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笔随心走
作者: bluebel
域名: blog.mitbbs.com/bluebel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1201000000 ~ 20130101000000


2012-12-21 16:14:18

主题: 末日舞翩翩
今天是最后的一个天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上一面面
在奈河桥边的那家咖啡店店
不去说从前只是寒寒暄
兽兽我的柳腰蛮蛮
再把那屁股扭扭尽管它依然扁扁
馋的你口水涎涎诱的你心肝颤颤
禁不住起身也转转
把腰展展把脚踹踹
恨不能把那肥肠也抻抻涮涮
来吧来吧
我们一起跳跳把汗甩甩
把肚腩砸砸把五花肉砍砍
再把那三层的秋裤穿穿
来吧来吧
我们一起来把那大铁扛扛肌肉练练
就算是世界的最后一个天天
我们一起减减欢欢
留下笑容甜甜
起舞翩翩

图片见版面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oseweight/4112141.html



2012-12-17 14:24:22

主题: 心碎的圣诞节
我是一个6岁孩子的母亲。我家儿子和那些受难的小孩子一样大。CNN公布的20名孩子的照片,我看了我夜里痛的睡不着觉。每一个都活生生的就像儿子身边的小朋友一样,让人心碎。我头发长见识短,眼里没有天下苍生和政治经济国民大计什么什么的,我心里想的只是,千万别让我的孩子,千万别让我朋友家的孩子遇到这样的事儿。至于说他是精神病还是健康人我一点儿都不在乎,因为这改变不了悲剧的结局。

所以,修改持枪法。

如果你愿意,请copy/paste下面这个link,注册,sign。目前,已经有15万人签名。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immediately-address-issue-gun-control-through-introduction-legislation-congress/2tgcXzQC?utm_source=wh.gov&utm_medium=shorturl&utm_campaign=shorturl

Immediately address the issue of gun control through the introduction oflegislation in Congress.

The goal of this petition is to force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to producelegislation that limits access to guns. While a national dialogue is critical, laws are the only means in which we can reduce the number of people murdered in gun related deaths.

Powerful lobbying groups allow the ownership of guns to reach beyond the Constitution\'s intended purpose of the right to bear arms. Therefore,Congress must act on what is stated law, and face the reality that access to firearms reaches beyond what the Second Amendment intends to achieve.

The signatures on this petition represent a collective demand for a 
bipartisan discussion resulting in a set of laws that regulates how a citizen obtains a gun.



2012-12-10 13:28:58

主题: 我心迷失《1942》(剧透慎入)
本来我对历史题材从来都不感冒,但乐嘉说,冯小刚有着外人不为所知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本来我一向都不待见乐嘉,光头里我最爱是孟非。孟爷的非诚勿扰里,冯小刚说,在拍过的所有影片中,1942是他认为他所拍过的最好的一部影片。这挑起了我1942强烈的好奇心。

相对于目前后期电脑效果为主流的影片来说,1942的场面宏大拍摄堪称大手笔。战争场景的表现形式类似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比如蚂蚁队列般连绵不绝的逃难灾民,瞬间被炮弹炸飞的小女孩儿,一眼望不到边的难民帐篷等等,气势很磅礴,冯导很用心。

故事初期,少东家恃强凌弱霸占长工娇妻,抢粮与反抢粮的殊死械斗,这些我都没什么感觉我只是看热闹。少奶奶身怀六甲没吃没喝颠沛在逃难路上,我开始感觉到我的心被揪紧,我开始为少奶奶担忧,担心她肚子的孩子,我的情绪快速的被带入影片中,与少奶奶走在了一起。那谁的妈饿死了,谁家的孩子夜里饿睡不着,小姐心爱的猫咪也被煮成了汤,少奶奶终于生产了却又被活活饿死了,东家老婆麻利的解开死去妈妈的衣服扣子试图在让小宝宝最后吃上几口奶。。那个时候我感觉我自己仿佛也是灾民中的一个被饥饿啃噬的女人,只要能给口吃的我什么都愿意。一种悲哀的情绪弥散在空气里。我的心完全被灾民的命运所占据。

影片一转折,李培基与蒋鼎文的军粮对白,蒋鼎文说:“如果两个人要同时饿死的话,饿死一个灾民,地方还是中国的,如果当兵的都饿死了,我们就会亡国”。一个激灵,我立刻清醒了。对啊,灾民的生命与士兵的生命相权衡,自然是后者为先啊。河南的灾荒毕竟是局部的,政府面临的内忧外患却是全面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灾民虽难,但战争更艰难。此时此刻,我好像一下子跳出了故事外,我内心完全麻木了,看到那张野狗吃人的照片我也无动于衷了,我想我的良心也被野狗吃掉了,我对河南对故事中人物的命运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同情,我感觉我好像迷失在什么地方了。

我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蒋介石是个大坏蛋。但也许是太喜欢陈道明的缘故吧,蒋委员长一露面,紧锁的双眉立刻让我心生疼惜。我再次迷失在导演的意图中。也许导演原本想表现的是蒋政府救灾不力,但我这个史盲所解读到却是蒋介石心系灾民,只是灾情上报延迟导致了救灾工作未能及时展开,死亡300万,所以无辜背负历史骂名。蒋介石对于新闻报道的盛怒与处理,对于烈士遗骨的抚慰与爱怜,都让我完全站在了他的一边。我觉得蒋介石并不坏啊,这么大个一个烂摊子,蒋委员长当当的实在太不容易了。我知道我要招人骂了。

影片中的传道人,这是个我没胆量碰触的话题。百姓们流离失所饿殍遍野,掌权者们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他质问百姓,知道你们为什么挨饿吗?因为你们不信神!我对传道工作有着无比崇高的敬意,但彼时彼刻的场景下,我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我在想,就算全部的百姓都信了神,就能防止灾荒吗?就能不被饿死吗?都知道船能载舟亦能覆舟,但历史,历史,从来都是掌权者在书写。而百姓,百姓,从来都是灾难无可奈何的承受者。我知道我肯定要被批判了,可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整部影片我无法界定。都说这是一部灾难片,但全片笑点太多,冯伟与林永健一开口,让人不笑都难。内心中浓浓的悲怆情绪屡屡被中断冲淡。

我想这也许就是冯小刚永远都无法达到李安的高度的原因吧。看李安的电影,从《推手》到《卧虎藏龙》到《断背山》到《Life of Pi》,每一部的题材和内容都完全不同,李安总是带给人惊艳的感觉。而冯小刚,即便是在这样一部所谓的严肃的灾难片里处处流露着贺岁片一般的冯氏风格。

看完后,我很累很郁闷心里特别特别堵。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就是馒头,刺刀和野狗。
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我们这一代实在是太幸福了,战争没赶上,饥荒没赶上,文革没赶上,地震没赶上,生在红旗下,长在体制里,没挨过饿,没遭过罪。真的真的是幸福上了天了。国家这么大,中央政府要当好个家也实在太难了。

第二天,急急的如竹筒倒豆子般讲给我的朋友们,朋友们异口同声的说“哎~~~你被洗脑了!”

我不知道有多人看完影片之后有着和我一样的忆苦思甜的深刻体会。但也许,这就是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够顺利通过广电总局审查的原因之一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2012-12-04 15:18:59

主题: 街头(小说)by 尘凡无忧
她从宾馆里冲出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决定去哪里。

去哪里都不重要。只要离开那僵持的场景,离开那一张阴郁的面孔,离开,几欲爆裂的自己。

外面的空气被汽车的尾气混染得一塌糊涂,她还是毫不在乎地大口大口地吸吐着。她需要氧气,即使是浑浊的氧气。

缓过来神志,她的眼泪就不听话地流下来。

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认识她。这个城市,无论曾经有过什么牵扯,如今于她,她只是一个过客。

既是过客,她便可以随心所欲不计后果。尽情地哭,是此刻她唯一想做的。

没有人在乎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女子的眼泪。那些面孔那么漠然地靠近,然后漠然地远离。她像一片浮在水面的叶子,有着阳光无法照耀的背面。她可以尽情地、湿漉漉地存在。

能够放声大哭,这是一种多么奢侈的幸福。

她的手机响了半天。

她不肯接听。是瑞的号码。她不要任何熟悉的人听到她的哭声,尤其是瑞。

她是幸福的。一览无余的幸福。像她前一夜在众人眼中的样子。她没有信心打碎它。幸福,多么强大的一块挡箭牌,它可以轻松挡住瑞探寻的眼神。

为什么不接听电话?他在旁边吗?瑞发来短信。

瑞从来都用他字代替她属于的那个男子。让她每次读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淡淡的忧伤,窃窃的欢喜。仿佛都是不相干的人。仿佛相干的,只有她和瑞。

瑞还是在乎她的吧。像过往的十几年。她还是他心中的那个小公主,骄傲,倔犟,不可及。

没有。她回。

说不出为什么这样回复。也许她毕竟是贪心的,尤其此时。

那个宾馆里的男人不在乎她的喜怒,会有人在乎的,即使是最隐晦的暗示。

你在哪里?一个人吗?他问。试探的口气。

是。她回复。故意掠过第一个问题。

丫头,不开心吗?他是敏感的,敏感地嗅着她语气背后的情绪。

没有。她答。多违心的回答。瑞可能感觉,此时的她多么不快乐。

想你。想见你。他仿佛明白什么。

不行。她回复。脸上的泪痕慢慢淡去。关于瑞的记忆开始占据她忧愁的心。那些甜蜜而飘忽的往事,因为清澈,便格外动人。

你还是怕见我。他步步进逼。

他曾经说过,再次见到她,绝不会轻易罢手。那一次,他几近成功。她不确信,如今的自己是不是还足够坚定。

昨晚不是见过了。她说。轻描淡写。

天知道,她的波澜在怎样起伏着。那个男人,那个宾馆里她叫做丈夫的男人,他知道么?有人在这样想要她的首肯。

不够。我想单独见你。你知道。我要见你。我想,一直都想,这么多年都想……他回复。

他省略的部分,她知道是什么。他跟她要求过,不止一次。

你每次来去匆匆,在我眼前飘一下就不见了踪影,你知道这有多折磨人。想你的时候,都不知道你在哪里……他这样表白过。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纵容瑞说这些意乱情迷的话。

是国外的生活太单调了吧。每次回国,她都惹尽红尘,然后携一身故事,回到那个远在天涯的国度,留在黑夜就着无边寂寞慢慢咀嚼。

我不想留下遗憾。他总是这样强调。

没有遗憾的人生,算人生吗?她曾经这样回复他。

如今她握着手机,忽然笑了。笑容里有一丝细细的凉风。

遗憾与圆满,都是相对的吧。她这样苦苦守住自己,守住她以为的圆满,又何尝不是一种遗憾。

何况,那样飘摇残破的婚姻,如何能配上她的洁净。

我们离得很远。她松动的口气,一下子打开无数种可能。

我现在就来。你在宾馆吗?我现在就开车过去。果然。他立即捕捉到了她的变化。

他的急切,仿佛要从面无表情的文字里喷涌出来。

不上班了?她问。前一夜,他已经喝多了。临别时他握着她的手,直到她喊疼他才松开。

不上了。我已经在车上了。等我。他很干脆。

他的工作很自由。多好,可以把时间匀给爱情。

爱情。

她抬起头,看看天空的白云。此刻它在那里。下一刻,还在吗?

他也说过爱。很多年以前。她因为这爱舍弃了一切。陪你流浪,流浪到异国他乡,我却找不到自己,也找不到爱了。

婚姻,是爱的杀手吗?为何她只感觉自己布满伤痕。

街上还是漠漠的人群。没有心事一样的来去。风从远处吹来,把她的目光牵到不远处的宾馆。

不知道两个宝贝怎样了。女儿还不懂事,儿子的哭声却好像透过风丝丝缕缕地传入耳膜。

她的眼睛又一点点地湿润了。

她拼命按耐住打电话回去的冲动。她不要一次次的妥协。她不要被他一次次地践踏她的柔软。

善良是柔软的,却不是软弱。为什么他不懂得。

她是一个自由的女子,不甘心任何约束。他却偏要她按照他的旨意,四平八稳地折叠。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她。

以婚姻之名么?

他可还是那个说爱她的男子。他可懂得爱是自由,不是束缚?

他可知道她几乎无法呼吸。那样沉闷的一味退让的生活。

她低着头,不看风景,也不做风景。她尽了力去适应婚姻。她不喜欢在婚姻里算计。可是,她忘记,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得寸进尺。他无休无止地侵略她的领地。她退到无路可退。

夫妻,夫妻又如何。那样冷然相对时,她看不到他眼眸里的一丝温情。

这样算绝地反击么?她想到正在从某个地方向她奔来的瑞,便突兀地笑了。

那笑在脸上僵持了很久,然后一寸一寸地暗下去。

瑞,曾经那么宝贝她,不忍心碰她的瑞,如今是这样疯狂地想要占有她。是因为爱吗?愈久愈深,还是……别的?

她用力甩了甩头发。黑色的长发甩碎夕阳的影子。

是爱吧。所以她想把自己给出去。

这么萧索的时光,让她莫名地想要抓住些什么。

她想知道自己还真实存在,并带着些微迷人的光芒。

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了宾馆附近。是瑞。

他已经来了。她看见瑞的车,就在不远处的街边。

她本能地闪进身边的一个小店。透过玻璃窗,刚好可以看见瑞,在对面街头。

每次都是匆匆相见,怯怯躲闪。她很长时间没有仔细端详过瑞了。

瑞发福了。神态里有着中年男子世俗浸润的从容。站在街边,一副自信笃定的样子。从前的瑞,等她时是多么情怯而无措。

他知道她会来的。她知道她也念念不忘他。即使每次都躲闪。她的慌张不就是一种欲拒还迎么?他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她颓然叹口气。瑞怎么可能知道她的挣扎呢?

她不是从前的那个女孩,清纯到无辜。他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男子,含蓄而深情。

此刻等她的瑞,不像在等心爱的姑娘。他的样子,更像在等-----偷欢的情人。

她心里刚刚窜起的火苗一截一截矮下去。是偷欢吧。他们没有过去,也不会有未来。只是片刻,不是偷欢是什么。

你究竟在哪里?我在等你。瑞又发来短信。

她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抚摸过那几个字。

瑞,我们弄丢彼此了。人海这么大,我们找不到对方了。她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屏幕上,手颤抖着,无法完成这一条十几个字的短信。

然后手机便响了。是宾馆的号码。

她不想接听的,她想先完成那条未完成的短信,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摁下了接通键。是儿子。

妈妈,你在哪里?你饿不饿?回来一起吃饭去吧。儿子的声音极尽讨巧。爸爸让我打电话的,他不让我告诉你。

她的心钝钝的痛。幼小的儿子已经懂得透露秘密时要压低声音。

乖,妈妈一会儿就回去了。她脱口而出。那一刻,她的头脑里没有闪过任何念头。

挂下电话。看到刚才的那条未发出的短信,她有些微微发怔。天意吧。

她把那几个字存起来。重新发出一条,瑞,对不起,我还是不能。

瑞看短信的样子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她稍微心安了些。随即又觉得几分失落。她定定地注视着瑞写短信的样子。不由自主地猜测内容。直到手机滴滴提示,有短信进来,她才收回目光。

好吧,听你的。别忘记,把短信删了。他这样回复。

多体贴的话语。她的心却被莫名的刺痛了。

瑞到底没有懂过她。

爱,可以卑微,却不卑贱。真爱不怕示人,即使大逆不道。这样的畏缩胆怯,恰恰证实了她的感觉。她刚刚决心慷慨将赴的,不过是以爱为名的偷欢。

那个曾经深爱过她的瑞。只是曾经。

她忽然释然。仿佛卸下了千金重担。她不必再挣扎了,在爱情与道德之间。

因为那爱,本不再存在。

好的。她回复。刚才因为想见瑞而涌在心头的千言万语,消失得不着一字。

打开那条未发出的短信。人海这么大,我们找不到彼此了-----多么煽情的话。可惜,不适合此人、此刻。

她抬头,看见瑞的车轮开始缓慢地转动。都将带走吧,这一刻短暂的迷失与停留。

她从小店出来的时候,太阳正好掉下山去。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过来。街上行人的面孔,漠漠的表情里平白多了几分萧瑟。

她面对着人流,向宾馆的方向走过去。那个地方,因为几个与她血脉相关的人,对过客的她来说,忽然有了家的含义。家,是流落多远都理所当然回归的目的地。

有的人,是你的命运;有的人,不是。她在人群里匆匆擦肩的瞬间,想起这么一句话。

眼前一直黯淡的街灯,就那么次第地亮了。


-------征得无忧MM同意,原文转帖于此。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2012-12-04 15:10:51

主题: 偷欢
-------根据尘凡无忧MM的《街头》改编酿制的酱油小小说,特此鸣谢.


她从醉仙楼酒店里冲出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决定去哪里。

去哪里都不重要。只要离开那暧昧的场景,离开那一张张熟悉的温柔的面孔,离开,几欲爆裂的自己。
 
外面的空气被汽车的尾气混染得一塌糊涂,她还是毫不在乎地大口大口地吸吐着。她需要冷空气,即使是浑浊的冷空气。
 
缓过来神志,她的心砰砰的几乎要跳出胸膛。
 
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认识她。这个城市,无论曾经有过什么牵挂,如今于她,她只是一个过客。既是过客,她真想随心所欲不计后果。尽情地拥抱他,是此刻她唯一想做的。她找了种种借口独自一人飞回来参加同学聚会,只是因为有他。
 
没有人在乎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女子的欲望的眼神。那些面孔那么漠然地靠近,然后漠然地远离。她像一个喝醉酒的不良少年,踉踉跄跄的游荡在午夜寒冷的街头。
 
她多么想尽情地放肆一下。能够放肆的去爱,这是一种多么奢侈的诱惑。
 
她的手机响了半天。她不肯接听。是瑞的号码。她不敢接听,她害怕自己会失去控制。
 
她是幸福的。一览无余的幸福。
 
刚刚的同学聚会上,她有着大家羡慕的模范家庭。她的家像玻璃樽一样晶莹完美。她没有胆量打碎它。幸福,多么强大的一块挡箭牌,它却挡不住瑞探寻的眼神。
 
为什么不接听电话?身边有人吗?瑞发来短信。
 
瑞从来都用他字代替她属于的那个男子。让她每次读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甜甜的向往,窃窃的欢喜。她多么希望瑞能跟着她从同学聚会的餐桌上一起出逃出来。可他没有。他忙着和如今发达的同学们觥筹交错。
 
瑞还是在乎她的吧。瑞说他曾经暗恋她,那时候她是他心中的公主,骄傲,倔犟,高不可及。
 
没有。她回。
 
说不出为什么这样回复。她下意识的期待着瑞能看懂她的暗示,尤其此时。
 
你在哪里?他问。试探的口气。
 
醉仙楼酒店外,街头。她回复。她多么希望瑞能够追她出来,陪着她一起漫步一起疯。
 
干嘛走了?他是敏感的,敏感地嗅着她语气背后的情绪。
 
怕控制不住自己。她倔强的答。她就是想他,餐桌上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人人都可以看出来。
 
他仿佛明白什么。可他却似乎有些迟疑。
 
等会儿。他回复。好容易才和老班长搭上话,下一笔合同还得要老班长照顾。
 
心跳慢慢减弱。关于瑞的记忆开始占据她狂乱的心。那些甜蜜而飘忽的往事,因为清澈,便格外动人。
 
他曾经说过,她是他今生的遗憾,如果能够再次见到她,绝不会留有遗憾。
 
天知道,她的波澜在怎样起伏着。
 
那个男人,那个家里她叫做丈夫的男人,他知道么?有人在这样进攻着她,而她却没有抗拒。
 
不。你现在就来。她撒娇的回复。她多想告诉他,多少年,我想,我一直都想,见你……
 
瑞一直都在她的QQ上,梅天和他在线上聊聊天是她最大的快乐。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瑞开始说一些让她意乱情迷的话。他说他后悔当年没胆量追她,他说她是她心尖的朱砂痣,他说她是他生命的一缕阳光,他说他的婚姻不和谐,他说他想她想每天拥着她。。。她柔软的纵容了他。
 
我不想留下遗憾。他总是这样强调。
 
没有遗憾的人生,算人生吗?她故意躲避着他。
 
我也不想留下遗憾。如今她握着手机,忽然笑了。笑容里有一丝细细的凉风。
 
遗憾与圆满,都是相对的吧。何况,在这样遥远的天边,放纵一下谁又能知道呢?
 
好吧,给我30分钟,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他的沉着反衬着她的急切,仿佛要从面无表情的文字里喷涌出来。
 
为什么要30分钟,我就在酒店外的街头,走路都不到10分钟?她狐疑,心有些痛。
 
老婆今晚要吃煎饼果子,我答应她给她买回去,再晚人家就收摊了,我先去买了然后去找你,你等我。他回复。
 
胃里一阵痉挛。老婆?他不是说他今生最爱我一个,和老婆没感情吗?
 
街上还是漠漠的人群。没有心事一样的来去。风从远处吹来,把她的目光牵到不远处的街边馄饨摊。寒风中热腾腾的小馄饨让她想起了家。
 
不知道两个宝贝怎样了。女儿还不懂事,儿子的哭声却好像透过风丝丝缕缕地传入耳膜。
 
她的脸有些发烫。
 
她忽然想打个越洋电话的冲动。她忽然想到天涯国度那个温暖房子的那个叫做丈夫的男人。
 
可她不想放弃。她忽然想要看看瑞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胆量来爱她来结束遗憾。
 
她是一个自由的女子,不甘心任何约束。那个叫做丈夫的男人却偏要她按照他的旨意,四平八稳地折叠着她的生活。以婚姻之名么?他的束缚和律条让她几乎无法呼吸。那样沉闷的一味退让的生活。
 
她尽了力去适应婚姻。她不喜欢在婚姻里算计。可是,她忘记,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得寸进尺。他无休无止地侵略她的领地。她退到无路可退。夫妻,夫妻又如何。她不是玩偶,她不想做玩偶。

只是,他给了她一份衣食无忧的华美日子,她早已失去了觅食的能力,这是她唯一隐忍的理由。
 
这算绝地反击么?她想到30分钟后从某个地方向她奔来的瑞,便突兀地笑了。那笑在脸上僵持了很久,然后一寸一寸地暗下去。她用力甩了甩头发。黑色的长发甩碎寒夜的影子。
 
就让自己尽情的放纵一把吧。就算是为了爱吧。她用力甩了甩头发。她只想把自己给出去。

30分钟又30分钟,瑞还是没有来。
 
你究竟在哪里?我还在等你。她发去短信。
 
别等了。瑞回复。
 
她心里窜起的火苗一截一截矮下去,呼吸有些急促。
 
我去了,你的婚姻就彻底完了。瑞又发来短信。
 
我不能。她再不好,但她没有错。我不能对不起她。瑞接着回复。

我们不要再玩儿下去了,老婆怀孕了,我不想她将来知道。瑞似乎用尽力气敲出这最后的话。

她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瑞发给她的这几个字。
 
她笑了,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但她稍微心安了些。

随即又觉得几分失落。瑞要真的来了,她还真的有些怕。
 
你是个好男人。她回复。
 
回家吧,别忘记,把短信删了。她接着回复。
 
多体贴的话语,虽然她的心却被深深的刺痛了。
 
那个曾经她以为多少年来深爱着她的瑞,那个挑逗她让她迷醉的瑞,其实比她要明白的多,其实不过当她是寂寞时吐槽的树洞。而,她却当了真。
 
她忽然释然。仿佛卸下了千金重担。

她不必再挣扎了,在爱情与道德之间。因为那爱,本不存在。
 
她转头,街边的馄饨摊生意是那么好,年轻的情侣们相互依偎着,寒风中热气平添了许多温暖的味道。
 
拿出手机,拨号,家里的号码。那个地方,有着与她血脉相关的人。那里才是她最真实的存在。
 
“孩子们醒了吗?我想你,明天我就飞回去。。。”她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