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6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26:46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26:46 2017, 美东)

13

    周六早上是“坚强妈妈”微信群版聚的日子,隋媛本来早就跟鹿鸣打好招呼让他看
孩子的。没想到鹿鸣“嗯嗯”答应的时候根本就是心不在焉,周五晚上告诉她,公司安
排了周六早上和一些家长开见面会,不单不能看孩子,还要她出席呢。怎么办呢?妈妈
周六也得去养老院。送婆婆那儿,隋媛想起明天就是周末,一送去婆婆肯定就让孙子在
那儿过夜,她不太想那样,说不定又得抱怨自己去做义工瞎忙活。隋媛想起了陈柔,跟
她发了条微信,“正好没人陪我玩呢。”她一下子就答应了。

    因此罗逸一开门就看见陈柔和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在那儿画画。

    “谁家的小孩?”他刚开口问。陈柔突然戏魔附体,扑倒罗逸的怀里,抽泣的说:
“其实我没敢告诉你,这是我的小孩儿,一直在我妈那儿养着,如今都这么大了。
    “那好啊,你知道吗,小婴儿太能折腾。三四岁才最可爱,我没累着,捡了这个大
便宜,多好。”
    “妈妈,这是我Daddy吗?”呦呦拉着陈柔的衣襟,配合起她演戏来。
    “啊,你吓着我了,我以为你小洋鬼子听不懂。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告诉你妈去
。”
    “告诉我妈我也不怕,我知道小孩是怎么来的。”呦呦继续画着他的画,很认真的
说。
    “那你给我讲讲,是怎么来的。”陈柔开始逗他。
    “就是两个人得相爱,得结婚,小孩原来一半在爸爸身体里,一半在妈妈身体里,
合在一块就成了小娃娃。”
    “哇,你真知道啊,怨不得你妈妈是学教育,看来对你的”,原来罗逸早就猜出这
是隋媛的小孩,他本来想说“对你的性教育也早早启蒙”,但立刻警觉到这个词是不是
超出了她妈妈的教导范围,便把话说了半截,好在呦呦根本没在意,还在认真的画他的
画。

    “叔叔也想画画,我也画一副,好不好。”罗逸拉过椅子来坐在旁边,边说着边拿
起纸,然后又挑了一支铅笔,小心的画了起来。
    “你们爷俩玩着,我去做点吃的。”陈柔看罗逸哄呦呦一点问题都没有,放心的去
厨房了。
    罗逸还在用心的画着,建筑学素描是基本功,简单的勾了几下轮廓,一座古典建筑
就在罗逸的纸上慢慢成型了。
    “这是故宫?”呦呦被吸引过来,停下了他的画笔,专心看罗逸。
    “啊,也差不多吧。”
    “不像,那个门都不像,我知道了”,他用小手指着那块匾说,“这是佛光寺。”
    “哇,这个你也知道。你太厉害了。”罗逸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画了起来。
    “我妈妈有一张照片,在我美国的家里呢。就是站在它前面,妈妈说那是她最美的
时候。你把我妈妈也画上吧。”
    “这不是正在吗?”在罗逸的笔下,一个女孩跃然于纸上,风吹起她丝巾和长裙,
她的五官并不明朗,好像是被风吹的转过头去,整个作品差不多完成了,很像宫崎骏的
画风。
    “嗯”,他觉得上面还是很空,画些云彩吧因为有风又不对景,他想了想,画上几
只白色的鸟在空中飞。
    “这是cran?”
    “Cran?对,就是仙鹤呀。”
    “对,就是仙鹤,我忘记中文名字了。”呦呦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
    “你在这儿画,画它们排着队飞,你让这只小的撞了这个屋顶,然后头撞晕了,要
用”薛定鄂猫“的方法画。”呦呦越指挥越兴奋。
    “薛定鄂猫?”罗逸不解的看着呦呦。
    “嗯,薛定鄂猫,”呦呦再一次肯定,他看罗逸还是不懂,就左右扑楞起他的小脑
袋,“就是这样,你知道他在动,但是你不知道他具体是在什么位置,是叠加。“
    “你懂得真是太多了。叔叔当年在清华上量子力学,都没听懂什么叫做薛定鄂猫。”
    罗逸边说着边画了起来,“是不是这样。”他把最后的那只仙鹤化成了好几个脑袋
的样子,然后周遭又打上些阴影,显得有点虚晃得感觉,他看了看,又在这些脑袋上面
加了一圈小星星。这下可真像是撞晕了的样子。
    “对,就是这样的。叔叔,你画得真好。”
    “属上名字吧”罗逸和,你的名字你自己会写吗。”
    “会,可是我没画呀。”呦呦非常诚实。
    “你创意了,不是薛定鄂猫的画法吗。创意可比技巧重要多了。”
    “哦。”呦呦觉得非常有道理,就在“罗逸”的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罗逸和呦
呦四岁画,他又多写了几个字。
    “哈哈,这样看我也成了四岁的了。回家show 给你妈妈吧。”

    “饭做好了。你们爷儿俩过来洗手吃吧。”陈柔边说边摘下围裙,非常尽责的扮演
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叔叔,以后你教我画画吧,我就不让妈妈给我找别的老师了。”呦呦低头吃着米
饭,想了一会儿,突然很认真的抬头看着他说,末了又加了一句,“我喜欢你。”
    谁能拒绝得了这样赤裸裸的表白呢,尤其是这句话出自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之口。
    “行啊。不过我不能答应你固定的时间,等让陈阿姨和你妈妈商量一下,给我们俩
定apointment, 你看好不好啊。”罗逸正是因为不想敷衍呦呦,才把话都说得很清楚。
    “好啊,好啊。我一会儿就跟妈妈说。”他开心的又吃起了饭菜。
    “叔叔改天带你去故宫写生好不好?”罗逸看呦呦这么懂事,稍稍有点歉疚,先定
个约会哄哄他。
    “好啊,好啊,妈妈一直说要到我去呢。”
    “要不我带你去清华吧,燕大校园也行,那儿都不要钱。”他又忽然改变主意了。
    “至于吗?这么抠,这可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儿子。”这下轮到陈柔不愿意了,生气
的对男友说。
    罗逸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说:“主要是故宫博物院那种地方不太适合小孩,逛一
会儿他们就烦了,陈设又多,忍不住想动。”
    “叔叔,我不会乱动的,我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但是去了以后就得守这地方的规
矩,去听戏就得把嘴这样zip”,他闭上嘴用一只手做了一个像是拉上拉链的动作,“
去博物馆就得hands free,想动就得这样,他放下勺子,把两只小胳膊在背后交叉,“
就这样把’ 小手绑住’,自己管住自己。”
    “哦,你还听戏呢,你小小年纪经历得可真多。”罗逸还在逗他。
    “对啊,我知道女的叫公主,男的叫主公,都是我妈告诉我的。”
    罗逸和陈柔都被呦呦的可爱言论和模样逗得笑个不停。有时候他们的眼神会碰到,
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一刻是不是都有身体里的一半合在一起造个小娃娃的意愿。

    吃完饭罗逸告诉陈柔自己还得去公司一趟,等晚上再回来,他又跟呦呦聊了几句,
亲了亲他的小脸,然后起身告辞。等他在加班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到午夜,他简单的收
拾了一下,轻轻的洗漱上床,估计也是太累了,很快就躺在女友身边睡着了。

    隋媛来接呦呦的时候都快到了晚饭时间了。
    “怎么样啊,我的教育专家。”陈柔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到她跟前。
    “一言难尽啊。我改天再给你聊吧,现在好累啊。”她欣赏着呦呦的作品,有点心
不在焉。
    “哎,我跟你说,那个张蕾也挺精明的”,陈柔边说边坐到隋媛的身边,“你还记
得上次他们夫妻俩打仗,她哭着给你打电话说是家暴,你在美国急得还让我找律师呢。
结果过了几天人家就好了,还怪你多事。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明白啦,谢谢你提醒,我的姐姐。”隋媛边说边把画放到包里,“这次回来之前
就考虑了很多,我知道再按以前的思维方式会吃亏的,所以好多事情我才不会care了,
但是这个不一样,这完全是为了一些特殊小朋友。”她说完就端起杯子把水一饮而尽,
“我得走了,谢谢你帮我看宝宝。”她又转头问呦呦,“乐高拼好了吗,收拾一下我们
回家了,妈妈还得做饭呢,想想就头疼。”
    “我还要谢谢呦呦陪我呢。对了,你先等会儿,我有一件事要问问你。呦呦,你还
可以在玩5分钟。我认识一个张阿姨,她的儿子从英国留学回来了,现在没工作,能不
能去你们那里。”
    隋媛有点奇怪陈柔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个要求,她们之间的界限一直很分明,工作是
工作,朋友是朋友。即使隋媛当初答应陈柔去她那儿做教育顾问,那是完全另外一种情
况,她俩人知根知底,账目也算的分明,但现在怎么会突然介绍一个他们都不熟悉的人
去鹿鸣公司呢?
    陈柔看隋媛还没有回答,立马明白了她在想什么,“我跟你说,这个张阿姨可有意
思了,她儿子回国后给她提了好几个方案,她都通不过,我问她你到底想让你儿子做什
么,她说稳定的,天天上班的那种公务员、老师之类的。可这些都需要一步步的申请,
我就想起来你那儿不是缺英语老师吗。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张阿姨说了,工资
她来付,她每隔几个月把钱都转给公司,然后呢你们在发给她儿子,就是让他有份儿工
作就行,别天天在家打游戏。”
    隋媛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不成了白给我们家当长工了,这个妈妈真有意思,这样
照顾儿子要到什么时候。”
    “对啊,就是问题出在妈妈身上还多一点,其实那个男孩子不错的,也不小了,90
后呢,就是现在妈妈还当个小宝贝养着。”
    “好了,你说不错就让他先来试试吧。如果干得好,我们一定会付工资的;如果不
妥当,即使……”隋媛想得是“即使是免费的员工,我们也不想要”,但是对陈柔这么
聪明的人,话说到这个地步根本不用点破。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等改天我安排你跟张阿姨也见个面,也劝劝她早放手。对
了,你可别再像上次那样了。”

    提起几天前隋媛第一次去陈柔那儿做教育顾问的事儿,两人都觉得有些好笑。当那
个妈妈咨询怎么才能让她13岁的女儿去美国留学,隋媛想都不想就直接反问“为什么要
送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去美国,”然后又侃侃而谈,“青春期的少年最需要在父母的监
护下成长”;“不要以为去了美国一切学习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首先面对的一个语言问
题就是个巨大的挑战,还有其他的各种生活上的问题”;“最好的的留学年龄是18岁到
25岁之间等等”。她说的时候一直觉得陈柔在那个妈妈背后对她眨眼睛,但她也停不下
来,一看见这种国内家长对留学教育误解,她就是觉得有很多地方要发挥。等那个妈妈
走后,她才问陈柔眼睛怎么了。陈柔说:“你忘了你们家是开留学中介的吗?我原来计
划就是跟你们家拉活儿的。”
    “啊?”隋媛这才想起来。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也就后悔了几秒钟。她明
白即使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还是会坚持她的原则,“只做高中和大学和研究生的申请
顾问”这也是当年她添加到的公司章程里的一条。
    “别跟鹿鸣说啊。”她还是得嘱咐陈柔一句。
    “这我当然不说啦。不过我真明白你们家鹿鸣为什么不让你掺和公司的事了。”陈
柔笑着说。

    隋媛走到呦呦身边,和他一块收拾起拼好的和没拼好的乐高,再把图纸叠好。   
    “你要是再见了那个妈妈,你告诉她我们公司要上马一个暑假夏令营,8月5号到23
号,家长可以选择陪伴,就是亲历一些美国的知名高中和大学,体验一下人家的教育方
式。去年的就办得很成功。如果她感兴趣,可以去我们公司咨询一下。”

    “嗯,这才有个做生意的样子。放心吧,我晚上就跟她转达,我估计她肯定报名的
。”陈柔边说边帮他们收拾,又把他们送下电梯,才挥手告别。

    隋媛在路上买了些水果和果仁,想着明天去看望公公婆婆拿着。想到他们还抱怨一
些日用品买的都不好使,又去了老年人专区给自己的妈妈和公婆各买了几份。
    回到家鹿鸣已经做好饭了,隋媛自然开心,把东西交给鹿鸣,嘱咐他别忘了明天带
着,给呦呦洗干净小手,准备一块吃饭。
    “明天我妈下午要复查,早上就来我们这儿,所以我们不用过去了。”鹿鸣喊给她。
    “那也行。反正你想着东西得事儿。”
   
    吃过晚饭,隋媛又哄着鹿鸣看呦呦,“我得把今天版聚的一些资料整理一下。”
    “行。老婆的公益事业比什么都重要。”鹿鸣把呦呦揽在怀里给他读书。

    隋媛抱着笔记本去卧室,她想起来录音笔孩子包里,又打开去拿,碰到了呦呦画的
那幅画。她偷瞄了一眼父子俩,看儿子专心看书根本没看她,她就小心地从书架上取出
一本书把画夹到里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