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44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30:05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30:05 2017, 美东)

17

    6月的北京,热热的,燥燥的。鹿呦呦天生爱跑爱跳又爱出汗,这是他在北京度过
的第一个夏天,真不知道如此的难捱,他小小年纪,很多事情想不清楚,但是感受确实
很清晰,就是热的难受太难受了,怎么办呢?他在他那本薄薄的生活经验簿也找到了答
案,泡在水里就舒服了。于是他想着以前在新泽西过的日子,天天吵着要去游泳。
    隋媛不是不想去,事实上她自己也非常enjoy游泳这项运动,她熟悉两项泳姿,还
掌握触壁翻转这门技能。但是呦呦快5岁了,没法再带进女更衣室,隋媛看鹿鸣整天这
么忙,虽然一再提议全家一块去游泳健身是多好的事情,但是鹿鸣忙起来一天天的推。
她也是没办法,只好设法哄着儿子。
    “爸爸,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游泳啊,对了,你原来给我许诺的在这儿也给我买个带
游泳池的房子啊。”呦呦绕过妈妈的太极拳,直接去找爸爸问。
    “啊?”鹿鸣要是知道儿子都给他记着账,当初就不该唬他。小朋友记事可准了,
别以为随便说说他们就忘了,都在心里门儿清呢。“那恐怕有难度啊”,鹿鸣挠着脑袋
说,“那种房子在这儿太贵了,那得几千万吧,你爸就算真有那么多钱买了那种house
,也没钱带你去旅游什么的了。“
    “这是你的事儿,不是我的事儿”,呦呦看他没反应,还得再来点提示,“那咱家
以前的那个房子呢?新泽西的,后院带泳池的。妈妈说你不是卖了换成钱了吗。你啥时
候在这儿也给我买啊。”
    “哦”,鹿鸣这才清醒过来,他抱起呦呦,来到阳台上,指着楼下的自己停车位上
面的XS90说,你看那个就是咱家以前的房子换得。
    “啊,就这么一辆车呀。”
    “还有车上那个牌子和车底下那个位子。”
    “那有什么用,咱俩又不能在那儿挖个游泳池。”
    “为什么不能?好主意啊,”鹿鸣边说边夸张的表演着恍然大悟状,“儿子,你就
是个genus啊,咱明天就挖一个,还得设计个盖儿。我上班开车出去,你就和你妈在楼
下游泳,然后看我快回来,你们就上来一按按钮,把盖儿盖上,我再把车开上去。”
    “哈哈哈哈。”爷儿俩一起开心的大笑。
    隋媛边做着饭边听他俩的在那儿胡扯,忍不住的暗自好笑。她看把呦呦当然不会被
把爸爸的胡言乱语给忽悠住,还在那不依不饶,只好把他叫进来,耐心的解释,以前的
房子只是首付,也没多少钱,中国和美国,city和suburn 的房价差距等问题,尽量用
孩子能懂的语言给他说清楚。
    呦呦还是似懂非懂,隋媛又给他将在每个地方住都要享受每个地方的福利和同时也
要承担它的不便,比如在这儿能见到爷爷奶奶,可以去听戏逛公园,但是就是得住这种
楼房。说到最后隋媛答应他这个周末一定去游泳,如果有游泳班就报名,这样就不用每
回都找爸爸了,还是这个许诺最管用,呦呦开心的吃饭去了。
    这么半天,鹿鸣还是一个人在那儿站在阳台上抱着手参禅。“他今天怎么了,不会
真被孩子的话刺到心了。”隋媛看着老公站在阳台上的背影,突然想到他要是手里拿着
一根烟还挺酷的,这可能也是她的这个烟酒不沾的男人的一点小遗憾。她这边把也小宝
贝儿哄好了,又有点不放心的,回到阳台看看她的大宝贝儿怎么了。
    “你怎么了,孩子随便说说的。带游泳池的房子?沈静宜家都没有泳池。”
    “我在这儿想点事,先吃饭,等晚上孩子睡着我再给你说。”
    “不行,你先说什么事儿,不然我吃不下饭。”
    “好事儿,你等着吧。”鹿鸣在老婆的屁股上扭了一把,转身进屋。

    晚上,隋媛把孩子哄睡着,想着老公说得“有好事儿”,她洗漱完又在后颈和手腕
处喷上些香水。
    鹿鸣还是一脸思索状儿,这家伙真不解风情。
    “我想着这一阵儿房价有可能要涨,我们得先弄个学区房,呦呦明年要上学啦。”
    “啊,是这事儿啊。学区房太可怕了,一个过道10万块的。我可不要当房奴。”
    “我说你这当妈的,怎么和别人想得都不一样呢。人家都是妈妈变着法的要买学区
房的。现在哪个女人结婚不都要求房子啊,就你跟别人想法都不一样。你知道吗,现在
北京的人都是疯子,都买房都买疯了。”
    “别人疯你也跟着疯啊。”
    “对,不当疯子就是傻子。今年不当疯子明年就是傻子,而且你知道明年你就是杵
在那儿不能上不能下的傻子。”鹿鸣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是拍不醒他老婆。
    想了一会儿,隋媛觉得思路清晰了,她开口说“房子的这件事情我也考虑过,你有
时间吗?我跟你说说我的想法。”
    “嗯,你说,我听着呢。”鹿鸣难得做出个一定要好好听老婆讲话的架势。
    “你听过那个芭比娃娃的故事吗?有一天一个爸爸给女儿买了一个芭比,很贵的那
种,不像今天玩具店里的。过两天,她的女儿开始要给芭比买衣服、裙子、首饰、帽子
、costume、鞋子、宠物、马、车、房子,等他的爸爸花了一大笔钱把这些都置办好了
以后,女儿说:“My barbie needs a boyfriend.” 你知道吗,北京的房子对我来说
就是第一个芭比,我买了它,我就得继续的投钱装修买家具买各种不是必要的装饰摆设
,等我渐渐的尝到这个甜头,我会不会想这个barbie也来个boyfriend,我是不是得再
买一个以租养贷,借光了亲戚所有的钱,整天算计银行了的高额利率,我的生活呢?我
没有时间给呦呦安排他的课程,因为我要去工作还贷;我们没有额外的钱去听戏听音乐
会逛博物馆到处旅游去让他长见识;我也没有一个轻松的心情给他讲知识和他聊天关心
他的想法,因为我整天就和你一样累的只想睡觉。这样真的对孩子好吗。女人谁不想要
属于自己的房子,但如果是以这些为代价,那我宁愿不要这个。还有说到那个芭比,那
两口子是会生孩子的,如果北京人人都弄个三房四房,最后没人工作了,炒到最顶端谁
来买单……”
    “打住打住,”鹿鸣连忙做了个停的架势,前面的我听懂了,你说得很有道理。后
面的涉及到中国的房价,那些忧国忧民的事儿我可不关心,我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
人。我们讨论到这儿就可以了。”
    “那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隋媛小心地问。她收敛起刚才那个经济学家的架势
,又扮作小媳妇儿。
    “嗯,我再想想啊。”鹿鸣还在托着下巴思索。
    “我跟你说,你不用想着呦呦将来上什么大学的事儿。他是一定能爬藤的,这点你
还不放心吗?他妈什么水平啊?他爸干什么的呀。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即使呦
呦上不了藤笑,就是个中国的或者美国的一般大学,甚至上不了大学,又怎样,I don
’t care.”隋媛说完还耸了耸肩膀。
    “I care.” 鹿鸣前一秒还沉浸在隋媛说得凭借他俩的实力一定能把呦呦举到藤校
的,怎么后一秒就成了上个一般大学了,怎么还上不了大学都成,“脑袋烧坏了吧,你
。”
    “我跟你说,根本不存在上不了大学的事情,真的上不了也没关系,乔布斯比尔盖
茨不都是大学肄业。呦呦只要在我的指导下,首先他的三观都是正确的,他掌握正确的
学习方法和丰富的知识背景。他做得只是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就行。我再跟你宽宽
心吧,只要是我带大的小孩儿,不管做什么都会是个成功幸福的人。”
    “你知道吗,你说得也都对,就是我就是没法跟你沟通。你该去做个大脑ct,你的
沟回跟北京人都太不一样了。有点像我妈说得……”
    “你妈说什么了?”说话不能说半截,鹿鸣停在这么个敏感的地方,隋媛能饶了他
,各种手段都用上终于逼出了答案,原来婆婆说她读书读太多读傻了。
    “什么时候说得?上次还没闹够啊,还要再来一场,不行,我要看你的微信去。”
    “没有没有我说错了,我瞎编的。”鹿鸣赶紧的抓住老婆的胳膊,“唉,你大人有
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哎呀,你今天擦了的什么呀,好诱人啊,啊,我受不了了”他
边说边把老婆揽在怀里压在身下底下。
   
   
    “你今天怎么了,这么美好吗,还在回味呀?”良久,隋媛再次冲完澡躺在床上,
她看鹿鸣还在那儿睁着大眼沉思,她托着腮趴在床上不解的问他。
    “我还在想房子的事儿”,鹿鸣就是随着他的血液慢慢回流到大脑,他又绕回到了
这个岔儿,“咱现在这个是老秦的吧,以我俩的交情,这个价格,租10年也成,但是户
口不行啊。原先蕾蕾的老公告诉我呦呦可以上这儿的小学。但是前两天我查了查政策,
好像不行,呦呦明年上学得去廊坊,要么就是国际私校,那个我真供不起。”
    “啊?”隋媛一听老公这么说,她也不问问是真的假的,愣了一会儿,“那你为什
么不早说这条,这下不买房不行了。”
    “好嘞”,终于成功了,他心说。“这个周末我们就去看房”,原来这个才是鹿鸣
的“我再想想”想出来吓唬他这个长了个与众不同的大脑的老婆的计策。

    十景苑小区应该是北京最后一块新房的开发地吧,尽管都快到6环,而且还是期房
,但是因为属于优质学区和毗邻地铁站,这个周末,自然是吸引了一大批的市民拖家带
口的开到售楼大厅。隋媛一家三口也在其中。
    “你先带儿子过去,我去趟洗手间。”
    “今天早晨都去了三回了,你怎么回事啊。”
    “我就是有点肚子疼。”守着儿子,隋媛小声的说。
    老公自然秒懂了,“早知道还不如明天来。”
    “哎呀,你走吧,前边等我,让我安安静静的上个厕所就行。”隋媛边说边把他俩
推走了。

    隋媛从洗手间出来,在走廊里四处找老公和儿子,人都没看见,但是好像听见了鹿
鸣说话的声音,“碰见熟人了?”她循着声音走过去。
    “你儿子太逗了,跟我讲爱情,讲法国人的爱情和英国人的爱情的区别,我都快四
十的人了还要听一个四岁的小朋友给我上爱情课。”
    啊?是他。
    “罗叔叔,我都五岁了,刚过了生日。”
    儿子的信息再次确定了答案。
   
    这次是真的躲不过了,早知道还不如那天就见面,就是从沈静宜家回来的那一天,
接呦呦的时候,她借口要给陈柔押着车,让她一个人去对面去的餐馆把呦呦抱出来的。
那天,有Givenchy,有高跟鞋,妆也画得美美得。今天,隋媛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就
是穿了一件卡通的T恤,和一条牛仔热裤。还有早上的时候发现日抛也用完了,就带上
那个平时看书用的黑框眼镜,还有眉峰的那个痘痘,早上发现的时候本来要处理一下的
,就是鹿鸣和儿子一直催,父子俩在那儿一块唱女人多墨迹的歌,她只好顶着那个包包
出门了。
    啊,我今年都三十二了,我还有这种见男神之前担心脸上的痘痘的机会,看来老天
真是眷顾我啊。
    该来的还是一定得来,也只在那一片刻,隋媛犹豫了一下,还是顶着那一头乱七八
糟的雾水,揣着那七上八下的心事儿过去了。
    终于见到了。
    “这是我爱人。”鹿鸣手搭载隋媛的腰间介绍说。
    “嗯,我们见过。”他说。
    见过,她的长发已经剪短,没有了两颊的婴儿肥,其余呢也没有什么大变,更加妩
媚和成熟了,更加结实和紧致,依然是默默的,但不再是那个没说话之前就先脸红的女
生。啊,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说,没变得太多,变得也太多,旁边还有她的爱人和孩子。
    见过,他没有了以前稚嫩和长发,留的是寸头,隋媛经常给鹿鸣吹头发,知道男人
三十上数以后,没法留长发,其实这样更好,理得短短的,只留短短黑茬,更显得man
的味道十足。其余呢也变得很多,眼角多了许多褶皱,皮肤晒的更加黝黑,穿一件灰色
的圆领衫,裹着胳膊的线条。没变得是简单的笑容还有他永远给隋媛的那种感觉,像是
父亲一样带给她过的安全感。
    见过,他只是这么说,不说是十二年前,一个月前还是一个礼拜前,几个人听到自
然会做出不同的理解。只有小小的呦呦的证词可以排除后面的那两个答案,但是这件事
情的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了他能的理解范围,况且也根本没人审问他。
    “你也来看房子啊。”半晌,隋媛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废话。
    “对呀,我来看看,不过这儿的太贵了,你先别告诉她。”她自然是指陈柔,看来
他已经要为自己的小家室做准备了。隋媛说不出是开心还是失落。
    “那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鹿鸣拍了拍罗逸的胳膊问。
    “那要看你爱人什么时候收到的伴娘的请帖才能知道喽。那些细节,女人最喜欢摆
弄的,还是交给她们决定吧。”
    他们又聊了几句工作的事情和北京的房价,隋媛心不在焉的听着。他看出她的紧张
,推说上那边再看看就告辞了。
   
    回家的路上,隋媛坐在副驾上,胳膊肘枕着车窗,呆呆的看着窗外。
    鹿鸣看出她不太舒服,他自己的心情也不太好,有点烦,也没有闲心哄老婆
    良久,总不能两个人都不理孩子吧,鹿鸣先开口了,
    “呦呦,你给我也说说法国人的爱情和英国人的爱情有什么区别。”
    “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法国人的爱情就是一个世界上最丑的叔叔把世界上最
漂亮的阿姨弄到一个大钟楼里,然后所有的法国市民在楼下叫啊哭啊欢呼啊狂欢啊,就
是特别热闹,这叫做romantic。”
    “哇哦,真长见识了。”他夸张的称赞着儿子,“那英国人呢?”
    “英国人谈恋爱就没什么意思,就是吃饭弹琴跳舞开party,跟我们一样,把事儿
都装在心里。
    鹿鸣终于被儿子逗笑了,“还跟我们一样?”说得好像他谈过几场恋爱一样,但他
得使劲憋住不敢笑出声,呦呦听见一定会以为他嘲笑他而闹腾的。儿子的脾气他可知道
,单守着他妈没问题,隋媛有各种方法能搞定他;但只要守着他自己,儿子就来劲儿,
闹起来有时她妈也控制不住。
    “你这儿都是听谁说得啊。?”鹿鸣当然知道答案,他只是没话找话说,把那个不
知道在想啥的孩子他妈扯进来。
    “妈妈啊。就是有个动画片,迪斯尼的,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妈妈和
我一块看得时候给我讲得。那个漂亮阿姨叫什么来?妈妈”
    “Quasimodo”,隋媛心不在焉的说。
    “不是,这是那个丑叔叔。那个漂亮阿姨呀。”
    “哦,Esmeralda”,她这儿才回过神来。
   
    呦呦在车上看见那个“憩园”,就是上次“罗叔叔带我来的那个,里面的粥真得很
好吃,还有那种面包汤,还有那个灯。”呦呦指着非要爸爸在倒车回去。
   
    这个店跟北美的Panera Bread很像,装修得很雅致,有沙发和壁炉,那边还有个
children center。
    “我今天看你不太对劲。”呦呦吃完去儿童中心玩去了,总算给爸爸妈妈留下了点
交流的时间。
    “你不是知道我来事了吗,就是累。”隋媛懒懒的靠着椅背说。
    “不是这个,是情绪上得,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隋媛一瞬间把心提到嗓子眼儿,这么多年谁都不知道的她在心里小小的一个角落给
罗逸留得那点空间,难道被老公发现了?
    “我查过你信箱,我知道你收到过harvord 的Ap的offer,两个月前的,你拒了,
这么牛逼的大学,10W的年薪,助理教授,曾经的你的梦想。我的老婆为了陪在我和儿
子身边就拒了。”鹿鸣说到这儿有点说不下去,他今天看房子也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他
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原来是这件事,感觉好久了,不是鹿鸣提起,她都快忘了,只是低头说,“我当初
就不该去面试的,之前说好的毕业了就回来,就是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所以也没跟
你说。”
    “所以,我觉得对不起你。”鹿鸣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今天早上出发前我还踌躇
满满,但是,媛媛,我也被吓到了,我就是有点晕。三年前我开始回来,带回我们所有
的存款,一年前我们又把房子买了,你知道吗这三年我们挣得所有的钱,还不如我当初
一回来的时候就买个房子。要是我们出国之前,就是蕾蕾买房的那时候,我要给你买了
个一百平的,那就更别说了。我们根本不用像现在这么被动的。”
    “人生哪有这么多如果啊,哪有这么回头看得,要是都能这样,那发财得机会多着
呢,在纳斯达克炒期权,不比这个房价来得还快,你把眼光放远一点。真的,我无所谓
的。”隋媛心疼老公的焦虑,试图以各种方式安慰他。
    “我就是错过了,你知道吗,我们班上混得最好的是当年学习最差的,就是出国出
不了,考验考不上,一毕业就工作买房,有了原始积累。还有老秦我也不说了,你虽然
瞧不上他,但是人家……原来我以为我就是因为出国错过了时间,现在我发现我回来也
是错过了,当初我妈以死相逼让我回来。”鹿鸣说到这儿,根本没察觉隋媛的表情,“
如果我当初留在美国我们也可以享受那儿的中产阶级的生活。从回来以后开公司还是在
错,我应该一回来就买房,你不知道那种辛辛苦苦挣三年,到头来发现都是一场空的滋
味。读书也是错过,回国是错误,公司更是白忙。这几年就好像在错误中打转一样。”
鹿鸣说到激动处,言语甚至都有一些哽咽,他再次转头看着窗外。
    隋媛心说我就知道当初那么毅然决然的非得回来肯定有婆婆的因素,但她知道现在
根本不是闹的时候,况且现在在闹这件事也没有意义了,她只想尽可能的安慰老公,
    “我不这么认为,我知道有些观点你可能看不上,其实你那天说得,我不是没有反
思,我也在想,为什么我的一些观点在美国人眼里是常识,在国内人眼里就是傻子的言
论。我跟你一样也有同样的怀疑,我们读了这么多书,我们出去这么一圈真的一无所获
吗。你刚才说得你这三年挣得钱都不如当初回来买个房,如果老天能给你个如果,我不
知道你会做什么样的选择;但是如果是我,我还是支持你创业。因为这里面除了你挣到
的那些钱,你还收获了其他的附加的价值:比如你个能力的提高,你的自信的提高,你
在奋斗中产生的快乐。我觉得这些都是钱无法衡量的。还有你常说你拿那个工程硕士学
历也是误了三年,最后还是靠文科的行业来挣钱,我觉得也是这种说法也是有问题,我
们的公司为什么比其他的中介都做得靠谱,为什么这么多家长都私下里传颂我们的口碑
,主要都是你的功劳啊,而你为什么能那么厉害,第一,你有在美国大学留学的经历,
这个不一定非得是学历那张纸或者是你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这个就是你的人生经历,
你和美国的professor打过交道,你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中介中介,就是
互相沟通的介质啊,只有我们有中国背景美国经历的人才做得到啊。还有我最佩服你什
么吗,你个学生的档案交上来,你第一眼就知道他适合什么水平的大学,走什么路数,
甚至什么专业,他的PS侧重点是什么,很多人问你你都告诉别人你就是凭直接知道的,
这个直觉是从哪儿来的,正式你多年来数学、逻辑学等等知识的积累造就的。老公,这
些都是你的根基啊,昨天成就了今天,今天才能托起明天,你不能对那些根基不认账的
。所以我们的成就里面最重要的你忘了说,我们公司的潜力啊,真的,老公,我相信你
,好好做下去。等将来以后有人把你的故事拍成中国合伙人不是不可能,俞敏洪当年知
道他能有今天吗。如果当初买房,买一个再套一个套两个,那我们干嘛呢,坐吃等死啊
。要那么多钱干嘛,我觉得现在的数目刚刚好,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垫垫脚尖就够得着
,或者忍忍,等待也是一种享受啊。什么东西得的太容易了就不知道珍惜啊。你以为那
些有钱人过得好。现在国内一些人价值观我也不多说了,只是前两天我在看《战争与和
平》里面的玛利亚小姐听说皮埃尔继承了他父亲的全部遗产,从一个一文不名的私生子
变成俄罗斯最富有的别朱霍夫的伯爵,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感慨到“他得经受多少诱惑啊
”,现在是个多元价值观的时代,我也不想说太多的你说过的叫作不食人间烟火的话。
我只想说我对钱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鹿鸣没有说话,隋媛的很多地方都说服了他,他也是被老婆的正能量所感动。很多
时候他都经常有种错觉,单独听她的话被她说服,但是当和外在的环境一对接,又觉得
完全TM不是那么一回儿事。但是他爱她,如果真是需要一个缓冲,他来当。
    隋媛继续说,“你就是老想着房子,太累了,太累了就没法享受工作的乐趣。其实
我也在找工作。投了几个简历都没有回音,要是我能挣一份儿钱帮帮你就好了。”
    “我不想你去做你不喜欢的工作,你知道有些公司都把人当牲口用的,我不能让你
去那些地方。如果你想找就去高校,如果不想我就在家养你。做你想做的事。真的,这
就是我的梦想。”
    “知道啦,”隋媛幸福得微微一笑,但是一想到那些有去无回的简历,又有点失落
,“我就是投了几个二本的学校,就是离得近的,还有一个高中的老师,都没人理我。”
    “这哪行啊。你就是不会包装自己,你那个简历也得也不行,还有最重要的,你投
就得投最牛的大学,我老婆是谁啊,都能据了哈佛的。”
    “哎呀,你小声点,人家都看你呢。”她看呦呦过来,边起身收拾边说,“你不知
道,以前那个梁老师写了一些文章,也加上了我的名字。所以有些事情不好说的。”
    “那个更得投第一流的大学,只有那些才有那个气量听不同的意见呢,不是有个千
青计划吗,你把你简历给我,我给你弄。还是那句好,能批更好,不批你就是我的贤内
助。”鹿鸣说完,看着隋媛,期待她的赞赏呢,却看见她痴痴的看着墙上的一副字,是
一副行草,字是传统东方的,背景和框架确实西方的现代艺术,设计师一定很用心,把
这两个结合的很好。
    隋媛辨析着那首词,看见“小舟”两个字,就知道写的是什么了,莫非他也是喜欢
这首词,才来这儿呢?
    “你看什么呢?”鹿鸣看隋媛盯着看前方,也转过头去看。
    隋媛回过神来,笑着告诉他回家再说。   
    她终于也慢慢开心了。因为想明白了,罗逸,终究也不过只是在心里小小的一个角
落而已,那不过是她偶尔小情调上来,想要的红酒、音乐和月亮,或者是一种说不出来
的感觉而已。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她的全部,对她来说,老公的心情终于变好了,这个比
什么都重要。他是她的主菜,他的喜怒哀乐牵动着她所有的神经。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