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20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5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maonvlang] , 2018年12月13日17:24:06
maonvl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aonvlang (猫女郎),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12/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Dec 13 17:24:06 2018, 美东)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虽然不时有点冷,但是好沉啊好香啊。整个屋子都是原始的木
头味道,外面还有树林在落过雨之后的植物清香,那黄色的灯光,暖暖的,像是冬日里
的壁火。

这摊子也是纯手工的,大而且厚,颜色非常漂亮,斯堪的纳维亚才有的光亮色彩,亮的
纯粹,没有一丝杂色。

沙发也是大,软,像是睡在一个怀抱里。思齐感觉自己像个停在港湾的小船,终于在暴
风雨之后找到一个休憩的地方。

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

睡到天都很亮。

思齐起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感觉整个人都无比顺畅。然后走到厨房,想煮一杯咖啡
,突然想起来,屋子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应该下山一趟采购了。

欧耶,这就开始了北欧生活了,跟做梦一样。

其实思齐一直觉得自己不可思议的在拉普兰,地球最北面,在北极圈。不认识任何人,
也不知道当地的任何事情。但同时,她又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很温暖,很安全。这种
奇怪而且相悖的感觉一直就那么存在着。

出门,门外空气一片清新。

树林在下过雨之后散发出来的这种带着泥土和树叶的清香,再加上空气如此之纯净,让
思齐闭上眼睛、朝天伸出双臂,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气。

一口清新的氧气,几乎就是纯氧气,沁入脾肺的时候,思齐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都
被激活了。这种洗涤,让她感觉自己新鲜的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居然有这么好的空气!居然空气这么有营养!

她收回双臂,回头,看到一辆自行车。哈哈,太好了,都好久没有骑车了,这山上树林
里面骑车,想必非常有情调啊。

她走过去,推了推车。都好,可以骑,还挺轻巧的,高地也正好。这不就是给我准备饿
吗!思齐想着,然后笑了。

跨上车,开始轻快的骑了起来。

拉普兰的深秋,美的跟童话一样。树叶到处都是黄色的,树上密密的,地上掉下的也是
密密的,每张叶子都像被油画家精心上过颜色一样,鲜醇、饱满的颜色,阳光透过树枝
照射在上面,晃晃的,一闪一闪。整条路就像被亮黄色的礼品纸包装起来了一样,穿梭
在期间,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仙境。美到你不想眨眼睛。

骑出一段两边都是小树林的道路,到了山路上,可以看到对面的山。这天蓝的像是染坊
出来的,蔚蓝蔚蓝的,蓝到天空的最里面。那白云像是被画上去的,一朵一朵,有立体
感,形状各异,都在绽放着。

对面的山上,树叶都是红的,火红色,像是树木在燃放一样,璀璨,亮丽,奔放的火红
着。

再看那两山间的湖水,湖蓝色的,倒影着天空,又混成了一色。一时间分不出哪是天,
哪是湖。

所谓的美不胜收吧,思齐想。这自然竟然可以如此的出神入化,天工巧夺,大概是画家
都会嫉妒的吧。

想着,思齐又吸了一大口空气,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空气的甘醇。

酒可以品,咖啡可以品,原来空气也可以品。

她睁开眼睛,感觉在这山路上,自己是只愉快的小鸟,自由自在的飞翔着……想着,她
俏皮的把在踏板上的腿举起来伸直,车子顺着下坡,轻巧的向前前行。那一刻,感觉真
是在飞翔,飞啊,在树林上,在天空里,在湖面上;飞啊,在一片树叶的空间;飞啊,
我跟空气问好……

这下山的一路都是大道,平坦,开放,舒适。

骑到山底下的时候,她感觉这一路好愉悦,简直是一次候鸟飞行经历,仰望天空,俯瞰
湖泊,满眼尽是美景。

到了山脚下,她四处一看,知道是一个小村落。有个小小的街道,两旁有小店,也有小
摊。店有卖吃的,卖手工织品的,卖毛线的,小摊有卖鱼的,有卖花的。林林总总,但
是很安静,大家都在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有客户的话也是窃窃私语一阵,仿佛说话声音
大了,就会把这个童话世界惊醒,就会有另外一个现实世界。

思齐把车停好。车没有锁匙,不过按照她的理解,在这里不需要锁,反正大家都没心没
肺的。

她看到旁边有个小咖啡馆,小小的一间,外面放了两个桌子和椅子,里面的装饰也是简
单,但是有个漂亮的手工灯罩。小店里面冒出来咖啡的香味。思齐闻着,也想起来自己
已经有大概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走进店里,站在柜台后面的是个个子巨大都快2米的样子、而且块头也巨大的男人,估
计就是店主了。后来思齐才知道,其实芬兰人都长那样,硕大的个头,金发碧眼,有种
巨人国的感觉。但是这些巨人好像心思很纯良的样子,想起来居然有种蠢萌的感觉。

见到有人来,店主也没有招呼,自顾自的在做事,从炉灶上拿下在煮的咖啡,看了她一
眼。

思齐走上前去,抬起头,因为要抬很高,所以很是费劲。

“请问,有卡布奇诺吗?”她用英语问。这是她能说的最地道的咖啡了,除此之外,都
是中文变调的英文。

店主看了她一眼,这次实际上不是看了,而是轻微的瞪了一眼,然后咕力咕力的说了一
串芬兰语。

“噢,你不会说英语,”思齐看着他,翻译道,“那我们怎么沟通呢?”

店主居然像听懂了她的中文翻译一样,指了指手里的咖啡壶和一旁的杯子。思齐点头,
然后自己翻译道,“对,我要咖啡。”

店主倒了一杯,放在一个木头的盘子上,给了两块小奶酪,一点糖。思齐愣了一下,说
“我要牛奶。”店主指了指奶酪。思齐摇头,一字一顿的用中文说,“我要牛奶。”店
主摆手,然后认真的指了指奶酪。

“你是说你们喝咖啡用奶酪不用牛奶?”思齐不解的问。

店主点头,用手势示意思齐把奶酪放进咖啡。思齐想了想,把奶酪放进咖啡里,用木勺
子搅拌了一会儿,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店主探寻的看了她一眼。

“就……还行吧。”思齐说,“味道有点怪。”店主这回没听懂,有些得意的点点头。

思齐放下杯子,琢磨着早餐吃什么。点餐时不可能了,万一点了荷包蛋,他给你牵个骆
驼来怎么办呢?只能看到什么点什么了,不会错了。

思齐看着柜台里的面包。这里并没有蛋糕,但是有各种各样的面包,大块的小块的,长
的短的,白的黑色,软的硬的,有壳的没壳的。同样都是主食啊,我们米饭只有煮稀的
煮烂的煮糊的,哪里搞得出那么多花样。

但是吧,以前也只吃过切片的和法式长棍,别的不知道好不好吃。不过呢,既然在北欧
了,就要挑选一个有特色的,要吃没吃过的。

思齐又看了一遍,挑选了一个大大的包,里面好像还有馅儿。面包有馅儿,真是第一次
看到。思齐冲着店主指了指大个的面包,店主树了树拇指,眼里有些骄傲,分明是在说
思齐会挑。

“是你们的特色吗?”思齐问。

店主也不管懂不懂,指着外面这个那个经过的人,做了一个咬大包的动作。那就是说这
是拉普兰的当地食物了。思齐点点头,要了一个。

然后结账,她拿出卡递过去。店主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就摇头。

“还不收卡……”思齐嘀咕着,“这年头还不收卡。”

她从口袋里找出几个欧元,递过去。店主选了其中几张,费劲的眼睛朝上转了半天,像
是在算算数,然后低下头,拿了两个硬币给思齐。

思齐接过来,端起盘子走到外面的桌子边,坐下。

先喝了一口咖啡。哎,虽然味道奇特吧,还蛮有回味的。一种奇怪的组合。

不过这面包真是挺诱人的,这么大,里面带馅儿,是不是会另外一种体验呢?

思齐拿起来,一口咬下去。面包带着馅儿到了嘴里,刚嚼了一口,她就差点没吐出来。
面包里包的是鱼馅儿,即使后来能知道鱼面包是芬兰的特色,她也是不能忍受那咸鱼的
腥味夹着面包的焦味的那种口感,简直是对味蕾的摧残。咸鱼本身气味就很大,不用点
酱料和香料根本遮不住,他们倒好,直接水煮了夹面包里。面包本身就是吸味的,把咸
鱼的腥味和面包烤的时候不均匀的苦焦味瞬间放大,鼻腔口腔共鸣着那种气味,思齐是
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赶紧拿起咖啡狂喝了一口。

吃不下,吃不下。即使是特色美食,也是需要时间接受的。

不过好在,这村子安静,在山脚下,坐在外面又可以看到路人,空气清新,其实还是蛮
惬意的。

她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嗯,这就是我的拉普兰第一个早上。思齐想,一个很美妙的地
方。完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食物,不同的自己。

她喝完咖啡,起身,到店里包了一点切片面包、麦片和茶叶,付了钱,就开始往回走。

她推着车来到山前面,想继续之前的童话之旅的时候,却发现回去的路是上山路,别说
骑车了,就算推车都会累的直哆嗦。

“Oh, shit.”她用英语骂道。



回到山上的时候,思齐出汗已经把衣服都湿透了。

刚想休息,又想起来,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生壁火。拉普兰在北极内,深秋
的夜晚是很冷的,如果没有暖气的话,真是冻的彻心彻肺的。

这种原始小屋,什么都是自力更生的吧。对于她一个来自城市的姑娘,简直就是两眼一
抹黑,重新开始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不过人就是有点奇怪,在一个特别纯净的环境,本能都出来了。比如上次在没有人的公
路上换车胎就是。要活就必须动脑子动手。

好吧,生壁火要什么?柴。柴哪里来?劈。

屋子的后面囤了好多圆木块,一整块一整块的,像是直接砍了树从树上锯下来的,估计
就是等着过冬用的。思齐抱了两捆木块,又拿了斧子,到屋子前的木墩上。

说实话,斧子还是很沉的,拎在手上有些吃力。

她把一个木块竖起来放在木墩上,然后双手抓起斧子,在木块上方比划了一下,感觉差
不多瞄准了,然后抬手一斧子下去。结果劈是劈进去了,但是因为力气不够,居然斧子
就卡在木块里了。费了好大的劲,踩住木块,再把斧子拔出来。

等一下,记忆中,用斧子的动作都很夸张的,都是恨不得整个人都扑上去的那种劈。那
应该是借力吧,跟射箭一样,往后拉了才有往前的冲力。

嗯,好想法。她夸了自己一下。

然后举起斧子,手臂伸直,直挺挺的往上拎起来,举过头顶,再往后,整个人都成后弓
了,然后腰腹一用力,往前用力劈了下去。

还真别说,这次用劲儿算是对了。除了没有对准,木块被劈开了。扎扎实实的,一劈为
二。

接下来就是要瞄准了,用斧子先比划一下大概在那个角度可以用正好对半劈到木块,抬
一点点手,再瞄准,再拉起来抬过,抬过头顶,哗的劈下去。

耶,这次不偏不倚,正正好好把圆木块对半劈开了。要领就是这么简单。思齐过去,把
一块拿开,继续劈开剩下的一块。大小正合适,可以放在壁炉里面生火了。

劈着劈着,就来劲了,尤其是斧子画着优美的弧度,非常有力的往下把木块一劈为二的
时候,那种成就感简直爆棚了。而且吧,思齐发现,还特别解压。就那么一会儿的砍了
几个木块的功夫,她突然觉得挤压在胸口那么多的不痛快,好像随着斧子都被一起劈掉
了。那一斧子,劈的都是所有的恨和恼。越是用力,越是带劲。

一面劈,思齐一面喊,“我去尼玛~”“给我滚~”

越喊越顺手,不知不觉就劈掉了后院一半的木头。

劈的时候,一个邮递员小哥骑车经过,瞟了她一眼,思齐现在有点知道了,拉普兰人通
常不会打招呼,不认识的人全部忽略。所以她也没跟小哥打招呼。

小哥从包里拿出一叠信,放进门口的邮箱里。

思齐正想着要不要告诉小哥自己也不是主人也没给人留地址,信是到不了任何人手里的
。想着,提着斧子往前走了一步,又觉得大概会把小哥吓到,赶紧又后退了一步。小哥
也没多看她,转身骑车就走了。

“真是奇怪,大家都跟哑巴一样。”思齐嘀咕着,然后收拾一下,把斧子放回原处,把
柴火收拾起来。那么一大堆的,思齐都觉得自己可以去钓鱼打猎直接开始原始生活了。

进屋子之前,她想着外面邮箱如果下大雨,邮件都会淋湿,即使不是自己的信,也应该
收回来放着让屋主回来处理。

她回到院子里,随手从邮箱里拿出了一摞信。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