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84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本站系统 - 未名博客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忆我的父亲
[版面:未名博客][首篇作者:shy147] , 2007年08月27日02:46:44 ,1666次阅读,2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hy147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hy147 (whj), 信区: Mitbbs_Blog
标  题: 忆我的父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27 02:46:44 2007)

我的父亲离我近十二年了,每每忆起我的父亲来就有千言万语,想说的\想写的太多太多
了,不知从何下笔......
今天,我的这里建起我的博文,相继书写我父亲一生轶事!

一、难忘父亲的一耳光
昨天是我家的乔迁之喜,本是全家人高高兴兴的一件大喜事。但七十多岁母亲的一句:
你忘了,你父亲打你的那一耳光!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母亲的这句话唤醒了我的记
忆,勾起了我的回忆。
事情的经过:旧家具往新家搬动时,我就告诉母亲家中的那个旧木箱不要搬了给邻居吧
,母亲说:这个箱子里放的全是你父亲的荣誉(二十几张奖状),你父亲虽走了,但他
的荣誉不能丢;如丢了,你忘了你父亲给你的一耳光了!是啊,父亲的那一耳光!现回
忆起来还记忆忧新——那是父亲去世前二十多年前的夏天,正是我好玩爱动的儿时。不
知谁在我家邻居丢了一只纸船,随后大人帮我们仿叠几只小纸船(那时农村的孩子们没
有玩具,所有玩的都是自己家人制作的),我们几个邻居孩子拿着纸船到村里的池塘边
了起来玩。玩得高兴时,有一大哥哥拿着一个比我们大好几倍的纸船与我们一起玩,这
纸船又大又不被浸坏。我们一看这么大的纸船用什么样的纸叠出来的?一看是就是用奖
状叠的,我就说:这奖状我家的墙上多得很呢!急忙回家从墙上揭下一张奖状,找人叠
好到池塘边玩。这一天也是我玩得最高兴、最快乐的一天,也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回
到家后,父亲绷着脸、瞪着眼看看我(这时候的我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说:谁叫你揭
奖状的,这是爹的荣誉,你要玩,我可以给你找啊,你说。。。你说。。。。我也不知
哪来的勇气就说:过时的奖状有。。。。我的话还没说完,父亲的一记响亮耳光印在我
的脸上,同时说道你是我唯一男儿,也我是第一打你,但你动我的一切东西都可以,唯
一这些奖状不能动,你要记住了,一辈记住!今天可幸的是你没有把那张积极分子奖状
拿走,如拿走。。。,我的后果将是怎样一种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慢慢地知道父亲一些过去的经历了。我的父亲是普普通通的农民
,也我们村有名的老知识分子(这是村里人给我父亲起的一个绰号。因为我父亲是村里
最老的党员积极分子,由于种种原因,父亲一生都没入党,而就是这个党员积极分子的
绰号伴随他一生。村里人用这称呼叫了我父亲后半生的岁月)。这个称呼是父亲用血汗
换来的----父亲身强体壮时,参加了城里人下乡支农、农村建水库修渠道的工业学大庆
、农村学大赛那个时代到当地的建水库修渠道的工地,每天的工作量、每次任务都是父
亲第一个先完成,每完成一次,都给父亲评一次先进,奖励一张先进工作者的奖状。由
于父亲出色的表现被工程指挥部主要领导发现并列入了党员积极分子一员(也有一张此
奖状),这件事让父亲高兴了一生、荣耀了一生。父亲快要入党的时候,中国的“十年
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工程指挥部的主要领导被打成“右派”,父亲也因被牵连而离开
工地回到家中。在哪“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岁月里,我家的一切“四旧”都被“红卫兵
”带走了,只有这些父亲的奖状,让父亲完整的保存下来了。随后的岁月里,由于父亲
年龄和文化的原因没能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队伍中去(现知道是父亲的几次谦让而错失
入党的机会)。
父亲用行动和语言来捍卫这顶积极分子的帽子。父亲的为人标准永远也没有改变——在
大集体是有名的生产队长,包产到户是种粮能手,谁家婆长媳短的就找父亲去劝----这
是村里公认的、信任的知识(积极)分子。但坚强不屈的父亲最终被岁月请走了。在他
走之前,拿着我姐夫的手说:你是我的女婿,也是我的挚友,也我们家庭中唯一的一名
党员。我一生遗憾是没有入上党,我一生的知足是有那个(党员)积极分子和你们一直
伴随我,我死也无憾了。最后,告诉我母亲好好保藏那些奖状。。。。父亲是带着笑意
离开了我们。
这就是我的父亲,这就是我父亲的一生!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15.]

 
Sev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Sever (Sever), 信区: Mitbbs_Blog
标  题: Re: 忆我的父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Nov 21 15:03:41 2007), 转信

i feel kind weird when i read your original 忆我的父亲
but after i noticed your second post, everything starts to make sense to me.
hehe


【 在 shy147 (whj)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功力减弱了?消业增加了?
: 我是1998年5月开始练功的,2002年在师父的点化下假转化。下面将是我的有关情况。
: 练功几年来,不管前面的道路是万丈深渊,还是悬崖陡坡,我们凭着对师父的执着一直
: 紧跟师父习练功、消业。但是,我们这几年的代价是可喜可悲。可喜的是我们现在还有
: 一批弟子跟随着师父,可悲是我们的现在是用人术战役换的。我想表达的是:为什么我
: 们练法就什么难?为什么我们练了,家人不支持,朋友成仇敌,同事监视我,社区天天
: 找我谈等等个为什么现在困惑着我,迷惘的我不知道从何处寻找,不知坚持还是抛弃?
: 还是暂时放弃。我在这种心理下,只有向同仁们说一说我个人的一些想法了。有不对的
: 地方,请同仁们批评。
: 当时我住的那个城市里,早晨和晚上在大道、工厂、广场
: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9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未名博客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