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82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小说:归去来兮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iminusc] , 2017年02月25日21:09:54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iminusc (布衣王二),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小说:归去来兮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21:09:54 2017, 美东)

8. 丁洁的春天

丁洁好久没有和许知她们聚众吃饭了,连一向迟钝的许知都猜到,一定有情况。江岫在
音乐会上认识了一个外科医生,加班的时间少了,但和朋友们一起的时间更少了。许知
为她能摆脱高一鸣的阴影而高兴,但也越发孤独了。她把更多时间花在实验室和图书馆
,查文献,试不同的方法,希望尽快出一篇文章,更想借此冷却自己那份无望的感情。

晚上6点多许知还在实验室处理数据,突然接到丁洁的电话, 声音异常地温柔:“好久
没见你了,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许知笑了:“咦,今天不是周末不是过节的
,嗯,我是不是又要当知心姐姐了?”

两个人在木兰小馆挑个角落坐下。这个中餐馆是她们饭局的据点之一,菜的味道一般,
但环境比中国城好,适合聊天。许知注意到,丁洁整个人似乎柔和了许多,心情也显得
格外好,她直截了当地问:“谈恋爱啦?和谁?赶快交代。” 丁洁含笑低头只管看菜
单,等菜上来了,才满足许知的好奇心:“我高中同学。”“啧啧啧,怎么现在才勾搭
上?” 丁洁笑着拍了她一下:“他高二时转学走了,这么多年一直没联系。上次我另
一个高中同学来出差,告诉我他也在波士顿,我们才见面。”“是不是一见面,旧情复
燃?哈哈!”“哪儿有什么旧情?我那会儿可是规规矩矩学习的。”“他肯定当时就喜
欢你,对吧?” 丁洁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想,但是不敢。我成绩
太好,他觉得高攀不上。”“看来你是班里的学霸。”“那是,我们市里的高考状元呢
。” 说起骄傲的往事,丁洁不免露出得意之色。“哇,惦记了多年的女神终于出现在
眼前,那小子一定喜出望外。”许知羡慕地说:“ 你们多好啊!青梅竹马,知根知底
。”“也算不上十分知根知底,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三岁看老。高中是个好孩子
,现在也不会差。欸,长的帅吗?有照片吗?”“不帅,回头给你看照片。”不知为何
,她语气有点不确定:“ 其实我们在学校时交往也不太多,他是不是好孩子还不知道
呢。”“那慢慢了解呗。感觉怎么样?”“so far so good。” 丁洁抑制不住笑意。
“什么时候带来让我们见见?”“好,他这周出差了,等他回来。”“怪不得想起我了
,原来他不在。哼哼!”“你呢?有没有情况?我告诉你啊,谈恋爱的感觉真好!你赶
紧谈一个吧。”“你感觉真好,我看出来了。瞧你人在这儿和我吃饭,心早不知道哪儿
去了。”“心在北卡啊。” 丁洁故意气她。“他去北卡出差了?”“嗯。”“看来你
这回遇到对的人了。真好!” 丁洁很敏感地问:“怎么,你遇到不对的人了?” 许知
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她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说:“是不该喜欢的人。”“他结婚了?
”“还没有,也差不多。”“他多大年纪?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 许知强烈
的倾诉欲望被丁洁一连串的问题打消不少,肖澎是她的秘密,她不知道这个秘密一旦暴
露在别人的视线里会变成什么样。但丁洁一定要刨根问底,许知就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她
。丁洁的反应不出所料,她严肃地看着许知,有些担忧:“我劝你,不要和他再来往了
。没有可能的事,别把自己陷进去。咱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可不能趟这浑水啊。”“哪
里的话,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都没有单独见过面,谈不上什么来往。”“这人也有
30了吧,还在念书,还转行,靠不靠谱啊?”“也许不是那种down to earth的,是个
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吧。”“看得出来,你很欣赏他?” 许知没说话,表示默认,丁
洁一嘬牙,同情地看着她:“麻烦了。没听你说欣赏过谁。”她凑过来:“要不你干脆
豁出去,把他抢过来?” 许知苦笑:“你看我有那个本事吗?”“也是,你要有那本
事,哪能到现在还单着啊。”“不说了。反正不可能,就当是个crush吧,过去了还是
朋友。”看到丁洁关切的神情,她笑笑:“放心,我会get over 。”“不会一见杨过
误终身吧?”“ 我至于吗?再说他又不是杨过。” 丁洁不放心地瞧着她:“不行,我
得让老陈给你介绍几个靠谱单身男青年。下次孙岚再给你介绍,你可别推了,一定去看
看啊,信教怎么了?再说孙岚介绍的也不一定都是教友嘛。”“老陈是你那位?”“嗯
,上学的时候大家就这么叫他,有意思吧。”说起老陈,丁洁往日的条理和冷静荡然无
存,也不再追问肖澎的情况。许知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从餐馆出来,俩人不禁打了个寒战,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走出几步,看到街角蜷缩
着一个流浪汉,她们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看,商量一下,把打包的菜给他,那人高兴地
接过来打开就要吃,丁洁说:“先生,  等一下我们给你拿个叉子。”她们回到餐馆问
服务员要了叉子和餐巾纸,服务员听说情况,又好心地到厨房装了一盒米饭。等回到流
浪汉身边时,看到他已经用手抓着吃了一半了。他接过东西,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着“
上帝保佑你们,好心的女士。”往地铁站走着,丁洁感慨道:“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人
,干什么不好?怎么会沦落成这样呢?”“是啊,他们如果有那些偷渡来打工的中国人
一半的勤劳,生活也能过得不错。”“那我们为什么要同情他呢?”“大冷的天,无家
可归,还是挺可怜的。我们刚吃了顿好的,从温暖的地方出来,心情不错,看见这样的
人容易起同情心。”“妇人之仁,其实没什么意义,对吗?”“从理智上说,美国这样
的人多半是自找的,也可以说是自己选择的。所以我们的同情其实也是基于自己的价值
观,觉得人家这么生活挺悲惨。”“你不认为这样的生活很悲惨吗?”“我是这么觉得
,人家自己不一定啊,起码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不能忍受。”“你说,这样活着有什么
意义?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不能这么说。一个人做的事情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
有意义,甚至可能是负面的。你记得上次我们碰到的那个动物保护组织的人吗?她怎么
说我们的?” 丁洁也想起了那个咄咄逼人的美国大妈,“真可怕,自以为是,头脑狭
隘,又没知识。”“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你还不能忽视他们的想法。”

这时她们已经到了地铁站里,许知指着对面列车上方的牌子NB(north bond)说:“有时
候,一个人觉得自己是这个。其实呢,”她又指指她们头顶上方的牌子 SB(south bond
) ,“在其他人眼里也许只是这个。”丁洁扑哧笑出来:“多少人每天就在NB和SB之间
来回。” 许知也乐了:“如果大家都能意识到这一点,世界就太平多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