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华人心理健康报
作者: cpht
域名: blog.mitbbs.com/cph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601000000 ~ 20130701000000


2013-06-06 16:30:37

主题: DSM-5诊断标准的改变
DSM-5诊断标准的改变 

                      邓明昱博士(Miller Deng, M.D., Ph.D)整理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DSM-5)已于2013年5月18日由美国精神病协会(APA)在美国正式出版,此本书的特点在于对某些精神疾病疾病提高其“诊断特异性”标准(也就是诊断准严格要求排除真正没有精神疾病的人)且降低其“诊断敏感性”(亦即某些可能有精神疾患前驱症状不再被确诊为“疾患”),除此之外DSM-5尝试使用光谱系统(Spectrum),疾患将不再只是“类别分类”。 

DSM-5最著名的诊断标准改变为亚斯伯格症不再独立诊断出来,而精神分裂症的各亚型(妄想型、紧张型、混乱型、残余型)也都去除,而哀恸反应(bereavement)也可包含于忧郁症里面而不再相斥。而性别认同的准则则大幅修改,并且新增加了赌博性疾患(gambling disorder)。 

【各诊断标准改变如下】:

[神经发育障碍(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s)]

心智发展迟缓(Mental Retardation)改名为“智力发展障碍”(intellectual disability )或“智力发育障碍”((intellectual developmental disorder)。

语音障碍(Phonological disorder)和口吃已经改名为“沟通性障碍”(communication disorders),该疾患包含“语言性障碍”、“说话性语音障碍”(speech sound disorder)、“儿童期发病的流畅性障碍” (childhood-onset fluency disorder)、以及“社会性沟通障碍”(Social communication disorder,其特点为社会语意以及非语意性的沟通损伤)。

自闭症光谱疾患已经合并亚斯伯格疾患、童年瓦解性障碍、以及其它未注明之广泛性发展障碍。

 [精神分裂症光谱以及其它精神病性疾患]

删除所有的精神分裂症亚型(妄想型,混乱型,紧张型,未分化型,残余型)。

“情感性分裂障碍”至少需要情感性障碍发作且需满足主要的情感性障碍的准则A之持续发作时间。

妄想症准则的改变,并且“共享型妄想症”不再和妄想症区别。

紧张性症状(原紧张型亚型)在准则中需在12种症状中满足至少3项以上。

 [双极性以及相关障碍]

注记“混合特征”可适用于第一型及第二型双极性障碍、以及双极性障碍NED型(过去称NOS,其它未注明)及情感性障碍。

允许其它特异型双极性及特殊情境之相关障碍于双极性障碍。

注记焦虑性症状添加于双极性障碍及忧郁性障碍,但并非双极性障碍诊断准则的一部分。

 [忧郁性障碍]

“伤恸反应”在DSM-IV里需排除忧郁症的准则已在DSM-5里移除该准则。

增加新的疾患为“破坏性情绪失调障碍”( disruptive mood dysregulation disorder,DMDD),于儿童18岁以前发作。

过去在DSM-IV/TR里的附录里“经前不悦症”正式成为一个疾患诊断。

注记添加混合性症状(mixed symptoms)以及同样适用于焦虑症,且被医师认为有自杀倾向。

 [焦虑性障碍]

对于恐惧症及焦虑症,DSM-5删除DSM-IV过去要求的准则︰“18岁以上,且必须认识到,他们的恐惧和焦虑是过分或不合理的。”

恐慌发作(Panic attack)在DSM-5中变成正式的疾患而非现象。

恐慌症和惧旷症分开成为两个独立的诊断。

特定类型的恐惧症(Specific types of phobias)变成注记但其内容不变。

改变广泛注记“社交焦虑障碍”(社交畏惧症)以利于注记只有出现“表现型行为问题”(如公众演讲或表演)。

分离性焦虑以及选择性缄默从“初发于早期障碍”(disorders of early onset)移出并归类于焦虑性障碍。

 [强迫症及相关障碍]

在该章节新增了四个疾患︰剥皮(excoriation) 障碍、囤积症、物质/药物引起之强迫性障碍、其它医学条件引起之强迫症及相关障碍。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从“其它未分类型冲动控制障碍”移出而列入强迫症。

注记“身体畸形障碍”和“囤积症”以说明良好的病识感、不好的病识感、以及缺乏病识感/妄想(如完整却不真实的信念,强迫症所意识到的信念是“真实”的)。

增加“身体畸形障碍”描述重复性的行为、或心理不断感觉到身体外观的缺陷之诊断准则。

在DSM-IV的焦虑性疾患里注记"伴随强迫性症状"之疾患移出到该章节诊断里。

其它特定的强迫症及相关障碍可包含集中于身体之重复行为障碍(如咬指甲、咬嘴唇、脸颊咀嚼、拔头发、拨皮)、强迫性的忌妒/醋意(jealousy),或未注明的强迫性相关障碍。

 [创伤及应激相关障碍]

“创伤及应激相关障碍”为从跟强迫性疾患一样从“焦虑性疾患”独立出来,包含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而对于6岁以下的诊断准则也独立出来放在此项目。而个体对于急性应激障碍或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应激源之主观反应亦改变或取消。

过去有两个亚型被纳入此项目并且形成新的疾患︰“反应性依恋障碍”( reactive attachment disorder)及“去抑制型社会参与障碍”(disinhibited social engagement disorder)。

适应性障碍被移到其它的应激-反应综合症项目里。

 [解离性障碍]

自我消失感疾患在DSM-5被改为“去人格化/去真实化障碍”。

解离性迷游症被注解在解离性失忆症里而不再独立诊断。

新增解离性身分疾患的诊断准则为︰“占有形式的现象和功能性之神经症状”且“转换之身分可以观察别人或自我陈述”;而准则B亦修饰为“该患者无法回忆每天的事件(不仅限于创伤)”。

 [躯体性症状及相关障碍]

在DSM-5,该项目已删除了躯体化障碍、疑病症、疼痛障碍及未分化型躯体形式障碍。患有慢性疼痛的患者在DSM-5可能被诊断为“躯体性症状障碍主要伴随疼痛”、或“心理因素影响其它医学性状况”、或“伴随适应性障碍”。而躯体化障碍和未分化的躯体形式障碍合并成为躯体性症状障碍(somatic symptom disorder)。

躯体性症状在DSM-5被定义为“正性症状”,故尽量减少医学性状况无法解释的疾患,除了转化症和假孕的状况。而原来在DSM-IV里“其它临床关注的焦点”(DSM-5称心理因素影响到其它医疗状况)则被命名到新的精神疾患。

转化症(在DSM-5称为“功能性神经性症状疾患”)诊断准则已改变。

 [喂食或饮时障碍]

反刍障碍的诊断准则改变,且不限于任何年龄的人。

心因性暴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从DSM-IV-TR的附录B之“尚待进一步研究”独立出来成为正式的诊断疾患。

 

外部链接,线上DSM-5: http://www.dsm5.org/Pages/Default.aspx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sychology 版



2013-06-05 21:45:14

主题: 人类多元性行为的文化认识:性行为的多元化
【连载:多元性行为与性偏好异常(四)】

                    人类多元性行为的文化认识:性行为的多元化

                   邓明昱博士(Miller Mingyu Deng, M.D., Ph.D.)


人类的发展逐渐证实:排斥性快感,否认性带来的身体享受是一种极为狭隘的理念。性行为的多元化在于满足人们的不同性需求,有些人就是喜欢同性,有些人就是喜欢被鞭打,甚至有些人就是喜欢女人丝袜上的味道,可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往往表现得十分正常,不能单从性的非常规需求就断定这个人有病。

不少前卫的性学者,都认为性完全是为人服务的,人们喜欢怎样就怎样,也有这样的自由。而且性很难被固定在一种模式,也很难被理性地控制。性的自由和不确定性为后来的多元化奠定了基础,人们也恰恰乐于享受这种变化。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性发展伴随着性道德标准的一降再降而呈现了多元化趋势,很多形式各色的性行为出现在新的道德体系中。而且,这种多样怪异的性行为正在被人们理解和接受。从性本身来说,多元化是一种需求,就像男女之间的性交方式有很多种一样。也就是说,性自慰、同性恋、虐恋、变性、易装症等都是正常的性需求。

其实,性的多元化就像人的多面性一样十分正常。在现实生活中,好人也有犯混的时候,坏人也有慈爱的一面。性也一样,性也是一个极为个人的事情,一个人的性格和周遭环境决定了他的性交方式。也许,不少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虐恋也许就是他们发泄精神压力的一种方式,不管是虐别人还是被人虐,这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在不伤害第三方的时候,这种性行为无可厚非。既然没有影响到他人,那么不管是性自慰、虐恋还是变性,都应该被当作个人隐私受到保护和尊重。 

当如今的时代是个多元化、多选择的时代,选择自己喜欢的性交方式就像选择自己的工作一样是种自由权利。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种怪诞的性交方式是对传统美感的一种破坏,如果是这样,那么时代的多选择性也是对传统的颠覆和破坏。就像人们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一样,性也应该有不同的行为方式。但不管是哪种方式,还是一句话,不能危害自己、伤害他人,不能触及法律。

  承认性行为的多元化,并不意味着失去对性的节制和控制。只不过要在控制之中,给个人多一些自由空间,在尊重个人的基础上实行节制。人和社会本身就是个无法分开的整体, 二者互相影响,并且互相引导。对于性的节制在一定程度净化了人类,如果不是节制,人类恐怕还像从前那样进行着混乱的性杂交,也许人类早就灭亡了。

不管学者们怎么认为,人们是否接受,性的多元化发展都已经呈现出来。城市中有了同性恋酒吧,大家亲切的管男同性恋叫“同志”,女同性恋叫“拉拉”,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交际圈子。出没在这些场合的人从来不觉得尴尬,也不会感到自己另类,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之人。

在众多所谓不正常的性发展中,同性恋应该算是不正常中的正常。其实,同性恋者除了在性取向方面有所不同外,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没有任何异常行为。城市越发达,同性恋者就越多,或者说隐秘的同性恋者更敢于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在一些同性恋之中,还有部分人属于双性恋。这些双性恋可能拥有正常的婚姻生活,他们与异性同样有着如胶似漆的关系。但是,在婚姻之外,他们却急切渴望同性之间的精神恋爱。如此一来,精神出轨就成了必然之事。怀抱着自己的合法配偶,却在另一边拥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同性伴侣。这种精神出轨,恐怕是多种精神出轨中最为单纯的一种。

不少人认为,同性恋将会在未来的社会中开辟一个新的常规的人际关系,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新的价值典型。同性恋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它的存在超越了同性恋者的发展方向,而是以一种新的文化冲击而存在。说白了,同性恋和异性恋成为目前社会上性关系的两大派别, 双方互相影响,同性恋的行为方式和生活习惯大多受到了异性恋的影响,而同性恋者的选择也将影响着异性恋者。
 
除了同性恋之外,虐恋也已经成为性行为的一大派别。虐恋发生在艾滋病发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这个时候人们将全部对异性的幻想都放在了性行为上。这个阶段,出现了很多艺术形式的性交,很多性方面的实验室一夜高耸。很多人们意想不到的性交方式频繁出现,直到让人们习以为常。虐恋者以及其他非常规性行为者几乎就是在这个黄金时段出现的。人们要让自己的性生活多姿多彩,每天就琢磨着如何玩出新花样让自己的身体感到畅快。虐恋者也有自己的俱乐部,那里专门传授一些虐恋技巧,而且还提供各种道具,像皮鞭、锁链、手铐等工具。

一些虐恋者也有自己的家庭和配偶,在配偶面前他们十分正常。但是,内心潜在的虐恋倾向却波涛汹涌。为了维系家庭,这些虐恋者只能选择出轨或是精神出轨。一些虐恋者是通过幻想来进行虐恋行为的,他们装扮成各种角色进行肉体上的侮辱,并享受这种疼痛感。这些行为在正常婚姻中肯定是无法完成的,于是,他们在婚姻之外找到一些有同样癖好的人共同完成幻想。久而久之,这种“情投意合”就演变成了精神出轨。他们花很多时间在与“第三者”的精神交流上,让自己的身心得到释放。

目前,虐恋(sadomasochism,简称SM)这个词已经更多地被“支配和服从”(domination and submission, 简称D/S)取代。

当艾滋病的危害进入人们视野后,性交的安全性被提上日程。在安全要求下,想象力丰富的人发明了电话性爱、网络性爱,同时进行性自慰。这种性交方式即能满足性需求,还降低了性病包括艾滋病传染的可能。

在美国,有专门提供电话性爱的行业,通过播放一些男女做爱的声音或是语言做爱来满足个人性需求。这个行业十分火热,它并不非法,不能跟淫秽黄色联系在一起。现在兴起的网络性爱也一样如此,男女双方通过网络视频进行裸聊,然后通过自慰性活动来达到性高潮。又或者是通过网络文字聊天,来引发身体的性兴奋。
除了这些通过语言或视频的性交方式,性自慰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一些国家有不少自慰俱乐部,人们在他人的帮助下自慰,或者是相互自慰。

这些手段更是激发了多样性的精神出轨,不少人对此有所偏爱。共同语言是精神交流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些拥有不同性癖好的人在婚姻中无法进行类似的话题讨论,但又不得不迫于压力而选择正常的婚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选择电话性爱、网络性爱,与那边素为谋面的他/她进行精神交流。

越来越多的性交方式出现在人们不情愿接受的范围内,这些违反了常规性行为的性交方式备受争议。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性行为的多元化恰是性人权的一种表现。虽然违反了常规性方式,却没有伤及他人,这种别样的性生活有时为之也未尝不可。时代不断进步,过去很多被错误认为的东西在今天都得到了发展。性话题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各个场所,男女之间甚至可以毫无顾忌的畅谈自己的性生活。这就是一种发展,在道德中的健康发展。

出现多元化的不仅仅是性行为,多元化是整个社会的发展趋势。多元化就是要求对于任何不同现象给予客观的评价,对于每个人存在的差别表示尊重和保护。说到底,这还是一个人权问题。人们在不触犯法律的情况下,培养自己的行为方式,在此期间所呈现出的不同的性行为方式,都应该受到尊重。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