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笔随心走
作者: bluebel
域名: blog.mitbbs.com/bluebel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1001000000 ~ 20121101000000


2012-10-22 17:01:30

主题: 晨曦中慢慢跑
《天净沙--秋思》

黑夜繁星例假
萧野落叶独侠
驿道秋风瘦妈
晨阳初霞
跑步人在哼呀

周日早上,5点多就睡不着。烙饼翻翻到6点,睡不着还是睡不着。索性,起床,穿衣,
开跑。

天还黑,风很冷,星星满天,心里有些怕怕。本打算在小区里跑,可太静太黑太害怕,于是,上大路,稀稀落落的车伴跑。

Start Runkeeper,目标 5mile。

因为有姨妈跟随,不敢太用力。跑的不快,16min/mile的速度,一边看着天上星一边和自己说着话,哼哼呀呀唱着歌。

我喜欢跑步,跑步带给我的不光是体质的增强,它让我学会不急不燥不停不放弃。但晨跑却是第一次。

出门时黑灯瞎火繁星满天,跑着跑着,天渐亮,路灯熄,车流攘。跑完4个迈,阳光开始穿透秋日的树叶,叶缝中斜斜的温暖霞光,让人无限感慨新生的力量。再跑0.5迈,太阳开始跳跃。赶紧停步,手机拍照,起先小小的鹅蛋黄,羞羞答答的半遮面,然后忽然间就跃出来,万丈光芒普照大地。美到极点,眼睛却几乎被照瞎。

心满意足跑到家。

出门时,大呼噜小呼噜此起彼伏。再推门时,游戏声电视声声声入耳。

新的一天又开始。

我却通体冰凉。

第一次晨跑,没经验,穿太少,只一件单衣。5迈产生的热量都无法抵御户外53度的寒
气。

钻被窝,倒头,回笼觉。

照片请见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oseweight/4088013.html



2012-10-16 16:42:17

主题: 2012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NRMP Match System
http://www.nrmp.org/

ROTH AND SHAPLEY WIN NOBEL PRIZE

NRMP congratulates Lloyd Shapley and Alvin Roth, who have been awarded the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for their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work in matching theory. Shapley and his colleague, David Gale, developed the "stable marriage" algorithm in which men and women rank each other as potential mates and a series of offer rounds produces a best match. The Gale-Shapley algorithm is the basis of the matching algorithm used by the NRMP, and Roth worked with NRMP to adapt it so that couples can participate in the Match as a unit and obtain positions in the same city. Roth also has applied the algorithm to the New York City schools, and research is underway to use it for kidney donors and patients who need transplants.

中文网的有关报道---转载

今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艾尔文·罗斯并不是一个钻在象牙塔里的学者。一方面,他对于那些费解而有趣的问题(比如如何检测出相扑选手的作弊行为)很感兴趣;但另一方面,他也关注那些现实生活中的、有趣的问题。

  罗斯运用博弈论中的数学工具来解决实际问题。在过去的20年中,他开创了经济学的一个新的分支:市场设计。他重要的成就包括:为肾脏捐献工作设计网络,为庞大的学区、几百间学校中的大量学生设计入学地优化系统。

  “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理论学者,但他也直接进行实际工作。”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经济学家Eric Maskin说。

  他解决过的最牛叉的问题是:纽约市高中入学匹配系统。虽然大部分美国学生都是就近上高中的,但像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里,八年级学生面临着极其庞大的选择。理论上说,每年80000名学生中每一个人都可以在700多间高中里任选。正确的匹配规则非常重要,特别是那些住在贫困区、附近学校很差的学生们。

  在罗斯接手之前,这个匹配系统简直是一塌糊涂,“像一个拥挤的、疯狂的中东集市”。三分之一的学生甚至压根不用这个系统。罗斯在一些哈佛学生等人的协助下,利用一种“延迟接受算法:重新设计了这个系统。这一算法也被用于波士顿公立学校系统以及住院医生分配系统中。

  这种算法直观一点说就像为一群男女进行婚姻配对。首先,每个男生向他们的最喜欢的那个心动女生求婚;收到很多求婚的女生先排除掉她们最不喜欢的那部分男生,但是不做最终确定;被拒绝的男生再选其他女生求婚,当然可能会继续被拒绝。直到所有的男生都没有被拒绝或者剩下来的男生不想再求婚了。然后,女生接受她们最喜欢的男生的求婚。那些在第一轮没有匹配成功的男生(由于没有列出足够多的选择)还可以进行第二轮,与依旧单身的女生进行匹配。有时还会进行第三轮。

  在高校匹配系统,学生相当于男生,学校相当于女生。在纽约,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因为很多学校都有自定的筛选规则。罗斯等人将各种复杂因素都编制进一个透明、可靠的系统中,学生们最多可以报12个志愿,按期望顺序排列。经过这一改革,使用这个系统的学生由过去的66%上升为93%。

  罗斯小时候上学时可惜没有这个系统。他进了他家附近的范布伦高中,第一年就退学,原因是他觉得太无聊了。他后来在哥伦比亚大学上一个周末上课的工程班。教授建议他考专科学院,他于是考上并获得了工程学学位。随后他又在斯坦福获得博士学位,专业是运筹学,他的研究方向是博弈论。之后他在伊利诺伊大学和匹兹堡大学任教。期间他第一次将学术理论运用于解决实践问题:设计了一个医学院匹配系统,将每年的医学院毕业生分配到全国的25000个住院医生岗位上去。这个系统的优越之处在于: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医学院,很多学生在在校期间就结婚了,这些夫妻在毕业时希望能被分配到同一个地点。罗斯的改进在这方面发挥了非常好的效果。

  1998年他来到哈佛担任教授至今。他设计过的最为重要的匹配系统恐怕要数这个:肾脏捐献匹配系统。

  每年有大量的患者等待换肾,在美国,排队已经排到85000名之后。每年有4000名患者等不到捐献的器官而死亡。很多人愿意为自己所爱的人捐献器官,但常常因为血型不合和无法捐献。2003年起罗斯开始研究开发匹配系统,让上面这种情况的人可以彼此交换捐献。

  目前这个系统起的作用还比较有限。2009年,只有不到1000人使用罗斯的系统完成了移植。但这个系统潜力非常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edicalpractice 版



2012-10-15 11:14:16

主题: 慢悠悠平生第一个5K
龟速,39:31.

虽是龟速,咱觉得咱挺不赖。

这是真话,咱不跟别人比咱就跟咱自己个儿比。

平生最恨跑步,学生时代每年女生的800米长跑都让我恨的牙痒痒,我经常豪言壮语宁愿到山里扛石头也不愿意迈开腿跑一跑。好容易熬到青葱变老葱,再也没有跑过一小步。

远古的记录都早已模糊,咱就只说最近的记录吧。7月初,跑步机2mph的速度,颠吧10分钟我就累得喘不上气。然后一点一点10min,20min,1mile,2miles。。。9月初,已经可以5mph跑2miles不断气。

本来信心满满,孰料9月却晴转阴。

腰部受伤再受伤,回头翻翻自己的运动记录,基本上就没怎么动。再次重回跑步机,就还只有2个多星期。那天看QIQI 24分钟5k的速度,心里就哇凉哇凉,我想我就是double的时间恐怕都跑不下来。跑友说,你别紧张,你玩命儿干嘛?咱跑步就是为了玩儿的,总会有三四百磅的大胖子在后面慢慢走,你就慢慢跑。我想,好吧我就颠儿吧,能颠儿完全程也不错。

前一天,问他,我这算是龟速吧?他说,乌龟听到要不高兴了,你这哪里是龟速啊,你这分明是蜗牛速度啊!好吧,我点头,蜗牛就蜗牛吧,小蜗牛慢慢爬爬到终点也算有勇气吧。

第一次参加比赛,是city举办的,在city park。和跑步机和学校操场的感觉完全不同。

City park小山丘起起伏伏,忽上忽下。风大,人也不多。别说300磅,200磅的胖子都没有见着一个,都是很fit的人。

起步,就是先上坡然后下坡然后平坡然后又上坡。我一开始就有些喘不上气。

最初还咬牙跟着前面的人,感觉速度要有7-8mph那么快,不到5分钟我就坚持不住了,心脏抗议仿佛要跳出胸膛外。反正也比不过,索性慢下来,按自己速度,铁了心的做我的小蜗牛。
就这样,匀速跑到底。

非常意外,我不是最后,我后面还有好几位,出乎意料!更意外的是,居然比我平时在跑步机上的时间还要短!

我在跑步机上最好的速度的是50分钟。周六下午户外跑2.5mile我也跑了45分钟,还是平路。比赛的时候,我自己也计时的,所以时间上没有错,确实是不到40分钟。这让我欢喜却不能理解。

平时在GYM里跑完后没什么感觉,还可以坚持游泳再游1500米。昨天跑完后,我好像不觉得累,可回到家就睏不行,倒床上就睡了。醒来后才感觉还真是有些累。

曾经嚷嚷着宁愿砸石头也不愿跑步,如今两天不跑路就浑身不舒服,不知不觉就中了跑步的蛊。

他嘿嘿笑,跑步有意思吧?明年1月1日,全家5K。。。。。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seweight 版



2012-10-08 13:36:50

主题: 誓死相离
(本故事纯属虚构)


好好的日子,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过呢? 我实在不解闷闷的问。
他和她,结婚15年,两个孩子,漂亮健康学习好。别人眼中他们是那么和谐般配幸福美满。

就不跟她过了,上吊死了我也不跟她过了!他气呼呼愤愤的答。
他满肚子抱怨,他嫌她不工作,结婚后就一直是全职主妇,挣的钱都交给她,可她一不高兴就使小性子往娘家跑,欺负人,她们全家都欺负人!

她也很委屈,鼻涕眼泪一把抓,他嫌我不工作,可我给他生了两个娃,我在家带娃做饭收拾屋子,没功劳我也有苦劳吧,他工资是全交,可奖金都把钱交给他妈,他从来都不哄我,3个月都不碰我不理我,他逼的我没活路了,他们全家都逼的我没活路了!

真的很烦,我心烦到极点,最懒的听这些芝麻绿豆大小唧唧歪歪的小事儿。

耐着性子,假模假式扮黄菡,试图讲一讲幸福婚姻的经营之道。

婚姻里抓大放下,看人看整体,你俩都后退一步,容忍一下,谦让一下,不要去改变别人,你只能改变自己。。。

屁话!

他俩异口同声,你问问TA这么多年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我多能忍我多让着TA,我为了TA改变了多少了我!!

Okay,Okay,打住,打住,我闭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索性也当回兵,扔掉斯文的伪装,我也发飙了。

你动不动就往娘家跑,你错!你又不是跟你妈过日子,你是跟你老公过一辈子,你老公应该是你最亲爱的人!

你把钱交给你妈不交给你媳妇,你错!你不上你媳妇的床,整天守着你妈,你又不能守你妈一辈子,你老婆才应该是你最贴心的人!

你又不是青春美少女你离了你还能找到比他好的人吗?!

你老婆又能干又漂亮守着个宝你看不珍惜你还想要什么?!

电话那端,她沉默了,不哭了。

电话那端,他依然铁嘴钢牙。我就是不跟她过,你怎么说我都不跟她过,你非要劝,我就上吊去我就喝药去我死也不跟她过!

忽然间,有丝不祥的感觉从脚底升起,我开始困惑,这么铁了心的不要过,难道是。。。外边有人了?

没有!他斩钉截铁的答。

有!她稍稍迟疑,幽幽的说。

一时间,空气凝滞。

这是最可怕的。

很多时候,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细枝末节都是表象,本质却是婚姻的根基出了问题。

我不再激动,安安静静的问,还想和他过吗?

想!没有丝毫迟疑。她说,她曾经千方百计的寻找证据验证自己的怀疑,偷看他手机,检查他email,下班跟踪他。。。他们一起十五年,她太了解他了,她的直觉告诉他,他就是不对头,虽然她从来什么都没有发现过。

我急了,你怎么能这么干!你非要捉奸在床吗?真捉到了你这日子就彻底完了!

他也急了,我死也不想和她过了!同样的不带丝毫迟疑。他说,他受不了了,她疑心病重,整天怀疑他这儿那儿的,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不许下班回家晚,不许和女同事打电话,整天都要守着她。他说他一点儿精神追求都没有,她不讲理,忍了这么多年再忍就要真的疯了,你要是再劝你就给我收尸吧!他几乎要把电话摔掉。

我无语了。

别人家都是山盟海誓永不分离,他们俩却是情枯心烂誓死相离。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十年过下来的夫妻却怨深似海难比陌路。

一个以死来捍卫自己自由的男人,心已如磐石般坚硬。

路到此,爱已绝,还能继续吗?纠结有没有外遇还有意义吗?

不如放手吧,放自己一条生路。

转头,对她说。

照顾好自己,生活自有它的出路。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