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35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中)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6日16:23:56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6 16:23:56 2017, 美东)

11

    接下来的两周,隋媛又过起了和在美国一样非常有规律的生活。上午练琴,整理简
历,和陈柔健身。下午:准备晚饭,接呦呦去学跆拳道和钢琴,顺道去妈妈家蹭饭等等。
   
    《射雕》里面的洪七公在内力尽失时,得到郭靖赠予他的《九阴真经》时,第一个
练的就是《易筋锻骨篇》。练琴也一样,隋媛止步了十七年,只有把基础再重新打一遍
,才能在恢复后面的曲目练习。因此她近期主要focus在《哈农指法练习》上。白天,
家里没有其他人,她就一遍遍翻来覆去以不同的方式把每个练习都弹几个来回,渐渐的
节拍器可以越调越快,她的手指也随着越飞越快。
    “没有小时候感觉的那么可怕”,可能隋媛知道了这种单调重复练习的意义所在,
还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比以前更有耐心,每天两次半个小时的练习很轻松就完成了。
    之后又练习了一些自己喜欢的曲子,想起了昨天和蒋老师聊天,她说她自己都已经
好久没有好好弹琴了,学生一个接一个的,整天就是重复同样的内容,也是心烦。隋媛
微微一笑,看看她家新装修的墙壁,也没有说什么。

    晚上她就弹一些音阶和儿歌给呦呦听。有时候鹿鸣也过来听,他虽然有点惊讶于隋
媛还会弹琴,但想想老婆一向多才多艺,又爱跟自己较劲儿,以她的学习能力,能掌握
这种级别的曲目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有时候爷俩儿就一块唱歌,隋媛弹琴,他们唱
不下去就乱编一些歌词,反正呦呦要求不高,有“rhyme”就行,意思往往七拼八凑的
,一家人却都乐在其中。

    今天上午1个小时练琴,2个小时看陈柔发过来的工作札记。隋媛在心里给自己制定
计划,还是先倒过来吧,既然答应了人家去帮忙,总得好好的准备一番啊,而且什么样
的札记呢,好期待……
   
    隋媛边想着边打开她和鹿鸣share的Ipad。

    “带目的性的快速有效阅读”,是隋媛能在考场上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的重大法
宝之一。不管专著是英文的还是中文,她都会先浏览书的扉页、序言,从中提取摘要,
甚至连书背后的出版社、责编和出版年限都快速的浏览一遍,这些可以让你在阅读中不
知不觉的在心里都装着一个广阔的背景。第二步才是看目录,把作者写作的意图和主线
都归纳出来,然后翻开自己最感兴趣的一个章节,快速浏览,看作者的逻辑和观点,经
过这次的拣选,才进入最后一步,决定是否要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精读一遍。
    今天看陈柔发给她的“工作札记”也是一样。当然这个还没有成型,只是一些零碎
的笔记、案例,所以第一步因为没有,可以直接跳过。
   
    第二步 目录,陈柔做得很精致,正如她的衣橱一样,各种各样的衣服配饰鞋子到
了她的手里,都能根据用途、颜色、搭配等等归类的整整齐齐。

    隋媛看着这些目录,险些笑出声来,真服了她,能整出这么一个大杂烩:
    看看这些目录有:

    理论著作类:经典著作
             鸡汤文
             周易命理
                               西方星象
             笑话段子
             名家名言
             影视赏析

    方法:名门正派
       
         旁门左路
                              

    案例分析:BCDF…………

          最后还有一个索引:就是一些名词,然后在整个文章的第几页里可以在回去
找到。


    隋媛先滑动到第一章,“经典著作”,陈柔整理的很用心,有些书是隋媛看过,有
些她也没读过。
    每本书都有一个重要性一栏:根据重要程度打星,最高当然是五星,也有四星三星
的,再低的就没有了。每本书都有作者简介、摘要、重点章节、放置的位置,她都有详
细的注明,比如这本

罗素的《婚姻与道德》

重要性:*****

作者:伯特兰·罗素   Bertrand Russell,1872-1970

    分析哲学   自由主义   女性解放   罗素悖论  多元人性论 

    (居然不是什么二十世纪思想家、史学家、社会学家之类的。嗯,隋媛边看边佩服
这些关键词提取的有意思,每个都是一个点,只要抓住感兴趣的一个就可以无限的展开
。)
   
摘要:第六章  浪漫的爱
          第七章  妇女的解放
    第十章 婚姻
    第十三章 现代的家庭
    第十四章 个人,伦理上的家庭
    第十六章 离婚
    第十九章 性与个人幸福
   
    (这个是要等有时间的时候给陈柔借来书以后好好读一读。)


    隋媛又快速浏览了一下其余书目:
       
        爱德华•韦斯特马克 《人類婚姻史》、《西方文明中的婚姻未來》   
   
        提摩太•凯勒《婚姻的意义》
        费孝通《生育制度》
        李银河《性·婚姻——东方与西方》、《中国婚姻家庭及其变迁》
        …………


    这些以后要花时间一个个的看,至少得把五星级的书都通读一遍吧。她翻过经典名
著这章,又直接跳过鸡汤文、周易命理、西方星象这几章,先看几个段子吧:
   
    夜深,男孩和女孩手牵手的漫步街上,男孩突然鼓起勇气对女孩说:“要不今晚就
别回家了吧!”女孩默默垂头不说话,男孩突然摸摸口袋,然后很失望的说:“算了!
我也没带身份证。”女孩欲言又止,沉默数秒,突然问:“你说我是长发好看还是剪短
发好看?”男孩没精打采的随口应道:“我咋知道?我又没见过你剪短发。”女孩这时
从包里拿出身份证,指着上面的照片说:“你看!你看!”男孩会心的笑了......

    (隋媛也会心的笑了)

    所谓婚姻,大概是......有时很爱她,有时想一枪崩了她,更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
上看到她爱喝的豆浆,买了豆浆忘了买枪……

    看来都是这样啊,不是说有一对婚龄78年的老夫妇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
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想法。”隋媛又看了
几个段子,好几次都笑出声来,突然喵了一眼时间,已经在这儿流连了五六分钟了。
    她赶紧往下滑动,跳过名家名言,看了看影视赏析,很多电影都她都看过《克莱默
夫妇》、《女人四十》、“父亲”三部曲等等、居然还有《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
她记得陈柔推荐她看过这个,女主对着她男人尸体说话的表情,现在想起来还让人毛骨
悚然。电视剧有那个《sex and city》,还有其他的一些都没看过,居然还有《甄嬛传
》!隋媛也没有认真看过,但是看来这个影响力真是大,哪哪都躲不掉。

    方法类别,她也没仔细看,名门正派是各种分析方法和一些心理类的小游戏,还有
婚姻法的摘要和北京各大离婚律师排行和收费等信息。
   
    隋媛跳过。

    旁门左派就很有意思,很多名词她都没听说,“猜疑链”,《三体》上来的?隋媛
边看边笑,这个最后也有个目录是北京各家调查事务所的信息。调查事务所?私家侦探
?隋媛想。

    终于看到最后一章:案例

    哦,隋媛终于明白了CDF............的意义,为什么没有A、B和E,这个应该就是
以当事人的姓名拼音的缩按照字母顺序排列,C姓蔡?或者常?隋媛也不关心,她只看
其中的故事。
   
    隋媛给这些婚姻矛盾做了个总结,原来这么多的不幸婚姻是出自重组家庭,当然导
火索各不相同,但本质不变。比如这个看起来是婆媳矛盾,其实是婆婆喜欢原来的儿媳
;这个看起来是教育子女的问题,其实是继母对两个孩子不公平导致。那简直是一定的
,“谁不护着自己亲生的”,隋媛想起来昨天母亲给她转账时候说得话。
    当然她不否认这个世界上绝对有伟大的继母和继父,但是由于“猜疑链”的存在,
很多家庭问题比如本来只是单纯的子女教育的问题,却一定会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矛
盾被无限的放大,所以最后往往还是悲剧。
    所以啊孩子还是能在一个简单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才是最幸福的。
    重组家庭
    离异单亲
     ……

    隋媛看得有些烦了,在这个陈柔的札记里,那些所谓的“枕边人”从来可不是甜蜜
的知音,拌嘴的冤家,这一个个的都几乎是半夜里想那个锤子盯着对方脑袋思量的仇敌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现在又没有包办婚姻,当初宣誓盖章的时候不都一个个的你情我
愿的。她想陈柔每天当这些人的“情感垃圾桶”,真得是要像她前两年说得那样心如死
灰了。
    还好她现在遇到的是罗逸,他们应该能顺利走下去。
   
    她把这些案例中涉及到的子女教育问题一一摘抄出来,特别是针对一些重组家庭和
单亲家庭。然后又在旁边画了一些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标记和缩写,等以后有时间再
好好整理一下吧。
   
    她继续滑动翻看。
   
    M2X?

    这是什么意思,别的都是姓名拼音的缩写,这个为什么还带一个数字。隋媛带着疑
问继续往下看,这个可不是重组家庭,她的故事慢慢的吸引住了隋媛。
    陈柔对“病人”的气质衣着都描写的很详细,看得出这位M2X是一位很有品味的女
生,也是同一个系毕业的,比自己还大两级,可能以前在校园里见过都未可知。看来她
们聊得次数很多,不然这么多细节如果她不说,陈柔肯定是不会主动去打听的。隋媛又
看了一下涉及到她工作的部分,出版社编辑、大公司企划,很牛唉,一个美丽能干的北
京白领的女士形象在隋媛面前就活脱脱的跳将出来。后来为什么辞职了呢?哦,原来是
两口子一直没孩子。
    孩子,真得是连接夫妻之间的纽带。当然在中国,他们存在的意义还远不止这些。
如果婚后几年没有孩子,老一辈的父母那代人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不管是出自善意
的劝解还是本身无意的或恶意的嘲讽,都会给如今的80后小夫妻之间造成巨大的心理压
力。隋媛没有机会亲历过,但是以前坐在胡同口的那些大妈之间“母亲下蛋”这之类的
话也曾经飘到过她的耳朵里,虽然她连说得是谁都不知道。
    所以,在中国想做个“丁克一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像M2X她本身就是个
“宝宝迷”,只是因为怀不上宝宝,被迫要伪装成“丁克”的,那心理压力就更大了。
    隋媛在往下看,后面的故事更令人唏嘘,原来是两个人都有问题:男方,精液理化
性状异常是什么意思;女方,在切除子宫肌瘤后选择做试管婴儿……
    后来呢?
    隋媛还想继续往下看,突然电话响了,是陈柔的。
    她当然不会和陈柔打听M2X,也不会提及其他的案例中的任何一个,这是她们俩之
间共有的默契。这些札记陈柔发过来的目的就是希望隋媛能对她的工作有个大体的了解
,从中找出她可以入手的教育学方面的问题。不过她一听陈柔说有时间,到是真得很想
跟她好好聊一聊,都等不到下午见面了。
    她心里是计划从罗素的《婚姻与道德》开始,没想到脑子一抽,张口说得却是:
    “你怎么还看《甄嬛传》啊?”
    “没办法啊。好多大妈跟她讲别得听不懂,讲这个都明白。你看了吗?“
    “看了一点,我觉得太夸张就看不下去。什么花园里埋个药,住在宅子里的女人就
不会怀孕,有这药我也弄个埋我家花盆里好不好,还吃什么避孕药啊。”
    “哈哈哈哈”,电话那头的陈柔乐不可支,“谁让你看这个,你得总结出重点。”
    “重点?你倒是说说看,重点是什么?”
    “就是男人的理想和女人的智商之间的矛盾。”
    “哦?这个怎么讲?没听说过。”
    “男人都想着当皇帝,当了皇帝就是为了翻牌子,每天晚上都能睡各色20岁的女人
。睡了之后还想让她们都得关后宫,和平共处,生儿育女。女人嘛,生在男权社会,只
能被动接受分配给她的角色。如果女人的智商真得像男人想象的那么低,说不定这游戏
还真能玩下去。但是不可能啊,智商这个东西是老天爷造人的时候安排的,都一样的,
而且女人还心细,明着不行就玩阴的。
    生孩子之前还勉强能保持平衡,白天都打打牌聊聊天,晚上不知道谁和谁就上床,
那种日子估计也不错;但是一旦生了孩子均势就打破了,谁的肚子先鼓谁最有可能先死
,《金瓶梅》里的瓶姐不就是吗。
    等到一个个的都侥幸的生下来,那形式就不再是人能控制得了的,男人女人都不行
。妈妈为了孩子斗,那战斗力无穷的,最后能活下来的都是人精中的战斗机。把现存敌
人要么斗死,还得把未来的也终止,那就想到本源就是男人。只有把他掐死了,才不会
在有新的女人进后宫,game over。所以,跟女人玩,像那个戏里的四爷一样,最后连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能让隋媛佩服的人还真不多,可能就是陈柔有那么多奇谈怪论两人才会聊得那么投
机。
    “不过历史上的雍正应该是个很勤勉的皇帝吧,哪有这个功夫睡这么多女人,就这
些地方太扯了。”
    “所以我说那个男人的理想是女人意淫的,第一男人当然需要女人,但是所有他惦
记上的女人都加起来也不会占他生活的全部。第二女人哪有这么狠的,一个个嘴上恨得
咬牙切齿,真要怎么招儿还不是各种舍不得,每天都在爱与狠之间纠结的打转转,只好
编编故事骗骗自己喽。
    “对啊,等女人明白关注自己的价值,才离真正的女性解放不远了。”隋媛补充说
,她又受了些启发,自然是和教育相关的,刚才听陈柔说得时候就想到了,“你刚才说
得是孩子小的时候妈妈为了孩子斗。等孩子大了,又成了孩子为了妈妈斗,一个亲爹不
同亲妈的兄弟变成死敌比的可能性比变成手足的要大得多,所以康熙爷晚年也想不通这
个道理,这么多儿子怎么一个个的斗成乌鸡眼。”
    “哈哈,咱俩可以写一部康雍宫闱啦,反正古代就是这个样子,不是东风压倒西风
,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每个人都深受其害,每个人又都在折磨别人。现在呢其实也没变
多少。一夫一妻制从1930年立法到现在多少年了,你只要看看那些穿越小说就知道了,
男的穿回去当王爷,女的穿回去当妃子。其实就是都被现实洗脑了,混得好全都是买房
置地玩女人喽。”陈柔想起自己的那些案例,无奈的说。
    “嗯,还好有罗素描述的未来。”隋媛也被她的情绪感染,有些灰色,忽然想起那
本书上的节选,“你给我讲讲吧,我看你摘抄的还挺好玩的。”


    嗯,我觉得他有一点是看透了但是没有说,那就是男人在基因上其实是“管生不管
养”的,所以所谓的好爸爸实际上意味着他终身都要和自己的天性做斗争。 希望等将
来人工智能的时代,女人愿意生孩子就生,生下来妈妈和国家一块养,男性就可以先自
由了,女性的生育权是自己选择的,所以其实她也是自由的。好憧憬那个时代呢?性、
爱和家庭,这三个本来就不一定非得以婚姻的形式绑在一块不可。
    “等等”,隋媛一听她的话里面又有了恐婚的苗头,就赶紧的打断她,“你自由主
义过头了吧,婚姻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可怕的,真得,佳佳(陈柔的小名),不要再错过
了。”
    “哈哈,我的心是太灰色了,等他决定娶了我,第一件事就是辞职,干点别的,整
天跟这些痴女怨妇的呆在一起,真得快把自己搭进去了。”
    隋媛空了几秒钟,刚刚是劝婚,但是真听到那句“娶了我”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心酸
。女人啊,真是太复杂了,她怕陈柔听出来,又有点内疚,赶紧接她的话劝她,
    “啊,什么时候能收到你们的喜帖啊。”不等陈柔回答,她想起了上周她们聊到的
她的担心,又接着说,“其实你和我们一样租房子啊,只要不买房,以他的收入,你就
算在家里辞职带宝宝,他也完全养得起的。”
    “没那么简单的,媛媛,你这是刚回来,慢慢的你熟悉了就知道在北京非买房不可
的,你不买,父母、孩子、户口等等全都逼着呢,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不买房,天
天想着买;买了房,就会立刻被锁链套住,生娃、还贷、换学区、婆媳翁婿挤在一起、
假离婚买第二套、再还贷、有可能还要再生娃,每天都为了这些操劳,等闲来一照镜子
两鬓都斑白了。”
    人都是这样,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题,总是侃侃而谈,一落到和自己相关的实处,就
又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隋媛也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和鹿鸣,陈柔和罗逸都是非常
smart的人,又勤奋又上进,都不应该desever这种生活的,但现实又确实是如此,难道
就是因为我们都是无法啃老的人。这里面罗逸和自己都不必说了;陈柔呢是事事儿都想
着她弟弟;鹿鸣呢,前些年他们在国外的时候婆婆让人骗了一部分钱,家人也不敢提这
事儿的,其实即使没这事儿,隋媛也不主张要他们的钱。
    她只好劝陈柔,没有那么难得。我们谁也不靠,就靠夫妻两个带宝宝,苦一点,但
其实可以收获更多,夫妻、母子、父子的关系都更良好,好爸爸其实是培养出来的,我
们家老鹿,她突然想举几个鹿鸣带呦呦带得多么出色的例子,但是在大脑里提取的时候
全都是一些他给宝宝穿个背带裤里面不穿上衣;拉着儿子在后院滑雪橇一下子翻了个大
跟头摔伤了胳膊;或者居然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拿着小量杯问她儿子的药要喝多少之类的
事情。
    论点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就转换了,怪不得鹿鸣也说只要她一抱怨起他来就上瘾,
Anyway,就当讲点笑话给她听逗她开心就好了。
    果然陈柔在电话那边听得乐得笑个不停。
    “真的,反正男人和女人在一个屋檐下养娃,就是一个变成白痴,一个变成,那个
词叫什么来……“事儿妈”,被白痴逼出来的事儿妈。”隋媛最后总结到。
    “呵呵,所以你家老鹿还是不错的。这半年不是人家一个人的带的呦呦多好,有一
次我和老罗散步,远远得看着像他们,你们家鹿鸣带着儿子在一起跑步,呦呦的鞋带开
了,他就蹲下来一个个的系上,看着真是个暖心爸爸。”
    “系个鞋带就算暖心啦”,隋媛虽然嘴上也么说,心里却为陈柔的描述的画面感动
着,是啊,她的却也得肯定老公这半年成绩,“但是你知道男人嘛,他就是你得把他们
逼到那个境地,就让他一个人,你躲得远远的看着,他们还是有自己的方法的。对了,
就像我们家呦呦在美国上幼儿园是分在一个男老师班里,每次送儿子路过小朋友的衣帽
橱,那叫一个乱儿,我都得使劲忍住想收拾一番的冲动,每次你都觉得他那样带孩子行
吗,快要搞砸了吧,每次都要逼到那个边缘结果最后才知道都知道they made it。
    隋媛非常开心的总结着,觉得那些日子苦虽苦,但是事后回忆起来总是各种甜蜜。
如果他们的故事能够影响陈柔,早点的下定决心,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
    果然,陈柔放弃了之前对于男人的武断,“对啊,所以男人带娃也有男人的优势,
想你们家呦呦就是有时候很man唉,所以即使到未来,男人也得做兼职的babysister,
他们可以凭借积分去女人那儿领犒劳唉,要不然真的竞争不过那个会讲星星月亮的“裘
德诺”。

    “裘德诺?”隋媛笑了,怎么又扯倒这儿了。她知道那个在《人工智能》里的那个
角色是陈柔那个list上面的。确实她自己也幻想过,谁能拒绝那个以各种方法满足女人
为使命的高科技专业智能产品呢。但是自己真的能像陈柔一样那么的不依赖男人,只是
在某些方面才需要他们。隋媛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女人,她必须得有一个男人罩着她,
她可不想跟那个人工智能人生活在一起,没准她正在等着他给她人生指导,或者她哭着
的时候想抱抱,结果那个傻傻的机器人还是启动那个程序,永远只有那一种程序。
    仿佛是上天就在此时要为隋媛的赐给她一个启示似的,她突然看见Ipad上面的聊天
软件上有曲姗姗的头像发了一句“老板?”,他在找鹿鸣?没错这是鹿鸣的账号。估计
是她看那些案例看多了,这个曾经的假想敌头像一动就把隋媛一下子拉回到现实中来。
要是刚才在聊裘德诺、人工智能?前一秒中她还差点被陈柔洗脑,和她畅想在那个性、
爱和家庭可以分离的时代,后一秒中她就觉得谁要敢打现实中孩子她爹的主意的主意,
她就得跟她拼命。
    她没有心思再跟陈柔闲扯,赶紧用几句话结束了电话,跟她说下午见面再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