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00201000000 ~ 20200301000000


2020-02-27 12:05:09

主题: Jingxia: 2020年第一篇Step 1 考经~240的经验和教训
发信人: Jingxia (Jingxi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大概是是2020年第一篇Step 1 考经~240的经验和教训
关键字: Step 1,考经,2020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24 13:17:00 2020, 美东)

1月31号考试,2月19号出的分数,240。不算惊喜,也不是惊吓,只能算是一个
可以交
待自己的分数吧。我走了很多弯路,直到最后才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但时间不
太够了
,考试不能再延期了,我也不想浪费了巨贵的报名费,就上了考场。这里就算是
聊聊自
己的教训,以回报医版。
    2018年7月毕业后就开始全职备考了,基本上是按照路标系统,开始看
kaplan的系
列书。但是开始的时候效率不高,看了解剖、生化,但是解剖看完就忘了,生理
什么的
看没看过都记不得了,可见这个阶段效率真的不高。但是费了不少时间,看书一
直看到
12月份。效率太差了,我很讨厌这种状态,于是想到报名,来给自己动力,提高
效率,
就报了2019年8月-10月的考期。此段建议是尽量减少单纯看书的时间,辅助做题
更有效
率。
    2019年1月初开始做kaplan的题库。每个科目都做得很差,于是按照路标系
统的要
求,看视频补救。看了生化和微生物,还试图看看行为医学什么的,但是没有看
完。对
于我自己来说,真的是讲得好,吸引我,我才能听进去,不然就是浪费时间。微
生物看
了大部分,但是没什么印象,解剖刚点进去没多久就退了,因为那个人讲课声音
我实在
爱不起来。所以,kaplan的视频除了生化,其他一概不推荐。此段建议是生化视
频建议
看,其他看不进去就不要勉强浪费时间。
    因为kaplan题库做的实在太差了,除了生化,别的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方
法,路标
系统也没说针对如果看书效果不好,视频看不进去的学渣应该怎么办,我就反复

kaplan的错题,在这里浪费了巨多时间。还是get不到适合自己的方法,感觉就
生化因
为turco有点底气,其他各科都很心虚。于是都耗到7月份啦,我还没开UW,但马
上就到
了考试的eligibility period了。在我考友的催促下,虽然心虚,也就硬开了
UW。此段
建议是做完题库,做做错题就差不多了,赶紧下一步。因为没有达到路标系统要
求,就
在这里做了很多遍错题,迟迟不肯迈入下一步,其实错题做到第三遍就不需要思
考就能
勾出答案,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是浪费时间。
    开了UW之后,才体会到这个考U世界的真实和残酷。跟前面的kaplan感觉完
全不同
,每个题都是精华,真的对得起它的价格,值得自己反复琢磨。所以后面感觉如
果时间
有限,翻来覆去搞个几遍UW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前面搞那么多kaplan真是浪费
了宝贵
的时间。开始做UW的时候,因为看了别人的考经,所以特别重视第一遍的正确
率,于是
患得患失的毛病很严重,导致在本来时间就比较紧迫的前提下,还把一部分精力
都花费
在难过-伤心-高兴的循环,当然难过伤心是更多的,而忽视了,这个阶段,正确
率多低
都不代表什么,重点是好好的学会不会的知识点。所以我开始的时候患得患失,
大概节
奏是两天做一个block,直到做到9月份,感觉自己得先推迟考期3个月,并加快
UW做题
速度了,所以后期又是赶进度的方式,有时候一天做两个block,有一周还做题
做吐了
,几天都不想碰UW。就这样匆忙地在11月初做完了UW。所以我有点遗憾是应该开
始UW早
一些,钻研的细一些,节奏不快不慢,只是一遍也就基本打好了step 1的基础,
其实剩
下的东西已经没什么新的了,就复习一下自己的已有知识基本就够了。对了另外
这个阶
段,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药理、微生物的方法,那就是sketchy。虽然别人都说
这个适
合前期打基础,但是对于我这种死活记不牢的学渣来说,后期打基础也行,只要
能让我
记住的都是好的方法。另外解剖也是一直摸索,之前很害怕解剖题,但后面看到
了一个
帖子,大意是如果把自己见到的UW里所有的选项都知道它们的位置和功能,就够
了,因
为解剖题的正确答案一般比较明显,错误选项错的十分离谱,一般比较容易排
除,不会
出现跟正确答案非常类似的情况。所以从这个阶段我就不再害怕解剖题了,就每
个选项
都想想它的位置,错误选项会跟题目描述相差十万八千里。nbme也从左边带星,
到了右
边带星。此处建议是把UW解析和FA都当成宝贵的参考书,UW题目是课后习题,针
对自己
不好的科目,多看别人考经,反复尝试,寻找适合自己的方法。
    做完1遍UW,已经是11月初了,我就开始做错题,又花了将近四周,这下就
到了12
月了。而我还有好几科没自信呢,生理、行为医学一直压着lower performance

borderline。对于生理来说,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宝藏,就是physeo,看了它
里面的
pulmonary和endo,它一遍讲原理之后马上考题的方式特别吸引我,能吃定我,
看了自
己薄弱的几章生理感觉不胆怯了,再考到这些方面的题我也不带怕的。但时间有
限,我
没看完,肾脏生理也应该讲的很好,但我只是匆匆看了几个自己比较害怕的点,
就没有
时间大块看了。Behavioral science部分,一直都是lower performance,
一直不知道
该怎么搞定它,我曾想过要不花两周时间去看BRS?但现在时间真的很紧。这里我
要感
谢我的考友vivi,她也没有看BRS,开始的时候成绩也一直很差,但做完UW之后
成绩神
奇地变好了,nbme这个方面也很稳定。我一直想为什么,后面终于想明白了,它
其实考
的就是FA里面那些原则,比如说假如患者向医生表达爱意,不管选项里多么听起
来还挺
合理,比如得先断了医患关系再谈恋爱啦,什么你现在已经不负责她了所以可以
约会,
都不要被迷惑,考题考的是医生不能跟患者谈恋爱,就这么简单。所以我不再害

behavioral science,我遇到这种题,先从题干里跳出1秒想想考的哪个原
则,就从选
项里挑符合这个原则的答案,不要分析其他的弯弯曲曲的选项,其他貌似仔细分
析一下
也是能说通,但正确选项只有一个,就是符合考查原则的选项。Nbme也有体现,
就是右
边带星了。
    下面一个阶段,12月初到1月中旬,我主要花时间刷了UW的第二遍。很多题
都比较
熟悉了,导致有时候只是麻木地点个正确选项就过了,对于点对的题,并没有花
很多心
思去研究错误选项,所以没有明显提高,感觉时间有些浪费吧。这个阶段建议是
如果时
间不够充足,针对自己的弱项集中训练,也许比广泛地二刷效率更高。
    最后一个阶段,我做完了第二遍UW,但nbme还是没有上240。我很慌张,感
觉之前
各种原因,基础打得不牢。但是我真的不想浪费考试报名费啊嘤嘤嘤。于是我开
始了查
漏补缺,翻看FA,发现自己的弱点,再去UW里翻这些弱点相关的错题。从肌肉这
一章开
始,因为我记忆力真的不好,这些需要记忆的又太多了。我搜了每个rotator 
cuff,
median nerve, axillary nerve以及基本上每个出现的神经相关的UW题,发
现对于自己
不熟的点,这么滚一遍超级管用,弱点马上变强点啊有没有。这么再学一遍,我
感觉提
高很大,相当于横向对比了一遍每道题,常见的考点也短时间集中再虐了我一
遍,我再
也不怕考我这些了,我甚至还想他们考我这些,不带怕的。于是这样子过了一遍
肌肉、
生化(到现在这个阶段turco的老本忘了好多),其他的系统和章节因为没时间
了,快
速翻着FA,挑着自己害怕出现的考点,看了看相关UW考题。如果时间充足,我会
这样把
每个考点再在UW里看一遍,效果肯定更好一些。
    关于做题技巧也想讨论两句自己的心得,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比较适合像我
这种做
题的时候一味求快导致沉不下心,容易犯低级错误的同学。我前面是先看问题前
的最后
一句+问题,看看选项,再去看题干。这种优点是可以很快知道考题考的是哪个
点,但
缺点也很明显,如果自己看偏了,那么要么做错,要么得花很久时间推翻自己之
前的假
设。后面我的策略是,从第一个字开始,每个字都有它的意思,比如说一个65岁
头疼女
性,看到这第一句就开始想她可能是什么病,而不太可能是什么病,罗列几个诊
断和鉴
别诊断,再在之后的描述中,推翻之前的某个预设,或者更加证实某个预设。顺
利的话
,读到最后一句已经明确答案了,错误的选项会非常的不沾边,自信地去选自己
认为的
那个选项,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再去读题以逐个排除错误选项。这样不存在带着偏
倚去读
题的问题,但缺点是对于只读最后一句就能出答案的题,花费了不少时间。
    真正考试那天,开始的10道题比较紧张,后面也就没感觉了。休息时间还是
充足的
,前三个block都只用掉了不到20分钟休息时间吧。但是做到第5个block的时
候,旁边
的考生突然键盘和鼠标敲得咔咔咔咔咔咔响,我本来做题时间都很紧张的现在还
要劝自
己要忽视旁边的干扰,要聚精会神,但后果是超级烦躁,最后剩了几分钟,我回
头看了
看受到干扰最大的时候做的那几道题,感觉全选错了,又匆匆去改,还没看完那
几道,
就到时间了。我坐在椅子上,特别懊恼。前面不管自己学习还是模考都是比较安
静的环
境,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措手不及。这个时候我旁边的人出去了,我想我得趁着这
个时间
,赶紧做第六个block,即使她中途开始干扰我,我也能有时间检查一下。在做
到快20
题的时候她回来了,我也换上了隔音耳机,虽然中途有心音题需要换耳机比较麻
烦,但
比第五个block好了一些,不是特别地干扰我了。到第七个的时候她就考完走
了,我终
于安静了,但我真的心里害怕,担心成绩出来我会哭的天昏地暗。
    最后~就是这样了~并没有哭的天昏地暗,跟平时考得也差不多,可见模考真
是很准
,都能预测到即使受了干扰,也能八九不离十。
     所以,我的重点是!不要纠结任何的正确率,错了不要紧,重点是学会FA
和UW里
的知识是最重要的。
     个人认为题库的正确率意义不大,主要是从错误中学习,而Nbme可以准确
地预测
分数:
     Kaplan diagnostic test: 按照路边系统,不及格
     Kaplan overall: 按照路边系统,不及格
     UW第一遍正确率:68.8%(参考价值不大,前期timed mixed,后期用了
tutor 模式
,这种模式会偏高一些)
     第二遍:88%
     Nbme 18(10月中旬):200
     Nbme 20(11月底):228
     Nbme 21 (12月中):236
     Nbme 24 (1月初):228
     Nbme 22 (1月中):238
UWSA1: 232 (做这个的时候听了Goljan的建议,从熟悉的从头读题模式,突变
成先读
问题模式,一下子慌了,所以坚持自己熟悉的模式,不要改来改去)
UWSA2:241 这个做的时候很平静,也是最接近最后成绩的,看来确实比较准。
Free 120 test: 78% correct (考前1周)
    仅供参考,希望后来的考生不要重复我的错误,能够考出更好的成绩~



2020-02-16 20:55:55

主题: 医网情深:记念李文亮医生——社会、艺术与医学系列
医网情深:记念李文亮医生——社会、艺术与医学系列

力刀


新年过后,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就是李文亮医生终于因感染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病逝的那一天,我
独自游览徘徊于网络,有朋友问我道,“老刀,可曾为李医生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她就
正告我,“还是写一点罢;你的同行、你应该说点什么呢!”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写微博微信大概是因为往往有点敏感吧,一向就甚为寥落,也因被我的爱国
校友们认为“反华” 、“卖国”和“美分党”,而不容于校友群,而且屡次被封号噤声。然而,在这样的言
论监控的艰难中,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我虽然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
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
在,却只能如此而已,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成千上万病患、尤其上千感染患病和逝去的医护
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
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发言人、专家院士们的阴险甩锅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
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
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医护,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以及那无数死去僵硬的尸体,这是怎样的
哀痛者和职业救护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政府和伪“专家、院士”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
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民众暂得偷生,
甚至激化着医患关系,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奇葩荒唐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
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二曰七日也已有十天,忘却的救
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数万名病患、一千七百多中招的医护人员之中,李医生是我的同行。医护云者,我向来这样想,
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同
行,是为了中国民众而死的青年医生。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我在微信上看到他已戴着吸氧面罩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展示自己的身
份证照片,这就是李文亮医生。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
能够以职业素质的警觉主动在同行微信里发布警告和吹哨,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
他却是日常生活中微笑着,态度很温和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和白发苍苍老父母的好儿子。待
到他病逝,总之,刻在我的记忆上,就是永别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医生!


我在一月初,才知道有医护人员经过微信警告同行群众有“萨斯”病人出现的事;2月7日便得到噩
耗,说被警方提审训诫警告的李文亮医生终因不治而亡,感染至6万多人,死亡1千7百多人,而李
医生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警方训诫李医生的事件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
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愚昧和荒唐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
着的和蔼的多才多艺的李更何至于无端在ICU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感染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照片和逝去的的尸骸。还有许多
具,是其他地区医护工作者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瘟疫,简直是比当年萨斯烈性大得多的瘟
疫!因为时至2月15日疾控动态报道汇总:全国1716名医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数位已病亡!

但武汉警方就有令,说他是“造谣”!训诫警告签字画押悔过书,但接着就让他一个眼科医生回疫情
严重的医院参加救治。

瘟疫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专家和政府谎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
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瘟疫的沉默中爆发,就在瘟疫的沉默中
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李文亮医生,那时是在他的同行医护微信圈里说明而已,稍有人心者,谁
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警训和结局,但竟被执政的警方传唤、训诫、逼迫按下手印、认罪噤声了!感
染了病毒进入ICU,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致死都没有撤销那按有血红手印的训诫书、没有半句国
家的道歉!我的当年同学、同事、林正斌医生、以及华大科技的红凌教授、工程院士谢某、同样被
感染这人为导致的病毒播撒瘟疫,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李、林、红、谢君们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他们的尸骸、遗像、讣告为
证;还有好几位医护工作者病逝。当这些医护人员从容地转辗于专家、政府所发布的“可控可
防”、“不会人传人”谎言和威胁中的瘟疫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那些“院士、专
家”在发在一流杂志的论文和中国政府这厉害国GDP第二的伟绩,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发言人和专家们却居然昂起头来,继续狡辩洗地和撒谎,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死静如鬼市。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
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专家院士”们发一流SCI论文的天赐良机,甚至那些无耻文人作“赞美”诗
词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又一场萨斯、“大饥荒”、河
南艾滋而已,人类对于大瘟疫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
一小块,而且可能连数字都没有算上!但医护被警方提审训诫、噤声至死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
最终丧命于自己救治病人的医院!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
驶,淡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
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对于这个记吃不记打的民族和社会!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
当局警方竟会这样地凶残卑鄙噤声训诫说出实情的医生们,一是所谓院士专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
是中国的医护们面临惨烈瘟疫竟能如是之从容、义无反顾奔赴灾区、连续超生理和心理健康负荷地
工作甚至付出生命!

我目睹中国优秀医护的办事,是始于我自己在国内成为医生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
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
中国医护人员们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噤声至死于自己救护患者而所感染的病毒,而终于
没有放弃、逃避、和怯阵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无数瘟疫病毒致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
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封禁的日子里,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正纯粹的白衣天使医护,将更
加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谨以此记念李文亮医生——

江城子. 悼李文亮医生夜记

力刀

人生大悲怎忍尝?细思量,确难忘。
无父孩童,丧夫孕娇娘。
白发人送黑发去,心碎裂、断肝肠!

黑夜吹哨警汉江,遭警训,过厅堂。
义无反顾,一线却阵亡。
愿得年年此夜时,哨响起,举国殇!


2/9/2020 于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2020-02-16 13:18:04

主题: 纽约华网再夺冠
今晚纽约华网公开赛,与老队友、以前单打独斗的冤家对头搭档,密切配合相互补位三战全胜
(4:3、5:3、5:3)获得男双8.0冠军,奖品柜里再添一座奖杯🏆。今年总算开张了,可惜8.0混双没
有打好。4个小时没有休息,打了48局,相当于一个大满贯赛制,为月底赴奥兰多打WTT全国决赛
资格赛,算是一次大强度、好好的热身实战。届时要同时打三个项目,对体能、心理和技术保持都
是一次更大的挑战……

2/15/2020



2020-02-09 01:01:44

主题: 江城子. 悼李文亮医生夜记
江城子. 悼李文亮医生夜记

力刀

人生大悲怎忍尝?细思量,确难忘。
无父童儿,失夫孕娇娘。
白发人送黑发去,心碎裂、断肝肠!

黑夜吹哨警汉江,遭警训,过厅堂。
义无反顾,一线却阵亡。
愿得年年此夜时,哨响起,举国殇!

2/9/2020 于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附: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北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2020-02-05 09:35:19

主题: 【中吕】山坡羊· 武汉瘟疫
【中吕】山坡羊· 武汉瘟疫

力刀

瘟疫起处,晴川汉楚,楼空鹤去桥封堵。
口罩无,谣言出。
万家欢宴照歌舞,医院人潮忙死医护。
生,蚁民苦;亡,贱如土!

2/5/2020 于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附:
【中吕】山坡羊·潼关怀古/ 张养浩(元)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2020-02-04 15:22:29

主题: 医网情深:第一次进直播间面对镜头后的感言一一在美国行医之路系列
【华夏文摘】力刀:医网情深:第一次进直播间面对镜头后的感言一一在美国
行医之路系列

又被微信网警无缘无故地封号了……

一气之下,接受朋友的建议在WhatsApp建立了“老刀好友群”——一个不再受赵家
网警控制、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表达自己观点、感受、所见所闻所感的自媒
体平台。

把微信圈的“好友们”邀请转移过来。同时,也包括了我认识多年、有过特殊合
作交情、著名的明镜社老总何频先生和明镜电视主播马聚先生。大概是他俩的
特殊身份和传言,几位“好友”很快退群了。

老刀想说几句心里话:我是一个直肠子的人,有话憋不住的。30年在国内,30
年加拿大/美国,行医20年至今,经历坎坷,依旧“童心”未泯、在北美喜欢爬
格子写文章也有25年历史了,属于和方舟子几乎同期(略晚几年吧?)硕果仅
存依旧活跃在网坛的老网虫了。微信的流行,让我更是潇洒自如信马由缰海阔
天空畅述心怀,但是它毕竟是被赵家严控的媒体平台,我的微信朋友圈多次被
封,我无法忍受却无可奈何。这在北美网坛绝无仅有。在朋友们的支持和建议
下,我同时开了WhatsApp,这个不受赵家控制、相对安全的自媒体平台。

我是一个透明的人,从95年上网为华夏文摘写稿开始,就亮明身份和地位、告
诉我的读者:我是谁?在哪里、做什么?我是一个喜欢交流和分享的人,极度
不自私的人,但是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而且脾气暴烈,为朋友、为
那些我关心的人可以掏心掏肺两肋插刀,对于我鄙视愤恨的,我可以大爆粗
口。网上得罪人甚多,遭人恨和谣言不少。但是,也同样,得到许许多多我的
读者们的关注和支持。无论是我为家乡河南农民卖血染艾滋的孤儿们募捐和资
助领养、为国内外中国医学生考版进入美国住院医生行列辅导、为早逝的华裔
住院医生募捐、为国内外病患会诊就医,都是我的读者们、理解我的朋友们给
予许许多多的支持!

近日故国爆发武汉新病毒肺炎,比2003年萨斯更严重的流行传播并开始世界蔓
延,成为严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接受并积极参与明镜访谈,利用这个平台
进行公众服务。我知道北美许多人对明镜尤其何频老总有看法和各种说法(右
派们说:他是大内宣的、国安卧底、背景复杂水很深;而左派则说:明镜是反
共的、领了国外势力钱的、……呵呵!),唯恐避之不及。可老刀我不在乎!
2003~05,何频老总那时的“多维”,在我为河南上蔡县几十万农民卖血染艾
滋、无数孤儿募捐、安排领养救助的活动中、以及其后与高耀洁老师的交流合
作中都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和支持!他的多维曾多次报道我们义工募捐活动,一
篇社论标题就是:“谁来救助他们——河南艾滋孤儿”。我感激他!我不在乎别人
怎么看他、说他!他现在需要医务人员来给予民众解读所发生的重大公共卫生
医学问题,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会积极参加!

我也希望我认为的“老刀好友”医学专业人士来参与。如果你有任何政治考虑担
忧,随时可以离开,可以与我“划清界限”, 我无所谓,我的人生信条很简单: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佛罗伦萨大诗人但丁的名言,为了这句我中学时
代就列为人生座右铭的话,在我成为美国医生近20年后才有机会第一次到欧洲
旅行,就是去他家乡游览朝拜的,而且去了两次!正所谓: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是我的朋友、路人、死敌、旁观者,是他人、各位读者
的选择。我管不着,老刀一如既往,做人、做事。

我也理解许多“朋友们”的顾虑,替你们着想,有些担心沾上麻烦的“朋友”,如
果在这里也怕,其实,更应该在微信上与我划清界限,那是被时时刻刻监视和
记录的啊!我邀请的,是我在以往人生路上遇到的,认为是 “朋友”的。人生旅
途,往往走着走着,各种原因、机会、境遇、观念的变化,而走散、分道扬
镳,甚至可以势不两立反目成仇。不奇怪。老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走自
己的路,让别人说去!”、“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何频(明镜老总)说:“我幾乎是不參加群的,這次參加何医生這個群,是感激
何剛和幾位醫師及時給觀眾提供了專業看法。中國走向文明之路萬難,但尊重
專業、標準是必要基礎。”

我的一位老同学、挚友、也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打电话给我,她说:“何刚,你
知道吗?我的一位协和牛人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没想到你说的你这个同学何
刚老刀在明镜直播平台上说的真棒啊!准备的很充分,讲和评点的确实好!“。
我朋友说这人协和毕业,平素自视甚高,网上什么人都不在眼里。如此夸赞一
个她不熟悉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她说出来的……呵呵。朋友告诉她:“何刚哪充分
准备啊,在医院忙了一整天,下班直接进了直播室的……”

确实,几次直播,尤其第一次,进直播间前,何频老总根本没有给我什么问题
提纲,我就是被赶鸭子上架,临阵磨刀,作为邀请嘉宾直面明镜的“六度头
条”主播马聚先生各种尖锐提问和面对诸多听众观众的提问,予以自己的看法和
观点而已。能得到主播、何频和诸多听众观众们包括这个谁也看不在眼里的“牛
人”的认可,我甚感欣慰!何频先生后来告诉我:这几天,明镜观众听众越来越
多,后台统计已超过10万,而且,许多朋友主动把视频剪辑压缩成小短段视频
传到国内,影响很大反响极佳!

呵呵,我为何写这些血性的心里话?这不,有人已经看到我与明镜走近了,要
划清界限?这个WhatApp按说比微信安全私密多了,还怕我粘上了,不如微信
也与我划清界限算了,那个是时时刻刻被国安监视记录的!

我不想过多评论在美国的华裔医生,毕竟这是个人自由、价值观念和选择。我
没有资格和必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要求别人做什么,尤其职业之外的事。我
做自己喜欢和认为有价值的事情,走我自己的路!如果中国当局不仅被认可、
接受我这种人,甚至想搞我,喝茶、拒签之类,那是它的选择,赵总书记的
话:“我老了,无所谓了……”

公共卫生事件既是医学专业问题,也更多的是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作为一个
医生,关注搞好自己工作和专业技能、是本分,也不难。难的是:医者仁心——
博大胸怀和普世价值,对社会的关注!我不是专业牛人,做好本职工作之余,
有精力和能力去做些社会公益,是我的价值观!

何频(明镜老总)说:“我們並不難訪問到世界牛人,無論是哥大、多大、哈佛
教授 ,還是WHO、CDC人員及紐約流行病防治主管,這幾天都訪問到了,例如
纽约公共卫生负责人西拉女士,是我在一個記錄片中發現的,我們一聯系,她
很快就到了我們演播室,而且表示願意繼續來!
https://youtu.be/xkaNU9u4gNk。但是,要找到華人醫師上節目,難度大多
了!”

在人家主流群体,对公众科普,这是很正常、很荣幸、义不容辞的职责、在华
人社会,自私则是这个群体的特征!没有看?前面落地飞机改飞军事基地,与
华人抗议多少有关?真是可耻!遭人家歧视也是活该!华裔医生们,好不容易
考完、拿到执照,挣大钱了,成为美国2%高收入群体,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
热炕头的小农意识依旧!这个群体,不乏高智商的,情商?社会责任感?公益
心?则很少很少!华裔医生群体里颇有一批人看不起我老刀,认为我“混”不怎
么样、没有“牛人”资格和地位,却臭名昭著、大出风头。

呵呵,我承认我不及你们有资格、名气、地位、可是你们不做,光嘴炮牛逼,
有何球用?搞艾滋孤儿救助、CMG考住院,医学科普,都见不到你们这些有钱、
有资格、有地位和名气的第一时间站出来、并且愿意一直持续做下去,怎么
办?我“只好”出风头来做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呵呵 。何频老总建议我来
做主播主持一个周五晚上的节目,这比写文章来得快、与听众观众可以直接交
流、影响更大。我欣然接受,以后会慢慢淡出这个受控制被监控的微信,开始
新的自媒体时代。欢迎大家关注和参与明镜的节目,也欢迎我的读者朋友们加
入这个节目讨论互动交流!

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或跃马扬鞭春风得意之时,或马失前蹄跌入谷底,人生
不得意时八九,然而,在跌倒爬起来、看惯惨淡人生,继续坚持下去,才是真
正的人生强者。能有一两个、三五个知心朋友的支持,有家庭亲人的支持,有
一份喜爱的工作和生活、同时做自己喜欢的事,夫复何求?!

人生旅途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走自己选择的路……


2/2/2020 于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发表于 2020 年 02 月 03 日 华夏文摘第
一五〇五期(cm0220a)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