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21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天津大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天津大学版征文】关于孟子的一些
[版面:天津大学][首篇作者:eyetree] , 2011年05月06日20:29:57 ,170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eyetre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eyetree (眼睛树), 信区: TJU
标  题: 【天津大学版征文】关于孟子的一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y  6 20:29:57 2011, 美东)

大四毕业。离校那天,孟子没有送我。我离开宿舍的时候,他躺在自己那狭小的上铺,
头冲着墙,旁边放着他的那把只剩四根弦的吉他。
      在他把它弄丢之前,这把吉他一直就放在他的床边。他天天和它睡在一起……
 
      忘记男生们是从几年级开始兴起学吉他的。总之有段日子,楼道里坐满了学弹吉
他的男生,每天深夜都是弦声一片。这人群里就有小孟瘦小的身影。
      孟子最先学会的一首歌是花儿乐队的《静止》:
 
“寂寞围绕着电视
垂死坚持在两点半消失
多希望有人来陪我渡过末日
空虚敲打着意志
仿佛这誓言已静止
我怀疑人们的生活有所掩饰……”
 
      两段旋律,四句歌词,我一直闹不明白为什么孟子却能把它弹的煞有味道——我
也因此迷上了吉他,并试图学了一段时间。当然,按照我的个性,一个星期后就放弃了

      孟子学会吉他以后,宿舍里就多了一种声音。有些早上,当大家都还窝在被子里
,孟子会突然心血来潮坐起来,光着膀子,迷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简单地弹上一段,然后
又倒头大睡。那段时间我经常是在他的吉他声中醒来的,朦朦胧胧的弦声入耳 ,整个
早上的心情都会很好。虽然没和他说过,但我觉得他的吉他弹的真的很好。
      当时我认为:这就是标准的大学生活,单纯而悠闲,无忧无虑的就像……大学生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赖在床上听吉他的日子,多少钱也再买不来了。而且那样的
日子总是转瞬即逝的。
      好景不长,到了大三大四的时候,我所想象的标准的大学生活开始了微妙的变化
。我们不再像大一大二那么游哉优哉了。每个人都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些挑战,比如就
业,比如考研。于是,清晨没有了孟子的吉他声,而那把吉他久而久之也就不见了踪影

      大学是我们的乐园,也是我们的战场。在征战中,总得有人倒下,而你总会怀疑
为什么不幸也会发生在你的周围。比如孟子。他失败了。
      我今天直言他的失败,似乎很轻松,因为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但我今天仍能感受
到孟子心中的失落。尽管他一再声明他的毫不在意,尽管他可以嘲笑我们才是真正的失
败。其实不管是谁的失败,都是我不想看到的,因为那意味着一道校门带给我们的分别

 
      最后一次听孟子的琴声就是在我离校那天。天津的六月,空气难得的凉爽而透彻
。当我们从宿舍堆积的垃圾里收拾着自己的物品时,孟子发现了他那把已经埋在尘埃里
的肮脏的吉他。当时宿舍音箱正放着朴树的《那些花儿》。孟子便随着弹了起来。恬淡
的旋律声流露着一丝分别的凄凉。
      当然,也许那天孟子并没有弹吉他,也许一切不过是我自己的想象。但是故事总
得有个结尾。而我宁可选择这样的结尾。
      终于到我走的时候了。
      我对孟子说送送我吧;他回答我就不去送!
      我问为什么;他回答我就不去送!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我分明看见了他湿
润的眼睛。
      走的时候,我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宿舍。孟子就一个人躺在已经没有床垫的木
床板上,旁边放着他那把已经断了2根弦的吉他。我本想说声再见,又想了想,还是算
了:
 
楼道是离别的凌乱
一如我们的心情。
我们不必说分别
因为我们已分别……
     
      就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把花儿的《静止》弹的那么好了。因为他本
身就很有那样的气质:他是一个看客,冷漠地看着世界,其实内心充满了热情——一个
看起来害羞的性情中人。弄懂这个,我花了四年。
      这就是和我一起生活了四年的小孟。
      那个在清晨蓬头垢面,迷着布满血丝的眼,光着膀子蜷在乱糟糟的上铺弹着看起
来比他人还大的吉他的小孟。
      那个迷恋电脑,编程序到一天也不下床也不吃饭最后饿的死去活来的小孟。
      那个撤着嗓门和我们大声对骂并以此为乐趣的小孟。
      那个倒腾来一台800元钱的古董笔记本就乐的屁颠屁颠然后上网到深夜,第2天就
翘课的小孟。
      那个看了我的日志冷冷说了一声:“没感觉。”的小孟。
      那个奋斗在大上海的小工程师。
      那个我永远也想不明白的小孟。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天津大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