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82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三十年还是河东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Xinaiwangw] , 2019年06月03日17:59:50 ,148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Xinaiwangw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Xinaiwangw (xinaiwangw), 信区: Prose
标  题: 三十年还是河东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3 17:59:50 2019, 美东)

三十年了,钟敏还是清清楚楚地记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爸爸钟自强的皮带不停地落在二姐的背上,一下,又一下。声音一点儿也不响亮,反倒
像是敲打凉晒的被子,噗!噗!只是,每当那噗的一声传到耳朵里的时候,钟敏的心都
要抖一下,同时抖动的是她自己的整个身子。二姐穿的是一件淡红色的上衣,背上的颜
色已经深了很多。钟敏也不知道她流了多少血。但是,二姐就是一声不吭。

钟敏害怕,不想看。但是钟自强要她和妹妹钟悦必须看着,而且要眼睁睁地盯着。她刚
刚低了一下头,钟自强的皮带就抽了过来,打在头上和右侧的肩膀。火辣辣地疼。她只
好抬着头,睁着眼,逃避的视线越过跪在水泥地上的二姐,茫然地看着在屋角里被扔在
地上的那几件时髦的衣服。二姐穿着,真的很漂亮呢!这是钟敏每每再想起二姐时的记
忆。

其实,这不是钟敏对二姐最后的记忆。只是她三十年来总是刻意要去忘记一个画面,那
个最后的记忆,就是二姐缓缓地倒向地面,头碰到地上的那一刻,一头秀发平铺了开来
,一点也不凌乱,后面那一绺金黄的头发,格外地鲜艳,那是二姐刚刚染的。

那也是钟自强惩罚二姐的原因。这么多年过去了,钟敏仍然记得爸爸那紫红的要滴血的
脸,和两只冒火的眼睛,胳膊上的青筋高高暴起,抬起来,落下去,皮带就一下、一下
地抽打,喉咙里也在不停地嘟囔:“叫你不学好!叫你不学好!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钟敏不知道钟自强是不是真的想要打死二姐,但是二姐确实是被打死的。那天晚上,二
姐一直都在反抗,无声的反抗。她跪在地上,任凭皮带抽打在身上,就是一声不吭。但
是,这更加激怒了钟自强。他越打越来气,越打越来气,皮带已经不够了,他抄起了地
上的一根木棍,打向了二姐头上刚染的那绺金黄的头发。

接下来的事情,钟敏只记得一件:就是二姐倒向地面的那个画面。钟敏和妹妹钟悦被钟
自强赶回了她们的房间。钟敏到凌晨才混混沉沉地睡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妹妹钟悦跟
她说,二姐被送去医院了。

二姐再没有回来。对外面的说法就是二姐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正好磕了后脑。钟家花了
很多的钱,

这些事都是钟敏后来听闲话听来的。钟自强从来没有讲过。

这一切都是因为二姐不听话。钟家祖祖辈辈住在这个城郊的小村子里,祖上倒是也很殷
实。不过到了钟家爷爷的时候,不小心染上了抽大烟的毛病,家境就此破落。但巧的是
,这给钟家带来了一个贫农的好成分,于是钟爸成了村里的书记。

钟家的村子西头有一条河,以河为界,对面是另外一个村子的地盘。那个村子成立了一
个装饰品加工厂,吸引了很多附近农村的孩子去那里打工,钟敏的二姐就是其中的一个
。那个时候,初中毕业上高中的只是很少的一些人。所以有些自己觉得没希望的,在初
中就退学了。打工不仅仅能挣钱,也能改变人。钟敏的二姐也就开始涂口红,描眉毛,
穿高跟鞋,穿吊带装。今天看来,这不算什么,但是30年前,那可是大事。钟自强为此
常常教训他们三个姐妹。

那天晚上二姐被打死,不过是这众多教训中最严重的一次。

但那却不是最后一次。就算二姐被打死了,钟自强却一点没有停止他对他儿女们的管制
,连放松一点都没有。他总是说,那是为他们好,免得他们道德败坏,走上歧途,到头
来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

钟敏却不这么想。她觉得钟自强很虚伪。说的很高大上,但是自己却并不那样要求自己
。钟自强和村子里的几个女人的事情,几乎是村子里常年的话题。只是没人敢在钟自强
的面前提起。钟自强经常说邻村的人是资本主义,拜金,堕落;可是,他学着邻村人的
样子,给自己的村子也办起了这样那样的工厂,还经常在酒桌上故意把别人喝醉,套出
一些生意上的秘密。

钟敏更在意的是钟自强没有拿她们当亲生孩子,她们也的确不是钟自强亲生的。钟敏的
妈妈是少数民族,结婚很早,因为有特殊的政策,所以生了大哥,二姐,钟敏和妹妹钟
悦,三女一男。日子本来很红火,但是一次施工事故改变了一切。父亲在事故中丧生,
大哥到单位顶了班,家里领取了很大的一笔抚恤金。生活虽然没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
家,还是缺一个撑家的男人。于是钟自强娶了钟敏的妈妈。那是在他当上书记之前,还
在他是真正的贫农的时候。

钟自强和钟敏的妈妈又生了一个儿子,那个才是他自己的孩子,至少钟敏总是这样觉得
。因为无论他们的小弟弟做什么,钟自强好像都不反对。同样的事情,如果钟敏做了,
就会被钟自强骂个狗血喷头,而如果小弟弟做了,钟自强可能还会夸奖一番。

有一次,喝多了酒,有人问钟自强,你这么大的家业,什么时候给儿女们分一下啊?“
分什么分!交给谁也不如交给自己的亲儿子放心!” 钟自强回答说。他是指着自己亲
生的小儿子。

也不能说钟自强一点都不管其他的几个孩子。钟敏的大哥家他还是帮了很多忙的。在回
龙观买房的时候,钟自强添了很大一笔钱。大哥家的儿子上大学的四年里,每次放假回
村里,钟自强都要塞上一些钱,明说是给孩子零花的。所以,这个大孙子对钟自强非常
尊敬,也很钦佩。因为他从钟自强那里知道了他是如何如何带领村民致富的,又是如何
如何教导村民仓廪实而知礼节。更是明白,要是没有爷爷,钟家还不定是个什么烂摊子
呢!

妹妹钟悦就不一样了。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村里。钟自强也和她断了父
女关系,起因就是有一次钟悦顶撞钟自强,说是钟自强打死了二姐。

钟敏自己也从父亲那里受惠不少。二姐的事情虽然她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可钟自强不
让任何人提起。他毕竟也是这个家的父亲,为了母亲,钟敏也不愿意去挑开这些伤疤。
钟自强依然强势,依然霸道,在家里也是事无巨细,掌控的严严实实。没有人敢和他顶
嘴,哪怕表示一点意见也不行。他安排着村里的一切,家里的一切。钟自强喜欢让人说
他勤奋,正直,公平。可是私底下,他还是和年轻时一样沾花惹草,还是在生意上招摇
欺骗,还是在家里打这个骂那个,却偏偏娇惯亲生的小儿子。钟自强常常站在清河边上
,自得地说:“三十年河东,再过三十年还是河东。”他是指着自己这边说的。

钟敏知道,这才是那个真正的钟自强。

今天,事情又爆发了。

一个亲戚的儿子结婚,大家都去赴宴。小妹钟悦和她的儿子也去了。吃完宴席,大家就
在一起闲聊。钟自强不在场。大家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爷爷钟自强。大家都对钟自强有
很多的赞美之词。突然,

“爷爷也没有那么高大吧。二姑的事儿放在那呢!”钟悦的儿子插了一句。
“二姑的事儿咋啦?!”大哥的儿子显然有了戒心。
“二姑还不是被爷爷打死的。”
“你发屁!你从哪儿听来的这种狗屁东西。二姑从凳子上摔的,知不知道?!”
“你才放屁!我不知道我能瞎说么!”
“你不是放屁,就是吃屁吃多了。二姑从凳子上摔的。你问我爸,你问三姑,你问问村
里的人,谁他妈不知道这个事。就你个吃里爬外的贱货,整天想着给自己家人抹黑!傻
!有你什么好?!”

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激烈,要不是被众人生生拉开,两个表兄弟一定会动起手来。

钟敏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以姑姑的身份,命令两个小辈儿的年轻人都先闭嘴。争
吵是暂时压下去了,可是她的心里并没有平静。30年前二姐慢慢倒下的那一幕,是那么
的逼真,她怎么可能忘却。知道真相的只有她和妹妹了。可是,这也是她的家啊。一个
养她,她叫父亲的老男人;一个生她,她叫母亲的老女人。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30年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如今,她只是想远离
这一切。她想好了,后天 6月6日的那场婚礼,不去了。钟敏满身都是汗,“ 2019年的
夏天来的太早了。”

她这样想着,就没有留意旁边那位老奶奶的话,

“当年,要不是钟自强先欺负了你妈,你妈怎么会嫁给他。”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74.]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