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40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小说:归去来兮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iminusc] , 2017年01月12日22:56:35 ,2920次阅读,19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12 22:56:35 2017, 美东)

波士顿是个令人难忘的城市,有全美最密集的大学。有人开玩笑说,街上扔块石头,50
%的概率能砸着个PhD。而在哈佛医学院所在的Longwood地区,80%的概率砸着的是博士
后。

1  初遇
晚饭后,许知习惯性地打开电视,同时把笔记本放在腿上,浏览着email。一个好久不
见的名字跳入眼中,是丁洁。她下个月要携家带口回国探亲,计划在上海停留几天,问
她可有空一见。这封邮件让许知兴奋了好几天,回忆的潮水把她带到了波士顿。
许知还记得和丁洁的相识。七月的傍晚,她从高速路上下来,在波士顿转了一个多小时
后终于找到了江岫住的那片街区,大概有七八幢公寓楼,上面的号码小得要命,她不得
不靠近路边慢慢开着,一边伸着脖子仔细辨认。这时一个亚洲面孔的女生出现在路边,
背着个沉甸甸的书包匆匆走着,不知为何,许知马上觉得她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想也没
想冲着她喊:“同学,请问7号怎么走?”刚喊完就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起码应该先用
英语问一声啊。一定是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傻掉了。那个女生回头对她一笑,说了声:
“跟我走。” 许知放下心来。在南部那个小城呆了5年,难得见到一个同胞,这个中国
女孩的笑容,略带京腔的普通话,都让她心里涌起一股亲切感。
跟着她开到一幢二层小楼前,许知看到了墙上的7字。她费了些时间把车趴进唯一一个
空的停车位,比她在南方用过的都小。那个女生没有离开,站在路边,直到她钻出来。
“你去几号?”“201.”“啊,你是江岫的新室友吧?她说起来过。”“你认识她?”
许知高兴地伸出手:“我叫许知,从田纳西来。我师姐介绍我和江岫住的。”“我是
丁洁,在Dana-Farber,和江岫很熟。我去年才从佐治亚来。” “我在women’s
hospital。”“我们离得很近。”两个人越说越亲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丁洁看看她
塞得满满的小车,又看看越来越暗的天,说,“这楼可没电梯,你的东西好搬吗?”“
好搬,都是小件的。搬不完我明天慢慢搬。” 许知一向习惯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不
想向刚刚结识的朋友求助,但丁洁显然没打算袖手旁观,迅速地做了安排:“你还没吃
饭吧?等我把东西放下我们去吃饭,回来我再找个男生来帮忙。”看她还在推辞,丁洁
说:“你的东西今天得搬完,这里治安不太好,万一有人砸车呢。” 许知闻言吓了一
跳,又被她的热情感动,忙说:“好,那我请你吃饭。” 丁洁就住在5号楼,和小区里
所有的房子一样又老又破,一进楼门一股味道,许知后来形容为百年老屋腐败的气息。
两个人在附近一家披萨店吃了个披萨,又为谁付账争执了一小下,后来还是许知付了钱
。那天俩人说了些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她当时又累又饿。回到车那里,许知开始搬东
西,丁洁打了个电话,一会儿功夫一个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男生来了,“高一鸣,这
是许知,江岫的新室友,在women’s hospital做博士后。这是高一鸣,在儿童医院做
博士后,和江岫一个系的。他也住附近。” 许知伸出手,客气着:“不好意思,今天
要麻烦你了。”高一鸣什么表情也没有,和她冷淡地握了一下手,就拎起箱子往楼上走
。好在她的东西不多,三个人跑了几趟也就搬完了。江岫这两天在外州开会,给她留了
钥匙。送走丁洁和高一鸣,她倒下就睡着了,梦都没有做一个。



小说发布于晋江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739871

--
※ 修改:·iminusc 於 Jan 18 20:36:37 2017 修改本文·[FROM: 7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12 22:58:16 2017, 美东)

2  新生活
第二天一早许知就赶到Longwood,在大楼里晕头转向地找了几圈后终于找到了老板舒尔
兹的办公室。舒尔兹是个精明的犹太小老头,他露出面试时和蔼得令人感动的笑脸欢迎
她之后,马上开始严肃地和她谈课题的事。谈了约莫一个小时,老板对她的应答表示满
意,按铃叫来秘书,秘书琳达是个个子高高的美国中年妇女,气质和语气总让许知想起
原来学校的系秘书。琳达带她办了手续,填了一堆表后说:“来,亲爱的,认识一下其
他人。”
她们一进实验室就碰到一个30多岁的中国女性,“岚,这是知。” 琳达费力地念着她
的名字,而且没有悬念地总是念成四声。“新来的博士后。你能带她认识一下其他人吗
?” 琳达把她甩给孙岚就走了。孙岚是实验室的资深实验员兼管理员,她马上热情地
带许知去见其他人,一边给她介绍实验室情况。新实验室里哪儿的人都有。博士后
Helen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和孙岚关系很好,对许知也很热情。John是个不苟言笑的
德国人,只是和她冷淡地打了个招呼就埋头做实验了。Susan来自捷克,Uma则是印度人
,他们俩礼貌地和许知交谈了几句。舒尔兹指定她先跟着中国博士后赵勇做,因此他们
多说了一会儿。印度博士生Rovi上二年级,要上很多课,经常不在实验室。美国博士生
Ben已经第5年了,看上去愁眉苦脸,大概实验不顺利。Richard也是实验员,他和孙岚
是实验室里唯二两个看上去轻松自在的人。
许知在波士顿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新实验室和她原来博士做的方向很不一样,因此
许多新东西需要学习。没多久许知就庆幸自己能跟着赵勇学,这位师兄一向不苟言笑,
起初她怕他会不耐烦,因此小心翼翼的,后来发现他其实很耐心细致,对许知犯的一切
错误,问的一切问题从没流露出任何嘲笑或不快,而且在这个领域很有经验。熟悉了以
后两个人有时还会聊聊天,知道他有个三岁的儿子,她由衷地说:“你一定是个好爸爸
。” 赵勇只是笑了笑,不知为什么,那笑有些苦涩。孙岚性格爽快,手脚麻利,是个
虔诚的基督徒。得知许知还是单身,马上热情地开始给她介绍对象。多亏了她的候选人
有限,主要是她们教会的教友以及教友的亲朋。孙岚和先生入教多年,社交活动也多围
绕教会,许知便借口自己不信教,不能找教友,把她提议的相亲都推掉了。作为一个恋
爱经验为零的伪文艺女青年,许知对相亲还是挺抵触的。其实,除了积极给她介绍对象
和传教以外,孙岚是个蛮可爱的女人,她比许知大几岁,先生是个电子工程师,有一儿
一女,大约是结婚早,婚姻又美满,她像许多生活幸福的善良女人一样,热心,单纯,
不容置疑。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她成了许知的波士顿生活指南,从哪家中国店有正宗的
湖南剁椒,到怎么省钱地看中文电视,虽然多数对许知这样的光棍没什么用。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KAILI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KAILIU (凯了),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13 09:32:02 2017, 美东)

平实朴素的小说,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是给人如沐春风。楼主继续加油更。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Never10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Never10 (白交易),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13 13:33:03 2017, 美东)

喜欢!多写!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74.]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13 22:36:04 2017, 美东)

多谢两位鼓励!我码字极慢,希望今年能完本~~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13 23:29:43 2017, 美东)

3  师太们
不加班的时候,许知的周末经常和丁洁,江岫一起度过,出去逛街,买菜做饭。丁洁在
国内是学医的,来美国又读了个Ph.D,属于双料博士,对生活对事业一丝不苟,老板又
是业内大牛,有时不免有点儿自负,但很讲义气,乐于为朋友排忧解难,是几个人里话
最多的。江岫沉静内敛,话很少,很有内秀,会画画,弹钢琴,严于律己,忠诚可靠,
但她的道德洁癖有时也给朋友某种压力。许知天性宽厚,还有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天真,
使得刚认识的人容易忽略她强烈的原则性,她的古道热肠和大大咧咧则让朋友很有安全
感。丁洁的室友刘安安有个在纽约工作的男朋友,俩人不团聚的时候也经常加入她们。
四个女生年龄相近,经历相似,安安和许知还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她们都是北方人,
连口味都差不多,喜欢一起包饺子,看影碟,有时也把其他认识的单身女生叫来,偶尔
还有高一鸣和一两个男生。当时网上流行一种说法,女博士相当于李莫愁,而女博士后
则好比灭绝师太,她们便自嘲是师太聚会。这里离哈佛医学院的几个医院很近,因此住
着不少做博士后的中国人,虽然房子又老又破,还贵,可地方实在是方便。对博士后,
尤其单身汉们,周末,晚上去实验室是家常便饭。她们这群人经常随机地聚一聚,腐败
,爬山,附庸风雅地去Symphony hall听音乐会,逛MFA,去哈佛听各类讲座,在Fenway
park, Boston common流连,享受着新英格兰地区短暂的秋季。许知很快爱上了这个城
市,以及她的新朋友们。
和所有单身女性一样,单身师太们最多八卦的话题也是爱情。读多了武侠小说的师太们
经常探讨自己理想的Mr. Right,应该像杨过,令狐冲,还是郭靖。然后一致总结,哈
佛医学院里都找不到。作为成功脱单的过来人,安安对她们的纸上谈兵不屑一顾,经常
说:“你们得多出去date,好男人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掉下来你们这样磨磨唧唧的也抢
不着。”她和男友,一个网上认识的又高又帅的ABC感情稳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
段,她打算结了婚就搬去纽约。然而她说这番话时总是遭到一群女光棍的攻击:“站着
说话不腰疼。”“得瑟。”或者无理要求:“让你的Mr. Right给介绍几个嘛。”这些
热闹的谈笑下面,掩藏着一颗颗落寞的心。安安替她们着急又束手无策,这几个女朋友
品貌都不差,怎么看都宜室宜家,桃花运却迟迟不来。也许真象有人说的,单身太久的
人,周身容易形成使人不好接近的气场。而且,无论男女,长期的禁欲生活都难免会影
响荷尔蒙,令人缺乏性的魅力。结果是,她们一方面看起来对异性好像没什么兴趣,另
一方面对异性也没太大的吸引力。安安总结说:“男人愿意追的是那些看起来很好勾引
,实际上不好勾引的女生。你们看起来就不好勾引,难怪没人追。”“那看起来很好勾
引,实际上也好勾引的女生呢?”“那些早就结婚了,或者将要结婚,比如我,哈哈。
”大家一听都起哄:“你还好勾引?拉到吧。”
她们经常说的另一个话题就是:我们的研究对人类有什么用。丁洁做肿瘤研究,江岫做
心血管疾病研究,安安的实验室属于一个帕金森氏病的大组,但她的课题和帕金森氏病
离得八丈远,许知则是做成瘾性研究的。丁洁的实验室做疾病模型,和医药公司偶有合
作,所以她坚信自己在为人类健康做着贡献,前途大好,江岫的课题和临床关系密切,
因此也很乐观,安安却干脆地说自己的研究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为老板不靠谱的idea找
依据,许知对自己的研究的意义越来越没有信心,在她看来,许多成瘾性问题是社会问
题,却到实验室和老鼠身上找解决的办法,本身就是个问题。看透了的安安打算以后申
请MBA,有点迷茫的许知继续在老鼠身上寻求答案。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KAILI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KAILIU (凯了),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14 06:50:29 2017, 美东)

记号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18 20:17:53 2017, 美东)

4 该死的绿卡

一个周末,三人又包饺子,江岫叫来高一鸣,既然有男生,自然不能客气,他和面,大
家说说笑笑地吃了一顿全手工饺子。饭后许知拿出图书馆借的DVD准备一起看,江岫和
高一鸣却说还要去实验室,先走了。他俩一走,丁洁很八卦地说:“他们俩有情况。”
“不会吧。江岫会喜欢他?”许知一向比较迟钝,内心又觉得高一鸣配不上江岫,她总
觉得江岫这样秀外慧中的姑娘应该找个有文艺细胞的优秀男青年,高一鸣外表木讷,总
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许知觉得他很闷。丁洁很自信:“看着吧,这种事我的眼光一
向很准!” 许知马上提醒她她关于那谁和那谁,以及那谁谁和那谁预言的落空。但丁
洁是很难被打击到的,立即反驳:“朱强和伍慧君可是我最先看出来的。”“准确率只
有三分之一啊!”“很快就是50%了。”俩人大笑起来。

江岫很晚才回来,见许知没睡,和她闲聊起来。许知忍不住问:“高一鸣是不是在追你
?” “没有。”江岫迟疑了一下又说:“你觉得他在追我吗?”“丁洁说的,我觉得
也像。不过,”“什么?”“他配不上你。”“为什么?”“他当然是个好人,不过你
内外兼修,才华出众,他怎么和你共鸣啊。” 江岫笑起来:“知之美我者,私我也。
”“说真的,你觉得他怎么样?”“其实他不像你们以为的那么乏味。他是个很有想法
的人。”“这么说他是在追你?还是都不用追了?” 江岫摇摇头,突然有些低落:“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约我去看画展,傍晚给我发短信提醒我看晚霞,我感冒了他给
我带药,咱们那次去白山看红叶,他提前给我打印地图。每天和我联系。你觉得普通朋
友会这样吗?”“当然不会。”停了一下,她问:“然后呢?他什么也没说过?” 许
知看着江岫的样子,不忍心再说高一鸣的坏话,倒开始给他找理由:“也许他不敢说,
怕你拒绝?或者你太优秀,他有压力?对了,你告诉他,有人给你介绍了个男朋友。就
说是孙岚介绍的。看他怎么说。”“孙岚那是给你介绍的,别安到我头上。”“哈哈,
我这是绝好的试金石。你要不要试试?” 许知还想再问,江岫却不愿意往下说了。她
是个极其内敛的人,很少谈个人感情的事,她内心觉得,倾诉是软弱的行为。再说,身
边这几个朋友都没多少恋爱经验,能给她什么建议?

此后她们谁都没再提高一鸣,他也很久没再来这里。许知和丁洁背地里免不了嘀咕,但
谁也不敢去问江岫。一个周六的早上,许知正在认真地做一顿复杂的早餐,这是她周末
犒劳自己的一种方式,突然有人敲门,敲地很犹豫。不请自来的访客可不常见,许知走
到门口问是谁,听见外面高一鸣的声音:“是我,开一下门。”她开了门请他进来,高
一鸣递给她一个大信封说:“麻烦你交给她。” 许知笑道:“她是谁?”看他不进来
,又说:“你自己给她嘛。” 高一鸣不理会她的玩笑,说声谢谢低头走了。过了一会
,江岫从房间里出来,“早啊。” “早,一起吃吧。对了,高一鸣给你的。” 江岫看
也不看那个信封一眼,和许知坐在饭桌旁吃起来。“你们俩怎么样了?”“没怎么,普
通朋友。”看到许知停下筷子看着她,她无奈地耸耸肩:“他结婚了。老婆在外州。”
“啊?”“而且是别人告诉我的。” 许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伸手拍了拍她
的手背。

许知和丁洁对高一鸣充满了义愤,因此,当她俩在一家越南面馆吃夜宵,看见高一鸣朝
她们走过来时都扭过头不理他。高一鸣无视她们的敌意,在桌子旁坐下, 和她俩打招
呼:“晚上好,我可以加入吗?”丁洁冷淡地瞟了他一眼,往一旁往一旁让了让。许知
忍不住了:“听说你结婚了。瞒了我们这么久,至于吗?”丁洁愤愤地说:“尤其是隐
瞒江岫!” 高一鸣盯着跟前的面:“她怎么样了?”“托你的福,很好。”“我不是有
意隐瞒她,只是没找到机会告诉她。其实,我和我老婆已经彻底分开了,只是还没有办
离婚手续。”“只要法律上你还在婚姻里,就是已婚啊。你一已婚男人,干什么招惹未
婚女孩子?”“我们的婚姻已经结束了。我认为我现在有权利追求新的生活。”“那为
什么不赶快办手续?” 高一鸣一脸无奈,“还不是为了绿卡。我们一起办的绿卡,只
能一起等绿卡。我是主申请人,离了婚她就拿不到了。总算夫妻一场,我不能这么绝情
。”他的话出乎她们的意料,沉默了一阵,丁洁说:“可你觉得你对得起江岫吗?”
高一鸣沉吟了一下,“对不起,我的确应该早点告诉她。希望她能原谅我,如果不能,
我也没有办法。”许知问:“你绿卡什么时候能拿到?”“不知道,现在排期挺慢的。
我等了快两年了。”

回去的路上,丁洁忍不住叹气:“该死的绿卡!你说,江岫应该原谅他吗?”“我觉得
,情有可原吧。不过,江岫你知道,眼里容不得沙子。”“是啊,再怎么样,高一鸣也
不算诚实。算了算了,还是劝江岫再找个好的吧。”“我早说过,他配不上江岫。不过
,他也挺不容易的。唉,我们中国人为了一张绿卡,得吃多少苦头啊。”“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你什么时候开始办?”“不知道呢,如果想留在美国,也该动手了。想
想都头大。你呢?开始准备了吗?”“嗯,我手头有篇文章快写完了,如果发表,我就
有三篇第一作者的文章, 可以准备材料了。”许知羡慕地说:“三篇!那我别着急了
,等现在的实验发了文章我才有两篇一作。”“你是不是高兴自己可找着个借口把绿卡
的事往后推了?”“知我者,丁洁也。”两个人的笑声惊得路边树上一只乌鸦呱呱叫着
飞走了,夜晚的街道显得越发寂静。

经历了这段短暂的罗曼史以后,江岫越发沉默了,更频繁地早出晚归,周末加班,连许
知都难得能见到她。那晚见过高一鸣后,许知对他的愤怒已经消失了大半,却多了一丝
鄙薄,对江岫越发心疼。她感觉高一鸣的感情绝没有江岫那样来的单纯和强烈,然而这
种事从来就没有公平对错之说,她从此在江岫面前再也不提这个人。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20 20:44:37 2017, 美东)

5  文化差异还是种族歧视

隔壁实验室的廖春晓和孙岚住在一个区,孩子在同一所学校,因此交往很多,常一起吃
午饭,许知也就和她熟起来了。春晓的先生是她的同学,几年前在麻州北部一个社区大
学找到个教职,不做研究,所以教课任务很重,加上今年要评tenure(终身教职),忙得
顾不了家。因此春晓的一大话题就是抱怨先生不给力,她抱怨他既找不到正牌大学的教
授,也不努力进公司,工资微薄却忙得要命,她只得一个人管孩子,这让许知有点怕和
她一起吃饭。其实春晓是个挺善良的人,平时也算开朗,但她的生活让许知对未来不自
觉地生出隐隐的不安。春晓已经做了8年博士后了,许知来的时候就知道她在找公司的
工作,到现在也没找到,她研究的是果蝇体内某个基因突变对飞行行为的影响,和药物
,疾病等关系太远,不光工作难找,研究基金都不好申请。幸亏她和老板处得不错,春
晓和他沟通后他同意她像实验员一样工作,使她能按时上下班,接送孩子。春晓自己其
实更想转成实验员,那样工作稳定,福利也好一些,可是老板也不傻,哪个实验室愿意
要有博士学位的实验员?“这博士连鸡肋都不如。孙岚还是你聪明啊,拿个硕士赶紧出
来工作。” 孙岚经常安慰她的话则是“等你老公拿了tenure,稳定下来就好了。” 春
晓也计划着老公拿了tenure,她就要去学个编程或者统计。

一天中午,春晓和孙岚还有她们实验室的几个女人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许知热饭的时候
听到告状,评tenure什么的。她正犹豫自己该不该走开,孙岚把她叫过去了:“许知你
也来听听,出个主意。”原来春晓的先生崔杰班上有个黑人学生考试没及格,找他要求
加分,崔杰拒绝了他,俩人争执了几句。没想到这个学生去告了系主任,说崔杰对他有
种族歧视言论。现在事情闹大了,崔杰下学期的课都没给他安排。许知见过崔杰,一个
不善言辞,认真又老实的人,春晓很担心他不会说话又认死理,和学校闹僵,毕竟牵扯
到黑人,种族主义可一向是个敏感问题。Helen是个热心肠,一直在给她出主意。她问
:“那个学生说哪句话是种族主义言论?原话是什么?”“他说杰出的题太难了。杰说
其他人怎么没有觉得难,你觉得难是因为you have a too happy childhood(你有个太
快乐的童年)。”“这哪儿有种族主义?” 许知实在理解不了黑人学生以及他们学校的
逻辑。Helen问:“班里只有他一个黑人吗?”“是。” Helen解释说:“你的话把他
和其他人区分开了,而班里只有他一个黑人,他可以认为你是歧视他这个种族。他去告
,学校不得不处理。你们先和学校好好沟通解释,如果学校打算牺牲杰来避免种族歧视
的指控,我建议你们请个律师,不要再直接和学校接触了。更不能和那个学生接触。”
孙岚突然想到:“他和杰谈话有录音吗?”“没有。”“那不承认啊,咬死了原话不是
这么说的。说学生误解什么的。” 春晓叹气:“晚了,系主任和他谈的时候他承认说
过,他根本没意识到那句话有什么问题。老实说,我也没觉得。”大家纷纷表示,没觉
得有问题。“但是显然系里的看法不一样。” Helen不像中国人那样觉得这事很荒谬,
“你要和律师解释,这是个文化差异。你绝对没有针对某个或某些学生的意思。这句话
在中文里有对应的说法吗?” 许知想了想:“有,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是句
古诗,劝人努力学习的。我们从小就背的。”“太好了,就这么解释。杰是想用这句诗
来鼓励学生,但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使对方误解了。”“那,应该apologize吗?”“
No, no. 可以说sorry,但绝对不要apologize,你没有做错任何事。记住,在美国,如
果没有错,永远不要apologize,那样就是承认自己错了。” Helen斩钉截铁地说。对
于从小接受温良恭俭让教育,时时自省的中国读书人来说,从心里理直气壮地接受她的
话并不容易。

后来的事是孙岚陆陆续续汇报的。崔杰请了律师和学校交涉,最终学校没有动他,但他
预感tenure没戏,已决定离开学校。很快春晓的话题就转向在中国的高校找工作,中国
来的博士后们谈论起这个话题总是很热烈,不管是想留在美国还是想回去,每个人都有
成堆的理由。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28 13:52:13 2017, 美东)

6 罗南

在哈佛的一个民谣音乐会上许知认识了罗南。那是个学生会组织的不太正式的聚会,请
了几个业余歌手,在一个大教室里。许知一向很喜欢民谣摇滚,看到广告就想找人一起
去,丁洁她们都有事,她只好自己去了。赶到门口时里面已经开始了,一个个子高挑,
留着披肩长发的女生正在关门,看见她忙招手,等她进来,又带她到一个空位上,在她
旁边坐下。一个男孩子正弹唱“蓝莲花”,这是许知最喜欢的一首许巍的歌,没想到长
发女孩轻声说:“哈,我的favorite。” 许知笑了:“也是我的。” 长发女孩看向她
,伸出手:“我叫罗南。”“ 许知。”

罗南在B大的电子工程系读博士,人非常聪明。和许知以及她周围那些中规中矩的师太
截然不同,她喜欢涂鲜艳的指甲,穿风格夸张的衣服,说话直接犀利,走到哪里都能吸
引目光。说来奇怪,许知却和她一见如故。她带许知去波士顿很多有趣的角落,一起看
风格古怪的电影,在旧书店淘书。两个人虽然个性迥异,却对许多事物抱着相似的好奇
心和同情,对书籍音乐电影的口味和见解也颇多一致之处,因此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那次音乐会后两人经常来往,罗南也成了201的常客,和师太们混熟了。她机警有趣,
时常妙语连珠,但也口无遮拦,有时难免让人尴尬。好在她们对这个个性张扬的新朋友
很宽容,只有丁洁私下对许知委婉地表示过罗南不懂事。也难怪,罗南向来我行我素,
聚会时一幅大小姐做派,十指不沾水,时间长了别人很难没有微词。丁洁严于律己也严
于待人,性格又直爽,故而说出来,她不大能理解许知对罗南的欣赏和容忍。许知为罗
南辩解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用她一直认同的那些社交规范,行为准则去要求罗南,仿佛
她一开始就把罗南放在了特殊的地位。

许知也认识了几个罗南的朋友,用她的话说,都是落在正态分布曲线两头的奇葩。罗南
是BBS上活跃的作家,颇有人气,网上结交的朋友也多是些文学青年。许知拜读了他们
的网文后,觉得还是罗南写得最好。听她这么说,罗南很难得地谦虚了一下:“啊哈,
有比我写得好的,以后让你认识认识。”

一个周末她们参加了罗南的朋友在植物园组织的野餐,暖洋洋的天气,宁静的草坪,大
家用各自的家乡话念古诗,一切让人感觉美好得不真实。许知很快发现,其中一个叫张
晗的男生是罗南的仰慕者。张晗有张孩子气的圆脸,浓眉大眼,只是个子不高,罗南如
果穿高跟鞋就比他高了,而罗南大部分时间都穿高跟鞋,这让她很不甘心接受张晗的追
求。张晗是化学博士,却对文史感兴趣,偶尔喜欢写写古体诗。罗南给许知看他写给她
的诗词,许知虽然觉得水平很一般,也被罗南尖刻的评论逗得大笑,却对张晗有些同情
,笑完总对罗南说:“做人要厚道。” 然而再善良的人年轻时都是非常自我中心的,
在爱情游戏中被追求的那个人如果对对方没有兴趣,往往对他/她是最不客气的。罗南
路上车坏了给张晗打电话,张晗会十万火急地赶来救驾,一起出去时不管罗南说去哪里
吃饭,张晗肯定附和。罗南心安理得地让他为她做事,想和他出去就出去,不想出去就
拒绝,张晗只好暂时满足于他们的朋友关系。

罗南有一次对许知抱怨:“我们这样的优质女青年,为什么找不到优质男青年?”,许
知趁机劝她不妨和张晗试试,毕竟张晗也算个靠谱的好青年,而且个性也不沉闷。罗南
坏笑着说:“还是你和他试试吧。我觉得你俩挺配的。”“切,我才不要呢。”“为什
么?既然他这么好。”“他和你有一腿啊。”“滚你的。” 罗南扔过来一个枕头,许
知一边躲着一边说:“再说人家又不喜欢我。”“我跟他说你喜欢他,怎么样?”“谁
喜欢他啊?他是你的。” 罗南很认真地说:“我说真的,你和他挺合适,比我和他合
适。我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你试试吧。”许知难得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时候,忍不住捏
了捏她的脸,也认真地说:“我对他也没想法,真的。”平心而论,她对张晗印象不错
,作为普通朋友也还聊得来,如果他一开始就追她,他们也许会成为挺好的一对。但张
晗喜欢的是罗南,所以她把他标志为罗南的男人。朋友的男人别碰,这是她众多原则中
的一个。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1 09:19:03 2017, 美东)

7  一个理想主义者

董薇薇和许知也是通过罗南认识的。作为这一圈人里唯一一个已婚人士,她有时带着老
公参加聚会,所以许知也认识了李泽南。董薇薇是个小巧玲珑的江南闺秀,中文系毕业
,曾在国内一家杂志当编辑,随老公来到美国后就成了家庭主妇,时不时给国内的杂志
报刊写点东西,过得很惬意。李泽南和她是高中同学,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李泽
南在一家电脑公司做技术主管,平时忙得很。他们已有了绿卡,买了房子,只是还没孩
子,活泼好客的薇薇便时常请朋友来聚会。

在薇薇家,许知第一次见到了肖澎。李泽南介绍说这是我大学室友时,许知有点意外,
肖澎不像她见过的任何一个IT男, 虽然穿着和其他男生一样随便,却有种学者的儒雅
风度。据薇薇说,他在德州T大的IT专业读了一半,转学到哈佛读经济学,志在研究中
国的经济问题。许知是个彻底的外行,一向觉得经济学和社会学差不多,听她这么说,
肖澎笑了:“经济问题往往是社会问题,你说得也没错。”“在中国研究经济问题,会
受很多限制吧。”“ 多少会有,看研究什么问题了。”“你对哪方面的问题有兴趣?
”“我比较关心农村的课题。”“这题目很大啊,而且肯定受很多限制。”“应该是吧
。但总需要人去做。你不觉得这也是很有意义的问题吗?”许知说:“看来你是个理想
主义者。” 肖澎微笑着问:“你觉得理想主义者是褒义还是贬义?”“当然是褒义啊
。你看,很多大人物都是理想主义者。孔子,甘地,不和现实妥协,虽千万人吾往矣,
坚持自己的信念,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你对理想主义者评价很高。那你觉得自己是
吗?”“我?我可不够格,没有那么勇敢。”薇薇插话说:“得了吧。理想主义者通常
都有个pathetic ending。坚持自己的信念,也要看付出的代价。而且,”她冲许知挤
挤眼睛,“理想主义者通常都不是好老公。”“也许只能说,不是世俗标准上的吧。”
李泽南听到他们的对话,插进来说:“你怎么知道我兄弟不会是好老公?肖澎可是个
情种。”“去去,两回事!”“怎么是两回事,你看,我就是个情种,对你一往情深,
谁不说我是个好老公!”周围人都笑起来。肖澎在一旁微笑着听着,好像他们说的是别
人。许知看向他时他就回复她一个温和的笑容,让她心跳不由地快了一拍。

吃完饭大家回到客厅闲谈,他们坐在一起,很自然地接着聊起来。许知感到,和肖澎交
谈是件非常愉快的事。他们谈到她的专业,他的问题不是出于礼节或敷衍,而是饶有兴
趣,激发起她谈论自己的研究的热情。肖澎也觉得她是个很好的谈话对象,她对于他从
大有钱途的IT转到经济学没有一点大惊小怪,问的问题虽然外行,却是思考过的,需要
他认真对待,而且能很容易地理解他。他们的谈话很发散,有时也加入别人的交谈,在
很多话题上两个人的想法和感觉惊人地接近。他的声音很好听,沉静从容,听她讲话时
看着她的目光专注而温和。许知一向不是个健谈的人,那天晚上不知不觉说了很多话。

分别时她不好意思主动要他的电话,而他既没打算给她也没问她的,这让她多少有些惆
怅。那以后许知心里萌生出朦胧的期待,期待能再见到他。

再次在薇薇家见到肖澎,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许知没有掩饰自己的高兴,她随意地问
:“你挺忙的吧?前两次来都没见到你。”“确实忙,最近在写一篇文章。上次你们聚
会时我去加州看女朋友了。”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许知心一沉,停顿了一下,依然微笑
着问他写什么文章。“去年研究的关于中国南方农村的一个课题。”“是不是类似江村
经济的研究?写好了给我看看可以吗?”他略带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看过江村经济
?”不过这个类比还是让他高兴,他很耐心地给她解释,她专注地听着。晚饭后薇薇提
议去她家的阳台上喝茶聊天。他们的房子在一个湖边,阳台很大,景色很好,大家免不
了夸赞羡慕一番。肖澎和许知在阳台的角落断断续续地聊着。天渐渐黑下来,星星从夜
幕上显现出来。他教她认天上的星座,听着他的声音,许知多希望这个暮春温暖的夜晚
永远不要结束。有一阵两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良久,肖澎仿佛受不了这种沉默的重压
,说声“我先过去了。”加入热闹的一群人中,留下她心情黯然地望着远处的湖面。

私下里薇薇和李泽南有时会提起肖澎的女朋友,李泽南总是摇头:“他俩不合适。老肖
这一点上看不开。” 许知问:“怎么不合适?” 薇薇说:“生活目标不一样呗。要是
肖澎老老实实学他的IT,和朱怡心一样,毕业,工作,他们现在肯定房子也买了,什么
都定了。现在两个人两地分居,肖澎不知道什么时候毕业,还想着回国,也难怪怡心不
满意,总闹分手。 ”“分就分呗。想法不一致,以后也长久不了,我反正不看好他俩
。”“你们老肖不愿意分嘛,一趟趟地飞过去挽回。”“所以说老肖看不开。” 许知
说:“他女朋友肯定很优秀吧。”她尽量轻描淡写,怕别人察觉到她对肖澎的强烈兴趣
。薇薇一笑:“嗯,长得很漂亮。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是不是?”她一推李泽南,李泽
南不知这“是不是”针对的是哪个陈述,不置可否地笑笑,对许知说:“是老肖T大的
同学,人很能干,在湾区的一家大公司工作。”

和肖澎见过两次后,很自然地,他们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但许知一直克制着没有主动
给他打电话,她的理智,自尊心和原则都提醒她,不应该喜欢一个有女友的男人,至少
不能让别人知道。但她也不愿错过每个可以见到他的机会,朋友们一起去白山看红叶,
爬山,听音乐会,只要他去,她一定去,即使只是在人群中和他交谈。有时她阴暗地想
,湾区那么多财主帅哥,没准哪个就把肖澎的女朋友撬走了。每次分开后她都会惆怅好
久。这些秘密的情感由于无法说出,只在她心里发酵着,夏天过去了,又跟着她度过了
秋天。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nosicknes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nosickness (nosickness),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3 12:00:38 2017, 美东)

写得好真实,等看下文,啥时候更新啊?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2.0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0:1012:b119:]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3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21:08:28 2017, 美东)

多谢捧场!马上更。主要是存货不多,汗~~
【 在 nosickness (nosickness)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得好真实,等看下文,啥时候更新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4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21:09:54 2017, 美东)

8. 丁洁的春天

丁洁好久没有和许知她们聚众吃饭了,连一向迟钝的许知都猜到,一定有情况。江岫在
音乐会上认识了一个外科医生,加班的时间少了,但和朋友们一起的时间更少了。许知
为她能摆脱高一鸣的阴影而高兴,但也越发孤独了。她把更多时间花在实验室和图书馆
,查文献,试不同的方法,希望尽快出一篇文章,更想借此冷却自己那份无望的感情。

晚上6点多许知还在实验室处理数据,突然接到丁洁的电话, 声音异常地温柔:“好久
没见你了,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许知笑了:“咦,今天不是周末不是过节的
,嗯,我是不是又要当知心姐姐了?”

两个人在木兰小馆挑个角落坐下。这个中餐馆是她们饭局的据点之一,菜的味道一般,
但环境比中国城好,适合聊天。许知注意到,丁洁整个人似乎柔和了许多,心情也显得
格外好,她直截了当地问:“谈恋爱啦?和谁?赶快交代。” 丁洁含笑低头只管看菜
单,等菜上来了,才满足许知的好奇心:“我高中同学。”“啧啧啧,怎么现在才勾搭
上?” 丁洁笑着拍了她一下:“他高二时转学走了,这么多年一直没联系。上次我另
一个高中同学来出差,告诉我他也在波士顿,我们才见面。”“是不是一见面,旧情复
燃?哈哈!”“哪儿有什么旧情?我那会儿可是规规矩矩学习的。”“他肯定当时就喜
欢你,对吧?” 丁洁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想,但是不敢。我成绩
太好,他觉得高攀不上。”“看来你是班里的学霸。”“那是,我们市里的高考状元呢
。” 说起骄傲的往事,丁洁不免露出得意之色。“哇,惦记了多年的女神终于出现在
眼前,那小子一定喜出望外。”许知羡慕地说:“ 你们多好啊!青梅竹马,知根知底
。”“也算不上十分知根知底,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三岁看老。高中是个好孩子
,现在也不会差。欸,长的帅吗?有照片吗?”“不帅,回头给你看照片。”不知为何
,她语气有点不确定:“ 其实我们在学校时交往也不太多,他是不是好孩子还不知道
呢。”“那慢慢了解呗。感觉怎么样?”“so far so good。” 丁洁抑制不住笑意。
“什么时候带来让我们见见?”“好,他这周出差了,等他回来。”“怪不得想起我了
,原来他不在。哼哼!”“你呢?有没有情况?我告诉你啊,谈恋爱的感觉真好!你赶
紧谈一个吧。”“你感觉真好,我看出来了。瞧你人在这儿和我吃饭,心早不知道哪儿
去了。”“心在北卡啊。” 丁洁故意气她。“他去北卡出差了?”“嗯。”“看来你
这回遇到对的人了。真好!” 丁洁很敏感地问:“怎么,你遇到不对的人了?” 许知
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她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说:“是不该喜欢的人。”“他结婚了?
”“还没有,也差不多。”“他多大年纪?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 许知强烈
的倾诉欲望被丁洁一连串的问题打消不少,肖澎是她的秘密,她不知道这个秘密一旦暴
露在别人的视线里会变成什么样。但丁洁一定要刨根问底,许知就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她
。丁洁的反应不出所料,她严肃地看着许知,有些担忧:“我劝你,不要和他再来往了
。没有可能的事,别把自己陷进去。咱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可不能趟这浑水啊。”“哪
里的话,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都没有单独见过面,谈不上什么来往。”“这人也有
30了吧,还在念书,还转行,靠不靠谱啊?”“也许不是那种down to earth的,是个
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吧。”“看得出来,你很欣赏他?” 许知没说话,表示默认,丁
洁一嘬牙,同情地看着她:“麻烦了。没听你说欣赏过谁。”她凑过来:“要不你干脆
豁出去,把他抢过来?” 许知苦笑:“你看我有那个本事吗?”“也是,你要有那本
事,哪能到现在还单着啊。”“不说了。反正不可能,就当是个crush吧,过去了还是
朋友。”看到丁洁关切的神情,她笑笑:“放心,我会get over 。”“不会一见杨过
误终身吧?”“ 我至于吗?再说他又不是杨过。” 丁洁不放心地瞧着她:“不行,我
得让老陈给你介绍几个靠谱单身男青年。下次孙岚再给你介绍,你可别推了,一定去看
看啊,信教怎么了?再说孙岚介绍的也不一定都是教友嘛。”“老陈是你那位?”“嗯
,上学的时候大家就这么叫他,有意思吧。”说起老陈,丁洁往日的条理和冷静荡然无
存,也不再追问肖澎的情况。许知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从餐馆出来,俩人不禁打了个寒战,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走出几步,看到街角蜷缩
着一个流浪汉,她们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看,商量一下,把打包的菜给他,那人高兴地
接过来打开就要吃,丁洁说:“先生,  等一下我们给你拿个叉子。”她们回到餐馆问
服务员要了叉子和餐巾纸,服务员听说情况,又好心地到厨房装了一盒米饭。等回到流
浪汉身边时,看到他已经用手抓着吃了一半了。他接过东西,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着“
上帝保佑你们,好心的女士。”往地铁站走着,丁洁感慨道:“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人
,干什么不好?怎么会沦落成这样呢?”“是啊,他们如果有那些偷渡来打工的中国人
一半的勤劳,生活也能过得不错。”“那我们为什么要同情他呢?”“大冷的天,无家
可归,还是挺可怜的。我们刚吃了顿好的,从温暖的地方出来,心情不错,看见这样的
人容易起同情心。”“妇人之仁,其实没什么意义,对吗?”“从理智上说,美国这样
的人多半是自找的,也可以说是自己选择的。所以我们的同情其实也是基于自己的价值
观,觉得人家这么生活挺悲惨。”“你不认为这样的生活很悲惨吗?”“我是这么觉得
,人家自己不一定啊,起码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不能忍受。”“你说,这样活着有什么
意义?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不能这么说。一个人做的事情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
有意义,甚至可能是负面的。你记得上次我们碰到的那个动物保护组织的人吗?她怎么
说我们的?” 丁洁也想起了那个咄咄逼人的美国大妈,“真可怕,自以为是,头脑狭
隘,又没知识。”“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你还不能忽视他们的想法。”

这时她们已经到了地铁站里,许知指着对面列车上方的牌子NB(north bond)说:“有时
候,一个人觉得自己是这个。其实呢,”她又指指她们头顶上方的牌子 SB(south bond
) ,“在其他人眼里也许只是这个。”丁洁扑哧笑出来:“多少人每天就在NB和SB之间
来回。” 许知也乐了:“如果大家都能意识到这一点,世界就太平多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5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5 20:54:44 2017, 美东)

9 对他们毫无办法

许知几乎每天需要去地下室的动物房,和动物房的人也都混了个脸熟。负责照料她的转
基因大鼠的是Bill,一个快快活活的黑人小伙子,惊人地缺乏常识,但很友善,Bill的
上司叫Raymond,西班牙裔,见到年轻女性就乱开玩笑,有时让人不舒服,骚扰呢又谈
不上,楼里不少女职工都抱怨过,最后都不了了之,许知也只能尽量避免和他打交道。

这天许知把需要的大鼠笼子从架子上取下来拿到操作室,正要开始例行的工作,突然楞
住了。原本应该四只雌性大鼠的笼子里有五只大鼠,再一看,有两只居然是雄性!她检
查了三只雌性大鼠耳朵上的记号,没错,是她的动物,但那两个家伙是哪来的?一定是
换垫料时拿错了。她简直要气疯了。看笼子里垫的锯末,今天应该还没换,也就是说,
是昨天搞错的,两个小伙子已经在笼子里呆了一天了。叫来Bill,她压抑着情绪问:“
Bill,今天的垫料换了吗?”“别着急,女士,马上就轮到你的了。”“昨天是你换的
吗?”“当然了。有什么问题吗?”“ Bill,你记得昨天和哪个笼子一起换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这两只大鼠不是我的。你昨天换垫料时可能把别人的大鼠放进来
了,还把我的一只弄丢了。”“这不可能!” Bill一脸被冤枉的愤怒表情,高声说:
“我都是一个笼子一个笼子换的,怎么会搞错?一定是你记错了。” 许知心里暗骂了
声撒谎,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你看看笼子上的牌子,四只,雌性!现在怎么变成
五只了?还有两只雄的!我的大鼠不能怀孕。现在全搞砸了!”“我昨天换的时候就是
五只!” 许知被他的无赖激怒了:“我昨天早上来的时候还是四只雌的。这是记录,
你看看!” 她把实验记录本塞到他面前。Bill轻蔑地推开记录本,怒冲冲地走开了。
许知无计可施,只得找个空笼子把两个闯入者放进去,做上标记。

舒尔兹听许知说完,两手抱头,呻吟了一声“上帝啊!”然后抬起头看着许知,用责备
的语气说:“那是转基因的大鼠啊!你知道一只多少钱吗?现在是4只!” 许知心里说
,还有我的时间呢。“你必须让他们明白,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我找过
Raymond,他态度很不好,说不是他们的责任,也不能保证以后不发生这样的事。我们
应该怎么办?”“知,这是你的大鼠,你的实验,你要自己去解决。”“我能把大鼠拿
来养在实验室吗?”“我不这么认为。”她想了想,“我去和Raymond说,以后我自己
给大鼠喂水喂食换垫料,不要他们动了。”“我付你工资是让你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我
付动物房的钱是让他们照顾我的动物的。你去动物房做他们的工作,我付这么多钱是干
什么用的?” 说得许知楞在那儿,好一会儿才说:“我再想想办法。”“OK,你去想
办法吧。”

看Raymond的强硬态度,动物房不可能为许知的损失负责,连舒尔兹都拿他们没办法,
和Bill吵了一架后,他们彼此都不说话了。她跟Raymond商量,试图自己每天来照料自
己的大鼠,被Raymond一口回绝:“这是转基因动物的房间,除了做实验,只有动物房
的职工可以进出。” 许知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最后决定每天一早一晚来动物房检查
一下。Raymond和Bill起初脸色难看,许知也只能置之不理。她开始担心老板会怪她,
时间长了她看出来,舒尔兹也很头疼和动物房打交道,所以对此事不闻不问。好在之后
再没有出过问题,Bill甚至又开始和她打招呼。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euph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6 ]

发信人: euphy (四月),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5 17:27:39 2017, 美东)

写得真好。等更新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66.]

 
angeli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7 ]

发信人: angeling (风舞翩然 如影相随),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5 01:38:24 2017, 美东)

作为当年bwh的薄厚 太感同身受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0.]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8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8 22:44:10 2017, 美东)

10 新年

进入12月下旬,波士顿已经下过两场雪了。街上到处是圣诞树,彩灯,装饰,出门度假
的人多起来,系里,实验室里,一层楼里的中国人,或者关系不错的同事都开始聚餐,
新的一年快到了。

圣诞夜,丁洁的老陈终于出现了。老陈并不老,大名陈志松,是个蛮精神的小伙子,留
着平头,看上去很踏实。丁洁答记者问时他笑眯眯地坐在一旁,偶尔补充一下细节,两
个人时不时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丁洁数落他在学校的傻事时他很享受地听着。安安对
丁洁挤了挤眼睛:“是个老实孩子,以后别欺负老陈哦。”
安安的男友求婚了,她得意地给大家看手上的钻戒。这是她在波士顿的最后一个圣诞,
过完节她将搬去纽约,结婚,申请MBA,开始新的一章。

新年江岫也不在,31号这天,许知本来打算做实验,薇薇打电话叫她到家里吃晚饭。她
上午去跑了两个western电泳,中午就离开实验室,开车接上罗南去了。路上她们买了
鲜花,红酒和零食,她心里很感激薇薇的善解人意。薇薇家很热闹,有十几个人,几个
女孩子在厨房帮忙,男生帮着李泽南在外面挂灯饰,没事干的人在客厅唱卡拉OK,喝着
红酒。许知感到意外的是肖澎也来了,罗南说:“你怎么不去加州,倒和我们这些无处
可去的孤魂野鬼鬼混呐?” 薇薇也开玩笑地问:“是不是又吵架了?”“没有没有,
她这周放假,回国探亲去了。所以我现在和你们一样。”

薇薇准备了满满一桌子中国菜,客人又带了很多酒来,在这种兴高采烈的气氛中大家都
不自觉地多喝了不 少。张晗带来一个小瓶装的茅台,说是绝对正宗,国内一般商店买
不到,李泽南赶紧拿出一套小杯子,让给每个人都倒上。许知手捂住杯子推辞:“我没
喝过白酒,呆会儿还要开车呢。”坐在旁边的罗南把她的手扒开:“没事!呆会儿我开
车。这可是茅台耶。”“你拉到吧,喝了几瓶了都!我可不敢让你开。” 张晗趁机给
她倒满,说:“正宗的茅台你上哪喝去?这么好的机会不尝尝,天理难容!” 薇薇说
:“回不了家就住下,我家有的是地方。” 李泽南也劝她:“你闻闻,茅台有种别的
白酒没有的香味。” 许知不知道别的白酒闻起来怎么样,好奇地闻了半天,似乎是有
香气,她喝了一口,剩下一大半就不想尝试了,张晗看着剩下的酒很是心疼:“真浪费
!上千块钱一瓶呢。” 许知辩解:“谁让你倒这么多。给我这种人喝茅台就是明珠暗
投嘛。”坐在另一边的肖澎伸手拿过她的杯子一饮而尽,看着她笑着说:“不能浪费啊
,上千块钱一瓶呢。” 许知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吃过饭薇薇提议跳舞,指挥男士们把沙发,饭桌等挪开,李泽南放音响。许知自从大学
毕业就再没跳过舞,动作已经生疏了,和两位男士跳完才慢慢找回感觉。来的女士比男
士多,有一阵许知没跳,只是在一边喝着饮料,或者看薇薇用新买的咖啡机做卡布其诺
。看了一会儿她跟薇薇说:“我来吧,你也去跳一会儿。”“先做这几杯,一会儿谁要
喝再做。”她俩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看着别人跳舞。许知突然看到肖澎和罗南,从她
的角度看俩人离得很近,罗南在他的手臂里不时仰头大笑,还亲密地拍他的胳膊。她知
道罗南的个性一向如此,还是忍不住一阵难过,为什么她不敢这样靠近自己心仪的人?
察觉到薇薇在看她,她收起心思,继续和她闲聊着。

一支曲子结束,肖澎过来喝咖啡,顺口问:“聊什么呢?这么高兴。”“聊你呢。”
“哦?”肖澎看看薇薇,又看看许知。薇薇笑起来:“别紧张,没说你。我们在讨论痴
情的人到底是缺乏理性,还是有意拒绝理性。”“这么高深的问题。讨论出什么结果了
?”“没有结果啊,欸,说说你的高见。”“我只有低见,你和泽南知道的。”“什么
低见?能说说吗?” 许知笑问,看看他突然有点落寞的神色又说:“没关系,别说了
。不说我也能猜到。”“哦?猜到什么了?” 肖澎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这时候李泽
南叫薇薇:“老婆,还有一个起瓶器放哪了?”“厨房放工具的抽屉找了吗?”“不在
。壁橱也没有。”“算了,我来找吧。” 许知目送薇薇的背影,想借机转移话题,但
肖澎仍然看着她,等着她往下说。“其实,这些事情实在说不清楚,有时候是冷暖自知
,有时候是当局者迷。感情和理性本来就不是一回事,不同的脑回路,不同的神经递质
。理性只能让人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不能控制爱或不爱。”“那你觉得,理性能让人
做正确的事吗?考虑两个人合适不合适应该是理性行为了,为什么很难做正确的选择?
”“别人觉得你们俩不合适吗?”这是她第一次和他谈他的感情问题。“我感觉是,比
如泽南他们。”“你自己觉得呢?”“我很少考虑这个问题。”“那也还是考虑过。”
“但是很难放弃,按理说放弃这个行动应该是理性的,但是做不到。” 许知考虑了一
下,她现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立场:“其实,放弃或不放弃都是理性行为,因为可能
对你来说放弃了比现在时好时坏,不确定未来更痛苦,也许别人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但
你的感情决定了你的判断,未来不确定就是说有好的可能,这是你一直希望的,而一旦
放弃就没有这种可能了。”“你觉得,为了这种可能而坚持也是理性的?”“Well,任
何事,谁也不敢说绝对没有可能,不过外人的看法比较客观。他们只是觉得可能性很小
,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希望你做对自己好的选择,避免以后的痛苦,或者,能遇到更合
适的人。” 许知抬起眼睛看着他,他低下头想了想说:“你说的对,因为还怀着希望
,所以无法客观地判断。”“是啊,因为太希望得到什么,思考时会下意识地说服自己
,放大希望的可能性。关心则乱,医生不敢给自己的亲人做手术是一个道理。”“你刚
才还说感情和理性是不同的脑回路,不同的神经递质,那为什么感情能影响理性思考,
反过来不能?” 她笑了:“这个问题对现在的神经科学太深奥了,现在人类连果蝇的
行为还没搞明白呢。要是能搞清楚这些神经突触,递质怎么互相作用,有一天人就能控
制自己的感情了,那样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是不是?”他也笑起来:“研究神经科学
的人真可怕,看透一切感情的物质本质。” “看透了有什么用,该痛苦的时候一样痛
苦。就说你吧,你能做什么?”“可以等待。”“只是等待吗?”“等待的时候也可以
做很多事。”

这时又一支舞曲开始了,肖澎突然拉起了她的手,她楞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请她跳舞
,她把手搭在他肩上,跟着他的步伐。第一次离他这么近,甚至感到他的气息,她有些
恍惚,那一霎很想靠在他肩上,想流泪,想告诉他她非常喜欢他。但是他们只是沉默地
跳完一支曲子。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快看!”阳台外面的湖对岸上方天空散开了美丽
的烟花,新年钟声响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9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8 22:14:45 2018, 美东)

11他是科学家吗

在经历了无数挫折和失败后,许知的实验近半年进展顺利,已经有了不少像样的数据。
实际上,她和赵师兄的工作可以写一篇文章了。把报告给老板后,第二天许知一进实验
室就被老板叫进办公室,舒尔兹板着脸说:“你的数据不行,不能用到文章里。” 许
知楞了一下,问:“什么意思?哪里不对吗?”“这个结果,还有这个,为什么这些细
胞对尼古丁没有反应?应该都有反应。”“这,这就是我的结果啊,我发现每次都有大
概三分之一的细胞没有反应。所以这可能是。。。” 舒尔兹边听边摇头,干脆地打断
她:“这些细胞都应该有反应,没有的你就不要用。”“可这就是实际的结果啊。我想
用TTX和TEA再做几个实验,看这些细胞的电生理特性是不是一致。。。” 舒尔兹变得
不耐烦了:“你这个课题已经做了很久了,还没有文章。你去问问勇,还有Susan是怎
么做的。把那些没反应的细胞去掉,重新处理数据。” 许知还想说话,电话响了,舒
尔兹对她挥挥手去拿电话,她只好出来了。

赵勇配着溶液,听她郁闷地讲完,轻描淡写地说:“他让你把那些细胞拿掉你就拿掉呗
。”“你以前碰到过类似的结果吗?”“确实有的细胞对尼古丁不反应,但舒尔兹不喜
欢这样的结果,不让我们用。”“他不喜欢就否认?他真是科学家吗?”“这种细胞应
该对尼古丁反应,不反应可能是细胞不健康,或者实验误差。”“不太可能,我统计过
,每只动物的结果都差不多,总有三分之一的细胞没反应。”“我不知道,你再问问别
人吧。” 赵勇转身去忙实验,把她晾在一边。

Susan的反应和赵勇差不多:“舒尔兹说,这种细胞应该对尼古丁有反应,不反应那就
是不好的细胞,不应该用。”“ 你以前做出过类似的结果吗?”“啊,有时候,你知
道,细胞不好,不健康。”“你怎么知道细胞不健康呢?”“ 因为它们对尼古丁没反
应。”又绕回来了。Susan看她困惑的样子还劝她:“舒尔兹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他有
他的道理,他是老板啊。”

中午吃饭时孙岚见许知无精打采,打趣她是不是失恋了,许知又说了一遍,她觉得自己
已经变成成祥林嫂了,没想到孙岚对此事倒很了解。“舒尔兹就是这样的,他不喜欢的
结果就不让你用。而且,你不知道吧?尼古丁的这种作用是他的得意门生Jason做出来
的,是老板的理论。” “这不是cherry picking吗?”“你管他picking不picking的
,这些实验本身就很难重复,别人也没法验证。只要能出文章,别想那么多。”“可这
样属于学术不端,不应该。” “你太学生气了。挑好数据发文章太常见了,多少人还
编数据呢。”“那是少数。如果被发现就完蛋了。” 孙岚吃完最后一口饭,语重心长
地开始劝她:“教授也是人,有发文章,申请钱的压力,要养活一个实验室,有时候难
免的。再说了,咱们也没编数据呀。你在老板手下,最要紧的不能得罪他,知道吗?”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细胞表现有这么大差异,想继续做,但老板一点儿也不感兴
趣,就是让我整理数据,赶快发文章。”“这我不懂,可能他着急续NIH的经费吧。不
过老板不让你做你就别做,这是他的实验室。对了,如果发文章,署谁的名?”“赵勇
,我,老板,应该还有你和Robert。”“我不在乎,也不需要文章。可你和赵勇不一样
,你们要靠文章找工作,办绿卡呢。小赵的儿子又是那个情况。”“他儿子怎么了?”
“你不知道?自闭症啊。一家人都得靠他呢。”许知吃了一惊,不觉惭愧地想到自己
从来没关心过这位师兄的生活。“还有啊,你干什么都需要老板的推荐信,可千万不能
跟他对着干。”“嗯嗯,我哪儿敢呀。”嘴上这么说着,许知还是心里不舒服, 但她
没有勇气为了原则得罪所有人,尤其是老板,再说,数据属于实验室,怎么用是老板的
权力。勉强说服了自己,她还是按舒尔兹的要求处理完数据, 也没心情干别的活,6点
就离开了。


--
※ 修改:·iminusc 於 Mar  8 22:22:56 2018 修改本文·[FROM: 7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0 ]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8 22:22:05 2018, 美东)

12我决定放弃科学研究了

许知好几天都提不起劲做实验,孙岚,江岫的劝慰只是让她对自己的研究更加怀疑。周
五她约几个Longwood的朋友吃饭,发发牢骚,丁洁立即说好啊,我正需要安慰。许知想
,总不会是因为和老陈闹别扭吧?

江岫和安安也来了,而丁洁是从未有过的沮丧,眼圈红红的。她的文章还没有递出去就
发现加州一个实验室刚发表了一篇论文,和她的内容大同小异,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
么:两个实验室做的太接近,她的文章不可能再发表,两年的工作白做了。“你说我老
板,他拖什么拖啊,我好几个月前就把初稿给他了,他要是马上看了修改了,马上递出
去,现在都发表了。”“他不是一直催你的课题进度吗?”“他总觉得不够完美,想再
补充点东西,中间还去度了个假。现在可好。。。” “你能不能再补充个新实验,加
点数据投出去呢?”丁洁摇摇头:“即使可以,也失去原创性了,发不了好杂志。而且
我这两年做的和他们基本一样,那些数据都没法发表了。” 丁洁做的基因和疾病相关
,在这个领域很热门,好几个大实验室在做,竞争激烈,所以彼此出去开会都很小心,
不敢透露研究进展,结果还是撞车了。丁洁的结果本来有可能发CNS级别的,她的沮丧
可想而知。安安经常劝大家赶紧进公司,嫁人,别再做这个劳什子的博士后了,这会儿
借着丁洁和许知的事又开始推销她的理论:“想开些吧,以前科学研究都是吃穿不愁的
贵族搞的,现在嘛,就是个普通职业,没什么神圣的。一篇文章而已,前途不会就从此
终结了。”“可我要做这个职业也需要文章啊,文章才能证明我的学术水平。”“找公
司啊,公司没那么看重文章。再说,谁都知道做学术也有偶然的成分,你想想,如果你
的文章先发表了,哭的就是加州那个实验室了,那作者没准和你一样也是个博士后。这
就跟赌博一样。你输了,他赢了,你就当做好事吧。上帝会补偿你的,看,不是把老陈
同学送来了。”说得大家都差点乐了,丁洁可没那么容易高兴起来,本来以为几年的辛
苦能有满意的收获,就因为时间上差了一点点而付之东流,这打击太大了。

丁洁和老板谈了一次,看有什么办法让她能发文章。老板费曼在这个领域算是个不大不
小的牛人,早年研究宫颈癌,HPV疫苗一出来他当机立断,马上转向其他肿瘤。损失了
一篇好文章他当然很失望,但对整个实验室毕竟只是锦上添花的事,这种事时有发生,
他手下众多,经费充足,因此不可能象丁洁那么迫切地需要文章,如果不能发好杂志,
他倒宁愿不发。他让丁洁把这个实验放到一边,开始另一个课题:“这是去年在部分急
性白血病人中发现的突变,这个激酶会有很重大的临床意义,现在还没有多少人做。你
马上开始吧,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发一篇大的。上帝,我都等不及了!” 费曼是个
非常乐观的人,原来那个课题他也这么说过。从费曼的办公室出来,丁洁突然感到从来
没有过的疲惫和厌倦,她急切地想见到老陈。

老陈理解不了一篇文章为什么那么重要,但哄女朋友高兴有多重要他是知道的。他很尽
职地听丁洁诉苦,唠叨,带她去吃饭,看电影,没事就给她发各种笑话,图片,忍受她
偶尔的小脾气。丁洁对自己的事业表示悲观,老陈就劝她:“没关系,喜欢搞研究就慢
慢做,不喜欢咱就找别的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样把身体搞坏了就不值了。”作
为一路上来的学霸,丁洁一直对老陈的学历有些遗憾。老陈本科毕业先在深圳一家公司
工作,出来读了一年硕士,没毕业就进原公司的美国本部工作了,现在又开始在BU继续
part-time的硕士。老陈的耐心和体贴,他那种无论怎样我都在这里的态度,让丁洁感
到安心,温暖,原来那点儿对他学历的遗憾也消失了。她开始认真考虑离开实验室。

丁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许知:“我打算进公司了。突然觉得做科研没什么意思,就算找
到了教授职位又能怎样?接着为了文章拼死拼活吗?这文章发表了有几个人看,对社会
能有多大贡献?”如果是以前,许知八成会劝她再考虑考虑,一路名校名导师,科研一
直做的还顺利,就这么放弃了挺可惜的。但现在她也不知道她们坚持下去有什么意义,
NIH的经费年年削减,生物教职非常难找,巨大的压力下发生在她和丁洁身上的事情都
不会少见。“进公司也可以做研究,还能过轻松一点的生活,挺好的。有时候我真觉得
好累,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和纳税人的钱。你看我老板那种做法,那样发的文章有什么
价值?”“是啊,你看我们忙得什么似的,成天灰头土脸的,都没功夫谈恋爱,还浪费
纳税人的钱。”“嗐嗐,你和老陈那是干啥呢?”“幸亏碰到我家老陈,不然我现在肯
定郁闷死了。说真的,你也换个工作吧,多认识些人,整天呆在实验室里是碰不到真命
天子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