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华人心理健康报
作者: cpht
域名: blog.mitbbs.com/cph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1101000000 ~ 20151201000000


2015-11-17 21:54:53

主题: 急性应激障碍的临床研究新进展(DSM-5新标准)
急性应激障碍的临床研究新进展(DSM-5新标准)


邓明昱 博士

美国东西方健康科学学院心身医学教授,美国纽约

 

【摘要】急性应激障碍(ASD)又称为急性应激反应(ASR),是对恐怖或创伤事件产生的心理反应。ASD以急剧、严重的创伤事件作为直接原因,患者在受刺激后立即(1小时之内)发病。ASD的常见症状是麻木;情感分离;缄默;现实感丧失;人格解体;心因性遗忘;对经历的创伤事件和思想的重新体验、做梦和闪回;对事件的回避。在这段时间里,患者存在着焦虑症状和至少一个基本功能的损害。症状至少持续3天,最多不超过4周;并发生于创伤事件之后的4周之内。

美国精神病学会在2013年5月出版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DSM-5)。DSM-5对ASD的诊断标准进行了新的修订。近年来,对ASD的临床研究成为精神病学、心身医学和临床心理学的热点。根据DSM-5的标准和新的临床研究成果,本文对ASD的病因和发病机制、临床表现、诊断标准、心理评估、诊断和鉴别诊断、治疗、预防和预后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急性应激障碍;DSM-5;临床研究

 

New Progress of ClinicalResearch to Acute Stress Disorder

 (DSM-5 Update)

 

DENG MingYu, M.D., Ph.D.

 

Prof. of Psychosomatic Medicine, the American College ofEast-west Health Science, New York, USA

 

[Abstract] Acute stress disorder (ASD) also called acute stress reaction(ASR) or psychological shock. It is a psychological condition arisingin response to a terrifying or traumatic event. ASD’s direct cause is sharp andsevere traumatic event. Patient immediately arise illness (within 1 hour) afterthe onset of stimulation. Common symptoms that sufferers of ASD experience include:numbing;  emotional detachment; muteness; serialization;  depersonalization; psychogenic amnesia;continued re-experiencing of the event via thoughts, dreams,and flashbacks; and avoidance of any stimulation that remindsthem of the event. During this time, they must have symptomsof anxiety, and significant impairment in at least one essential area offunctioning. Symptoms last for a minimum of 3 days, and a maximum of 4weeks, and occur within 4 weeks of the event.

American Psychiatry Association (APA) has published (DSM-5) in 2013.DSM-5 have updated diagnostic standard of ASD. In recent years, clinicalresearch on ASD has become a hotspot in psychiatry, psychosomatic medicine andclinical psychology fields. According to update of DSM-5 and new achievement ofclinical research, this paper has analyzed to etiology and pathogenesis,clinical manifestations, diagnostic criteria,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diagnosisand differential diagnosis, treatment, prevention and prognosis of ASD.

[Key words] ASD, DSM-5, Clinical research

 

1.引言

急性应激障碍(acute stress disorders,ASD),又称为急性应激反应(acute stress reaction),以往称为急性心因性反应。是指由于突然而来且异乎寻常的强烈的创伤事件所引起的一过性精神障碍。

“急性应激反应”最早是由沃尔特·坎农在1920年描述的一种动物实验理论,认为是动物交感神经系统应对威胁的总体排放。ASD作为一个诊断类别,在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和《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均有列出。

ASD以急剧、严重的创伤事件作为直接原因,患者在受刺激后立即(1小时之内)发病,表现有强烈恐惧体验的精神运动性兴奋,行为有一定的盲目性,或者为精神运动性抑制,甚至木僵。本病发作急骤,经及时治疗,预后大多良好,精神状态可完全恢复正常。

ASD出现与否以及严重程度不仅与应激事件有关,而且与个体的人格特点、对应激源的认知和态度、应对方式以及当时 躯体健康状态等因素密切相关。对急性应激障碍的了解,不仅要观察其临床表现和疾病过程,还要分析发病的主要有关因素,以便采取有效的防治措施。本病可发生 于任何年龄,但多见于青年人。多数报道指出,男女患者接近,两性患病率在统计学上无明显差异。

2.病因和发病机制

决定急性应激障碍的发生发展、病程和临床表现的因素有:生活事件和生活处境,如剧烈的超强精神创伤或生活事件,或持续困难处境,均可成为直接 病因;社会文化背景;人格特点、教育程度、智力水平,以及生活态度和信念等。强烈或持久的精神刺激因素是导致本病发生的直接原因。这些因素既可以是火灾、 地震、交通事故、亲人死亡等,也可以是持久而沉重的情感创伤,如家庭不睦、邻里纠纷、工作严重挫折、长期处于外界隔离等。当精神刺激因素达到一定的强度, 超过个人的耐受阈值,即可造成强烈的情感冲击,使个人失去自控能力,产生一系列精神症状。

2.1 应激源

突如其来且超乎寻常的威胁性生活事件和灾难是发病的直接因素,应激源对个体来讲是难以承受的创伤性体验或对生命安全具有严重的威胁性。应激源为多种多样,基本上可分为下列几项:

2.1.l 严重的生活事件 

如严重的交通事故;亲人突然死亡,尤其是配偶或子女;遭受歹徒袭击或家庭财产被抢劫等创伤性体验。

2.1.2 重大的自然灾害 

如强烈地震;特大山洪暴发;大面积火灾或等威胁生命安全的伤害。

2.1.3 战争

据有关报道,当交战双方进行短兵相接的激烈战斗中,由于遭受炮击、轰炸,甚至白刃战的恐俱体验,战斗中的士兵有的可能发病。

2.1.4隔绝状态

被关进集中营,身受酷刑虐待,有的可发生精神障碍,拘禁性精神障碍较常见。

2.2 个体因素

上述各种创伤性应激源,无疑是ASD发病的关键所在。可事实上并非大多数遭受异乎寻常应激的人都会出现精神障碍,而只是其中少数人发病。这就表明个体易感性和对应激应付能力方面有一定的差异。

应激因素是否致病,除精神刺激本身的特征和程度外,还与个人当时的健康状态及造成内心冲突的严重程度有关。前者如慢性躯体疾病、月经期、产褥 期、过度疲劳等,后者又与病人的心理社会背景,如所受教育、爱好、愿望、价值观念等有关。有家族精神病遗传史及个人易感素质者,在遭受强烈刺激时,较易发 生本病。

对于不同的创伤事件,ASD发生率也有很大不同。因此,在分析具体病例时,要把应激源的性质、严重程度、当时处境和个性特点等进行综合性分析及考虑。此外,整个机体健康状况也有关系,若同时存在躯体重病或器质性脑病,急性应激反应发生的危险性可能随之提高。

2.3 发病机制

对ASD 发病机制的解释,多数研究者认同分离理论:人们通过抑制对创伤体验的觉察而回避创伤体验,从而把创伤导致的消极情感后果减至最小。具体地说,首先,创伤分离损害了创伤体验的编码;其次,创伤分离阻止了被编码的创伤记忆的提取(Harvey & Bryant, 2002)。许多研究为分离理论提供了实证依据。

Kaplan将应激的反应后果归纳为3期:第1期为冲击期,当个体遭受应激后,处于一种“茫然”休克状态,表现为一定程度的定向力障碍和注意分散,一般持续数分钟到数小时,这就是本病急性期临床症状的主要发生机制;第2期以明显的混乱、模棱两可及变化不定为特点,并伴有情绪障碍,如焦虑、抑郁、易激惹等表现;第3期为长期的重建和再度平衡。应激反应可出现两种结果:即一方面为功能的增强及水平的改善;另一方面为心理的、躯体的或人际关系之间的障碍,并可能转为慢性化。

按照巴甫洛夫学派的论点认为,急剧超强的应激作用于高级神经活动过程,可以导致兴奋、抑制和灵活性的过度紧张及相互冲突,中枢神经系统为了避免进一步的损伤或“破裂”,则 往往产生超限抑制。这种超限抑制属于保护性抑制,在抑制过程的扩散中,中枢神经系统低级部位的功能,包括一些非条件反射就会脱抑制而释放出来,这就产生了 皮质与皮质下活动相互作用的异常形式。在临床上可表现为一定程度的意识障碍,精神运动性兴奋或精神运动性迟滞状态,无目的的零乱动作和不受意识控制的情绪 障碍等。

Moulds 和Bryant(2002)在研究中采用定向遗忘范式,要求ASD 被试、经历创伤事件的非ASD被试、未经历创伤事件的被试对创伤关联词、积极词和中性词按照指导语的要求进行遗忘或记忆,以比较他们的编码方式。结果,与非ASD 被试相比,ASD 被试较少回忆出要求遗忘的创伤关联词,这表明ASD 个体对创伤相关信息的编码存在缺陷,对创伤相关信息具有优先遗忘的倾向。后来,Moulds 和Bryant(2005)采用定向遗忘范式中的项目法考察了ASD 被试对创伤相关信息的提取模式。结果发现,ASD 被试较少回忆出指定遗忘的创伤词;同时,ASD 被试较少识别出要求记忆的积极词,较少回忆出要求遗忘的积极词。这意味着,ASD被试提取创伤相关信息和积极信息的能力受到破坏和抑制。

Harvey 和Bryant(1999c)要求被试叙述其对交通事故的创伤记忆,录音后按照组织的紊乱性、内容的分离性和知觉到的威胁感对所述内容进行编码。结果表明,与非ASD 被试相比,ASD 被试在叙述中表现出更多的组织紊乱和内容分离。这说明,ASD 被试对他们记忆内容的组织缺乏一致性,ASD被试在接通和组织他们的创伤记忆时存在困难,因为较差的组织结构会削弱记忆的提取。Harvey 等人(1998)通过自传记忆测验,考察了被试在积极词提示或消极词提示条件下的自传记忆,结果显示,与非ASD 被试比较,ASD 被试较少提取了与交通事故创伤相关的具体记忆。Kangas 等人(2005d)对癌症患者的自传记忆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相对于非ASD 被试,ASD 被试提取了较少的具体记忆。近期一项对遭受暴力侵害个体的自传记忆研究

也表明,与非ASD 组比较,在创伤2 周后,ASD组被试报告了较少的创伤相关的具体记忆(Kleim et al., 2008)。由上可见,ASD 被试对创伤相关的具体记忆的提取存在缺陷,即ASD 被试的创伤记忆具有过度概括化倾向(Moore & Zoellner, 2007; Kleim et al., 2008)。

2.4 ASD 的脑机制研究

Osuch 等人(2008)首次用正电子断层扫描技术考察了急性应激期内创伤个体的神经生理反应。Osuch等人(2008)分别在静息、接受创伤材料提示、接受中性材料提示3 种状态下对被试进行扫描。结果发现,在静息状态下,与健康控制组被试比较,创伤组被试显示出局部脑血流量(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 rCBF)在右内侧前额叶皮层/前部扣带回的高灌注(hyperperfusion),在右侧杏仁核的灌注不足(hypoperfusion);对于创伤组被试,与接受中性提示材料的反应相比,创伤提示导致了局部脑血流量在双侧杏仁核/嗅旁皮质的减少。创伤组被试局部脑血流量变化的功能连通性分析(functional connectivity analyses)表明,发生在听取创伤提示时的杏仁核、嗅旁皮质和右内侧前额叶皮层/前部扣带回之间的功能交互作用可能是创伤个体出现ASD及其适应或恢复的神经基础。

Tsolakidou 等人(2008)发现神经可塑基因(neuroplasticitygenes)在大鼠海马区的急性应激调节作用。这些发现对于ASD 个体的脑机制研究将具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3.临床表现

急性应激障碍是遭遇创伤性事件后的一过性状况,一般在应激性事件后几分钟至几小时出现症状,临床表现有较大的变异性。主要表现为有强烈恐惧体 验的精神运动性兴奋或精神运动性抑制,行为有一定的盲目性。该病病程短暂,一般几小时至一周内症状消失,最长不超过一个月。恢复后对病情可有部分或大部分 遗忘,预后良好。

主要的临床表现为:

3.1 创伤事件为直接原因,急性起病

在遭遇创伤事件后立刻(1小时之内)发病。表现有强烈恐惧体验的精神运动性兴奋,行为 有一定的盲目性,或者为精神运动性抑制,甚至木僵。本障碍常可伴惊恐性焦虑的自主神经系统症状,如心动过速、出汗、脸面朝红、呼吸急促等。上述症状多为混 合出现,但也可单独出现。典型的急性应激障碍可出现表情呆滞,处于茫然状态,继而不动不语,呆若木鸡,对外界刺激无相应反应,呈木僵状态,称为心因性木 僵。历时数分钟或数小时恢复正常,或进入意识朦胧状态,可出现定向障碍,对周围事物不能清晰感知,自言自语,内容零乱,表情紧张、恐怖,动作杂乱、无目 的,或躁动不安、冲动毁物。事后不能全部回忆,称为心因性意识模糊状态。

3.2 心因性木僵状态 

临床主要表现为以精神运动抑制性为主,目光呆滞,表情茫然,情感迟钝,呆若木鸡,不言不语,呼之不应,对外界刺激毫无反应,呈木僵状态或亚木僵状态。此型历时短暂,多数持续几分钟或数小时或数天,但不超过一周,大多有不同程度的意识障碍。有的可转入兴奋状态。

3.2 心因性意识模糊状态 

主要表现为定向障碍,对周围环境不能清楚感知,注意力狭窄。患者在受精神刺激的情感体验中,紧张、恐惧,难以进行交谈,有自发言语,但缺乏条理,语言凌乱或不连贯,动作杂乱,无目的性,偶有冲动。有的可出现片段的心因性幻觉。约数小时后意识恢复,事后可有部分或全部遗忘。

3.3心因性兴奋状态 

临床表现为精神运动性兴奋为主,伴有强烈情感反应,情绪激越,情感爆发,有时有冲动伤人,毁物行为。此行历时短暂,一般在一周内缓解。

3.4亚型——急性应激性精神病

有的病人因强烈和持续一定时间的心理创伤直接引起精神病性障碍。称为“急性应激性精神病”,也成为“反应性精神病”。这是急性应激障碍的一种 亚型。其表现以妄想或严重情感障碍为主,症状内容与应激源密切相关,较易被人理解。本障碍急性或亚急性起病,历时短暂。经适当治疗,预后良好,恢复后精神 正常,一般无人格缺陷。

John Briere等(2006)将该类障碍命名为“短暂精神病性障碍”(brief psychotic disorder with marked stressor, BPDMS)。BPDMS是指在创伤发生的一个月之内,出现以精神病性症状为主,导致行为紊乱的精神障碍,一般历时短暂(不超过1个月),没有器质性病因证据。可以用BPDMS诊断筛查表进行筛查。

在DSM-5中,短暂精神病性障碍为另一个疾患的诊断,不包括在急性应激障碍中。

3.5 强烈的病理情绪反应

急性应激障碍的病人,在强烈的精神刺激作用下,出现情绪低落、抑郁、愤怒、悔恨、沮丧、绝望、自责自罪,严重时有自杀行为;并有失眠、噩梦 多、疲乏,难以集中注意力,对生活缺乏兴趣,对未来失去信心,但无精神运动抑制现象。症状缺乏晨重夜轻的变化,情感和行为多能为旁人所理解,与外界接触尚 好,称为急性心因性抑郁状态。少数病人在强烈的精神刺激作用下,出现情绪兴奋、欣快、言语增多,并有夸大特点,内容与精神因素有关,易被人理解,有时亦可 出现伤人、毁物行为,多数伴失眠,称为心因性躁狂状态。

3.6 发病迅速,病程不超过一月

急性应激障碍,一般在异乎寻常的应激源的刺激下几分钟内就可以出现,多在1小时内发病。如果应激性环境消除可在2~3天内(常可在几小时内)症状迅速缓解。如果应激源持续存在或具不可逆转性,症状一般可在2~3天后开始减轻。通常在一周内可缓解,一般不超过一个月,预后良好。

如果处理不当,症状持续超过一个月,可有20%-30%的人由急性应激障碍转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长期存在痛苦,难以矫治。

4.诊断标准

DSM-5关于急性应激障碍的诊断标准:

A. 患者以下述一种(或多种)方式接触于真正的或者被威胁的死亡,严重损伤,或性暴力等创伤事件。

1. 直接经历创伤事件。

2. 亲眼目睹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创伤事件。

3. 获悉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或关系密切的朋友接触于创伤事件。

4. 反复经历或极端接触于创伤事件中的恶性细节中(如,急救人员收集尸体残骸、警察反复接触虐待儿童的细节)。注:此标准不适用于通过电子媒体、电视、电影或图片的接触,除非这种接触与工作相关。

B. 在经历创伤性事件之后,患者满足以下5个类别的任一类别:侵入性记忆,负性心境,分离,回避及唤起。并有下列9条(或更多)的症状,在创伤事件发生后出现或加重。

B-1侵入性记忆的症状:

1. 创伤事件反复的、非自愿的和侵入性的痛苦记忆。

注:儿童可能通过反复玩与创伤事件有关的主题或某些方面的内容来表达。

2. 反复做内容和(或)情感与创伤事件相关的痛苦的梦。

注:儿童可能做可怕但内容不熟悉的梦。

3. 分离性反应(如,闪回),个体的感受或举动好像创伤事件正在重现(这种反应可能连续地出现,最极端的表现是对目前的环境完全丧失意识)。

注:儿童可能在游戏中重演特定的创伤。

4. 暴露于作为此创伤事件的象征或类似的内心或外界迹象时,产生强烈或长期的心理痛苦或典型的生理反应。

B-2 负性心境的症状:

5. 持续性地难以体验到积极情感(如,不能体验到快乐、满足或爱的感受)。

B-3 分离症状:

6. 对自身真实感或周围环境的意识发生改变(如,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自己,处于恍惚之中,时间过得很慢)。

7. 不能回忆创伤事件的某个重要方面(通常是由于分离性遗忘症,而不是由于脑损伤、酒精、毒品等其他因素)。

B-4 回避症状:

8. 尽量回避与创伤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回忆、想法、或感受。

9. 尽量回避能够唤起此创伤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回忆、想法、或感受的外部提示(如,人物、地点、对话、活动、物体、情景等)。

B-5 唤醒症状:

10. 睡眠障碍(睡眠中断,难以人睡,或睡得不深)。

11. 激惹行为或易发怒(在很少或没有挑衅的情况下),典型表现为对人或物体的言语或身体攻击。

12. 过度警觉。

13. 难以集中注意力

14. 过分的惊吓反应

C. 此障碍(B症状)为创伤后的3天至1个月。

注:症状通常在创伤后立即出现,但符合此障碍的诊断标准需持续至少3天至1个月。

D. 此障碍产生了临床上明显的痛苦,或在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

E. 此障碍并非由于某种物质(如,药物、酒精)的生理效应或其他躯体疾病(如,轻度的创伤性脑损伤)所致,且不能用“短暂精神病性障碍”来更好地解释。

5.诊断与鉴别诊断

5.1 诊断要点

急性应激障碍的诊断主要依靠临床特征,实验室及其他辅助检查多无阳性发现。

1. 遭遇过创伤性事件,且很快发病。

2.有5个类别的任一类别症状:侵入性记忆、负性心境、分离、回避、唤起。

3. 有明显的社会功能障碍。

4. 症状至少持续3天,最多不超过1个月;并发生于创伤事件之后的1个月之内。

5.2 心理评估

目前,诊断急性应激障碍的工具主要有用于成年人的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BriefInterviews for Posttraumatic Disorder, BIPD)、急性应激障碍访谈问卷(

AcuteStress Disorder Interview

, ASDI)、急性应激障碍量表(Acute Stress DisorderScale, ASDS)、斯坦福急性应激反应问卷(StanfordAcute Stress Reaction Questionnaire, SASRQ),以及用于儿童和青少年的儿童急性应激反应问卷(Child Acute Stress Reaction Questionnaire, CASRQ)、儿童急性应激核查表(The Acute Stress Checklistfor Children, ASC-Kids)等。

5.2.1 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

国际创伤性应激研究学会(ISTSS)前主席John Briere于1998年编制,2004年修订的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

Brief Interviews for Posttraumatic Disorder, BIPD

),包括用于识别和诊断由于明显的创伤事件导致的急性应激障碍(ASD)、短暂精神病障碍(BPDMS)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三个筛查表。BIPD也是一个半结构访谈提纲,可以在灾后心理干预工作中结合会谈灵活使用。

在遭遇创伤事件后的一个月内,如果出现重新体验、回避和警觉性增高等症状,但没有明显的精神病症状,可以考虑是急性应激障碍。如果出现明显的 精神病症状,可以考虑是短暂精神病性障碍。如果创伤事件发生后,上述症状持续在一个月以上,无论有无明显的精神病症状,都要考虑是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三个 筛查表,可以对这三种情况进行初步的评估。

5.2.2 急性应激障碍访谈问卷和急性应激障碍量表

Bryant, Harvey, Dang 和Sackville(1998)依据DSM–IV 的诊断标准,开发了急性应激障碍访谈问卷(ASDI)。ASDI 是结构化的临床访谈问卷,由19 个项目构成。ASDI 具有较好的内容效度和同时效度,其项目的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90,再测信度为0.88。Bryant, Moulds 等人(2000)在ASDI 的基础上又开发了自评的急性应激障碍量表(ASDS)。ASDS 的19 个项目主要评价ASD 症状的严重程度。量表采用Likert5 点计分。量表的α系数为0.96,27 天间隔的再测信度为0.94。

5.2.3斯坦福急性应激反应问卷

斯坦福急性应激反应问卷(SASRQ)由多个分量表组成,包含30 个项目。量表采用Likert 5 点计分。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结构效度、区分效度、聚合效度、预测效度也都令人满意(Cardeña et al., 2000)。SASRQ 主要用于评价ASD 的症状表现,无法对ASD 做出诊断。

5.2.4儿童急性应激反应问卷

儿童急性应激反应问卷(CASRQ)是一自评式的诊断ASD的工具,施测对象为9~15岁的儿童和青少年。该问卷包括48个项目,采用Likert 3点计分。CASRQ不仅能够用于ASD的诊断,还可用于评估症状的严重程度(Salmon et al.,2007; Bryant et al., 2007; Sinclair et al., 2007)。

5.2.5儿童急性应激核查表

儿童急性应激核查表(ASC-Kids)是Kassam-Adams(2006)开发的一个简洁实用的诊断儿童和青少年ASD的自评量表。ASC-Kids的适用人群是8~17岁的儿童和青少年。

5.3 鉴别诊断

5.3.1 分离障碍(Dissociative disorders) 

分离障碍曾称“癔症”或“歇斯底里症”,是一类由精神因素,如生活事件、内心冲突、情绪激动、暗示和自我暗示,作用于易患个体引起的精神障 碍。分离障碍首次发病往往有明显的应激因素,尤其在初发病时,可以表现为蒙胧状态、假性痴呆等症状,很难与急性应激障碍区别。但是从分离障碍患者的性格特 点,症状丰富多变,在轻微不愉快的生活事件作用下反复发作,且发作具有明显的表演性、做作性、暗示性症状多见等方面可予以鉴别。

5.3.2 转换障碍(Conversion disorder) 

转换障碍也称为功能性神经症状障碍(functionalneurological symptom disorder),通常在应激或创伤后发病,若急性发作时要与应激反应相鉴别。一般而言,转换障碍的表现更为多样化,并有夸张或表演性,给人以做作的感觉。病前性格有自我中心,富于幻想,喜好文艺等特点。转换障碍的发作具有暗示性,且多次反复发作。

5.3.3 双相障碍(Bipolar disorder) 

双相障碍也可在应激源作用下发病,其主要症状以情感异常占优势,疾病过程以双相为多见,且病程较长,有循环发作趋向。

5.3.4 急性脑综合征(acute brain syndrome) 

由于感染、中毒、脑血管疾病等引起的急性脑综合征可以表现为意识障碍、定向力障碍、精神运动性兴奋或抑制等状态,需与急性应激障碍相区别。急 性脑综合征有一定的器质性基础,意识障碍往往具有昼轻夜重的波动性特点,且常常伴有丰富生动的幻觉,以幻视多见,另外体格检查的阳性体征和实验室检查的异 常结果也可以相鉴别。

5.3.5创伤性脑损伤(Traumatic brain injury)

在诊断ASD诊断时需排除器质性的问题,要注意在遭受创伤性事件时是否有头部外伤。遭遇创伤性事件后的头部外伤可能出现创伤性脑损伤,此时也可以出现ASD的症状。有头部外伤史的患者,应进行头颅CT或核磁共振成像检查,以明确有无创伤性脑损伤。

5.3.5短暂精神病性障碍(Brief psychotic disorder with marked stressor, BPDMS)

在遭遇创伤时间后出现的短暂精神病性障碍,主要症状为妄想、幻觉、言语紊乱、明显紊乱的或紧张症的行为。症状持续至少一天,但少于一个月。最终能完全恢复到发病前的功能水平。

5.3.6.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与急性应激障碍的症状几乎相同,鉴别点主要在病程时间。急性应激障碍在遭遇创伤事件后马上发病,其病程为灾害事件发生的一个月以内。而创伤后应激障碍是在遭遇创伤事件后发病,而症状已经持续一个月以上。

6.治疗

6.1 基本措施

急性应激障碍的处理即心理危机干预。治疗干预的基本原则是及时、就近、简洁。治疗的主要目的,就是尽早消除创伤个体的病态应激反应,减少其随后形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治疗干预的基本方法是心理干预为主、药物治疗为辅。

由于本病由强烈的应激性生活事件引起,心理治疗具有重要的意义。首先,是让患者尽快摆脱创伤环境、避免进一步的刺激。在能与患者接触的情况 下,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与患者促膝交谈,对患者进行解释性心理治疗和支持性心理治疗可能会取得很好的效果。要帮助患者建立起自我的心理应激应对方式,发 挥个人的缓冲作用,避免过大的伤害。

在与患者进行心理会谈时,不要避免和患者讨论应激性事件,而要因人而异,与患者会谈交流事件的经过,包括患者的所见所闻和所作所为。这样的讨论将有助于减少有些患者可能存在的对自身感受的消极评价。

要告诉患者,人们在遭受创伤事件和强烈的应激性生活事件之后,亲历了伤痛,失去了亲人朋友,在身体和心理上都会有一系列的反应。这 些反应包括恐慌,忧虑,情绪低落,失眠,频繁做恶梦。有的人会烦躁易怒。他们也会心神恍惚,难以集中注意力。但是,这些反应都是人类正常的应激机能。很多 人的症状都会有所缓解。虽然很多症状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不会严重到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的地步。要对患者强调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面临紧急意外 时,不大可能做得更令人满意。

药物主要是对症治疗的,但在急性期也是采取的措施之一。适当的药物可以较快地缓解患者的抑郁、焦虑、恐惧、失眠等症状,便于心理治疗的开展和奏效。

灾难发生后24-48小时之间是理想的干预时间,在事件发生后24小时内不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6.2 心理治疗

6.2.1放松技术(Relaxation techniques)

放松技术也称为松弛训练,是一种帮助患者探索如何处理压力的很好方式。在对急性应激障碍的处理中,放松技术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常用的心理行为训练技术。

有些人,特别是哪些有严重心理问题和曾遭过虐待的人,在放松练习过程中可能会经历情绪上不适的感觉。虽然很少见,但是如果患者在练习中感觉情绪的不适,那就马上停下来。

放松训练的步骤如下:

静坐在舒适的椅上,靠背扶手椅是很理想的。睡床上也很好。尽可能的舒适---不穿紧的衣服鞋子不翘二郎腿。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再继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特殊部位的肌肉群交替的紧张和放松。紧张后比紧张前肌肉将会更加放松。注意体会肌肉的感觉,特别是紧张和放松的相反感觉。在时候你将会认识到特殊部分肌肉的紧张,并且能够缓解这种紧张。

每做一步都不要紧张一定肌肉以外的特殊肌肉群。不要屏吸,磨牙或斜视。慢慢平稳的呼吸并且只想紧张放松的相反感觉。每次紧张10秒钟,每次放松10-15秒钟。数“1,000 2,000...”直到有时间间隔的感觉。记住每一步实际上是两个步骤---对每组相对的肌肉进行紧张放松的循环。

(1)手:拳头握紧;放松。手指伸直;放松。

(2)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收缩肱二头肌(收缩-但是摇动你的手来保证你没紧张到握拳);放松(将手臂垂椅上)。收缩肱三头肌(试着向后弯曲你的手臂);放松(甩手臂)。

(3)肩膀:将肩膀向后拉(要小心);放松。向前耸肩;放松。

(4)脖子(侧面):肩膀伸直放松,头慢慢转到右边,幅度尽可能大;放松。转到左边;放松。

(5)脖子(前面):下巴紧贴胸前;放松。(不推荐把头扭到后面--你不要扭伤你的脖子)。

(6)嘴巴:尽可能将嘴巴张大;放松。嘴唇紧闭或尽可能撅起嘴;放松。

(7)舌头(伸缩):嘴巴张开,尽可能将舌头伸远;放松(让其放在下腭)。尽可能回缩;放松。

(8)舌头(向上向下):将舌头抵住上腭;放松。抵住下腭;放松。

(9)眼睛:尽可能张大(皱眉毛);放松。紧紧闭上眼睛(斜视);放松。确保在每次紧张后完全放松眼睛,前额和鼻子。

(10)呼吸:尽可能深吸气,再多吸点;像平常样呼气15秒。呼出肺里所有的气-再呼出点;像正常吸气15秒。

(11)背部:肩膀靠椅背上,向前推动身体,使背弯成弓形;放松。要认真的做,否则就不要做。

(12)臀部:用力收缩臀部,将骨盆稍微向上抬离椅子;放松。屁股用力做椅子上;放松。

(13)大腿:伸长腿并抬高6英寸

,或者脚休息但不收腹。将脚用力踩地上或者脚休息;放松。

(14)胃部:尽可能长的伸展胃部;完全放松。推挤胃部或者收缩就像准备对肠道产生很打冲击力;放松。

(15)小腿和脚:点脚趾(不抬腿);放松。尽可能远的翘脚趾(小心抽筋-如果抽筋或是感觉到要抽筋了,甩几下);放松。

(16)脚趾:随着腿放松,向地面点脚趾;放松。尽可能向上弯脚趾;放松。

6.2.2 严重事件集体减压(Critical Incident Stress Debriefing,CISD)

CISD是一种系统的、通过交谈来减轻压力的方法。是一种简易的支持性团体治疗。

在大型灾难或战争中,对于幸存者、灾害救援人员、军人、急性应激障碍的病人,可以按不同的人群分组进行CISD。CISD是一种心理服务的方式,并不是正式的心理治疗,面对的大部分是正常人。严重事件是任何使人体验异常强烈情绪反应的情境,可潜在影响人的正常心理功能。严重事件造成应激是因为事故处理者的应对能力因该事件而受损。实践表明,CISD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心理干预方式。

(1)CISD的目标:公开讨论内心感受;支持和安慰;资源动员;帮助当事人在心理上(认知上和感情上)消化创伤体验。

    (2)CISD的时限:创伤事件发生后24-48小时之间是理想的干预时间,6周后效果甚微。正规CISD通常由心理卫生专业人员指导,创伤事件发生后24-48小时之间实施,指导者必须对小组治疗有广泛了解,必须对急性应激障碍有广泛了解。在创伤事件发生后24小时内不进行CISD。原则上,创伤事件中涉及的所有人员都必须参加CISD。

(3)CISD的实施过程

第一期:介绍期(Introductory Phase) 指导者先进行自我介绍,然后介绍CISD的规则,仔细解释保密问题。

第二期:事实期(Fact Phase) 请参加者描述事件发生过程中他们自己及事件本身的一些实际情况;询问参加者在这些严重事件过程中的所在、所闻、所见、所嗅和所为;每一参加者都必需发言,然后参加者会感到整个事件由此而真相大白。

第三期:感受期(Feeling Phase)  询问有关感受的问题:事件发生时您有何感受?您目前有何感受?以前您有过类似感受吗?

第四期:症状期(Symptom Phase)  请参加者描述自己的急性应激障碍的症状,如失眠、食欲不振、脑子不停地闪出事件的影子,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 下降,决策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减退,易发脾气,易受惊吓等;询问事件过程中参加者有何不寻常的体验,目前有何不寻常体验?事件发生后,生活有何改变?请参加 者讨论其体验对家庭、工作和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和改变?

第五期:辅导期(Teaching Phase) 介绍正常的反应;提供准确的信息,讲解事件、应激反应模式;应激反应的常态化;强调适应能力;讨论积极的适应与应付方式;提供有关进一步服务的信息;提醒可能的并存问题(如饮酒);给出减轻应激的策略;自我识别症状。

第六期:恢复期(Re-entry Phase) 澄清;总结晤谈过程;回答问题;提供保证;讨论行动计划;重申共同反应;强调小组成员的相互支持;可利用的资源;主持人总结。

整个过程需2-3小时(一个单元时间)。严重事件后数周内进行随访。

(4)CISD的注意事项:

 ① 对那些处于抑郁状态的人或以消极方式看待CISD的人,可能会给其他参加者添加负面影响;

 ② 鉴于CISD与特定的文化性建议相一致,有时某些民族文化仪式或宗教仪式可以替代CISD;

③ 对于急性悲伤的人,如家中亲人去世者,并不适宜参加CISD。因为时机不好,可能会干扰其认知过程,引发精神障碍;如果参与CISD,受到高度创伤者可能为同一会谈中的其它人带来更具灾难性的创伤。

6.2.3 认知行为干预(Cognitive behavioral interventions)

目前,美国国家PTSD中心的研究指出:认知行为干预措施在缓解创伤暴露的严重后果,防止后续的创伤后精神病理学方面取得了最一致的积极成果(Laura E. Gibson,2014)。

认知行为疗法(CBT)一般由创伤教育、放松训练、想象暴露、现场暴露、认知重构5部分组成。许多研究表明,认知行为疗法对创伤早期的ASD有着很好的疗效。Bryant等(1998)把ASD个体分为认知行为疗法和支持性辅导2个治疗组。结果表明,认知行为疗法组被试治疗前后的ASD症状和抑郁症状存在显著差异;而且,在治疗之后评定PTSD,认知行为疗法组被试中符合PTSD的人数比例少于支持性辅导组。Bryant等人(2005)的研究结果也表明,认知行为疗法对治疗ASD和预防PTSD的形成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6.2.4 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

社会支持是指个人可以感受、察觉或接受到来自他人的关心或协助(Reber,1995)。社会支持对ASD的干预作用也是有明显效果的。

McGarvey等人发现,在女性被试中,来自朋友的社会支持较低,可预测ASD的出现(Kangas etal. 2007)。Fuglasang等人(2004)的研究表明,创伤个体对获得的社会支持的总体满意度与ASD显著相关。Sattler等人(2006)的研究结果显示,低社会支持与ASD相关,低社会支持一定程度上促进了ASD症状的发展。Ozer等人(2003)对PTSD有关的一些研究进行元分析,结果发现,知觉到较低社会支持的个体报告了较多的PTSD症状;同时,社会支持对PTSD的影响具有累积效应,社会支持对PTSD的预测力随创伤发生的时间增加而增强。大量研究已表明,家人、朋友、医务人员、社会团体等各种渠道提供给创伤个体的情感支持、经济支持、心理咨询援助(包括心理咨询师指导下的自我帮助信息)等广泛的社会支持,对ASD个体的恢复,对抑制PTSD症状的形成, 具有良好的效果(Anonymous, 2007; Scholesa et al., 2007; Gold et al., 2008)。

6.3 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主要是对症治疗,但在ASD急性期也是常常采取的措施之一。适当的药物可以较快地缓解患者的抑郁、焦虑、恐惧、失眠等症状,便于心理治疗的开展和奏效。

常用的药物有抗焦虑药、抗抑郁药、非典型抗精神病药、抗惊厥药等。根据患者的主要症状进行选择。用药的原则是小量、短程、及时调整。

对那些表现激越兴奋的患者,常用艾司唑仑(舒乐安定)、劳拉西泮、佐匹克隆和三唑仑等抗焦虑药或催眠剂;对精神运动性兴奋,严重抑郁的病人可酌情选用氯丙嗪、氟哌啶醇等抗精神病药,或阿米替林及SSRI等抗抑郁药。

一些与精神活动关系密切的中药,也可以用来对症治疗。以精神运动性兴奋症状为主(阳证)的患者,可选用重镇安神的方剂,如朱砂安神丸,珍珠母丸,磁朱丸等。以精神运动性抑制症状为主(阴证)的患者,可选用养心安神的方剂,如柏子养心丸、天王补心丸、安神补心丸等。最好是依据辩证施治来调整中药方剂。

6.4 环境治疗

为了减弱或消除引起发病的应激处境不良作用,应尽可能离开或调整当时的环境,消除创伤性体验,对整个治疗有积极意义。环境治疗的另一含义,包 括对患者康复后生活和工作方面的指导和安排,必要时重新调换工作岗位,改善人际关系,建立新的生活规律等。要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协同有关方面进行安排, 这对预防有良好作用。

7.预防、预测与预后

7.1 预防

7.1.1 基本措施

ASD的预防主要是平日培养健康的心理、自我保护意识和提高处理应激事件上的应对能力。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协同 有关方面改善环境,进行合理安排,尽快脱离发病当时环境,包括对患者康复后生活和工作方面的帮助、指导和安排,重新调整好患者的生活。必要时重新调换工作 岗位,改善人际关系,建立新的生活规律,培养生活的乐趣,重视社会及家庭支持系统,以利于患者尽快康复。这对预防有良好作用。

7.1.2 心理健康教育 

在应激反应中,认知评价起着关键作用,而教育是改变认知的重要途径。研究表明,心理健康教育对个性特征有积极影响。尤其是对救援人员和军人, 平时就要培养积极应对方式,并让个体了解到有些情绪反应并不意味着脆弱或无能。掩饰或回避会阻碍个体对社会支持的利用,不利于心理健康。

 7.1.3 提高机体应激对抗水平

Natick 科研中心研究认为,食用含有大量酪氨酸的高蛋白食物可明显提高参战人员对应激状态的耐受力,维生素、微量元素Zn 对机体在应激反应的调节作用中也起一定的作用。睡眠剥夺情况下,短效催眠药对机体认知能力、警觉性的保持也是有较好效果的。英军在1982 年的马尔维纳斯群岛之战中,即应用苯二氮类药物调节士兵睡眠和防治疲,,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7.1.4 心理干预

为了减少ASD和PTSD,应采取事前干预、事中干预和事后干预措施。

事前干预选择易发生的ASD个体或群体,进行系统的、有计划的心理训练。研究表明,渐进性肌肉放松训练、想像、生物反馈训练等均能不同程度地提高免疫功能。通过心理训练,可使正性情绪和积极应对分值显著增加,进而提高易感人群的应激耐受力。

事中干预指对已发生ASD的个体提供一系列的医学心理学方法和技术,最常用的是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防止ASD转化为PTSD。

事后干预是对已确定的PTSD及其他心理障碍进行治疗。

7.2 预测

DSM系统引入ASD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识别出以后可能出现PTSD的受创伤个体。

Harvey和Bryant(1998)在对交通事故幸存者的研究中发现,78%的ASD个体在创伤6个月后形成PTSD,相对于非ASD个体,ASD个体更有可能出现PTSD。Harvey和Bryant(2000)以交通事故后中度脑损伤个体为被试,考察ASD对PTSD的预测作用,结果表明,中度脑损伤的ASD个体,80%在创伤2年后被诊断为PTSD。Kangas等人(2005b)的研究发现,在癌症患者中,ASD和PTSD之间存在较强的预测关系,并且,ASD中的分离反应,是6个月后的PTSD的最佳预测指标,同时也是确定PTSD严重程度的唯一的预测变量。另外,一些研究也发现,非ASD受测者发展成PTSD的数量与ASD受测者发展成PTSD的数量存在显著差异,ASD受测者更有可能形成PTSD(Kangas et al., 2005c; 2007)。Meiser-Stedman等(2007)对经历单一创伤事件的儿童进行研究后发现, ASD与之后出现的PTSD相关显著。

尽管ASD有更大的可能发展为PTSD,但许多研究者对ASD的诊断标准及其对分离症状的强调仍有质疑(Harvey &Bryant,2002),愈来愈多的研究者开始关注ASD预测PTSD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关注PTSD预测中分离症状的作用。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最终出现PTSD的人们,仅有半数左右在最初符合分离标准(Bryant,2003),同样,一些以儿童为被试的研究也表明,ASD的预测作用有一定局限。

在Fuglasang等人(2004)的研究中,ASD仅预测了后来PTSD个体的50%。在对癌症患者的一系列研究中,53%的ASD个体在创伤6个月后出现PTSD,同时,PTSD中有36%的个体最初没有达到ASD标准(Kangas etal., 2005a);40%的ASD在1年后符合了PTSD的诊断标准,同时,43%的PTSD个体最初没有达到ASD标准(Kangas etal., 2005c)。这表明,ASD诊断对于识别可能发展成PTSD的个体仅具有中等的预测力。Harvey和Bryant(1998)在研究中发现,60%的亚ASD受测者在创伤6个月后出现PTSD,并且这些亚ASD人口中绝大多数没有满足ASD的分离标准,这表明,依据分离症状,并不能充分识别之后出现PTSD的个体。此外,一些研究表明, 创伤分离症状与PTSD之间不存在高相关(Wittmannet al., 2006)。

虽然有大量研究结果表明,ASD是预测PTSD的一个较好指标,可据此对那些可能出现PTSD的个体进行早期干预。但在不同的研究中,ASD预测力的波动较大,这意味着可能存在其他调节因素。探索和确定这些调节因素,应是将来这一研究领域的热点。

7.3 预后

ASD发作急骤,经及时治疗,预后良好,精神状态可完全恢复正常。急性应激反应,一般在异乎寻常的应激源的刺激下几分钟内出现,如果应激性环境消除可在2~3天内(常可在几小时内)症状迅速缓解。如果应激源持续存在或具不可逆转性,症状一般可在2~3天后开始减轻。通常在1周内可缓解,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预后良好。

【参考文献】

1. 邓明昱 (2008). 灾难心理卫生与心理急诊处理,国际中华应用心理学杂志,5(1):76

2. 邓明昱,李建明,王友平 (2008). 心理危机干预概论与地震灾区的危机干预,国际中华应用心理学杂志,5(1):30

3. 邓明昱,李建明 (2008). 危机事件集体减压(CISD),国际中华应用心理学杂志,5(1):36

4. 邓明昱,等(2008). 急性应激障碍,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315769.htm

5. 邓明昱 (2009). 急性应激障碍与灾难心理危机干预. 国际中华应用心理学杂志, 6 (1): 3-9.

6. 杜建政, 夏冰丽 (2009). 急性应激障碍(ASD)研究述评. 心理科学进展, 17 (3): 482-488.

7. American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Acute Stress Disorder: Diagnostic and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DSM-5). Arlington, VA: AmericanPsychiatric Publishing, 280-286.

8. Bryant R.A.(2013).  An Update of Acute StressDisorder. PTSD Research Quarterly, 24 (1): 1-2.

9. Bryant, R.A., Sackville, T.,Dang, S.T., et al (1999). Treating Acute Stress Disorder: An Evaluation of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and Supportive Counseling Techniques. The AmericanJournal of Psychiatry, 156 (11): 1798-1786.

10. Deng Mingyu, et al. (2007).User’s Experience for the Mental Health Rehabilitation Services Provided byGeneral Hospital in New York, Psychosomatic Medicine, 2: 95-98

11. Deng Mingyu, et al. (2008).Research on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Psychological Crisis InterventionProfessional after Earthquake, International Behavior Development Research, 3:135-136.

12. Drabant, E.M., Ramel, W., Edge,M.D. (2012). Neural Mechanisms Underlying 5-HTTLPR-Related Sensitivity to AcuteStres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69 (4): 397-405.

13. Friedman, M.J. (2015). Posttraumaticand Acute Stress Disorders, 6th Edition. Springer InternationalPublishing, 115-130.

14. Gidron, Y., Gal, R.,Freedman, S.A., Twiser, I., Lauden, A., Snir, Y.,& Benjamin, J. (2001).Translating research findings to PTSD prevention: Results of arandomized-controlled pilot study.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14(4), 773-780.

15. Litz, B.T., Gray, M.J.,Bryant, R.A., Adler, A.B. (2002). Early intervention for trauma: Current statusand future directions. Clinical Psychology-Science & Practice, 9, 112-134.

16. Oei, Nicole Y.L., Both, S.,Heemst, D.v. (2014). Acute stress-induced cortisol elevations mediate rewardsystem activity during subconscious processing of sexual stimuli.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39 (1): 111-120

17. Raio, C.M., Brignoni-Perez,E., Goldman, R. (2014). Acute stress impairs the retrieval of extinction memoryin humans. Neurobiology of Learning and Memory, 112 (7): 212–221.

18. Thompson, R. S., Strong, P.V., Clark, P. J., et al. (2014). Repeated fear-induced diurnal rhythmdisruptions predict

PTSD-like sensitized physiological acute stressresponses in F344 rats. Acta Physiologica. 211 (3): 447–465

 

 ——(原载《国际中华应用心理学杂志》2015年第12卷第3期,2015年9月)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2015-11-17 21:54:06

主题: 为保学生睡眠,美国中学推迟上课
【为保学生睡眠,美国中学推迟上课】



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为了按时到校,吉莉·多斯桑托斯(Jilly Dos Santos)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她在手机上连着设了三个闹钟,早餐也顾不上吃,在父亲气冲冲驾车的途中匆匆化妆。但即使这样,去年她几乎也从未成功在早上7:50预备铃响之前冲进石桥高中(Rock Bridge High School)大门口蜂拥的学生群中。

然后她听说,学校董事会正准备将上课时间提前到7:20。

“我想要真这样我就死定了,”17岁的吉莉回忆道。“我会辍学的!”

就是从这时候起,这名总是睡眠不足的少女变身为睡眠捍卫者。她决心要说服学校董事会,使他们也认识到她那疲惫、瘦高的身体一再告诉她的真相:青少年正处在生长发育阶段,这注定了他们就是要晚睡晚起。学校董事会能不能根据这个生物学上的事实重新调整预备铃的时间?

近20年来,试图推迟高中上课时间的运动一直进展得不温不火。但近来,日积月累的青少年生物钟研究逐渐得到全美各地几十个学区中的数百所学校的普遍认同,就像吉莉所在的社区这样,该活动的发展势头也随之改善。

仅仅在刚刚过去的两年中,继康涅狄格州、北卡罗来纳州、肯塔基州和明尼苏达州这些先行者之后,加州长滩、俄克拉何马州斯蒂尔沃特市、佐治亚州迪凯特市以及纽约州格伦斯福尔斯市的高中也推迟了他们预备铃的时间。西雅图的学校董事会这个月将就是否跟进该议题进行投票。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的学监支持这一转变,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学校董事会也正在与顾问商议制定早晨8点以后再开始上课的作息方案。

新的证据表明,推迟高中上课时间可以带来广泛的效益。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资助下,美国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科学家们研究了三个州的八所高中在近几年推迟上课时间的前后,学生们出现了哪些变化。他们在周三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高中上课时间越晚,学生们在诸多指标(心理健康、车祸率、出勤率等,在某些学校里甚至还包括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方面的改善越大。

未参与这项研究的匹兹堡儿童医院青少年医学部负责人伊丽莎白·米勒(Elizabeth Miller)博士指出,该研究并非随机对照试验——按照随机对照试验的设计要求,应是将改变了作息时间的学校与未进行此类改变的同类学校进行比较。但她承认该方法较实用,其研究结果大有前途。

“即使学校的资源有限,也不妨碍他们实施这一有益于学生的政策改革,”米勒博士说。

研究人员发现,在青春期,青少年体内激素激增,大脑发育,他们在每夜日常睡眠达八到九个小时时学习效果较好,也较不容易迟到、打架或经常发生运动伤害。良好的睡眠也可以帮助减少他们冒失冲动或做出冒险决定。

青春期期间,“睡眠”激素——褪黑激素的释放有所延迟,这意味着青少年们往往直到晚上11点左右才会觉得昏昏欲睡。电子设备发出的蓝光会误导人的大脑,使其以为感觉到了干扰入睡的日光,在此刺激下,褪黑激素的释放进一步受到延缓,睡意就愈发姗姗来迟。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指出,88%的学生都在卧室里放有手机。

不过许多家长以及一些学生都反对推迟上课时间。他们认为,这样体育锻炼就得拖到很晚才能结束,影响学生打工,侵占做家庭作业和从事课外活动的时间,还会扰乱需要工作的父母和年龄较小的孩子们早晨的时间安排。

不过,专家表示,从本质上来说,会产生这种抗拒思维是因为他们对睡眠的重要意义持怀疑态度。

“人们仍然觉得应该给每晚睡五个小时的人颁发劳模奖章,”全美儿童医疗中心(Children’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位于华盛顿)的睡眠专家朱迪丝·欧文斯(Judith Owens)博士说。“大家都想当然地以为这表示工作比较拼命,值得赞扬。因此,要为推迟上学时间争取更多的支持,就必须从文化层面入手,转变人们的睡眠观。”

去年1月,吉莉下定决心,她要想办法让哥伦比亚学区作出这样的改变,而该校区绵延300多公里,涉及1.8万名学生和458条公交路线。但在说明推迟上课时间的充分理由之前,她还得向大家解释清楚为何上课太早不够合理。

吉莉最早产生这个念头,是在以小组协同教学方式进行的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lacement)世界史的课堂上。这堂课探讨的是领导力的作用。老师们鼓励学生从当代寻找一个足以点燃他们激情的课题。一天早晨,老师们提到学校董事会的委员会建议提前上课时间,以解决调度公交线路的后勤问题。学校董事会将于五天内召开听证会对这一提议进行讨论。老师们提醒学生:如果你不喜欢这样,那就用行动来表达你的意愿。

吉莉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早晨7:20打预备铃就意味着她将不得不在早晨6点起床。

她觉得自己已经找到动力和激情了。

吉莉看起来并不像是要撼动一项基本上已经板上钉钉的决议的适当人选。她只是个高二学生,也不喜欢跟人争论。不过,作为家中七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九岁丧母的她很早就学会了自立。

她性格直率,总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模样。尽管她那年参与了很多课外活动:在拉高密苏里民主党投票率的活动中实习,在幼儿园学前班的沉浸式法语教育课程中担任志愿者,为学生报纸撰稿,在快餐比萨店打工等等,但她的法语、西班牙语和拉丁语成绩都一直保持在A的水平。

“时间管理是关键,”最近的一个下午,她蜷缩在家中的扶手椅上,这样解释道。

那一周的周三,她熬了个通宵,创建了一个Facebook页面和一个Twitter帐户,提醒数百名学生关注学校董事会的会议:“如果你对所在学区的上课时间决策有自己的看法,请出席会议并发言!”

然后,她与非营利性组织“推迟上课时间”(Start School Later)取得了联系,并从该组织获得了所需的科学依据。她招募友人与她分担睡眠研究课题,并发出大量电子邮件,尽力争取该学区内每一位高中老师的帮助。她还在网上发起了请愿活动。

在她的组织下,同学们制作了上百张的海报和宣传单,并在Twitter上张贴建议:“如果你要出席明天的董事会会议,建议你穿上正装!”

那个周一,学校董事会会议座无虚席。吉莉身着端庄的褶边白衬衫和裙子在董事会面前侃侃而谈。她像猫头鹰似的不停地眨眼睛,因为她看不清那些“大人物”的脸——她的隐形眼镜在她因紧张而揉眼睛时被她揉掉了。但在谈到青少年的睡眠周期时,她显得十分冷静:“大家都知道,孩子们喜欢赖床,”她说。“我知道我就不想起床。于是我们从生物学角度上探讨了一下这个问题。”

学校董事会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决定反对提前上课时间。

第二天,吉莉转战下一个目标:投身于“争取推迟上课时间”这一日益获得人们支持的运动中去。2011年,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布报告建议高中推迟上课时间。去年夏天,美国教育部长阿恩·邓肯(Arne Duncan)在Twitter上发言表达了赞同意见。

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跟踪了科罗拉多州、怀俄明州和明尼苏达州五个学区的9000名高中生,并对学校改变上课时间前后他们的各种情况进行了比较。在原本早晨7:30开始上课的学校中,只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表示可以保证至少八小时的睡眠。与可以得到较好休息的同学们相比,睡眠时间低于上述时间的学生报告的抑郁症症状显著较多,含咖啡因食品、酒类及非法药物的摄入量也显著较大。

“这是生物学机理决定的——无论是来自贫民区的孩子还是富庶家庭的孩子,这些心理健康结果都一致,”明尼苏达大学的教育研究教授、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凯拉·瓦尔斯特龙(Kyla Wahlstrom)指出。

在现在改为早晨8:35上课的学校里,近60%的学生都报告每晚能睡足八小时。

2012年,怀俄明州杰克逊市的高中将预备铃时间从早晨7:35改到了8:55。在该学年中,因16至18岁司机造成的车祸数量从前一年的23起降至7起。学生们的学习成绩也有所提高,不过并非所有学生都是如此。

在整个南华盛顿郡学区(明尼阿波利斯市除外)的高中将上课时间改至8:35后,学生们在上午第一节到第三节课学习的某些课程成绩进步了半个到一个绩点。研究还发现,在五个学区中,有两个学区的学生在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CT)等全国性考试中综合得分显著提高。

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睡眠质量可以直接影响到学习好坏,是因为人体需要在深睡阶段储存新的知识。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大脑高度活跃,对白天的数据资料进行整理和分类。青少年的睡眠时间越充足,他们吸收信息的效果就越好。

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心理学助理教授,睡眠研究员杰茜卡·佩恩(Jessica Payne)表示:“睡眠不足令青少年丧失的不仅仅是巩固信息的能力,还有将信息转化和重组,引申出推论并深入洞察问题本质的能力。”

去年2月,哥伦比亚学区的学校董事会召开会议,考虑推迟上课时间。“获知学生在这个问题上拥有发言权,实在令人欣慰,”吉莉告诉他们。“因此,我感谢你们。”

决定性的时刻在3月份董事会的下一次会议时到来。吉莉坐在前排,在Twitter上张贴消息,并最后一次向董事会陈辞。“我知道,(推迟上课时间)不怎么符合传统,而且必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抵触。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经过董事会表决,以6比1的绝对优势决定将高中上课时间推迟至早晨9点。“吉莉在其中发挥了关键的推动作用,”学监克里斯·贝尔彻(Chris Belcher)说。

现在已经是执行新作息时间的第七个月。石桥高中的放学时间延迟到了下午4:05,这给一部分同学造成了麻烦,比如运动员要参加客场比赛往往就没法上最后一节课。

“等做完家庭作业,很快就到晚上11:30了,”橄榄球队的毕业班球员布雷·登帕克(Brayden Parker)说。“我宁愿在天黑前回家,想要有更多的时间放松一下。”

该学区的高中也在尝试进行一些调整,以适应新作息时间表,例如,在大巴上增加Wi-Fi服务,以便运动员们在途中做作业。有些课程每周只授课一两天,再辅以在线辅导。同时,也有更多体育活动和俱乐部选择在早晨上课前集会。

一部分家长和头一堂课的老师已经看到了回报:学生休息得更好,精神也更足。

最近的一个教学日,早晨7:45,石桥高中有着天窗和宽阔走廊的长条形单层建筑中阳光普照,寂静无声。

然后,就像管弦乐队开始调音一样,学生们陆续到达,有人讨论着俱乐部或者合唱团的事宜,其他人则在餐厅碰面,一边吃早餐一边聊八卦。随着公交车到站,更多的学生走了下来,笑声响彻大厅,还有学生从停车场中过来加入其中。人群越聚越多,几乎可以说世某种特殊的文化。

早晨8:53,吉莉拽着她的背包从北门入口处冲进来,长长的头发乱蓬蓬的,也没有化妆。

“现在即使我上学迟到了,”她沿着走廊飞奔,想要赶上8:55的预备铃,“最多也只是三四分钟的事儿。”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2015-11-15 20:27:03

主题: 性不性,不应是让我们羞愧的理由
【性不性,不应是让我们羞愧的理由】
 
放在10年前,要是有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会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上将自己失去童贞的年龄公之于众,我一定会尴尬至死。
在我20多岁的时候,那会儿谁要是到了这个年龄还是处子之身,似乎只有两个理由说得过去:1.这人是个虔诚的宗教狂,发誓要在结婚前保守贞操;2. 这人是个废物,严重缺乏吸引力和社交能力,连最基本的生物本能需求都搞不定。
可我既不是虔诚的教徒,也很清楚自己绝非“屌丝女”,但我仍然为自己寡淡的性事感到无比羞惭。 
这并不代表我害怕或者厌恶性生活。和我认识的大多数人一样,我隔三差五也会聊到它。跟人聊天的时候,我是个酷女孩,狂放大胆且风情万种;但在私底下,我却几乎没有性生活。事情会是这样也不全是我所愿——在我的理想中,我应该在大一或者大二时初尝性爱滋味,但上天一直没有给我合适的机会。我想要做爱,可我希望对方是我爱的人——至少也得是个我喜欢的人,一个能让我相信他在把我弄上床后至少还愿意继续跟我谈一两个月恋爱的人。
于是我就等啊等啊,虽然越来越为自己的状况感到难为情,却也不至于因此放宽标准,随便找个没兴趣的人来将就。
自西方文明诞生以来,性似乎总是跟耻辱放在一起。同性恋者不得不将自己的性欲望深埋心底,生怕被人避之唯恐不及甚至遭到杀害;怀孕的少女被送进“留产院(maternity homes)”分娩,好远离邻居的窥探……长期以来,性生活一直充当着衡量一个人“正派体面”与否的标尺,受到严密的监督,容不得出半点差池。
然而,就在近几十年里,我们评价性活动的标准,以及我们因性活动而羞耻的原因都发生了变化。性爱不再是被谆谆告诫不能碰触的禁果,跟人成就好事再也不怕被扣上肮脏和堕落的罪名。甚至,你要是不做爱,反而会被人说成是可怜虫、假正经和讨厌鬼。
当然,我不是说过去的那些正统观念业已消失殆尽——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依然充斥着对“荡妇”的羞辱和对同性恋的憎恶。但如今性行为规范中又增添了危害性更加隐蔽的新内容:一系列关于性生活频率、能力和性身份(sexual identity)的完美典范和目标。
我们常见的关于做爱频率的性行为习惯调查中就隐含着这些理想目标,而且它们很快就藉由通俗文化摇身变成了一种教条(随便找一名女性杂志的忠实读者出来,她都会告诉你:人每周“应该”有两到三次性生活)。当你看到有人将性描述为每个人都饮之不绝的水龙头,当你听见有人暗示你的性生活不够圆满,满足不了你的伴侣的需求——甚至不足以维系你们的感情时,你都会发现这些理想目标的影子。
然而,在这些新版性爱正统教义中,最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一条铁律正是:你应该做爱。若是已经有了爱人,那性生活就是衡量两人关系健康与否的指标,是公正地反映伴侣之间相互渴慕程度的晴雨表;对于单身贵族而言,性生活代表着“身价”——魅力几何,是否在尽情享受生活等等。正如《时尚COSMO》(Cosmopolitan)杂志的创刊主编海伦·格利·布朗(Helen Gurley Brown)的名言所说:“我的生活信条是无性则死。”
如果性爱对人有益又给人愉悦,那么没有性爱的人生想必称不得圆满;如果说性爱是天性使然,那么不做爱显然有悖自然规律;如果性爱是最终极的快感,那么不肯尽其所能地去索取它的人肯定是哪里出毛病了;如果你明明有机会做爱却没有做,那么,要么你深受压抑,要么你实在不招人待见。
这些问题不仅困扰着那些20多岁的处女处男们,还影响着每一个担心自己的性生活不合格的人——也就是说,几乎我们所有人。
虽然性爱是如此具有益处和乐趣,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却都在经历性生活不够尽如人意的时期。也许你不像以往那样渴求性爱,担心这会不会影响到你与伴侣之间的感情;也许你非完全自愿地单着,可世上诸人却都以为单身生活就应该有如超长版的《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或《明星伙伴》(“Entourage”);也许你的性冲动很强烈,只是目前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又或者你从小所受的教育让你觉得这种最根深蒂固的肉体欲望令人作呕;当然,也许你是从来就不觉得做不做爱有什么大不了的,宁愿去跟朋友们消磨时光或是吃块美味的披萨。
很可能,性爱将来也会一如既往地深深影响我们。它与大多数人相互联系并与他人建立起亲密关系的方式密切相关(更不用说释放性欲的需求以及异性间性交对物种繁衍的影响)。不过,像现在这样给性爱加上过多的感情和象征意义却没什么必要。无论是性冲动也好,没有性活动也好,都不应是让我们羞愧的理由。
说回我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不再因自己仍是处女而难堪。我成长了,成熟了,还开始了一段更符合社会文化模范的恋爱关系,这些都从一定程度上帮助我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此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认识到,纵然我之前会落得惭愧不已不乏我个人的原因,事实上,还有太多人都感觉自己做爱“不够”,而消解这些焦虑的一个最好的途径就是与人分享那些令我们深感困窘的故事。
郑重声明:我的第一次是在26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5-11-15 20:25:55

主题: 性、婚姻、爱情,年长女性的文化突围
【性、婚姻、爱情,年长女性的文化突围】
 
过去42年里,有两个词一直困扰着埃丽卡·容(Erica Jong)。第一个是“zipless”,第二个词则不适宜刊在这张报纸上(即“zipless fxxk”——译注)。
这两个词组成的短语因她1973年的畅销小说,售出2700万多册的《怕飞》(Fear of Flying)而不朽,成为随意、不顾后果的性爱的代名词,被载入文学史册。它令容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女权主义的英雄,乃至女性性解放的化身,在促进她事业发展的同时,也限定了她的事业生涯。
容说,这个短语也带有讽刺意味,但是却被错误地理解为对不节制的性欲的一种赞许。
 “人们误解了‘zipless’这个词”,73岁的容女士在上东区公寓中接受采访时说。“我在《怕飞》中说过,这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理念和幻想,我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性爱,但是人们似乎忽视了这一点。”
如今,几十年过后,她的新小说《怕死》(Fear of Dying)将在周二出版,它被成为《怕飞》的“精神”续集,书中她重新挖掘出这个短语,并且重新塑造它的形象。
《怕飞》中直白地描写性欲,以及主人公伊莎多拉·温(Isadora Wing)独立的性格,令读者大为震惊;而《怕死》则以直率质朴的细节描写老年人的性爱,从而触及另一个更为持久的禁忌。容笔下新的主人公是一位60岁的祖母,充满欲望,性格活泼,在一个名叫zipless.com的约炮网站上寻觅肉体的满足。
“我一直都想为那种尚不存在的女人写书,所以我想,我应该写一个年长的女人,她性感、迷人,愿意去探索生命,”容说。“悲哀的是,这并不受到赞美,我希望会有很多年长的女人读这本书,让她们意识到性爱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了种形式。”
故事的主线是退休女演员凡妮莎·范德曼(Vanessa Wonderman)对衰老与死亡的恐惧。她想逃离与比自己老得多,有勃起障碍的丈夫的无性婚姻,于是在网上寻觅情人。接下来是一串超现实的邂逅――一个男人写来电子邮件,以猥亵的照片作为自我介绍,还有一个男人希望她穿黑色橡胶紧身衣。和一个已婚老年情人在酒店的幽会不能令人满足,凡妮莎心烦意乱,担心自己的性生活就此告终了(不过这毕竟是埃丽卡·容的小说,她的性生活还完不了)。
有些容的书迷和同龄人觉得,当前的文化将青春神圣化,无视年老女人,或者一味把她们贬低为老处女或者丑陋老太婆,容的小说是对这种现象的矫正,早就应该出现了。
“文化中有一个巨大的空白,没有人把年老的女人塑造为女主角,塑造成浪漫的人,性感的人,富于创造性的人,男性就没有这样的空白,”《美丽迷思》(The Beauty Myth)一书的作者娜奥米·伍尔夫(Naomi Wolf)说。“女人就算步入老年,也仍然会成为这样的人。”
关于年老女性所面临的社会与文化困境的讨论还在持续加剧,《怕死》的出现恰逢其时。喜剧演员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一则被广泛收看的小品里讽刺年长女演员经常被边缘化的现象,它建立在一个滑稽的前提之下(其实几乎已经不滑稽了)——一个年老女演员的魅力一夜间就消失了。性爱治疗师和上师们出版了几十本 《老年人性爱》、《50岁后的性爱》之类的指导手册和励志书。还有一本恶作剧的书名叫《60岁后的性爱》(Sex After 60),里面全是空白。
但是通俗小说从未广泛探索过这个题材。“女人一旦年过60,就不再被允许拥有激情,”容在《怕死》中写道。“人们觉得我们应该成为祖母,回到宁静的无性状态中去。”
容早年曾是诗人,在《怕飞》之前出版过两本诗集,后来她把《怕飞》卖给亚伦·阿舍(Aaron Asher),此人曾为索尔·贝娄(Saul Bellow)、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和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担任编辑。容记得当时阿舍告诉她,这本书大概能卖出3000册。
结果这本描写一个年轻女诗人和丈夫一起去维也纳旅行,试图靠外遇实现幻想的小说成了畅销书和文化里程碑。约翰·厄普迪克(John Updike)将它同《麦田守望者》(The Catcher in the Rye)相提并论,亨利·米勒(Henry Miller)说它是开创性的文学成就。这本书被译为40种语言,为女性的自我表达开辟了道路,经常被第二代女权主义者引用。
“在当时,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带来一种观念,一个女人可以突破女性作家写作的传统,带着热情与幽默书写那些女性的禁忌题材,”斯坦福大学英语系教授雪莉·费舍·费什金(Shelley Fisher Fishkin)说。
后来容出版过三本回忆录,五本诗集和八部小说,包括关于萨福(Sappho)的历史小说与研究,但它们都无法与《怕飞》的流行程度相比。她说,人们常常把她和小说中她那个大胆的虚构人格伊莎多拉密切联系在一起,这有时让她觉得受到压抑。
 “《怕飞》如影随形地跟着我,”她说。
她努力想写《怕死》已经有十年了。起先,她想让上了年纪,变得更聪明一点的伊莎多拉做女主角。但是重新带回这个角色让她感觉不自然。“《怕飞》有太多包袱,”她说。“期待的重量非常可怕。”
最后,容让伊莎多拉成了客串出场的配角,一个老成世故的朋友,而凡妮莎则与作者本人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她用这本书来探索目睹父母缓慢逝去的痛苦过程、对失去自身美貌和活力的恐惧、当上外祖母的喜悦之情,乃至和自己女儿莫莉·容-法斯特(Molly Jong-Fast)之间的关系――她的女儿和凡妮莎一样,也要和毒瘾作斗争。
容有着温暖、饶舌的性格,喜欢打乱生活与小说之间的界限,这常常会勾起读者的八卦之心。她写过自己和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当时的丈夫安迪·斯图尔特(Andy Stewart)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搞一夜情。但是自传式的影射也可以用到朋友、家人、前夫和前情人们身上(她的第四次婚姻是与离婚律师肯·巴罗斯[Ken Burrows],持续了26年)。2008年,她的姊妹苏珊娜·达奥乌(Suzanna Daou)在一次关于《怕飞》的研讨会上公开质问她,说这本书从她和她丈夫身上取材,让他们觉得尴尬。
她的女儿容-法斯特也是作家,说自己还没读过《怕死》,也不想读,她说,书里重现了她当时接受戒毒治疗的过程,“这并不是我的首选”。书中母女一起参加康复野餐的情形几乎不像是虚构,还有几段,和容最新回忆录中描写她发病经历的内容几乎一字不差,有同样的对话和描写。
“我不看她的书,”容-法斯特说。“为了我的精神健康,我最好别看。”
几位文学评论家已经批评容这种指向自我的风格和习惯是炒冷饭。2006年,《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对她当年出版的回忆录发表了尖刻的评论,认为容在《怕飞》大获成功之后,注定要陷入“永远的自我模仿”,还批评她那种“惊人的自我陶醉”。
《科克斯评论》(Kirkus Reviews)发表了对《怕死》的预先评论,写道,“连看300页凡妮莎的故事就像在飞越大西洋的航班上,身边坐着一个不停说话的人,其实他根本没多少值得一说的东西。”
容说,和事业生涯早期,她的脸皮厚了一些,对待差评也有了更加哲学的态度。“我们不能控制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形象,”她说。“但是如果你花了十年时间写一本书,人们却不爱看,这仍然会让你觉得伤心。”
她也拥有不少声援者,其中包括苏珊·契弗(Susan Cheever);历史小说家肯·福莱特(Ken Follett)说,《怕死》展现了“埃丽卡最好的一面”;小说家詹妮弗·韦纳(Jennifer Weiner)曾说《怕飞》影响了她的文学创作。
“《怕飞》为很多人打开了大门,让他们大开眼界,让人们以不同的视角去看待火车上坐在他们身边的体面女人,我觉得《怕死》也会有同样效果,”韦纳说。
容热爱的喜剧明星里也有她的拥趸,伍迪·艾伦(Woody Allen)喜欢《怕死》,并且出人意料地为它做了腰封推荐。
“我记得他的名言:‘我不怕死;我只是希望到时候自己别在场才好’,所以我觉得他应该看看这本书,”容说。“送书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从不写腰封推荐’。后来他反悔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5-11-15 20:24:56

主题: 英国大学“强奸文化”盛行引担忧
【英国大学“强奸文化”盛行引担忧】
 
 
在剑桥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后我回到家中,听说了许多发生在大学朋友身上的性侵经历,这些真实的经历骇人听闻,如被迷奸或趁酒后强奸等。这种“强奸文化”亟需重视。
某个朋友向我诉说了她被性侵的过程。那是大一迎新周的第二个晚上,她与朋友们一起参与社团的迎新活动,在那儿她结识了一个男生并与他亲吻,等她想离开的时候不料被他尾随并拽到厕所里,并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
我朋友之前喝了很多酒变得不省人事,无法把他从身上推开也没办法拿出手机求救。幸运的是,这个时候她的朋友因为担心她出事而打电话找她,最后她逃出了卫生间,但这件事给她的大学生活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另一位女孩也道出了她的阴暗回忆,她详细地描述了这个过程,当时她竭力反抗,但最后仍被夺去了贞操,自此以后她便很少与异性有过亲密的举动。
我的一位好朋友也曾有过被迷奸的经历,有过好几次她的饮料中都被人偷偷掺进了迷药。有一次,那时是晚上9点,她正在街上走着,突然觉得两眼发黑,第二天醒来时完全记不起昨晚发生的事。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在路上遇到一个假装问路的陌生人,随后便被带回了公寓,虽然她记不起整个过程,但她可以肯定自己被他侵犯了。
校园性侵事件虽频发发生,但学校几乎没有采取过有效措施解决问题。尽管经常发生“小混混”性骚扰女生的情况,但学校只会提醒女生学会自我保护,并不会从教育男学生的角度来解决此类事件,这反而纵容了男生的性侵行为,但高校几乎没有自我质疑过这点。
在剑桥大学里,来自不同院系的男生和女生们会进行联谊,这也是大学里司空见惯的社交活动。在联谊过程中,女生在旁人的鼓动下不知不觉就喝了许多酒,最后喝到不省人事,给那些不怀好意的男生制造性侵的机会。
一位男性朋友也承认联谊活动最容易“趁虚而入”。一些男生口中所谓的联谊“成功率”实际上就是和多少个女生发生关系。某男生曾毫不掩饰地说过,去年这个联谊的“成功率”高达70%,因此他才去参加。
说到大学联谊这个话题,就不得不提到性别歧视。某些女生穿着过于暴露也容易引起别人的歹念。我刚上大学的第一个星期就被邀请参加一个带有色情意味的联谊活动。
女生穿着太暴露容易传达给男生一种性暗示,成为男性意淫对象,进而增加遭受性侵的风险。“女为悦己者而容”这个观念如今还是影响了不少女生,女性以性感的衣着来取悦男性,但当男性想进一步发生性行为时女性又十分抗拒。
最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弱势”也造成部分女生遭性侵不敢大声说“不”。一些思想还不不成熟的男生竟然拿性侵来开玩笑,我在大学里亲眼目睹一位男生被问及做过最“大胆”的事情时,他竟说他当时确认一个女生醉倒后就尝试挑逗她,另一个男生插了一句“这是必学的泡妞技能”。
令人感到担忧的是,这些轻浮的男生不管女生是否同意就占其便宜,而这些男生当中未来可能有人成为医生、律师、科学家或教师,并把在学校的不良行为带到社会中。
而对于校方来说,必须杜绝这类现象的发生,不能让女学生置身于一个充满性侵犯、性骚扰以及被对象化的环境里,并将因酗酒或衣着暴露而遭性侵的责任归结到女生身上。
据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NUS),女学生遭性骚扰和性暴力的风险正在增加,在如此环境下,学生的心理健康会大受影响,但目前政府还没有具体的政策来遏制校园性暴力。因此,高校必须行动起来解决这个问题,所有学生都应有权提出意见,我们不能继续放任这种“强奸文化”。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5-11-10 21:44:56

主题: 迈入60岁,好多事你就不担心了
【迈入60岁,好多事你就不担心了】

 

变老有太多恼人和糟糕的事情:身体变差,记忆力下降,没完没了地重复个人的过去,并且只有你一个听众。

不过变老还包含一种深刻的解放:获得一种得来不易的态度。只有到了60岁的时候,你才会开始泰然自若地说:“我太老了,这个不适合我。”

这句话将会成为我的个人箴言。我拼命地练习着这句话,然后惊讶地发现,对于那些曾经打击过自己虚荣心的恼人之事,现在的我竟然已经不屑一顾了。

一位比我小的女性建议我说,“老”这个字可能用得不对,应该换成我太“明智”或者太“聪明”了,这个不适合我。但是“老”是我想要的,是我争取到的。

先从作一个老女人开始吧?鸡翅胳膊,臀部,脖子,一层层的褶子和皱纹,这些东西让别人发愁去吧。我太老了,不在乎了。我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忧心于自己的样貌,在进入青少年时期之前就开始了。

没有哪个部位能够幸免。我的发际线:为什么我才十岁就非得有个寡妇尖?我的脚趾头:太短。我的全身:太胖。然后有一次伤心至极时,我又嫌弃身体太单薄。总之没有一个地方是称心的。好吧,我对脚踝还挺满意,不过仅此而已。

我们在折磨着自己。如果不迫使自己厌恶自我,那么刻薄的女孩子们,就像一座座生命之桥下藏着的巨怪一样,会替我们来厌恶自己。

连古怪模特的潮流都带不来什么安慰;她们看上去完美无瑕,怪得那么美,怪得别人无法企及。要不然我们都可以去当模特了。

最近有一天,我打开了一个旧箱子。因为把钥匙弄丢了,这个箱子被锁着很久,我也忘了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不过,在一个下雨的午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用螺丝刀成功地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面装满了我4岁到40岁的照片。我第一次发现,虽然对自己的长相曾深感绝望,可是曾经的我很美丽。

里面还有我所有朋友的照片。对于她们的头发、体重等,我曾无数次地表示同情,偶尔会给她们一些安慰和赞美。不过正如我所料,现在看来她们也很美丽。我们曾经、现在都很美丽。我们的母亲就是这么告诉我们的,或者应该这么告诉我们(嗯哼)。

照片中的笑容,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提醒着自己今日我所知的笑容散发着一股力量。

年轻的女性们,你们要铭记在心:为何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安全感的缺乏上?毫无疑问,当我80岁的时候看着自己60岁的照片时,我就会想到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年轻,美丽和喜悦。

我很高兴自己有着健康的身体,它让我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或许它松松垮垮,偶有不适,不过还是坚持住了。所以可能我太老了,已经不适合穿紧身牛仔裤,不适合穿6寸的细高跟鞋,也不适合纹身,把头发染成绿色了。

体重增加了?那就穿拿衣柜里的宽松款衣服好了,别整天跟本和杰瑞厮混(指Ben & Jerry's牌冰激凌——译注)。这没什么大不了。不值得为之辗转难眠。而且,我这把年纪不需要睡觉了,至少大多数的夜晚看起来是这样。

睡眠减少会让我在白天有点烦躁,所以现在能在家办公还不错。办公室政治?性别歧视?我都见识过了。看着男人们干活少拿钱多。在人事变动时看着杯中的茶叶读解未来。听着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的低语。

我想对比我小的同事们说,这些都不重要。只有性别歧视不一样,这东西就像毒漆藤,根深蒂固:它们遍地丛生,拔掉了也还会再冒出来。

最重要的是工作。它让你感到快乐,或者有希望吗?它能滋养你的心灵吗?我目前是一名气候环境活动人士,这是我所做过的最艰难、也最让我着迷的工作。年纪大了,我已经没兴趣为黑暗势力服务,也无意做无望和让人绝望的工作。只要眼睛盯着球,每次挥杆都一个跟进动作,我们都会更有效率,不只是在高尔夫球场上。

还原能力在生活中很关键,到了这个年纪,我大可以这么直白地讲。我们总有被生活击倒的时候,能重新站起来才有价值。等到了中年,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把人生重来不止一次了。

我还可以再加上一点,还原能力是重新找回自己15岁时感觉的秘诀。实际上,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像活在15岁。

但年纪大了,我就不愿意费力去改变别人。付出大代价之后,我现在已经明白,你一开始看到一个人是什么样,他/她就永远是什么样。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一些行为习惯的矫正。但这几十年听人们抱怨自己的婚姻或爱人,我听到永远是一样的内容。

我开始意识到,人际关系中的可预见性,甚至仪式化的东西,也会让人觉得舒服。它们变成了一种舞步,每个伴侣都以熟悉的动作舞蹈,绕步换位,直到音乐停止。

碰上毒舌、脾气不好和骄纵的人怎么办?直接走开,我已经没什么跟人斗的劲头了。接受友情有起有落这一点会好过很多,而且爱的有机本质也的确有它动人的地方。

过去我认为人年纪大了就不会再交朋友,但我已经发现也不是这么回事。有时候,会有人莫名走进你的生活,然后你发现,自己并没有老到不能爱的那一天。而且还会有下一次(这也是还原能力)。

也不要说自己太老了,不该有什么欲望。我已经进入约会时光的晚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当你在浅水区见识了足够多的浅滩和漩涡,哪天要面对斯库拉(Scylla)和卡律布狄斯(Charybdis)这个级别的希望与失望起落时,会容易许多。把注意力放在浅水上。到如今,我们已经知道深水是什么样了。

对于别人的不礼貌、欠考虑、不靠谱和粗心大意,以及所有令人生厌的品质,忽略它们吧。也改改自己一些讨人厌的习惯:执念、向往、强求和诸如此类浪费宝贵脑细胞的活动,这些脑细胞蛮可以用来玩数独,或至少能玩个拼图,如果不想听大学时最爱的贝多芬奏鸣曲的话。

我最新的箴言是解放自己。每周至少一次,我会遇到状况,放在以前(年轻的时候),它会让我崩溃,或让生活失去重心。

如今,在离它十英尺远的地方,我就认出这类麻烦(相信我,这是个很大的进步),而且还能跟自己说:太老了,折腾不起。这让我少受很多折磨,而且我们都知道,就算你不自找麻烦,这种事也有一大堆在前面等着你呢。

既然这世上会有Yo这样满足很多人大声宣示自我需求的产品存在,还成为最畅销应用,那我也想要一个叫“2old4this”(年纪大了,用不着)的应用。把它作为一个标签,用来拒绝那些曾经让你大伤脑筋的东西,用来跟所有无所助益却又牵绊我们的事物说再见。这样的应用应该挺值拥有。但是,谢天谢地,我年纪大了,用不着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2015-11-10 21:43:48

主题: 奖励还是惩罚,更有利于戒烟?
【奖励还是惩罚,更有利于戒烟?】

 

想让吸烟者戒烟,是对戒烟成功大加奖励还是对戒烟失败小施惩戒更加有效?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研究人员让CVS药店(CVS)的一大群员工及其亲朋好友接受了不同的戒烟方案。

他们得到的答案展示了人类行为中令人惊讶的一面。有很多人都愿意参加奖励方案,但在加入之后,真正戒了烟的人寥寥无几。而在同意冒险尝试惩罚方案的那一小部分人当中,成功戒烟的可能性却是前者的两倍。

这项试验于5月13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它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项以测试经济奖励能否改善人们健康为目的的研究。该试验采用了心理学和经济学部门在近几十年来建立起来的人类决策理论,并将其应用于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店CVS Caremark公司的员工及其朋友或亲戚。合计参与人数超过了2500人。

研究人员发现,与传统的戒烟方法,即通过各种方式免费帮人戒烟(如提供咨询,使用口香糖、药物或贴片等尼古丁替代疗法)相比,提供奖励的效果要好得多。但他们也发现,如果要求参与者交150美元保证金,且告知他们在6个月内无法戒烟就拿不回保证金,戒烟的成功率几乎可以翻一番。

该研究的负责人,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School of Medicine)健康激励和行为经济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Health Incentives and Behavioral Economics)副主任斯科特·哈尔彭(Scott Halpern)博士说:“胡萝卜加一点大棒的效果比纯用胡萝卜更好。”

在这个医疗费用不断上涨的时代,上述发现很可能会引起那些正在考虑该为自己的员工提供何种福利待遇的大公司的关注。大多数大型用人单位承担着员工医疗费用的绝大部分,他们现在多以员工保健计划(employee wellness programs)的形式来激励促进健康的行为,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多少证据能证实哪种方案可以真正有效地指导他们。

CVS(也就是协助进行该研究的公司)下个月将利用上述研究成果为其20多万名员工设计激励戒烟的方案。

“这些大型用人单位每年平均要在每名员工身上花费800到900美元,”哈尔彭博士说,5年内医疗支出增加了近一倍,“但他们花钱时却往往对人员心理层面上的因素视而不见。”

这项试验就是为了要改变这一现状。研究人员向参与者们随机分配了多种戒烟方案,并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参加。分配入惩罚方案组的参与者中约有14%表示接受,相比之下,分配入奖励方案组的参与者中接受者高达90%。

惩罚方案要求参与者缴纳150美元保证金;6个月后,成功戒烟者不但得以退还保证金,还将获得650美元的奖励。而在纯奖励方案中,参加者戒烟6个月就可以获得800美元的奖励。

纯奖励方案组的参与者中戒烟成功率很低,约为17%;相比之下,在惩罚方案组中成功率则超过了50%。不过,考虑到愿意接受惩罚方案的参与者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有较高的戒烟积极性,仍需对上述数字加以校正。

但即使经过这么一番校正,愿意接受惩罚方案的参与者戒烟的可能性仍是选择单纯奖励方案者的近两倍,是只接受免费咨询或尼古丁替代疗法者的五倍。纵然如此,整体效果最好的仍要数纯奖励组,因为这组的参与者人数要多得多。

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卡斯·R·桑斯坦( Cass R. Sunstein)说:“这些发现很有独创性,可以应用于酗酒等很多健康问题,或是人面临严重自我控制问题的时候。”桑斯坦教授曾帮助建立起行为经济学领域的某些深具影响力的观点,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改变社会环境(例如,张贴简单的警告)可以敦促人们改善自己的行为。

2009年至2012年期间,他负责了奥巴马政府的管控政策,现在是哈佛大学行为经济学和公共政策项目(Program on Behavioral Economics and Public Policy)负责人。他为上文介绍的研究撰写过评论文章,但并没有实际参与其中。

总体而言,大多数研究参与者都没能成功戒烟。在研究结束时,最受欢迎的纯奖励组中有超过80%的吸烟者依旧在吸烟。但研究人员表示,即便如此,他们的成功率仍远远超过了传统疗法,这表明提供经济奖励有可能带来重大的公共卫生效益。

在美国,吸烟是可预防性死亡的首要原因。每年因吸烟相关疾病致死的美国人超过48万人。因此,哪怕是吸烟率的小小降低也将带来巨大的健康效应。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2015-11-10 21:42:44

主题: 爱抑郁的人需警惕中风风险
【爱抑郁的人需警惕中风风险】



已有研究表明,抑郁会增加中风风险。现在,一项新的分析发现,即使在抑郁症状消退后,上述风险仍然存在。
 

研究参与者为16178名在基线(即研究开始)时无中风的男性和女性(其时他们的平均年龄为65岁)。在研究期间,科学家们每隔两年对他们进行了访谈,并使用经过充分验证的量表分别评估了他们是否存在抑郁症状。根据连续两次访谈的结果,研究人员评估了参与者在那四年里的抑郁情况:始终无抑郁或症状很轻,在两次访谈之间出现抑郁症状或已有的抑郁症状缓解,始终存在重度抑郁。


在随访期间,参与者共计报告了1192例中风事件。研究人员分析了参与者连续两次访谈评估出的抑郁水平与参与者在其后两年内的中风风险之间的关联。该研究发表在《美国心脏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上。
 

不出所料,研究人员发现,持续存在重度抑郁症状与中风风险增加一倍以上相关,而那些无症状或症状较轻的参与者的中风风险则并未增加。
 

但他们也发现,曾经存在重度抑郁症状的患者,即使其症状在访谈间期已然缓解,他们的中风风险仍然较高,与那些始终存在重度抑郁症状的人相比,两者的风险差异无统计学显著性意义。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哈佛大学(Harvard)的博士后葆拉·希尔桑斯(Paola Gilsanz)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抑郁症治疗能否降低中风风险。“我们并没有对参与者从抑郁中恢复的原因加以区分,”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不同的恢复原因可能会引起不同的后果,听起来这很有道理,但从我们的研究中无法证明这一点。”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