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3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上)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5日16:47:29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16:47:29 2017, 美东)

6

    丢一块石头到湖心,当心里荡起涟漪的时候,很多人都有一套独门秘笈去化解,有
的人会跑步健身,有的人会变身工作狂。总之都是集中精力去做一些机械性重复劳动,
隋媛的法宝是做饭,比如今天,她在超市里就计划了四个菜,香煎三文鱼、水煮牛肉、
清炒油麦菜和凉拌豆腐干。当然还有呦呦的peanut butter Sandwich。
    但是今天的厨艺秀得真的是不太顺利。先是三文鱼煎糊了,水煮牛肉里盐放得多了
点,油麦菜炒得有点过,用刀子划豆腐干的包装时候她又割破了手。
    “就这样吧。”隋媛赌气似得贴好创可贴,把品相不太好的菜一一的盛到了盘子里
。儿子的Sandwich可得好好的做(这个也没什么做不好的),隋媛小心的拿出一片吐司
,很均匀的涂抹上刚买来的peanut,一边抹一边读成分标识,里面明明没有butter啊,
等呦呦回来告诉他。“呦呦回来?”隋媛突然“啊”的一声大叫,再看看表,已经5点
多了,离呦呦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怎么会这样?”隋媛对自己充满了自责,她慌慌张张先是找衣服,紧接着又想起
来现在出门也太晚了,又赶紧慌慌张张的打电话给鹿鸣,
    “呦呦,你接了吗?”隋媛小心翼翼的问。
    “接了啊,在我沙发上看书呢。啊,等等,你儿子问你不是说好妈妈接的吗?”
    “啊,我。。。那你怎么去接了呢?”隋媛不敢说自己忘了接儿子的事。
    “我不是每天闹钟都提醒吗,4点一刻准时出发接儿子。我还有点事情,可能还得
一个小时才能回去。”
    “呦呦饿吗?”
    “他说他不饿。”鹿鸣在电话那头问了呦呦以后说。隋媛心想肯定是公司里的人给
呦呦零食吃了,要不他怎么会不饿。但是今天她办的这些糊涂事怎么还好意思指责他人
呢。她只好温柔的嘱咐鹿鸣尽量的早点回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还有一个小时?”隋媛拖着腮看着盘子里的菜,“既然绕不开,索性好好理一理
吧。”

    有没有一种情况,还没见过本尊,爱慕的种子就悄悄的在心里生了根,他从此就成
为她男神呢?
    有,读他的文字。
    隋媛和陈柔一起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那是必然的,隋媛从小就是学霸,陈柔虽然
初中的时候有过一番挫折,但是底子好,在好友隋媛的帮助下,成绩很快就上去了。
    一中有个校刊《麦田》,估计校领导也很为这个刊物头疼过,因此是不定期的,时
办时停。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最是情窦初开的季节,这个“情”真的不一定就是大人
担心的那种早恋,可以对周边任何人,任何事情,在这个年纪开始有了一丝丝的独立、
朦胧而又自以为很成熟的想法,《麦田》上面自然也少不了这种风格的文章。校方很是
为难,鼓励学生写吧,怕家长责备他们让孩子不务正业;禁止吧,这么大的学习压力,
总得有个火山口疏导一下。最后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刊物的主编就是找那种成绩最好的
学霸,他们的成绩很少会因为学习时间的变化而波动。   
    说实话,真正的学霸不是家长逼出来的,也不是熬夜补习出来。他们就是生来就掌
握一套学习的本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get到教科书里的重点,老师每节课的要旨以
及出考题人的意图。这种学霸的成绩不一定和学习时间和强度成正比,校长记得早些年
出过一个状元,他的特点就是能睡,每个早自习都是趴在桌子睡过去得。等老师发给他
卷子的时候还得先摇醒他,他总是揉揉眼睛,带上眼镜才知道这节课要考上什么。但即
使这样,只要一考就接近满分。近几年这样的大仙儿很少出了,校长只记住两个能接近
这种大仙儿水平的人。一个是罗逸,一个就是隋媛。
    因此隋媛自然成为《麦田》的第五任主编,隋媛还记得那是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她
躲在学校的图书馆,靠着热烘烘暖气片,翻看历届的《麦田》的杂志,有一些不错的小
散文,有写初恋情怀的;也有些与父母交流的。就这样翻看着,她渐渐的被一个中篇小
说吸引住了,现在想来那个故事也是窠臼,无非还是少男少女的,不对,那个根本就不
是故事,就是一些他和她是同桌然后很多聊天和其他的交集,但是没有故事,是没有故
事的故事,但是那种感情就在那字里行间。其他一些很多是时评和杂文,还有影评和游
记,这是一个高中生能写出来的吗,他的那种广阔的见识和深沉的思考你就是能透过那
些纸背touch得到。那一阵,隋媛很迷鲁迅的杂文,各种集子一本本的买来看。罗逸的
一些思考就让当年的隋媛感觉到像是鲁迅那样的深度,但他不犀利,就是很平和,娓娓
道来。后来隋媛读得书多了,在民国时代她还爱上了两个人物,胡适和林语堂,她又想
起了罗逸的那些文章,在她心里,那就是三个人的文风的合体,有些奇谈怪论还很像她
爸爸说过的话。啊,这是多么高的评价。多年以后,隋媛也很爱写这些小文章,现在想
想,应该就是受了他的影响,但是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还是拿不出手。

    此外每期都有一个专栏是推荐和点评的一些现代诗,从徐志摩丰子恺戴望舒蔡其矫
余光中到顾城北岛舒婷海子等等,隋媛记得有一期刊登的就是戴望舒的《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罗逸 荐)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隋媛只是把它种在了心里。
    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清华的校园里。清华北大有学生相互旁听的惯例,毕竟靠
的那么近,骑着自行车也就15分钟就到了。隋媛大二的时候开始浏览清华的课程,看见
的有一门古建筑赏析,想起自己的一个老师就经常唠叨现在的中文系学生知识面太窄,
对古典文学里涉及到的一些古建名词完全没概念。她最初也是抱着听着玩的心态去了清
华。大礼堂里足足有200多个人,然后她在听到老师介绍这节课助教的时候,心里突然
一怔,那个熟悉的名字又再次在耳边想起。

    “你也是Q城的。”
    “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你背包上的挂饰,里面的那个照片是我们城市里的地标建筑。你是一中的
?”
    “嗯,我知道。”
    “你是清华的?几字班的。”
    “我是隔壁的,99级的”   
    “哦,对了,我好像也听我们班主任说过说去年有个女孩考进燕大了,让我打听着
照顾一下。后来忙起来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下了,不好意思啊。”
    “没有关系,反正我也来这么久了,什么都熟悉了。
    “呵呵,听出来你还是生气了。一中的还有考到北京来的吗?”
    “还有一个,是我的好朋友陈柔,她在人大。”
    “怎么都是女孩啊。一中的男生怎么不行了。”
    隋媛微微一笑。终于,在这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她成功的动用了小心思让罗逸注
意到了她。

    古建筑赏析的惯例是要有一次实地考察的,那一年的地点是安排得是山西的佛光寺
,这也是循着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的足迹。
    在去的路上,身为助教的罗逸忙得丢不开手,点名、报时、解说等等。终于在自由
解散之后,他可以喘一口气了。
    “这个相机看着不错。”
    “老板的,我可买不起。”老板是清华的研究生对导师的称呼,隋媛知道罗逸的家
境,他说这话也是开玩笑。
    “你站在这里,我给你照一张。”
    “可以吗?不是老板的吗。”
    “没事,反正照回去也是我冲洗,我把你从那堆斗拱廊柱里挑出来就行。”

    后来呢,照片是等到了,夹在一本小说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集《白夜》,这部
小说以及这个作者也是他们这么一路上聊过来的。那个早晨罗逸把书和照片匆匆的交给
她就消失了,照片的后面贴了张便签纸“我家里有点小事情,先回去处理一下。书送给
你了,好好保留,等我回来。”
    等我回来,但隋媛一直没等到,那真的是最后一面了。
    罗逸还是没有出现,始终没有,后来隋媛知道他退学了,没有继续读研,大概是出
国了。
    直到今天。
    从陈柔那儿才能把整个故事串起来。
    大概就是他父亲犯了事被抓了,罗复生腐败案。
    “我有时候问他,你家床底下有没有藏金条、现金什么的?”陈柔笑着描述他俩之
间的玩笑,“他说等我回家找找,找着了咱立马在北京买房。”
    “啊?找着了吗?”隋媛认真的问。
    “哪有啊,你也太好骗了吧,人家父母都是读书人。”
    后来他去美国Cornell读了个工程学专业(原来曾经还这么近,也只是几个小时的
车程),听陈柔说他把能赚到的所有的钱都寄回家里。据说有次连房租都没有,就在学
校的实验室里凑合了几个晚上。
    这些只是波折的开始,等他回来发现的妈妈得了肾病,每年光透析又要几万块,后
来罗逸把他赚得所有的钱凑在一起,给他妈妈做了换肾手术;更麻烦的还是妹妹,他爸
爸出事的那年,他妹妹正在当地读大学,男友就在那个当口提出来分手,他妹妹受了些
刺激,刚开始还不察觉,后来情况就变得越来越糟糕。就是在那最严重的几年,罗逸把
他妹妹接到北京来,到处找心理诊所咨询,因此才结识了陈柔。
    “他就算是个贾宝玉,也是个抄了家的。”陈柔现在这么说他。

    隋媛还在怔怔的回忆着,低头一看,儿子已经睡着了,柔和的台灯照着他那粉嫩光
洁的小脸,让人忍不住想亲。隋媛合上了故事书,给呦呦塞了塞被角,才舍得关上台灯
,轻轻的带上门。

    “那是谁啊,”鹿鸣在笔记本上和别人聊天。隋媛扫了一眼,发现全都是申请信,
PS等工作上的事情。
    “曲姗姗,你前天不是见了吗?”鹿鸣边继续工作边说。
    “这照片怎么不像她呢。她有这么瘦吗?”隋媛双手随意的搭在鹿鸣的肩膀上,低
头凑近电脑,“还不如本人好看呢。”
    “我觉得也是,本人也就一般,北京像这水平的小姑娘多了去了。跟我老婆可没法
比。”作为一个已婚多年的男士,鹿鸣对隋媛这番话里的套路一清二楚,而且他还知道
到她那双手那可不是随便那么一搭的,那对于心跳波动的感知能力可比最高精确度的测
谎仪都灵敏多了。他继续漫不经心的说到:“现在人都这么修照片,一个个跟葫芦娃里
的蛇精似的。”
    “怎么修的?”隋媛还没完。
    “美图秀秀吧,我也不太清楚。“
    “手机的app,可是相机里的照片怎么转到手机里去得?icloud?”
    “什么相机?手机? icloud?”鹿鸣被绕糊涂了,停下手想了几秒,然后才想明
白,“现在人都用手机拍照的,哪像你拍这个照片还得用单反。”
    “你告诉我怎么下一个软件,我也修修图。”
    “可别吓唬我,我可不想床边上躺着个蛇精。你先睡吧,我把这封自述改完就去找
你,脱光光在床上等我。”鹿鸣边说着边拍了拍放在他肩膀上隋媛的手。
    “去你的。”

    “说你爱我。”隋媛像一条蛇一样,两只手紧紧的勾住鹿鸣的脖子不让他起身。
    “说啥啊,今天怎么不一样了。快点,别闹了,我要去喝杯水。”
    “说你爱我。看着我眼睛说,要像“Family Man里面在楼梯上男主对女主说得那样
。”
    “什么Family Man, 早忘了。”鹿鸣终于挣脱了隋媛双手。
    “早知道我就应该在之前提要求。”隋媛盯着鹿鸣的背影恨恨的说。
    “哈哈,晚了吧,下回长点记性啊。我说你这种女人啊,比那种要包包要首饰的还
烦,累心。”鹿鸣喝完水回来,再次躺倒床上,从隋媛背后伸手把她扳过来,真的看着
她的眼睛说:“我爱~你啊”,但他故意的把爱字拖长音,结尾还加上啊字,隋媛忍不
出笑场。
    “讨厌,我不要搞笑版的,再说一遍。”
    “我。。。。。”
    电话铃不知趣的响了。

    “我爸的。”鹿鸣边说着边接电话, “什么?食物中毒,110?在哪个医院,啊,
啊,我就是开车过去。你盯着手机,保持联络。”
    “我妈食物中毒打110去医院了。”鹿鸣神色慌张的对隋媛说。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