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98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上)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5日16:54:24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16:54:24 2017, 美东)

8

周六 午饭:燕麦粥 苦瓜炒虾仁  洋葱烧木耳 核桃 2个
    晚饭:南瓜粥 木耳烧腐竹   
周日 午饭:菠菜炒豆腐干  粗粮面包两片 杏仁 6个
    晚饭:清炒藕片  山药粥
周一。。。。。。
。。。。。。。。。

    鹿妈妈洗了胃,又顺便做了个全身检查,发现依然是高血糖和高血脂,又在医院住
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可把隋媛和鹿鸣忙坏了。鹿鸣是医院和公司两头跑,隋媛是医院、家和
幼儿园三点往返。此外她还要负责给婆婆准备病号午餐和晚餐,早饭是鹿鸣在路上买好
送去。
    一连五天隋媛都是耐心查询网上的降糖舒胃食谱,从买食材到具体的做,忙得不亦
乐乎。坚持了两天,实在受不了了,鹿鸣给了她一个阿姨的电话。阿姨定点来到隋媛家
,按照她打印好的菜谱洗菜做饭。

    隋媛终于有了一点时间忙自己的事情,她打开了刚刚加入的“坚强妈妈”微信群。

    小豆包妈妈:西兰花提取物可以治疗自闭症,我家孩子还不爱吃,怎么办?
    小粽子妈妈:昨天儿童医院确诊我们家宝宝是阿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形式)患
者,我觉得不是,我们家孩子可聪明了,就是比较好动,他爸非得带他去。
    小汤圆妈妈:宝宝才两岁,康复的几率有多少?
    小土豆妈妈:听说美国的一个家长和疫苗公司打官司,还告赢了。我们家娃后天就
要打脊灰加强针,要不要打?纠结中。。。。。。

    小红豆妈妈:有人测过重金属?现在污染太严重了,把我们得孩子给害了。

    小米果妈妈:有没有人尝试过忌牛奶和面粉,听说美国的自闭症小孩都忌口呢。
    小菠萝包妈妈:软件工程师出身的家庭里面自闭症患儿的比例是不是高?估计就是
那些爸爸天天对着电脑,把精子都给辐射坏了。

    。。。。。。。。

    前两天,隋媛在医院里见到了前来探视的张蕾,张蕾要了她的微信号,并且把她加
进了“坚强妈妈”微信群。说起来,这个群还是隋媛的提议。隋媛在美国做过特殊儿童
教育政策的相关研究,也发表过一些论文。目前为止,ABA行为疗法(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和语言治疗(Speech  Theary)是经过科学验证过最有效的治疗
自闭症的手段。隋媛浏览了一下微信群里的文章,发现几乎没有家长提到过这两种手段
。她把群里的发帖分为两派:一个是纠结派;一个是偏方派。纠结派主要是纠结三件事
情:一个是宝宝到底是不是自闭症,虽然他们大多数已经拿到了医院的鉴定,但家长总
是有各种各样的怀疑;二是纠结怎么得的,污染、辐射、疫苗等等都成了罪魁祸首。三
是什么时候宝宝能完全康复,和正常人一样。偏方派就是各式各样的非主流方法:比如
忌食或者偏信某一种食物和药物等等。谁要是道听途说的发一条说吃啥有用,其他的人
就一窝蜂的跟上去。
    说实话,隋媛真得十分同情这些自闭症儿童家长,国内她接触的不多,但在国外,
她亲眼见过一个小朋友“上了脾气”,在机场撒泼打滚,家长要死死的把他按住才能制
止他。美国的自闭症宣传比较到位,很多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特殊小朋友,即使这样,
隋媛仍然感受到他妈妈的那种羞愧和无奈。
    其实,美国的特殊教育已经非常成熟了。在隋媛所在的那个州,新泽西,一旦拿到
专科医生的自闭症鉴定,政府就会按照症状的程度,每周都派专家去小孩家里做治疗,
同时指导父母如何教育这种特殊小孩,这个叫做Early Interverion Program,隋媛就
做过相关的工作。孩子三岁以后,可以去政府免费的特殊幼儿园,在那里系统性接受
ABA,ST和PT(physical theray)等等各种治疗手段。等孩子到了学龄,根据他们的轻
重,可以做两种选择,情况比较严重的,所谓低功能自闭症患者,去特殊学校,在哪里
主要以学习语言和生活技能为主;情况好一点高功能患者的,就可以去公立小学跟其他
小朋友一起学习,但他们出入都有教学助理跟着。还不时的上小课,以便于老师实时掌
握他们的情况,对课程难易做相应的调整。
    隋媛真心希望能把这套成熟的政策引入中国。但是美国的这套方法之所以可行,背
后就是有大把的银子。他们的特殊教育经费是在当地的房产税中抽成。这是一个只出不
进,只能由政府承担的巨大数额。跟政府打交道,那涉及到教育政策制定的问题,不是
小小的隋媛能说上话的。
    还有一种私立学校的路子,但是一些以往的经历让她现在再也不敢涉足。“即使什
么都不做,也好过被人利用”,那段经历让她长了这么一个教训。那是一家口碑不错的
学校,一年前隋媛只有两周的探亲假,去掉一些旅游和杂事,她在这个学校申七天的义
工。等返美都半年,她有一次浏览那个网页的时候发现她的教学照片和简介居然全挂在
上面,题目还是我们学校正式聘请了美国教育专家隋媛女士。太可怕了,隋媛写了几次
邮件都无果后,只得找鹿鸣。还是鹿鸣找了公司的代理律师给他们发函才撤销的。事后
,隋媛还庆幸,这幸亏是一家正规学校,要是不小心给那种“让孩子穿着棉袄拉练”的
黑学校背书,那可怎么办?

    这些经历唯一的好处就是让隋媛见证了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可以说目前国内的特殊
教育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暴利产业。究其原因自然是一旦把这种公益事业用商业行为运营
,在没有完善的法律条文的约束下,只会滑向暴利这一个深渊。商业行为天然就是要追
逐利益的,一般有两种方法,一个是开源:高学费,这样自然导致经济条件尚可的家庭
倾其所有;经济条件不行的家庭望而却步。另一个是节流:省成本。隋媛对这点还是体
会颇深的:自闭症是一个谱系非常宽广的精神疾病,很难对他们的程度进行精确的划分
。再加上自闭症儿童大都存在注意力缺乏这个问题,因此最好的教学方法就是一对一,
最多也是对二、对三。但是隋媛参观过的几乎所有学校都是设分级课堂,为了省成本嘛
:把学生根据程度分为几组,大概每组十几个到几十个人不等。这样的大课堂,即使老
师再专业,也无法做到有效的训练。

    隋媛在书店闲逛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本书《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突然间灵光一闪
,为什么不培训自闭症的儿童家长呢?隋媛的设想就是把一部分的自闭症儿童家长召集
起来,对他们进行一个短期的培训,培训的内容不需要是那些书本上的知识:比如自闭
症到底是什么?如何得的?有多少康复的几率等等。就是教那些家长怎么样跟孩子玩,
跟孩子对话,甚至怎么和他们吃饭、学习、生活。把ABA、ST、PT的方法融进去。也不
需要家长掌握这些名词,就专注在怎么运用就可以了。
    这种培训有两大好处正是对应私立特殊学校两大弊端的:首先高学费不存在。即使
对家长的培训是收费的,而且为了成本考虑,有一定的数额,但是因为成人的学习能力
是特殊儿童都无法比拟,如果有一个专业的老师运用正确的方法,家长就可以在很短的
时间掌握这些知识的。第二,不存在大课堂。每个家庭里面都是一对一,而且这个课堂
可以设在随时随地,孩子接受治疗的时间是专业的学校几倍以上。隋媛把这个想法写成
了论文,发在一个国内级别很高的期刊上。论文嘛,发表不就是为了束之高阁的。但是
隋媛多少还是有点野心的,她想如果有机会就把这个想法实践一下。

    因此在美国的时候,她就建议张蕾成立“坚强妈妈”微信群,把自闭症儿童召集起
来,等这次回来听说这个群已经发展到几百人,隋媛毫不犹豫的就让张蕾把她加进去了。

    该怎么开始呢?隋媛虽然还没有具体计划,但是以往跟人打交道的经验告诉她这可
不是个容易活。教授家长快捷高效,这只是相对教授特殊儿童而言。对于国内的一些人
的固执和排外,她可是深有感触的。婆婆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她甚至都可以想像得到一些画面:比如说你跟他们讲,不要在纠结是不是、不要纠
结原因、不要纠结治癒率,就是用目前为止,经过实验验证过的最好的方法帮助孩子,
不要在纠结中错过最好的治疗时间;估计过后家长还会问“老师,我妈说聪明的小孩说
话晚,是不是啊。”晕!你举各种例子介绍什么是ABA行为疗法,怎么样把目标分解、
强化、辅助?下课之后,依然有人问你,老师,“紫薯是不是转基因,能不能跟孩子吃
啊。” 再晕!隋媛说话又有点较真,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鸡同鸭讲”的场景。

    怎么说服别人,这还真是个本事,等会儿见了陈柔得向她取取经。

    “我的妹妹是海归的教育专家,我这次邀请她加入我们群。”
    不好,隋媛自觉还没准备好,张蕾已经把她现身了。
    看到这儿,她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张蕾打个电话嘱咐以下。电话接通,简单问过好之
后,隋媛委婉的说让张蕾实事求是,不要吹嘘她的情况,张蕾说好;隋媛又想起来告诉
她还得需要一些时间,先了解一下情况,把思路整理一下,再和大家沟通交流。张蕾笑
着说不要让她太紧张,我们家长肯定都听她的。然后张蕾又问起上次给隋媛的玛卡,隋
媛做了没有。
    “玛卡?”隋媛这才想起张蕾上次是给过她一包东西,被她放到最上边壁橱里了。
    “那个对降糖最有好处,给舅妈(鹿鸣妈妈)炖点排骨汤、牛腩煲的时候加进去可
补了,说是比人参还好呢。”
     “补”和“降糖”不是矛盾吗?他们老鹿家祖上难道都是中医?一个个都那么信。
    “哦”,隋媛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想着,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啊,她可不敢让婆婆乱
吃东西了。排骨?牛腩?医生不是说不让给婆婆吃红肉吗?隋媛一看表,没时间跟张蕾
解释了,就先应付着答应了。
    阿姨已经做好了饭,她要赶紧送去,跟陈柔还约好1点去健身呢。

    一节45分钟的有氧课,再加上半个小时的瑜伽课,隋媛的身体和心灵都得到最大程
度的放松。健身是最好的一种积极休息方式,隋媛每周都去泡健身房也有几年历史了。
即使是刚在生了宝宝和论文写作最紧张的时候,她依然坚持适度的锻炼,这已经成为她
的一种生活方式。   
    因此当陈柔跟她约好一起去健身,她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不同于陈柔那么的执着于瑜伽,她更喜欢各种有氧和快节奏的zumb,随着汗流浸透
全身,她的整个身体和大脑像是电脑被点击了“清空回收站”一样,一周的疲劳和烦恼
一所而光。
    “你可以啊。”在更衣室,陈柔伸手捏了下隋媛运动bra下面的紧致肚腩,“原来
这就做叫做“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记得大学的时候只是瘦,现在才真是有身材。”
    “还是不好,腹肌这个地方最难练,还有这儿,腰部这儿,跟这些脂肪是要奋斗终
身了。隋媛一向对自己要求很苛刻,并不那么容易轻易满足。“其实还是强度不够,我
在NJ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要一天做200个squart,还说这是 “a piece of cake。”
    “那你能做到吗?”
    “还行吧,跟过一阵,后来太忙,也就算了。”
    陈柔突然意味深长的说,“生了宝宝之后练得吧,你跟我讲讲,squart锻炼什么呀
?”
    “翘臀啊?你以为?”其实她知道陈柔问得什么,她可不想在这个地方跟她胡说八
道,赶紧转移话题,“你的瑜伽练得不错,就是那个倒立的动作我做不起来,只能选择
老师改编版的。”
    “那是上肢的力量还不够,多练练就好了。”
    “好难,唉,都怪我爸,从小就是整体让我保护手指,不让拎重物,现在再练就太
晚了。我有几个拉伸做得也不好,主要也是现在静不下心来,那个音乐一响,过不了多
久,我脑子就走神。
    “贤妻良母吗,不就想着几点接孩子,几点回去给老公做饭,哦,现在还有婆婆,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快了,就这两天吧,估计就是这个周末。累死我了,等她出院我可得好好计划一
下。”隋媛边说着边伸手捏了捏后颈的地方,觉得哪里还是有些酸麻。
   
    她们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走出健身去。隋媛一看现在才三点,不如索性再
多等一会儿回家顺路接呦呦,就和陈柔商量着来到休息区。
   
    “你就是玩呗,有空就去你们公司指挥一下,当初不是用你的名字吗?正好你也是
学教育的,中介多合适啊。”
    “玩是不会玩,从小就是绷得那根弦紧了,健身还可以,发呆睡觉逛街之类的老是
感觉是在浪费生命。去鹿鸣公司他肯定不愿意得。鹿苑中介,是用我们俩的名字,他必
要的时候也可以找我帮忙,但是我是不能干政的。不开玩笑,我们可是签署了条约的双
方都属了名的,在我们家抽屉里搁着呢。”
    “你们可真逗,开夫妻店不挺好的吗?”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得。他不是也想利用我的头衔吗,我英语比他的好,多少可
以帮点忙的。但是后来他给我讲了一个笑话,我觉得还是他说得有道理。”
    “哦?他怎么说得。”陈柔好奇的问。
    “他说,以前有一个道士,几十年的修行,人人都说他快要得道成仙了。然后有一
天,当他回到家乡的时候,一个邻居大爷只要在大街上喊一声他的小名,那端着的架势
就全没有了。他说我就是那个会喊他小名的人。”
    “哈哈哈,那到真是。他在那儿当老板开会呢,你这儿要是张口就指挥,你说他听
还是不听。哎?要不你去我那儿吧,真的,我真的认真考虑过。你说以前吧那些大奶就
跟老公较净,我帮得了她们;现在人家都想开了,傻子才跟男人认真呢?都跟孩子较起
劲来了。现在家家都是问我怎么教育小孩的?这儿我哪知道啊,你来帮帮我吧。”
    “哎?好主意。就是8月份不行,你知道我们有那个夏令营program,之前和之后都
可以。”隋媛先给定了时间,然后她又想到一些事情,越来越觉得可行,“我那天看了
个亲子节目,一个妈妈回家发现儿子把糖吃了,诗也没背,劈头盖脸的就训孩子。吃糖
的事情,你事先没设好规矩嘛,我们呦呦吃cookie,我就是一天给他两个,让他自己决
定什么时候吃都可以,但是只能就是这么多,养成习惯以后,饼干放在那里,他都不会
多拿的。还有诗,本来就是要讲要读的,可以借助来学汉字,为什么要逼孩子死记硬背
。你不知道,我在下面看都急死了,多好的孩子,家长不会教。我也不是show off,像
这样的家长真的应该找个像我这样的教育顾问好好咨询一下。”
    “好啊,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有空就去我那儿,忙完我们就一起来健身,挣了
钱我们平分。
    隋媛没有立刻回复,她注意到陈柔后面有个一袭黑衣,身材纤细的女人在看她们,
她便小心的碰了碰陈柔的胳膊,“哎,你后面有个人刚才好像认识我们,你回头看看,
应该不是找我的。”
    陈柔没有回头,她担心是她的“病人”,她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但到底还
是有点好奇心,于是从包里掏出粉底,打开里面的小镜子,透过反光观察到底谁。
    “不知道,想不起来了。”陈柔把粉底合上放回到包里,过了一会儿,那个女人也
走了,临走好像又往这儿看了一眼。
    “我们走吧,早点去接呦呦,我还要考考他上次给他讲得故事还记得吗。”陈柔边
说着提包边站起来,隋媛也站起来跟上她。

    两个人一起走到门口,正打算离开,隋媛听到大门口的两个工作人员在那儿窃窃私
语,像是分享什么秘密似的,什么”沈静”、“严导的女人”、“私教”、“别往外传
”之类的一些词语碎片传到她们耳朵里,隋媛对这种八卦行为很是反感,她只想快步推
门离开。
    “哎,你下周还来吗?”陈柔突然问她。
    “嗯,应该没问题,等周日晚我再联系你。”
    “你等会儿,我去要个schedule,看看下周有什么课,我们一起来。”陈柔不等隋
媛说完,便转身离开。

    隋媛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陈柔,却听到了她的声音:
    “静宜?”
    “佳慧?我刚才看着就像你,没敢确认,还有你那个朋友。”
    隋媛循着她们的声音,找了回去,发现陈柔果真是和刚才那个黑衣女子聊天,原来
她叫沈静宜。隋媛知道陈柔以前的名字就叫陈佳慧,所以她们应该没有认错。
    “这个是我的好朋友,隋媛,你认识吧,实验初中的。”陈柔拉着隋媛向沈静宜介
绍。
    “当然认识吗,实验的校花吗。”沈静宜说。
    “啊?说我吗?”隋媛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还有这么个名声,“有陈柔在,别
说校花,班花都轮不到我吧!”
    “你可不知道在我转学之前,静宜可是我们班所有男生集体公认的女神呢。”陈柔
又把球踢回给了沈静宜。
    “哈哈,我们不要在这儿说了,要不然让别人听见说:这三个老女人太可怕了。我
楼上有间VIP的休息室,我们去哪里聊。”沈静宜建议说。
    隋媛看出陈柔是乐意的,她看了看表,还有十多分钟的空闲,也点头说好。

    “我们都不知道这儿还有这么高档的地方。”坐在VIP的沙发上,陈柔打量着四周
说。隋媛觉得她的语气有点夸张。
    “环境还行,主要是我的那个私教推荐这儿的,家里的器械不够多。”沈静宜说。
    两人就这样你一眼我一语的聊了起来,就是update各自的情况和她们初中的一些事
情。隋媛一看也插不上话,有点走神,呆呆的看着外面健身器械上的人,突然想起自己
能看得外面这么清楚,那刚才怎么看不见里面呢?随即又想起这肯定是那种特殊的玻璃
,都能普及应用到健身场所了。祖国的科技水平和经济实力又一次震撼了来自“大农村
”的隋媛。
    “3岁的小朋友有这么叛逆吗?这事得问媛媛,她可是海归的教育学博士。”陈柔
转头拍了拍隋媛,看她正在看表,“你先给鹿鸣发条微信呗,我们再聊一会儿。隋媛不
忍扫了陈柔的兴致,只好先抱歉“我一会儿再回答你啊。”其实她刚才走神也没听清沈
静宜问了什么。
    等她发完消息,正准备参入话题,突然听见陈柔惊讶的问:
    “3岁、8岁、12岁,你到底生了几个,三个?不会吧,不要吓我啊!”
    “是四个,老二和老三是龙凤胎,所以是两个8岁的。”
    “啊?那么厉害”,今回连隋媛也加入了惊诧和声部。
    “叮叮”,鹿鸣给他回复了,“今天正打算我接呢,你也早点回来,一会儿有惊喜
。”
    “惊喜?”说实话,隋媛最害怕鹿鸣的惊喜。
    “给我看看吧,到底你跟了什么牛人啊。”原来她们已经聊到孩子她爸的话题上。
    按耐不住好奇心,隋媛也凑过头来一起看沈静宜手机上的照片,是张全家福。果然
是四个小孩,龙凤胎站前面,大女儿站到父母身后,调皮的露出脑袋,最小的宝宝坐在
爸爸腿上。在看那个父亲,凝重的神态书写着他的阅历和故事,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隋媛看着面熟,还没想起来是谁,只听陈柔尽力压低她惊讶的声音说:“严导!你
太厉害了。”隋媛也记不清这是陈柔见了沈静宜之后第几次夸张的称赞,不过正如陈柔
说的,那个真的是著名导演严知舟。她突然想起在门口叽叽喳喳的那两个人,原来”沈
静“就是“沈静宜”啊,那个尾音她漏听了。
    “不要传出去啊,他会不高兴的。”沈静宜嘱咐说。
    “放心吧,这点分寸我们还是有得。”陈柔替自己和隋媛都打好了保票。“对了,
你还有小孩子的问题要问媛媛吗?”
    “今天先算了吧,改天请你们去我家玩,我们再好好聊。”沈静宜看出隋媛好像有
事的样子,知趣的她可不想为难别人,但她突然又想起来什么,问了一句:“你怎么学
教育学了呢?不弹钢琴吗?”这话是向隋媛说得。
    “啊,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弹钢琴呢?”隋媛疑惑的问。
    “以前不是几个中学联合搞了个文艺汇演,我有个舞蹈,在后台见过你。记得你有
个钢琴独奏的,当时你一袭白裙,弹奏的是贝多芬的《月光》,我现在都记得。”
    “是吗?好像有那么回事。”按照道理她应该也称赞一下沈静宜的舞蹈,但她怎么
也想不起来那次见过她的经历,害怕说多了会出错。只好讪讪的说:“我后来也练得不
怎么,慢慢的就放弃了。”
    “好可惜啊。改天你去我家,听听我儿子弹琴吧。”沈静宜边说边做出了要起身的
姿势。
    “好,我有你的微信号,到时候你安排好,给我发过来就行。”陈柔也看出沈静宜
的意图,站起来拉着隋媛起身告辞。

    在路上,陈柔终于回复了她说话的正常语气。但是隋媛看她懒懒的,也不想打扰她
,“什么惊喜呢?”她突然又想起鹿鸣的微信。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