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33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二十一章(2)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itrainsstars] , 2019年01月04日17:47:41 ,17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itrainsstar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itrainsstars (如星雨), 信区: Prose
标  题: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二十一章(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4 17:47:41 2019, 美东)

转过玻璃墙的走廊,又是一扇贝壳式样的转门。转门后是摆着沙发转椅的小
厅。转椅是嵌在大大小小的贝壳里,有单人座,两个座位相对的;也有大贝壳
能坐三四个人的。还有几个半开的巨型贝壳,里面放着珍珠造型的小椅子,就
连桌子也是白色的小珍珠。厅的四面是画着白色波浪的银色玻璃。宁文文带着
我走到一面银色玻璃,门自动向两边退去,玻璃后面是一个有舞台的大厅。里
面灯光很暗。厅中间摆了四五十张月牙形小茶几,茶几上摆着LED蝴蝶兰灯束,
座位是矮矮的半月形沙发。舞台上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抱着吉他在唱歌。
宁文文拉着我在最靠近舞台右侧的位置坐下。歌唱得很好听。我猜想是国内的
一线歌手。最后一首歌的歌名是《春天里》。没有主持人。第二位歌手是个脸
型微胖,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他介绍自己叫刀郎,很多年前在宁总的爸爸的
夜总会里唱过歌。也没介绍歌名,就唱起来。是首很惆怅的失恋歌,让我想起
宁文文刚回国时我的心情。我不自觉地搂紧了宁文文的腰。
又唱了三四首歌。灯亮起来,穿黑色西服的服务生捧着银色的碟子。有红酒,
点心,小吃。贝壳包的小碟子很精巧,有一样我尝出来是我的椒盐鸡卷改进
版。鸡卷里还夹了脆脆的黄瓜。
宁文文拿了杯红酒,站起来和熟人打招呼。我跟随在后。宁文文介绍我是她的
男友,软件工程师。她的几个女朋友大叫,“宁文文,你真能保密呀!你们什么
时候交往的?怎么一点风声都没露?”
一个大腹便便的五十来岁男子的话让我很不舒服,文文,你什么时候给自己找
了个好女婿?那人戴着黑框眼镜。眼神迷离,嘴长长薄薄成一线,上下打量宁
文文。宁文文接绍他是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宁文文说她也老大不小的了,是
该安家的时候了。刘主任要不要去总部那边做按摩。最近刚请来的泰国按摩师
技术很好。他嘟嘟囔囔地说放着周局的儿子不要,找一个白丁。小宁,你没想
明白。宁文文陪着笑脸送他上了一辆宝马750。宁文文嘱咐司机一直在那边等
着。完了送刘主任回二环的家。刘主任萎靡地倒在后座,嚷嚷说不去二环,今
晚顺路去机场边的别墅。宁文文小鸡啄米般点头称是。
看着车开远了,宁文文转过身来,一脸疲惫,靠在我怀里。
我心疼地看着她。
“没办法。我也不愿意这样陪笑。多少人想请这位大神请都请不来呢。我这还是
靠我爸的老关系。”宁文文苦笑。
我记得宁文文在电话里叫累。今天耳闻目睹,心里针扎般难受。
回到酒吧的演唱厅。月形的桌子和沙发已经撤掉。鼓点咚咚的摇滚音乐,舞池
里是疯狂扭动的年轻人。我搂着宁文文,只是一前一后地踩着反拍摇着宁文
文。
“太激烈的舞姿不适合咱们中青年。”我嘴贴着宁文文的耳朵。
头顶的灯光扫过,宁文文咧嘴一笑。她的彩妆显得柔和得多。
“文文,你这里几点结束?我们”我的话还没说完。一直跟着宁文文的西装男子
上前来对宁文文说,大老板的女儿要走。宁文文转身去送客。我被撂在一边。
我抬腕看表,已经是1点多了。我找了个贝壳椅坐下去。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没反应上来,一个软软的身体紧贴着我靠上来。
我双手挡过去。黑暗中,只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眼睛上挑,神色迷离。
我站起身来。那女子自然地躺在了椅子上。“帅哥,你怎么不理我?你对我不
好,是会有后果的。”她嘟嘟囔囔地说。
我不知如何是好。也许她误会我是别人了。
“好妹妹,我派人送你回家吧!太晚了回家你妈又要担心。”宁文文神不知鬼不
觉地赶上去,试图扶起她。
“我要帅哥送我回家!”
“帅哥还没有驾照哩!我给你找个更帅的。”宁文文冲我眨眨眼。她眼盖上涂了
银粉,让我想起悟空。
“王星!”跟班的男子走上前,和宁文文一左一右地架着女子。我不知所措地跟
在后面。
“王星,你去开车,叫上小邢一起去。别忘了拿一份礼物。”宁文文有点急。
我接替王星的位置,蹲下身,让那女子靠着。
加长的黑色林肯开上来。小邢是位端庄的中年妇女。我们四个七手八脚地把她
抬上车。
“这女孩儿几岁?”
“十九。在法国学时装设计。回来过寒假的。”宁文文淡淡地说。“是我爸朋友的
女儿。”
送客,员工更衣下班,酒吧关门打烊,已经是凌晨三点。我坐上宁文文的陆
虎,脑袋直往下沉。我努力跟宁文文讲着话。车上睡着了宁文文可抬不动我。

--
提示: 本文来自于 itrainsstars 的博客※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2:30a:2e67:7]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