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笔随心走
作者: bluebel
域名: blog.mitbbs.com/bluebel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1001000000 ~ 20141101000000


2014-10-02 08:47:27

主题: 2014年10月1日流水帐
昨夜,入睡,带着泪。

过节了,我给我爸打电话。我爸说,他现在每天练练毛笔字看看弟子规,这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我说,我最近在看于丹讲解的《论语》,《列子传》高中就看完了但全都忘记了。我爸连连感叹说我们太缺乏传统教育了,这很失败。失败就失败吧,反正我自己嚼着日子也不赖。

又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家里就她自己,我弟他们国庆节出远门去玩儿了。我诧异,怎么能这样呢?老两口一南一北的远隔关山,小两口却逍遥自在四处周游?!我妈说,人老了不愿动,节日期间到处人都多,走到哪里都要排队,吃饭如厕都能把人折腾出心脏病来,不如在家好好歇歇。

我心里好酸,又问,孙子都上小学了,怎么还不能离开呢?我妈说,小学生的作业太繁重了,才刚刚一年级开学,每天成堆的作业和预习都要搞到好晚,她娘太辛苦,能多帮几年就多帮几年吧。我真是说不出的滋味,我爸怎么办?总这么分着,你心里只有小的没有老的。

说不出的难受,无法形容。想着曾经的我爸牵着我妈的手晚饭后在小区街道上散步的背影,自从孙辈出生两个人就聚少离多飞来飞去已经十年。我心疼却爱莫能助。他们的观念里,人就要奉献一生,为老人为孩子为孩子的孩子,根本不存在享受自己的概念。我每次想说你们没有义务照顾孙辈的时候,我都惭愧的说不出口,因为他们最先尽职尽责的照顾的就是我自己的两个孩子。只是,如今这样的分离却让我有种无法容忍的痛。

临放电话,我妈追着叮嘱,记得吃面!我鼻子一酸,好!我去吃打卤面,给你拍照片看!

说不出来,没有什么可悲伤的,泪水却哗哗的流。

我梦到了血光。

这是第二次做梦梦到血了。水池里,身上都是血。一件灰色的夹克,一辆摩托车,一个金属的牌子,还有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是我杀了谁谁,许多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有人不断的给我递眼色让我逃跑。我起身沿着楼梯往下走,可楼梯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我在梦里跟自己说,快醒快醒这是梦!

睁开眼,满身汗。凌晨 2点29分。

再也睡不回去,索性iphone在网上溜达。

铺天盖地的香港占中。

反正也睡不着于是静下来心里逐条浏览,认认真真读了读香港中文大学的Q&A,终于搞懂了基本法和选举委员会的问题,搞明白了香港现在正发生着什么。

随处可见的网络图片,中环的天桥和拥挤的人群把我带回了25年前。我忽然想起了《那年那事那个人》里那个曾经拉着我的手饿着肚子用宽阔的肩膀如羽翼般护住我的那个高中少年。没了他的消息,不知道他后来考上大学了没,也不知道如今的香港会不会让他想起曾经的沸腾热血。25年过去,现在的他也许只是中年发福大肚腩一枚吧。

6点钟起床去上班。心里还是很阴沉沉,需要外表的亮色调才能赶走郁闷。特意穿了件红色紧身连衣裙,又搭了一双红色小皮鞋。

马不停蹄赶完工作。下午休假半天。

先去吃打卤面,答应我妈的,给她拍照片。

看上去真好看啊,吃上去可真难吃。半点滋味都没有,我加了辣椒和盐,勉强塞了小半碗就再也不消化了,宁可短寿也不想把它吃完。

回到家,小憩,然后去骑车。

本来有个宏伟计划想骑长途。可是睡过了头,时间不够用了,那就短途吧。上路,真的爽!风呼呼的吹的透透。我上了一条从未都走过的山间小路。单行车道,没有自行车道。山路弯弯曲曲起起伏伏,汽车限速25mph。我基本上都是压着路边的白线再骑,一个大下坡接着就是急转弯,车子完全失去了控制。我当时觉得肯定要摔!根本刹不住闸,惯性使得车冲到公路旁的山林里,还好人没伤,车子爆了胎。赶紧查cyclemeter才发现我刚才的速度达到了40mph,小命儿差点儿交待了。

万幸,有我师傅救命。

师傅老铁很快赶到,把我车卸了转进后备箱,又帮我到学校接了弟弟送回家。终于平平安安进了屋。

屋里冰箱,爸爸早上准备的蛋糕藏在冰箱里。

我完全没了兴致,什么也吃不下。

说是吃不下吧,他又倒了两杯红酒要我陪。不知不觉消灭了大半个蛋糕,好不容易减点儿肉又前功尽弃。于是,手拉手去河边走一走。

河边有盏橘黄的路灯,灯光洒满旁边的入秋开始凋落的树枝,把枝叶都染成了金黄色。我觉得这个画面好美,很兴奋的赶紧抓拍,跟他说,看呀,这叶子好美!他瞥了一眼,不屑的说,有啥好看的,残花败柳~~这木有情调真是让人捉急啊,恨不能飞起一脚把他踹河里去。

好像还没怎么过,这么重要的一天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完了。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