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1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26:01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26:01 2017, 美东)

12


     “老板,我得辞个职。”
    隋媛点击曲姗姗的头像,啊?原来她是要辞职,隋媛暗自嘲笑自己刚才的模样,真
得是紧张过度了啊,人家叫得是“老板”又不是“老公”。怎么?她要辞职吗?之前没
听鹿鸣说起过。嗯,我要回复吗,还是等鹿鸣来了告诉她。
    “你决定了?怎么现在在这关键的时刻,最忙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在Ipad上面打
字,却发现鹿鸣已经回复了。她先是吓了一跳,后来想起可能就是这个样子,鹿鸣在他
办公室的笔记本上码字。
    “我不是上个月就打好招呼了,是我男友,给我下最后通牒了,我也没办法?“曲
姗姗加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包。
    ”好吧,你去down个表格,把辞职信填一填,不要搞怪的,我转发给老秦。把手头
的工作处理好,尽量快点,我找人接手。”
    “好,一定努力。”曲姗姗还发了一个敬礼的表情包。
    “我一会儿回去拿点东西。你召集晓雪,广辉、李老师张老师他们三点钟开个会。”
    “Yes. Sir”
    过了一会儿,鹿鸣就下线了。隋媛这才发现还有保存聊天记录的功能,自己真是在
美国呆得老土了。她理智上知道不应该看下去,但是手指头根本不听大脑的使唤。她开
始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我们俩信箱密码都是公开的,他肯定不介意的。反正就是排查一
遍,就和杀毒软件检索病毒一样多好。就这样她不由自主的所有聊天记录一一浏览了个
遍。正如她一直认为的那样,自己的老公是绝对信得过的,除了工作上的事和一些琐事
,没有任何的秘密。还剩下最后一个“清月”是谁?少女感满满啊,她看了看头像,居
然是婆婆?隋媛忍不住笑出声,想也不想鼠标就点击过去,像是刚从《甄嬛传》剧组领
了盒饭的直接就杀到《双面胶》剧组,可得知己知彼才行。

清月:我们就呦呦那么一个孙子,一个礼拜才见上一次。买个大房子一块住你说她不愿
意。你爸都说了在一个小区里买两套小的,住得近就行,我们接送呦呦上学,我就你这
一个儿子,不帮你帮谁。她上了博士,你不让她找工作啊,你整天光养着她。又是健身
又是义工的,一点挣钱的事儿都不会做。还有那个房间也不知道收拾,到处都有孩子的
玩具,那个衣橱还不如你带孩子的时候整齐,至少衣服还没那么多。

    隋媛心说,我老公愿意养我关你屁事?我给孩子买了玩具不玩摆着看吗?我衣橱有
点乱但是我都洗得干干净净,内衣外衣大人小孩都分开放不就行了。我就是喜欢老公早
上穿着内裤让我给他找裤子,这叫情趣好不好。但是隋媛知道这些都无所谓,最重要得
还是那个房子得主意。怪不得前两天鹿鸣提过,她记得当时她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就是
反问鹿鸣,你说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咱们的房子也是他们出钱买的,既然出,会不
会就理直气壮的介入我们的生活。而且成了邻居,你说咱妈会不会要一把钥匙?她会不
会想来就来一通指挥?她会不会打乱我定好的呦呦的规矩和作息?现在人人都夸呦呦有
多么的聪明乖巧,不就是我花了这么多精力和时间和他制定的各种规矩。一旦打乱再设
定有多难?各种生活琐事我们会不会有摩擦?我会不会坚持我的原则?会不会吵架?你
夹在中间帮谁呢?”
    随着隋媛的一句句反问,鹿鸣的眼前充满的画面感,他被那种想像出来的鸡犬不宁
的生活闹得头都大了。后来隋媛又安慰说他,陪父母的最佳年龄是我们四十到五十岁,
正好呦呦大了、我们事业上轨了、父母也真正的老了离不开人。到时候一定想办法住得
近照顾他们。现在最好还是各忙各的,各乐各的,不时小聚,保持距离。

    再看鹿鸣的回复,还真是把隋媛的意思贯彻到底,无非就是我们现在租房挺好,手
里也有一笔钱,买房也差不多了。隋媛对工作和生活都会有自己的安排,只要相信她默
默支持她就好。还有就是隋媛平时都说了你们多少好话,每次周末回家也都是她催这才
去之类的。
   
    这还差不多,不愧是自己调教出来的优质老公,但是再看婆婆的回复,隋媛真动气
了,有些越扯越远,什么外地人,你不也是外地来的?隋媛想。还有些鸡毛蒜皮她甚至
都不记得了。怎么?还有上次住院送饭的事儿,自己辛辛苦苦忙了一周,婆婆非得说隋
媛送得那一口饭,根本就是不让她吃饱,还说她让张蕾捎话让隋媛给她做点肉,她都不
听。”有吗?张蕾提过? 哦!玛卡,隋媛突然觉得手指有点发抖,不让吃红肉是医生
特意嘱咐过的,那些饭菜的卡路里隋媛都是算过的,既可以满足人体的需要又能起到降
脂降糖的作用。

    鹿鸣的回复和隋媛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医生嘱咐过得,隋媛有多么辛苦之类。反
正所有的帖子包括衣服玩具不上班那些事几乎都是一个调调,就是婆婆抱怨,鹿鸣维护
,然后婆婆看了儿子偏着媳妇更加生气、无始无终、变本加厉的抱怨,最终形成恶性循
环。
   
    隋媛呆在那儿,觉得很委屈,自己一片好心被婆婆想成那样,还带地域歧视的。但
是她后来又想到鹿鸣的回复,情绪就慢慢的平复下来。他也不容易,这边是他疼爱的老
婆,那边是找事的亲妈,你说他怎么办。反正她知道老公是拎得清的人就行。婆婆,就
是嫉妒再加上没多少文化,不跟她计较。

    突然,她听见有人那钥匙开门的声音,她的手本能一抖。继而想起这应该就是鹿鸣
,他不是说过要回来一趟。隋媛赶紧站起身来关上ipad藏好。
    “我拿点东西。”鹿鸣走到隋媛身边,他也没纳闷老婆为什么坐在空空的电脑桌旁
发愣,就是从她旁边的一个小书架里取出一个文件夹,然后低头翻看着就走了。
    “你吃饭了吗?还要不要在吃点?”隋媛一开口,觉得自己的声音还有点发干。
    ”不用了,我吃过了。”鹿鸣仍然头也不抬得离开了卧室。
    “慢点开车,不是三点才开会吗。”隋媛说完这句话立刻后悔的捂住嘴巴,看来自
己真不是当间谍的料,两句话就曝露了。幸亏他走了,应该没听清。隋媛庆幸的转过头
再确认一下。
    ”咦,你这么又回来了?”
    “你今天穿的好性感。”哈哈,原来男人的大脑哪能长那么沟回。鹿鸣一看手表,
确实还有不少时间,就想着反正不用急着回去。
    鹿鸣的前戏永远都是这么几句话,可隋媛就和条件反射一样一听就当真。她还真得
低头看了看自己,下边穿得是skinny牛仔裤,上面穿的是紧身的黑白的条纹衫。衣服版
型很好,裹在身上紧紧得显出线条。
    “没有啊,平常不都这么穿。”
    不等隋媛反应过来,鹿鸣就已经把她推倒在床上紧紧压住,两手开始上下探索。
    说你爱我。”她看了那些回复,觉得眼前的老公分外的可爱。又突然想起上次的教
训,嗯,今回非得把这句话逼出来。
    “快点吧,没时间了。”
    “没时间你还不说,就三个字。”
    “啊,我爱你。”鹿鸣不耐烦得说。
    “不行,要带着感情说。”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好打发得。”鹿鸣试图要强来,但是发现要把和他身高差不
多得隋媛制服也不是件容易事,还是哄吧。
    “Ya tebya lyublyu”
    隋媛听了鹿鸣的俄语中式发音,吃吃的想笑,她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听着像这么
回事。
    “Je t’’aime”
    这回成了法语的了,看来以前都没白教,恋爱的时候他们在网上特意查的。
    鹿鸣在说完“I love you.”之后没招了,想起还有知道个日语词“亚美蝶”,管
它是不是,先说出来再说。
    “哈哈,那是不要的意思,女孩说得。”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还是你懂得多。”鹿鸣把隋媛压在身下,按住她的两
只手。
    “说你想要我。”
    “废话!我不想要你,我费这个劲干嘛。”隋媛彻底晕了,莫非天底下的两口子都
不会好好说话,句句都得抬杠?
    “说……”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鹿鸣在她的嘴上重重的吻了起来,隋媛把老公的头掰
过去,用手背擦了擦嘴唇说,生气的说,“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
    “为什么?”
    “每个器官都有每个器官的功用。”
    不知道鹿鸣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又逗得老婆咯咯直笑,仿佛验证似的,他用的一只
手把她牛仔裤的搭扣解开,伸进去在棉质的浅色底裤外面来回撩拨了几下,片刻,感觉
到上面略有浸润,就从旁边拨开继续探索,泉心的中央地带早已汪泽一片。
    鹿鸣欣赏着隋媛闭着眼睛,轻咬下唇的神态,他看早已没有必要再按着她的双手,
便腾出那只手来撩起她的上衣,低头用舌尖把那小小的乳头卷起来。然后到了火候,猛
地一板,把隋媛的身体翻了过去。隋媛也终于不在玩笑,练起了瑜伽里”cow“的姿势
配合他。
    鹿鸣退下隋媛的裤子,眼前她的屁股翘翘的,腰部自然而然的凹了进去,像一匹发
情的小母马,鹿鸣再也等待不急,几下子解开自己的腰带……
     ”安全吗?“他们近期没有再要宝宝的计划,他还不忘问一句。
    ”没事,你进来吧。“隋媛趴在那儿微微喘息的说,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就像一
朵全部张开的花儿,就等着他那儿给她填满授粉。
    隋媛突然想起昨天念得秦少游的词,怪不得古人这么形容。确实在鹿鸣进入的一刹
那,隋媛的身体像是触了电一样突然的打了个机灵。然后那麻麻痒痒的电流涟漪一样的
荡漾开来,渐渐的她沉醉在了这“胜却人间无数”的风景中。   
    ……
    “要是每回都能这么疯还差不多,那怎么可能呢,每次都怕吵醒隔壁的儿子。”鹿
鸣走后,隋媛衣衫不整的躺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才把牛仔裤瘦瘦的小腿部位退下来,脱
掉上衣去洗了个澡,然后看看时间,换好衣服去健身房找陈柔。

    傍晚隋媛回来了,看见婆婆和邻居王阿姨还有一个孙阿姨,她不是Q城的人吗?什
么时候搬过来的。他们一起坐在小区大门口聊天。        
     “妈,你怎么坐在这儿啊,怎么腿上还摞着这么多衣服。”
    “哦,饭做好了,你玩回来辛苦了,赶紧去吃吧。我还把你的厨房都整理了一遍,
那些没用的瓶瓶罐罐都给扔了。又给你们收拾了下房间,看见洗衣筐里的脏衣服就替你
们洗了。阳台也晾不开,谁让你种了那么多花,我就拿到王阿姨家里去晾,这不,晾干
了,我们在这儿说会儿话。”   
    隋媛攥了攥拳头,她注意到那叠衣服里面居然有她的bra,那个镂空蕾丝的黑红色
bra,居然晾在邻居家里。她觉得气得有些发抖,想想还是忍了,转身要上楼。
    “我说你儿媳怎么不生二胎啊,现在单独子女不都放开了吗?”好像是王阿姨的声
音。
    “他俩还是双独呢。人家不要,我有什么办法,我儿子想要,喜欢孩子,就是……
”隋媛都能想象到到婆婆努努嘴暗示已经上楼的她的样子。
    “这个你得多催,催着催着就要上了,实在不行在他们的避孕套上扎个眼儿。”终
于轮到孙阿姨的turn了。
    隋媛再也忍无可忍,她一转身下了楼,冲着她们三个吼道:“我要不要孩子关你屁
事儿,”她先是指着王阿姨,“关你屁事儿”然后又指着孙阿姨,“关你……“她最后
指向婆婆,硬生生的把那个“屁事”截住,“我实话告诉你,也不管你的事儿。不要二
胎是我和鹿鸣一同商量的结果。你要想生,你有本事自己生。”隋媛边说边把吓呆了的
婆婆腿上的那堆衣服抢过来,一把扔在地上,指着婆婆说:“现在你动过了,我就不想
要了,这些都不是我的东西了。你们为什么一个个的要介入我的生活?”她一一的指着
围观的那些吃瓜群众,“为什么不多关注一下自己?我们家的事儿和你们有关吗?个人
做个人的事,有什么可没脸见人的?为什么你们要笑话别人?我为什么要怕被人笑话?
我又没违法,我有什么可怕人笑话的……我……”她突然越说越心慌,觉得被压得她喘
不过气来。原来是她把自己的手放在胸口,原来这是个梦。
    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隋媛定了定神,听见鹿鸣微微的鼾声,摸着他的体温,
她才放心。原来真的是个梦。这梦真夸张,婆婆从来没有逼自己要二胎啊,也没给我们
洗过衣服,还晾在邻居家里,她想想都觉得有些好笑。
    “可能就是一些潜意识吧。都是白天看了太多不该看得事儿,自找烦恼。”她拍了
拍睡在身边的鹿鸣,掰开他的胳膊,嘴上说着“抱抱”,顺势躺在他怀里。“嗯,抱抱
“鹿鸣梦呓着,翻了个身把隋媛裹起来,要在平时,她可不喜欢这姿势,箍得她不能呼
吸。但是今晚她就喜欢这样,脸贴着鹿鸣的胸膛,嗅着他的气息,隋媛又沉沉的睡去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