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22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人到中年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版面:人到中年][首篇作者:dreamstop] , 2019年12月15日09:55:53 ,4105次阅读,142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首页][上页] [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1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1 13:02:05 2020, 美东)

嘻嘻,那时就出来一个厂家赞助的服装商,新潮不新潮?
也不能想象,这钱文彬搞得乞丐装能不能流行起来啊。
小麦想靠牛仔裤赚一大笔呢。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28.
: 钱先生说他在上海有个舞会,基本都是太太小姐的舞会。小麦趁势提出,“钱先生,你
: 得要了阿乐与阿月的尺寸。阿乐阿月,你们俩的衣服到时有钱先生准备。你俩喜欢啥颜
: 色?钱先生要提供T恤衫,牛仔裤和旅游鞋给你们。上次阿月的T恤衫,牛仔裤,旅游鞋
: ,大家都喜欢的很啊。”
: 阿月还是准备去参加舞会。牛仔裤,体恤衫,旅游鞋本是她的最爱,就答了一声白色。
: 阿乐其实也早想试试这身装束,雀跃地要黑色。
: 钱文彬脸上有点为难之色。小麦连忙解围,“钱先生可有为难之事?”
: 钱文彬说,这牛仔裤穿在阿月身上,知道是长得啥样,但不知道啥料子做的,看着就不
: 像棉,肯定不是绸缎。不知道能不能摸一下,才能知道用啥材料做。阿月犹豫了一下。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5.]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2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23 10:28:33 2020, 美东)

这么大颗桃花,小麦,你就慷慨送阿月啦?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嘻嘻,那时就出来一个厂家赞助的服装商,新潮不新潮?
: 也不能想象,这钱文彬搞得乞丐装能不能流行起来啊。
: 小麦想靠牛仔裤赚一大笔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3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23 10:29:30 2020, 美东)

29.

几人说说笑笑,海上时间过得飞快,不日后邮轮安全停泊沪港。

“三位佳人,在下需要先行回厂处理些事务。“那钱文彬匆匆整理好行装,从大衣口袋
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小麦,接着说道:“这里,是法租界最负盛名的中年酒店。我在
那里有间长包的客房,你们去了报上我的名字,便可安顿下来。这年月兵荒马乱,最好
不要随意走动,在租界里应该是安全的。”

“多谢您考虑如此周全!” 阿乐阿月顿感过意不去,赶紧致谢。小麦笑嘻嘻调侃钱文
兵:“你就不怕,我们在你房间大吃大喝,弄一堆账单,全部记到你头上?”

“千金散尽,还复来嘛!“钱文彬与三人约定,二日后的上午十点在酒店大厅碰面,随
即哈哈大笑着下了船。

三位姑娘也麻利地收拾好随身物什,在码头叫了辆黄包车,给车夫瞧了眼地址,向着法
租界驶去。行进间已是华灯初上。望着街道两旁鳞次节比的楼阁商铺,熙攘往来那些装
扮考究时髦的先生太太,三人心中不免感叹。这中西荟萃的港口都市,果然让人眼花缭
乱。与古老庄重的燕京,风格迥异。

“咦,快看!”小麦一眼瞧见右手边不远的拐角处,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顿时心痒难
耐。“那是什么啊?”她拍拍车夫肩头,急急问道。

“那个啊,是咱们沪上最受捧的’马家班‘的堂会啊。这不是要过年了,他们乐善好施
,义演三天,这可是最后一日啦。”车夫颇为自豪地说。

“那咱们可不能错过!”小麦顿时来了精神,拉着阿乐阿月就要跳车。“哎呀,你等等
。”阿月赶紧将她按下,转头仔细问了车夫,此处离中年酒店还有三条街,步行到达也
不过一刻钟。如此便放下心来,三人下得车,向着人流汇集之处踏去。

锣鼓声渐隆,咿咿呀呀的婉转唱腔断续传入耳中,戏台在眼前出现了轮廓。小麦心下雀
跃,拉着阿乐阿月,脚步又快了几分。“这么多人,咱们怎么挤得进去啊。”阿乐看着
乌泱泱的人群,心里生了退意,“咱们还是走吧。。”

“嘣~” 说话间,一声巨响传来,几人循声回头,“啊,是烟花!”明亮的火光从黄
埔江岸升起,腾出一朵层层溢开的七色牡丹。

“嘣~” 又是一声巨响,牡丹谢处,旋即亮出一朵银白色的盛世雪莲。

“嘣~” 阿乐看得如痴如醉。。。

”快跑!“ 突然间,她被一个强有力的胳膊拉住,不由自主地奔跑起来。阿乐匆忙间
回神,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身边的人群早已沸腾起来,众人四下哭喊逃窜。

”阿月呢?小麦呢?“她惊慌地发现,几人已被冲散了!她转头去看身边这人,一副陌
生面孔。他着青布长衫,身形高大,四方面孔,眉目俊朗,眼神深邃。行进间脚步稳健
,临危不乱。

阿乐不觉安心下来,边随着他在人群中穿梭,边迟疑着问:”敢问先生,刚才发生了什
么事?你是谁?“

那人皱着眉头不语,脑中似乎在迅速思考着什么,全没有听见她的问话。良久,二人避
到一处安全的街角,他才发现阿乐满脸的疑惑,立刻反应过来。他松开阿乐的手,沉声
道:“刚才,戏台附近发生了爆炸。我见小姐看烟花入了迷,太危险,于是唐突了。”

“多谢先生相救。”阿乐心下温暖,感激不尽,强按下寻找阿月小麦的急切,礼貌回礼
:“再次敢问先生大名,待我寻得方才走散的家人同伴,定当登门致谢!”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那人摆手,眼神坚定。“虽,乱局人祸;天,必佑中华。润
之,匹夫有责。“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4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23 11:00:21 2020, 美东)

嘻嘻,为了做着牛仔裤的生意,也着实太卖力了些。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大颗桃花,小麦,你就慷慨送阿月啦?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5.]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5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23 11:15:03 2020, 美东)

被这SAS一闹,觉得应该改囤大米,水,和口罩。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嘻嘻,为了做着牛仔裤的生意,也着实太卖力了些。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5.]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6 ]

发信人: dreamstop (下课),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23 22:17:59 2020, 美东)

又有大腕登场了。。。
抱歉这些天定不下心写。哪位接下一段?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29.
: 几人说说笑笑,海上时间过得飞快,不日后邮轮安全停泊沪港。
: “三位佳人,在下需要先行回厂处理些事务。“那钱文彬匆匆整理好行装,从大衣口袋
: 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小麦,接着说道:“这里,是法租界最负盛名的中年酒店。我在
: 那里有间长包的客房,你们去了报上我的名字,便可安顿下来。这年月兵荒马乱,最好
: 不要随意走动,在租界里应该是安全的。”
: “多谢您考虑如此周全!” 阿乐阿月顿感过意不去,赶紧致谢。小麦笑嘻嘻调侃钱文
: 兵:“你就不怕,我们在你房间大吃大喝,弄一堆账单,全部记到你头上?”
: “千金散尽,还复来嘛!“钱文彬与三人约定,二日后的上午十点在酒店大厅碰面,随
: 即哈哈大笑着下了船。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babola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7 ]

发信人: babolat (Aeropro),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8 08:59:21 2020, 美东)

30.

话分两头,却说胡适徐志摩林徽因巴别特等回到北平。

一日巴别特来到新月社,看见许志摩在那独自一人来回度步,口中喃喃,神情烦恼。

巴别特:爱而不见,翘首踟蹰?
徐志摩一声长叹:爱而不见就好了,心不在焉,如之奈何?
巴别特看他这副模样就说,我们到湖上谈谈?
徐志摩:我 也正想与你好好谈谈。

于是两个人来到未名湖边,上了只小船,咿咿呀呀划了出去。只见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巴别特:如此美景,在屋里独自长吁短叹,辜负了光阴啊。
徐志摩:光阴匆匆过,你被她踩在脚下?
巴别特:我不在她的脚下。
徐志摩:你是活在当下,在她的手心里?
巴别特:我在她的私处。
徐志摩:那可是个神秘的地方,难怪你知道光阴被辜负。
巴别特:我还知道别的一些东西。
徐志摩:我就感觉你到这里是来指点我的,你能告诉些秘密吗?
巴别特:泄漏天机,要折寿的。
徐志摩:我最近生不如死,老做噩梦。
巴别特:做梦不是诗人的全职工作吗?做些噩梦,创意更多。
徐志摩:我梦见徽因走了,新月社散了。
巴别特:你对徽因究竟是什么感情?
徐志摩:语言难以表达,为了她我可以不要自由,不要生命。
巴别特:不要自由,不要生命?
徐志摩:我看你也差不多。你平时稳健沉着,在她面前几次举止失当。但我不妒忌你。
看着她,有什么人能不意乱情迷?
巴别特:我?
徐志摩:美丽智慧,造物主的无瑕之作。有时想她,觉得五蕴感官的快乐是那么的无聊
低俗,只有爱她才是幸福。
巴别特:难怪有人说爱和美即是圣神的,又是可感知的,是人神之间的纽带。既然又美
丽又智慧,一定不会辜负了天的意思。
徐志摩:不知道天是什么意思。巴兄,你说爱是圣神的。那是追求爱的人更神圣,还是
被追求的人更神圣呢?

巴别特心道这么想下去,大概要走火入魔。他也知道徽因不久就要去美国留学了。有心
开导又无从说起。只见一小片白云飘来遮住了太阳。四周顿时凉了下来,微风习习,令
人心情大畅。抬头看去,云边有两个圆形的七色彩虹。

巴别特:你看。
徐志摩:真美,还从没有见过这种景象。
巴别特:你说这片云和我们有缘吗?
徐志摩:有吧,听了我们的谈情论道,应该也有点灵性。
巴别特:也给我们看了这么美的景象,谁说不是天意呢?

一会白云散去,依旧艳阳高照,万里无云。两人回到新月社无话。

第二天巴别特路上碰到胡适,胡适说:“巴兄,你去新月社一下,徐志摩在到处找你。”
巴别特:找我什么事?
胡适:他说写了首新诗,要给你看看,叫偶然。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29.
: 几人说说笑笑,海上时间过得飞快,不日后邮轮安全停泊沪港。
: “三位佳人,在下需要先行回厂处理些事务。“那钱文彬匆匆整理好行装,从大衣口袋
: 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小麦,接着说道:“这里,是法租界最负盛名的中年酒店。我在
: 那里有间长包的客房,你们去了报上我的名字,便可安顿下来。这年月兵荒马乱,最好
: 不要随意走动,在租界里应该是安全的。”
: “多谢您考虑如此周全!” 阿乐阿月顿感过意不去,赶紧致谢。小麦笑嘻嘻调侃钱文
: 兵:“你就不怕,我们在你房间大吃大喝,弄一堆账单,全部记到你头上?”
: “千金散尽,还复来嘛!“钱文彬与三人约定,二日后的上午十点在酒店大厅碰面,随
: 即哈哈大笑着下了船。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4c3:4000:4]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8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8 09:54:30 2020, 美东)

小乐的功力愈发深厚了。

林徽因想必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在康桥,她记住了张幼仪的眼神。
那眼神,与她母亲的眼神,何其相似。


【 在 tele9999 (小乐即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来林徽因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她一开始的烂漫行为与之后的现实选择,不知道是由
: 于他人的劝说,还是自身的领悟。如果是后者,她的心里可能住着一个老灵魂。不象张
: 爱玲,飞蛾扑火。
: 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9.]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9 ]

发信人: dreamstop (下课),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8 12:31:06 2020, 美东)

嗯,正是进入嘉宾访谈模式。。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0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13 20:58:09 2020, 美东)

阿乐自谦了。我这脑子,近来才是一团浆糊,莫不是进了病毒?:)
是得搅动一下。下一段,容我想想。

--
※ 修改:·Artemesia 於 Mar 13 21:11:13 2020 修改本文·[FROM: 2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1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4 12:08:01 2020, 美东)

32.

小麦接着道:“钱老板邀我们明日一早,先去他位于西郊的工厂参观。落日后再回租界
换装,随他赴沪上工业界的新春贺宴。“ 阿月阿乐闻言对视一眼,心知次日定有好一
番游历,便早早盥洗,相携睡去。

翌日,晴空万里。钱文彬派来的汽车早早等在了酒店门口。车在沿街贩卖各色豆花、包
子糕点、油条烧饼的商贩和报童的叫卖声中,穿行。

小麦坐在司机身侧,看着窗外晨间那一派热闹熙攘的民生景象,顿感亲切。“都说胃的
记忆比脑袋更顽固,看来不假。我随养父在美生活这么多年,按说脑子里是没有任何童
年印象了。可一见这些食物,我口水就出来了。这么一想,定是在这一带出生的。“

”小麦,麦将军可曾提过,如何将你收养的因缘?“阿乐好奇道,出口又觉不妥。小麦
倒是坦然:”我没问,也不想知道。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说话间,车停在了郊区一座厂房前。梳着二八开,穿着笔挺西装的钱文彬快步迎出来。
“贵客驾到,钱某人受宠若惊,不甚荣幸!” 他一边绅士地开了车门,一边笑嘻嘻开
了油腔。他身后跟着的小跟班们,更是点头哈腰,作出一副殷情之态。

“钱老板,你这工厂地方不小啊,想来账上日进斗金?”小麦什么世面没见过,将显然
还对这些商务应酬略感不适的阿乐阿月护在身后,一步当先,款款向内走去。

“麦琪小姐见笑了。钱某跟这沪上的些个金融大鳄比起来,不过是做些小本营生。恰能
果腹,而已。”钱文彬应话的当下,朝旁边的小跟班递了个眼色,那人立刻退了下去。

几人来当了生产牛仔裤的车间。前方,几台硕大的织布机正“咣当,咣当”有条不紊的
运转。后排,则是三四排轻便的脚踏缝纫机。每台机器后面坐着一个着工装戴工帽的女
工,仔细的剪裁,拷边,收腰。一两个领班,来回踱步,检查着各步工序。

“钱老板治理有方啊,这么快成品就出来了。”阿乐随手拿起搭在一台缝纫机旁边,刚
刚做好的牛仔裙,翻看了一下。“咦?”她放下裙子,一抬眼,看见了缝纫机后坐着的
“女工”。那张稚嫩的脸庞,也正好奇地看着她。

“你几岁了?”阿月也凑古来,看着这个小姑娘。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向旁边的钱文彬
小心地看了一眼,见他没有反对,才慢慢地小声说:“十岁。”

“什么?”阿乐不相信地摇摇头,转头看向钱文彬。“钱老板,这是怎么一回事?”

钱文彬素来挂着的那一脸嬉笑,此时已经收了起来。他推了推脸上的金丝边眼镜,听不
出情绪地道:“上海,既有光鲜华丽的一面,也有肮脏黑暗的一面。”

阿月听他说出这话, 有些意外,下意识盯着他镜片后的眼神,看了良久。钱文彬并没
有躲闪,嘴角滑出一丝微笑,试探地调侃:“阿月小姐,深居简出。对这外面的世界,
民间的疾苦,可曾留意?”

那缝纫机后的小姑娘不明就里,看到阿月头上的梅花发卡,羡慕地赞叹:“大姐姐,你
的发卡真好看!”

阿月摸摸她工帽边沿透出的浓密的黑发,对上钱文彬的目光,笑着回道:“钱老板,竟
也会在意,此刻的人间,究竟是不是几个人的天堂,一群人的地狱?”

钱文彬听完,哈哈大笑。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2 ]

发信人: dreamstop (武汉加油),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15 13:17:39 2020, 美东)

33.

“叮铃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女工们纷纷停下工作,从座位上起身往车间外走。钱文
彬见小麦阿乐阿月三人有些疑惑,笑着说:“这是午饭时间到了,大家都去餐厅。人是
铁饭是钢,吃饱了才能继续工作嘛!我在办公楼里为三位准备了一桌便饭,就请移步,
我们边吃边谈。” 说罢略转身优雅地抬手请三位女士先行。

那个十岁的小姑娘,也已经从缝纫机后站起身,才发现她瘦弱的身子在一排排机器中显
得那么地不对称。她怯生生地往阿乐阿月望了一眼,转过身跟上其她女工去了。

阿乐忽然拉住阿月和小麦,说道:“我们既然来实地参观,也应该看看这些女工的实际
生活。我们就一起去她们的餐厅吧。” 阿月和小麦点头称是。三个姑娘看着钱文彬。
他显然有些意外,扶了扶眼睛,很快又笑起来说:“难得姑娘们的雅兴。好说好说,我
们去看一眼再去吃饭不迟。”

一行人跟进了工人餐厅。说是餐厅,也就是一条条长长的桌子和凳子排在空空的厂房里
。女工们一个个拿了各自的饭碗,在一个硕大的铲车前排队。铲车前站了个壮硕的女人
,戴着已经脏得看不出白色的厨师帽,胸前套着同样颜色的围裙,正往面前一个个的女
工手中的碗里倒稀饭。这个女“厨师”,想是练出了卖油翁的本事,每一勺倒下去,只
恰好略略盖住碗底,便停住手,换下一个。

小麦阿乐阿月见了这番情景,都不禁皱起了眉头。钱文彬见了,忙快步走到铲车边的桌
子一侧,从桌下取出一个大盆,拿一个勺子满脸是笑地给刚盛了稀饭的女工夹一颗黑黑
的似乎是大头菜的东西放进碗里。如此三次,钱文彬抬起头往小麦她们这边看过来,笑
容竟然有些不是装出来的骄傲自豪。

但是三人却没有注意他。只见那个梳着马尾辫的瘦弱的小女孩,双手端着碗到了“厨师
”的面前。那“厨师”皱眉看了她一眼,一抬手,倒了半勺稀饭。小女孩看着清得见底
薄薄一层稀饭,抬头看了一眼“厨师”凶巴巴的目光,又战兢兢地转头看旁边的钱文彬
,嘴唇嗫嚅着说:“行行好,先生,我想要多一点。。我好饿。。” 声音微弱得几乎
听不清。

“什么?!” 钱文彬显然被这个意外惊住了。身体一震往后退了一步。手中的勺子不
自主掉到地上,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也几乎滑落下来。他本能地扶住眼镜,站直身子。
脸上忽然变得僵硬严肃,愤愤然地说:“厂里有厂里的规矩。午餐每人一碗饭加菜。你
个头小,本来应该减量,竟然还想多要?!”

他一时的怒气稍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清了清嗓子,换了副和蔼的声音接着说:“
人不能太贪心。要懂得珍惜自己碗里已经有的。懂得报答每一滴稀饭的恩情。我看你是
缺乏感恩教育。这样吧,为了帮助你记得感恩的重要性,今天中午你就不用吃饭了。现
在就回车间工作。”

若不是亲眼看到,真难以相信有人竟然可以一边从眼眶红红的小女孩手中夺走饭碗,一
边笑容可鞠地说出这样有说服力的道理。

小女孩一手抹着眼泪,在寂静的大厅里转过身一个人往车间走。阿乐忍不住快步迎上去
抱住她,说:“小姑娘,你叫什么?家在哪里?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

小女孩抽泣地看着阿乐还有跟上来阿月和小麦关切的眼神,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叫
阿诺。。我没有家。。”

阿月拿出手绢帮她擦擦眼泪,问道:“阿诺,真是个好名字。是你爹娘起的?他们在哪
里?”

阿诺低着头说:“是爹起的名字。说有钱人家的女儿是千金。我爹娘没有钱,但是有一
诺抵千金。。”

“说得太好了!” 阿乐和小麦同时忍不住叫好。

阿诺头低着更深了,说:“娘说爹以前参加武昌起义,后来跟着革命军,在一次战斗中
牺牲了。娘带着我到上海来投奔亲戚,一年前得了病,没钱医治去世了。。”

阿诺说着说着呜呜哭出来,止不住地伤心。

阿乐仍旧抱着小阿诺。对阿月和小麦说:“小麦,阿月,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带着这
个小女孩一起去黄埔,一起去北平。只要我碗里有一口饭,绝不再让她饿着。这是我为
她许的诺。”

阿月和小麦对望一眼,道:“就算是阿乐不开这个口,我们也是同样的想法。我看这个
服装厂也不用再参观了。我们去跟这个钱老板说明,然后赶紧带上小阿诺一起去黄埔吧
。”

小麦走到钱文彬面前略略说明,也不顾钱老板惊诧莫名地试图解释,转身回来。三人牵
着小阿诺的手,径直出了工厂。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3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15 15:09:08 2020, 美东)

嘻嘻, 我怎么又想生产口罩了呢?
口罩是硬通货啊。欧洲现在现在互相截留口罩。估计口罩比牛仔裤赚钱。
我等这波税报完,疫情还没结束的话,就生产口罩来换大炮,打仗。

【 在 tele9999 (小乐即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起版大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追求个体生命的绝对价值,可是elusive的,而个
: 体相对于别的人的价值才是有意义的。如同一面镜子,看着她,才能看见自己。
: 这可能与五柳说的,感谢我爱的人给我意义,有共通之处。
: 煽情了哈。现在大家去学着买股票吧,据说这是难得的财务自由的时机。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06.]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4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7 09:48:34 2020, 美东)

34.

她们出了工厂,径直向着通往黄埔码头的方向快步离去。望着身旁瘦小的阿诺。几人胸
中似堵着一团棉花,一时间无话。

少顷,见钱文彬竟没有派人跟出来,小麦心下有些不解:“这姓钱的,难道能轻易让到
嘴的鸭子飞了?”

“大姐姐,钱老板他。。”阿诺怯生生开口。小麦朝她摆摆手:“阿诺,你不用再害怕
了。姓钱的就算追来,我们也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说着,她伸手检查了下手提包里
的taser枪和充电宝,都在。心下安稳了。

原来,钱文彬的工厂离市区不远。走不多时,便可看见黄浦江。江滩上大大小小的捕鱼
船和摆渡轮正来回忙碌,渔家在岸边晒网、整理货物。细碎的阳光在江面泛起粼粼波光
。江风习习之下,一阵阵海产的鲜腥味飘来。

“做个渔家儿女,江上泛舟,也不错啊!”阿乐心情透亮了些,拉着阿诺向着江边小跑
起来。

“我认识一位渔阿婆,就住这儿不远。她人可好啦。有时下了工,我悄悄过来捡江滩上
漏下的小鱼虾。她见到我,总会给我塞两块刚烙好的饼。”阿诺也开心起来。

“是吗?那我们带你上船之前,去跟她告个别吧。” 阿月建议道。

几人跟着阿诺,在一米见宽的弄堂里,那些高高低低屋檐下穿梭。“就是这里了。”
阿诺在一间脏兮兮小门前停下,敲起门来。好一会儿,无人应答。

“咦,渔阿婆这会儿通常都在家里的。”阿诺奇怪道。话音刚落,一位挎着大盒子,沿
街卖烟的小男孩儿恰巧路过。“别敲啦,这家没人啦。”他悄悄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阿月问。“这家阿婆的儿子,正被青帮挂名追捕呢。阿婆怕拖儿子
的后腿,前几天就出门避祸去啦。“小男孩儿说得一本正经。

”可是阿婆腿脚不好啊,她能去哪里啊?“阿诺不禁着急起来。

几人正想安慰她,只见巷头出现了几个身着武袍,体格强壮的大汉,向着这里走来。”
你们快跑吧,他们来啦!“小男孩儿见状,颤声大叫一声,端着烟盒转头就跑。

来不及了。阿月阿乐紧紧拉住阿诺,挪步互相靠紧了些,将她挡在身后。小麦清了清喉
咙,摆出一个笑颜:”几位大哥,走这么快,是要找馆子吃饭去?“

领头那个汉子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冷笑一声,问:”你们,认识这家人?“

”不认识,正好走到这儿,歇个脚。“小麦镇静回道。

”这巷子前后不着店,你们在这儿歇个什么劲?“另一个汉子插嘴。

”歇哪儿,你管得着?“小麦听了这口气,不高兴了。

”我看啊,这几个娘们,准是这家那小子的相好。咱将她们拿住了,管保那小子明天就
来自投罗网。“ 几个大汉互相使了个眼色,下一秒即刻动手。其中两人一个腾空跃到
几个姑娘身后,将她们围了起来。

小麦心道“不妙!”,同时将包里的充电器一把掏出来,毫不犹豫推上“on”键。同时
回头对阿乐阿月大喊:“这东西满格电也只能坚持半个小时,咱们得赶紧想办法。”

“我和阿乐的枪还在船上。“阿月皱着眉,接过小麦递来的taser枪,脑中飞快地想着
,该怎么用一把枪,同时挡住这几个身怀绝技的家伙,带着阿诺突出去。

僵持之际,“刷”~, 头顶上有黑影略过。阿乐一抬头,待看清对面屋檐上那人,顿
时笑弯了眼:

“陈真!”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5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1 12:11:34 2020, 美东)

35.
那几个小伙子一听陈真的大名,竟然不战而逃。这人的名气,当真可以顶的千军万马。
陈真抱拳:“陈真来迟,导致几位几位小姐受惊,见谅!”
阿乐阿月手还按在胸脯上,惊魂未定。倒是小麦一贯地嬉皮,虽然也收了一点惊吓,依
旧嘴不饶人:“还不算太迟。再来晚点,我估计只好对少帅说,陈真忙着再外吃花酒,
到把我们三忘了”
陈真尴尬地笑笑:“小麦小姐真会说笑,陈真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吃花酒,而忘
了少帅的托付。”

四人与钱文斌会合,钱文斌说既然到了大上海,带你们去见见西洋镜,那百乐门最是花
天酒地之所,衣香鬓影之处,不可不去。阿月本来颇对钱文斌的彬彬有礼倾倒,但见了
他的工厂,觉得他不过开了个血汗工厂,对他便有些失望,态度颇为冷淡。阿乐却还在
惊吓之中,一时之间,有些冷场。小麦只好担当起和事佬的角色:“钱老板盛情难却,
却之不恭,走吧”
百乐门的确是繁华之处。待落座,陈真无论如何不肯坐在一处,众人也只好随他。落了
座,有死者送来菜单。阿乐家教极严,只要了果汁。小麦和钱文斌要了红酒。阿月不乐
的说:“请钱先生将这杯酒钱打给阿诺。于我这是一杯奢侈的酒,对于阿诺大概一月的
工资了”
钱文斌有些讪讪地笑了,“阿月小姐所言极是,在下遵命。回头把这酒钱加到阿诺工资
上。不过这就咱该吃还是吃。加阿诺的工资不影响咱们喝酒。”
小麦自作主张给阿月点了一样的红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阿月,在
这逢场作戏之处,别的放下,喝酒先。”
这百乐门不愧是上海第一消金窟。中午吃饭时刻,进来的非富即贵,衣着光鲜。中间一
架钢琴,优雅的女子弹着钢琴,舒缓的音乐在大厅里倾泄。SERVER顶着酒盘与餐盘在餐
桌前穿梭。
没等钱文斌来一段开场白,阿月先举了杯:“为了朱门酒肉臭,路由冻死骨,干杯!”
钱文斌哈哈一笑,“原来阿月小姐一直为工人耿耿于怀啊。阿月小姐真性情,我喜欢,
待喝了这酒,咱们详谈。”

(_)/  
<'_, ____)~~~~~~~  
  ^^   ^^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34.
: 她们出了工厂,径直向着通往黄埔码头的方向快步离去。望着身旁瘦小的阿诺。几人胸
: 中似堵着一团棉花,一时间无话。
: 少顷,见钱文彬竟没有派人跟出来,小麦心下有些不解:“这姓钱的,难道能轻易让到
: 嘴的鸭子飞了?”
: “大姐姐,钱老板他。。”阿诺怯生生开口。小麦朝她摆摆手:“阿诺,你不用再害怕
: 了。姓钱的就算追来,我们也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说着,她伸手检查了下手提包里
: 的taser枪和充电宝,都在。心下安稳了。
: 原来,钱文彬的工厂离市区不远。走不多时,便可看见黄浦江。江滩上大大小小的捕鱼
: 船和摆渡轮正来回忙碌,渔家在岸边晒网、整理货物。细碎的阳光在江面泛起粼粼波光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5.]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6 ]

发信人: dreamstop (武汉加油),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3 11:22:32 2020, 美东)

36.

这边厢阿乐看钱老板一边笑脸献着殷勤,一边和四周过往的上流人士打着招呼,忙得不
亦乐乎,心下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聊。瞥眼往前厅那边看见一簇人进来,向四下张望。
其中一人转过头来,阿乐一看之下,心头一惊,几乎叫出声来。那人显然也注意到了,
俯首向中间一个中年老板低语几句,然后用手往这边指。那中年人穿一身极考究的绸缎
长袍,上面用乌金暗线镶着条青龙。转过身,径向这边大步走过来。

阿乐不由自主退后一步,手摸索着抓到阿月的胳膊。阿月小麦见到,也是一惊:“怎么
是他们?”

钱文彬早迎上去,拱手笑道:“杜老板,好久不见,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

那姓杜的老板在钱文彬身边停住,略拱手行个礼:“钱老板,幸会幸会。这个,不知钱
老板,能不能介绍给这几位女士认识,感激不尽。” 言辞客气之致,语气表情却分明
没有推托的余地。

钱文彬忙侧过身,向满是惊疑的三位姑娘道:“这位便是上海滩鼎鼎大名的杜月笙杜老
板。整个大上海就他说了算!” 又转身向杜月笙介绍三位姑娘。

杜月笙转过来对着小麦等也是略拱手:“三位姑娘,冒昧打搅,请见谅。我这几个不成
器的手下,刚刚惊动了几位,我这里先赔个不是,有什么伤损缺少了的,一定加倍奉上
。”

小麦等三人互看一眼,答礼道:“一点小误会,杜老板不要挂怀就好。”

杜老板微微一笑,方才一直绷着的脸舒缓开来一点,近前半步低声道:“我的手下说见
到陈真和三位姑娘同行,可有此事?”

阿乐“啊”了一声,手忙放到嘴边噤声。想起来陈真说过他从前在上海大闹虹口道场,
被执行枪决,却由警局做了手脚行了假刑逃走。方才到了百乐门,他不愿在此地被人认
出来,而阿诺也害怕这场面,所以他二人就去了外面江边。此刻不巧碰到那几个汉子,
还有他们的头目杜老板。心中担忧他们会对陈真不利。

杜老板更压低声对阿乐道:“姑娘不必担心。陈真和在下,有过命的交情。他两年前脱
难,在下也出了点小力。如今听说他又到上海,只求一见,叙叙交情,绝不会对他不利
。”

阿乐被人看破,有些尴尬,又有些犹豫不决。抬眼看阿月和小麦。阿月思之片刻,道:
“杜老板是成名英雄,想来定不会对我们几个姑娘家说假话。如果诚心想找陈大哥,只
能你一人来。”

杜月笙见阿月虽然弱不禁风的模样,声音也轻言细语,说话却有理有据有节,没有回绝
之理。心中赞了一回,点头道:“就依姑娘所言。”

阿月拉过阿乐:“阿乐姐,你先行一步,到江边找到陈大哥,预先说明情况。如果陈大
哥不愿相见,你们就从江边小道快些离开。我和小麦自有办法脱身。”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7 ]

发信人: dreamstop (武汉加油),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3 13:50:17 2020, 美东)

37.

却说当时陈真为免生事端,与三位姑娘暂别了,绕开百乐门,望江边闲走,想些从前在
精武门的往事。任阿诺在离他身后几步的距离跟着。

才拐过街角,陈真觉到阿诺不动了。转过头看时,只见她双脚并着似钉在原地,眼睛直
勾勾地看着街对面一家小吃铺子。

陈真也闻到油香。走回来,叉着胳膊问道:“饿了吗?”

阿诺眼睛依旧盯着那铺子和正将锅铲上下翻飞的厨娘,轻声哼一声“嗯” 算是回答。

“也好。吃饱了再逛吧。” 陈真甩开步子跨过街,径直到铺子外面一张桌子边,拣条
凳子坐下。那厨娘便来招呼,边擦着桌子边介绍菜式。陈真扭头问道:“小丫头,你想
吃什么?”

阿诺已跟到陈真身后,怯生生地说:“我,我想要碗蛋炒饭。。”

陈真一摆手:“今天你陈叔叔买单,想吃什么好的只管点。”

“可我就知道蛋炒饭。。” 阿诺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

那厨娘搬过另一张凳子给阿诺坐下,一边笑嘻嘻说道:“小姑娘是行家。蛋炒饭喷香爽
口,做好了比那些大馆子的什么稀奇玩意儿都好吃。快坐坐。马上就好!大兄弟,你吃
啥子?”

陈真又摆摆手:“我没胃口。不饿。”

厨娘本要笑着调侃两句,见陈真只顾闷着头,也就不讨那个没趣,转身去灶台前打理。
眨眼功夫,一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就端上来。米饭颗粒饱满,白中透些油黄。软嫩的鸡蛋
散堆其上,把一碗饭点缀得像金山一样。又有些鲜绿的豌豆,香葱,苍翠诱人。阿诺不
由得吞了一大口口水。

厨娘拿双筷子给阿诺,一边自有些得意地挑眼看陈真:“大兄弟要不也来一碗?”

陈真看那晚饭,也是不由自主吞了一下口水,却仍是嘴硬,只摆摆手。正好又有食客来
问,厨娘哼了一声,扭着蛮腰过去招呼那个客人。

这边阿诺快速地连扒了几口,一边吃一边竟似有些泪花在眼眶里转。突然,她停下筷子
,看着陈真,从鼓囊囊的腮帮子里挤出几个字:“叔叔,好好吃,你也吃点吧?” 将
饭碗往前端给陈真。

陈真手挡住,仍旧一句:“我没胃口。” 转头又去看了江边。

阿诺捧着碗,拿筷子又准备吃,却又停住,抬头瞪大眼睛问陈真:“叔叔,你胃口不好
,是不是因为吃醋了?”

陈真猛转过头来,惊讶之情难以形容。那厨娘正好在旁边听到,一阵咯咯声笑弯了腰:
“是是,一定是。不是吃了醋,任谁都会想吃老娘炒的蛋炒饭!”

陈真又朝厨娘摆摆手,人往桌前凑近阿诺一点,拧着眉问道:“小丫头你瞎说什么?我
能吃什么醋?”

阿诺肚里有了货,人也放松了些,舔舔嘴边的饭粒,歪着头半认真地说:“叔叔本来是
和那三个姐姐一起有说有笑的,后来钱老板跟三个姐姐去那个大房子有说有笑的,叔叔
就自己出来了,不是因为吃醋吗?”

陈真越发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眼睛瞪大了还不知道怎么反驳。阿诺见陈真不太信,又
接着说:“车间里有个紫裙子的阿姨,本来是和钱老板好的,后来钱老板又跟一个蓝裙
子的阿姨好,那个紫裙子的阿姨就总是偷偷把蓝裙子阿姨做的牛仔裤剪几个破洞。其他
的阿姨都说是她吃醋了。”

陈真呸了一声:“钱老板算什么?他还配让我吃醋?”

阿诺又扒了一口饭,嘟囔着脸边嚼边说:“钱老板那么有钱,好多阿姨姐姐都想跟他好
。叔叔你有钱吗?”

“你!” 陈真一时气得语塞。看厨娘在一旁听着不亦乐乎,更觉尴尬,朝那边一挥手
,叫道:“给我下碗面来!”

阿诺拿手背抹抹嘴边的油,还有眼角的泪痕,朝陈真甜甜地笑了一回。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dreamst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8 ]

发信人: dreamstop (武汉加油),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9 18:48:09 2020, 美东)

38.

陈真不知怎地,忽地真感到饿得急。不时地看厨房那边,似有些不耐烦。那厨娘已经非
常麻利了,双手如飞一般左点右切,仿佛是一套快乐的灶上迷踪拳。

陈真看着看着就有些似要悟出新的拳法了。只见那厨娘好像响应交响乐最后乐章结束一
般,将锅铲圆润地一撩,扎一扎花围裙,捧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扭着腰肢绕过桌椅端
了出来。

陈真看面前的大海碗,一边是三两根嫩绿的上海青菜心,一边是勾芡包裹纹理分明的瘦
肉丝,再一些葱花虾米,搭在一碗细柳清汤的阳春面上。陈真不由得赞一声 “好”,
拿起筷子就准备下手。那厨娘却娇声道 “慢着”,左手从后面变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
,忍不住地笑道:“大兄弟要是嫌味道太淡的话,这里有一瓶镇江香醋,保管你胃口大
开。咯咯咯~”

陈真又好气又好笑,抬起头准备回怼两句,见那厨娘笑妍如花,一时之间气愤全消,才
发现她还颇有几番姿色。厨娘却转过头对阿诺道:“亏得小姑娘用激将法,帮我又卖了
碗面,这碗甜酒酿算我送的。” 右手一转,变出一小碗酒酿到阿诺面前,一阵风般咯
咯笑着回到厨房那边去了。

陈真也不管烫,埋头只顾吃了几大口。却感到对面阿诺半起身站了起来。抬头看她,那
模样好像是自己身后有人来。陈真转身看去,一个一身白衣的姑娘正沿街快步走将过来。

那姑娘留着时下女学生流行的齐颈黑发,苗条身材,白衬衣,深蓝长裤。薄薄嘴唇轻咬
着,眼睛不时瞟一瞟四周的行人,似有些惊慌紧张。

陈真站起身迎上去:“阿乐小姐,怎么是你?出了什么事吗?慢慢说。”

阿乐小姐看阿诺好好的,在桌边吃饭。又见铺子里厨娘探出身来,便拉了陈真的胳膊到
一边,低声道:“我们小声些。百乐门刚才来了个杜月笙杜老板,说是你的老朋友,听
说你到上海,一定要见见你。阿月妹妹让我先来问问你,如果不想见他,就赶紧回避一
下。”

陈真捏着筷子,撑着下巴想了几秒,也小声道:“这杜老板,亦正亦邪,能耐不小。几
年前他被人追杀时,我无意救了他。后来他出手帮我从刑场脱身。我们也算两不相欠。
只是他平时从不轻易露面,这次恐怕不是叙旧那么简单。但是不去更是行不通。他耳目
众多,此刻要回避是再无可能。”

阿乐更有些着急起来,四面又瞟一遍,只觉行人包括那个厨娘都是耳目。

陈真停了半晌,接着说:“这样吧。让阿诺先在这铺子里吃饭。我们去百乐门。我去跟
他谈。你和小麦和阿月小姐说明,赶紧离开百乐门,接上阿诺,立刻到码头去。如果我
一个时辰没有回来,就赶紧上邮轮离开上海。”

阿乐一听:“那怎么能行?” 陈真却不容争辩地摆摆手,回到桌边拿起那碗阳春面又
囫囵吃了一大口,撂下一句:“回头算钱。” 大步就往百乐门方向走。

“哎,你等等!” 见陈真也不回头,阿乐小姐有些气恼。转头跟阿诺使个手势,让她
在原地暂等,忙回身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阿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中疑惑,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厨娘却走过
来,身子靠着桌边,看着陈真阿乐远去的背影,问道:“那个姑娘,就是你说的三个姐
姐之一?”

“嗯。”

“另外两个姐姐也这么漂亮?”

“嗯。”

“哼。“ 厨娘将饭桌中间的瓶子慢慢拿起来就往嘴边送。

“阿姨,那,那不是醋吗?”

“没错。这醋,老娘喝定了。”

(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wangmaggie12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9 ]

发信人: wangmaggie12 (小麦琪),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9 22:02:12 2020, 美东)

hehe, 这喝醋的老板娘,一定是巴老板媳妇。

【 在 dreamstop (武汉加油) 的大作中提到: 】
: 38.
: 陈真不知怎地,忽地真感到饿得急。不时地看厨房那边,似有些不耐烦。那厨娘已经非
: 常麻利了,双手如飞一般左点右切,仿佛是一套快乐的灶上迷踪拳。
: 陈真看着看着就有些似要悟出新的拳法了。只见那厨娘好像响应交响乐最后乐章结束一
: 般,将锅铲圆润地一撩,扎一扎花围裙,捧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扭着腰肢绕过桌椅端
: 了出来。
: 陈真看面前的大海碗,一边是三两根嫩绿的上海青菜心,一边是勾芡包裹纹理分明的瘦
: 肉丝,再一些葱花虾米,搭在一碗细柳清汤的阳春面上。陈真不由得赞一声 “好”,
: 拿起筷子就准备下手。那厨娘却娇声道 “慢着”,左手从后面变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
: ,忍不住地笑道:“大兄弟要是嫌味道太淡的话,这里有一瓶镇江香醋,保管你胃口大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5.]

 
Artemesi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0 ]

发信人: Artemesia (吴钩),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流浪民国 之 镜花水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10 12:01:12 2020, 美东)

小麦,你脑瓜子灵绝了~
现下继酒精之后,醋,也是消杀类紧俏商品了。不能随意乱喝。要不要也倒卖下?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hehe, 这喝醋的老板娘,一定是巴老板媳妇。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首页][上页] [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快速返回] [ 进入人到中年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