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20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27:37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27:37 2017, 美东)

14


    一大早,隋媛把房屋里里外外都整理了一下,就开始筹备中午饭菜的事儿。她这才
发现自己根本不像想象的那么精通厨艺。她设想了几个菜又害怕婆婆嫌乱搭或者清淡,
还有几个她不是没做过就是觉得太不健康,“她下午不是还得测血糖和胆固醇?”因此
在纸上列好的菜谱又被一一划掉。
    鹿鸣提了两个方案,一个就是出去吃,另一个就是再请那个段阿姨过来。嗯,隋媛
觉得都可以,但转念一想婆婆又会不会认为她乱花钱,不这样吧又害怕婆婆觉得她不重
视他们。自从看了婆婆的那些抱怨,隋媛真得有点像那个笑话里讲的骑毛驴的父子俩,
这样也担心,那样也害怕。幸好这还是分开住。真不知道那些婆媳在一个屋檐下的都怎
么共处的。

    就这样,两人一直到快10点也没商量好。鹿鸣抱着老婆安慰她说不要太紧张。
    “真得,我给一百多人做报告都不会这么紧张。人家即使不同意你的意见,质疑也
是有根据有分寸,不像你妈胡搅蛮缠,没有底线。”
    “我妈怎么没有底线啦,你又看我qq了。不能再看了,看了你就多想。”
    “对啊,怎么没有不更新了?”
    “现在都用微信啦。”鹿鸣还真是个老实人。
    “拿来。”隋媛伸出手等着接鹿鸣的手机,“每周都得检查,没有ticket rules。”
    “你查我也不怕”,鹿鸣拿出手机,交给老婆前先滑了一下,“蕾蕾表姐也过来,
这儿下有帮忙做饭的人了。”
    “啊,那乐乐应该也过来。“隋媛也没接手机,她边想着边回卧室打开电脑,再也
没有心思和老公玩笑和考虑午饭的事情,她要抓紧一切时间帮助乐乐,先把昨晚整理的
资料打印好。
    鹿鸣把冷冻室里的一些食材拿出来解冻,又把一些蔬菜和水果洗好。他一边哄着呦
呦,一边又查一些订餐的电话,以备不时之需。
   
    说话的功夫,鹿建业和林慧芬老两口就搭着张蕾的车来了。林慧芬一进门,还是那
个风风火火的样子,不过今回没怎么抱怨房间乱,就是嚷嚷着要水喝。鹿鸣和隋媛这才
想起来全都忘了水的事情了,又忙不跌失的烧水倒茶。
    她从家里拎着好几个包来的,里面用整理盒盛着各种荤素的菜肴,说是知道你们不
会做饭,特意提前做好的。隋媛连忙接过说,谢谢妈妈费心想着之类的。她把鹿鸣拿出
来的肉馅儿又打算放回到冰箱里,
    “那些肉馅儿化再冻又会滋生细菌的。今天人多,我们一块包饺子吧,包好了吃不
了就给你们冻着,鸣鸣喜欢吃,说每次你都嫌麻烦不包。”林慧芬边说着边指挥起来,
老头子看着俩孩子,蕾蕾和面,我拌馅,媛媛你给我打打下手就行,儿子嘛,她看了一
眼,见他还在翻手机,就没舍得打扰他,估计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玩就行。
    “我来,我才是妈妈的好搭档。”鹿鸣一听婆婆让媳妇干活,连忙撸起袖子,接过
隋媛手里的洗菜盆,“你还是干你最擅长的,哄孩子去吧。”
    隋媛擦干手,对着乐乐招了招手,让他跟着去里屋教他学习。乐乐一向很喜欢这个
说话温柔的小舅妈,就乐呵呵的跟着去了。呦呦也想跟去,隋媛对他使了个暗号,他就
明白了,坐在怀里跟爷爷聊天。
   
    “呦呦,以前爷爷教你背的《弟子规》,你还会吗?跟爷爷背两句。”
    “爷爷,妈妈不让我背这个,说这是洗脑的。你知道什么是洗脑吗,就是天天在你
耳边唠叨,就和把脑子放在洗衣机里洗一样,时间长了就没有自己的想法了。”
    爷爷一脸黑线。
   
    “呦呦,你show给爷爷看看你的跆拳道。”在一旁和在两个女人一起包饺子的鹿鸣
告诉儿子。
    呦呦有模有样的表演起来,他还找了个木板给爷爷,让他坐在沙发上举着,“别动
啊”,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踢了过来。估计爷爷原来也没干过这活,本能的一躲。呦
呦一脚踢空,一下子摔倒地上。
    “我不是让你别动吗。”呦呦被爷爷抱起来,他也没怎么摔疼,也没哭,就是没有
表演好,有点不高兴。
    “今回你可拿好。”他再一次把木板递给爷爷。
    “咱别玩这个好不好。”爷爷建议说,“我看着有点晕。”
    “那我们玩啥呢,爷爷你小时候都玩啥。”
    “爷爷在部队都学中国功夫,就是打拳的,哎,你也学这个吧,跆拳道,那是韩国
人的。我们是中国人。”
    “好啊,好啊,但是不行,我都快练到蓝带了,要不我两个都学吧。”
    “你不是昨天还说跟一个老师学画画嘛,还要学琴、学跆拳道、再学功夫,你别把
自己累着,再说你妈也受不了啊,还得天天接送的。”在一旁捏着饺子的鹿鸣对儿子说。
    “我们也是想着这个事儿,我上次提的那个方案行不行,我们以后管孩子,你们俩
都忙事业。”鹿建业边说边走到儿子身边。
    张蕾在那儿听他们聊了一会儿,看到谈话的内容涉及又是钱、又是房子的,毕竟这
是人家家里事。她看饺子也包得差不多了,就领着呦呦去小屋里看隋媛怎么教乐乐。
   
    推开门一看,隋媛正在拿着一本《小马过河》给乐乐讲故事,张蕾对自己的儿子最
了解,知道6岁的乐乐认字没有什么大问题,照着书念基本上都能顺下来。但是就是不
知道意思,对整个故事的情节完全是一塌糊涂,各种问题都是答非所问。隋媛等乐乐念
完书,一样也是先问了他一些书上的内容,乐乐支支吾吾的一句也说不上来。一旁的呦
呦等不及了,憋着一口气,把这个小故事在半分钟内完完整整的复述出来,隋媛在旁边
几次喝止也没有成功,呦呦最后几句边跑着边笑着说完。张蕾一看自己的儿子大两岁,
个子这么高,比呦呦看着大一圈,却什么都不如人家,很是生气,伸手在他头上一指,
“不知道你的脑子里怎么装了一团浆糊?”
    隋媛赶快阻止了张蕾,告诉他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学习方法的问题,显然这个方
法不适合乐乐。她从书桌上拿出一些准备好的图片,都是这个故事里的情节,但是顺序
是打乱的,然后尝试让乐乐去写上编码。乐乐思索了几分钟,一一填上,有两个填错了
,又想了一会儿,改了过来。隋媛和张蕾相视一笑。
    随后隋媛又拿出一张表格:两行三列,左边第一行写着角色:乐乐说出一个小马,
隋媛帮他打开书,然后他们一起找到了剩下的几个。第二个是场景:隋媛给他解释就是
在什么地方,比如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就在两个地方呆过:你家和舅舅家,在她的帮助下
,乐乐也成功的回答出了故事里的场景。第三个是一个大栏目:
里面又分成:开始、然后、接着、最后四栏,这个对乐乐比较挑战。大概用了十几分钟
,在隋媛的耐心帮助下,乐乐也终于把这四栏完成。
    最后,隋媛把这个表格和刚才那个顺序的图画贴到墙上,然后他们坐下来,终于听
到乐乐能够看着提示磕磕巴巴把这个故事复述一遍。
    这应该是张蕾第一次听到儿子能讲一个完整的故事,激动地她抱着儿子亲了两口。
隋媛又在Ipad上面找了一个练习,show给张蕾看,这是一个图形和颜色的认知测试,




   
   


    隋媛告诉张蕾刚才和乐乐玩的就是这个,通过这个游戏可以学汉字、几何、还有逻
辑等等。逻辑,多么重要的东西啊,别看这个简单,其实可以做很多的引申。现在很多
人说话都不讲逻辑的,是不是这个范畴里的,怎么做类比归纳都不管的。还有他们家乐
乐在这个方面很厉害,开始几个还需要帮助,后来掌握了技巧,几乎全做对了。
    “这个真好,可是我们家没有Ipad啊。”张蕾说。
    “啊?有些app的软件很有用,等鹿鸣下次去美国给你们稍一个。”隋媛想也不想
,边收拾东西边说。

    她们俩都帮着小朋友洗了手,然后一起坐在桌子上吃饭。隋媛问清楚呦呦吃些什么
,用公筷一一夹给他,在呦呦动手之前,她又提醒了一句,“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啊,
等下只要吃第一口就得把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光。”
    “嗯,那这么不要了,这个也不要了。”呦呦又重新看了一遍,“这下没问题。”
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你得让孩子多吃,你看乐乐的个子。”奶奶在一旁有点不高兴了。
    “他这些营养和卡路里应该够了。”隋媛小声的回答说。
    在一旁的鹿老爷子也有点看不下去,用自己的筷子夹出两个大虾放在呦呦碗里,“
再多吃两个没事”,他看光给自己孙子夹,不好意思,就想着也给乐乐也两个,还没放
到他碗里,“他对海鲜过敏”,隋媛说完又后悔,因为这样让公公夹着大虾不上不下的
很是尴尬。张蕾赶紧的接了过去,还笑着夸奖隋媛记得清楚。

    吃完饭,隋媛把呦呦碗里剩的菜叶和水饺倒进垃圾箱,又把其他碗筷一一摞好丢进
洗碗池,她戴上手套正准备拿海绵,这时鹿鸣赶紧从她身后走过来,接过老婆手里的碗
筷说,“蕾蕾问你刚才是用的ABA的方法还是speech theary?”隋媛一听是这方面的问
题,赶紧的摘了手套,走过去回答她,“针对低功能小朋友多使用ABA 方法。你们家宝
宝最适合的这种语言教学。”

    小小的客厅里几个大人或是喝着茶或是吃着零食,都在闲聊,呦呦和乐乐追着疯跑
还笑着喘不上气,到处都是一片宁静祥和的气氛,就等着3点多一起出发去医院的。突
然间一声“啪”的拍桌子的声音把隋媛猛地吓了一跳,伴随着的是鹿鸣爸爸指着儿子的
斥责:“你听你妈妈说话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吗,她“十”和“四”一直就分不清你不
知道啊。”
    隋媛和张蕾坐在这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婆婆的啰哩啰嗦的解释中才了解了个
大概,原来他们问呦呦还去上钢琴课吗,呦呦很开心回到说,终于还剩下最后一节,妈
妈说就不用上了。婆婆疑问的说,十节课这么快就上完了,但那个“十”隋媛是根据上
下文判断出来的,怎么听都跟“四”一样。
   
    “我教孩子念《弟子规》,你们说是洗脑;我说让孩子学中国功夫,你们不让学,
让他学外国的;我们就投其所好让孩子学外国的琴,给你们交了钱,你们又说不学就不
学了,我们说房子,……我们人老了,处处做不到你们年轻人心里去。反正我也知道你
们的想法,当初回国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不定那一天还是会举家移民的。可是在外
面几年长了见识了,整天说一些数典忘祖的言论。真要把我孙子带出去,我想见他可就
难喽”,鹿老爷子越说越激动,一想到将来孙子长大了都不认他这个爷爷,眼里都快要
泛起了泪花。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又是《弟子规》,又是中国、外国、移民什么的,隋媛先是有
点懵,但是她很快就分析出了公公各种不着边际的抱怨的重点。首先公公虽然一句句的
都是说得你们,但是隋媛知道主语就是指向她自己,不让背《弟子规》、不让学琴、不
愿意回国、数典忘祖这统统都是说得她。她觉得有些委屈,这些抱怨真的是来得太突然
和莫名奇妙。曾经无数次的她假象过过有可能和婆婆吵起来的画面,但从来没想到一向
沉默寡言的公公会对她会有这么大不满。

    她先是端过公公的茶杯给他续上水,对鹿鸣轻轻的摆了摆手,都已经到这时候了,
鹿鸣无论怎么解释都成了只护着老婆的人,所以隋媛这次真得自己来。

    她只是笑着说真得没有什么中国文化和外国文化的差别对待,跆拳道是因为呦呦在
美国就开始学得,到这边可以继续升级;《弟子规》这个是清儒的东西,她前两天还给
呦呦买了本插画版的《论语》,就是打算要教得。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她一直都懂,
大学专业就是中国的古典文献,在美国这几年也做过推广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工作。还有
最重要的是当初回国是和老公商量好的,近期都没有移民的打算。房子的事,住在一起
,那时不行,突破了她的底线,好在今天老爷子没把话说透,她可以继续装不知道,留
给鹿鸣以后解释。把老爷子的这些疑虑都打消了之后。最后说到钢琴课的事情真得是个
误会。
    “那你们就继续去学就行了。”在一旁的张蕾赶紧打圆场说。
    没等隋媛答应,呦呦先不愿意了,“不,妈妈答应我了,就是上完这些课就不上了
。”
    “嗯。”隋媛想了想还是决定站在儿子这一边,“没有听清楚是我们的错,但是我
和呦呦都已经说好了。”
    “一节课就300块钱呢,我们剩下的钱就白交了,又不好意思要回来。小孩子吗哄
哄就行。”林慧芬在一旁嘟囔着说。
    隋媛心说,交钱的事情不就是因为你没跟我们商量自己交得。小孩子也是人,既然
答应了他,朝令夕改,以后怎么还有权威。但是在这关口,她可不想挑战婆婆扩大战争
,反正就不说话,怎么也不肯答应让呦呦继续上课的事情。

    谈判一下子陷入了僵持阶段,大家都沉没了一阵,隋媛叹了一口气,走到书房坐在
钢琴边,她先是试了几个音,突然一个熟悉的旋律在大家耳边悄悄地想起,这应该是那
曲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原来是隋媛在弹奏的。一开始好像还在找感觉,后面却越谈
越流畅,尤其是最后的那组半音音阶,如同京剧快板里的行云流水,即使不懂音乐的人
也能陶醉其中,尤其是呦呦和乐乐,很快的都安静下来,一边一个站在钢琴旁边,静静
的听着音乐。
    直到隋媛合上琴盖,那个琴声好像还在小屋里环绕,良久,隋媛才开始讲起她小时
候的故事。
    她就说她小的时候父亲如何给她买琴,带她上课,每天都坐在旁边听她练习。自己
也会像父亲当年陪她那样的来陪呦呦,只是呦呦现在还太小,性格有些浮躁,她的计划
就是先让呦呦欣赏曲子,培养他的爱好,激发他主动学习的动力,然后自己平时可以简
单的教他一些乐理知识,等到六七岁想学了再学也不迟。而且对于学琴毅力比早晚更更
要,如果不是真心的热爱音乐,很多小朋友就像她一样是逼着学得,小时候弹得很好,
后来就越来越厌倦乃至于完全放弃了。因为她有这个教训才不让呦呦重蹈她的覆辙。
    当隋媛提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也是一阵阵心酸,她努力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看
公公杯子里的水又凉了,重新切出来,又倒了一杯新的,她端过去告诉公公,自己的父
亲去世的早,所以在她心目中对公公一直是当父亲一样尊重的,如果以前有做的不对的
地方,今后一定会多加注意的。说到最后几乎,言语也是几度哽咽。
   
    隋媛的一番话有理有据有节,公公婆婆一时说不出话来。鹿鸣看了看表,问他爸爸
妈妈快到时间了,要不要去医院。公婆喝了茶,动身要走。鹿鸣对正在准备收拾包的隋
媛摆了摆手表示让她留在家里,张蕾也想着只有亲儿子劝他们才听得进去,就和乐乐留
了下来。隋媛还是不放心,在呦呦耳边嘱咐了几句让他跟着,她知道疼爱孙子的爷爷奶
奶轻易不会守着他发火。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张蕾还在安慰隋媛,“老爷子就这个脾气,当然在部队
里就是说一不二的惯了,得罪了不少人。但他一向喜欢读书人,整天说儿媳才是家里第
一个博士,所以从来没对你发过火。哪像我们,都是动不动就挨过他的训。”隋媛心不
在焉的听着,突然她对正在说话的张蕾“嘘”了一声,指了指站在钢琴旁边的乐乐。
    只见乐乐的两个小手指挨个的找《致爱丽丝》一开头的那一组音,把相邻的白键全
都试了个遍,觉得不对,再挨个的是黑键,终于找到E和D#,才满意停在那里重复了几
遍,然后又想了一会儿,反复的试了几次之后,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居然把那首曲
子的第一句给弹了出来。
    隋媛悄悄的坐在乐乐的身旁,她挡住乐乐的眼睛弹了一个音,然后让他去找,乐乐
试了几个,很快就找出了。即使是相差半个音的黑键也不例外,隋媛又用同样的方法让
乐乐找几个音合在一起和弦,乐乐也没有丝毫的困难。隋媛问他会不会他唱1234567,
乐乐点头说会。然后她先从中央c开始弹了一个音阶,乐乐只看了一遍就可以完全复制
。隋媛又问他如果把G当成1,如何去找到1234567,乐乐试了试,总觉得那个6的音不对
,他试着把把6的音变成黑键,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隋媛也没顾上回头问张蕾乐乐之前是否有学过任何乐器的经历,她好像只是转过头
去说了一句,怪不得给他起名叫乐乐,还真有音乐天赋呢,反正像这样音高分辨的这么
清楚的小朋友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就这样忘了时间,一直坐在那儿教他,乐乐也非
常的享受这个学习过程。在张蕾记忆里,这也是儿子第一次能够在一个地方集中精力学
习那么久。

    等鹿鸣带着呦呦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三人居然都还没有出书房,而且也不明白这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究竟有什么神迹降临到了乐乐身上,从来没有音乐基础的他居然能
听到手机上的一段儿歌之后,就能够一只小手弹旋律,另一只小手搭配和弦。自己那一
向聪明的儿子学了快一个月的琴还什么都弹不出个曲调来。
    隋媛最后建议张蕾带着乐乐去上剩下的课,这样那些学费就不会浪费了。她有点担
心蒋老师会不同意。
    “没事儿,她妈妈我也认识的,跟她好好说说就行了。等学完那些课了再来找你学
。”张蕾说完,不等隋媛反应过来就领着乐乐告辞了。

    送走张蕾后,隋媛给呦呦布置了一些作业,她关上门,和老公边收拾边聊天。
    “咱爸爸怎么样啊?妈妈的检查过了吗?”隋媛担心的问。
    “咱爸没事,出门就说后悔,说不该给你发脾气,说是你讲得那些都很有道理。我
妈就是还得继续吃药,医生又开了些。”鹿鸣交代完,又加了一句,“我爸就那个脾气
,你别跟他真生气。”
    “我干嘛生气啊,我还怕他生我的气。只要是误会能解开就行,否则越积越多,彼
此都不知道对方想什么,那才可怕。”
    鹿鸣知道隋媛心地纯净,她如果这么说就一定是这么想的。“你今天行啊,我还不
知道我老婆有这两下子。”
    “这才是牛刀小试而已。我12岁的时候弹得都比这个好,那个Apart和Bpart衔接处
不好,不过你们也听不出来。”
    “行啊,拽的你。”鹿鸣在隋媛的屁股上扭了一下,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耳边悄悄的
说:“今天晚上……”
    “妈妈,我做完了,你看看对不对。”呦呦兴奋的从房间里飞出来。隋媛赶快挣脱
了鹿鸣的怀抱给儿子检查作业。
    “对了,现在守着你妈,我问问你,什么“我要吹牛,呼~”这是跟谁学的?”鹿
鸣故意板起脸来对儿子说。
    呦呦不好意思的笑了。
    隋媛知道这是跟乐乐学得,今天一开始她试图讲《伊索寓言》里面的《吹牛的青蛙
》的故事,但是“吹牛”这个抽象的动词对乐乐来说太难理解了。她连续的举了几个小
朋友吹牛的例子,乐乐都get不到那个含义,还是以为就是吹一口气,所以隋媛只好换
了一个题目,估计是两个孩子一块玩得时候,呦呦也学会了,觉得好玩就一直重复。
    隋媛知道现在不是纠正呦呦最好的时机。她此刻越是阻止可能越是激发儿子的叛逆
心,最好的选择是先忽视。等以后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隋媛再耐心教给他如何做个
”小助教“。

    “你说乐乐这种小孩儿到底是天才还是个问题小孩。”晚上,鹿鸣躺在床上突然想
起了白天乐乐弹琴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隋媛只能给出这么个答案。她知道自己越是所谓的“教育专家”
,越不能轻易的就定性给个答案。自闭症是一个谱系非常大的范畴,很多自闭小朋友的
行为特点是完全不同的。在国外这种孩子一般会称为“特殊小朋友”,就是和其他小朋
友不一样。就像乐乐,有的概念别的小朋友不用教就会,他们却怎么也掌握不了,有的
别的下朋友得下很大的功夫去学,他们又像天生就会。所以对于这个定性和科研工作都
要由专业的医生和心理认知学的教授来研究。我最擅长的只是掌握一些对应的教学方法
。不管他们是天才还是问题儿童,他们都是必须得到更多的额外帮助。
    她想起了乐乐白天造得句子,就讲给鹿鸣听,“乐乐,真得很说不清楚,我教他用
horse造个句,他知道horse是马的意思,还是造了一个奇怪的句子“ what do you do
when you were a horse?”
    “ what do you do when you were a horse?”鹿鸣快笑出了眼泪,隋媛笑着捶他
,不让他笑,“真得,你可不要笑话人家,这个引申一下是可以写一篇魔幻主义的大文
章的,像那个《生死疲劳》一样。毕加索画画追求的一个最高境界就是要画得像个小孩
子一样,所以我建议让乐乐什么都尝试一下,什么都学,学得好可以成为个大天才;但
是不要以这个为目标,在学习中走着看,至少对他的注意力各种神经发育都有很大好处。

    “唉,蕾蕾也不容易,那个表姐夫是抽烟喝酒打麻将五毒俱全,孩子也不管,他还
说没毛病,说自己儿子会记日历什么的是天才。这下知道儿子会弹琴,更有得吹嘘的了
。”
    “所以我嘱咐表姐了,不能让乐乐陷在音阶和数学这种规律性的东西里面太久,不
知道她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隋媛边说边在鹿鸣身边躺下来,她扭着老公的耳朵说,“你把人家的老公说得那么
坏。你自己有多么好吗?”
    “那是,你不是整天说我是你调教出来的嘛。唉,我刚才翻你的书,张爱玲的有一
句话不懂,得向隋老师请教请教。”鹿鸣边说边熄了台灯。
    “你又乱翻我的东西?”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