰布·布什就发表声明,指他虽然相信传统婚姻,“但亦相信我们应该爱近人和尊重别人,包括那些作出终身承诺的人”。美国白宫亦带头,将其Facebook专页的图示改成彩虹旗模样,标志同性婚姻的胜利。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项历史性裁决,将美国进行达半世纪的同性结婚合法化运动推至最高点。从以下历史轨迹,我们可看到对同性恋的认识和同性结婚合法化运动的过程。

在历史上,对同性恋的认识经历了“罪恶——疾病——正常的性取向”三个阶段。

在中世纪,欧洲的教士们认为同性恋是魔鬼附身。他们使用了所谓驱魔术来驱赶魔鬼,大多数同性恋者受鞭笞、火烧和其他人身凌辱与虐待。在法律对同性恋处死刑的中世纪欧洲的某些国家,常常有用火刑烧死同性恋修士的事件发生。这个时期,同性恋被成为一种罪恶!

自19世纪末期以来,同性恋从“罪恶”变成了精神疾病,并持续了近百年。病理化使同性恋脱掉了“罪”冠,戴上了“病”冠,从此医生可以出庭为同性恋等“病人”作证,使他们脱离牢狱之灾。从人道主义的立场来看,有其进步的意义。然而,当同性恋正式病理化以后的近百年来,医学界一直把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进行治疗。

1973年,美国精神医学会投票通过,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系统中去除。在世界权威性的精神病学诊断标准——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次修订版》(DSM-Ⅲ)中,删除了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这标志着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都是正常的性取向。

1969年的石墙骚乱被认为是现代同性恋运动的出发点,迄今已近半个世纪。“石墙骚乱”是1969年6月28日凌晨发生在美国纽约市格林尼治村石墙酒吧的一连串自发性暴力示威冲突,警察的检查直接导致了冲突的发生。石墙暴动常被认定是美国史上同性恋者首次反抗政府主导之迫害性别弱势群体的实例,亦被认为是美国及全球同性恋权利运动发迹的关键事件。石墙骚乱的一个结果是“同性恋解放阵线”的建立(Gay Liberation Front,GLF,建立于纽约市)。这个组织的“一个同性恋者的宣言”(A Gay Manifesto)为刚刚形成的同性恋运动设立了目标。阵线的分支开始遍及全美。这些组织成为全球各种争取同性恋平等权利的组织创立的基础。

石墙骚乱后,同性恋运动在美国蓬勃发展,并在一些地区取得了成效。“鸡奸法”在美国很多州都于20世纪被取代或推翻(根据2003年的劳伦斯对决德克萨斯州的案件中,所有的鸡奸法都被判定违宪)。很多公司和地方政府都在他们的非歧视规定中增加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在一些地区,对同性恋的暴力被视为是仇恨罪行,并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2000年4月,美国佛蒙特州州长霍华德·迪安签署法律,允许同性伙伴之间的“民事结合”,佛蒙特成为美国第一个认可同性结合的州。五年前,美国也只有六个州承认同性婚姻。2013年,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维护传统婚姻的「联邦婚姻保护法」,当时也只有三分一的州承认同性婚姻。但从那时起,民意开始急速改变,短短两年之内,社会越来越倾向同性婚姻合法化,这种思潮终于在“6·26”进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促成了大法官们的历史性裁决。

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可说是符合人性的裁决,充分反映出美国社会近年的自由派走向,在一些原来具争议性的文化问题上,从保守走向自由。而“6·26”的历史性裁决更反映出,美国人真的考虑到同性伴侣的结婚需求:不但年轻的同性伴侣有结婚需要,年老的同性伴侣更需要“另一半”陪伴,以击败孤单。这是非常人性的人道考虑。

美国是全球第23个同性结婚合法化的国家,同性婚姻运动至今为止,在全球大部分国家还未受到重视。查看23个国家的分布,可发现大部分位于西欧、北欧和北美,南美两个大国巴西和阿根廷也承认同性结婚,但大部分国家,尤其亚洲国家,还几乎看不到彩虹旗的影子,这也许是东西方价值系统迥异使然。

我们在欢呼同性婚姻终于在全美国合法化的此时,要看到全球还有多个国家,同性恋者仍然受到不公平待遇。还有很多人表现出对同性恋的曲解、侮蔑、排斥、仇恨、敌视、甚至暴力。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和地区,对同性婚姻的法律认可还有很长的距离。同性婚姻在亚洲和全球的合法化,还有很长的奋斗之路。

在性学界、医学界、心理学界、社会学界的多数仁人志士中,已经对同性恋达成了下列的认识。这些认识需要在广大民众中进行普及和得到认同。

●无论一个人的性取向(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为何,都应该予以包容。

● 无论一个人的性取向为何,都应当在法律中享有平等的权利与价值。

●“恐同症”(指对同性恋的非理性恐惧和/或仇恨)不单只是对同性恋,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危险的。

●负面的描绘同性恋的形象(将同性恋视为一种罪恶或心理变态)是不恰当、受到误导、或甚至完全就是恶意的。

● 性取向不能进行选择和改变,同性恋与异性恋同样为无法改变的性取向。

● 尝试改变性取向,如果不是恶意或危险的企图,那也只是一种误导,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Rainbow 版



2015-06-08 12:38:58

主题: 情爱心理与性心理——从初恋到热恋
【情爱心理与性心理——从初恋到热恋】

 

邓明昱 博士

美国东西方人类性学研究所

 

一个人一生也许会有几次恋爱,但初恋只有一次。 男女青年在选择了自己的意中人后,便开始进入初恋。它的成败,对一个人今后的爱情观念和性观念有重要影响。

大多数青年,在初恋开始时都有些羞涩,他们力求自己能稳重而自然的和对方幽会,但往往不能满意地调整内心的激情。一般来说,在初恋时出现性冲动的机会不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

当进入热恋阶段后,心理状态就大不一样了。男女青年显得热情、奔放,甚至“魂不附体”,并且,强烈的性冲动也随之而来。在激情超过理智的情况下,可出现一系列反常现象:如把对方的弱点也当作优点,为幽会而不顾社会组织的约束,工作和学习效率降低等等。正如有人说过“男女青年在热恋中,智力往往处于最低水平”。

【热恋的特点】

热恋的第一个特点是排他性。这是指抵御任何一个异性接近自己的热恋对象的一种心理状态。所谓爱情中的嫉妒心理,就是这种特点的反映。诚然,任何男女青年,都要求热恋的对方对自己忠贞不屈;这也是维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保证之一。排他性的表现是多种多样的:轻者表现为看见自己的对象和异性接近就不舒服;重者表现为暴跳如雷,或者争执撒野。

过度的排他性有两种恶果,一种是互相猜疑,从而导致恋爱中折或者惩罚无辜的朋友;另一种是以性行为来约束双方的关系,从而壤出一些苦果。

热恋的第二个特点是波动性。这是青年期情绪不稳定的表现之一。高兴时,喜笑颜开,手舞脚蹈;不顺心时,惊慌失措,垂头丧气,强烈的波动性可能导致一些恶性事件。如当怀疑对方背离自己时,可能万分仇视去伤人杀人,也可能精神失常或自杀身亡。

热恋的第三个特点是冲动性,这是青年对于热恋对象强烈亲近的一种心理倾向。这种冲动性可以便热恋中的青年冲破一切枷锁,如社会压力、家庭压力等等。但是,也往往在性欲高涨和性爱激情爆发时发生性行为。尤其是对于一见钟情的青年男女来说,更带有冲动性。此外,冲动性还表现在为热恋对象赴汤蹈火,作出很大的自我牺牲,但并不考虑这种牺牲有无社会价值。

【另类分析——宗教学中的热恋】

阴阳学中认为:命格里“子,午,卯,酉”是地支中代表“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四个方向的,当“四象交会”桃花会盛开,此时求感情最好,因此把爱情称“桃花运”。

求桃花运化解感情阻碍用“赤鱬鳞,黄金,法体塩,靛蓝晶”制作石碑护身符。女士带橘子石,男士带红竹石饰品。在结印册按照生日上添加结印:农历3到5月出生添加“千与香穗,橘梗,叶影”3个结印。农历6到8月出生添加“九虹锦声,九叶铃莲,竹内古河”3个结印。农历9到11月出生添加“冰蝶,菊葵,石田佐吉”3个结印。农历12到2月出生添加“八重冰梅,竹雀,千叶藤”3个结印。强化四象之气从而有幸福的感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5-06-08 12:37:11

主题: 当心我们的心灵:聪明性感的机械姬会取代人类的性生活
【当心我们的心灵:聪明性感的机械姬会取代人类的性生活】

 
有必要有女人吗?有了爱娃(Ava)就不用了。

即使头上没有头发,腿上没有血肉,爱娃也有足够的诱惑力、足够狡猾,可以成为经典黑色电影(film noir)里的机器毒妇。

尽管她只是一个塑料和网布包裹的机器,关在玻璃房间里,但是她却能手到擒来地引诱男人。

爱娃是《机械姬》(Ex Machina)里诱人的女主角,或者说是末世的女性大反派。这部高水准的科幻惊悚片里的情景发生在不远的未来,编剧和导演都是亚历克斯·加兰(Alex Garland),2002年的僵尸大片《惊变28天》(28 Days Later)也是由这个44岁的英国人编剧的。

《机械姬》到底是女性主义寓言,还是仇视女性的噩梦,影评人莫衷一是。就像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待暴力的方式一样,加兰也有些“两头都占”:他对男性偏执于取悦男性的女体机器人做了一番充满嘲讽意味的思索,同时又对很多取悦男人的女体机器人进行了炫耀。

瑞典演员和舞者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细腻地饰演了爱娃的角色。《银翼杀手》(Blade Runner)里的一些女性复制人被形容为“用来愉悦的基本模型”,但爱娃远远超出了这个程度,她的诡计远远比《王牌大贱谍》(Austin Powers)里那些胸部变成武器的“女机器人”(fembot)要厉害。

创造她的科学怪人名叫内森(Nathan),是一个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式的粗暴人物,由迷人的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饰演。

“造出一个东西,她却恨你,是不是感觉很奇怪?”爱娃冷冰冰地问内森。

内森让公司里一个稚嫩的程序员凯勒布(Caleb)飞到他在阿拉斯加的藏身处,来测试这个玲珑有致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会不会比人类书呆子更聪明。很快,剧情就告诉我们,凯勒布沿袭着黑色电影的经典套路,成为了痴恋的傻瓜,他会与这个硅胶做成的危险女人度过一段惊心动魄的时光。内森用魔鬼一般的口吻透露,爱娃体内有一个用于性行为的“开口”,“密集地装了很多传感器”,他还承认,爱娃的容貌是根据凯勒布在网上看过的色情电影设计的。

加兰表示,给机器人加上性范畴有些“棘手”,因为这会引出一个问题:性是不是意识的一部分?而且他还形容,爱娃的女性特质纯粹是外在的。不过,考虑到她的容貌,以及在电影中展现出的魅力,他对我说,如果用“它”来指代爱娃,会感觉是一种“怪异的错误”。

的确,他承认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些喜爱”。我问他,我们是不是应该认为内森与爱娃发生过性关系——内森与他的机器人美女居住在同一个玻璃房子里——加兰的否定回答来得有点太快了。

这个念头会让他嫉妒吗?

“或许吧,”他承认。“这样说也不是不合理。”

在被问到他会不会想要一个性爱机器人时,已婚且有两个孩子的加兰回答:“我能想象自己爱上一个有感知力、有魅力的机器人吗?那肯定可以。但我想要一个复杂版本的振动棒吗?不,不想。有些人或许会想,但我不会就此评价别人。”

我问他,这部电影会不会加剧一些女性的恐惧,她们担心男人更着迷的是手机上的色情明星,而不是怀里的姑娘。

“那些我们渴望得到但认为我们得不到的东西,我们现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塑造出来,”他说。“这样的事谁能阻挡得了呢,想想都毛骨悚然。”

《机械姬》上映之际,有关机器人技术飞跃的消息正纷至沓来,其中有会挑选股票的投资银行机器人,还有可以执行监视或刺杀任务的蜘蛛形机器人的设计方案。

一些有远见的人物——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曾警告我们,人类会被机器人取代,它们很快将具备重新设计自己的智力,进而以惊人的速度变得越来越聪明。

“我们会不会成为家养的宠物呢?”沃兹尼亚克忧心忡忡地对《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说。

加兰不为所动,因为在他看来机器人取得优势地位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他建议我们不要把机器人当作竞争对手,而是当成我们的后代——或者如机器人专家汉斯·莫拉维克(Hans Moravec)所说,是我们的“头脑子女”(mind children),他认为机器人会成为一个独立的物种。

加兰无所不谈,包括说到政府项目如果由人工智能来控制,会运转得更顺畅。他能否想象出一个甚至比我们现在这位更光鲜,更缺少情感的人工智能总统呢?

“可能会有人工智能总统;可能的,”他答道。

爱娃的程序是根据凯勒布的色情偏好编写的,我对加兰说这可真是个吓人的情况,尤其是考虑到世界上有那么多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这样的人,迫不及待地想把我们最私密的交流泄露出去。他说,比起产生意识的机器人,他更害怕偷偷摸摸的人类,内森那种整天称兄道弟的说话腔调,隐喻了试图引诱我们将私人生活曝露在外的科技公司。

“就好比你有个让你艳羡不已的潮人朋友,这些公司就是这么包装自己的,”他说。“他们是你的伙伴,哥们。‘咱们去这个夜店吧;咱们出去玩。’这种熟络的感觉吸引了你的注意力,让你意识不到他们正在翻你的通讯录,把里面的一切都记录下来。时不时从你钱包里抽出一张钞票,说‘没事儿吧,哥们’。”

谈话最后我问加兰,率先终结人类的会是僵尸还是机器人。

“都不是,”他说。“是我们。我们可以把这事办得妥妥的,不需要什么僵尸或机器人的帮助。”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5-06-08 12:34:22

主题: 走近中国的“同妻”和“同夫”
【走近中国的“同妻”和“同夫”】


中国有数百万异性恋者与同性恋者结成夫妇,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学研究工作者张北川教授了解了其中一些故事。大部分故事都涉及欺骗,有时还会有暴力和性传播疾病。但本周接受邮件采访时,张北川说他在考虑这种婚姻带来的欺骗、情感及身体上的痛苦是不是可能在——慢慢地——减少。

“自2013年开始向我咨询至今的一位妻子告诉我,就在5月里,她的正上高中的女孩严厉斥责了她丈夫,”张北川写道。“那位女儿对她丈夫说,‘你害了我妈妈这么多年。我完全不歧视同性恋,但你们出来结婚害人,这是非常卑鄙的’。”

对于张北川来说,这种开放的交流说明,至少从年轻人身上来看,“中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在中国,由异性恋者与同性恋者组成的夫妇大约涉及4000万人,大多数有关此类婚姻的研究都侧重于异性恋女性,她们不知道自己嫁的是男同性恋者,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但中国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关注另一个性别:娶了女同性恋的异性恋男性,这是说明时代变化的另一个迹象。

在中国,嫁给男同性恋的异性恋女性被称为同妻——由中国对男同性恋的称呼“同志”和“妻子”两个词语结合而成。娶了女同性恋的异性恋男性被称为同夫——“同志的丈夫”。

在过去三年中,社会学家唐魁玉带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发表了大约10篇有关异性恋者-同性恋者婚姻的论文。但在12月,唐魁玉和他的学生、该校研究员于慧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罕见地将同夫纳入研究范围。

一篇题为《“同妻”“同夫”婚姻维持与解体的比较》的观察报告写道:

“同夫问题的严重性不言而喻。同夫并不在少数,只是由于男性相对于女性较少在网上互动诉苦、部分同夫并不清楚自己同夫身份等多种原因,同夫群体不像同妻群体集中出现于网络中。”

由于很难找到愿意自由讨论自己的婚姻状态的人,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主要利用网络资源,比如那些帮助人们寻找性伴侣的自助小组或网站。研究人员承认,这致使他们的数据偏向于那些清楚自己的情况,而且可能正在寻求改变的人。他们采访到了200名同妻,但只采访了10名同夫。

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研究人员写道,总的来说,同夫在很多方面似乎比同妻的境遇好。

他们发现,与异性恋女性因为同性恋丈夫而感染性传播疾病相比,异性恋男性因为同性恋妻子而感染性传播疾病的几率较低。同夫婚姻中伴侣间的性行为更多,其原因可能是男性要与态度勉强的女性发生性行为,要比反过来容易得多。

同夫离婚会更容易,往往也会更快选择这么做,因为他们普遍比女性更有经济保障。如果他们在生命的晚些时候发现妻子是同性恋,相对而言,他们比较容易再婚和生育子女,而对于与同性恋男性结婚的较为年长的女性而言,组建新家庭往往比较困难。

他们写道,因为这些原因,同夫比同妻提出离婚的可能性也更高,所以减少了此类婚姻的数量。

“目前我国对于‘同夫’问题还没有进行专题性研究,因此对于‘同夫’群体数目没有统一准确的调查与统计数据,”唐魁玉和他的团队写道。“但可推断我国‘同夫’群体数量可以达到200至400万,这已是最保守估计。”

据张北川估计,巨大的社会压力已经导致80%的同性恋男性(大约1600万人)与女性结婚。家人对他们繁衍后代的期望也是压力的来源之一,尤其当他们与当今中国许多处于适婚年龄的男性一样,是家中独子的时候。

这些婚姻背后有一系列复杂因素,其中包括中国有数十年历史的独生子女政策、对养老问题的担忧,甚至包括对合法生活和工作地进行限定的户籍制度。唐魁玉说,这些因素都促使同性恋——不论男女——结了婚,并保持着结婚状态。

研究员的一篇论文提到了一名与城市男同性恋结婚的农村女性——她这样做是为了得到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后来,当她质问他的性取向时,他反驳道:“你不就是想要一张城市户口吗?如果我不是同性恋你觉得我会娶你吗?”

唐魁玉说:“在中国的话,现实问题的考虑的影响,那肯定是比在西方国家大得多。”

张北川同意:“中国的男同群体和西方不同,”那里的男同性恋可能会保持单身,或者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地方,与另一名男性结婚。“中国的男同群体也是带有农业社会的烙印。”

唐魁玉和他的团队说,在中国,同性恋与异性恋伴侣结婚的其他原因还包括:

——许多人在结婚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因为中国文化不愿意谈论性,而且学校里也缺乏性教育。

——由于同性婚姻和代孕都不合法,许多人就选择了结婚生小孩,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家庭希望他们这样做,而且还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孤独终老。

——由于社会安全体系建立在子女将作为家中老人的主要依靠的观念之上,许多人会害怕没有子女的生活,以及随着年老而到来的贫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Rainbow 版



2015-06-01 02:22:12

主题: 心理专家:培养自理能力,择校因人而异
【心理专家:培养自理能力,择校因人而异】

——《世界日报》记者李玥/纽约报导(原载美国《世界日报》2015年3月1日)——

心理专家指出,中西方教育背景的差异导致一些学生在换了生活和学习环境后,无法立即顺利地适应。一些中国留学生们因困在狭小的圈子里,与其他族裔或当地学生脱节,无法排解压力,导致心理上的疾病甚至发生自杀事件,令人扼腕。

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IACMSP)理事长邓明昱博士表示,近几年的华裔留学生多数是独生子女,经受磨练少、家庭宠爱多、经受不起压力,到了美国要独自面对生活上的大小事宜,适应新环境较慢,一比较后还容易产生心理失衡,又没有家人依靠和鼓励。

纽约王嘉廉社区医疗中心社工部主任陈婉珊说,留学生背井离乡求学,其实需要时间过渡和适应,她曾遇到数个在国内成绩优异的留学生,来到美国后却因为语言和文化差异,一时间无法达到原来的优秀程度,心理压力增大,也没有朋友诉说排解。不少留学生一到美国就开始读书,没有中间适应期,无人帮助他们融入当地,而大部分华裔留学生心理都比较脆弱,小问题会突然变大。

邓明昱说,中西方教育背景不同,不少华裔学生家长在孩子遇到问题是基本是一手包办解决,孩子不需要操心和动脑筋,自理能力相对比较差。其实美国社会服务系统相对完善,但需要自己开口主动寻求帮助。陈婉珊也指出,家长送子女出国必须考虑孩子的成熟度,一开始应先帮助孩子建立生活的能力,鼓励孩子多参与当地组织的活动,打开社交圈。

陈婉珊提出,美国学校和当地华人机构都应多开展关爱当地留学生、新移民的行动。学校的华人学生会、当地社区华人组织等可开设中文心理健康讲座,明确告诉这些留学生遇到问题应去哪里寻求什么样的帮助。学生之间也应互相建立「同辈辅导」,安排一些在读心理学的学生帮助其余同龄人,有助于及早发现问题,防止悲剧发生。

邓明昱不赞成华人父母追求名校,因为每个人的能力有大小,择校应根据学生的自身情况而定,家长们因为家庭的地位、声望,就用孩子读名校去炫耀,实则害了孩子。据调查,在美国,读名校自杀的留学生比率远高于读普通学校,说明不少孩子不适合读名校。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