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88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32:51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32:51 2017, 美东)

19

    鹿鸣、呦呦和妈妈他们三个是隋媛最信任的人,他们都已经对假离婚这件事投了赞
成票。呦呦最复杂,他太小没有投票权,但他是最直接获益人,因此也应该算是赞成的
。剩下的那张选票,隋媛想把它留给陈柔,她的意见对她也很重要。
    几次在健身房的见面,都没法展开细说,这天,隋媛和她约好上午去她家。
   
    这张床上有没有他的头发,哦,他现在头发都那么短,陈柔还在各种的收拾,隋媛
盯着他们的双人床在哪儿胡思乱想。
    上次来陈柔这儿还没有见过他,这次见过之后再来,觉得哪哪都是他的气息。
    “你的Mr. Darcy 呢?”

    Mr . Darcy, 《傲慢与偏见》里的那个完美男主角,帅、有3万榜的年薪、绅士、
有彭伯里、有性格、没有公婆、只有一个被女主知道污点的弱势小姑子、自己就知道应
该疏远一些讨厌的亲戚,最重要的自始至终都是一直爱着女主。这简直了,他的种种优
势就是当今的那个乔治王子都无法比拟。隋媛和陈柔在高中的时候就互相传看这本书,
她们彼此都觉得对方很像那个聪明美丽的女主-Elizebath, 聪明善良美丽俏皮,都盼
望着早日能找到自己的Mr. Darcy,收获那份幸福。

    那天陈柔和隋媛聊起罗逸,她的态度还是有些犹豫,两个人聊到了各个方面,陈柔
说,
    “你不知道,他真的很自律,每次都能想着带套的。”
    “多好啊。现在几个男人……“隋媛说到这儿,又想着这话不对,她见过几个男人
,“我们家那位,每次都得哄着,搞的跟我自己的事儿一样。”
    唉,陈柔想起来她刚和罗逸有了实质性进展的那一阵儿,两个人都是空窗了多年,
一经突破每天就是专心focus在那件动物本能的事上儿。就是有一天早上,陈柔突然吓
着了,她想起她的例假已经晚了四天,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都能察觉彼此的紧张,终于
几天之后还是来了。但在那之后,罗逸就是非常小心,他说不想做伤害她身体的事情。
    不想做伤害她身体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同居快一年了,如果这时候还没有一个
点,比如陈柔可以指着肚子说,怎么,人质在里面,你得想法娶老娘。但是没有,他不
给她那个机会,她也看不出他什么意思,自己已经三十多了,还陷在这么一个要逼着别
人娶才行的境地。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女人的美好年华还能剩几年呢?
    她突然就是不想说了,觉得没意思。
    她不想说,隋媛也不明白,她自然也没说看到他准备买房的事儿,谁叫他嘱咐过。
   
    她突然说到, Mr. Darcy, 那个她俩都知道的完美男神,可能是为了宽陈柔的心。
她说,Mr. Darcy, 为什么在简奥斯丁的书里面只有一个,你看Emma是嫁了个老头,《
理智与情感》那俩姐妹,姐姐是嫁了个没落贵族,妹妹直到end也未嫁。为什么只有
Elizebath 拥有Mr. Darcy, 答案就是这样的男神根本没有,现实中没有,上哪儿找那
么多个可以和王子比拟的头号男神,那个谁谁不也是嫁了个老头嘛。
     Mr. Darcy 根本没有,连简奥斯丁自己都是终身未嫁。Mr. Darcy 也有,就在你
心里,你认为他是这么优秀的,他就会成为这么优秀。我的就是我们家老鹿,你的是谁
,你自己知道。
    一番话说得陈柔哑口无言,她觉得她说得挺好,她觉得她人也挺好。在现在谁没经
历过一堆狗血,她身边还有个终日就想着,不是,是她就在那里——诗和远方——的童
年好友。她让她经常想到那个曾经的自己,所以她想要保护她,就是让她的这颗赤子之
心能够多保持一段时间。
   
    “他回Q城了”,故事又回到今天,“咳,家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儿。老爸要出狱
,妹妹要结婚。他妈妈半年前故去了,他心情也一直不太好。”陈柔边说边用各种不同
的梳子梳着她的头发。
    “哦”,隋媛不喜欢点评别人的生活,她也不想让过多的他再介入她的生活,只是
从陈柔的角度,安慰她这样也挺好,“他快要解脱了不是。”
    “咳,谁知道呢?这么多年一直花了多少钱,要是当初用这些在北京买了房,我现
在早给他生好几个了。”
    房,房,又是房,对,还有学区,隋媛这才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她坐在沙发上跟陈
柔说起来妈妈的主意。
    “嗯,这事儿啊,你可别固执啊”,涉及到这些阴谋诡计,陈柔立刻扮演起那个大
姐姐的角色,她得给她提个醒。她坐在隋媛身边说,“户口到在其次,重要的是房子。
赶紧离,赶紧落户,赶紧过户,饭盛到碗里的才是自己的。你妈那个情况多复杂,那个
钱伯伯不是还有一个儿子,你说他还有别的房,不惦记这个怎么可能,现在北京人都疯
了,别说你们这么复杂的关系,就是亲生兄妹天天在法庭上打。抓紧的,先把房子过过
来,四五百万呢,说不定过两年就1千万,你们老鹿拼死拼活的挣,也到不了这个数啊
。”
    “房子?我到没想着,就想着我们家孩儿他爸想那个小学想疯了。唉,你这么一说
真提醒我了,没准,他就是也惦记着那个房子呢,就是没好意思说。”
    “那肯定的。我跟你说,鹿鸣,多活泛的人,鬼主意多着呢,你们家还不全靠他。“
    ”真的唉,我怎么这才恍然大悟啊,以后我要琢磨他怎么想得,我得先过来问你。
你俩才真是一路人。“
    “我觉得也是,我看我和你们家老鹿也挺搭的”,陈柔突然想起来逗逗她,“要不
我们把Mr. Darcy 换换,你要我们家老罗。”
    ”哎呀,我来吧。”陈柔抿嘴笑着转身去厨房拿纸,隋媛拿茶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杯
子给推倒了。

    “那个苏明轩怎么样啊。”陈柔边收拾着边转换话题。
    提起那个大宝贝儿,隋媛可真是有一堆故事要讲。鹿鸣把张玉琴的钱又退回去,用
他的话说,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反正就安排他做一些不重要的活,每次鹿鸣还得
自己挨个再check一遍,他发现有时候自己写东西比改别人的还累。
    隋媛有次在办公室和他聊起来,
    “你做动漫设计吗?能到什么水平呢。”
    “做个2分钟小动画,没问题。”
    好,隋媛从包里拿出给呦呦讲的《唐诗三百首》,在其中一页贴了一张poster,你
能把这首诗给我做成那种动画片。做出来我看看,我们家老鹿在可想着做些这种动画的
幼儿教育尝试一下,很多海外华人子女没有材料教小孩的。
    “没问题。”苏明轩说得非常轻松。

    老板娘的话自然不敢怠慢,几天之后苏明轩就交活了。嗯,前面都没有什么大错,
画面有猴子叫,也有白鸟飞,有落叶也有河水拍堤岸。声音就是他自己的,估计是用了
一些软件,把声音调的更像童声,他本来也就是个大男孩的声音。就是看到“万里悲秋
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这两句的时候,她居然一下子笑场了,怎么回事儿?因为
那个杜甫顶着一双斗鸡眼就出来了。这两句,隋媛当年读这两句的时候是能读哭得,啊
,从此以后还怎么也回到当年那个的意境呢?
   
    “你这种文艺女啊,就是要求太高了。人家没给你做成杜甫开着机车就不错了。”
    “所以我没有多挑剔啊,在这儿跟你说说还不行吗。我还奖励他呢,就是问他能不
能把那个眼睛改改,还有那个字念bin4,还有那个浊酒是一般是用温酒器来加热。那种
“红泥小火炉”,是白居易喝得那种新醅酒用的。他说眼睛改不了,他还没学会,那个
炉子差不多就行,谁管新酒虫酒的。还有点生气的是他把我那本书给丢了,说不知道放
哪儿了,我还得再买。还有就是呦呦老学那个斗鸡眼,我还花了好几天给他扳过来。但
是估计这辈子呦呦一想起杜甫,都会是那个样子的。”
    “哈哈,你就是太讲究,又要意境啊,又要打磨啊,现在90后都不讲这些的。我和
明轩聊过几次,我觉得人家的生活方式也挺好,就是简单,干嘛整天这么忧国忧民的,
或者是跟自个儿较劲儿。”
    “还是要讲点工匠精神的,人家迪尼斯的动画片不就是很久才出一部,但是各种细
节都多到位。我当然不会拿那个要求他,但是字的读音总要花时间查查吧。嗯,我跟我
们家老鹿也是强调工匠责任的,我们以前都不用模版的,帮孩子选专业和学校,多重要
的事儿,我们都是花时间挨个跟孩子聊,我以前也参加过很多这样的面试。但是发现现
在的小朋友根本无所谓什么专业方向,有没有搞错,我16岁的时候读《呐喊》自序就是
要励志当个以写作为生的人。还有小朋友问我美国哪儿好吃就去哪。去美国吃?这不是
开玩笑,我在美国都差点得了厌食症,还不是为了学那些知识。看不懂这些90后。“她
说到这儿有点走神,又继续说到,”不过现在也不这样了。我们家老鹿说用我的方法只
能把他的公司变成公益组织。上哪要捐款填窟窿去。所以我也不管了。“她想起来刚才
走神眼前出现的那个人是谁,对,曲姗姗,就是她找了一堆模版把公司改造成现在的风
格。

    ”所以啊,你太理想,周边都不能缺了开我们这种现实主义的人。”陈柔听完了整
个故事才说。
    “我是个自由主义者好不好,不跟你讲这个了,我们还是多谈点问题,少谈点主义
吧。”

    “我真觉得90后那种生活方式挺好的。”陈柔又回到刚才的那个话题,“就像那个
说talk show的Kt Tatara,他不是说什么“ I want to be dumbless this year, this
is my new year wish. de mit, I wish I were dumb, I ‘ve been fucking this
girl already.”

    “哈哈哈哈“,隋媛想起了这个,她以前推荐给陈柔的,陈柔的英文一般般,但估
计是花痴那个酷似吴彦祖的的帅男孩太久了,居然都能背下来。陈柔又很会模仿,居然
学得惟妙惟肖。
    “At least, 人家会写笑话会表演,还有丰富的地理知识,对了,他也不是90后,
就是看着小。不说了,美日混血吗,你知道跟日本沾边的,价值观就会太混乱。”
    “不会吧,在美国呆了这么久,你还这么不open,居然还有反日情绪啊。”
    “那个,没办法的,只要是当代的中国人,在内心深处都会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的
抵触情绪的,不管嘴上说不说,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隋媛继续说,“中国人只有一
件事情能完全放下那种心结。我上次在看泷泽萝拉的时候。“
    她还没有说完,陈柔就先截断她,“行啊,连这个你都知道,还是当年的那个能弹
《月光》的白衣少女吗?”
    “我学习嘛。”她也觉得自己真的改变了很多,以前这样说话是想都不敢想的,现
在居然没有一丝丝的害羞,“讨厌,被你打岔我都忘了说到哪了。其实没看视频,就是
本来逛论坛的时候被一个个的链接骗进去就去欣赏截图了。哦,我那天要搜什么呢?”
她终于想起来,“我要搜牙医诊所去洗牙结果就莫名其妙的被一层层的链接到泷泽萝拉
嘴里上面哪几个牙齿有蛀牙。这工匠精神到真是的。就是那个画面,你懂吗?”末了她
又补充说
    陈柔当然能秒懂,“看来女人真的不能没有一点不完美。”她居然是从这个角度想
问题。
    隋媛没接她这个岔儿,她害怕话题一跑偏就想不起刚才要说的那个事,“就是这个
方面国内网站真有问题,这个是应该18禁的,小孩子那么好奇,在家随便搜就搜出来的
。哎呀,我不说了,还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哎呀,我现在真的快变成“事儿妈”了,快
变成九斤老太了。”
    “所以根源就是你太smart,看到到处都不完美。不像我们堕落的都视而不见了。”
    ”我也想堕落啊,我也想看视频啊,不敢随便乱下东西,当时是看着挺爽的,事后
我要是抱着个中毒的笔记本去找我们家老鹿,会被他骂死的。”
    “哈哈,你拉他下水,两个人一块学嘛。”她见隋媛没理她,继续说到,“哎,我
突然想到,男人和女人也和这个看片子和电脑中毒是一样的哎。男人嘛就是看片得那种
状态,他们的人生目标不就是追求爽吗?骨子里就带着播撒种子的那种基因。女人可不
行,就是生理上来说,不管是那个来自上帝的礼物还是各种virus,中奖的几率可比男
人要大得多。所以这种常识会让女性在选择上,意识或者潜意识的都会受点影响。要不
然谁不都想着多点经历,多见识几根,设个size的标准,ABCD的。”
    隋媛听她一本正经的讲前面,本来也想夸她三句不离本行的。但是等她听到最后一
句,真的有点突破她的底线了。她拿起刚才翻看的杂志,躲在后面笑得停不下来。这就
是陈柔,她的状态总能随着你的尺度慢慢上扬,最后在底线上惊艳你一下。比如她敢提
泷泽萝拉,她就能说出女人怎么长见识的事儿。怪不得刚才她在说两人一块学习的事儿
,她本能的就知道不能接她的话茬儿,不知道她能发表到什么让她脸红心跳的言论。
   
    良久,隋媛才把自己的情绪调回到贤妻良母模式。她要向陈柔请教怎么整理收纳。
她昨天晚上和鹿鸣商量好先暂时买个小一点的房子,出租或者自已住都行,总之不能错
过这轮疯长的大浪潮。
   
    快4点的时候,隋媛回家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她想找一
个硬币,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只看见一个quarter,好吧,就它也行。正面是离,反面
是不离。她抛了起来,居然是个反面。
    啊?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吗?
    没准他正在打盹呢?都准备到这种程度了,不走这步棋看来也不行了。
    她又抛起了一遍,还没等着看呢。
    门铃响了。
    张蕾按照说好的替她接了呦呦,还带着乐乐一块学习来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