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82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上)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5日16:45:20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16:45:20 2017, 美东)

4

    机场实在是个容易让人心情烦躁的地方。到处都是熙攘的人群,凌乱的行李,还有
各种不搭调的噪音。 旅客多是神情疲倦,两眼放空,双脚机械的fellow人群,按照指
定的地方寻找出口。
    等待着他们的也是各色人都有:有的举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某某先生或者某某女
士,举牌子的人神情漠然,不时的打量着四周,偶尔也看看手表,只有当大规模人群出
没的时候才会警觉的抬起头,两眼只在一些单人出行,特定的年龄范围检索。等到见面
,先是像对暗号似的互为姓名单位,然后是礼貌性的寒暄握手。但是很快就会忘了对方
长什么样子,毕竟将来他们也没有什么交集。
    还有一种是跨越两个年龄代的,年轻人接父母,或者父母接年轻人,这个就更有意
思了。你看有一种是见面后非常有礼貌,夸张的叫着“爸妈”,争抢着拿行李,大多数
都是翁婿者婆媳。相反那些一见面就开始数落的。“怎么才来?”“怎么穿那么少?”
“什么什么怎么没带?”那才是亲爸妈。
    当然在出口处每天都不会少的就是手捧玫瑰的年轻小伙子,现在中国是什么年代啊
,年轻的男女朋友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接吻早以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乃至于在机场这种
地方男友朋友重逢时不这么做反而显得有些不自然。女孩子看见玫瑰后欢快的呼声和笑
声为繁忙的机场大厅增添了一道色彩。

    此刻在出口处等待的也有这么一位中年男子,应该有30多岁了。他中等身高,175
公分左右,有点偏瘦,头发理得很有型,两侧寸长,干净利落,上面的头略长点,可能
是刚刚洗过,看着也很是清爽。他的眼睛不大,眼神很伶俐却又有些柔和,带着黑色宽
框的眼镜。穿一身深蓝色的夹克,白色的衬衣,牛仔裤,休闲鞋。这位男子多么帅倒是
谈不上,但是给人感觉很舒服,略带些文艺气质带又不彰显。细节很重要,男生在出门
前对自己的穿衣装扮稍微用点心,比如头发洗的干净,如果贴近能闻到男士洗发水的味
道最好。衣服不求太高端,但是搭配一定不能犯大忌。这种用过心的但又让人觉不出刻
意的感觉对女生来说刚刚好。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典型。
    看得出他像是要接女友或是爱人的,比较奇怪的是他手里捧着的不是玫瑰而是一盆
蝴蝶兰,墨绿色的叶子配上淡紫色的花,香气四溢,沁人心脾,花种在一个中等大小白
色编织文理的花盆里,十分的淡雅又别具一格。

    你要是注意到他身边的另一个人可就有点奇怪了。那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生,身高
到那个男人的肩膀在多一点。头上带一个很俏皮的棒针帽子,留着卷发,一张圆脸,眼
睛也很大很圆,五官很适合做那些俏皮可爱的表情,厚厚的围巾掩盖了两颊的婴儿肥。
她穿着个与帽子同样风格的毛衣,也看不出来胖瘦,下面是打底裤,和一双刚到小腿的
雪地靴。女孩看样子有二十四五岁,正式穿衣打扮最容易的年龄,可以走休闲可爱风,
也可以秒变小熟女,看这个女孩的穿着就是满满的卡哇伊,但是一些小配饰,耳环和还
有特意做的指甲又很用心,显得小女人味十足。
    有点看不出这两个人为什么搭一起在机场接人。

    “如果你觉得累,就先去那儿边椅子上躺会儿。”那个中年男人对身边的女孩子说。
    “不用了,我害怕你一会儿见了老板娘,就兴奋的把我忘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还得打车回家。”那个女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他笑了笑,但是不知道如何接话,半饷才说,“瞧你说的,我们有这么坏吗。”原
来他是她的老板。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然后他一眼就看见隋媛冷着脸出来了。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鹿鸣。

    他先是快走几步上前,接过隋媛的行李车,把手中盆栽递到她手里,两手抱过隋媛
,故意夸张的在她耳边说,“老婆回来了,怎么苦着脸,头等舱里的空姐欺负你了,我
去找他们算账。”
    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隋媛对鹿鸣的调侃毫不领情,她轻轻推开鹿鸣的手,转身把
花放在行李车上,刚要说话,一抬眼看见对面那个女孩,像是跟鹿鸣一块来的。不等隋
媛开口,鹿鸣先说话了。

    “那是我们去年刚招的人,曲姗姗,你们通过电话的。”鹿鸣先是大声的说完这句
,然后他再次把隋媛揽到怀里,放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我跟你说,你别乱想。我也
是刚回家,就接到她的电话,她还在公司里加班,不小心用了保洁阿姨新换的洗手液,
结果手上胳膊上都起了湿疹。在我们公司里出的事,我当然要负责了。赶紧带她去医院
打脱敏针,正好你打来电话。这不是一打完就赶过来了。好了,媛媛,千万别闹误会,
给我留个面子。”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一切似乎都解释的通。隋媛还想起来半年前的一个电话,她发
现很多寄来的学生资料申请的是“北新泽西大学”,她人就住在新泽西,却一直没有听
说过。她特意去查,查网站写邮件还像一些教授打听,终于确定这个就是美国国土安全
局设立的一个钓鱼网站,目的就是惩戒中国的一些留学中介公司。那天隋媛赶紧的一个
电话打到公司,鹿鸣不在,她问是谁负责的这个项目,记得当时就有人告诉她是曲姗姗
。。。。。
    隋媛在心里接受了鹿鸣的解释,但嘴上还不依不饶,“你现在可真会编故事了。”
    “我怎么是编的呢,人我都带来了,不信你问。还是别问了,你可得在员工面前维
护我的形象啊。”

    “媛媛姐。你好漂亮啊!”曲姗姗走上前来打招呼,她一开口就迅速拉近了两人的
距离,“以前我看过你的照片,很像那个左小青,但是你真人好高啊,气质更像那个模
特,那个叫什么来着,杜鹃。”

    这两个明星都是隋媛很欣赏的,她不得不佩服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有“会说话”的天
赋,眼前的这个曲姗姗就在其列,夸奖起别人那么的舒服和自然。按照惯例她应该礼尚
往来的也赞美一下曲姗姗,她却对初次见面的人不好意思开口,只好友好地报以微微一
笑。

    四月初的北京依然春寒料峭,白天还好,凌晨一点多钟,气温也就刚过零度,怪不
得曲姗姗穿着雪地靴,看来人家是有备而来。隋媛又低头看了她一眼,觉得自己更冷了
,她禁不住把风衣又裹紧了一些。
    “给你穿上”鹿鸣先是把行李一一放到后备箱,然后从副驾上拿出一件浅粉色羊绒
大衣,“我在你衣橱里找到的,刚才忘了拿了。”
   
    三人一起上了鹿鸣的SUV,隋媛抱着她的兰花坐在副驾上,曲姗姗坐后面。
    “你还真把儿子放到咱爸妈家了。”隋媛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儿子的空座椅,有点没
话找话说。
    “本来真打算抱着来接你的,但我昨天才接到通知,明天下午跆拳道比赛,练了快
一年了,就指望这场露脸的,我心想让他睡个好觉,下午他爷爷奶奶也去,我们一块看
比赛,然后在一块吃个饭。你看我安排的多好。”鹿鸣给的理由完全无懈可击。
    “不,中午我们就去幼儿园接他”,隋媛赌气似的非要做一点修改。
    “好,中午就中午。你能起来就行。”
    “呦呦练得怎么样啊?”
    “他体力那么旺盛,我都打不过他。”鹿鸣半开玩笑的说。
    “我手机里有视频。”坐在后座的曲姗姗突然开口了,“在这里”,她边说着边把
手机递给隋媛。
    隋媛两眼盯着视频,别看鹿呦呦刚过五岁,小家伙学起动作来有板有眼,态度非常
的认真,两眼仅仅的盯着老师,生怕做过了每个要领。隋媛被呦呦专注的神情逗乐了,
一直幸福的看着手机,但是慢慢的越想越不对,呦呦的视频怎么会在曲姗姗的手机上,
看来她和鹿鸣经常一起去接呦呦,隋媛被这幻想出来的“一家三口”的美好画面闹心神
不宁,她自己也奇怪怎么在短短的24小时之内,自己变得这么疑神疑鬼。
    “你每周都替我接儿子,我还没给你加班费呢?”正在开车的鹿鸣,仿佛心有灵犀
似的猜到了隋媛在想什么,故作不经意的对曲姗姗说,实则是为了驱散了隋媛的疑云。
    “那是我自愿的,反正是占用公司的时间,对我来说和小朋友一起玩可比对着电脑
里做ppt幸福多了。哦,对了,媛媛姐,你儿子真可爱,说话特逗,上次我把他接到公
司,我们鹿总给他打印了个作息时间表,就是几点钟起床,几点学什么之类的。”
    “啊,那个我知道,那是我发给他爸的,然后呢?”隋媛忍不住插嘴到。
    “我们鹿总念给他听。你猜呦呦怎么说,他说:你是我亲爸吗,要不怎么会一整天
不让我上厕所。”
    “哈哈!”隋媛被自己儿子的童言逗得哈哈大笑,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烦恼顿时烟
消云散。
    “所以说,不是亲爸的事,是不是亲妈。”鹿鸣故意调侃隋媛。
    “对啊,真不太像亲妈,我都五个月没见他了。”隋媛一改平日对鹿鸣说话针锋相
对作风,突然伤感满满的说。
    “这不是都回来了吗?明天就见到了啊。”鹿鸣边说着边把一只手放到隋媛的手上
安慰她。
    “你好好开车吧。”隋媛轻轻的把鹿鸣的手推开,转身把手机还给曲姗姗。“呦呦
还有什么故事啊?讲给我听听吧。”
    “呦呦好聪明,媛媛姐,肯定随你,当然也随鹿总啦。”曲姗姗在0.01内就为自己
的小小失误打上补丁,根本不给鹿鸣调侃她的机会。“上次一块去怀柔请个客户吃饭,
人家点了个菜“炸蚕蛹”,他还问这是什么,被告知是蚕蛹,他还问是不是那个“春蚕
到死丝方尽”的蚕,还说你们真坏,用了人家的丝,还把人家炸了吃了。他那么心细,
将来一定是暖男。”
    “嗯,这点还真是随他妈妈,文艺青年,”鹿鸣害怕隋媛再数落他带着呦呦乱吃东
西,赶紧岔开话题说,“别人去机场接老婆都捧着一束玫瑰,我可不敢,她是个不能把
残花丢垃圾的人,我只好抱着盆栽了。”
    ”可是我喜欢。谢谢你这次终于记住了我的话。”隋媛看了看鹿鸣,给了他个下飞
机以来第一次的笑脸,继而又悠悠的说 “花开的绚烂也只是一时,等到枯萎了还不是
要丢掉。但只有它有根基,我是个有green finger的人,一定能让它在我手里长长久久
生长、开花、绚烂、结果。”
    她突然像是一时有感而发似的,脱口而出了一连串鸡汤文。

    “从这个入口进,不是北边那个,上次就进错了,反而不好找那栋楼。”好一阵的
沉寂,突然被曲姗姗的一句话打破。
    鹿鸣沿着曲姗姗指定的路线把车开到她的楼下。
    “现在过了三个小时了吗?”鹿鸣问。(三个小时?什么情况?隋媛想)
    “早就过了。不用把医生的话太当真的。我roomate应该回来了。放心吧,没问题
的。”曲姗姗边说着边打开车门。(估计是打了脱敏针后,不能独处三个小时,鹿鸣才
把她带到机场。隋媛像个侦探似分析得到的讯息。)
    “明天。。。。。”鹿鸣欲言又止。
    “我可是“早起者联盟”里的,每天6点在微信里准时打卡的。放心吧,明早我去
公司盯着他们几个,下午等小雪姐来了就好了。你和老板娘好好休息吧。”她一口气说
完,又对里面的隋媛挥了挥手。“bye-bye,老板娘。”

    “ Bye Bye。”隋媛微笑着挥手。
     “不错啊。”她看着曲姗姗的背影渐渐远去,慢慢的收起了僵硬的笑容,换了一
副揶揄的姿态看着鹿鸣说。
    “什么不错?”鹿鸣故意装不懂。
    “小姑娘不错啊,又漂亮又机灵。”
    “漂亮吗?没你漂亮吧。机灵的倒是真的,也挺勤快的,比那几个人都强。”鹿鸣
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

    信号灯由绿转红。隋媛一看机会来了,先是迅速的伸手把车挂到N档,不等鹿鸣反
应过来,就在他的腿上狠狠的一扭,“你骗我说你在洗澡?在那洗得?和谁洗得?”

    “哎呦,你好狠。”鹿鸣夸张的大叫。他正想要报复,红灯突然间变成绿灯了。后
面的车不友好的滴滴起来,鹿鸣只好无奈的先挂好挡向前开。

    “等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鹿鸣故意装作恶狠狠的说。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骗我。”隋媛诚恳的说。
    “我真没想到要骗你,每天不也是那个点洗澡。当时就是害怕越解释越乱,怕你埋
怨我要去接你还去忙别人的事情。”
    “好,这次就算了。你要答应我不能骗我。你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在开车啊。回家再看,看哪都行。”鹿鸣又开起玩笑。
    “以前我们是有ticket rules,那是在美国人际关系那么简单。现在不行了,北京
一大堆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我真的不放心。所以以后取消ticket rules。你什么事情都
要告诉我,尤其是这种贞操问题,就算心里有点想法都要告诉我。”隋媛依旧正色道。
    “呵呵,女神也有压力了。好,我答应你,没有什么ticket rules,心随时让你看
见。”鹿鸣知道隋媛的较真劲又上来了,不好好回答她,她还会不依不饶的。
    ticket rules,是他们的婚姻守则之一。源于刚到美国得那几年,两人都没什么钱
,也不会管账。偏偏美国的一些制度还非常的繁琐和严格,有先消费账单后寄到家里的
,有先刷卡每个月统一还的,有先扣税每年再在填表申请,还有一种自然是开车所造成
各类罚单。两人经常一头雾水,各种纰漏在所难免。很多是处理晚了,加倍的罚单纷至
沓来。终于有一天,隋媛在接到鹿鸣的加倍的超速罚单后崩溃了,两人大吵一架,鹿鸣
虽然承认拿到罚单和忘了付款都不对,但是也埋怨隋媛从来不管账,只会在鹿鸣出错的
时候不停的指责。
    日子还要过下去,慢慢的隋媛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开始寻找解决方案。他们把
一年来所有的罚款账单凑到一起,算了算其实也超不过一千美金,与其为了这些钱无休
止吵架,还不如两人和和美美的,再想办法把钱赚回来。因此,隋媛和鹿鸣签署了“
ticket rule”。鹿鸣当然要吸取教训,更正态度,尽量避免罚单,但是如果偶尔能接
到,因为隋媛也不管账,所以也不能得理不饶人。然后隋媛又加上一条修订案,就是只
要接到的罚单,甭管是email的,还是寄到家里的,鹿鸣负责悄悄的付账就行,然后删
除或者藏好,千万不要让隋媛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什么都不抱怨。
    鹿鸣说好。
    说来也是奇怪从那以后,隋媛真的一张罚单都没看见,她也不知道是那条ticket
rules 起作用了,罚单真的少了;还是修订案起作用,鹿鸣藏的真严实。偶尔她也开玩
笑的问起来,鹿鸣当然回答说是他现在对如果美国的生活了如指掌,根本就没有出错的
地方,自然也就没罚单。
    隋媛当然不信,但是也乐于当个鸵鸟,反正烦心的事她看不见就行。

    “我现在好饿。“
    “你在头等舱还没吃大餐吗。”
    “吃你个头,你还敢提这件事。哎呀,我都快饿死了。哎,那有个海底捞,24小时
营业。”
    “吃啥海底捞啊,回家先办正事,鹿鸣故意装作把脸一沉,继而又温柔的说“回家
我做给你吃。你以为我把儿子支开容易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