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76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18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maonvlang] , 2018年12月19日16:55:18
maonvl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aonvlang (猫女郎),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18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Dec 19 16:55:18 2018, 美东)

小咖啡馆的墙上果然挂满了相框裱起来的画。都是思齐在每次吃早饭的时候随手在餐巾
纸上画的。

-    咖啡真好喝啊。一个大眼睛小鼻子的女孩子捧着咖啡一边喝一边闻,咖啡飘出的
气息组成了一颗心。女孩闻到香味都快成斗鸡眼了。
-    额,什么鱼肉面包嘛。女孩眉头皱的眼睛都看不到了,嘴长大在喊叫。旁边的鱼
肉面包很无奈。
-    一个渔夫牵着两条狗从咖啡馆门口走过,两条狗傻傻的看着吃早餐的女孩。
-    咖啡在前景,后面是骑自行车的女孩和大山。女孩开心的在玩大撒把。
-    两个法式面包在对话,今天怎么没奶酪?没奶酪?黑咖?

哈哈,每一张,被装裱后显得的确很有故事,还挺有可看性的。

Anya得意的看着思齐,意思是说,你才知道吧,你的画都展出了。

思齐则是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指着画问店主,“我的画……你真的挂起来了?”心想
着,自己随手就在餐巾纸上画的,被这么认真的对待,有些受宠若惊啊。别说纸巾上画
的,就是一个画家,自己的作品能被认真装裱起来再展出,一定也是觉得很有成就感的
,更何况是她那么一个没受过正规训练、只是不务正业的人画的。

店主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用芬兰语说然后Anya翻译出来,“本来每次收拾的时候
,看到你的画都觉得可爱,就都收藏起来了。藏多了觉得是一个系列,而且想让客人都
看到我们店里的东西吃了喝了以后会有什么感觉。所以就都挂起来了……几天没见你,
以为你不来了,所以就没有征得你的同意…这样吧,以后你在这里喝咖啡都免费!”

思齐听了,开心的捂嘴笑起来。其实能有人欣赏她的画,她已经很高兴了,现在连咖啡
都免单了。哈哈哈---

“所以,你信了吧,你的画一定卖的出去。”Anya说。

思齐点头,“谢谢你啊。我还真不知道我的画可以卖。”

“我们这里非常崇尚手工和原创的,而且,相信我,我的艺术品店开了这么久,什么作
品有市场我很清楚。”

两个女孩并肩走出了店。

“Anya,你说,为什么画在纸巾上的会质感那么好?”思齐问。
“哦,你不知道吧,芬兰的70%工业是纸张工业,因为我们的森林太多了,也不太有大
规模泛滥的开采,所以一直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芬兰的纸张是世界上最好的,我
们也很自豪,因为技术发达,我们就连纸巾都做的很好……我们的餐巾纸比其他国家的
贺卡纸要好,我们的山泉比其他国家的瓶装水要好。主要吗,还是因为森林多,山上的
水很干净。”Anya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了,“对了,思齐,你的画画的真好,是专门到这
里来找灵感的吧?”
“啊,哪里。我的画都是乱画的,根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我之前是在一个银行做职员
……现在没工作了,然后之前有个男朋友……现在也没有了。”说这,思齐觉得所有的
事情好像都很遥远,不仅是地理上离北极很远,而且心理上也很遥远,仿佛是发生在另
外一个世纪的事情。

“你为什么来这里?”Anya问。
“哎,当时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觉得是个很好的选择。”
“打算住多久?”
“大概……挺久吧。具体多久还不知道。”
“你是不是临时打算在这里过冬的?”
“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穿的衣服……太薄了。拉普兰11月初就下雪了。”
“那,你们这也不能用卡,也没法买衣服……”
“没事了,我先带你去买驯鹿毛衣,然后等你画卖了再把钱给我。”
“虽然很感谢你,但是我们才认识,让你出钱买衣服不好……”
“这里是拉普兰,就算送你都没事了。快,我们去买驯鹿毛衣。”

两个女孩开始跑向集市。
“我说,你们跟驯鹿有仇吗?一会儿吃肉一会儿做毛衣……”思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哪里啊,我们对驯鹿有着一种执迷的崇拜,圣诞老人的车都是驯鹿拉的。”Anya在前
头一边跑一边说。
“那你们还不好好养着驯鹿。”
“这个吧,是一种理念。你知道,拉普兰人很多都是萨米人,萨米人就是古代的游牧民
族,完全依赖驯鹿生存。驯鹿是交通工具、可以取暖、可以当宠物。我们每家每户都有
驯鹿。只不过养到老了就得安乐了。”
“好吧,虽然我也是不理解这种崇拜。”

两个人一路小跑,跑到集市的时候都有些喘。
“我跟你说,驯鹿毛衣可暖了,有一家最好的。”说完,她指了指一个摊子。

这个摊子的主人是一个1米9的高个子男人,英武挺拔,眉眼间有着一种霸气,像《权力
游戏》里面的郡主。

“他他他,”Anya差点接不上气,说话都有点喘,“他们家在拉普兰是第9世,你住的
山那边,那片非常大的森林和河流,都是他们家的。他们养了300多个驯鹿。”
“算地主?”
“嗯,大地主,每天开个破冰车巡视,他要戴个盔甲,就像中世纪的武士。”
“嘿嘿,我刚想说,他像warlord。”
“为什么河都是他们家的?”
“早吧,他家早先就住河边上,所以就一直是他们的了。拉普兰很多这样的十世二十世
的家族。他是九世,他儿子是十世。不过现在很多林子也没人管,政府说谁认领九归谁
。”
“那我去领一片。”
“你先学会骑驯鹿车,巡山一点不容易。”

说着,那个威武的男人朝Anya招了招手,Anya过去,用芬兰语说要个毛衣。Warlord到
帐篷后面,从一个大箱子里拿出一件特别厚实的。
“给我的中国朋友。”Anya说。

武士威武一笑。思齐想回笑,但是看到他的英武还是有点怵。
“有空来我的庄园玩。”他说,“这个季节可以喝红莓和草药酿的果汁。”
“嗯。”思齐接过毛衣。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