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华人心理健康报
作者: cpht
域名: blog.mitbbs.com/cph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601000000 ~ 20140701000000


2014-06-17 23:45:20

主题: 《临床性心理学总论》电子版重印前言
【《临床性心理学总论》电子版重印前言】

“医学心理学老专家联谊会”于2013年成立,成员都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进入了医学心理学的专业领域。“联谊会”号召大家将自己的早期著作制作成电子版发布,以示早期医学心理学工作的艰辛努力。

1984年,我是重庆市级机关直属医院的一名医生。在重庆市心理学会的大力支持下,于当年10月在该院开设了重庆市第一家临床心理咨询门诊。我也成为重庆市的第一个心理医生。在临床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工作中,我接待了为数不少的性问题来访者和性障碍患者,也积累了不少临床经验。当时在中国,“性”还被看做是洪水猛兽,性心理学几乎是一片空白。我暗自下决心,重点研究性心理学,填补这个空白。

1985年11月,全国医学心理学第四届学术年会在广东肇庆召开。我的论文“试论我国性心理学的普及与研究”在大会交流,引起了与会专家的关注。1986年7月,这篇论文发表在《医学与哲学》1986年第4期,这是中国当代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性心理学论文。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吴阶平教授对这篇论文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此后,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了一系列有关性心理学的论文,如:“如何在大学生中进行性心理卫生教育”(《中华医学教育》1986年第9期)、“性心理障碍临床案例报告”(《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87年第4期)、“临床心理咨询中的性问题155例资料分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87年第5期)、“性障碍的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全国第六届医学心理学学术会议,1987年9月)、“性感集中训练法治疗性功能障碍35例”(首届全国性心理健康学术会议,1987年11月)、“儿童性心理卫生与早期性教育”(《中国妇幼健康》1988年第1期)、“高龄者的性生理与心理卫生”(《国外医学—老年医学分册》1988年第4期)、“认知行为疗法治疗性功能障碍的探讨”(第二届全国性学学术会议,1988年11月)、“祖国医学中的性心理与性医学思想初探”(《中医心理学荟萃》,王米渠主编,云南科技出版社,1988年)、“性心理与性功能障碍”(《医学心理学》,姜乾金主编,浙江大学出版社,1988年)“青少年青春期性生理及性心理的调查研究”(《心理科学通讯》1989年第1期)、“论性科学研究的几个基本问题”(《中国社会科学》1989年第3期)、“中国性科学的现状与展望”(《医学与哲学》1989年第6期)、“性心理健康面面观”(《中国妇幼健康》1989年第6期)等。

这本《临床性心理学总论》是我写的第二本关于性心理学的书,第一稿完成于1988年5月。第二稿完成于1988年11月。我写的第一本关于性心理学的书《性心理学探索》第一稿完稿于1986年2月,第二稿完稿于1986年11月,几经周折,才于1989年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当时我估计,《临床性心理学总论》正式出版不知又要等到猴年马月(顺便说一句,1988年人民卫生出版社约我写的《性心理卫生》,1989年就纳入了出版计划,但最后连手稿都被他们弄丢了,至今没有出版)。1987年6月,我从北京医科大学全国高等医学院校首届医学心理学师资班毕业回到重庆,担任重庆心理咨询研究所所长(1988年更名为重庆心理学应用研究所),算是有点权了。所以,1988年12月就以内部交流的形式印刷出版了这本《临床性心理学总论》。全国各地的医学心理学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员纷纷订购这本书,这也算是为我国早期的医学心理学事业做的一点贡献吧。

本书出版已经25年了。纵观全书,一些观点(如同性恋)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性心理学基本理论和方法仍然保留至今。该书也就作为性心理学领域的早期记载吧。

邓明昱 博士

2014年6月16日于美国纽约

本书下载链接:http://www.medline.com.cn/lzj2013-BOOKS/BOOKS-.htm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4-06-07 01:00:42

主题: 关于《性心理学探索》编著出版的幕后故事
【关于《性心理学探索》编著出版的幕后故事】

 
——邓明昱 博士——

 
“医学心理学老专家联谊会”于2013年成立,成员都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进入了医学心理学的专业领域。“联谊会”号召大家将自己的早期著作制作成电子版发布,以示早期医学心理学工作的艰辛努力。为此,我将25年前出版的《性心理学探索》做成电子版,放在“医学心理学老专家联谊会”的网站上。顺便也写一篇当年编辑出版的幕后故事,就算是“电子版前言”吧。

1986年7月,我的一篇论文“试论我国性心理学的普及与研究”发表在《医学与哲学》1986年第4期,这是中国当代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性心理学论文。我怀着怦怦不安的心情,将这篇文章寄给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吴阶平教授。当时,吴教授已经担任中国科协副主席了。我压根没有想到他会回信。哪知一周以后,我接到了一封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的信件。拆开一看,原来是吴教授的亲笔回信。信中写道:“性心理学对于提高性健康水平、普及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你提出的‘普及’和‘提高’的观点,我非常赞成……”看了这封信,我的心里热乎乎的。没有想到,一个誉满全球的医学家,竟然给我这位年轻的无名小医生亲笔回信。

1986年11月, 我的这本书《性心理学》完成了第二稿。按当时中国的规定,带“性”字的书,只有人民卫生出版社、人民军医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和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才能出版。我把书稿送给人民军医出版社,请他们审阅。一个月后,初审完毕。他们说,这本书只能由吴阶平教授审稿后,才能出版。随后,人民军医出版社的负责人将书稿送给吴教授了。令我非常感动的是,1987年春节的假期,吴教授根本没有休息,而是一字一句地审阅我的书稿。不但改正了错别字,连用错了的标点符号都改了过来。审稿完后,写了三大篇的审稿意见。我还记得,吴教授一开始就写到:“《性心理学》这本书,对于开展性知识和性道德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但目前国内这类书是没有或者基本没有。所以,我的总体愿望是帮助这本书出版”。吴教授的这段话,总体上肯定了这本书的价值,明确了出版的意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根据当时的国情,吴教授对这本书提出了很多中肯的修改意见。我印象最深的这样一段话:“该书作者是一位青年医生。他从临床治疗的角度,对各类性功能障碍和性变态提出了详细的心理行为治疗方案,并附上了许多病案。我认为,这些病案目前不宜公开发表,以免造成资本主义国家攻击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借口……”。说实话,当初我看到这一段时,很不理解,而且觉得很委屈。随着工作阅历的逐渐加深,我才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吴教授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法保护青年学者。

尽管当时心里有些委屈,我还是按照吴阶平教授的审稿意见和人民军医出版社的建议,对《性心理学》作了大幅度的修改,删除了全部的临床病例。全书原有40万字,也删减为20万字左右。书名也改为《性心理学探索》。然而,人民军医出版社最终还是不敢出版这本书。我又将吴阶平教授的审稿意见和修改后的书稿送到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在等候出版期间,这个书稿油印出来,作为全国首届性心理卫生骨干培训班(1987)的讲义。该书最终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在1989年出版。

 
2014年5月28日于美国纽约

 
本书下载:见“医学心理学老专家联谊会”网站-著作展台:邓明昱、王效道:《性心理学探索》上海科技出版社,1989年(国内较早性心理学书籍)。(电子书 下载 32M):http://www.medline.com.cn/index(1).htm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4-06-07 00:58:41

主题: 专家解析:如何解除性疲劳
【专家解析:如何解除性疲劳】

 

在临床心理门诊中,不少男性患者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明显不适的感觉,但在过性生活时,就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疲劳感。在这部分人群中,尤以工作忙碌的「周末夫妻」居多。

正当壮年却没了性欲?

小兰是一位三十岁的少妇,大她五岁的丈夫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两人刚结婚时,丈夫的事业刚刚起步,虽然日子过得很拮据,但夫妻感情非常好。

近几年,丈夫的公司有了很大好转,但小兰对他却是越来越不满意。每天一早就出门,直到深夜才回家,要么是一嘴酒气,要么就是一脸疲惫,往沙发上一倒就呼呼大睡。

小兰想不通,自己的丈夫在外人面前总是仪表非凡、精力过剩,偏偏一回到家就没精打采,偶尔过一次性生活,丈夫也是心不在焉,巴不得两下完事。小兰自恃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但现在完全变了,丈夫似乎不再迷恋她的身体了,小兰自然而然会多想。

于是她有意无意跟踪过丈夫几次,但一次也没有抓到丈夫「艳遇」的把柄。丈夫的确是在忙工作,忙策划、忙应酬、忙会议……总之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小兰无奈地想,与其这样,还不如重新回到以前的清苦岁月,小两口恩恩爱爱,说不完道不尽的甜蜜与幸福,而现在,钱比过去挣得多了,两口子的「爱情」反而少了。

「疲惫」从何而来

32岁的白领小王说:「天天忙工作,脑子里都是见客户、开会,心中堵得难受,哪里还有其他心思。」

性学专家告诉记者,紧张、压抑等不良情绪是性疲劳出现的根本原因。现在患上性疲劳的都市人年龄不大,健康状况也很好,对于他们来说,抑制性欲望最主要的因素是缓慢积累起来的心理疲劳,这种因为生活中各种挫败感、压力感而被抑制的「性」趣,对婚姻稳定和夫妻身心健康都 会有较大的摧残。

也有一些性学专家从深层次思考「性疲劳」的问题。他们认为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人性的紊乱。一方面,外来的性观念对年青一代产生了很大影响,他 们在放纵中产生了迷惘;另一方面,现代社会的快节奏,搅乱了人们原本田园牧歌式的家庭生活。相当多的人的心理(生理)节奏来不及调整或适应,进而不可避免地波及到性生活,以至于「性疲劳」成为某种普遍现象。

疲劳也有积极意义

性生活疲劳多见于男方,有些男性对自己出现的「性疲劳」耿耿于怀,对此,性学专家认为没有必要,性疲劳也有其积极意义。

疲劳是必然的、自然的,对体力的恢复具有保护作用。性疲劳有一个适应过程,正如人们对运动疲劳、劳动疲劳的熟悉、适应及习惯过程一样,对性生活的疲劳感也会随着熟悉、适应和习惯,自然而然的降临到共同生活多年的夫妻身上。如果这种性疲劳引起夫妻间自我心理折磨的话,就会影响家庭的和睦以及夫妻双方的身心健康了。

性学家们都表示,既然对于共同生活多年的「平淡夫妻」们进入疲劳期是很正常的,「性疲劳」是客观存在的。那么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夫妇之间如何调养情志,培育乃至开发性爱,享受性爱,将会成为当代都市人的一个重要话题。具体而言,针对性的解决问题,才是可行之道。

针对生活节奏紧张工作压力繁重的夫妻而言,在做爱前要多进行沟通,倾心交谈。倾吐是一种很好的压力释放方法,当压力被释放后,「性」趣自然就回来了。

针对夫妻之间相处太久「审美疲劳」,致使「性」趣索然的夫妇,应在做爱前首先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放下工作、生活的话题,变换一种感情交流的方式,放弃干巴巴的「献身」式尽义务,去享受去参与彼此的性福。

解除性疲劳四大公式

对于如何解决性疲劳的问题,性学专家们认为下述的四大原则,一定有一条适合你。这四大原则,我们不妨称之为「四大公式」。

公式一:随欲而性,做爱次数没有标准

不要觉得一个星期做一次爱,跟人家的夜夜笙歌相比就是不正常,只要夫妻双方都觉得性满足,即使半个月做一次爱也没什么不正常的。每个人的生理需求不一样, 不要给性生活的次数下指标,比如一周要做多少次爱,每次不能低于多少时间等。而且个体的性生活也会有差异,需要充分协调一致,不能按自己的条条 框框死板地去要求对方配合。

公式二:感性接触不一定就是性行为

男子普遍认为两性接触就必须含性交行为,这是错误的,性生活包含许多方面。女人最清楚这样一个事实:只要有某种体贴感就足够了。就是说,当她主动拥抱你时,不一定要求你「动真格的」,也许她只想寻找一种温馨的感觉而已。

公式三:有计划地进行

做爱也不是一定不能有计划。在两人性生活时间不协调等情况下,定一份「性生活计划」其实是件有利的事,一种很感性的享受。比如有些人喜欢深夜做爱,有些喜欢早上做爱的,为了不影响睡眠和工作,彼此就可以有所约定,这样就不会出现「性」不逢时,彼此不欢而睡的情况了。

公式四:玩点浪漫花样

老夫妻老地方一切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闭眼睁眼一个样,那么玩点浪漫玩点创意吧。比如玩场「情人做爱法」,不定时约约会然后去过去的小餐厅吃顿饭,再去 小河边地看看星星望望月亮,然后一同到宾馆去去过一夜,不再回家与那些家务事打仗,让压力淡化,以轻松的心态享受性生活。让爱没有固定的模式, 如同每天早晨升起的太阳一样,天天都是新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4-06-07 00:57:41

主题: 美国华人圈的“闪婚”潮,酸甜苦辣谁人知道?
【美国华人圈的“闪婚”潮,酸甜苦辣谁人知道?】

 

“闪婚”一词在美国社会中的使用频率非常之高,近年来在美国华人的生活圈中,“闪婚”一词也不再是那么新鲜少见了。有些华人认为,“闪婚”是一种对美国文化的接受度正在提高的表现,但是也有不少华人在提到自己的 “闪婚”生活时都会自嘲一番——其中的喜怒哀乐又有谁人知道呢?

父母介绍相亲,两个月就“闪婚”

陈先生来自中国南方某一线城市,在一家知名度极高的医院担任主任医师,目前刚到美国开始学习他所申请的深造项目。当记者问及单身的他今后是否会继续留在美国成家立业时,陈先生沉默了一小会儿,有些自嘲地表示,他其实在4个月前刚结束自己的第一段婚姻,这场为时不到半年的“闪婚”仓促地开始,迅速地收场。

陈先生回忆到,一年前,已经34岁的他依然单身,这让家中的老父母非常担忧他的终身大事。常年围绕着医院手术室的他很少有机会接触到适合的单身女性。但因为在一线城市工作多年,眼界相对比较广,因此他希望能寻找到一个有着留学背景和经历的伴侣。在父母的介绍下,他和前妻杨小姐很快就相识了。

相识之初,杨小姐的父母告诉陈先生及其父母,女儿在美国读完会计硕士学位后已经找到工作,连房子都也已经买好了,如果两人能够成功,“男方愿意去美国的话我们非常支持,如果男方想继续在国内发展,我们女儿也会回国来发展。”

两个月的网上聊天后,杨小姐在圣诞节期间专门抽空回了趟国和杨先生见面,双方面对面都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又考虑到两人的年龄都老大不小了,所以当3个月后杨小姐再一次回国之时,便与陈先生举行了婚礼。

卖房不成,妻子翻脸

甜蜜的生活没持续多久,杨小姐就因为在美国的工作需要而不得不与陈先生分居两地。因此,盼望着能与妻子团聚的陈先生努力争取到了一个短期海外培训项 目后也来到了美国。陈先生说:“一是想着总和妻子分居不是个办法,担心两人认识时间短,所以想尽快要个孩子能够稳定家庭。二是看妻子的意愿更希望留在美国 继续发展,自己想去看看出国后能有怎样的一番天地。”

可是陈先生没想到的是,在到达美国后,妻子总是敦促他将自己在国内的一套房产尽快出售,然后把钱带到美国来买房子。陈先生对此表示不解:妻子明明已经有了 房子,且在结婚前女方也表示和他结婚并不是贪图自己在国内的房产,因此陈先生一直不同意。陈先生说,这套在国内的房子是陈先生婚前就拥有的,而且完全无 贷,并且产权上只写着他一个人的名字。而当杨小姐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法动摇陈先生的决心后,突然间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据陈先生介绍,自己的老父母当时正好来美国探亲,和夫妻俩住在一起,而杨小姐经常因一点小事情就吵得天翻地覆。有一次,杨小姐指着陈先生父亲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如果不是我,你们能来美国吗?”这让陈先生的老父亲一下子血气翻涌。父亲随后告诉儿子:“我立马走,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美国了。”陈先生痛苦地说,父亲回国后不久就“小中风”了,前妻的言行举止对他的父亲刺激太大。

随后,让陈先生意想不到的是,没多久自己收到移民局通知,其配偶取消了他的身份申请手续,并责令陈先生在指定日期前离开美国。谈到这里,陈先生苦笑着说:“我前妻当时一点都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当我把那份通知拿给她看时,她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冷淡地说,‘既然你不愿把国内的房子卖掉后来美国和我一起生活,那就走吧。’我听后心在一瞬间冰凉了。”想到被气病的父亲,陈先生决定回国,并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前妻父母挽回,始末终清楚

在得知女婿和女儿离婚的消息后,杨小姐的父母立刻来到陈先生父母家。在他们的再三解释中,陈先生了解到前妻的一切无理取闹,包括突然取消自己的身份办理申 请都是在吓唬自己,目的是为了逼自己能够定下心把国内的房子卖了,和她去美国生活。但是这位杨小姐没想到的是,陈先生竟然真的会选择离婚,因此当她看见离 婚书时立刻变得六神无主,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为其挽回这段婚姻。陈先生的一位朋友在得知他的遭遇后,直接说:“这个女的肯定不是爱你,而是爱你那套一线城市价值数百万的房子,早点离了也好,省的以后再出什么幺蛾子。”

记者问陈先生,在经历过这样一次“闪婚”后,他对这段婚姻的看法是否也和其朋友一样?他叹了口气回答说:“这些都不重要了,经过这次闹剧认识到‘闪婚’是真的不适合我,时间太短,对方的真正性格、人品都无法摸清,有些结婚前说的好听话,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约束力,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心难测’啊。”

“80后”中国女生与美国人“闪婚”

奈奈是一名80后女生,据她介绍,自己在两年前与美国丈夫闪婚时,已经差点就跨出了剩女中30岁的“剩斗士”门槛、要向“剩天大圣”迈进了。当谈到自己的闪婚生活时,奈奈表示,自己的父母在一开始非常难以接受女儿和一个认识只不过3个月的美国人结婚的事实。

她说:“我的父母还是比较开明的,我在谈第一个男友(一个美国人)时他们并没有反对,但是这次的闪婚也许是真的超出了他们的接受程度。”据奈奈的叙述,自己在美国读书时认识了第一个男友,也是她唯一的一个前男友Mark。两人相恋3年,双方父母见过多次面,奈奈的父母也都几乎认定了这个洋女婿,没想到一遭情变,让奈奈这样一个朋友眼中的“女汉子”连续一个月每晚都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

更加让奈奈无法向父母道出的是,早在父母以为她和前男友会准备结婚时,就把她的嫁妆钱陆续给她汇到了美国。而那时的她以为自己和Mark真的会组成一个真正的家庭,于是就提前动用那笔钱为两人共住的公寓添置了无数家用。可没想到,当她的嫁妆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时,男友竟然有了外遇,并且她也明白男友的心早已经离开了她,为了维护最后一丝尊严,她没有任何挽留地向男友提出了分手。

在离开前,她将自己购买的家用以低价处理的方式大甩卖,实在卖不出也都送给了好友,奈奈说:“我当时就想着就算全送人,我也不把这些东西留给前男友,尤其是不给那可恶的第三者。”

随后,奈奈就离开了前男友所在的城市。靠着自己一个人的打拼,为了节省房租开销,她选择了较便宜的公寓,但是老旧的环境和晚上到处爬动的蟑螂让奈奈开始整 夜失眠,直到后来能面不改色地随手打死一只蟑螂。她自嘲地说,搬家后自己从没敢在父母面前表露过一分处境艰难的意思,即使父母表示要再寄钱过来,她都坚定 地拒绝。奈奈说:“我的父母都是工薪族,供我在美国读书,又给我预支嫁妆,已经耗费了他们大半的积蓄,如果再向他们要钱,我都过不了自己这关。”

在新城市工作不到一年时间,她很快认识了现任丈夫John,对方很腼腆,不多话,但是对她非常关心。虽然经历过一次非常失败的恋爱,但是现实生活让奈奈明白一个女孩孤身一人在外是多么艰难。奈奈说:“结婚是自己主动提出的,对方虽然腼腆,但是对待我是非常严肃认真的,因此在慎重考虑后就同意了。”但是认识3个月就闪婚,让国内的父母难以接受,父亲一直对此非常不赞成,因此在结婚那天父母也没能出席,这成为了奈奈一生的遗憾。

但是,她和丈夫John两 年的婚姻生活,父亲也渐渐默许了她的闪婚。奈奈表示,自己昔日的好友知道闪婚的事后,虽然表面恭喜,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她们一定在背后说她想要美国身份想疯 了。对此,她承认和丈夫结婚的部分原因是希望尽快获得身份,但最重要的一点是,独自漂泊在异乡的她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可以依靠。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2014-06-07 00:56:17

主题: 远离性侵,中国儿童需要更多保护
【远离性侵,中国儿童需要更多保护】

 

Lijia Zhang

 

北京——我13岁的时候,数学老师猥亵了班上所有女生,其中也包括我。当时是上世纪70年代,我生活在中国南京的郊区。以检查作业为幌子,他会在我旁边弯下身子,脸离得那么近,我都能闻到他呼出的大蒜气味,他的手沿着我的衬衫上滑,摸到我的胸部。

除了努力避开他之外,我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们知道他做的事情是错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举报他。在中国的课堂上,老师对学生拥有极大的权威,我们甚至不知道有“性侵”这个词。班上大多数女生都挺过了这种创伤,只有他的主要性侵目标除外,那是一个丰满的女孩,刚满14岁就辍了学。

去年5月,一起性侵儿童的肮脏故事上了报纸头条。时任海南省万宁第二小学校长的陈在鹏,和一名政府官员一起,把六名11至14岁的学生带到酒店,对她们进行性侵。法院裁决陈在鹏强奸罪名成立,但仅判处了他13年半的有期徒刑。

此案在全国引起一片哗然,人们对陈在鹏获刑如此之轻尤为不满。在一次抗议行动中,权益活动人士叶海燕前往万宁的这所小学,打出了一条横幅:“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此后,相关照片大量快速地传播开来。

叶海燕等人的抗议不仅在互联网上引起涟漪,而且伴随着陈在鹏罪行的广泛曝光,也让儿童性侵问题进入了公开视野。中国人开始公开讨论这个问题,从而也让其他一些受害者站了出来。到去年5月底,约有20多起性侵案件被报道和曝光,其中大多发生在学校。

这个趋势延续了下来。中国政府的一份报告称,2013年一共有125起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女童案例,在通常对这种事情缄口不谈的中国,该数字创下了最高纪录。

目前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以证明性侵未成年人事件呈上升趋势。但出现的变化是,这个问题终于得到应有的重视,而政府也开始采取行动。

在这些丑闻发生后,中央政府去年9月向省级政府、教育局等部门下发了《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建议增加性教育:学生,尤其是女生,需要知道什么是性侵害,以及如果遇到性侵该如何求助。这份《意见》还要求学校管理部门严格对教师进行背景调查,并敦促地方政府建立帮助热线。

去年10月,中国最高法律机构也颁布了新的准则,规定对七种情况要从严惩处。它虽然不是法律,但却是官员们理应遵守的司法和道德框架。该准则承诺“最大程度地保护”孩子,对性侵者采取零容忍态度。

教师、医务工作者,以及负责教育或保护儿童的其他人员犯下该罪行将遭到从严惩处。如果他们被发现与14岁以下少女发生性行为——无论这种行为是否属于自愿——都将被视为强奸。

这两次的指导意见显示,官方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他们做得还远远不够。开展一场全面战争很有必要。

备受争议的“嫖宿幼女罪”应予以废除。该罪名于1997年被引入到修订后的刑法中,初衷是阻止男人嫖宿雏妓。但是,很多被指控性侵儿童的男人都钻这条法律的空子,声称受害者是妓女,他们应适用于“嫖宿幼女罪”。这个罪名的量刑比性侵儿童罪轻。

有了去年10月颁布的准则,钻“嫖宿幼女罪”的空子就变得难多了,而当局也正在考虑废除这条法律。这项举措应该刻不容缓。

但是,中国立法有序、执法却不严的状况相当严重。相较于西方国家,中国法院对性罪犯,特别是有后台的官员往往会量刑过轻。因此变更法律是第一步,之后还需要采取更加具体的行动。

政府目前基本上没有提供什么社会服务。中央政府应该设立儿童保护网络,包括一个专司儿童保护之责的全国性部门。这个体系需要社会工作者、法律工作者和心理学家的加入。

至关重要的是态度上的转变。加强性教育会很有用。这个问题基本上被教师忽视了,孩子们在家里也很少听到“生命的真相”。缺乏性知识,以及缺乏可能遭受性侵的意识,导致年轻女孩容易被人侵害,我小学班里的女生就是这样。

有害的传统想法也是一个障碍。中国长期流传着这样一个虚妄说法:与处女性交可以提高男人的性能力。它的现代变体是,给一个女孩破处能提高男人的晋升机会,因为“处女”的“处”意味着“处长”的“处”。

中国社会必须继续开放下去,让更多的受害者及其家属站出来。到目前为止,还有大量儿童性侵事件没有报案,采取法律行动的受害者非常少,原因是这场战斗如此艰难,侵害者受到的惩处如此宽松,受害者获得的补偿又少之又少。而且受害者家属仍然常常遭到歧视。

和我童年时相比,如今的中国已经变得美好许多,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常常在想,那个在童年时遭到性侵的同班同学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事情发生在今天,她的处境会不会好一些?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