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1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下,还未完)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7日16:51:02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下,还未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27 16:51:02 2017, 美东)

5  发小的男友

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北京就开始醒了。
最先开场的自然是一些鸟叫,有布谷也有麻雀,像是两个笛子吹奏在不同的声部,紧
接着又有晨练大爷大妈的各种呼吸吐气,像是低音大提琴加入进来;各种汽车的滴滴声
,凑成的打击乐的部分。钢琴永远是最重要,隋媛拉开窗帘,看见楼下的一个个蚂蚁般
的小黑点,这里面有晨练的老人、买菜的大妈、上学的孩子和上班的大人。在隋媛的眼
里,这些游动的小黑点就像是在钢琴上穿梭的手指,是他们在弹奏这个城市里最重要的
音符。

隋媛从冰盒里拿出一个冰块,轻轻的放进蝴蝶兰的花盆里,便牵着呦呦的小手下楼了
,也加入那些忙碌的小黑点中。
马路边上的各色早点车和早点铺子也相继开张了,架在大锅上几十个笼屉摞起来的蒸
包,码在坛坛罐罐里的各式酱菜,新炸出的油条配上热气腾腾的豆汁……每一样都刺激
着隋媛的味蕾。
她牵着呦呦的手,路过一家家的早点店,按耐住进去再吃一顿早餐的冲动。这种小吃
最是诱人,看着就想流口水,肯定都比昨天花了鹿鸣6600人民币的接风宴好吃。提起昨
天的饭局,隋媛就有些生气,花了自己的钱给自己接风,还没吃饱。本来她以为看完了
呦呦的跆拳道表演,就一块回家的,可鹿鸣却说早就安排好了饭局给隋媛接风,还美其
名曰“surprise”。
前来聚会的自然是鹿鸣家的一大帮亲戚,公婆、姑姑、姑父,表姐一家三口,还有鹿
鸣一个朋友也带着家属,十几个人开了一个包间。
隋媛对这种聚会一向不怎么感冒,一开始还好,大家还客气寒暄、井然有序,并且注
意使用公筷。随着菜越上越多,气氛渐渐的也热闹起来,烟也点着了,酒也启了,筷子
也乱夹,话也自然多起来。
北京人要面子,讲排场,吹牛皮,隋媛总结了两种,一种是“粗放”型,直接吹,财
大气粗的炫富:“我和谁谁吃饭的时候……”,“这个手表可是限量版呢”,“今年度
假的时候几个人包了一个游艇”;还有一种是“细密”型,间接吹的“那个石头是我儿
子冰球课的同学”,“忙着上MBA的班呢”,嘴上说得轻描淡写,话底下却是暗藏玄机。
隋媛简单吃了几口就没什么胃口了,她放下筷子,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观察这两种排
场如何交替出现,倒也挺有意思的。小孩子最是没耐心,呦呦和表姐的儿子乐乐吃饱了
就再也坐不住了,隋媛的两眼又转移到孩子上。她站起身来,悄悄的在鹿鸣耳边说了几
句话,最后又嘱咐了一句“少喝酒”,就带着俩孩子去大厅里看金鱼。

“呦呦、乐乐,你们看这里边的金鱼好不好玩,我们数数一共几只好不好,一、二、
三、四……”
”舅妈“,乐乐并没有像呦呦一样被金鱼吸引,他突然间想起什么事情,慢慢的就越
想越伤心,突然间抽噎起来,“舅妈,前年4月29号,我们送你去机场,我妈妈送了个
蜘蛛人的袜子给呦呦,妈妈说再给我买个一样的,店里没有了。妈妈说你今年回来就带
回来,但是今天她不让我问。”
隋媛完全被绕糊涂了,又是什么袜子,还是前年的事情,但她知道乐乐是个特殊的小
孩,她正在思考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我知道那双袜子,后来脚趾头上磨了个洞丢掉了。”小孩子对跟自己相关的事情记
得非常清楚,呦呦一听就明白了乐乐说得是什么。
乐乐一听说袜子丢了,哭的更伤心了,反复的抽噎着重复,“前年4月29号,那是个星
期五 ,本来我的……,红色的,没有了,你们弄丢了。”
“可是我已经扔了,被垃圾车拉走了,你又不能去美国的垃圾场找?”呦呦笑着回答
,他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
乐乐被呦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激怒了,他急得直跺脚,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又找不到
纸巾,就用袖子擦,哭声也越来越大,引得周围不少食客都纷纷侧目。
隋媛从包里拿出纸巾把乐乐脸上擦干净。
她先是在呦呦耳边耳语了几句,让他别再继续说下去。然后她蹲了下来,看着乐乐眼
睛问:“乐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喜欢蜘蛛侠的袜子吗?”
“因为它是红色的,我最喜欢红色。”乐乐想了一会儿抽噎着说。
“红色的袜子还有很多,你们上次去得是哪个商店?”隋媛问。
“就是我家楼下的。”
“那改天舅妈带你去别的商店逛逛好吗?说不定也有蜘蛛侠的,也有别的……什么红
色的呢?”
“大红狗clifford。”一旁的呦呦插嘴说。
“大红狗是什么呀?我怎么没见过。”乐乐问
“就是一个故事里的……”呦呦开始讲起大红狗的故事。
终于,两个小朋友又不计前嫌的聊了起来,隋媛长嘘了一口气。
他们三个正说着,表姐张蕾到底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我看乐乐好多了,眼神比以前好多了,说话也有些逻辑。”隋媛站起身来,放低声
音对张蕾说。
“哎呀,跟同龄小朋友比,还是不行,这不是快要上学了,还经常闹,今天早上……
”张蕾突然顿了一下,“就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不管几年前的事情,他都记得,没顺
着他的意思就哭闹。
”嗯,也有这种情况的例子,他们思维就是很直线,不会拐弯,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最好根据他的行为做相应的调整。如果要求太强烈,就先设法顺着他。但是完全顺着也
不行,英国就有一个小朋友,只能用他的儿童耳杯喝水。后来杯子坏了,拒绝用其他的
任何杯子喝水,导致脱水住院。嗯,最好设法问些细节问题转移他们注意力,看看能不
能适当的拉长这种强迫行为的间隔,慢慢的可能也就改变了。态度要耐心,不能着急,
还得认真的回答他们,也不能糊弄他们。”
隋媛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清楚,她觉得自己说得都很乱,一会儿是这样,但是光这
样也不行,又得再回调。
这就是书本上的知识和实际情况一结合经常会发生的状况。

早在两年前隋媛回国的时候,就发觉乐乐有可能是个特殊儿童。
她曾经修过一门特殊教育课,阅读过一些相关文献,还有无数次的实习考察,对于自
闭症小朋友的鉴定已经到了专业的水平。
那年回国的时候,她就察觉乐乐不太对劲,说话眼神飘忽闪烁,大声叫他的名字也没
反应,经常翻来覆去的重复一些毫无逻辑的内容。
隋媛先是告诉鹿鸣乐乐有可能有问题。鹿鸣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吧,乐乐多聪明的孩
子,还有一个特殊本领,你只要随便说一个三年内的日期,他就能告诉你是星期几。隋
媛说是啊是啊,自闭症小朋友的一个特点就是对有规律的事情有着超强的记忆力。鹿鸣
还是将信将疑,记忆力好也是毛病?但他想了想还是劝老婆不要管,主要是因为蕾蕾表
姐是非常要强的一个人,当年高考没考好还喝药自杀,去医院里抢救过来的。隋媛思索
了良久,到底还是没忍住,她知道早期干预对自闭小朋友非常重要,于是委婉向表姐建
议最好带乐乐去看看专科儿医。果然张蕾一听说就不高兴了,一个劲儿的找证据说乐乐
是多么的聪明,隋媛反而要扮演那个乌鸦的角色,举各种例子告诉她这种聪明有可能就
是自闭症的表现之一。
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
没想到过了半年,隋媛又回来的时候,张蕾完全换了一副态度,一见面就拉着她的手
说,幸亏当初她发现得早,乐乐找专家鉴定过了,果然是自闭症,但是高功能的,也就
是最最轻微的那种,只要矫正的好,完全有可能康复。隋媛看到张蕾能够正视问题,心
里非常高兴,她不断的嘱咐张蕾,一定要多听医生的建议,早期干预非常的重要。后来
隋媛回去了美国,还不断的给她寄一些资料,有视频的也有文字的,都一一翻译了,还
清楚的标识出重点,平时也是对张蕾各种的鼓励,感动得她只要一见了隋媛的公婆就不
断的夸她们的儿媳有多好。

“妈妈,昨天乐乐哥哥……”呦呦牵着妈妈手的,突然开口说话了。
“哎呀,呦呦,你吓到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乐乐哥哥的事情。”
“吓一跳吗?你怎么没跳起来?”呦呦最喜欢吓唬妈妈的游戏。
“心里跳了,怦怦的。你刚才说乐乐哥哥什么?”
“我也忘了,你刚刚真的在想乐乐哥哥的事吗?我就知道!我最能知道妈妈在想什么
?。”
“我倒是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个人就很厉害,别人想什么不用说他就知道。”
“yeh,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快点讲给我听,那个人和我一样厉害吗?”
“作者叫什么来Edgar Allan Poe,有点吓人啊,还是不跟你讲了。”
“不,不,我要听。我不害怕,妈妈,你讲啊。”
“嗯,好长啊,回家我再打开书慢慢的给你讲好不好。你记住他的名字了吗?Last
name是Poe,你知道怎么拼写吗?。”
“P-A—O对不对啊。
“P—A—O是 跑,又不是艾伦·跑。“
“哈哈哈哈,跑真好玩。妈妈,那应该是什么呀。”
隋媛把她记忆中的拼法告诉儿子,然后又说,“我们回家一起做研究,把名字查出来
,看看我拼得对不对,再找找那本书念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们可以像上次一样缩写故事,打印订成一本书。”
自己制作书籍是呦呦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Tell me and I forget, teach me and I may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learn
.”
告诉我,我会忘记;教给我,我可能会记得;让我参与,我会铭记一生。
隋媛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一门课的主讲老师就把这句话写到黑板上,他还告诉大家这
句来自于一个中国谚语,问在场的唯一的中国同学知不知道。隋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下课后她做得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搜索,原来这句是出自于《荀子》!
这段小尴尬和小“科研”的经历,她至今记忆犹新。
因为她的这个“参与”行动正好是这句话的完美阐释。
隋媛当了妈妈之后,她就把课堂设立在随时随地,把各种知识都撕成一个个小小的片
段,在结合呦呦所见所闻的实际场景,一遍又一遍的加深他的印象。因此小小的呦呦在
不知不觉中就猎获了比同龄小朋友丰富得多的知识,而且还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
隋媛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在这种讲解中,她也把过去多年所学的知识都复习了一
遍。

“呦呦,你喜欢喝豆汁吗?”隋媛看见路边的永和豆浆忽然想起来。
“不喜欢。”呦呦摇着头说。
“嗯?那你喜欢吃什么呢?”
“Sandwich,抹peanut butter的。”
据说人的的味觉定型的时候是在2岁到teenager时期,这也就是“妈妈做的饭”为什么
在人们心目中这么重要的原因。
隋媛是吃不惯美国饭的,那些意面、burger不过是她设法填饱肚子的热量而已,她在
美国几乎都快忘了“馋”的感觉。但是呦呦不一样,他生在美国,之前吃了四年的美国
食品,几乎占他所吃过东西的百分之九十。隋媛将心比心,也能理解呦呦的不易。
“好,妈妈回家给你做peanut butter的Sandwich。我看家里有你爸爸买的花生酱。”
“那是peanut酱,没有butter。味道也不一样。”
“是吗?还真没注意过,美国的peanut butter是真加了butter吗?可能是peanut里面
的油脂吧。”
“加了,我知道!”
“要不,我们回家查一下。这样吧,妈妈去超市逛逛看,问问他们有没有你想要的那
种peanut butter。”
“好。一言为定啊,拉勾!”呦呦在幼儿园教室门口伸出了小指头。
“嗯。拉勾盖章。下午妈妈准时来接你。”隋媛蹲下来亲了亲呦呦,和他告别。

送走呦呦,她看了看手表,按照约定的时间去找陈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仿佛一夜之间似的,北京一下子出现了一座座写字
楼。隋媛穿梭在这其中,有点晕,像是一只小虫在热带雨林的巨大枝叶上不辨方向。她
感觉这儿和她鹿鸣的公司的写字楼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她明明知道是早了一站下的地铁
,因此肯定是不同的园区。

C座709,应该就是这个,隋媛拿出手机,再次check一下陈柔发的地址,等她看见“佳
文知心坊”这几个字,就确定无疑了。
她轻轻的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等隋媛开门之后,陈柔的语速和语气立马就变了
,“啊,怎么才来,我几分钟就check一下电话还把上午的预约都推了,一直心神不宁
的。”
隋媛和陈柔是发小,不是闺蜜。这二者的区别是只要两人一见面,温度是立刻升起来
的,女人是多么细腻的物种,什么“你真漂亮!”“你变瘦了!”这么简单的对白都暗
藏无限的玄机,隋媛和陈柔也互相称赞,但是感觉得出来,她们是真正的为了对方的幸
福而由衷的赞叹。

“你这儿不错啊,这个风格,我喜欢。”寒暄之后,隋媛终于有机会脱掉风衣,放下
背包四处打量起陈柔的工作室来。

房间不大,目测也就不到30平米。不同于其他工作室有金属的家具和冷色调,陈柔的
”知心坊”是采用淡淡的暖色,家具多是木制的,简洁明亮,很像是家里的一个角落,
但又没有家里的凌乱和拥挤。
这肯定是一个专业的设计师一气呵成独立完成的作品。
整个房间铺的是木质地板,角落的地方还用了长绒地毯,上面有一组布艺的沙发,不
知道里面填充了什么材料,人一坐上去就像陷进去,舒服的不想起来。“还可以这样”
,陈柔随说着随开启了一个机关,沙发渐渐的展平,打开后真可以躺,起到“弗诺伊德
”诊疗塌的作用。
“你先歇着,我去给你拿零食。”陈柔招待隋媛坐下之后说。
“你别乱忙,我什么也不吃,就在这儿坐着,我们聊聊天就行。”隋媛盯着好友的背
影,心里想着这话说了也没用。
只见陈柔穿过她的小巧的办公桌,又越过一块地毯以及上面的瑜伽垫。在一个靠窗的
吧台的左边打开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了各色早就洗好的水果,又打开旁边的一个橱柜,
拿出了一些包装好的精致零食。
她这样呆呆的看着这位同乡好友,发现她这几年真是修炼出来了,女人怎么能美成这
样。她现在的身材多好啊,这应该是瑜伽的功劳。陈柔就穿一件米色的衬衣,第一个扣
微开,里面藏着一个写着她英文名的项链。幸亏隋媛知道那个写得是什么,不然老想把
几个cursive letters辨别清楚,目光就会不自觉的在那里驻留。她下面穿得是一条深
色窄裙,包裹着玲珑的曲线。她转这几个身就是这么得不紧不慢,娉婷摇曳,满满的女
人味道。

“这个,我知道你最喜欢的。”陈柔边说着边打开了一个巧克力的包装。
“嗯,我要这个口味的,还是你了解我。你不要吗?”
“我才不要受虐,我跟你说,上次我妈妈说媛媛喜欢的那个99%的黑巧我也要吃,我看
国外的论文,这个对心血管有好处。”
“对啊。是这样的,她喜欢吗?”
“她吃了一口就找纸巾,说以后再也不要碰了。”
“哈哈,跟我儿子一样,吃了一口就哭了,说我骗他,根本就不是巧克力。对了,你
爸妈最近好吗?”
“还行,就是整天光养生,我妈走得是西医路线,你光看看这几年让你从美国稍的保
健品名单就知道了,什么软磷脂、红曲米、左旋右旋的,不比你婆婆的中医派的省心啊
。”
“对啊,现在国内这些老人怎么天天都只想着保健啊?”
“就是啊,年轻的时候拿健康换钱,年老的时候就拿钱买健康喽。其实比起来都不如
你妈妈最省心。那天我还碰见她了呢,一大早就去超市买菜,也不坐地铁,说是就靠暴
走锻炼身体,走起路来两袖都带风的。”
“她年轻的时候就是自己买了大米,不等我爸爸回家,一个人扛上五楼去的。”隋媛
稍微停顿了一下,问道,“她现在好吗?”
“怎么,你没联系她吗?还没好,亲娘俩还有隔夜仇啊?”陈柔不解的问。
“还没呢。等过几天说吧。”一提起自己的妈妈,隋媛的心情十分复杂,她顿了一会
儿又说,“她上次去美国,告诉我一些我爸爸去世的事儿。嗨,等我以后再给你说吧,
现在也没心情。反正我们也没大事,等过两天我就去看她。”
陈柔一听涉及隋媛的父亲,也不好意思多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都过去那么久
了。”
“你妈妈呢?听说要过来对吧。”还是隋媛又打破了沉默。
“对,我弟弟上初三了,他早就办了北京户口,可以转过来读书,正好我妈也退休了
,陪他一块过来,我爸爸还得在机关再熬两年才成。”
“对了,我都忘了,这个是送给你弟弟。”隋媛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套头衫,
Haword University,上次面试的时候买的,你见了他给他,他上次跟我说想去哈佛。”
“哈哈,他也跟你说了。我说奇怪他怎么突然想去哈佛了呢,原来是看新闻,复旦的
一对双胞胎校花去了哈佛,他也要去追美女。我说等你去了,人家早当妈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隋媛也笑了出来,“嗯,现代的男孩子可是心里想的什么嘴
上就敢说了。不就是到了这个年龄吗?他十几了?”
“快十六了,身高一米八几,你买XL还真对了。”陈柔边说边拿着在自己身上比量。
“这个给你的,”隋媛又从包里拿出一款V字打头的药妆品牌,“和上次一样的牌子,
你不是说好用吗。”
“哎呀,就是这个,你送给我这么多,我怎么好意思。”
“少给我来这套。”
“那我就不客气了。”陈柔边说着边打开了书桌旁边的橱柜,原来这里面也暗藏玄机
,整个橱柜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面是一个挡板,下面是三组抽屉。陈柔把礼物放到了第
一个抽屉里面。然后又把挡板拉开,原来可以支起来,变成一个双人的餐桌。
“你这个房间是谁给你设计的,介绍给我吧,等我们买了房也这么装修。”
“好,我一会儿吧,私人定制,专业设计。你们办公室也可以这样做啊。”
“办公室,我可不敢乱出主意。昨天我还被赶出来了呢?”
“不可能吧,你可是老板娘啊。”
“我跟你说啊,昨天晚上一块聚会,喝了点酒,非要让我开车一块去他公司看看。到
那非得逼我承认我嫁了个多牛的老公,我不跟你描述他那样了。我说了几句这个装修也
太俗套了,他就生气了,把我和呦呦赶出来了。”
“哈哈,你们一家可真逗。”陈柔乐不可支。
“回家路上还数落我,什么聚会的时候人家问我用什么手机,我说是苹果2,说我才二
,让大家都笑话我用的是老古董。我说我还没说在美国用的另一个手机是诺基亚呢,也
可以上网微信什么的,经摔,冲一次电能用一个礼拜,有什么不好?”
“哈哈。现在国内都攀比,你回来得好好适应一下了。”
“对啊,昨天我可领教了。哎呀,不说这些了,怪无聊的。说说你吧!”
“说我什么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妈妈和弟弟九月份过来。”
“我不是问这个,你知道我最关心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给你看照片吧。其实这个房间就是他设计的。”
“啊,真的在谈啊,太好了。”隋媛突然激动的坐起来。
“他说他也认识你。你们见过吗,怎么没听你提起过。”陈柔边说着边把手机递给隋
媛。
“认识我,是谁啊?”隋媛满腹疑惑的接过手机,迅速扫了一眼照片上的男人,最先
注意的他的穿着,“这个衬衣不是我上次寄来的。骗人,还告诉我是买个你弟弟的。”
隋媛边说着边继续看,还是想不起照片上这个光头的男子是谁?在得到陈柔的允许后,
她又向后滑动了几张照片,有一张照片很特别,他两手抱在胸前非常随意的坐在一块巨
石上,陈柔则斜靠在另一边,身着波西米亚长裙,一只手手指撩起她的长发,另一只手
很自然的垂下来。傍晚的夕阳从他们之间穿过,两个人明明身体没有什么接触,但是一
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对很有默契的情侣。
“是谁啊?”隋媛还在疑惑,突然她在那个男子的笑脸上找到了往昔的影子。
“罗逸?怎么是他?”隋媛脱口而出。

--
※ 修改:·lilyapr 於 May  4 20:30:59 2017 修改本文·[FROM: 6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