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82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十九章(2)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itrainsstars] , 2018年12月20日21:05:21 ,15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itrainsstar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itrainsstars (如星雨), 信区: Prose
标  题: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十九章(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Dec 20 21:05:21 2018, 美东)

宁文文打来电话时,我正在窗前更新简历。背景声音嘈杂,宁文文报了平安。
我告诉她我在准备找回去的工作。宁文文喜滋滋地说要不给她干算了,她可以
给我干股。我问我在她手下干什么。她迟疑了一下说还真想不出什么活儿适合
我干,她的手下大都很机灵。我不服气,机灵可以培养的,我是那种悟性不
好,但是慢慢来最终还是会醍醐灌顶的。宁文文说有道理。我告诉宁文文我的
噩梦。宁文文说梦都是反的,不用担心。今昔非比,这次不会比上一次更难。
宁文文走后的周末,我百无聊赖。简历很快就更新好了。象我这样找回国机会
的,情况特殊,要找一个猎头公司帮着找。要么就是通过熟人推荐,但是我的
交际圈很小,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在网上搜到了两家公司,没有人接听,我
留了言,只能等着周一。
我在网上乱逛。新浪新闻并没有播报外逃消息。百度搜索也没有。宁文文这消
息可靠吗?我在谷歌网站新闻类上搜索美国大使馆。找到几个链接,只言片
语,中英对照拼起来,大使馆出大事了,今天早晨来了几十辆警车,把大使馆
包围了。警察封锁了使馆区的主要路口,接着又来了军车,扩大封锁范围。接
着警车先行离开。军车到下午才撤。最有意思的是我看了一遍的帖子,几分钟
再回去,只显示404错误。有人在我看的当口删帖子。看来真是件大事呢!
星期一早晨还没出门,猎头公司的电话打到手机上。他们询问核实了我的基本
情况,告诉我会尽量帮我找。如果找不到回中国的机会,东南亚其它国家的机
会要不要。我说对不起,我只要回北京的机会。他们说我的资历稍浅,也许过
两年更好找一些。我上班后赶了一天工。晚上9点下班的时候在电梯里遇见我老
板的老板,他被调去负责亚洲事务。我大着胆子问他中国业务如何,有什么发
展机会没有。他叹了口气,近来业务进展不顺利。我们公司的亚洲业务,特别
是中国部的业务要泡汤了。我问为什么,上半年不是刚开过誓师大会吗?说是
中国是我们公司的潜在增长点,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大老板说,开始是抱了
很大希望的。可是出师不利,中国的政府管制很多。我们公司的两个创始人不
肯配合,关系闹得很僵。我们本来要花钱在上地技术开发区买一栋小楼的,现
在改成租了。我心下一凉,又一条路被堵死了。
晚上到家给宁文文打电话,问她怎么样。她说现在一片混乱,听说高局在美国
使馆里申请了政治避难,美国没同意。听说高局长使馆里出来了。“咔嗒”,电
话那边短了线。我再打过去,占线的声音。好奇怪!10分钟后,宁文文打过
来,问我装没装skype?我一愣,说我没装,但是很快我就能下载。宁文文告
诉我她的用户名,注册好了再和她联系。我心里纳闷儿,什么时候宁文文变成
技术型的了。我装好软件,敲入宁文文的用户名,点击绿色的电话按钮。屏幕
左边显示宁文文在线。宁文文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我自己的出现在右下角。
图像不是很清楚。
“有个朋友告诉我,这个好像安全一些。你觉得有道理吗?”宁文文说话的声音
小小的。不知道是网络不好还是她特意放低声音。
“安全一些?”我回味着这句话,难道有人监听电话?我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技
术进步已经让监听成为小菜一碟。语音识别可以很容易挑选出关键字加以甄
别。skype这种网上计算机到计算机很难象传统电话交换机那样容易控制,因
此监听起来会困难一些。“应该没问题。”我自问自答。
“我这里还好。”宁文文的声音大了一度。
“我在找回国的工作机会。不太顺利。再找找看。”
“不着急。慢慢来。”宁文文温柔似水。
“你遇到事情不要跟人家打起来。”我婆婆妈妈地叮嘱她。
“我知道。打不过就逃走。”
“对,你再去申请一个签证。”
“我的签证年底才过期呢。多次往返。我想情形还不至于这么坏。”宁文文信心
十足。我悬着的心放下来。
忙碌真是治疗孤单的一剂良药。公司的活儿有得是,而且越干活越多。公司生
意大好,大量的新项目上马,没有什么创新,只好趁着财大气粗,复制别的公
司的现有产品,抢别人的地盘。我为回国做准备,申请调到新组里做项目经
理,手下有4个人。国内做管理,销售的机会更多。新官上任,怕出差错,自己
先急起来。我每天都做到晚上10点才下工,我的手下9点走。周末我也进来做一
天。公司里热火朝天,象是繁忙的工地。做经理并不轻松。特别是我这种低层
经理,不仅手下遇到难题我要帮着协调解决,我自己手里还有一份活。既当爹
又当妈的感觉。还有杂事缠身,什么别的组招人要面试,还缺人手。这种互相
帮助的事,我还是尽量不拒绝。
空闲的时间,我四处联系,寻找回国的机会。我的目标是填满睡觉以外的时间
缝隙,省得孤独象水一样漫进来。我每周必有一次校友会,联谊会的活动。我
这样一个二点一线的人居然每周都出去交际起来,我自己都很吃惊。人头熟悉
起来,会被叫去搬桌子椅子,布置会场。也因为积了这点德,杨振宁被请来做
报告的时候,也给了我一张票。报告会后,大家到中餐馆聚餐。没有人议论报
告内容。大家讨论最多的是他娶的年轻的夫人。有人说82娶了28,真是老当益
壮。
“那是,我要是也得了诺贝尔奖。”一位清秀的矮个男生露出艳羡的表情。
“等我死了也别想!”他的老婆一锤子打碎他的美梦。在座的男生偷笑。没办
法,女少男多,能找到老婆已经是中了上等的桃花运。工程师老婆当然也有好
处,是家里经济上的重要支柱,同行交流起来也有共同语言。不过事情有利必
有弊,引用厉旌的话,找个老婆赚钱多她在家里还能尊重你吗?同行相轻。 他
目前正在约会一个空姐。请我到他那里吃过饭,八菜一汤,色香味俱全。长相
在国内算是中上。在我们这里是天香国色。厉旌得意地说,他和女朋友在永和
菜市场转,总有人回头看他,属于人生新体验。他都感觉到压力,是不是应该
买几件像样的衣服,装点一下。不要让旁人产生癞蛤蟆吃到天鹅肉的非份之
想。我仔细端详他的五官。厉旌柳叶眉,高鼻梁。像爱因斯坦一样蓬松的头发
掩盖了他这块美玉。我建议他修理一下头发,马上就增色十分。厉旌很奇怪地
看着我。说他自上大学来,一直是这个头型,有必要改变吗?我说是,孔雀不
是还开屏呢吗!
我天天都到移民局的网站去看我的绿卡申请状态。看什么时候会由处理中变成
已批准。等着申请通过的时间太长,几乎不能理智地相信会有通过的那一天。
回国和绿卡两件事情都处于胶着的状态,让我略感压抑。幸好工作忙,没有时
间去想太多。厉旌人托人地帮我介绍了一个打算回国创业的工程师。我和他见
面谈了一下。他说他的公司可以帮我保持身份,尽管他公司的“跨国”一面可圈
可点。他在国内有关系,有销售渠道,现在只缺产品了,急需象我这样的能干
活的工程师。他要开发的产品在美国已经有现成卖得好的,如何竞争?他诡异
地说,他不打算和美国产品竞争,只国内这一笔单子,就够了。我心生疑窦。
他给我开出一年40万美元的年薪。为了证实他的实力,给我看了他在德拉维尔
州注册公司的银行账户。上个月刚刚存进200万美元。总感觉入了他的伙儿,像
是水泊梁山扎了寨一样。我告诉他我再考虑考虑。
11月感恩节的那个星期一,我照例去移民局的网站看我的绿卡。没有变化。我
打开电子邮件信箱,乱七八糟的广告新中,我看到一封结尾为.gov的信。我心
里一惊,别是又出了什么纰漏。要么就是钓鱼的网站发的冒名信。“你的绿卡已
经通过了,两到三个星期内请注意接收。”我半信半疑。明明刚看过网站,没有
通过。我再次登陆进入移民局的官方网。哈哈,申请状态已经由处理中变为已
通过。我站起来跑到公司外面。终于前进了一步,现在只差一份工作就可以找
宁文文了!我喜不自禁,觉得应该给自己放假一天庆祝一下。才早晨7点半。组
里我是第一个来的。我回到楼里关掉计算机。开车回家,躺在床上给小组里的
人发电子邮件,身体不适,今天在家工作。我连线找宁文文,她的计算机显示
她在线,却没有人接。我打电话给她告知我的好消息。她说好,好,再跟我联
系。我知道她不方便讲话,自觉地挂了。9点钟左右,我收到两封下属发来的邮
件,一封说她家里有点事要处理,要在家工作,另一封也是身体不适。树倒猢
狲散,没有我这条牧羊犬追着赶着,羊都不想动了。我回信说没问题。不过5点
要交点活儿给我,有问题随时发给我,我会及时回应。我开始管人的时候,一
味地开恩。发现并没有人感恩。相反还有人得寸进尺,遇到难题也不努力,提
出一大堆问题。摊子撂给我就打算收工,那可不行。外面下着雨,我蜷在被子
里,暖暖和和地工作。自己早些时候怎么没想起这样工作。宁文文给我打来电
话已经是10点多。我责怪她睡得太晚,国内已经是1点多。宁文文不高兴地说,
她一向如此,店还没关门,睡下不安心。我说一不下心拍到马脚上。宁文文转
怒为喜,说很想我,赶紧回来吧!我说我也是归心似箭。除了我觉得高薪聘
我,不太靠谱的“关系”户,尚没有别的机会。宁文文说很难讲靠不靠谱。她见
过一夜发横财的多着呢!她的高中同学没考上大学,去办公司。一年间公司扩
张到三千人,在长安街上买了办公楼。我大惊,那要什么样的关系?宁文文说
当然是重要岗位上的人,前些年还有人托了关系找到她,想要送生意上门给她
的同学。她牵线后被拒绝了,理由是不够了解。想送还送不成呢!我说象我这
样赚工资的打工仔很难想象那样一步登天的日子,赚到了可能也于心不安。宁
文文说嗯,那倒是,我刚回来那阵儿那同学还跟我打听在美国怎么开银行账户
呢。不管怎样,你拿到绿卡了该庆祝一下!我说已经庆祝了,在家上班来着。
宁文文哧哧地笑,没有抱着椅子跳个舞?我上大学时班里排演节目,辅导员
说,女生不够,有的同学需要抱把椅子练习。声音刚落,男生们一哄而上,椅
子瞬间被抢光。我讲给宁文文听过。被她抓住奚落我。我告诉宁文文,已经与
时俱进了,现在跳舞毯更流行。

--
提示: 本文来自于 itrainsstars 的博客※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2:30a:2e67:7]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