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51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maonvlang] , 2018年12月05日15:06:17
maonvl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aonvlang (猫女郎),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 《北纬37.5度》(原《来自拉普兰的信》)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Dec  5 15:06:17 2018, 美东)


申根签证很快就出来了,前一天刚递进去护照,隔天就带着签证快递回来了。临行前,
丛小丽检查了一遍思齐的行李,叨了一遍什么时候穿什么,然后才送她去的机场。

林帆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丛小丽,他抱歉的笑笑说前一天晚上还在通宵赶项目数,
来不及去接思齐,还麻烦了丛小丽。丛小丽做事周全,八面玲珑,这是她长期在婆家被
熏陶出来的,林帆的话过来了,她就不好接过话头把话题扩大了,于是就淡淡的说,没
事,正好朋友自己的空运公司带了点东西来,她要来机场取,顺道送的思齐。

飞巴黎的航班空姐柔声细语,问要喝什么。林帆要了杯红酒,喝完就戴上眼罩说一晚没
睡,得休息一会儿。思齐想想也是,最近又是项目又是客户,大概都有一个多月没见到
他了,好不容易赶完项目又要赶飞机,累的那是不言而喻。不过再忙他也没有忘记要跟
她度假,想到这里,思齐心里就泛起了幸福。

说辞职以后没有后怕是假的,她在国企做了那么多年,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出去跟潮
水一样的大学毕业生相比,是没有竞争力的。就凭她的什么都不会,恐怕是连秘书的工
作都找不到的。但是再一想,她却不怕了,因为她有林帆。踏实,上进,努力。而且,
关键的是,对她好,都忙成那样了,还要带她去巴黎。

思齐从小就认定自己一无是处,因为她那强势的妈总那么叨叨她,说她成绩不如人,长
相不如人,不知道怎么会生了她那么个平庸的女儿;还什么美术大专,明摆着是做梦。

然而就她那么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有那么一个优秀的青年宠着她爱护着她,对于她来说
,足够了。无论怎样,他就是她的全部,是一个能给她保护的大伞。

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林帆,想到在巴黎可能面对的场景,思齐紧张起来,然后又有点激
动,坐立不安的,不知道在这几个小时的旅途中该做什么。一会儿看着飞机上的自选电
影,听着对话却听不进去,一会儿看看航空杂志上的免税商品,但是想想到了巴黎还不
是要疯狂的买,何必现在买了再拎到旅店去。

思齐的行李不多,就一件行李箱,但是塞了不少漂亮衣服,为了在巴黎街头浪漫散步做
准备。其实男人真实很有趣,他们喜欢给你惊喜,但是不知道女人总是比他们早一步知
道他们要干什么,所以女人还得一方面准备面对惊喜,一方面要装作很惊喜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又笑了。



巴黎的天气的确好,10月份,不那么热了,但是阳光宜人,微风很是惬意。

上午两个人先是到卢浮宫去看了展览,然后林帆带她吃了一顿法国餐。法国餐上来的量
都很小,一口的样子,但是装饰的很好看,有着欧洲的精致和法国特有的风情,法国餐
是要品的。服务生看到你吃完一道,就给你上一道,等差不多上到第10道的时候,就渐
渐感觉吃不下了,第13道甜品天衣无缝的让你吃到完美饱。林帆说,这才是正宗的法国
餐。餐后,林帆建议去塞纳河边的走走。


江思齐一下子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明摆着这些天以来既期盼又焦虑的时刻要到来了。
不知道大部分明知是求婚还非要惊喜一下的女生是怎么感觉的,反正她现在已经紧张的
就想着他赶紧下跪,然后她赶紧点头答应。要不然的话,大概真的会昏过去。这种既焦
虑那个时刻的到来,又焦虑自己的演技不够的心情,没经历过的人大概不知道罢。江思
齐想了无数个反应,比如喜极而泣,比如含羞点头,比如跃起拥抱,想着哪个会好看些
,或者哪个更有纪念意义,想了半天决定还是顺势而为,毕竟演戏很难,真的设计好了
也未必演的像。而且,或许生活更有戏剧性呢,没准害羞点头跃起拥抱然后喜极而泣一
连贯发生也是有可能的。

走在边上的林帆好像很镇定,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到处望望,一会儿说哎你看有哑剧
表演,法国人的艺术性不是盖的,一会儿说哎那个广告牌的公司去年的案子是我们做的
。就那么慢悠悠的,跟平常一样,稳重两个字。

走到桥边上的时候,林帆突然说,“思齐,你等一下,给我几分钟。”说完,他往身后
的方向走过去,在20米远的地方,一个人低头在那不知道嘀咕什么。

江思齐等了一会儿不知道林帆在干嘛,于是突然想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事先大
家说好了视频见证求婚,她一紧张,差点就把这个视频给忘了。正好林帆走开,这下可
以拨通视频了。

她摁了手机微信群里的视频通话,结果是每个人都瞬间接通。程洛冰的第一句话是,终
于来了,我都等了一天了。

“在家吗?”思齐问。
“对,在你家,跟你父母一块儿,我们都等了一天了。” 程洛冰说。

话刚说完,画面上就出现了王枫,丛小丽,还有思齐的爸妈。五个人挤在一个画面里,
热闹非凡。

“我说思齐,看你的样子是在塞纳河的那个桥墩边上啊,”丛小丽说。巴黎是她的年度
游,每年必来扫货,基本上对巴黎的熟悉程度是看到一个街角就知道是哪里。
“对,我们刚走过来的,这会儿林帆走开,不知道干嘛呢。艾玛,我好紧张。”
“那赶紧的呀,把手机找个地方给支起来,一会儿尽量呆在镜头里面,我们在这里给你
全程见证求婚,” 王枫道。
“放哪儿呢?”
“你后面,” 程洛冰说,“后面有个桥墩,高度正好,你赶紧把手机放上去,放稳了
。”
“喔,看到了,”江思齐转身,看到了身后的桥墩。她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思维了
,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桥墩果然高低合适,在一连串的“哎往上一点”“哎左面左面挡
着了”和“别站在那两棵树当中,人都看不到了”的指挥声中,思齐把手机上下左右的
角度都调的正好,然后跟屏幕里的大家轻轻挥了挥手,说林帆回来了,她要走回原地。

大家在视频那头一窝蜂的给她加油鼓劲壮胆。

回到原地,江思齐就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而且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站在那,看着林帆。

林帆这时候看起来,不如刚才那么自在,显然也是有点紧张。他站在思齐对面,看了看
地上,又抬头看思齐,想了想,才开始说话。

“思齐……我不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今天要说的,是我想了很久的,一直都不知道怎
么开口。我很紧张,要是说的不好,你不要怪我。”

江思齐微笑着看着他。一旁手机里出现了大家都恨不能挤到屏幕里面,思齐的母亲表示
什么都听不到,丛小丽叫她别出声。

林帆继续道,“是这样,我们两个在一起也有四年了,这四年有风有雨,有酸甜苦辣。
我们相互伴随,走过每一天。应该说,这四年里满满的都是回忆。我想,人生到了每个
点,都必须做出一些改变,进入不同的生活,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也是我这次带你来欧
洲的目的。”

思齐开始脸红,越发的害羞。一旁手机里的脸你挤我我挤你,要撑爆屏幕。

林帆低头,想了想,又抬头,仿佛是鼓起了勇气。他提高声音道,“思齐,我们分手吧
。”

思齐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主要是她没理解林帆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接下去怎么演,好
像之前不是那么设计的。

林帆也没在意她眼睛里的颜色开始不对,继续着他准备好的词儿,“我知道说出来很难
,但是我也不想骗你。我们的感情已经进入了一种让我觉得窒息的状态,我丝毫感受不
到先立家后立业会给我带来的动力或者能量。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劈腿,我这个人还是
很有节操的,那种渣男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

“那……你带我来欧洲干什么?”

“我是想为我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塞纳河,香榭丽舍大街,以后想起来我们分手,
你也不会太痛苦。”

“那也没必要跑那么远吧?”思齐完全想不通了。

林帆拉过她的手,一往情深,“有必要,为了让你开心一点,我愿意多付出很多。”

思齐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无法理解。边上手机里大家仿佛什么都没听清楚,有问边上
的人的,有人在热情解释,比如丛小丽的翻译是,“林帆说走的匆忙,戒指以后补”。

然而现实的这端,林帆没有给思齐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我已经买了回程机票,要去机
场了。接下来的几天不能陪你了,所以,思齐,答应我,不要难过,要幸福,好吗?”

说完,林帆放开思齐的手,挥挥手,转头离开。

江思齐特别的木然,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是自己幻觉,而且那些说词,好像很难理解。
她站在原地,也没看林帆远去的身影,也没看苍天,只是自己在那锁着眉头,努力的回
想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话反复在她脑子里过了大概几百遍,她意识到,眼前的场景不
是假的,她自己也是真实的。

思齐慢慢的走到手机前。

丛小丽:思齐!快说快说,他刚才怎么求婚的?这河边那么吵,我们什么都没听到。他
没有给戒指?他人呢?

母亲:定了什么时候宴席了吗?

父亲:回来以后,你还是要去拜见一下他的家长的,知道吗?

程洛冰:快点,快说,他求婚的时候说的话是不是特别感人?

王枫:思齐终于要出嫁了,我们都替你高兴。这年头好男人不容易找,我们几个当中最
幸福的就是你了。

江思齐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拿过手机。

程洛冰:哎,你说话呀?

电话还在响着,江思齐关掉。抬手,想把手机扔到河里。

一旁,有个母亲手里抱着个孩子。孩子大大的蓝眼睛,清澈的像天上云飘过去以后的蓝
,非常清澈。孩子眼睛一眨不眨,认真的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丝毫杂念。思齐看了看他
,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巴黎的白天和晚上没有分界线,人群说着各种语言,听不懂也听不清楚,像一个无线电
串台,很多杂音,闹的人脑子开始嗡嗡作响。所有的人如影像一般,从思齐对面走过来
,面对面,又经过她,好像她不存在一样,又像是她以一个不存在的身体走进了他们的
世界,他们根本看不到她。路灯,行人,楼,晃啊晃,逐渐变成二维的平面,颜色越来
越淡,变成灰色。然后所有的东西越来越不连贯,从这个人跳到那个人,从这个楼跳到
那个楼。

有个女声在播音喇叭里面说了什么,一旁有几个年轻人在那叫了一声,然后几个人一起
开始朝一个方向狂奔。

旁边有个人匆匆经过,撞了思齐一下,思齐像是猛然被人从梦里面叫醒,定了定神,又
看了一下周围。是机场,巴黎的戴高乐机场。

播音喇叭里说着什么航班要开始检票了,什么航班开始登机了。先是用好听的法语,然
后用有点法国腔的英语,再有航空公司用自己国家的语言说一遍。

思齐也不知道怎么怎么跑过来的,兴许就是身不由己的拖着行李箱过来的。可是她又能
到哪去?回家吗?一直数落她不争气的妈,现在看到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了,不知道会
怎么责备。找朋友哭一场吗?几个小姐妹个个都比她过的好,会用她们的想法劝她往前
看,扔了个男人算什么,可是她们不知道,她怎么才可以往前看?不要说男人了,现在
是工作没有了。她不像她们,一直有自己的想法,敢作敢为,她江思齐从来就没有为自
己规划过什么,更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还有那些个三姑六婶,邻里表亲,大概都是
拿她当反面典型吧。以前他们不敢说她,因为她虽然连个小组长都没混到,可至少比那
些急的上蹿下跳找对象的姑娘强多了。而现在呢,那么大的年纪了,被相处三年的男朋
友分手了,难道不是最失败的典型吗?

不敢去想,她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

如果这个时候用一个合适的比喻来形容,她就是一个打架被咬伤的动物,现在只想找个
洞,舔舔伤口,蹲在那里,等着伤口愈合。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受伤的动物,她是万般
不想看到太阳的。那个洞,越深越暗越与世隔绝越好。

她只想一个人,不要跟任何人有丝毫牵挂。现在,任何人的任何表达,都会让她奔溃,
甚至觉得自己猪狗不如。动物性,是此刻用来形容她状态的最好的名次。人在极度受伤
的时候,其本能就像动物,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想面对任何语言,或者关爱,或者同情。她的伤口那么大,即使只是微风吹过,都
能让她疼的撕心裂肺。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一个好听的女声,用还算纯正的英国英语说话。

思齐抬头,发现自己恍然间走到了某个航空公司的售票柜台。空姐金发碧眼,长的甚是
好看。前后左右都没有人,空姐应该是在跟自己说话,思齐想。

思齐脑子还是很呆,像个那种被一个重滚击过以后的愚钝,从脑子的这点A到脑子的那
点B,根本找不到方向。她木纳的看着空姐。

“您好,请问您是要买票吗?”空姐换了一种问法,重新展露笑脸。
“我……额……对……”思齐说着。柜台背后是一个大屏幕,展示的是漂亮的河流,天
空,山。思齐低头,都口袋里掏了一下,发现只有100欧元,然后又到行李箱里找出了
一张卡,跟护照递给空姐,“麻烦帮我买一张可以到达的最远的机票。”

“对不起,请问您的意思是?”空姐有点不解。
“卡里大概有500欧元吧,麻烦买一张可以到达的最远的地方的机票。”思齐说。

空姐有些犹豫,但还是低头看电脑,认真的打着字,没过几分钟,就出了一张票,连同
护照、信用卡一起递给思齐,道,“祝您旅途愉快。”


飞机上,空乘都是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孩子,微笑着问要什么饮料,或者晚餐点什么。思
齐要了个眼罩,戴上,终于昏昏睡过去。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