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63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20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maonvlang] , 2018年12月22日09:22:16
maonvl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aonvlang (猫女郎),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20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Dec 22 09:22:16 2018, 美东)

思齐抱着一大堆颜料,还有毛线,还有卡纸。车兜里有一大堆吃的。

Anya一面还跟出来说熏三文鱼开始少吃点,吃习惯了再连着吃。

思齐的车兜沉的骑上车兜有点晃晃悠悠。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跳下车,“Anya,我的小
屋很容易找,就是第一个山头上的第一家。你有空来玩啊。”

Anya笑着挥手说,好啊,等你的画卖完了我就去找你。


接下来的日子,思齐简直是每天带着喜悦醒过来,赶紧煮了咖啡开始一天的生活。

Anya那卖的颜料是真好,从色彩饱和度到纯正度,还有质感,那是随便画两笔都感觉自
己是个艺术家。

孩子们的信呢,也是五花八门,向她叙述着来自世界各地、各个家庭的生活。通过孩子
们的信,她看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没有想象过的世界。

一个来自摩洛哥的孩子说,他们那不过圣诞节,但是他还是悄悄的想要一个圣诞老人的
礼物。他小时候有个很喜欢的骆驼,一起长大。有天放学回家不见了,爸爸说是被卖了
。他哭了很久,即使过了几年都没有忘记。所以希望通过圣诞老人告诉小骆驼,再过几
年自己有钱了会把他买回来。

一个来自海地的孩子说,海地虽然在北美,但是经常地震,大家都住的简易房。所以她
想要个小房子玩具,可以抱在手里,雨大的时候也不怕啦。

一个来自缅甸的小孩说,他从小一直养宠物,有狗啊猫啊鸭子啊蜥蜴啊鱼啊。有些已经
不在了,他想要一个大家的合影,所有的宠物跟他在一起的画像,这样的话有一天他到
了彩虹桥的那头,也不怕记性不好了,可以按照画像一个一个找到他们。

读着信,思齐有时候会禁不住泪流满面。小孩子的心思是最纯真的,他们眼里的世界很
简单,有个房子有自己的心爱之物,人也好动物也好,他们就觉得世界很美好。

其实,生活本该如此,不是吗?很多事情,比如名牌比如职位比如朋友圈那些晒的,都
并不重要。那些内心的东西,才是珍贵的。

思齐经常读着信,画着画,就开始思考很多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生活的本质、她
真的想要的、别人的想法对她多重要。虽然很多时候也想不太明白,但是至少这些问题
她开始考虑了。

思齐也会把信分类。有些小孩子想要贺卡,而有些小孩子想要简单的小玩具。她做不了
的玩具会放在一摞,等着过几天下山问问Anya该怎么办。

可是,问题在她还没下山前就出现了。


早上刚从另外一个山头抱了一捆树枝回来,就见邮递员小哥停下自行车,拿了半个麻袋
的信,扔在信箱旁。

“等等,等等,”思齐叫住他,“你把信都扔我这干嘛,我又不认识周围的邻居,没法
帮你投。”

小哥眉毛一挑,“都是写给你的。”

“我?”思齐瞪大眼睛。

“对,写给圣诞老人的。反正现在是你在回信。”
“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了?”
“现在是11月底,快圣诞节了,当然信会多起来。而且孩子们看到圣诞老人真的会回信
,就都写来了。”
“哦,这样。”思齐道。小哥转身骑车走了,思齐拎起半麻袋信,还真是沉。

到了屋子里,把麻袋里的信都倒出来,桌子顿时被堆满。思齐盯着一大堆信看了半天,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先分类还是先回信,还是能先把前两天的回了?

想着觉得头疼,泡了一杯茶坐到沙发上。


第二天早上,思齐刚起床还没出门,隔着窗口就看到小哥来了,这回拎了一整麻袋。

小哥还颇为好心的把麻袋拿到屋子门口,然后敲门,让思齐把昨天的麻袋还给他。因为
邮局就两个麻袋,他得轮着用。

这一麻袋倒出来的时候,信就堆满了房间的一个角落。

看看桌上的一堆,看看墙角的一堆,思齐不知所措。

小哥还隔着窗户说,“估计明天只多不少啊,你得把麻袋都腾出来。”



小哥第三天再来的时候,思齐要奔溃了。远远的看见他拿着一个麻袋,那麻袋满的,简
直小哥都要用点力气才能提起来。

思齐倒吸一口气,跑到门口,“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她其实想着本来可以用上
午回几封信的,下午再来,可能她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今天星期天,本来我不该来的。可是,我们邮局也放不下了!我只能先送过来。今天
没人上班,大家都去做礼拜了。”
“你们整个村子都去做礼拜了?”
“是的,除了出海没赶回来或者在外面的,整个村子都在。”
“好好,你先放下吧。”
“另外一个麻袋呢?”
“还没倒出来。”
“那我用什么?”
“邮局不是今天不开吗?”

思齐说完,小哥一脸无奈。大概也是拉普兰人比较老实,被人一说道理,就觉得很有道
理。

思齐回到屋里,看着两个麻袋,屋角和桌上的信,想着小哥说一整个村子都在教堂,突
然想到了办法。

她穿上驯鹿毛衣,外面又披了一件风衣,冲到院子里,骑上车就下山。



小镇的教堂,看的出,已经很尽力的在企图宏伟了。怎么说呢,教堂很小,但是要做出
拜占庭的尖顶,竖的很高很耸,下面还有几个台阶,从下往上看的确是蛮有气势的。可
是毕竟教堂很小,没有雕刻也没有正门侧门各种雕像,所以可以感受到大家在造的时候
大概企图是很好的,可是也的确没有办法搞到跟法国那样大的圣母院了。

思齐停下车,上了台阶,推门进教堂。牧师正在布道。

整个教堂坐的满满的。大家不是在听牧师说话,就是在低头看圣经。

拉普兰,或者说芬兰,真是大家的头发颜色都一样的偏淡的金色,无论男女老少,除了
戴帽子的,都是一头金发。那些小一点的孩子,头发颜色淡的简直就有点偏白了。看不
到正面,从后面看上去,思齐已经觉得挺诧异了。

整个教堂除了牧师布道,没有别的声音。

芬兰语好像不带标点符号,就是词和词之间有顿,完了可以无限的一直说下去,所以也
听不出句子在哪里。

思齐轻轻的走进去,坐在最后一排。前面有个老太转头看到了她,跟旁边的老太太一交
头接耳,那老太太也回头看她。思齐只能礼貌的笑笑,但是两个老太太都没有回笑。

牧师布完道以后,唱诗班上台,有几个十几岁的男生,还有5、6个20岁左右的女生,女
生大部分都有点胖,其中一个更是比较大体型,大家差点在台上挤不下。唱诗班唱了一
首歌,牧师宣布周日布道会结束。

大家在各自的座位上在胸口划十字,念了阿门,陆陆续续的要站起身。

思齐赶紧起来,站在过道口,润了润嗓子,道,“大家好,我叫江思齐,刚来拉普兰不
久。”

她一说话,整个教堂的人哗的整齐转头,全部直愣愣的看着她。这下正面看清楚了,所
有的人都是蓝眼睛,那种淡蓝淡蓝的,配合着他们淡金色的头发。而她自己,一个黑发
黑眼睛的人站在这里,完完全全就是个异类。

说异类还轻了,在清一色的淡金发碧眼人群中,她简直像个外星人。

在他们转头的一刹那,思齐甚至听到了轻轻的“噢!”一声人群感叹。

顾不得太多,思齐继续说,“今天来这里,想请求大家一件事。是这样的,我住的屋子
有很多写给圣诞老人的信,我一直在回信。可是现在越来越多了,我一个人来不及,但
是又有那么多孩子在等着圣诞礼物,所以,我想请求大家帮助,如果愿意跟我一起回信
的,请报名。”思齐说着,有点激动,“我知道圣诞老人来自于拉普兰,而且,而且孩
子们收到来自拉普兰的圣诞老人的回信,对他们的童年会是多么好的回忆!请求大家加
入这个志愿者队伍。”说完,她激动的看着人群,眼里满是期盼。

这是一个多好多感人的开场白啊,想着这个故事,想着这个温馨的过程,想着拉普兰人
的自豪,她自己都感动了。

人群听完她讲话,大家一语不发,各自站起来,往门口走。没有交头接耳,也没有窃窃
私语,只是安静的、一言不发的往外面走。

思齐完全没有料到是那种情形,整个就呆了。“那个……我的屋子就在山上第一个山头
的第一间,木屋,很容易找……”人群从她身边经过,没有人朝她笑或者打招呼,她的
声音越来越轻,“感谢大家听我的发言……”

人群走完的一刹那,她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透明的,为什么大家都没有理睬她。

经过Anya的店的时候,发现她不在。思齐推着自行车往回走,心情颇有些难受。

不好客算了,还那么冷漠,对,冷漠。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0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