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39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两心(上)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lyapr] , 2017年02月25日16:42:04
lilyap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lyapr (亓水山),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两心(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5 16:42:04 2017, 美东)

2

    大多数的空姐都长着一双很“毒”的眼睛,只扫一眼,一般就能大体看出某人是的
阶层和地位,看穿他们的机票是升舱得来的还是本身就是土豪精英。
    在经济上,隋媛一直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老老实实做个中产阶级,无论是衣服还是包
包,隋媛都倾向于挑选那些设计走心,价格中档,质量上乘,还带着点文艺气息的小众
产品。她对这个定位还是挺满意的,既不想踮着脚尖够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奢侈品,也不
会在衣橱里找到一些大街上的爆款。
   
    在体验上,隋媛对于还是蛮看重的,近几年她坐飞机一般是首选商务舱,空间宽敞
一些倒在其次,主要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大爷大妈做飞机的时候流行带着脚
部按摩器,那一脱鞋,整个机舱的味道就可想而知。商务舱对于她是最好的选择,淡季
的时候打些折扣,也贵不了多少,能让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写论文就好。
   
    但是今天空乘人员告诉她可以给升至头等舱,估计是一种补偿?隋媛虽然开心,心
里还是多少有点“怯”,对这个便宜还是有点抵触的。人家好心赠送的,又何必矫情着
拒绝呢,体验一次也是好的。她随即又安慰自己到。

    “会不会遇到香港的明星呢,或者一些富豪呢?”隋媛想了几个名字,却发现能想
到好像都是一些中老年人,等她走进了机舱,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一共六个座位
,只有她一个人。座椅的确是奢华,不单可以前后移动,还可以打开平躺,材质也不错
,隋媛虽然不是到到底是什么动物皮,但是摸起来手感非常好。两个座位中间还有一个
小巧的茶几,一会儿可以把电脑放在上面。
   
    隋媛坐了一会儿,确定应该只有她一个乘客。她先是微笑的回答空姐没有什么要求
。然后靠着舒适的座椅,安静的闭上了眼睛。“香港真的已经是昨日的明珠了。作为一
个亚洲这么大的进出口贸易港口,居然无事国内奶粉市场这么大的需求,多好的条件可
以做这门生意,居然反其道的限购。”隋媛虽然不会拿这些话跟安检员争论,但此刻却
忍不住的操心起国家大事来。

    贴心的空乘再一次走过来问她还有什么需求,她只要了一杯水,告诉空乘等一下再
要点餐。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她也没什么胃口,又忍不住取出手机,翻看了看刚刚她和
鹿鸣的聊天记录。

Randee:一切都搞定,你不用找小票了。他们安排了下一班飞机,凌晨15分到。
Ming:听我的没错吧。好,我9点钟从家里出发。
Randee:还给我升到头等舱呢,我一会儿拍照片给你啊。
Ming:那么好,不要碰见高富帅,跟人家跑了。
Randee:最好的年华都给你了,现在人老珠黄,还有谁要?
            你现在在哪儿?
Ming:在家啊。这么晚了还能去哪?
Randee:儿子呢?
Ming:在爸妈家呢,我一会早点出发去接他,再去接你。
Randee:好,要登机了,不说了。

    隋媛看离起飞还有一段时间,看了看空乘不在。想起了一些琐碎的事情还要嘱咐,
不由自主的拨通了鹿鸣的手机,   
    好一阵才接通。
    “怎么这么久?”隋媛有点不耐烦的问。
    “在洗澡呢,没听见。”鹿鸣若无其事的说。
    “飞机凌晨45到,是过了12点之后了,不知道会不会晚点,你从家里拿一条毯子,
呦呦睡着了你就包着他,他一坐车就睡觉,你下车的时候不用把他叫醒,直接用毯子裹
起来抱着就行。”看得出隋媛对这种远程指挥老公的方式驾轻就熟。
    “他一见了你兴奋地能睡觉才怪。我是这么想的,太晚了,我先接你回去,第二天
在回爸妈那儿接儿子也一样。”这是鹿鸣的计划。
    “不行,我就要见儿子,别说一晚上,一分钟也等不了。”隋媛突然发飙了,因为
带着儿子去接,是以前早就和鹿鸣商量好的。这种事情鹿鸣干过不止一次,之前明明商
量的好的,突然单方面的说变卦就变卦。隋媛不依不饶,从呦呦呱呱落地那一刻起,(
不对,应该是再加上之前的十个月)她一刻也没跟儿子分开过。这次要不是迫不得已,
她不会小半年都不见儿子的。
    她刚要继续争辩,突然想起来什么, “你是不是已经跟儿子商量好不带他去了,
咱爸妈已经哄他睡啦?”
    鹿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时候突然从手机里传来“啊”一声惊呼。
    一个女人的声音,怎么会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呢,还是年轻女人的?肯定不是婆婆的
。他不是在家吗?不是刚洗完澡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隋媛再次确定不是错觉。年龄肯定不大,20到25岁之间,身高,
体重?反正肯定是年轻漂亮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开房了,刚才鹿鸣压着了她的头
发了。隋媛一向对老公还是十分放心的,不然她也不会放心和鹿鸣异地那么久。但就在
听到那声惊呼得一秒钟之内,鹿鸣的形象在她心目中瞬间坍塌,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些
最不堪的画面。

    “你在哪儿啊,不是在家吗?谁的声音?你和谁在一块?”隋媛像机关枪似的一口
气问个不停。
    “我现在是有点事情在外面,我等会儿在给你解释,你别乱想。”
    “不,你现在就得说清楚,我一刻也等不了。”鹿鸣的含糊更加激怒了隋媛,声音
不自禁的提高了几十个分贝。
    “我现在在。。。。。。医。。。。。院,真的,你。。。。。。不。。。。要胡
思乱想。”电话那头鹿鸣还在耐心的解释,可惜他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信息隋媛已经听不
清楚。刚才空乘小姐走过来亲切但是严肃的告知隋媛,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她配合
关掉手机。隋媛一边捂住电话,一边真切的恳求道“就一分钟,求求你在给我一分钟”
,放在平时,隋媛是绝对清楚这个要求是多么的无理,但是就是那个女人的“啊”一声
的轻呼,让她三十几年来培养的理智和涵养全都不见踪影。
    “机长已经宣布机舱门关闭了,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也会尽一切的努力满足
您的合理要求。”空乘小姐在尽力克制,试图以最友好的方式下最后通牒。
    “喂。。。”隋媛做最后一次努力,把手机放到耳边,想听听鹿鸣再说些什么,却
什么都听不到了。原来鹿鸣没听到隋媛的回复,以为是信号的问题,只好先挂断再重打。
    隋媛无奈的关掉了手机。
    当然那边的鹿鸣重播的时候听到的自然也只是一连串盲音。
    就这样联系中断了。
    就这样联系中断了。
    隋媛一个人孤零零的仰靠在那宽敞的座椅上,两眼茫茫的望着窗外。心里真的是五
味杂陈,大脑就像是占满空间的C盘一样,大量的各色信息都挤在里面,却已经丧失了
提取的能力。
    很空又很累,她就这样呆呆的坐了几分钟,
    她开始慢慢的回忆,突然,一个细节灵光一闪。
    “他刚才说他在洗澡。对,他一开始接电话的时候就说他在洗澡了吗。如果他刚洗
完澡,怎么会有个女人在家里。有个女人等着他洗澡。如果不是在家里,能洗澡的地方
只有宾馆,他和一个女人在宾馆,那个女人等着他洗澡?
    如果不是这样,Thanks God,他们在一个不能洗澡的地方,然后他说他刚洗完澡,
那他就是在说谎。他说得是那么得轻描淡写,不着痕迹。天啊,他什么时候长得这个本
事,说实话,如果不是那声轻呼,隋媛是绝对不会有丝毫怀疑的。所以那声轻呼又是怎
么回事?是有预谋的?他身边有个女人,那个女人知道他此刻在跟老婆通电话,还故意
的发出声音。
    这又是《甄嬛传》里的哪一出呀。
    一幕幕的狗血情节就在隋媛的眼前一一上演。此刻她的身体虽然还是保持着那个优
雅的坐姿,大脑却不自觉的转换为福尔摩斯模式。
    再想下去又有什么用,她此刻不还是困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心中满满的都是愤
怒和疑惑,淤积在心肺之间,让她无法呼吸。
    隋媛无奈的闭上眼睛,开始慢慢的回忆,希望能从回忆中理出一些头绪。


【 在 lilyapr (亓水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1
:       “男人偷腥时,智商仅次于爱因斯坦;女人捉奸时,推理仅次于福尔摩斯。”
:     …………
:     “神父,我听说13号星期五结婚的人,会婚姻不幸福,这是真的吗?”
: “当然是真的。很普通的一天而已,凭什么要例外?”
:     隋媛站在机场大厅,正在行李寄存处排队等候取行李。闲来无聊,看看周围的人都
: 是低头一族,她也不自觉从包里取出手机,打开微信,看见好友陈柔更新的一组段子。
: 匆匆的扫了一眼,只记住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抬头一看,已经轮到她取行李,便赶紧
: 把手机关掉,放回包里。
:     她刚接触微信没几个月,像一个老年人似的还没有太熟悉。刚开始确实好玩,但是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